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雷彗星

哈雷彗星

哈雷彗星(周期彗星表編號:1P/Halley)是每76.1年環繞太陽一周的周期彗星,肉眼可以看到。因英國物理學家愛德蒙·哈雷(1656-1742)首先測定其軌道資料並成功預言回歸時間而得名。哈雷彗星的軌道周期為76~79年,下次過近日點時間為2061年7月28日。哈雷彗星是人類首顆有記錄的周期彗星,至遲在西元前240年,或西元前466年,在中國、古巴比倫、和中世紀的歐洲都有這顆彗星出現的清楚紀錄,但是當時並不知道這是同一顆彗星的再出現。據朱文鑫考證:自秦始皇七年(公元前240年)至清宣統二年(1910年)共有29次記錄,並符合計算結果。

哈雷彗星是唯一能用裸眼直接從地球看見的短周期彗星,也是人一生中唯一以裸眼可能看見兩次的彗星。其它能以裸眼看見的彗星可能會更壯觀和更美麗,但那些都是數千年才會出現一次的彗星。哈雷彗星上一次回歸是在1986年,而下一次回歸將在2061年中。在1986年回歸時,哈雷彗星成為第一顆被宇宙飛船詳細觀察的彗星,提供了第一手的彗核結構與彗發和彗尾形成機製的資料。這些觀測支持一些長期以來有關彗星結構的假設,特別是弗雷德·惠普的"髒雪球"模型,正確的推測哈雷彗星是揮發性冰-像是水、二氧化碳、和氨-和塵埃的混合物。這個任務提供的資料還大幅改革和重新配置這些材料的想法;例如,理解哈雷彗星的表面主要是布滿塵土的,沒有揮發性物質,並且隻有一小部分是冰。

  • 中文名稱
    哈雷彗星
  • 軌道周期
    76~79年
  • 下次過近日點
    2061年7月28日

基本簡介

哈雷彗星(正式的名稱是1P/Halley)是最著名的短周期彗星,每隔75或76年就能從地球上看見,哈雷彗星是唯一能用裸眼直接從地球看見的短周期彗星,人一生中可能經歷兩次他的來訪。其它能以裸眼觀察的彗星可能會更壯觀和更美麗,但可能要數千年才會出現一次。

哈雷彗星

至少在前240,或許在更早的前466年,哈雷彗星返回內太陽系就已經被天文學家觀測和記錄到。在中國、巴比倫、和中世紀的歐洲都有這顆彗星出現的清楚紀錄,但是當時並不知道這是同一顆彗星的再出現。這顆彗星的周期最早是英國人愛德蒙·哈雷測量出來的,因此這顆彗星就以他為名。哈雷彗星上一次回歸是在1986年,而下一次回歸將在2061年。

1986年哈雷彗星回歸時,人類第一次用太空船詳細觀察彗星,得到了第一手的彗核結構與彗發和彗尾形成機製的資料。這些觀測支持一些彗星結構的假設,如弗雷德·惠普的“髒雪球”模型比較正確地預測了哈雷彗星是揮發性冰——水、二氧化碳、和氨-和宇宙塵埃的混合物。資料使科學家建立了更準確的模型;例如,哈雷彗星的表面大部分是宇宙塵埃,沒有揮發性物質,並且隻有一小部分是冰。

發現過程

1695年,已是皇家學會書記官的哈雷開始專心致志地研究彗星。他從1337年到1698年的彗星記錄中挑選了24顆彗星,用一年時間計算了它們的軌道。發現1531年、1607年和1682年出現的這三顆彗星軌道看起來如出一轍,雖然經過近日點的時刻有一年之差,但可能解釋為是由于木星或土星的引力攝動所造成的。一個念頭在他腦海中迅速地閃過:這三顆彗星可能是同一顆彗星的三次回歸。但哈雷沒有立即下此結論,而是不厭其煩地向前搜尋,發現1456年、1378年、1301年、1245年,一直到1066年,歷史上都有大彗星的記錄。英國天文學家哈雷在哈雷生活的那個時代,還沒有人意識到彗星會定期回到太陽附近。自從哈雷產生了這個大膽的念頭後,便懷著極大的興趣,全身心地投入到對彗星的觀測和研究中去了。在通過大量的觀測、研究和計算後他大膽地預言,1682年出現的那顆彗星,將于1758年底或1759年初再次回歸。哈雷作出這個預言時已近50歲了,而他的預言是否正確,還需等待50年的時間。他意識到自己無法親眼看見這顆彗星的再次回歸,于是,他以種幽默而又帶點遺憾的口吻說:如果彗星根據我的預言確實在1758年回來了,公平的後人大概不會拒絕承認這是由一位英國人首先發現的。 在哈雷去世10多年後,1758年底,這顆第一個被預報回歸的彗星被一位業餘天文學家觀測到了,它準時地回到了太陽附近。哈雷在18世紀初的預言,經過半個多世紀的時間終于得到了證實。後人為了紀念他,把這顆彗星命名為“哈雷彗星”。其實在歷史上從公元前240年起的每次回歸我國都有所記載,最早的一次可能是周武王伐紂之年,即公元前1057年。哈雷彗星每隔大約76年都會按時回歸。在哈雷彗星回歸時,可以對它進行大量的觀測研究。哈雷彗星的一次回歸是1986年,中國和各國一樣對它進行了大量的觀測,。它的再次回歸要等到2062年左右。

