商湯

商湯

成湯(前?年-約前1588年):即商湯,河南商丘人。姓子,名履,又名天乙,商部族首領主癸之子。
  • 中文名稱
    商湯
  • 別名
    天乙、天乙湯、大乙、成唐
  • 國籍
    商朝
  • 民族
    漢族
  • 職業
    國王
  • 主要成就
    建立商朝

人物簡介

他是商朝的建立者,原為商部族領袖。

商湯商湯

殷墟甲骨文稱成或唐,亦稱大乙。西周甲骨與金文稱成唐。商湯據史書記載,商族從始祖契到湯,曾先後遷居八次,至湯定居于亳。夏末自孔甲始,荒淫無度,力量漸衰,至桀時更甚。湯定居于亳,為滅夏之戰創造了有利條件。湯初置二相,以伊尹﹑仲虺共同輔助國事,又陸續滅掉鄰近的葛國(今河南寧陵)以及夏的聯盟韋(在今河南滑縣)﹑顧(在今河南範縣)﹑昆吾(在今河南許昌)等部落﹑方國,十一征而無敵于天下,成為當時的強國,而後作《湯誓》伐夏。湯與桀大戰于鳴條(今河南封丘東),桀大敗。此後三千諸侯大會,湯時為諸侯,被推為天子。經過11次戰爭,無敵于天下,使得夏王朝空前的孤立,又利用有緡氏的反叛,起兵打敗夏桀于鳴條之野,一舉滅夏,在亳(今河南商丘)建立商朝,成為中國繼夏王朝之後,第二個王朝。

湯建國後,鑒于夏朝滅亡的經驗教訓又作《湯誥》,要求其臣屬“有功于民,勤力乃事”,否則就要“大罰殛汝”。對那些亡了國的夏民,則仍保留“夏社”,並封其後人。湯註意“以寬治民”,因此在他統治期間,階級矛盾較為緩和,政權較為穩定,國力也日益強盛。《詩·商頌·殷武》稱:“昔有成湯,自彼氐羌,莫敢不來享,莫敢不來王,曰商是常。”十三年後,湯卒。因其長子太丁早殤,由次子外丙繼王位。

家族世系

黃帝—少昊(又名玄囂)—蟜極—帝嚳—契(約前2097年--前?年在位)—昭明—相土—昌若—曹圉—冥(前?年--前1875年在位)—王亥(又名振,前1875年-前1775年在位)—上甲微(前1770年-約前1720年在位)—報乙—報丙—報丁—主壬(也作示壬)—主癸(也作示癸,前?年—前1675年在位)—商太祖成湯[1-2]

註:公元前1775年,王亥之弟王恆殺死王亥,從而成為商部族首領,于公元前1775年至公元前1770年在位。

註:並非王恆殺死王亥。應為有易(又稱有狄,古“易”、“狄”同音而通用)部落殺死王亥,奪走他的牛羊。而王亥之弟王恆又擊敗了有易,復得其牛羊。此說見傅斯年所撰《史學方法導論·王恆》[3]。

生平事跡滅夏

商湯與有莘氏通婚後,運用賢臣伊尹和仲虺為左右相,以亳(今河南商丘)為前進據點,積極治國,準備滅夏。當時夏桀王在位,夏朝國勢漸衰,矛盾異常尖銳,湯乘機起兵,首先攻滅葛(今河南寧陵北)及十多小國和部落。接著又克韋(今河南滑縣東南)、顧(今河南範縣東南)、昆吾(今河南許昌東部)等小國。經過11次戰爭,無敵于天下,使得夏王朝空前的孤立,又利用有緡氏的反叛,起兵打敗夏桀于鳴條之野,一舉滅夏,在亳(今河南商丘)建立商朝,成為中國繼夏王朝之後,第二個王朝。

由于商湯以武力滅夏,打破國王永定的說法,從此中國歷代王朝皆如此更迭,因而史稱“商湯革命”。

湯建立商朝後,對內減輕征斂,鼓勵生產,安撫民心,從而擴展了統治區域,影響遠至黃河上遊,氐、羌部落都來納貢歸服。

見伊尹

原文:昔者湯將往見伊尹,令彭氏之子御①。彭氏之子半道而問曰:“君將何之?”湯曰:“將往見伊尹。”彭氏之子曰:“伊尹,天下之賤人也。若君欲見之,亦令召問焉,彼受賜②矣!”湯曰:“非汝所知也。今有葯于此,食之,則耳加聰,目加明,則吾必說而強食之。今夫伊尹之于我國也,譬之良醫善葯也,而子不欲我見伊尹,是子不欲吾善也!”因下彭氏之子,不使御。(註:①御:駕車;②賜:恩惠,恩德)——《墨子·貴義喻》

