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努章峰

唐努章峰

唐努章峰,《冰河洗劍錄》中的人物。

馬薩兒國大王子,出生時以馬薩兒國內最高峰章立貢峰取名,希望其將來像章立貢峰一樣的頂天立地。

後國家發生政變,唐努章峰被仇人蓋溫收養,長大後以蓋溫義子的身份做了很多錯事,亦冒用弟弟的漢名葉沖霄。

但後來明白自己的身世從而由邪入正,後與歐陽婉偕隱海外

人物關系

出處:梁羽生小說《冰河洗劍錄》、《俠骨丹心》,另外在《風雷震九州》亦有提及

身份:馬薩兒國大王子

別名:葉沖霄

弟弟:唐努珠穆

弟媳:雲璧

妹妹:谷中蓮(唐努朗瑪)

妹夫:江海天

義父兼仇人:蓋溫

師父:寶象法師

師祖:龍葉上人

師兄弟:葉塞羅、福襄阿

妻子:歐陽婉

兒子:葉慕華(唐努彌支)

兒媳:耿秀鳳

岳父:歐陽仲和

情人:歐陽清

武功:「大乘般若掌」、「綿掌

出場描寫

忽聽得一個人大笑道:「快走慢走都沒有用,反正是跑不了!喂,你是江海天嗎?」亂石叢中跳出一個人來,正是被那女賊稱作「葉公子」的那個人。原來他將受傷的同伴安置好後,又回來了。

江海天剛才隻見他的背影,隻道他是個凶神惡煞的強盜,現在一打照面,卻不由得吃了一驚,不是因為他相貌凶惡,恰恰相反,這人一表斯文,眉清目秀哪裏像個強盜,竟是個濁世佳公子!這還不算奇怪,更奇怪的是江海天和他一打照面,便覺得這人似曾相識,在這剎那之間,江海天竟是莫名其妙的對他發生了好感。

--《冰河洗劍錄》第十九回 幽谷寒鴉添客恨 雪泥鴻爪惹人思

最後描寫

金逐流道:「竺老前輩雖然放棄了西昌,但已在大涼山中建立了抗清的基業,根基是扎得更深了。慕華師侄正在那裏做他的軍師呢。」

葉沖霄笑道:「他年紀輕輕,懂得做什麽軍師?」

江海天道:「慕華很是不錯,講到行軍用兵之道,我這個做師父的還遠遠不如他呢!四年前,他率領一支義軍,解小金川之圍,各路英雄,無不佩服。」

金世遺道:「沖霄,恭喜你有如此佳兒。逐流,你的輩份雖然是師叔,可還得好好的向你這位師侄學學呢!我看你的功夫雖然有些增進,但卻還像頑皮的小兒,怎配做慕華的師叔?」仲長統笑道:「金大俠,你少年的時候,恐怕比你的兒子更頑皮吧。」金逐流扮了個鬼臉,應了一個「是」字。

葉沖霄掩不著內心的歡喜,說道:「金大俠太過誇獎他了。這都是江師兄教導之功。」

--《俠骨丹心》第四十九回 雪泥鴻爪惹人思 華山巧遇試奇招

人物評價

父母生的娃,葉沖霄就要以章峰為名,而弟妹就可以以世上最高峰珠穆朗瑪峰為名。雖然有母親疼著,弟妹尊敬著,葉沖霄心中卻始終不是個味,終隻能和妻子一起避居海外,終生不踏足故土半步。長期在偽王身邊的他,自然比居于江湖之中唐努珠穆適合當國王,但始終是亦正亦邪出身,功虧一簣。不覺讓人覺得不平。另外,亦正亦邪的葉沖霄自然要比臉譜化的江海天等人更吸引,如此結局,隻能感嘆不公。

--節選自 搗盡玄霜 《 頂天立地--梁書男子十二山 》

還記得當初看這個人物時糾結的心情:他到底是不是好人?是不是谷中蓮的哥哥呢?情節一波三折,我的心情也跟著跌宕起伏。按說谷中蓮出場後,描寫已經對他很不利了,但我大約是受了主角江海天看法的影響,總覺得他不是簡單的壞人。結果證明我的直覺是正確的--或者說接受了梁老的暗示。其實不同于歐陽婉的邪而不惡,葉沖宵開始看起來就是個惡少啊,貪戀權勢又輕薄無行,充其量是還有點骨氣罷了。得知身世之迷後立刻洗心革面感覺有些微妙,因為是女主角的哥哥,所以被輕易放過有些不符合梁書中的原則。幸好後續有重量級的情節。"欲贖前愆來舍命,認清首惡解仇冤",不但體現了葉沖宵的擔當,更澄清了他之前的行為。搶劫治療瘟疫的葯材堪稱十惡不赦,沒有參與這事並在事後設法補救,證明葉沖宵得知自己身世之前本就有相當的善念。有了這一筆,他的轉變就不顯得突兀了。而寧願一死也不願替自己辯白既證明了贖罪的誠意,也顯示了相當的傲氣。這就是我初次看《冰河》最喜歡的男性角色:葉沖宵--既有邪氣又有傲氣,雖有小惡卻無大非的貴公子。