哈雷彗星

天文學論

哈雷在1705年發表了《彗星天文學論說》,宣布1682年曾引起世人極大恐慌的大彗星將于1758年再次出現于天空(後來他估計到木星可能影響到它的運動時,把回歸的日期延後到1759年)。當時哈雷已年過五十,知道在有生之年無緣再見到這顆大彗星了。于是他在書中寫道:“如果彗星最終根據我們的預言,大約在1758年再現的時候,公正的後代將不會忘記這首先是由一個英國人發現的……”

一些人嘲笑哈雷是在說胡話,一些人對哈雷的預言將信將疑,但相信哈雷預言的也大有人在。法國數學家克雷荷在彗星回歸前做了精確的預報:由于木星和土星的影響,彗星將在1759年4月13日前後一個月過近日點。

回歸證實

1758年初,法國天文台的梅西葉就動手觀測了,指望自己能成為第一個證實彗星回歸的人。1759年1月21日,他終于找到了這顆彗星。遺憾的是首次觀測到彗星回歸的光榮並不屬于他。原來1758年聖誕之夜德國德雷斯登附近的一位農民天文愛好者已捷足先登,發現了回歸的彗星。​

1759年3月14日哈雷彗星過近日點,正是克雷荷預告的一個月前。此時,哈雷已長眠地下十幾年了。科學家的生命是有限的,但他們對科學的貢獻卻永世長存。正像哈雷當年所希望的那樣,大家沒有忘記哈雷,將這顆彗星命名為哈雷彗星。

對哈雷彗星的觀測和研究不僅證實了周期彗星的存在,也大大促進了彗星天文學的發展。此外,哈雷彗星還像巡回大使一樣周期性地檢閱太陽系各大行星並經歷各種各樣的環境,帶回豐富的信息,因此,它的每次回歸都引起天文學家的極大興趣。

哈雷彗星每76年回歸一次,絕大部分時間深居在太陽系的邊陲地區,即使用現代最大的望遠鏡也難以搜尋到它的身影。地球上的人們隻有在它回歸時有三四個月的時間能夠見到它。一般來說,人的壽命隻有70歲左右,因此一個人很少能兩次看到哈雷彗星。隻有一些“老壽星”才有這種機會,第一次看到它是在咿呀學語的幼年,而第二次看到它就到了步履蹣跚的晚年了。

這裏需要向讀者說明的是梅西葉雖沒有成為第一個證實彗星回歸的人,但他並不灰心,而是開始有系統地尋找彗星,年復一年,日復一日地在凌晨和黃昏後進行觀測,一生中共發現了21顆彗星,而經他觀測過的彗星達到46顆。一次,法國國王路易十五開玩笑地說他是“彗星的偵探”,這雖然是一句戲言,但卻是對梅西葉一生尋彗工作的最高褒獎。

古代記載

對于哈雷彗星的觀測記錄,從公元前613年到20世紀初,漢文載籍中共有31次記錄,最早的一次在公元前1057年。對于太陽黑子的觀測,最早見于約公元前4世紀甘德的《星佔》。正史中關于太陽黑子的記錄,始于公元前28年。至1638年,見于正史中的太陽黑子記錄約百餘例,散見于其它漢文載籍的記載可能更多。這些珍貴的資料,至今仍有重要的科學研究價值。

