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奘

玄奘

玄奘(602年~664年),唐代著名高僧,法相宗創始人,洛州緱氏(今河南洛陽偃師)人,其先潁川人,俗家姓名“陳禕(yī)”,法名“玄奘”,被尊稱為“三藏法師”,後世俗稱“唐僧”,與鳩摩羅什、真諦並稱為中國佛教三大翻譯家。 

玄奘為探究佛教各派學說分歧,于貞觀元年一人西行五萬裏,歷經艱辛到達印度佛教中心那爛陀寺取真經。前後十七年學遍了當時的大小乘各種學說,共帶回佛舍利150粒、佛像7尊、經論657部,並長期從事翻譯佛經的工作。玄奘及其弟子共譯出佛典75部、1335卷。玄奘的譯典著作有《大般若經》《心經》《解深密經》《瑜伽師地論》《成唯識論》等。《大唐西域記》十二卷,記述他西遊親身經歷的110個國家及傳聞的28個國家的山川、地邑、物產、習俗等。《西遊記》即以其取經事跡為原型。 玄奘被世界人民譽為中外文化交流的傑出使者,其愛國及護持佛法的精神和巨大貢獻,被譽為“中華民族的脊梁”,世界和平使者。他以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相,不畏生死的精神,西行取佛經,體現了大乘佛法菩薩,渡化眾生的真實事跡。他的足跡遍布印度,影響遠至日本、韓國以至全世界。玄奘的思想與精神如今已是中國、亞洲乃至世界人民的共同財富。

  • 本名
    玄奘
  • 別稱
    唐僧、唐三藏、陳禕
  • 所處時代
    隋末唐初
  • 民族族群
    漢族
  • 出生地
    河南洛陽洛州緱氏(今河南偃師)
  • 出生日期
    仁壽二年(公元602年)
  • 逝世日期
    麟德元年(公元664年)
  • 主要作品
    《大般若經》、《心經》、《解深密經》、《瑜伽師地論》、《成唯識論》等
  • 主要成就
    西行取佛經,翻譯經論75部,總計1335卷,  創作《大唐西域記》,  開創法相宗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玄奘是東漢名臣陳寔的後代,曾祖父陳欽,曾任後魏上黨太守;祖父陳康,以學優出仕北齊,任國子博士,食邑周南(河南洛陽);父親陳惠,身高體壯、美眉朗目,平時潛心學問,博覽經書,為時人之所景仰,曾做江陵的縣官,後來隋朝衰亡,便隱居鄉間、托病不出,當時的有識之士都稱贊他的志節。陳惠共生四子,玄奘是他的第四個兒子,玄奘于隋朝仁壽二年(602年)出生。

玄奘玄奘

玄奘幼年跟父親學《孝經》等儒家典籍,“備通經典”,“愛古尚賢”,養成了良好的品德。父親去世後,二兄陳素在洛陽凈土寺出家,即長捷法師。玄奘十一歲那年,便隨長捷入寺受學《法華經》、《維摩經》等。”

隋大業八年(612年),玄奘時年11歲,受大理寺卿鄭善果激賞,破格于東都洛陽凈土寺出家。玄奘出家後,首先在洛陽凈土寺跟景法師學《涅槃經》,從嚴法師學《攝大乘論》(下簡稱《攝論》),達六年之久。

唐高祖武德元年(618年),由于戰亂,玄奘與兄長捷離開洛陽赴四川,在空、景(慧景,攝論學者)兩法師處學習。次年,玄奘到成都聽寶暹講《攝論》,又跟道基學“說一切有部”的《阿毗曇論》,接著在道振處學習《發智論》。玄奘居蜀四五年間,師從多師,研習大小乘經論及南北地論學派、攝論學派各家的學說,學業大進,漸為人欽慕。

隋大業十二年(618年),玄奘隨其兄入漢川,北至益州,適逢空、景二法師,從之受學。繼而至高僧大德雲集的成都學習。武德五年(622年),玄奘于成都受具足戒。後玄奘遊歷各地,參訪名師,講經說法

在四五年裏,通過眾多名師的指授,玄奘對“大小乘經論”,“南北地論”、“攝論學說”等均有了甚深的見地,聞名蜀中。但他並沒有滿足,武德七年(624年)到相州(今河南省安陽市中西部),相州是當時攝論學的中心,玄奘從慧休學《雜心論》,又到趙州(今河北省趙縣境內),隨道深學《成實論》,再回長安從道岳聽受《俱舍論》,並向武德年間來華的中印度波羅頗迦羅密多羅(簡稱“波頗”)咨詢佛法。

早在南北朝時,佛教學術界就開始了“一闡提眾生有無佛性”的論爭。到玄奘時代,北方流行已久的《涅槃經》、《成實經》、《毗曇》學與真諦在南方譯傳的《攝論》、《俱舍論》,構成當時南北佛學的主流。但玄奘師通過學習,深感真諦等古德譯著不善,致使義理含混,理解不一,註疏也不同,對一些重要的理論問題分歧很大,難以融合。特別是當時攝論、地論兩家關于法相之說各異,遂產生去印度求彌勒論師之意。

西行求法

鑒于法相學形成北方地論學、南方攝論學的差異,如何融合二者,成為玄獎思考解決的問題。武德九年(626年),此時適逢天竺僧波頗抵長安,玄奘得聞印度戒賢于那爛陀寺講授《瑜加論》總攝三乘之說,于是發願西行求法,直探原典,重新翻譯,以求統一中國佛學思想的分歧。

玄奘玄奘

貞觀元年(627年)玄奘結侶陳表,請允西行求法。但未獲唐太宗批準。然而玄奘決心已定,乃“冒越憲章,私往天竺”,長途跋涉五萬餘裏。唐太宗貞觀二年(628年),二十七歲的玄奘,玄獎為究竟瑜伽唯識學,始道途西行。

在途中經蘭州到涼州(姑藏),繼晝伏夜行,至瓜州,再經玉門關,越過五烽,渡流沙,備嘗艱苦,抵達伊吾(哈密),至高昌國(今新疆吐魯番縣境)。受到高昌王麴文泰的禮遇。後經屈支(今新疆庫車)、凌山(耶木素爾嶺)、碎葉城、迦畢試國、赤建國(烏茲別克首都塔什幹)、颯秣建國(今撒馬爾罕城之東)、蔥嶺、鐵門。到達貨羅國故地(今蔥嶺西、烏滸河南一帶)。南下經縛喝國(今阿富汗北境巴爾赫)、揭職國(今阿富汗加茲地方)、大雪山、梵衍那國(今阿富汗之巴米揚)、犍雙羅國(今巴基斯坦白沙瓦及其毗連的阿富汗東部一帶)、烏伏那國(巴基斯坦之斯瓦特地區),到達迦濕彌羅國(今克什米爾),行程13800餘裏。