商湯

翻譯:過去商湯去見伊尹,叫彭氏的兒子給自己駕車。彭氏之子半路上問商湯說:“您要到哪兒去呢?”商湯答道:“我將去見伊尹。”彭氏之子說:“伊尹,隻不過是天下的一位普通百姓。如果您一定要見他,隻要下令召見而問他,這在他已蒙受恩遇了!”商湯說:“這不是你所知道的。如果現在這裏有一種葯,吃了它,耳朵會更加靈敏,眼睛會更加明亮,那麽我一定會喜歡而努力吃葯。現在伊尹對于我國,就好象良醫好葯,而你卻不想讓我見伊尹,這是你不想讓我好啊!”于是叫彭氏的兒子下去,不讓他駕車了。

​歷史詳說

湯,據說是帝嚳後代契的子孫,為商部落首領。商族興起在黃河下遊,相當于的河南商丘一帶。商部落的歷史可以追溯到母系氏族公社時期。這個部落的始祖叫契。傳說契的母親簡狄洗澡,忽然發現燕子下了個蛋,吃了以後便懷孕生契。所以古代有“天命玄鳥,降而生商”的傳說。

夏朝自孔甲繼位為夏王以後,“好方鬼神,事淫亂”(《史記·夏本紀》),不理朝政,迷信鬼神,專事打獵玩樂,使得人民怨恨,諸侯反叛。由于國力衰弱,也無法控製各諸侯國勢力的發展。在夏朝的諸侯國中,商自上甲滅有易以後,勢力逐漸發展壯大。農業和畝牧業的發展,社會財富的增加,促使商族由氏族製過渡到奴隸製。為了向外發展勢力,掠奪更多的奴隸和財物,在上甲微到主癸的六個商侯時,曾兩次遷徙,一次是遷到殷(今河南安陽小屯),一次是由殷又遷回商丘。到了主癸時,商已是一個具有國王權力的大國諸侯了。主癸死後,由他的兒子湯繼位為商侯。湯又名履,古書中說:“湯有七名”。見于記載的有:湯、成湯、武湯、商湯、天乙、天乙湯。甲骨文中稱作唐、成、大乙、天乙。金文和周原甲骨文中稱作成唐。天乙、大乙、高祖乙是商族的後人祭祀湯時所稱的廟號。在古書中還被尊稱作武王。

商湯繼主癸作諸侯時,正是夏桀暴虐無道、殘害人民、侵奪諸侯、天怒人怨的時候。湯就選擇了這個有利時機,開始作滅夏的準備。商族從始祖契開始,到湯的時候已經將居住地方遷了八次。湯為了準備滅夏,首先將居住地方從商丘遷到商族祖先帝嚳曾居住過的亳(亳在當下的什麽地方,有兩種說法,一種認為是南亳,在今河南商丘北面,另一種認為是北亳,在今山東曹縣)。就在這裏積蓄糧草、招集人馬、訓練軍隊。本來商曾被夏王朝授與“得專征伐”的大權(《史記·殷本紀》、《集解》),他要征伐誰可以不經夏王的批準而有權出兵。但是湯準備征伐的並不是一般的侯,而是統治全國的夏王朝。他為了削弱夏王朝的勢力,排除滅夏的障礙,爭取更多的諸侯反夏,首先就從商的鄰國葛開始。

葛(今河南寧陵北)是亳西面的一個諸侯國,在夏王朝所屬的諸侯國中並不算大。葛伯是一個忠實于夏桀的奴隸主,是夏桀在東方地區諸侯國中的一個耳目。湯恐葛伯妨礙他滅夏,將他的活動報告結夏桀,就想爭取葛伯不再為夏桀效力,助商滅夏。但是葛伯是一個好吃懶做的人,就連在古代社會中視國家大事的祭祀天地神鬼都不願執行了。湯得知葛伯已有很長時間沒有舉行過祭祀,就派了使者前去詢問原因。葛伯很狡猾,深知商的畜牧發達,有大量的牛羊,就說:“我們不是不懂得祭祀的重要,隻是每次祭祀都要用許多牛羊,我們現在沒有牛羊,拿什麽祭祀呢?”商使回報給湯。

