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的聽眾

唯一的聽眾

這是出自作者鄭振鐸(落雪)先生筆下的一篇文章,見于國小生語文教科書。該文講述的是一名樂感極差的小提琴演奏男孩,羞于自己的樂技,而避開人群前往人跡罕至的小山上練琴。然而一旁的老人時常光顧聽琴,默默地鼓勵著男孩,使男孩恢復自信,不再羞于在人前拉琴,而日後每當在人群前演奏時都會想起當年那位鼓勵自己的"聾"老人。

  • 書名
    唯一的聽眾
  • 作者
    落雪
  • 常見處
    國小生語文教科書
  • 主角
    小提琴演奏男孩,一位自稱“耳聾”的音樂教授
  • 分段
    五部分
  • 版本
    北師大版人教版滬教版

​作者

鄭振鐸,(1898.12.19-1958.10.17),生于浙江省永嘉縣(今溫州市區乘涼橋),原籍福建長樂。

鄭振鐸字西諦,書齋用"玄覽堂"的名號,有幽芳閣主、紉秋館主、紉秋、幼舫、友荒、賓芬、郭源新等多個筆名。曾在廣場路國小、溫二中、溫州中學就讀。1917年入北京鐵路管理傳習所(今北京交通大學)學習。1919年參加"五四運動"並開始發表作品,1920年與沈雁冰等人發起成立文學研究會,創辦《文學周刊》與《小說月報》,曾任上海商務印書館編輯,《小說月報》主編,上海大學教師,《公理日報》主編,1927年旅居英、法,回國後歷任北京燕京大學清華大學教授,上海暨南大學教授,《世界文庫》主編。1937年參加文化界救亡協會,與胡愈之等人組織復社,出版《魯迅全集》,主編《民主周刊》,1949年後歷任全國文聯福利部部長,全國文協研究部長、人民政協文教組長,中央文化部文物局長,民間文學研究室副主任,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所長,文化部副部長。全國政協委員,全國文聯全委、主席團委員,全國文協常委,中國作家協會理事。1952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1953年2月22日,任經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文教委員會決定正式成立,新中國成立後建立的第一個文學研究專業機構--中國文學研究所第一任所長,1955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院士)。1958年10月17日率領中國文化代表團出國訪問途中,因飛機突然失事遇難殉職

曾就讀于北平鐵路專科學校,是中國民主促進會發起人之一,為中國做出了巨大貢獻。我國現代傑出的愛國主義者和社會活動家,又是著名作家、詩人、學者、文學評論家、文學史家、翻譯家、藝術史家,也是國內外聞名的收藏家,訓詁家。1955年獲任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院士)。

主要著作有:短篇小說集《家庭的故事》、《桂公塘》,散文集《山中雜記》,專著《文學大綱》、《插圖本中國文學史》、《中國俗文學史》、《中國文學論集》、《俄國文學史略》等。有《鄭振鐸文集》。還有《貓》。

唯一的聽眾

《燕子》一文已編入義務教育課程標準實驗教科書三年級下冊第一組。

《別了,我愛著的中國》已被選入六年級語文教材每課一練(單元測評(2)閱讀天地),五年級滬教版語文課文。

唯一的聽眾》已以他的筆名"落雪"選入北師大版五年級上第三單元第二課,人教版六年級上冊第三單元第三課,以及九年義務教育五年級下第28課。

《貓》一文已編入國中一年級下冊教材(人教版 第26課)

《最後一課》已被編入人教版國中一年級下冊自讀課本《大海的召喚》(第15課)

課文

原文

唯一的聽眾

用父親和妹妹的話來說,我在音樂方面簡直是一個白目。這是他們在經受了我數次"折磨"之後下的結論。我拉出的小夜曲,在他們聽起來,就像是鋸桌腿的聲音。我感到十分沮喪。我不敢在家裏練琴。我終于發現了一個絕妙的去處,樓區後面的小山上有一片樹林,地上鋪滿了落葉。

一天早晨,我躡手躡腳地走出家門,心裏充滿了神聖感,仿佛要去幹一件非常偉大的事情。林子裏靜極了。沙沙的腳步聲,聽起來像一曲悠悠的小令。我在一棵樹下站好,庄重地架起小提琴,像參加一個隆重的儀式,拉響了第一支曲子。

盡管這裏沒有父親和妹妹的評論,但我感到懊惱,因為我顯然將那把"鋸子"帶到了林子裏。我不由得詛咒自己:"我真是個白目!"