中國人對哈雷彗星的記載,最早可上溯到殷商時代。“武王伐紂,東面而迎歲,至汜而水,至共頭而墜。彗星出,而授殷人其柄。時有彗星,柄在東方,可以掃西人也!”(《淮南子·兵略訓》)據張鈺哲推算,這是公元前1057年的哈雷彗星回歸的記錄。更為確切的哈雷彗星記錄是公元前613年(春秋魯文公十四年)的“秋七月,有星孛入于北鬥。”(《春秋左傳·魯文公十四年》)這是世界第一次關于哈雷彗星的確切記錄。從公元前240年(戰國秦始皇七年)起,哈雷彗星每次回歸,中國均有記錄。 對哈雷彗星的記錄有時是很詳細的。其中最詳細的記錄,是公元前12年(漢元延元年)“七月辛未,有星孛于東井,踐五諸侯,出何戍北率行軒轅、太微,後日六度有餘,晨出東方。十三日,夕見西方,犯次妃,長秋,鬥,填,蜂炎冉貫紫宮中。大火當後,達天河,除于妃後之域。南逝度犯大角、攝提。至天市而按節徐行,炎入市中,旬而後西去;五十六日與蒼龍俱伏。”(《漢書·五行志》)中國古代彗星記錄較精確可靠。

史料價值

20世紀初,英國人克羅密林和科威耳曾經利用中國古代哈雷彗星記錄,跟計算所得的每次過近日點時間和周期相比較;最古記錄上推到公元前240年。對照結果都比較符合,足證古代記錄的可靠。五十年代法國人巴耳代在完成研究1428顆彗星的《彗星軌道總集》之後斷定說:“彗星記載最好的(除極少數例外),當推中國的記載。”1955年蘇聯什克洛夫斯基贊揚:“在中國近2000年的史志記載中,毫無遺漏地記載哈雷彗星的出現”。 由于中國彗星史料豐富、連續和較精確可靠,所以在近現代的天體探索中發揮了重要作用,表現出巨大的現代科學價值。1850年欣德(J.R.Hind)曾根據中國彗星史料進行計算,發現哈雷彗星的軌道面和黃道面的交角在逐漸變化,從而對研究彗星的起源和演化作出幫助。1972年美國勃勒德(Brady)套用中國彗星記錄,探索1682年來的彗星運動,來探索1986年哈雷彗星的回歸,從而提出太陽系中存在著未知的第十大行星的假設。1971年在愛爾蘭的華人江濤重新審查了有關記錄,雖否定存在第十大行星的假設,但證實非引力效應的存在。1978年張鈺哲套用中國這些彗星記錄進行研究,得出可能的確存在的這個冥外行星,或在離太陽50天文單位處有一環狀的總質量略等于地球的彗星雲。這些情況都說明了中國古代關于哈雷彗星的記錄,確有其重要的科學價值,它為解決現今天文學的有關問題,提供了寶貴的資料。”遺憾的是,我國古人未能確定某次出現的彗星是不是曾出現過的那一個。

基本特點

周期彗星

大部分彗星都不停地圍繞太陽沿著很扁長的軌道運行。循橢圓形軌道運行的彗星,叫“周期彗星”。公轉周期一般在3年至幾世紀之間。周期隻有幾年的彗星多數是小彗星,直接用肉眼很難看到。不循橢圓形軌道運行的彗星,隻能算是太陽系的過客,一旦離去就不見蹤影。大多數彗星在天空中都是由西向東運行。但也有例外,哈雷彗星就從東向西運行的。

周期

哈雷彗星

哈雷彗星的平均公轉周期為75年或76年, 但是你不能用1986年加上幾個76年得到它的精確回歸日期。主行星的引力作用使它周期變更,陷入一個又一個迴圈。非重力效果(靠近太陽時大量蒸發)也扮演了使它周期變化的重要角色。在公元前239年到公元1986年,公轉周期在76.0(1986年)年到79.3年(451和1066年)之間變化。最近的近日點為公元前11年和公元66年。

