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德·葛溫森

哈羅德·葛溫森

哈羅德·葛溫森(古英語:Harold Godpinson,英語:Harold Godwinson,1022年-1066年10月14日),有時稱為哈羅德二世,盎格魯-撒克遜時期韋塞克斯王國的末代君主。

  • 先任國王
    懺悔者愛德華
  • 出生時間
    1022年
  • 別稱
    哈羅德二世、哈羅德·哥德文
  • 去世時間
    1066年10月14日
  • 本名
    哈羅德·葛溫森
  • 所處時代
    盎格魯—撒克遜時期
  • 主要成就
    取得斯坦姆福德橋戰役勝利
  • 父親
    哥德文伯爵
  • 民族族群
    撒克遜人
  • 職業
    英格蘭國王

人物簡介

懺悔者愛德華去世後,王後之兄哈羅德即位。他的王位受到挪威國王哈拉爾德三世及諾曼底公爵私生子威廉的挑戰。哈拉爾德三世首先入侵了英格蘭北部,哈羅德二世率領親兵組成的精銳急行軍反擊,在1066年9月25日于斯坦姆福德橋戰役中擊敗挪威人,哈拉爾德三世陣亡。諾曼底公爵威廉乘英軍北上之機入侵了英格蘭南部,直指倫敦,哈羅德二世被迫率領疲憊的部隊回援並佔領了通往倫敦路上的有利位置。1066年10月14日英諾兩軍決戰(黑斯廷斯之戰),結果英格蘭軍隊戰敗,哈羅德二世本人亦戰死。諾曼底公爵威廉進入倫敦加冕為英格蘭國王。

愛德華統治

逃亡海外

由于在哈羅德一世統治時期,哥德文伯爵曾與哈羅德一世密謀除去擁有英國血統的阿爾弗雷德王子和愛德華王子(即懺悔者愛德華),伯爵有理由相信,不論自己以後立下了什麽功勞,愛德華永遠也不會饒過自己的,因此在哈德克努特國王逝世之後,極力反對此時正在英格蘭王國宮廷,享有近水樓台之利的愛德華王子繼承英國王位。

雖然愛德華王子的繼位在國內受到廣泛的歡迎,但無奈于反對者哥德文伯爵在英格蘭王國的實力和影響力非常巨大,因而愛德華王子一直遲遲不能繼任為國王。最後,雙方在共同的朋友出面調停之下,以愛德華和哥德文伯爵的女兒埃迪莎結婚,作為不計前嫌的保證,愛德華才得以加冕稱王。

愛德華年輕時曾經流亡法國,在那裏生活過很長一段時間,因而非常青睞諾曼人的語言,習俗等,這直接使得英國宮廷中不久之後充滿了許多的諾曼人(由于過于寵幸諾曼人,導致了後來諾曼底公爵威廉對英國的野心,大舉入侵英格蘭王國。)。憑借著愛德華的信任,諾曼人掌握了王國的很多公共事務,這激起了英國人,尤其是大臣哥德文伯爵的嫉妒和不滿。

在英格蘭國內根深葉茂,盤根錯節的哥德文伯爵勢力,決定向這些國王的諾曼幸臣展開報復(當時的哈羅德二世在國內以東盎格利亞伯爵兼領著埃塞克斯)。隨後不久,在布洛涅伯爵事件一事上,正式公開決裂了哥德文伯爵與愛德華國王之間一直以來微妙的關系。

哥德文伯爵早知決裂不過遲早,因而借口在威爾士邊境多敵,秘密集結大軍,揮戈行在。國王當時駐蹕格洛斯特,不知有變。在得知這一情況之後,國王急召諾森伯蘭公爵西沃德、墨西亞公爵利奧弗裏克發兵勤王。然後,派人假裝去向哥德文伯爵商討議和,使他自以為國王已在掌中,迫于無奈不得不簽下城下之盟。