當我感覺到身後有人而轉過身時,我嚇了一跳,一位極瘦極瘦的老婦人靜靜地坐在一張木椅上,雙眼平靜地望著我。我的臉頓時燒起來,心想,這麽難聽的聲音一定破壞了這林中和諧的美,一定破壞了這位老人正獨享的幽靜。

我抱歉地沖老人笑了笑,準備溜走。老人叫住我,說:"是我打攪了你嗎?小伙子。不過,我每天早晨都在這裏坐一會兒。"有一束陽光透過葉縫照在她滿頭銀絲上,"我猜想你一定拉得非常好,隻可惜我的耳朵聾了。如果不介意我在場的話,請繼續吧。"

我指了指琴,搖了搖頭,意思是說我拉不好。

"也許我會用心去感受這音樂。我能做你的聽眾嗎?就在每天早晨。"

我被這位老人詩一般的語言打動了;我羞愧起來,同時暗暗有了幾分信心。嘿,畢竟有人誇我了,盡管她是一個可憐的聾子。我于是繼續拉了起來。

以後,每天清晨,我都到小樹林裏去練琴,面對我唯一的聽眾,一位耳聾的老人。她一直很平靜地望著我。我停下來時,她總不忘說一句:"真不錯。我的心已經感受到了。謝謝你,小伙子。"我心裏洋溢著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

很快,我就發覺我變了,家裏人也流露出一種難以置信的表情。我又在家裏練琴了。若在以前,妹妹總會敲敲門,裝出一副可憐的樣子,說:"求求你,饒了我吧!"而現在,我已經不在乎了。當我感覺到這一點時,一種力量在我身上潛滋暗長。我不再坐在木椅子上,而是站著練習。我站得很直,兩臂累得又酸又痛,汗水濕透了襯衣。每天清晨,我都要面對一位耳聾的老人盡心盡力地演奏;而我唯一的聽眾也一定早早地坐在木椅上等我了。有一次,她竟說我的琴聲給她帶來快樂和幸福。我也常常忘記了她是個可憐的聾子。

我一直珍藏著這個秘密,終于有一天,我拉的一曲《月光》奏鳴曲讓專修音樂的妹妹大吃一驚。妹妹逼問我得到了哪位名師的指點,我告訴她:"是一位老太太,就住在十二號樓,非常瘦,滿頭白發,不過--她是一個聾子。"

"聾子?"妹妹先是一愣,隨即驚叫起來,仿佛我在講述天方夜譚,"聾子!多麽荒唐!她是音樂學院最有聲望的教授,曾經是樂團的首席小提琴手!你竟說她是聾子!"

我一直珍藏著這個秘密,珍藏著一位老人美好的心靈。每天清晨,我還是早早地來到林子裏,面對著這位老人,這位耳"聾"的音樂家,我唯一的聽眾,輕輕調好弦,然後靜靜地拉起一支優美的曲子。我漸漸感覺我奏出了真正的音樂,那些美妙的音符從琴弦上緩緩流淌著,充滿了整個林子,充滿了整個心靈。我們沒有交談過什麽,隻是在一個個美麗的清晨,一個人默默地拉,一個人靜靜地聽。老人靠在木椅上,微笑著,手指悄悄打著節奏。她慈祥的眼睛平靜地望著我,像深深的潭水……

後來,拉小提琴成了我無法割舍的愛好,我能熟練地拉出許多曲子。在各種文藝晚會上,我有機會面對成百上千的觀眾演奏小提琴曲。每當拿起小提琴,我眼前就浮現出那位耳"聾"的老人,每天清晨裏我唯一的聽眾……

北師大版

第九冊課

用父親和妹妹的話來說,我在音樂方面簡直是一個白目。我感到十分沮喪。我不敢在家裏練琴。我終于發現了一個絕妙的去處,樓區後面的小山上有一片樹林,地上鋪滿了落葉。

盡管這裏沒有父親的妹妹的評論,但我感到懊惱,因為我顯然將那把"鋸子"帶到了林子裏。我不由得詛咒自己:"我真是個白目!"