公轉軌道

哈雷彗星的公轉軌道是逆向的,與黃道面呈18度傾斜。另外,像其他彗星一樣,偏心率較大。

哈雷彗星

彗核

哈雷彗星的彗核大約為16x8x7.5 千米。與先前預計的相反,哈雷彗星的彗核非常暗:它的反射率僅為0.03,使它比煤還暗,成為太陽系中最暗物體之一。

哈雷彗星的彗核是個又醜又髒的家伙。其模樣長得與其說像一個帶殼的花生,不如比作一個烤糊了的土豆更為貼切。表皮裂紋累累,皺皺疤疤,其髒、黑程度令人難以想象。它最長處 16公裏,最寬處和最厚處各約8.2公裏和7.5公裏,質量約為3000億噸,體積約500立方公裏。哈雷彗星彗核的密度很低:大約0.1克/立方釐米,說明它多孔,可能是因為在冰升華後,大部份塵埃都留了下來所致。哈雷彗星的表面比煤灰還黑的,這讓它大量的吸收太陽的輻射而使溫度為30~100℃。彗核表面至少有5~7個地方在不斷向外拋射塵埃和氣體。

彗尾

哈雷彗星

慧核漸漸靠近太陽了,表面開始受熱而汽化,于是冬眠的彗星進入生命的活躍期。反射陽光和自身受激發光使它披上了輝煌燦爛的外衣。中間那團明朗而密集的凝聚物是彗核,朦朧而蓬松的氣體包層是彗發,邊緣還有一圈暗淡而稀薄的氫雲,它們共同組成了怒發沖冠的彗頭。光焰噴薄的太陽,照耀著轄區的每一寸空間,同時拋射出源源不斷的亞原子流,形成吹向四面八方的太陽風。彗星上弱不禁風的塵埃和揮發物質便在太陽風的吹拂和光的壓力下,拖出一條明亮的大尾巴來。難怪離太陽越近,尾巴越長,不管走到何處,尾巴總是指向背著太陽的一面。當它辭別自己的主宰再次遠行時,尾巴已經成了照耀路程的一盞車燈了。哈雷彗星上次回歸的1910年,許多地方曾舉行了世界末日集會,人們懷著不可遏止的恐怖,等待地球和哈雷彗星相遭遇。直到5月19日地球安然無恙地穿過彗尾,這種杞人之憂才告結束。原來彗尾是比實驗室裏製造的真空更為空虛的稀薄氣體,科學家把彗星比做“空口袋”,“看得見的烏有”。

質量損失

哈雷彗星橫跨太陽系的跋涉並不是悠哉遊哉的閒庭信步,來到太陽身邊一次,它便要被剝掉一層皮。這種有去無回的物質損耗將導致哈雷彗星在遙遠的將來走向消亡。

哈雷彗星在茫茫宇宙的旅行中,不斷向外拋射著塵埃和氣體。從上次回歸以來,哈雷彗星總共已損失1.5億噸物質,彗核直徑縮小了4~5米,照此下去,它還能繞太陽2~3千圈,壽命也許到不了100萬年了。

哈雷彗星每76年就會回到太陽系的核心區,每次大約會損失6公尺厚的冰、塵埃和岩石。哈雷彗星的彗尾就是由這些碎片所組成的,而散布在彗星軌道上的碎片,產生了五月五日最大的寶瓶座π流星雨和十月二十一日最大的獵戶座流星雨。

發光

彗星本身是不會發光的。早在我國晉代,我國天文學家就認識到這一點。《晉書·天文志》中記載,“彗本無光,反日而為光”。彗星是靠反射太陽光而發光的。一般彗星的發光都是很暗的,它們的出現隻有天文學家用天文儀器才可觀測到。隻有極少數彗星,被太陽照得很明亮拖著長長的尾巴,才被我們所看見。

觀測記錄

公元前240年 《史記-始皇本紀》“七年,彗星先出東方,見北方,五月見西。”

公元前164年下半年 巴比倫的黏土版中記錄

公元前87年8月

公元前12年10月 當時有學者稱其為《聖經-新約》的伯利恆之星

公元66年1月

公元141年3月

公元218年5月

公元295年4月

公元374年2月

公元451年6月

公元530年9月

公元607年3月 《日本書紀》中有記錄

公元684年10月 《日本書紀》天武12年有記錄

公元760年5月

公元837年2月

公元912年7月

公元989年9月 日本和中國均有記錄,日本並因此變更年號為永祚

公元1066年,諾曼人入侵英國前夕,正逢哈雷彗星回歸。當時,人們懷有復雜的心情,註視著夜空中這顆拖著長尾巴的古怪天體,認為是上帝給予的一種戰爭警告和預示。後來,諾曼人征服了英國,諾曼統帥的妻子把當時哈雷彗星回歸的景象綉在一塊掛毯上以示紀念。中國民間把彗星貶稱為“掃帚星”、“掃把星”、“災星”。像這種把彗星的出現和人間的戰爭、飢荒、洪水、瘟疫等災難聯系在一起的事情,在中外歷史上有很多。