通曉三藏

在迎濕彌羅國,玄奘學習梵文經典,後又到達今巴基斯坦境內。一年裏親歷四國,所到之處,都停留學習佛法。在31歲那年,玄奘邊學邊行,始進入中印度。此後,玄奘一邊學習佛教經論,一邊巡禮佛教遺跡,先後經歷翠祿勒那、襪底補羅、揭若鞠閣等十多個國家,始至那爛陀寺留學,玄奘在那爛陀寺歷時5年,備受優遇,並被選為通曉三藏的十德之一。前後聽戒賢講《瑜伽師地論》、《順正理論》及《顯揚聖教論》、《對法論》、《集量論》、《中論》、《百論》以及因明、聲明等學,同時又學婆羅門教經典、各類梵書。

貞觀十年(公元637年)玄奘離開那爛陀寺,先後到伊爛缽伐多國(今印度北部蒙吉爾)、薩羅國、安達羅國、馱那羯碟迦國(今印度東海岸克裏希納河口處)、達羅毗荼國(今印度馬德拉斯市以南地區)、狼揭羅國(今印度河西莫克蘭東部一帶)、缽伐多國(約今克什米爾的查謨),訪師參學。他在缽伐多國停留兩年,悉心研習《正量部根本阿毗達磨論》及《攝正法論》、《成實論》等,然後重返那爛陀寺。不久,又到低羅擇迦寺向般若跋陀羅探討說一切有療三藏及因明、聲明等學,又到杖林山訪勝軍研習唯識抉擇、意義理、成無畏、無住涅槃十二因緣、庄嚴經等論,切磋質疑,兩年後仍返回那爛陀寺。此時,戒賢囑玄奘為那爛陀寺僧眾開講攝論、唯識抉擇論。適逢中觀清辨(婆毗呔伽)一系大師師子光也在那裏講《中論》、《百論》,反對法相唯識之說。于是玄奘著《會宗論》三千頌,以調和大乘中觀、瑜伽兩派的學說。同時參與了與正量部學者般若多的辯論,又著《製惡見論》一千六百頌。還應東印迦摩縷波國(今印度阿薩姆地區)國王鳩摩羅的邀請講經說法,並著《三身論》。

唐貞觀十五年(641年),玄奘42歲,與戒日王會晤,並得到優渥禮遇。戒日王決定以玄奘為論主,在曲女城召開佛學辯論大會,在五印18個國王、3000個大小乘佛教學者和外道2000人參加。當時玄奘講論,任人問難,但無一人能予詰難。一時名震五印,並被大乘尊為“大乘天”,被小乘尊為“解脫天”。戒日王又堅請玄奘參加5年一度、歷時75天的無遮大會。會後歸國。

取經歸來

公元643年,玄奘載譽啓程回國,並將657部佛經帶回中土。貞觀十九年(645年)正月,玄奘到達長安。這時,唐太宗為了遼東戰役,已駐蹕洛陽。太宗得知他回國,立即詔令在洛陽接見他。玄奘奉詔匆忙上路,當月二十二日啓程,二月初一在洛陽宮儀鸞殿受到太宗接見。唐太宗深感欣慰,與玄奘並坐問道:“法師當年西去取經為什麽不報道朝廷得知”,玄奘說:“玄奘當去之時以再三表奏。但誠願微淺朝廷不蒙允許。無任慕道之至乃輒私行。專擅之罪唯深慚懼。”,太宗說:“法師出家後與世俗了斷,所以能委命求法惠利蒼生”。

玄奘玄奘

玄奘從印度及中亞地區帶回國的梵筴佛典非常豐富,共526筴、657部,對佛教原典文獻的研究有很大的幫助。

玄奘家鄉東南的少林寺是洛州的一所名剎,遠離市廛,環境清幽,玄奘初見太宗時即表示希望前往嵩山少林寺譯經,未獲太宗允許,這才又于三月初一從洛陽折回長安。

帝詔棄緇

玄奘他回國之初,唐太宗對他說:“朕今觀法師詞論典雅,風節貞峻,非惟不愧古人,亦乃出之更遠”,給予他高度評價,正因為如此,太宗要求他棄緇還俗,“帝又察法師堪公輔之寄,因勸罷道,助秉俗務。”玄奘言道:“玄奘少踐緇門,伏膺佛道,玄宗是習,孔教未聞。今遣從俗,無異乘流之舟使棄水而就陸,不唯無功,亦徒令腐敗也。願得畢身行道,以報國恩,玄奘之幸甚。”

玄奘玄奘

太宗勸玄奘棄佛還俗的要求與他翻譯佛經、弘揚佛法的宗旨相違背,遭到了玄奘的斷然拒絕。唐太宗仍不放棄,常常“逼勸歸俗,致之左右,共謀朝政”。如貞觀十九年,唐朝進軍遼東,太宗要求玄奘觀戰,再次提出還俗的要求。二十二年,太宗又一次令他還俗,但玄奘不改初衷,上疏陳明再三,表示“守戒緇門,闡揚遺法,此其願也”。

唐高宗李治上台以後,也多次提出令玄奘棄緇還俗的要求。為了擺脫唐初統治者的控製,玄奘提出回家鄉少林寺翻譯佛經,並上言曰:“玄奘從西域所得梵本六百餘部,一言未譯。今知此嵩山之南少室山北有少林寺,遠離鄽落,泉石清閒,是後魏孝文皇帝所造,即菩提留支三藏翻譯經處。玄奘望為國就彼翻譯,伏聽敕言。”。唐高宗顯慶二年( 公元657年) ,玄奘再次提出“望乞骸骨,畢命山林,禮誦經行,以答提獎。”但均遭到拒絕。