當我感覺到身後有人而轉過身時,我嚇了一跳,一位極瘦極瘦的老婦人靜靜地坐在一張木椅上,雙眼平靜地望著我。我的臉頓時燒起來,心想,這麽難聽的聲音一定破壞了這林中和諧的美,一定破壞了這位老人正獨享的幽靜。

我抱歉地沖老人笑了笑,準備溜走。老人叫住我,有一束陽光透過葉縫照在她滿頭銀絲上。

我指了指琴,搖了搖頭,意思是說我拉不好。

"也許我會用心去感受這音樂。我能做你的聽眾嗎?就在每天早晨。"

我被這位老人詩一般的語言打動了;我羞愧起來,同時暗暗有了幾分信心。嘿,畢竟有人誇我了,盡管她是一個可憐的聾子。我于是繼續拉了起來。

以後,每天清晨,我都到小樹林裏去練琴,面對我唯一的聽眾,一位耳聾的老人。她一直很平靜地望著我。

若在以前,妹妹總會敲敲門,裝出一副可憐的樣子,說:"求求你,饒了我吧!"我已經不在乎了。當我感覺到這一點時,一種力量在我身上潛滋暗長。我不再坐在木椅子上,而是站著練習。我站得很直,兩臂累得又酸又痛,汗水濕透了襯衣。每天清晨,我都要面對一位耳聾的老人盡心盡力地演奏;而我唯一的聽眾也一定早早地坐在木椅上等我了。有一次,她竟說我的琴聲給她帶來快樂和幸福。我也常常忘記了她是個可憐的聾子。

我一直珍藏著這個秘密,終于有一天,我拉的一曲《月光》奏鳴曲讓專修音樂的妹妹大吃一驚。妹妹逼問我得到了哪位名師的指點,我告訴她:"是一位老太太,就住在十二號樓,非常瘦,滿頭白發,不過--她是一個聾子。"

我一直珍藏著這個秘密,珍藏著一位老人美好的心靈。每天清晨,我還是早早地來到林子裏,面對著這位老人,這位耳"聾"的音樂家,我唯一的聽眾,輕輕調好弦,隻是在一個美麗的清晨……

每當拿起小提琴,我眼前就浮現出那位耳"聾"的老人,每天清晨裏我唯一的聽眾…

人教版

課標本第十一冊課文

用父親和妹妹的話來說,我在音樂方面簡直是一個白目。這是他們在經受了我數次"折磨"之後下的結論。我拉小夜曲就像在鋸床腿。這些話使我感到十分沮喪,我不敢在家裏練琴了。我發現了一個練琴的好地方,樓區後面的小山上有一片樹林,地上鋪滿了落葉。

一天早晨,我躡手躡腳地走出家門,心裏充滿了神聖感,仿佛要去幹一件非常偉大的事情。林子裏靜極了。沙沙的足音,聽起來像一曲悠悠的小令。我在一棵樹下站好,庄重地架起小提琴,像舉行一個隆重的儀式,拉響了第一支曲子。但我很快又沮喪起來,我覺得自己似乎又把鋸子帶到了樹林裏。

我感覺到背後有人,轉過身時,嚇了一跳:一位極瘦極瘦的老婦人靜靜地坐在木椅上,平靜地望著我。我的臉頓時燒起來,心想,這麽難聽的聲音一定破壞了這林中的和諧,一定破壞了這位老人正獨享的幽靜。

我抱歉地沖老人笑了笑,準備溜走。老人叫住了我,說:"是我打擾了你嗎,小伙子?不過,我每天早晨都在這兒坐一會兒。"一束陽光透過葉縫照在她的滿頭銀絲上,"我想你一定拉得非常好,可惜我的耳朵聾了。如果不介意我在場,請繼續吧。"

我指了指琴,搖了搖頭。意思是說我拉不好。

"也許我會用心去感受這音樂。我能做你的聽眾嗎,每天早晨?"