商族是最講迷信的,幾乎每天都有各種不同形式的祭祀,而每次祭祀都要用牛羊來作犧牲。古代的犧牲是指用家畜來作祭祀的貢品。用純色的家畜,如牛、羊、犬、豬等叫做犧。用整體家畜叫做牲。純色整體的家畜作祭祀時的貢品叫做犧牲。從如今的資料中還得知商代祭祀除用家畜之外,還殺活人來作犧牲,就是後來稱做的“人牲”。

湯聽使者回報說葛伯之所以不舉行祭祀是沒有犧牲。就派人挑選了一群肥大的牛羊給葛伯送去。葛伯見商湯相信他的謊言,居然得到了不少牛羊,就將牛羊全部殺來吃了,仍然不祭祀。湯得知葛伯又沒有祭祀,再次派使者至葛詢問為什麽不祭祀?葛伯又說:“我們的田中種不出糧食來,沒有酒飯來作貢品,當然就舉行不了祭祀。”湯得知葛伯是不關心人民生產,隻知享樂的人,就派亳地的人前往葛地去幫助種庄稼。

葛國人民在葛伯這個昏君的統治下,生活非常痛苦,衣食都不能自足,當然更不能為亳毫人提供飯食。湯派商邊境的人往葛地送去酒飯,給幫助耕種的亳人吃,送酒飯的人都是些老弱和孩子。葛伯就每次派人在葛地等侯送酒板的人來後,將酒飯搶走,還威脅說不給就要被殺死。有一次,一個孩子去送酒肉,因反抗搶劫,竟被葛伯的人殺死。湯見葛伯是死心踏地的與商為敵,不能再用幫助的辦法來爭取。就率兵到葛去把葛伯殺了。因為葛伯不仁,葛國人民早就怨恨,見湯殺了葛伯,就表示願意歸順商。湯將葛的土地、人民、購物全部佔有,組織葛的人民從事農耕,發展生產。

湯滅葛的行動,在諸侯中不但沒有人反對,還指責葛伯的不仁,被殺是咎由自取。有的諸侯、方國的人民怨恨夏桀的暴虐,還盼望商湯前去征伐,願意從夏王朝統治下解脫出來歸順商湯。還有一些諸侯、方國就自願歸順湯,湯對歸順的諸侯、方國都分別授以玉珠作冕冠的玉串和玉圭。顯然是居于一個諸侯盟主的地位,行使國王的權力。這樣,商湯從伐葛國開始,逐步翦除夏的羽翼,削弱夏桀的勢力,所以有“十一征而天下無敵”之說(《孟子·滕文公下》)。

在商湯滅夏桀和建立商王朝的過程中,他的左相仲虺和右相伊尹起了重要的作用。這是兩個身世和經歷完全不相同的人。

仲虺是個奴隸主,從他先祖起就世代在夏王朝作官。伊尹是個奴隸,從他少年時代起就過著流浪生活,長大後當了廚子。他們都很有才幹,看見夏桀的暴虐,殘害人民,不關心生產,隻知淫樂,引起了人民的咒罵,諸侯的叛離,深知夏王朝的滅亡已為時不遠。他們想解救人民的痛苦,隻有扶持一個有力的諸侯,推翻夏桀的統治才能辦得到。他們看見商的勢力在東方地區諸侯國中是最強大的一個,認為商湯是一個理想的諸侯,于是先後通過不同的途徑來到了商湯身邊。