唐初統治者尤其太宗時期,次規勸玄奘棄佛還俗, 這與當時的社會背景以及太宗對佛教的政策有關。公元 618 年,唐朝建立,經過隋末農民戰爭的破壞,國家經濟幾乎處于崩潰的邊緣,為了發展經濟,緩和社會矛盾,唐初統治者對佛教並不支持,甚至有時排斥佛教。史載,唐太宗討伐王世充,雖常用少林僧兵,但他攻佔洛陽後,廢除隋朝寺院,大肆裁汰僧人。另外,唐太宗崇尚文治,認為佛法無益于天下。貞觀二年,唐太宗語謂侍臣,梁武帝父子好事佛教,結果國破家亡,應當引以為鑒。他在朝堂上公開宣稱:“朕今所好者,惟在堯、舜之道,周孔之教”

貞觀年間,唐太宗積極經略西域。為了打擊突厥在西域的霸權,他先後多次發動戰爭,如貞觀六年( 公元632年) 打垮西突厥,建置西伊州( 今新疆哈密) 。貞觀十四年( 公元640年) 平定高昌,建置西州(今新疆吐魯番),庭州(今新疆吉木薩爾)。唐太宗需要精通西域、中亞各國地理交通、民俗風情、政治文化的人才,玄奘西行印度,沿途經歷西域、中亞、南亞多個國家,時間長達18年,對這些地區的自然、氣候、交通、民族和政治文化了如指掌,無疑是唐太宗經略西域最好的顧問。因此,太宗多次要求玄奘還俗做官,擔當起經略西域的重任。為了擺脫太宗的控製,所以玄奘多次提出離開長安,請求回少林寺翻譯佛經,潛心佛學,弘揚佛法。

潛心譯經

貞觀十九年(645年),在唐太宗的支持下,玄奘在長安設立譯經院(國立翻譯院),參與譯經的優秀學員來自全國以及東亞諸國。他于長安弘福寺組織譯場,開始譯經,其後在大慈恩寺,北闕弘法院、玉華宮等處舉行。譯經講法之餘,玄奘還口授由弟子辯機執筆完成了著名的《大唐西域記》一書,全面記載了他遊學異國的所見所聞。

玄奘玄奘 玄奘玄奘

公元648年夏,玄奘將譯好的《瑜伽師地論》呈給太宗,並請太宗作序。太宗花一個多月時間通覽這部長達百卷的佛教經典後,親自撰寫了700多字的《大唐三藏聖教序》,盛贊“玄奘法師者,法門之領袖也;仙露明珠,詎(jù,意為“豈”)能方其朗潤”,對玄奘評價極高。

永徽三年(公元652年),玄奘在長安城內慈恩寺的西院築五層塔,即今天的大雁塔,用以貯藏自天竺攜來的經像。他花了十幾年時間在銅川市玉華宮內將約1330卷經文譯成漢語。玄奘本身最感興趣的是“唯識”部分。這些佛經後來從中國傳往朝鮮半島、越南和日本。唐高宗李治對玄奘也十分敬重,曾撰《大唐皇帝述三藏聖教記》。一序一記,均為唐初大書法家褚遂良所書,公元653年刻石立于長安慈恩寺大雁塔下,又稱《雁塔聖教序》。它與後來偃師招提寺王行滿書《大唐二帝聖教序》、陝西大荔褚遂良書《同州聖教序》及懷仁集王羲之行書而成的《集王聖教序》一起,並稱四大《聖教序》。

顯慶二年(公元657年)五月,高宗下敕,要求“其所欲翻經、論,無者先翻,有者在後”。顯慶二年(657年)九月,玄奘借著陪駕住在洛陽的機會,第二次提出入住少林寺的請求,“望乞骸骨,畢命山林,禮誦經行,以答提獎”。次日,高宗回信拒絕。顯慶三年(658年)移居西明寺,因常為瑣事所擾,遂遷居玉華寺,致力譯經。顯慶五年,始譯《大般若經》。此經梵本計二十萬頌,卷帙浩繁,門徒每請刪節,玄奘頗為謹嚴,不刪一字。至龍朔三年(663年)終于譯完這部多達600卷的巨著。

此後,玄奘深感身心日衰,及至麟德元年(664年),譯出《咒五首》1卷後,遂成絕筆。同年二月逝世。據載,玄奘前後共譯經論75部,總計1335卷。所譯之經,後人均稱為新譯。他還口述由辯機筆受完成《大唐西域記》。全書記述高昌以西玄奘所經歷的110個和傳聞所知的28個以上的城邦、地區、國家的情況,內容包括這些地方的幅員大小、地理情勢、農業、商業、風俗、文藝、語言、文字、貨幣、國王、宗教等等。不僅是是研究中亞、南亞地區古代史、宗教史、中外關系史的重要文獻。此書傳世版本很多,這三個古本,對校勘、研究《大唐西域記》具有重要的參考價值。此外,玄奘又奉敕將《老子》等中國經典譯作梵文,傳于天竺

靈骨舍利

唐麟德元年(664年),“玄奘自量氣力不復辦此,死期已至,勢非賒遠”,從此絕筆翻譯,並對徒眾預囑後事。正月初九日,玄奘病勢嚴重,至二月五日夜半圓寂,朝野達百萬餘人送葬者將其靈骨歸葬白鹿原。唐總章二年(669年),朝廷為之改葬“大唐護國興教寺”。唐肅宗還為舍利塔親題寫塔額“興教”二字。

玄奘玄奘

唐文宗太和二年(828年),唐政府鑒于寺塔損毀嚴重,曾重修塔身。至于玄奘靈骨,一般認為唐末,天下大亂,為求保全,寺僧遂護攜靈骨至終南山紫閣寺安葬。至趙宋端拱元年(988年),金陵(今江蘇省南京市)天禧寺住持可政朝山來此,在廢寺危塔中發現法師頂骨,遂親自千裏背負,迎歸金陵天禧寺供奉。

洪武十九年(1386年),寺僧守仁及居士黃福燈等將法師頂骨由長幹寺(即天禧寺,後更名為大報恩寺)東崗遷至南崗,建三藏塔安奉。清鹹豐六年(1856年),該寺毀于戰火。清末此地建江南金陵機器製造局,民國改為金陵兵工廠

清同治年間(1862-1874年)興教寺遭兵燹,除三座舍利塔外,全寺付之一炬,幾成廢墟。1922年寺僧募修大殿、僧房十餘間,又先後由朱子橋、程潛增建及修葺塔亭、大殿、藏經樓、山門等,並補修了三塔。