就在哥德文伯爵以為勝券在握之時,勤王大軍蜂擁而來,面對強大的王師在加上己方軍心不穩,迫于局勢壓力,哥德文伯爵父子不得不倉皇逃亡弗蘭德伯國。而哈羅德二世則流亡于愛爾蘭

入掌樞機

流亡不久,哈羅德二世便從愛爾蘭帶回一支軍隊在懷特島與重振旗鼓的父親哥德文伯爵所率軍隊會合。這一次,他們掌握了製海權,封鎖了所有英國南部港口,英國的船舶都成為了他們的俘虜。由于哥德文家族長期統治南方各郡,黨羽眾多,大軍在南方補充整備之後,一路攻城略地,兵臨倫敦城下。面對強大的叛軍軍勢,愛德華國王不得不向其妥協。

之後不久,哥德文伯爵便離開了人世。其子哈羅德入掌樞機。

哈羅德入掌樞機之後,恭謙敬上,大為緩和了國王與哥德文家族之間的宿怨。然而,在表面恭謙敬上的臉面之下,是哈羅德不動聲色的逐漸增加他在王國之中的權威。

在掌職期間,哈羅德運籌決策將領有自己原有領地東盎格利亞的墨西亞公爵的兒子阿爾迦驅逐出了英格蘭國境。不過,此事之後在墨西亞公爵的斡旋下,哈羅德不得不向墨西亞公爵妥協,恢復其子在東盎格利亞的統治。但沒持續多久,墨西亞公爵便離世了。哈羅德抓住此機會,再一次將阿爾迦驅逐出境。然而沒過多久,阿爾迦率領一支挪威軍隊,重返東盎格利亞,舉國騷動。這讓哈羅德愁煩不已,就在哈羅德苦無對策之時,阿爾迦不久也去世了,訊息傳來之後,讓哈羅德如釋重負。

謀繼王位

哈羅德的野心一直不亞于自己的父親哥德文伯爵,他處心積慮的不斷增加自己在英格蘭的權位,便是打算在愛德華逝世之後,抓住王位空缺的機會,繼承愛德華的王位,君臨英格蘭。但哈羅德二世知道愛德華一直排斥以及強烈憎惡自己和自己的家族,一直想方設法減弱自己的權勢以及確立一個有資格的合法繼承人,以免王位落入自己的手中。

愛德華年事已高,朝不保夕,這一天在哈羅德看來已經並不遙遠。但還有一個障礙有待于他去解決。哥德文伯爵恢復其權利和財產時,曾經送人質給愛德華國王作為保證,包括一個兒子和一個孫子。愛德華為了安全起見,將人質送往諾曼底公國監護。哈羅德害怕諾曼底公爵威廉支持年幼的埃德迦,用這些人質作為對付他覬覦王位的籌碼。然而他並不知道的是威廉一世早已經對英國起了野心,成為了他的競爭者之一。

在哈羅德的謀劃下,他成功脅迫國王同意了釋放人質的要求。隨即便率領著大批衛隊,前往諾曼底執行這一使命。不巧的是,在途中,一場大風暴將他們打到了皮卡迪伯爵蓋伊的領地。蓋伊在意識到來客的身份之後,立馬就將他們扣押下來,勒索天價贖金。哈羅德想辦法向諾曼底公爵報信之後,威廉立刻意識到這次事件的重要性。威廉想到,一旦他無論通過什麽手段,隻要爭取到哈羅德,他通往英國王位的道路將暢通無阻。因此,他急速派遣使者,要求皮卡迪伯爵立刻釋放囚犯。

哈羅德在抵達諾曼底公國之後,威廉以最高的敬意和友誼款待了哈羅德,交出人質,處處配合。並且向哈羅德透露了取得英格蘭王位的意向,開出了諸多好處給哈羅德,請求他幫助自己。哈羅德被公爵的要求大為驚詫,但他不動聲色,還假意支持威廉,宣傳自己對王位沒有覬覦之心,甘願輔弼諾曼底公爵成就王業。這讓威廉非常的高興,為了徹底籠絡住哈羅德,威廉將自己的一個女兒嫁給他,且敦促他立下誓言。