我被老人詩一般的語言打動了。我羞愧起來,同時有了幾分興奮。嘿,畢竟有人誇我了,盡管她是一個聾子。我拉了起來。以後,每天清晨,我都到小樹林去練琴,面對我唯一的聽眾,一位耳聾的老人。她一直很平靜地望著我。我停下來時,她總不忘說上一句:"真不錯,我的心已經感受到了。謝謝你,小伙子。"我心裏洋溢著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

很快我就發覺自己變了。我又開始在家裏練琴了。從我緊閉門窗的房間裏,常常傳出基本練習曲的樂聲。我站得很直,兩臂累得又酸又痛,汗水濕透了襯衣。以前我是坐在木椅上練琴的。同時,每天清晨,我要面對一位耳聾的老人盡心盡力地演奏;而我唯一的聽眾總是早早地坐在木椅上等我。有一次,她說我的琴聲能給她帶來快樂和幸福。我也常常忘記她是聾子,隻看見老人微笑著靠在木椅上,手指悄悄打著節奏。她慈祥的眼神平靜地望著我,像深深的潭水......

我一直珍藏著這個秘密,直到有一天,我的一曲《月光》奏鳴曲讓專修音樂的妹妹大吃一驚。妹妹追問我得到了哪位名師的指點。我告訴她:"是一位老太太,就住在12號樓,非常瘦,滿頭白發,不過--她是個聾子。"

"聾子?"妹妹驚叫起來,"聾子!多麽荒唐!她是音樂學院最有聲望的教授,曾是樂團的首席小提琴手!你竟說她是聾子!"

......

後來,拉小提琴成了我無法割舍的愛好,我能熟練地拉許多曲子。在各種文藝晚會上,我有機會面對成百上千的觀眾演奏小提琴曲。那時,我總是不由得想起那位"耳聾"的老人,那清晨裏我唯一的聽眾......

滬教版

第十冊課文

用父親和妹妹的話來說,我在音樂方面簡直是一個白目。這是他們在經受了我數次"折磨"之後下的結論。我拉出的小夜曲,在他們聽起來,就像是鋸桌腿的聲音。我感到沮喪和灰心,不敢在家裏練琴。我終于發現了一個絕妙的去處,樓區後面的小山上,有一片年輕的林子,地上鋪滿了落葉。

一天早晨,我躡手躡腳地走出家門,心裏充滿了神聖感,仿佛要去幹一件非常偉大的事情。林子裏靜極了。沙沙的腳步聲,聽起來像一曲悠悠的小令。我在一棵樹下站好,庄重地架起小提琴,像一個隆重的儀式,拉響了第一支曲子。

盡管這裏沒有父親與妹妹的評論,但我感到懊惱,因為我顯然將那把鋸子帶到了林子裏。我不由得詛咒自己:"我真是個白目!"

當我感覺到身後有人而轉過身時,嚇了一跳,一位極瘦極瘦的老婦人靜靜地坐在一張木椅上,雙眼平靜地望著我。我的臉頓時燒起來,心想這麽難聽的聲音一定破壞了這林中和諧的美,一定破壞了這位老人正獨享的幽靜。

我抱歉地沖老人笑了笑,準備溜走。老人叫住我,說:"是我打攪了你嗎?小伙子。不過,我每天早晨都在這裏坐一會兒。"有一束陽光透過葉縫照在她的滿頭銀絲上,"我猜想你一定拉得非常好,隻可惜我的耳朵聾了。如果不介意我在場的話,請繼續吧。"

我指了指琴,搖了搖頭,意思是說我拉不好。

"也許我會用心去感受這音樂,我能做你的聽眾嗎?就在每天早晨。"