1943年12月,侵佔南京的日軍在施工中,從三藏塔遺址中發掘出安奉玄奘頂骨的石函。日軍起初嚴密封鎖訊息,後因南京各界愛國人士抗議,汪偽政府迫于輿論壓力,與日軍交涉,日方才不得不答應將頂骨分為三份:一份于1944年10月10日在南京玄武湖小九華山建成磚塔供奉;一份由當時的北平佛教界迎至北平供奉(後由日本人分往日本);一份即存于南京雞鳴寺山下當時的汪偽中央文物保管委員會。而這後一份靈骨1945年由南京佛教界迎請到毗盧寺供奉。

新中國成立後,政府兩次撥款整修。現興教寺主要建築有:山門、鍾鼓樓、大雄寶殿、法堂禪堂藏經樓等。當時被送往北平的那一份靈骨,後來經歷了較多的分送、遷徙過程。首先,被日本人分出一部分迎往日本,輾轉供奉于東京增上寺慈恩寺和奈良葯師寺等多處寺院。其間,1955年11月,應台灣佛教界之請,日方又分送一小塊靈骨赴台,供奉在日月潭畔的玄奘寺慈恩塔內。留在北平的一部分靈骨,又分送國內四處道場供奉:北京廣濟寺、廣州六榕寺、天津大悲院和成都文殊院

1956年印度總理尼赫魯訪問我國,提出禮請玄奘頂骨一事,後經周恩來總理同意,將供奉在天津大悲院的一份,由達賴喇嘛護送,在印度那爛陀寺玄奘學院建紀念堂供奉。1962年,慈恩寺內建立了玄奘紀念館。大雁塔成為玄奘西行求法、歸國譯經的建築紀念物。1963年為舉行玄奘圓寂一千三百年紀念法會,又將頂骨奉迎至棲霞寺

“文革”開始,南京市佛協將這份頂骨送至市文管會儲存。1973年,一份頂骨舍利珍藏靈谷寺,作為鎮寺之寶。南京靈谷寺修復開放,經有關部門批準,該寺將這份頂骨從文管會請回供奉,寺內專設玄奘法師紀念堂,紀念堂正中心設13層密檐楠木塔,玄奘法師靈骨即安奉于此。

1998年9月,為在海峽兩岸炎黃子孫中弘揚玄奘精神,經國務院批準,南京靈谷寺分贈1顆玄奘頂骨舍利給台灣新竹玄奘大學供奉。2003年11月21日,為紀念玄奘誕辰1400周年,西安大慈恩寺又從南京靈谷寺迎請玄奘法師頂骨舍利安奉于新增的玄奘三藏院的大遍覺堂。

主要成就

玄獎對中國文化的發展所做的貢獻是多方面的,其中最偉大的是他對佛學典籍“截續真,開茲後學”的翻譯。唐貞觀十九年(645年),46歲的玄奘自印度歸國。此後的20年中,他把全部的心血和智慧奉獻給了譯經事業。在長安和洛陽兩地,玄奘在助手們的幫助下,共譯出佛教經論74部,1335卷,每卷萬字左右,合計1335萬字,佔去整個唐代譯經總數的一半以上,相當于中國歷史上另外三大翻譯家譯經總數的一倍多,而且在質量上大大超越前人,成為翻譯史上的傑出典範。

主要學說

五種姓說

玄奘進一步發揮了印度戒賢一系五種姓說,即把一切眾生劃分為聲聞種姓、緣覺種姓、如來種姓、不定種姓、無種姓。認為根據人的先天貭素可以決定修道的結果。玄奘在此總賅印度諸家的學說,對五種姓說作了系統的闡述。

唯識哲學

玄奘對唯識學說的整理和研究,付出了很大的力量。他在印度求學時,在杖林山勝軍居士處學習唯識兩年。回國之前,把那爛陀寺解釋世親《唯識三十頌》及十大論師的註疏共2500頌,統統蒐集起來,並揉譯成《成唯識論》一書,成為中國唯識宗的主要經典。同時,他還獨創“三境理論”,推動了唯識學的發展。不僅如此,玄獎與門人窺基、慧沼等在中國開創了唯識宗,在中國哲學史上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並輾轉傳到韓半島、日本各地,創宗立派,盛極一時。

因明學

玄奘遊學印度時,曾隨精通因明學的論師學習。回國後,譯出商揭羅主的《入正理論》、陳那的《正理門論》等因明學著作。其弟子們相繼弘揚,很有成效,玄奘還親自出面,糾正了呂才對因明的誤解。可見他對因明的重視非同一般。

傳承弟子

玄奘之弟子:神昉、嘉尚、普光、窺基,號稱奘門四哲,皆為法相之大家;普光、法寶、神泰,則稱俱舍三大家;窺基、神泰、順憬又為因明巨匠;新羅高僧圓測,為玄奘神足,新羅元曉,為華嚴大家;西域利涉,為護法名僧;南山道宣為之證義,乃律學宗師;玄應,義學名家;東塔懷素,後為新疏之主。

歷史評價

玄奘是研究中國傳統佛教成就最大的學者之一,又是繼承印度正統佛教學說的集大成者。他不顧艱難困苦,萬裏迢迢去天竺尋求佛法,蒐集到大量的佛教典籍,進行翻譯和講說,同時撰寫《大唐西域記》,不僅深遠地影響了東亞文化(包括中國文化、韓國文化和日本文化)的發展,同時也為東亞文化能在世界文化中發揮積極作用打下了基礎。

在中國譯經史上,玄奘結束了一個舊時代,開闢了一個新時代。從東漢至魏晉南北朝時期,中外翻譯家對于譯經各有貢獻,但從整體上說,玄奘的成就都在他們之上。印度佛學從彌勒、無著、世親,次第相承,直到陳那、護法、戒賢等人,已定為因明、對法、戒律、中觀和瑜伽五科。玄奘的翻譯工作,在中印文化交流史上,無疑起到了相互了解、相互學習的作用。

綜合評價

真誠學習

玄奘法師自出家以後,在各地參訪學習佛教大小乘教典。由于當時傳入中國的經典有限,很不完備,眾師解說不同,深感異說紛紜、無從獲解,于是為了“一睹明法了義真文”,以求得佛教真理,決心西行求法,雖未得唐太宗批準,仍偷渡出境,冒險尋求真理。 

不顧安危

在西行路上,備經艱難險阻,走過八百裏大沙漠的行程,情況是“上無飛鳥,下無走獸,四顧茫茫,人馬俱絕”。有時忍飢挨餓,有時盜賊威脅,但法師志向堅定,誓言:“不求得大法,誓不東歸一步。”這種為法忘我、不怕犧牲的精神,體現了大乘菩薩“難行能行,難忍能忍”的行願。 