湯也是個識才之君,果然任用了二人為左右相,委以滅夏的重任。仲虺和伊尹也就全力協助湯滅了夏桀,又協助湯建立起了商王朝。

相傳仲虺的祖先叫奚仲,是夏禹時候的車正,就是管理製造車子的長官。奚仲原來是族居在薛(今山東膝縣南)地的一個氏族酋長,善于製造車子。當了夏禹時的車正以後,就遷居邳(今江蘇邳州西南)。自奚仲以後,子孫都在夏王朝作官,為夏監製車子。到了仲虺時又遷回薛去居住,是夏王朝東方地區的一個諸侯。他看見夏桀暴虐,人民怨恨,諸侯叛離,就從薛帶了族人來到了商。湯也早就聽說仲虺是個有才幹的人,正想前去相請,可是又顧慮,仲虺的祖輩們都是夏王朝的臣于,恐仲虺不願歸商助他滅夏。沒料到夏桀自誅滅了有緡氏以後,引起了各地一些諸侯的恐懼,不僅與夏異性諸侯,就是與夏後氏同姓的諸侯也先後叛離夏桀,仲虺就是在這種情勢下來到了商。湯見到了仲虺以後非常高興,向仲旭請教了治國之道。仲虺根據當時天下的情勢,分析了夏桀如此下去,必然會自取滅亡,人心所向是商。他鼓動商湯蓄集力量,先伐與商為敵的諸侯,破除夏桀的勢力,然後滅夏建商。湯見仲虺是有用的人才,就任命為左相,參予國政。

伊尹,在甲骨文中又稱伊,金文中稱為“伊小臣”,小臣是指伊尹的身份和地位,不是名字。伊尹原名伊摯,尹是官名。有的古書中還說伊尹名阿衡(又稱保衡),是不對的。阿衡是官名,商代稱當權的大官為阿衡。伊尹作了商湯的右相,執掌商的大權,故稱為阿衡。伊尹輔佐商湯滅夏,建立起了商朝,後來又扶立外丙和仲壬,教誨太甲改過,不僅是一代的開國元勛,還是三代功臣。所以得到了後代商王隆重的祭祀。在甲骨文中,伊尹是列為“舊老臣”的第一位,卜辭中有“侑伊尹五示“的記載,就是侑祭以伊尹為首的五位老臣。還有“十立伊又九”的記載,就是祭祀伊尹和其他九個老臣。卜辭中除了合祭舊老臣是以伊尹為首外,伊尹還單獨享祀。或與先王大乙(湯)同祭。

相傳伊尹是出生在伊水邊(有說在今河南伊川),長大後流落到有莘氏(一說在河南開封縣陳留鎮,一說在今山東曹縣北)。有莘氏姓姒,是夏禹後裔建立的一個諸侯國。伊尹到了有莘氏以後,在郊外耕種田地以自食。他是一個有抱負的人,雖然身處在田畝中,還是時時關心著情勢的變化。他想找到一個有作為的諸侯,消滅夏桀。他聽說有莘國君是一個比較好的諸侯,對平民和奴隸不象夏桀那樣暴虐,就想去勸說。但他覺得不能貿然去接近有莘國君,于是就說他會烹飪,願為有莘國君效力。按照當時的製度,隻有作了有莘氏的奴隸,才能為有莘國君所用。伊尹自願淪為奴隸,來到了有莘國君身邊當了一名廚子。不久有莘國君發現他很有才幹,就升他為管理膳食的小頭目。他本想勸說有莘國君起來滅夏,但是一來有莘是個小國,二來有莘氏是和夏桀同姓,都是夏禹之後,因而又不便勸說。

伊尹在有莘國作管理膳食的小頭目過程中,商與有莘氏經常往來。伊尹見湯是一個有德行、有作為的人,就想去投奔商。可是作了奴隸以後,自己就沒有行動的自由,即使是偷跑出去也會被抓回來,輕則處罰,重則處死。正在這時,商湯要娶有莘氏的始娘為媳。伊尹看見機會來到,就向有莘國君請求,願作陪嫁跟隨至商。有莘國君就派伊尹為“媵臣”跟隨有莘女嫁到商。所以古書中稱伊尹為“有莘氏媵臣”(《史記·殷本紀》)。在夏商時期的臣,有各種不同的身份。古書中稱伊尹為“小臣”(《楚詞·天問》、《墨子·尚賢篇》、《呂氏春秋·尊師篇》),金文中稱伊尹為“伊小臣”,甲骨文中“小臣”的身份是奴隸,但又區別于一般的奴隸,是管理奴隸的小頭目。“媵臣”就是陪嫁奴隸,這與商代以後的諸侯嫁女,派大夫陪送所稱的“媵臣”不同。

伊尹跟隨有莘氏女來到商湯身邊以後,仍然給湯作廚子,他就利用每天侍俸湯進食的機會,分析天下的情勢,數說夏桀的暴政,勸湯蓄積力量滅夏桀,湯發現伊尹的想法正合自己的主張,是一個有才幹的人,就破格免去伊尹的奴隸身份,任命為右相。左相仲虺也見伊尹是一個賢才,兩人的政治主張也相同,也就一心和伊尹合作共同輔佐湯蓄集力量,準備滅夏。