公元1145年4月

公元1222年9月

公元1301年10月

公元1378年11月

公元1456年6月

公元1531年8月

公元1607年10月27日

公元1682年 為哈雷彗星發現的那年

公元1759年3月13日 哈雷的預言被成功證實,此時中國為乾隆24年

公元1835年11月16日

公元1910年4月20日 達到-3.3星等

公元1985年底至1986年5月哈雷彗星回歸地球(1986年4月11日距地球最近,約6300萬公裏)

中國記載

春秋時期

魯文公十四年 前613 《春秋》

秋七月有星孛入于北鬥。

秦漢時期

秦厲共公十年 前467 《史記·六國年表》

秦厲共公十年,彗星見。

秦始皇七年 前240 5月15日 《史記·秦始皇本紀》

秦始皇七年,彗星先出東方,見北方;五月,見西方,十六日。

漢文帝後元二年 前163 5月12日 《漢書·天文志》

漢文帝後元二年正月壬寅,天 夕出西南。

漢昭帝始元二年 前87 7月10日 《漢書·天文志》

孝昭始元中,汗宦者梁成恢及燕王候星者吳莫如,見蓬星出西方天市垣東門,行過河鼓,入營室中。

漢成帝元延元年 前12 10月9日 《漢書·五行志》

元延元年七月辛未,有星孛于東井,踐五諸侯,出河戌北,率行軒轅太微,後六日度有餘,晨出東方;十三日,夕見西方,犯次妃,鋒炎再貫紫宮中;大火當後,達天河,除于後妃之域,南逝度,犯大角攝提,至天市而按節徐行,炎入市中,旬而後西去,五十六日與蒼龍俱伏。

漢明帝永平八年 66 2月20日 《後漢書·天文志》

永平八年,六月壬午,長星出柳、張三十七度,犯軒轅,刺天船,凌太微,至上階,凡現五十六日去柳。

漢順帝永和六年 141 4月10日 《後漢書·天文志》

永和六年二月丁巳,彗星見東方,長六七尺,色青白,西南指營室及墳墓星。丁醜彗星在奎一度,長六尺,癸未昏見西北,歷畢昴。甲申在東井,遂歷輿貴柳七星張,光炎及三台,至軒轅中滅。

漢獻帝建安二十三年 218 5月28日 《後漢書·天文志》

建安二十三年三月,孛星見東方,二十餘日夕出西方,犯歷五車、東井、五諸侯、文昌、軒轅、後妃、太微,鋒炎指帝座。

晉惠帝元康五年 295 4月23日 《晉書·天文志》

元康五年四月有星孛于奎,至軒轅、太微,經三台、大陵。

晉孝武帝寧康二年 374 2月13日 《晉書·天文志》

寧康二年正月丁巳,有星孛于女虛,經氐、角、亢、軫、翼、張,至三月丙戌,彗星見于氐。

宋文帝元嘉二十八年 451 6月26日 《宋書·天文志》

元嘉二十八年五月,彗星見卷舌,入太微,逼帝座,犯上相,拂屏,出端門,滅翼軫。

北魏庄帝永安三年 530 9月27日 《魏書·天象志》

永安三年七月甲午,有彗星晨見東北方,在東台中一丈,長六尺,正白色,東北行,西南指。丁酉距下台上星西北一尺,而晨伏。庚子夕見西北方,長尺,東南指,漸移入氐,至八月己未漸見,癸亥滅。

隋唐時期

隋煬帝大業三年 607 3月18日 《隋書·天文志》

大業三年三月辛亥,長星見西方,竟天,幹歷奎、婁,至角、亢而沒;至九月辛未,轉見南方,亦竟天,又幹角、亢,頻掃太微、帝座,幹犯列宿,唯不及參、井,經歲乃滅。

唐武帝後光宅元年 684 10月7日 《新唐書·天文志》

光宅元年九月丁醜,有星如半月,見于西方。

唐肅宗乾元三年 760 5月22日 《新唐書·天文志》

乾元三年四月丁巳,有彗星見于東方,在婁、胃間,色白,長四尺,東方疾行,歷昴、畢、觜、觿、參、東井、輿鬼、柳、軒轅,至右執法西,凡五旬餘不見。

唐文帝開成二年 837 2月28日 《新唐書·天文志》

開成二年二月丙午,有彗星見于危,長七尺餘,西指南鬥。戊申在危西南,光耀愈盛。癸醜在虛,辛酉長丈餘,西行,稍南指。壬戌在婺女,長二餘丈,廣三尺。癸亥愈長且闊,三月甲子在南鬥。乙醜長五丈,無歧,北指,在亢七度。丁卯西北行,東指。己巳長八丈餘,在張。癸未長三尺,在軒轅右不見