苛求真理

法師西行,歷經50餘國,向各國佛教學者學習大小乘經典,還有因明、聲明乃至婆羅門教典籍。在那爛陀寺依止戒賢法師學習《瑜伽師地論》、《中論》、《百論》等,被選為深通三藏的十德之一。法師通達內外、大小、空有教義,並能會通融合、登峰造極。

建正法幢

法師為破斥外道邪說,捍衛真理,寫出《製惡見論》;為融合般若瑜伽,建立中道觀,息滅空有之諍,寫出《會中論》。在戒日王召開的曲女城佛學辯論大會上,立“真唯識量”,無人能破,一時名震五印,萬人景仰,被大乘人尊為“大乘天”、小乘人尊為“解脫天”;又應請參加無遮大會,受到帝王、宰官、僧俗民眾的尊崇。

熱愛故國

在西行的道路上,被高昌王阻留,毫不動搖,絕食三日,以死明志,體現了中華民族的骨氣。回國以後,撰成《大唐西域記》12卷,備載唐代西北邊境至印度的疆域、山川、物產、風俗、政事和大量佛教故事和史跡,成為後人研究西域和印度古代政治、經濟、宗教、文化、民族關系等問題的珍貴文獻。還把印度的天文、歷算、醫學、因明乃至製石蜜技術等介紹傳入到中國,豐富了中國傳統文化的寶庫,成為中外文化交流的傑出使者,其愛國精神和巨大貢獻,被譽為“中華民族的脊梁”。

誨人不倦

法師先後在長安慈恩寺和銅川玉華宮等地譯經十九年,共譯出經論75部,總計1335卷。其數量之巨、譯文之精美、內容之完備信達,實超前代譯師,後更無與倫比。法師白晝譯經,晚上繼續,三更暫眠,五更復起。除譯經外,每天晚飯後還要抽出時間,為弟子講演新譯經論,解答提出的種種問題,並與寺中大德研討各種理論,評述諸家異同,融會貫通。其譯業彪炳、不辭勞瘁,講學論道、誨人不倦的精神,也是空前卓絕的。

照亮印度

“無論怎麽樣誇大玄奘的重要性都不為過。中世紀印度的歷史漆黑一片,他是惟一的亮光。”這是英國歷史學家史密斯對玄奘的評價,而讓玄奘贏得如此贊譽的是一本名為《大唐西域記》的書。

《大唐西域記》為玄奘口述,門人辯機奉唐太宗之敕令筆受編集而成,玄奘在成書之時曾進表于唐太宗:“所聞所歷一百二十八國,今所記述,有異前聞,皆存實錄,非敢雕華,編裁而成。全書12卷,共記述了玄奘親身經歷的百餘個國家的情況。《大唐西域記》不但拓寬了當時中國人的眼界,為後世儲存了珍貴史料,而且對中國日後的文化藝術產生了巨大影響。

如今在印度,隻要讀過國小的人幾乎沒有不知道玄奘的。印度人知道玄奘,一是通過民間傳說,二是通過教材,在印度很多教科書中就有關于玄奘的故事,其中課文《佛的影子》,講的就是玄奘如何感化一伙強盜的故事。印度如此推崇玄奘,主要是因為玄奘在印度歷史上有著非常獨特的貢獻。印度人沒留下文字歷史,其歷史多存在于傳說之中。馬克思曾經感嘆,古代印度盡管創造了輝煌的文明,但“印度社會根本沒有歷史,至少是沒有為人所知的歷史”。因此在相當長的時間裏,印度的歷史天空“曾經一片漆黑”,印度人不知道佛教發源于本國,也不知道自己國土裏掩埋著那麽多輝煌的過去。

《大唐西域記》像一把火炬,照亮了印度塵封已久的真實歷史。1300年後,英國考古學者和印度學者一道,手持英譯本《大唐西域記》,在古老的印度大地上按圖索驥,陸續發掘出鹿野苑菩提伽耶拘屍那迦藍毗尼等眾多佛教聖地和數不清的古跡,甚至現今印度的國家象征———阿育王柱的柱頭,也是根據這本詳細的史料發掘出來的。中世紀印度的歷史從此得以重見天日。印度歷史學家阿裏曾經這樣評價:“如果沒有玄奘、法顯等人的著作,重建印度史是完全不可能的。”

唐代的玄奘法師,在印度求學時曾受到了當時全印度舉國上下的尊敬。法師返國時,唐朝太宗皇帝也親自出迎,並希望法師出任大臣,但被玄奘法師婉言謝絕,後法師圓寂時,朝野送葬者竟達數萬人。玄奘法師對中國乃至世界文化所作出的傑出貢獻,在中華民族歷史上實為罕見,所以魯迅先生也贊嘆玄奘法師為中國歷史上堪稱“民族脊梁”的優秀傑出人物。

名家評價

季羨林

“對玄奘的評價也應該採取實事求是的態度。從中國方面來看,玄奘在中國佛教史上是一個繼往開來承先啓後的關鍵性的人物,他是一個虔誠的宗教家,同時又是一個很有能力的政治活動家。他同唐王朝統治者的關系是一個互相利用又有點互相尊重的關系。”

“至于他個人,一方面,他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有道的高僧。另一方面,他又周旋于皇帝大臣之間,歌功頌德,有時難免有點庸俗,而且對印度僧人那提排擠打擊,頗有一些‘派性’。”

“因此,我想借用恩格斯評論黑格爾和歌德的一段話來評論玄奘:‘黑格爾是一個德國人而且和他的同時代人歌德一樣拖著一根庸人的辮子。歌德和黑格爾在自己的領域中都是奧林帕斯山上的宙斯,但是兩人都沒有完全脫去德國的庸人氣味。’玄奘在自己領域內算得上是一個宙斯。但是他的某一些行為,難道就沒有一點庸人習氣嗎”。

毛澤東

1945年在黨的七大會議上,毛澤東說:“中國歷史上也有翻譯。比如唐僧取經,經過九九八十一難才回來。唐僧就是一個大翻譯家,取經回來後設翻譯館,就翻譯佛經。唐僧不是第一個留學生也是第二個留學生。”

1953年2月,毛澤東在全國政協第一屆第四次會議上說:“我們這個民族,從來就是接受外國的優良文化的。我們的唐三藏法師,萬裏長征比後代困難得多,去西方印度取經。”