商湯有了仲虺和伊尹的輔佐,首先是治理好內部,鼓勵商統治區的人民安心農網開三面耕,飼養牲蓄。同時團結與商友善的諸侯、方國。在仲虺和伊尹的鼓動下,一些諸侯陸續叛夏而歸順商。湯經常率領仲虺和伊尹出外巡視四周的農耕、畜牧。有一次湯走到郊外山林中,看見在一個樹木茂盛的林子裏,一個農夫正在張掛捕捉飛鳥的網,是東南西北四面都張掛。待網掛好後,這個農夫對天拜了幾拜,然後跪在地上禱告說,“求上天保佑,網已掛好,願天上飛下來的,地下跑出來的,從四方來的鳥獸都進入我的網中來。”湯聽見了以後,非常感慨說:“隻有夏桀才能如此網盡矣!要是如此的張網,就會完全都捉盡啊!這樣做實在太殘忍了。”就叫從人把張掛的網撤掉三面,隻留下一面。商湯也跪下去對網禱告說:“天上飛的,地下走的,想往左跑的,就往左飛,想往右跑的,就往右飛,不聽話的,就向網裏鑽吧。!”說完起來對那個農夫和從人們說,對待禽獸也要有仁德之心,不能捕盡捉絕,不聽天命的,還是少數,我們要捕捉的就是那些不聽天命的。仲虺和伊尹聽了以後,都稱頌說:真是一個有德之君。那個農夫也深受感動,就照湯的作法,收去三面的網,隻留下一面。這就是流傳到後世的“網開三面”的成語故事。

商湯“網開三面”的故事在諸侯中很快就傳揚開了。諸侯聞之,曰:“湯德至矣,及禽獸”(《史記·殷本紀》)。諸侯們聽說以後,都齊聲稱頌說:“湯是極其仁德的人,對禽獸都是仁慈的。大家都認為湯是有德之君,可以信賴,歸商的諸侯很快地就增加到四十個。商湯的勢力也愈來愈大。

商湯滅夏

夏桀滅有緡之後,統治階級內部的矛盾更加激化。為了觀察夏王朝的情況,伊尹向湯出謀,由他親自去夏王都住一段時間,觀夏的動靜。湯就準備了方物(土特產)、貢品,派伊尹為使臣去夏王都朝貢。伊尹帶著隨從、駕著馬車、馱著方物、貢品來到夏王都。但是夏桀不在王都理朝,而是在河南的離宮—傾官尋歡作樂。伊尹隻得又往傾宮來朝見夏桀。夏桀見了伊尹後,隻問了問商侯為什麽要滅掉葛國,伊尹回答說:“葛伯不舉行祭祀,商侯送給他牛羊他也不祭祀,又派毫人幫助他耕種,他不但不感激,反而殺害送飯的人。商侯見他是大王的諸侯,如此不仁,有損大王之威,才將他誅殺。”夏桀隻得點了點頭,不再說什麽。伊尹又奏道:“商侯派臣下前來貢職,不知大王有何差遣。”夏桀不在意地說:“你先回王都住下吧!有事時再傳你。”就這樣伊尹在夏王都一住三年,而夏桀整天隻知飲酒作樂,把朝政棄之不理。

伊尹將夏桀及王朝的情況觀察清楚之後,就回到了商,向湯獻計說:“夏自禹建國以來,已經歷四百多年,夏王是天下尊祟的共主—天子。雖桀暴虐無道,民有怨恨,但在諸侯中仍有威信,故不能很快伐桀,隻有等待時機再行動。”于是伊尹和仲虺商議後,向湯獻了一策,就是不能急于出兵伐桀,還要蓄積更大的力量,繼續削弱擁護夏王朝的勢力,等待時機。湯接受了伊尹的主張,作了積極的準備。

在夏王朝的諸侯、方國中,自夏桀滅有緡氏以後,雖然叛離者不少,但擁護夏王朝的也還不少,忠實于夏桀的也不是沒有。在東部地區就有三個屬國是忠于夏桀的:一個是彭姓的韋(今河南滑縣東),一個是己姓的顧(今山東鄄城東北),一個也是己姓的昆吾(今河南濮陽境內,一說在河南新鄭境內)。這三個夏屬國的勢力都不小,他們所處的地區又與商較近。湯滅葛以後,又征服了一些不歸順商的諸侯、方國,所謂“十一征而天下無敵”。但這三個方國執意以商為敵,他們監視著商湯的活動,還經常向夏桀報告。