--節選自 春水煎茶 《梁羽生人物--《冰河洗劍錄》眾生相

葉沖霄,他長在那個黑暗的宮廷,他對于父王的狠辣手段早就見識了。他對于親情,愛情早就不報任何希望。他唯一的寄望便是能夠憑借自己的本事,去成就自己的大業。要在那樣的環境生存,總是要一個念想,加上他自己對于自己天賦的自信,便決定了他隻有這樣一條路走。他的手早就沾滿了鮮血,所謂俠義,所謂道德,所謂真情,都不是他可以奢望的。這既是外因,亦是內覺,若不是他如此有天賦,且有志向,選擇可能早就不一樣。

當他發現蓋溫養著自己隻是因為自己的身份,而並非自己的才能時,他最後一絲的念想也被打破,最後的寄托也被顛覆,他已經欲哭無淚了。但是,畢竟他還是幸運的,因為世間還有一個歐陽清,她對他原來並無虛假。我一直堅信葉沖霄對歐陽清絕非玩弄,否則不可能僅僅因為她死了就是那樣悲痛。隻是他見多了世態炎涼,世間有太多虛假,太多背叛,利用,所以,與其他日被人出賣,不如從一開始隻當做是遊戲一場,談笑之間。所以,他是愛而不敢深愛。

歐陽清的死,是一種救贖也是一種毀滅,它向葉沖霄證明了世間尚有真情,原來我們互相愛著,卻始終不能讓對方明白。當葉沖霄留下那一滴眼淚,我的心也隨葉沖霄一起碎了。他的傷和愛在這一刻同時達到了極致,這是一種對于以往生活的結束,他再也無法像以前一樣,毫無顧忌的爭奪天下,他前半生所積累的經驗,手段都已經作廢,他已經無力也無心去爭奪這個天下。但是否還是一個新的開端?

當親人團聚,本該是一件天倫之喜,但熱鬧隻是其他三個人的,他已然心如枯槁。他唯一的念想,應當便是殺了偽王,這未必就是他由邪入正,而隻是他對于那人的恨已經入骨,這個人是他一生的悲劇的根源。好在,悲劇結束,是新的開始,這裏是他和歐陽婉新生的開端。終于,可以卸下一切,不要那樣累的或者。

但命運似乎並非那樣輕易放棄捉弄他,那些他做過的事,欠的債,還是要還。一直覺得,以葉沖霄的本事和性格,他本身是不會主動去賠罪的。他和歐陽婉都是不拘細節之人,不如唐努珠穆的思想那樣正統,他的出現或許隻是為了兄弟,為了那個關心他的人。他未必覺得自己要償這筆債,但絕不可以讓其他人代替自己去。于是,他必須出現,而他也深知,若是要對得起兄弟,必然要負了歐陽婉。所以,他下決定的時候,必然是痛苦的吧?

若是此去真的一去不回頭,那他不是又要錯過一個真心對他好的女子?人的一生可以有多少次錯過,可以有多少次重拾?但縱然心有不舍,男兒也當有自己的承當,他果斷地一人回去。他不知等待他的是什麽,但卻知道,真漢子,不應該躲避,而是應該積極面對。

所幸,他並未有太大傷害,雖然要聽那些人一陣呱啦。當事情了結之後,他馬上就離開了這片是非之地,面對需要援助的弟妹也不施援手,不覺佩服他的果斷,也為他心疼。能夠全身而退固然是好,但高傲如他,總還是有一些遺憾,他離最初的夢想,已經隔得太遠,幸,還是不幸?真的很難評判。

--節選自 搗盡玄霜 《梁書中十大心疼人物》

小說人物中寫得最好反而是葉沖霄和歐陽婉,前者的身世和個性都予人以看不透,其身世經歷了一個真、假、真,其為人也經歷了一個正、邪、正,他欺騙了歐陽清的感情,又最終娶了歐陽婉,這對于歐陽家未嘗不是一種補償。歐陽婉外向多情,敢愛敢恨,雖曾一度愛著江海天,但明悉他內心另有所愛能不為情所負累,選擇與葉沖霄攜手遠離也是一種好的歸宿。

--節選自 天山遊龍 《直道相思了無益,未妨惆悵是清狂--我看冰河洗劍錄》

葉沖霄&歐陽婉:本來王子尊貴無比,無奈天降大禍,兄妹相見不相識。多情少女一心單戀,心碎神傷。同為苦命人,相惜相依,終成夫妻。(梁羽生《冰河洗劍錄》)

--節選自 公孫玄機 《武俠情侶合集》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