我被這位老人詩一般的語言打動了;我羞愧起來,同時暗暗有了幾分信心。嘿,畢竟有人誇我了,盡管她是一個可憐的聾子。我于是繼續拉了起來。以後,每天清晨,我都到小樹林去練琴,面對我唯一的聽眾--一位耳聾的老人。她一直很平靜地望著我。

很快,我就發覺我變了,家裏人也流露出一種難以置信的表情。我又在家裏練琴了,從我緊閉門窗的房間裏,常常傳出基本練習曲。若在以前,妹妹總會敲敲門,裝出一副可憐的樣子,說:"求求你,饒了我吧!"當我感覺到這一點時,一種力量在我身上潛滋暗長。我不再坐在木椅子上,而是站著練習。我站得很直,兩臂累得又酸又痛,汗水早就濕透了襯衣。同時每天清晨,我還要面對一位耳聾的老人盡心盡力地演奏;而我惟一的聽眾也一定早早地坐在木椅上等我了。有一次,她竟說我的琴聲能給她帶來快樂和幸福。我也常常忘記了她是個可憐的聾子。

我一直珍藏著這個秘密,終于有一天,我拉的一曲《月光》奏鳴曲讓專修音樂的妹妹感到大吃一驚。妹妹逼問我得到了哪位名師的指點,我告訴她:"是一位老太太,就住在12號樓,非常瘦,滿頭白發,不過--她是一個聾子。"

"聾子?"妹妹先是一愣,隨即驚叫起來,仿佛我在講述天方夜譚,"聾子!多麽荒唐!她是音樂學院最有聲望的教授,曾經是樂團的首席小提琴手!你竟說她是聾子!"

我一直珍藏著這個秘密,珍藏著一位老人美好的心靈。每天清晨,我總是早早地來到林子裏,面對著這位老人,這位耳"聾"的音樂家--我惟一的聽眾,輕輕調好弦,然後靜靜地拉起一支優美的曲子。我漸漸感覺我奏出了真正的音樂,那些美妙的音符從琴弦上緩緩流淌著,充滿了整個林子,充滿了整個心靈。我們沒有交談過什麽,隻是在一個個美麗的清晨,一個人默默地拉,一個人靜靜地聽。老人靠在木椅上,微笑著,手指悄悄打著節奏。她慈祥的眼睛平靜地望著我,像深深的潭水……

後來,拉小提琴成了我無法割舍的愛好,我能熟練地拉出許多曲子。在各種文藝晚會上,我有機會面對成百上千的觀眾演奏小提琴曲。但總是不由得想起那位耳"聾"的老人,每天清晨裏我唯一的聽眾……

文章解析

落雪-民國時期愛國主義者、社會活動家、作家

落雪-民國時期愛國主義者、社會活動家、作家


落雪,原名:鄭振鐸(1898.12.19——1958.10.7),我國現代傑出的愛國主義者和社會活動家,又是著名作家、文學評論家、文學史家、翻譯家和藝術史家,也是國內外聞名的收藏家。原籍福建省長樂縣,1898年12月19日出生于浙江省永嘉縣(今溫州市),1958年10月17日率領中國文化代表團出國訪問,翌日因飛機失事遇難殉職。

課後問題

1.有感情的朗讀課文,說說"我"在學習拉琴的過程中,心理和行動發生了哪些變化,為什麽會有這些變化。

心理變化行動變化具體原因
內心沮喪,失去在家練琴的信心悄悄地在樓區後面的小樹林裏練琴父親和妹妹的嘲笑和打擊
臉上發燒,內心慚愧想偷偷地溜走自我感覺小提琴演奏水準太差
有了幾分興奮每天早上到小樹林裏練琴老教授的鼓勵
有了自信又在家裏練琴了老教授一如既往地愛護和鼓勵
完全成熟在各種文藝晚會上拉小提琴老教授的愛護和鼓勵

2.默讀課文,提出不懂得問題和同學討論,如:

(1)我想你一定拉得非常好,可惜我的耳朵聾了.如果不介意我在場,請繼續吧.(老人真的"耳朵聾了嗎"?她為什麽說自己"耳朵聾了"?)