湯和伊尹、仲虺決心除掉這三個夏桀的羽翼。就在準備進征韋時,夏桀得知湯還在繼續征伐諸侯,擴大商的勢力,于是派使臣至商召湯入朝。在一個統一的王朝中,天子召見諸侯是經常的事,湯也沒有拒絕就帶領隨從來到夏王都。夏桀得知湯已來到,就下令將湯囚禁在夏台(也就是鈞台,在今河南禹縣,這裏是夏王朝設立的監獄。古書中說:“三王始有獄,夏曰夏台,段曰牖裏,周曰囹圄。”(《白虎通義》卷九)。

伊尹和仲虺得知夏桀將湯囚禁起來以後,就蒐集了許多珍寶、玩器和美女獻給夏桀,請求釋放湯。夏桀是一個貪財好色之徒,看見商送來的許多珍寶、玩器和美女,非常高興,也就下令將湯釋放回商。夏桀囚湯之事在諸侯、方國中引起了更大地恐慌,“諸侯由是叛桀附湯,同日貢職者五百國”(《太平御覽》卷八十三引《帝王世紀》)。這個記載雖有些誇張,說同一天就有五百個諸侯到湯那裏去任職,但是在當時“小邦林立”的情況下,原來都是臣服于夏,是夏王朝的屬國。如今因懼夏桀的暴虐,紛紛投奔商,願助湯滅夏,或幹脆就到商都供職,這是完全有可能的。所以夏桀囚湯不但沒有達到懲罰的目的,反倒加速了其統治基礎的瓦解,更加削弱了自己的勢力。

湯回商以後,見叛夏歸商的人愈來愈多,就和伊尹、仲虺商議征伐韋和顧國的事。經過一番謀劃和準備之後,湯和伊尹就率領了助商各方的聯合軍隊,先對韋進攻。湯率大兵壓境,韋連求援都來不及,很快就被商軍滅亡。韋被滅,顧國勢單,湯接著又揮師東進,乘勝也將顧國滅了。韋、顧二國的土地、財產、入民盡歸商所有。

地處韋、顧二國北鄰的昆吾國,相傳是祝融的後代封在昆吾所建的一個方國。它在夏王朝的屬國中算是一個較大的方國,國君被稱為“夏伯”,可見昆吾雖不是與夏後氏同姓,但關系是很密切的,夏伯見韋、顧二國被湯所滅,立即整飭昆吾之軍準備與商相戰。同時派使晝夜兼程赴夏王都,向夏桀報告商湯滅韋、顧二國的情況。夏桀非常惱怒,于是下令起“九夷之師”,準備征商。湯本想率軍去滅昆吾,然後征東夷,進而滅夏桀。伊尹阻止了湯,並說:“東夷之民還服從桀的調遣,聽夏的號令,此時去征伐不會取得勝利,滅夏時機尚未成熟,不如遣使向桀入貢請罪,臣服供職,以待機而動”。湯採納了伊尹之謀,暫時收兵。備辦了入貢方物,寫了請罪稱臣的奏章,質使臣帶到夏王都,在傾宮中朝見了夏桀。夏桀見了貢物和請罪奏章以後,和身邊的諛臣們商議,諛臣們就向桀祝賀說:“大王威震天下,誰也不敢反叛,連商侯也知罪認罪,可以不出兵征伐,安享太平”。這樣夏桀就下令罷兵,仍然整天飲酒作樂。

夏桀下令罷兵不征伐商,可是一年之後,昆吾的夏伯自恃其能,率軍向商進攻。伊尹見昆吾死心踏地效忠于夏桀,一心與商為敵,就請湯率軍迎戰昆吾。一戰而大敗昆吾軍,再戰而殺夏伯滅昆吾,並昆吾土地、入民入商。伊尹又出謀說:“今年本應向桀入貢,且先不入貢以觀桀的動靜。”湯用其謀不再向夏桀入貢。