梁太祖乾化二年 912 7月17日 《新五代史·司天考》

乾化二年四月壬申,彗出于張,申戌彗出靈台。

宋元時期

宋太宗端拱二年 989 9月3日 《宋史·天文志》

端拱二年七月戊子,有彗出東井、積水西,青白色,光芒漸長,晨見東北,旬日,夕見西北,歷右攝提,凡三十日,至亢沒。

宋英治平三年 1066 3月20日 《宋史·天文志》

治平三年三月己未,彗在營室,晨見東方,長七尺許,西南指危,泊墳墓,漸東速行,近日而伏。至辛巳夕見西北,有星無芒。彗益東行,別有白氣一,闊三尺許,貫紫微極星,並房宿,首尾入濁。益東行,歷文昌、北鬥,貫尾。至壬午星復有芒,彗長丈餘,闊三尺餘,東北指,歷五車,白氣為歧,橫天,貫北河、五諸侯、軒轅、太微、五帝座內五諸侯,及角、亢、氐、房宿。癸未彗長丈五尺,有星孛氣,如一升器,歷營室至張,凡一十四舍,積六十七日,星氣孛皆滅。

宋高宗紹興十五年 1145 4月18日 《宋史·天文志》

紹興十五年四月戊寅,彗星見東方。丙申復見于參度。五月丁巳,化為客星,其色青白。壬戌留守張,至六月丁亥乃銷。

宋寧宗嘉定十五年 1222 9月29日 《宋史·天文志》

嘉定十五年八月甲午,彗星出右攝提,光芒約三丈以上,其體小如木星,凡兩月,行歷氐、房、心乃沒。

元成宗大德五年 1301 10月27日 《元史·天文志》

大德五年八月庚辰,彗出東井二十四度四十分,如南河大星,色白,長五尺,直西北,後經文昌、鬥魁,南掃太陽,又掃北鬥、天機、紫微垣、三公、貫索,星長丈餘,至天市垣,巴蜀之東,梁楚之南,宋星上,長盈尺,凡四十六日而滅。

明清時期

明太祖洪武十一年 1378 11月11日 《明史·天文志·客星篇》

洪武十一年九月甲戌,客星見于五車東北,發芒丈餘,掃內階,入紫微宮,掃北極五星,犯東垣少宰,入天市垣,犯天市,至十月己未陰雲不見。

明景宗景泰七年 1456 6月9日 《明史·天文志》

景泰七年四月壬戌,彗星東北見于胃,長二尺,指西南。五月癸酉漸長丈餘,戊子西北見于柳,長九尺餘,掃犯軒轅星。甲午見于張,長七尺餘,掃太微北,西南行。六月壬寅,入太微垣,長尺餘。十二月甲寅,彗星復見于畢,長五寸,東南行,漸長,至癸亥而沒。

明世宗嘉靖十年 1531 8月26日 《明史·天文志》

嘉靖十年閏六月乙巳,彗星見于東井,長尺餘,掃軒轅第一星,芒漸長,至翼長七尺餘,東北掃天罇,入太微垣,掃郎位,行角宿東南,掃亢北第二星,漸斂,積三十四日而沒。

明神宗萬歷三十五年 1607 10月27日 《明史·天文志》

萬歷三十五年八月辛酉朔,彗星見于東井,指西南,漸往西北。壬午自房歷心滅。

清康熙二十一年 1682 9月15日 《清朝文獻通考》

七月己巳,彗星見東北方,白色,尾跡長二尺餘,指西南,在井宿北河北。壬申行東北,尾跡長六尺餘。

清乾隆二十四年 1759 3月13日 《清朝文獻通考》

二十四年三月甲午,彗星見于虛宿之次,色蒼白,尾跡長尺餘,指西南,每夜順行,十餘日伏不見。四月戊辰復出,在張宿,體勢甚微,向東順行,至五月初隱伏。

清道光十五年 1835 11月16日 《清朝續文獻通考》

道光十五年閏六月十一日彗星見。

清宣統二年 1910 4月20日 《清朝續文獻通考》

宣統二年四月初二日寅初初刻,東北方雲中彗星出見, 哈雷彗星尾指西南方。因在雲中,未能考測。初五日寅初一刻,東北方見彗星,在外屏之北,尾指西南危宿土公吏之間,測得彗星高四度,正東偏北十五度,嗣于十六日不見。