離開諾曼底公國之後,哈羅德繼續在國內收買人心,壯大自己的黨羽,並且喚醒國人對諾曼人的舊恨。在哈羅德看來,誓言出于脅迫做不得數,況且置英國在外邦之下,在所必毀。

此後,哈羅德的權位在國內逐漸增強,韋塞克斯成為了哈羅德的私邑,諾森伯蘭在其妹夫摩卡掌中,小舅子埃德溫坐鎮墨西亞。幾乎整個英格蘭的人民都擁戴于他。在國內如日中天的哈羅德已經覺得沒有必要再掩飾下去了,不久便公開宣布,鑒于王室的唯一繼承人埃德迦無能,禪代易統勢在必行。

加冕稱王

在愛德華去世之後,哈羅德不等全國會議自由審議,也沒有循例咨詢全國會議的決定,便集合自己的黨羽,從他們的手中接受了王冕。哈羅德在約克大教堂舉行加冕儀式,正式稱王,君臨英格蘭

諾曼人入侵

斯坦姆福德橋戰役

由于英格蘭國王懺悔者愛德華于1066年1月去世,這觸發了一系列圍繞英國王座的戰爭。這些覬覦王座的人遍布西北歐,他們中的挪威國王哈羅德·哈拉爾德集中了300艘船隻,攜帶了大約15000人的軍隊,入侵英格蘭。他于9月抵達英格蘭海岸並匯合了由托斯提·葛溫森帶來的更多的來自于弗蘭德和蘇格蘭的補充兵員。托斯提在與他的長兄哈羅德(當時已被選為國王)爭吵後,被剝奪了諾森伯蘭伯爵的爵位後並于1065年被放逐。托斯提參與了1066年春天以來的在英格蘭的一系列失敗的進攻。1066年夏末,在前進到約克之前,入侵者沿烏斯河航行。在城外他們于發生在9月20日的Battle of Fulford擊敗了由墨西亞伯爵埃德溫和他的兄弟諾森伯蘭伯爵摩卡帶領的北部英國軍隊。由于這次勝利,入侵者得到了約克的投降,入侵者在短暫的佔領該城並掠走人質和給養後,又回到了Riccall的船上。入侵者與諾森伯蘭媾和以換取其支持哈拉爾德登上王位,同時也要求從整個約克郡給予更多的人質。

哈羅德·葛溫森

此時哈羅德二世正在南英格蘭防御從法國而來的由征服者威廉帶領的入侵者,威廉是另一個英國王座的覬覦者。當得知了挪威的入侵後,他帶著他的侍衛(houscarl)以及盡其所能召集來的領主(thegns)日夜不停的一起快速向北。在4天內,他的隊伍從倫敦到約克郡,一共行進了185英裏,這絕對可以讓挪威人大吃一驚。當得知挪威人已經要求在斯坦姆福德橋交接其他人質和給養,哈羅德二世迅速穿過約克郡並在9月25日于約定交接地點攻擊了挪威人。直到英軍出現在入侵者的視野,入侵者才發現敵軍已在眼前。在此次戰役中,挪威人大部被殲滅,哈拉爾三世也在戰鬥中陣亡。

黑斯廷斯之戰

哈羅德雖然在斯坦姆福德橋大破挪威軍隊,但自己的軍隊也是元氣大傷。國王的兄弟曾直諫過哈羅德:"諾曼底公爵空國遠來,孤註一擲,利在速戰。但英格蘭國王自戰其他,有臣民擁戴,糧秣補給無難事。為確保勝利,國王理應盡量避免冒險犯難……"