當夏桀得知商湯又滅了昆吾,而不再入貢,又下令“起九夷之師”。九夷之師不起,伊尹曰:“可矣。湯乃興師”(《說苑·權謀篇》)。夏桀下令調東夷的軍隊征伐商湯,但因桀反復無常,昆吾又是助桀為虐,與商為敵,東夷的首領們也看出夏桀不會長久,就不聽調遣。伊尹看見九夷之師不起,滅夏的的時機成熟了,就請湯率軍征桀。

湯和仲虺、伊尹率領由七十輛戰車和五千步卒組成的軍隊西進伐夏桀。夏桀調集了夏王朝的軍隊,開出王都。夏商兩軍在鳴條(今河南封丘東,或說在今山西城安邑鎮北)之野相遇,展開了大會戰。

商湯

會戰開始之前,湯為了鼓動士氣,召集了參加會戰的商軍和前來助商伐夏的諸侯、方國的軍隊,宣讀了一篇伐夏的誓詞,湯說:“你們大家聽我說,並不是我小子敢于隨便的以臣伐君,犯上作亂。乃是由于夏王桀有許多罪惡,上帝命我去誅伐他。你們大家都知道桀的罪在于他不顧我們稼穡之事,侵奪人民農事生產的成果,傷害了夏朝傳統的政事。正如我聽見大家所說的,桀之罪還不僅是和他的一些奸諛臣子侵奪人民的農事生產成果。為了他們淫逸享樂,還聚斂諸侯的財物,供他們揮霍。害得夏朝的人都不得安居。大家都一致的不與桀一條心,還指著太陽來咒罵他,何日滅亡,大家都願同他一起亡。這已經是天怒人怨。桀的罪如此之多,上帝命我征伐,我怕上帝懲罰我,不敢不率領大家征伐他。大家輔助我征伐,如果上帝要懲罰,由我一人去領受,而我將給大家很大的賞賜。你們不要不相信我的話,我決不食言。如果你們有不聽我誓言的,我就要殺戮不赦,希望你們不要受罰。”

這就是《尚書》中的《湯誓》,這是一篇湯在“鳴條會戰”前的動員令。

商軍經湯動員以後,士氣大振,都表示願意與夏軍決一死戰。夏軍土氣低落,人有怨心。兩軍交戰的那一天,正趕上大雷雨的天氣,商軍不避雷雨,勇敢奮戰,夏軍敗退不止。夏桀見兵敗不可收拾,就帶領五百殘兵向東逃到了三*(上凶中八下文)(今山東定陶北)。三*是夏王朝的一個方國,三*伯見夏桀兵敗逃來,立即陳兵布陣以保夏桀,並揚言要與湯決一死戰。湯和伊尹見夏桀投奔三*,即摩師東進。商軍和三*軍在(成耳)(今山東汶上北)交戰,結果商軍打敗三*軍,殺了三*伯,奪取了三*伯的寶玉和財產。夏桀見三*又被湯所滅,仍就帶了那五百殘部向南逃走。湯和伊尹率軍緊迫不放,夏桀逃到了南巢(今安徽壽縣東南),商軍追至南巢,夏桀又想從南巢逃胞,但是剛走到城門口就被商軍捉住。

湯將夏桀流放在南巢的亭山,桀渭人曰:“吾悔不遂殺湯于夏台,使至此。”(《史記·夏本紀》)夏桀被監禁在南巢後非常氣憤,對看管他的人說:“我很後悔,沒有將湯在夏台殺掉,才落得如此下場。”商朝建立後的第三年,夏桀就憂憤病死在亭山。

湯和伊尹為了徹底消滅夏王朝的殘餘勢力,又率軍西進。因為韋、顧、昆吾和三*這樣一些較有勢力而又忠于夏的方國都被商湯所滅,商軍在西進的路上就未遇到大的抵抗,很快就佔領了夏都斟(尋耳)。夏朝的親貴大臣們都表示願意臣照于湯。湯和伊尹安撫了夏朝的臣民後,就在斟(尋耳)舉行了祭天的儀式,向夏朝的臣民們表示他們是按上天的意志來誅伐有罪的桀,夏後氏的“歷數”(帝王相繼的世數)巳終。這就正式地宣告了夏王朝的滅亡。我國歷史上的第一個奴隸製的王朝至此宣告結束。這一年大約是在公元前1750年至公元前1700年之間。商代後人歌頌他們開國之君商湯的功績時說:“韋顧既伐,昆吾夏桀。“(《詩經·商頌·長發》)就是說,湯是先征伐韋、顧兩國,然後才滅昆吾和夏桀。