1957年10月,毛澤東在中共八屆三中全會上談到“振作精神,下苦功學習”時,所舉的中外7個歷史人物,其中一位就是玄奘。翌年3月,他在成都會議上說到,從古以來創新思想、立新學派的人,都是學問不足的年輕人,他再次舉了玄奘等人的例子。

1964年,毛澤東在春節教育工作座談會上說:“佛經那麽多,誰能讀得完?唐玄奘翻譯的解釋《金剛經》的《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不到1000字,比較好讀;鳩摩羅什翻譯的《金剛經》那麽長,就很難讀完了。”可見,毛澤東是相當推崇唐僧的譯經水準的。

親屬成員

  • 曾祖:陳欽,曾任東魏上黨(今山西長治)太守;
  • 祖父:陳康,為北齊國子博士;
  • 父親:陳惠,在隋初曾任江陵縣令,大業末年辭官隱居。
  • 二哥:陳素,早年于洛陽凈土寺出家,以講經說法聞名于世,號長捷法師。

軼事典故

俗名小考

關于玄奘俗名究竟是“陳褘”還是“陳禕”一直有所爭議。玄奘本姓陳,這是沒有疑義的。《舊唐書》中就有記載:“僧玄奘,姓陳氏”但是,他的名字卻總說紛紜。有人說名“禕(yī),有人說名“褘(huī)”。認同他叫陳禕的,有《中國歷史大辭典》《中國大百科全書·中國歷史》等工具書。而認為他叫陳褘的,有《辭海》《中國佛教百科全書》等工具書,還有錢文忠教授的《玄奘西遊記》等著述。

玄奘玄奘

造成玄奘俗名說法不一的原因,主要是當時官方的史書沒有一個明確的記載。除了《舊唐書》提到玄奘的姓氏外,《新唐書》中再沒有說及,這就造成了沒有一個權威說法的狀態。而對“禕”和“褘”兩字的考證,也顯得各有其理。

認為應該用“褘”的理由是:“褘”字作為玄奘的俗名,應該出自《禮記》中的句子“夫人副(古代貴族婦女的頭飾)褘”,‘褘’義為一種服飾(或說祭服)。玄奘的二哥長捷法師俗名陳素,“素”字也是出自《禮記》中的句子“大夫素帶”,“素”義為白色的生絹(帶),也是一種服飾。這種親兄弟間名字出自同一古籍的原則,應該是有力的證據。

認為應該用“禕”的理由是:(一)“禕”為美好之義,且多用于人名;而“褘”為古時王後的一種祭服。(二)玄奘的“奘”字,為壯大之義,根據古人名與字相配的原理,大與美相承,從意義上看“禕”字更加合理。(三)“禕”和“褘”兩字,一個為示字旁,一個為衣字旁,由于這兩個偏旁十分接近,古代常常混用,“褘”字可能是“禕“字的誤寫,如漢碑、敦煌寫卷、唐石經上都是這樣,其實都屬于別字。

否認玄奘名“禕”的人,還有幾點推論:其一,如果因為辭書上說“禕”字“多用于人名”,就認定肯定是這個字,這就不對了。因為一個字在大部分的文獻裏隻是用于人名,可以得出結論此字“多用于人名”;但是如果因為某個字“多用于人名”,就認定某歷史人物的名字就是這個字,這樣的反推在邏輯上是不成立的。其二,所謂用“禕”字是“大與美相承”,是把古人名、字相配的原則用錯了地方,因為僧人的法號是不必配合俗名的。比如近代高僧弘一法師,本名李叔同,法號與名字,其間並沒有什麽聯系。其三,“禕和褘兩字,由于偏旁相近,古代常常混用”,時有這種可能。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往往會特意將“褘”字寫成“禕”字。因為作為刻石版刻工,一般不會願意費工多刻一筆,而總是希望省力少刻一筆的。更何況還有另外一種可能,就是後人閉尊者諱而故意缺筆,于是給後世造成了誤會。因此,不論是從取名的用意,還是從刻石刻經版的混用方面說,玄奘的俗名都應是“陳褘”。

當然,即使認為玄奘的俗名叫“陳禕”,也不能說就是錯的。在這方面,錢文忠教授的《玄奘西遊記》做的比較到位,他在正文裏都用“陳褘”,但在旁邊加個括弧,裏面註明也作“禕”。錢教授解釋說:“為什麽這麽講?因為隻有一個地方講他叫陳禕,另外四個同時代的文獻講他叫陳褘,而我們在沒有足夠多的證據情況下,隻能取多的一個,不能拿少的否定多的”,這是學術研究應取的嚴謹態度。

西域奇聞

烏茲別克

烏茲別克地處東歐和中亞交通要沖的十字路口,是世界上少有的 “雙重內陸國”(所有鄰國都是內陸國),也因此被認為是“中亞之心”。玄奘曾在烏茲別克灑佛教火種。( 博物館留物證)

塔克西拉

塔克西拉與中國佛教文化的發展也有著深厚的淵源。據史料記載,公元405年晉代高僧法顯到達此地,幷居住了長達6年之久,不過當年的遺跡已經蕩然無存。著名的唐代高僧玄奘在公元650年來到塔克西拉,在此講經、說法整整兩年,在玄奘所著的《大唐西域記》中,他以優美的文字描述塔克西拉:“地稱沃壤,稼薔殷盛,泉流多,花果茂。氣序和暢,風俗輕勇,崇敬三寶。”如今,玄奘的講經堂遺址仍然保留著。

呾蜜國

烏茲別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主管卡齊姆·阿卜杜拉耶在北京大學作主題為“古鐵爾梅茲城及周邊地區的佛教文化”的學術報告時指出,古鐵爾梅茲城及其附近地區佛教文化遺存的發現,進一步確證了玄奘記載的真實性。玄奘在赴天竺取經途中沿河谷到達古鐵爾梅茲城。在《大唐西域記》中,玄奘記載了該城的佛教狀況:“呾蜜國東西六百餘裏,南北四百餘裏。國大都城周二十餘裏,東西長,南北狹。伽藍十餘所,徒千餘人。諸窣堵波(即佛塔)及尊像,多神異,有靈鑒。”