老人並沒耳聾,因為老人是音樂學院最有聲望的教授,老人聽出"我"拉得並不好,並從我準備溜走的行動中發現我缺乏自信,出于對我的愛護,老人謊稱耳聾。

(2)有一次,她說我的琴聲能給她帶來快樂和幸福.我也常常忘記她是聾子.("我"為什麽會忘記她是聾子?)

因為在老人熱情的鼓勵下,"我"的琴技在不斷提高,她發自內心地為"我"的進步而感到高興,她在用心去感受琴聲,"我"和她在用音樂互相交流,所以在"我"心裏會常常感激她,因此會忘記她是聾子。

(3)她慈祥的眼神平靜的望著我,像深深的潭水……(為什麽"我"覺得老人的眼睛像"深深的潭水"?)

因為從老人的眼神裏我讀出了老人對我的關切和鼓勵。也讀出了老人對我的更高要求。

詞語解釋

白目:病,患者智力低下,動作遲鈍,輕者語言機能不健全,重者起居飲食不能自理。(有時指罵人)文中指主人公樂感極差。

荒唐:(思想、言行)錯誤使人覺得奇怪的程度;。

聲望:為眾人所仰望的名聲。

介意:把不愉快的事情記在心裏,在意。

追問:追根究底的問;追查。

割舍:舍棄;舍去。

小令:小令是散曲的一種,等于一首單調的詞。

大吃一驚:形容對發生的事感到十分意外。

全力以赴: 把全部力量都投入進去。

躡手躡腳:形容放輕腳步走路的樣子。

潛滋暗長:潛:暗中,隱藏 滋:生長 暗暗地不知不覺地生長。

近義詞:

仿佛--似乎 聲望--聲譽

庄重--庄嚴 指點--指導

隆重--盛大 熟練--純熟

沮喪--懊喪 割舍--舍棄

神聖--庄嚴 平靜--寧靜

盡心盡力--竭盡全力

反義詞:

平靜--喧鬧 白目--天才

唯一--許多 荒唐--合理

繼續--暫停 熟練--生疏

獨享--共享 沮喪--喜悅

課文

第一部分:(第1自然段):寫父親和妹妹說"我"在音樂方面是個白目,使"我"不敢在家中練琴,決定到林中練琴。

第二部分(第2~8自然段):寫"我"到林中練琴,遇到一位自稱"耳聾"的老婦人,她猜想"我"拉得好,並願意天天做"我"的聽眾,還誇獎"我",鼓勵"我",使"我"找回了自信,又到家中練琴。

第三部分(第9~11自然段):寫"我"從妹妹那裏知道了老婦人的真實身份,心靈受到震撼。

第四部分(第12自然段)寫後來拉小提琴成了"我"無法割舍的愛好,每次演出時總會想起這位德高望重的老人。

課文概說

本文記述了"我"在一位音樂教授的幫助下學會拉好小提琴的事,贊揚了老教授鼓勵年輕人成才的美德,表達了"我"對老教授的敬佩、感激之情。

詞句解析

①我的妹妹認為我在音樂方面不可能有任何成就。因為我拉的小夜曲在她聽來,就像是在鋸桌腿,這使我感到沮喪。

這對"我"來說是個沉重的打擊,更要命的是父親和妹妹隻是經受了幾次"折磨"之後就下了這樣定義。為此,"我"失去了在家裏練琴的自信。文章開頭直接點明父親和妹妹的做法,為下文"我"走出家門,到林中練琴作了鋪墊,同時也與下文老教授的表現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從側面贊美了老人對"我"的愛護與幫助。

②林子裏靜極了。沙沙的足音,聽起來像一曲悠悠的小令。

這句話寫出了早晨樹林的安靜,以及"我"為能找到這樣安靜的練琴環境的興奮心情。沙沙的足音在"我"聽來,竟成了一曲悠悠的小令,形象地說明"我"對拉好琴重新找回了自信。正因為如此,"我"才會庄重地架好小提琴,像舉行一個隆重的儀式,拉響了第一支曲子。