四月十八日戌正三刻,正西偏南柳宿間彗星出見,尾指東南,翼宿名堂之間,測得彗星高二十六度,正西偏南十二度。日漸微,至五月三十日不見。

張鈺哲先生在他 的《哈雷彗星軌道演變趨勢和它的古代歷史》一文中認為,中國關于哈雷彗星的最早記錄為《淮南子·兵略訓》中的:“武王伐紂,東面而迎歲。至汜而水,至共頭而墜。彗星出而授殷人其柄。當戰之時,十日亂于上,風雨擊于中。”這次哈雷彗星出現的時間應該是在前1057或前1056,如果把它列為哈雷彗星的第一次回歸(在世界範圍內還沒有找到比這更早的記錄),那麽到1986年,哈雷彗星共回歸了41次,我國記錄了其中的33次,從前1057或前1056到前613有5次沒有記錄,從前613到前467有1次沒有記錄,從前467到前240有2次沒有記錄(這些缺失的記錄在世界範圍內也沒有文獻可以補充)。世界公認最早、最可靠的記錄是《史記》中前240的那次。西歐關于哈雷彗星的最早記錄在66年。

《鄭孝胥日記》中宣統二年四月二十(1910年5月28日)記載:“海中觀哈雷彗星,在北鬥西南,吐芒丈餘。”

彗星探測

1984年12月15日,蘇聯發射第一個哈雷彗星探測器。

蘇聯發射的韋加號探測器是第一個造訪哈雷彗星的人類使者。在韋加1號啓程6天之後,12月21日韋加2號接著升空,結伴飛往哈雷彗星進行考察。

配備

兩個韋加號結構相同,質量4噸,都有一碟形天線和儀器平台。平台上裝有分光計、攝譜儀和相機等,4塊太陽能電池板為探測器提供能源。探測器由三軸陀螺儀保持穩定,並使它指向任何方向。其主要任務是在哈雷彗星回歸期間探測彗星的氣體成分及其外流速度,拍攝彗核的紅外和光譜照片,從而獲取彗核的溫度、塵埃質點和氣體分子的性質、密度分布等資料。

觀察記錄

1985年6月韋加1號首先順道到達金星,向金星表面投放了登入艙,然後在金星引力作用下,轉入飛向哈雷彗星的行星軌道。在1986年,五艘來自蘇聯、日本、歐洲委員會的飛行器拜訪了哈雷彗星;ESA的Giotto號飛行器得到了近Halley核的照片。1986年3月4日韋加1號在距哈雷彗星1400萬千米處開始對哈雷彗星進行考察,拍攝到數十張高質量的哈雷彗星照片;3月6日在距哈雷彗星隻有8900千米的地方作了綜合考察。1986年3月9日,韋加2號在距哈雷彗星8200千米處飛過,發回700多張哈雷彗星照片,傳回有關彗核的物理化學特徵、彗核周圍氣體與塵埃等方面的新情況。

在20世紀最後一次在拍攝中發現哈雷彗星為1994年1月10日,以智利的3.58米新技術望遠鏡(New Technology Telescope)觀測。2003年3月6日,天文學家以南歐天文台三座8.2米VLT望遠鏡在長蛇座頭部再次拍到它(81張照片,總計九小時曝光),距地球27.26 AU(40.8億公裏),光度28.2等;天文學家相信:以現時觀測技術,即使它在2023年過遠日點(35.3 AU)還要暗2.5倍之下,也可拍到其影像。

肉眼觀測

在20世紀最後一次在拍攝中發現哈雷彗星為1994年1月10日,以智利的3.58米新技術望遠鏡(New Technology Telescope)觀測。2003年3月6日,天文學家以南歐天文台三座8.2米VLT望遠鏡在長蛇座頭部再次拍到它(81張照片,總計九小時曝光),距地球27.26 AU(40.8億公裏),光度28.2等;天文學家相信:以現時觀測技術,即使它在2023年過遠日點(35.3 AU)還要暗2.5倍之下,也可拍到其影像。哈雷彗星下次過近日點為2061年7月28日。