佛骨遺蹤

有十餘位陝西學者通過考證,一致認為實際上葬于長安興教寺的玄奘墓塔從未被發掘過。從唐宋元明清至民國,歷代對寺院重修的記載甚多,但寺塔始終完好儲存,特別是北宋政和五年(1115年)的重修,增建圓測、窺基兩舍利塔于玄奘塔兩側,都有力地證明了玄奘墓塔完好、其遺骸仍瘞藏在興教寺內。同時,有專家認為“史學研究應當把宗教信仰與歷史事實區分開,僧人可政傳得‘頂骨’應屬宗教性說法,不應當做史實看待。”因而興教寺玄奘遺骨安葬地是歷史定論,“發塔”等奇談怪論是以訛傳訛,不能成立。當然,事實情況到底如何,以上謎團是否能得以完全解開,都還有待學術界進一步的研究。

行腳僧圖像

2005年中國國家博物館舉辦的“扶桑之旅”展覽中,有一幅所謂的“玄奘畫像”,畫的說明提到,此畫為日本重要文化財產,依據中國請來樣,于鐮倉(1185-1333)後期繪製,絹本設色,135.1×59.9釐米,東京國立博物館收藏(見右圖)。此畫自然讓人們想到與之造型完全一致的西安興教寺石刻。畫中表現了一位中年的行腳僧人,長眉微須,身背經篋,經篋中清晰可見一卷卷經書,僧人右手持拂塵,左手持經卷。在僧人頭的上方,從經篋上部垂吊下一盞小燈,讓人們不禁想到漫漫求索路上,影伴孤身的行腳路程。值得註意的是畫像上,高僧的耳朵穿有大耳環,頸項上掛有由九個骷髏組成的串飾、腰懸戒刀。如果按日本學界公認的此像為玄奘畫像,那麽,這種飾物該如何解釋呢?如果假定這個僧人就是一部分學者認定的玄奘大師,如何理解玄奘的成就與畫像的關系。

玄奘圓寂于公元664年,在他活著的時候,受到皇室的青睞,成就非凡,圓寂後,對于他的紀念活動更是超過其生時。但中國為什麽沒有大量地出現肖像式的玄奘大師畫像,也就是在皇帝授意下,由宮廷畫家繪製的人物畫像,是沒有畫像的傳統嗎?當然不是。中國一直有以繪畫記事的傳統,如步攆圖、昭軍出塞等,玄奘這位轟動一時的人物,沒有得到皇家的圖像記錄,實在是說不過去的事情。《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中也記錄有為法師等十人畫像之事:“迎法師並將大德九人,各一侍者,赴鶴林寺為河東郡夫人薛尼受戒……三日方了。受戒已,復命巧工吳智敏圖十師形,留之供養。”但是,今天似乎已不可能看到吳智敏所畫的法師及九大德像了,這是《傳》中唯一一次記錄為法師畫像的內容,但這僅有的一次畫也是一次集體畫像,不是單獨為法師作畫,那麽為什麽皇家沒有命皇室畫手畫一幅有意義的大師像呢?日本所存具密法性質的大師像又是源自何處?皇家對于繪製大師像的沉默,是否體現了皇家贊助人對于佛教的真實態度呢?事實上,日本的玄奘像就是仿製了中國的原形,但中國的原畫喪失了,而且消失的沒有留下別的蹤跡。

主要作品

大般若經

佛教經典。全稱《大般若波羅蜜多經》,簡稱《般若經》。為宣說諸法皆空之義的大乘般若類經典的匯編。唐玄奘譯。600卷,包括般若系16種經典(即十六會)。其中第二會(《二萬五千頌般若》)、第四會(《八千頌般若》)和第九會(《金剛般若》)為般若經的基本思想,大概成書于公元前1世紀左右,其他各會是在以後幾個世紀中成書的。一般認為最早出現于南印度,以後傳播到西、北印度,在貴霜王朝時廣為流行。梵本多數仍存。

瑜伽師地論

佛教論書。簡稱《瑜伽論》。瑜伽師地,意即瑜伽師修行所歷的境界(十七地),故亦稱《十七地論》。相傳為古印度彌勒口述,無著記錄。為印度大乘佛教瑜伽行派和中國法相宗的根本論書。

《瑜伽論》唐玄奘譯,100卷。《在地分·菩薩地》,奘譯本35~50卷前半,發現有和闐文譯本殘篇及《菩薩戒本》1卷(相當于奘譯本40~41卷);南朝宋求那跋陀羅譯《菩薩善戒經》9卷(相當于奘譯本《在地分·菩薩地》,和《地持經》相仿,但另有序品)和《優婆塞五戒威儀經》1卷(為《菩薩戒本》的異譯);陳真諦譯《十七地論》5卷(相當于奘譯本第1~3卷),《決定藏論》3卷(相當于奘譯本50~54卷)等幾種譯本行世。

成唯識論

佛教論書,10卷。又名《凈唯識論》,簡稱《唯識論》。玄奘糅譯印度親勝、火辨、難陀、德慧、安慧、凈月、護法、勝友、勝子、智月等十大論師分別對《唯識三十頌》所作的注解而成。傳說玄奘留學印度時,曾廣收十家注解(每家各10卷),並獨得玄鑒居士珍藏的護法注解的傳本。回國後,原擬將十家注解全文分別譯出,後採納窺基建議,改以護法註本為主,糅譯十家學說,由窺基筆受,集成一部。

大唐西域記

《大唐西域記》我國和世界最早的國際新聞作品集。佛教史籍。又稱《西域記》。12卷。玄奘述,辯機撰文。本書系玄奘奉唐太宗敕命而著,貞觀二十年(646年)成書。書中綜敘了貞觀元年(一說貞觀三年)至貞觀十九年(645年)玄奘西行之見聞。記述了玄奘所親歷110個及得之傳聞的28個城邦、地區、國家之概況,有疆域、氣候、山川、風土、人情、語言、宗教、佛寺以及大量的歷史傳說、神話故事等。為研究中古時期中亞、南亞諸國的歷史、地理、宗教、文化和中西交通的珍貴資料,也是研究佛教史學、佛教遺跡的重要文獻。晚近以來,印度那爛陀寺的廢墟、王舍城的舊址、鹿野苑古剎、阿旃陀石窟,得以展露和再現其光輝,《大唐西域記》的記載在這方面有著不可磨滅的功績。