③我的臉頓時燒起來,心想,這麽難聽的聲音一定破壞了這林中的和諧,一定破壞了這位老人正獨享的幽靜。

這句話真實地寫出了"我"發現老人後沮喪的心理。"我"希望自己能在這優美的環境中拉出好聽的琴聲,可偏偏琴技不爭氣,那聲音"覺得自己似乎又把鋸子帶到了樹林裏";不希望有人聽見自己在拉琴,卻偏偏被老人發現了。文中的兩個"一定",強調了難聽的琴聲帶來的後果,突出了"我"的沮喪。說明"我"又一次失去了自信。

④"我想你一定拉得非常好,可惜我的耳朵聾了。如果不介意我在場,請繼續吧。"

這是老人對"我"說的一句話。作為一位音樂學院最有聲望的教授,老人聽出"我"拉得並不好,更從"我"被人發現後"準備溜走"的舉動中,發現"我"缺乏自信。出于對年輕人的愛護,老人謊稱自己耳聾,為聽不到好聽的琴聲向"我"表示歉意。聽慣了親人對"我"白目的評價,第一次聽到陌生老人的稱贊,盡管是個聾子,但"我"還是充滿了快樂。老人的話讓"我"有了面對老人拉琴的勇氣。

⑤我停下來時,她總不忘說上一句:"真不錯。我的心已經感受到了。謝謝你,小伙子。"我心裏洋溢著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

這"從未有過的感覺"就是被人肯定的快樂。而這恰恰來自于老人的陪伴,來自于老人的誇獎。老人並不指點"我"如何拉琴,她就用自己的語言幫助"我"重新找回自信,激勵"我"刻苦練習。在她的激勵下,"我"終于敢在家裏練琴了,而且練得十分認真,十分刻苦。這句話反映了老人與眾不同的教育方法。

⑥有一次,她說我的琴聲能給她帶來快樂和幸福。我也常常忘記她是聾子,隻看見老人微笑著靠在木椅上,手指悄悄打著節奏。她慈祥的眼神平靜地望著我,像深深的潭水……

在老人熱情的鼓勵下,"我"的琴技在不斷地提高,這正是老人所希望的。她發自內心地為"我"的進步而高興。在"我"的眼裏,老人也不再是一個聾子,她在用心感受琴聲,"我"和她是用音樂在相互交流。"我"對老人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平靜地望著我"這在文中是第三次出現。從相識的第一天起,老人就一直平靜地望著"我"拉琴。從她的眼神裏"我"讀出了老人對"我"的關切、鼓勵,讀出了老人為"我"琴技的點滴進步的高興,讀出了老人對"我"提出的更高的要求。因此"我"覺得她的眼睛像深深的潭水。

⑦"聾子?"妹妹驚叫起來,"聾子!多麽荒唐!她是音樂學院最有聲望的教授,曾是樂團的首席小提琴手!你竟說她是聾子!"

妹妹的話道出了老婦人的真實身份,表現出她對老人的敬仰。妹妹的話,也引起"我"心靈的震動,激起"我"對老人的無限敬意與感激。

⑧那時,我總是不由得想起那位"耳聾"的老人,那清晨裏我唯一的聽眾……

句子用"唯一"來修飾限製"聽眾",有"獨一無二"的意思。面對成百上千的觀眾演奏小提琴曲,"我"唯獨想起的是這位自稱"耳聾"的老人,表明老人在"我"心目中有著崇高的地位。句子寫出了"我"對老人的感激,同時點明了課題。

文章練習

文段閱讀

選自(2013小考試題--吉林通榆)

我被老人詩一般的語言打動了。我羞愧起來,同時有了幾分興奮。嘿,畢竟有人誇我了,盡管她是一個聾子。我拉了起來。以後,每天清晨,我都到小樹林去練琴,面對我唯一的聽眾,一位耳聾的老人。她一直很平靜地望著我。我停下來時,她總不忘說上一句:"真不錯,我的心已經感受到了。謝謝你,小伙子。"我心裏洋溢著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