湯和伊尹在夏王都告祭天地以後就率軍回到了亳。這時期商的聲威已達于四方,各地的諸侯、方伯以及大大小小的氏族、部落的酋長們部紛紛攜帶方物、貢品到毫來朗賀,表示臣服于湯。就連遠居西方地區的氐人和羌人部落也都前來朝見。數月之間,就有“三千諸侯”大會于亳(《逸周書·殷祝》)。

四百多年前夏禹建國時在塗山大會諸侯時,“執玉帛者萬國”。經過四百多年的發展,這些上萬的“諸侯”由于兼並、融合,到湯建國時,隻有“三千諸侯”。但是這時商湯統治的地域遠比夏禹時大。

湯對前來朝賀的諸侯皆以禮相待,湯自己也隻居于諸侯之位,表示謙遜。“于是諸侯畢服,湯乃踐天子位”(《史記·殷本紀》)。也就是在“三千諸侯”的擁護下,湯作了天子,告祭于天,宣告了商王朝的建立。

古書中把湯伐桀滅夏稱做“湯武革命,順乎天而應乎人”(《周易·革》)。“革”的本意是指皮革,獸皮去其毛而變更之意。“湯武革命”是說商湯變革夏王桀之命。“順乎天”是商講究迷信,凡作一事都說是上天的意志,所以是順天命。“應乎人“就是得人心的行動。商湯革命是我國奴隸社會中一個奴隸主的總代表革去另一個奴隸主總代表的命,雖革除了夏桀的暴虐,但仍然是奴隸主階級的統治。所以後世人們又稱為“貴族革命”。我國歷史上的第二個奴隸製王朝,也就是在湯革了夏桀之命後建立起來的。湯經過二十年的征伐戰爭,最後滅了夏王朝,統一了自夏朝末年以來紛亂的中原,控製了黃河中下遊地區,其勢力所及,遠遠超過了夏王朝。所以商代的後人稱頌說:“昔有成湯,自彼氏羌,莫敢不來享,莫敢不來王,曰商是常。”(《詩經·商頌·殷武》)意思是說從前商湯的時候,連遠在西方地區的氐人和羌人都不敢不來進貢和朝見,都說商湯是他們的君主。湯滅夏後奠定了商王朝疆域的基礎。為了控製四方諸侯,防止夏遺民尤其是夏後氏的奴隸主貴族的反抗,湯和伊尹決定將處于東方地區的毫放棄,把王都遷到距原夏王都斟(尋耳)相近的西毫,西亳在當今的什麽地方?學者各說不一,或說是在今河南洛陽偃師,也就是古書中所說的“屍鄉”。

(《祖國叢書 夏商史話》中國青年出版社孟世凱)

伐夏起因

商湯《易·革·彖辭》中有:“湯武革命,順乎天而應乎人”的名言。這裏所說的 “湯”,就是中國歷史上第二個統治王朝的開基者——商湯子天乙。他曾經領導商部族和其他反抗夏王朝殘暴統治的同盟部族,符合人民的願望, 因此得到後人的肯定和贊揚。在這場革故鼎新的變革中,鳴條之戰是其關鍵的一著。

商,是一個歷史悠久的氏族部落,在漫長的發展過程中,它逐漸強盛起來,由夏的屬國演變為足以與之抗衡的對手。商湯即位並遷徙部族統治中心到亳地(今河南商丘)後,即積極籌措攻夏立國的大計。當時,夏朝的統治者是桀。他驕侈淫逸,寵用嬖臣, 對民眾及所屬方國部落進行殘酷的壓榨奴役,引起普遍的憎恨與反對。民眾憤慨地詛咒他:“時日曷喪,予及汝皆亡!”。這表明夏的統治風雨飄搖,已經走到了歷史的盡頭。

商湯的滅夏戰略方針,就是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製定的。 他首先在政治上採取了爭取民眾和與國的政策,開展了揭露夏桀暴政罪行的政治攻勢,為戰爭的勝利奠定了政治基礎。在軍事戰略上,他在賢臣伊尹、仲虺的有力輔佐下,巧妙謀劃,“先為不可勝”,逐一剪除夏桀的羽翼,孤立夏後氏,最後一舉攻克夏邑。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