《大唐西域記》實際是一部玄奘西行的實錄。玄奘在西行求法的征程中,所到國家上百,山河城關成千上萬,觀禮佛寺寶塔成千上萬,親歷事故和接觸的人物不計其數,而《大唐西域記》將他每走一地所處方位、距離多少裏、國體民情、風俗習慣、氣候物產、文化歷史都寫得清清楚楚,就連哪個寺院所奉某乘某宗,僧眾多少,是何人講什麽經,多少卷等,都寫得十分詳盡。這些記載被後來的歷史文獻和文物考古所佐證。

從19世紀開始,這部書被譯為德、法、英、日等各國文字,對世界文化的發展產生了深遠影響,玄奘也從此成為世界文化名人。他九死一生舍身求法的精神激勵著很多後來者,魯迅贊他為“民族的脊梁”,梁啓超也稱他為“千古一人”。

藝術形象

唐僧是吳承恩的神話小說《西遊記》中的主要人物之一。他是作家以唐代僧人玄奘為原型創作的一個藝術形象。小說中的唐僧實際上已經成為一個恪守傳統倫理和宗教信條的士人階層的典型代表,他給人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心誠而又迂腐,善良而又懦弱。

唐僧一生歷經磨難,俗姓陳,是海洲陳光蕊之子。陳光蕊在江州赴任途中為人所害,妻子忍辱生下兒子,放入江中,任其隨波漂流,後為金山寺法明和尚拯救,取名江流,等到年長,落發為僧,法名玄奘,後成為一代高僧。以後,由于觀音顯身,為他指點大乘經典所在地,唐太宗即命他前往西天取經,途中遇到無數災難,有天災,有地災,有人災,更有無數的妖災,前後共有九九八十一難,其中好幾次險些丟了性命最終修成正果,取得真經。這些災難不僅是對于玄奘取經傳奇經歷的神異解釋,也說明了求取正果的艱難。

後世紀念

玄奘故裏

玄奘故裏位于河南偃師縣緱氏鎮,東北陳河村西頭。洛州緱氏(今偃師緱氏鎮)後人為紀念玄奘的卓越成就,在此建永慶寺。寺內大殿為清光緒三十年(1904年)重修。四周山川秀麗,景色宜人。

大雁塔大雁塔

1991年7月,在河南省政府的關懷下對故居進行了修復和建設。新修和建設的還有:唐恭陵、唐僧寺、玄奘謠遊宮和隋唐一條街等,總投資700餘萬元。高大的“玄奘故裏過路碑”由趙樸初先生題寫;氣勢雄偉的故居大門是隋唐建築風格。大門內分前院、廳堂、後院三部分組成,裏面陳列著玄奘的珍貴文物和經十九載嘔心瀝血主持翻譯的全部經卷,後院東廂房是玄奘母親宋氏的臥室,也是玄奘誕生的地方,後院還有唐太宗、唐高宗撰文,唐書法家褚遂良書寫的《大唐三藏聖者序》和序記碑。現已闢為“玄奘故裏紀念館”。

馬蹄泉

坐北朝南,佔地25畝,建築面積6000平方米。分前後兩院,前院建築為東、西廂房和廳堂,西廂房主要展示玄奘隻身奮鬥17載赴印度取經的動人經歷和19年嘔心瀝血翻譯的全部經卷。後院東廂房為玄奘母親宋氏的居室,後堂為玄奘祖父、母居室。

佛光寺

位于玄奘故居後院,始建于唐神龍元年(705年),是唐中宗李顯(即佛光王)紀念法師玄奘御旨修建,公元2000年重修。佛光寺原是皇家寺院,品位極高。

陳家花園

陳家花園故址位于故居正南,坐南朝北,背靠鳳凰台,面對陳家故宅。修復後的陳家花園集園林精華與佛教文化為一體,形成濃蔭欲溢的園林效果。

晾經台在鳳凰嘴東150米處,利用河灣階地組建晾經台。相傳玄奘取經歸來,回故裏省親,在此過河時經卷掉到河中,在河畔巨石上晾其經書。

除以上景點外,玄奘故裏還保留有陳家古井,皂抱鳳凰槐等遺跡和珍貴文物。

玄奘雕塑

大雁塔以“唐僧(玄奘)取經”故事馳名。 提到慈恩寺、大雁塔,自然會想起唐代高僧玄奘和賜福鎮宅聖君師傅鍾馗故裏的鍾馗,曾在這裏主持寺務,領管佛經譯場,創立佛教宗派。寺內的大雁塔又是他親自督造的。

玄奘玄奘

慈恩寺是唐長安城內最著名、最宏麗的佛寺,是唐代皇室敕令修建的,是皇家主持建造的寺院,有著顯赫的地位和宏大的規模。他是這裏的第一任住持方丈。這位傳奇人物被尊稱為“三藏法師”。

玄奘紀念館

玄奘紀念館以舉世名著《大唐西域記》為題材,再現唐玄奘印度取經史實。佔地150畝,投資1500萬元。館內設定了“鳳鳴陳河”、“凈土寺剃度”、“遍訪名師”、“西出玉門”、“高昌結盟”、“沙漠酷度”、“密林遇險”、“山寨歌舞”、“天崩地裂”、“阿富汗民俗”、“尼泊爾王宮”、“那蘭陀寺”、“印度風光”、“聲震五印”、“唐王接見”、“雁塔譯經”、“五百羅漢堂”等40個大型場景。採用高科技控製,聲光電兼備,遊客置身其中,可領略中原民俗,三峽奇景,古城雄姿,塞北大漠,以及中亞、南亞等異國的名山大川,宮廷殿堂,原始森林,佛國風情。

玄奘三藏法師院

“玄奘三藏法師院”的建設也得到了國務院有關部門的支持,內設有玄奘紀念堂、玄奘事跡陳列館和講經堂;玄奘法師的部分靈骨在本世紀還被迎往到日本供奉,1955年經周總理同意,我國政府又分贈部分法師靈骨與印度政府,安放在法師當年留學的那爛陀寺。1998年,由198人組成的台灣省玄奘法師舍利奉迎團也來到北京訪問,準備迎請玄奘法師頂骨舍利到台灣省供奉在三藏紀念塔內,希望讓玄奘法師的光芒永遠照耀全台灣省所有人士的心,台灣省也創辦有玄奘大學,就是為了玄奘法師的精神能夠永遠活在學子們的心中。

歷史記載

史書記載

舊唐書·列傳第一百四十一》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

唐,道宣《續高僧傳》《大正藏》

唐,冥詳《大唐故三藏玄焚法師行狀》《大正藏》

方志記載

《西安市志·(第七卷) 人物志》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