相關預言

哈雷彗星是一顆被預測出時間而且經證實的大彗星。1705年,著名的英國天文學家哈雷根據牛頓最新的運動定律,預言了這顆在1531,1607和1682年被看到的彗星能在1758年回歸,雖然哈雷于1742年去世,但這顆彗星卻如期在1759年重新回來了。為了紀念哈雷,人們用他的名字來命名這顆彗星。 哈雷的平均公轉周期為76年,但是你不能用1986年加上幾個76年得到它的精確回歸日期。

它在眾多彗星中幾乎是獨一無二的,又大又活躍,且軌道明確規律。這使得Giotto飛行器(ESA所有)瞄準起來比較容易。但是它無法代表其他彗星所具有的共性。 哈雷彗星將在2061年返回內層太陽系,是否能撞地球,則一直被人們所預言。

1909年,馬克吐溫寫下如下文字:我在1835年與哈雷彗星同來。明年它將復至,我希望與它同去。如果不能與哈雷彗星一同離去,將為我一生中最大的遺憾。一年後的4月21日,哈雷彗星到達距地球最近點的第二天,吐溫心髒病發而死。死前,他遺下5000頁的自傳手稿,同時附言:身後100年內不得出版。100年過去了,加州大學出版社于2011年11月出版他的完整權威版自傳。從中,我們看到一個不同的馬克吐溫。

晚報訊 今晚9點,寶瓶座厄塔流星雨將達到極盛,極大時的理論流量在每小時70顆左右,樂觀估算可能會超過85顆。如屆時天氣晴好,天文愛好者可來到空曠處,觀看這場由哈雷彗星引發的“空中禮花”。

據上海天文台佘山站科普主管湯海明介紹,寶瓶座流星雨一般出現在4月底5月初,它的母體彗星是哈雷彗星。哈雷彗星的平均運行周期是76.01年,上一次過近日點發生在1986年,下一次將出現在2061年。人們看到寶瓶座流星雨劃破夜空的景象,就是哈雷彗星以往過近日點時噴灑出來的塵埃冰粒。除了寶瓶座流星雨,每年10月22日前後出現的獵戶座流星雨也是由哈雷彗星引發的。

在每年的5月初和10月下旬,地球在圍繞太陽公轉過程中與哈雷彗星噴灑的流星群相遇,大量的塵粒、石塊闖入大氣層,與大氣沖撞、摩擦、生熱、燃燒,在100―70千米的高空發出一道道亮光,這就是我們所見到的流星。寶瓶座流星雨的流星速度很快,顏色偏白,因此較利于觀測。

據國際流星組織預報,今年寶瓶座流星雨的極大出現在台北時間5月6日21時,極大前後的兩三天都有不錯的觀測效果。湯海明表示,今天是農歷初四,月相是娥眉月,因此流星雨觀測基本不會受月光幹擾。與上半夜有些許月光相比,下半夜的觀測條件會更好。天文愛好者可選擇到空曠的地方觀看,以獲得開闊的視野。

今夜明晨流星雨的輻射點出現在天空的東南方,即寶瓶座所在位置,市民用肉眼就可看到。如果要用相機捕捉流星,專家建議將相機對準輻射點周圍30―40度區域,連續拍攝,設定曝光時間為30秒至3分鍾。如果用廣角鏡頭拍攝,會取得更好的效果。

特種郵票

摘要

《1985-1986哈雷彗星回歸》特種郵票1985年底至1986年5月這段時間裏,神秘的哈雷彗星出現在地球上空。這次回歸,1986年4月11日離地球最近,約6300萬公裏,人們用肉眼能夠看到這顆拖著長“尾巴”的哈雷彗星。

郵票信息

為了紀念哈雷彗星的回歸,1986年4月11日,我國原郵電部發行了一套《1985-1986哈雷彗星回歸》特種郵票,全套1枚,面值20分。袁加設計。由北京郵票廠印刷。

圖案展示了哈雷彗星瑰麗的光彩。在茫茫宇宙空間,哈雷彗星猶如一道光彩奪目的閃電,拖著一條漂亮的長“尾巴”,姿勢雄偉,神採奕奕。將人類居住的地球置在畫面最下端,既給哈雷彗星留下廣闊無垠的宇宙空間,表現出哈雷彗星回歸時的氣勢和風採,也能夠讓人產生一種感覺,自己仿佛站在地球上,正在翹首欣賞哈雷彗星壯麗的蹤跡。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