哈羅德·葛溫森

但哈羅德對這些忠諫一概置若罔聞。哈羅德急忙召集他所能找到的所有軍隊,然後南下御敵。在黑斯廷斯至倫敦的道路上布置了他的軍隊。英王的軍隊據估計為八千人以上,全部為步兵(英國士兵騎馬到戰鬥地點,但到達之後下馬步戰)。 其士兵包括正規兵(通常為土地擁有者),專業戰士包括皇家衛隊,還有一些臨時征集的農民士兵。前鋒是一排用盾牌結成的盾牆。前鋒之後是正規軍,最後是農民。整個軍隊沿山脊布陣(陣亡士兵倒下之後,後面的士兵可填補空缺)。

10月14日早晨,威廉公爵亦將他的軍隊在英軍陣前展開,諾曼底軍隊的軍隊數量與英軍相仿,軍團包括了威廉自己的諾曼軍團,盟軍布列塔尼軍團和法國與佛蘭德軍團,甚至還有來自義大利的諾曼海盜。諾曼貴族們提供了威廉物資支持對英格蘭的入侵以換取在英格蘭的領地和頭銜。諾曼軍隊以經典中世紀陣型展開,包括了三個軍團-諾曼軍團在中心,布列塔尼軍團在左翼,法國-佛蘭德軍團在右翼。每個軍團包括了步兵,騎兵和弓兵,並有弩兵。戰鬥開始時弓兵和弩兵站在戰陣的最前列。

戰鬥由諾曼弓兵和弩兵的齊射開始。但是由于諾曼弓威力不強,諾曼弩兵也未裝備絞盤裝置,所以無法穿透英軍的盾牌,並且大部分弓箭飛到了英軍後方的地上,此輪弓箭攻擊未對英軍陣線造成任何傷亡或影響。諾曼軍通常依靠揀敵人射來的箭以維持攻擊,但是英軍由于匆忙行軍,並未帶弓兵迎戰。

接下來諾曼步兵和騎兵進行了沖鋒,由公爵本人和公爵的兩個兄弟巴約的厄德和羅貝爾帶領。在前鋒線上,步兵和騎兵與防守的英軍正面交鋒了,但是由于英軍使用威力強大的丹麥長斧,這一輪攻擊隻留下了一堆被砍倒的戰馬和屍體。英軍的盾牆仍然堅不可摧,英軍士兵開始高喊"神聖的十字"和"滾出去,滾出去"。

然後,左翼的布列塔尼軍團與英軍盾牆接觸。由于對英軍威力強大的防守沒有經驗和沒有準備,布裏多尼士兵迅速潰退。英軍的右翼,可能是在英王哈羅德的兄弟的帶領下,沖出了陣型,下山進行追擊。但是在平地上,沒有盾牆的保護的情況下,此部分英軍迅速被諾曼騎兵沖垮並屠殺。

諾曼領主們註意到了英軍士兵喜歡無意義追擊的心理,開始命令諾曼騎兵重復使用"詐敗"戰術。在這一天中,諾曼騎兵在英軍防守陣線前多次進行了攻擊和潰退的表演。每次英軍都會有一部分士兵追擊看起來正在潰敗的敵人,但每次都被諾曼騎兵回頭殲滅。

諾曼軍終于停止了攻擊並重新集結,開始正面全力攻擊英軍盾牆,每次攻擊都讓盾牆弱了一分,並留下了大量的英軍和諾曼軍士兵的屍體。

在這一天快結束時,英軍的防線已經幾乎要崩潰了。諾曼底軍隊的步兵和騎兵的多次沖鋒已經令英軍防線極其薄弱,現在英軍的防線已經充滿了戰鬥力較低的農民軍。但是威廉開始擔心,如果夜晚來臨,那麽他自己同樣疲憊的軍團必須休整,也許必須回到船上,那時他們將成為英國海軍的獵物。為此諾曼軍準備進行孤註一擲的最終沖鋒,威廉命令其弓兵和弩兵再次站到了前列,這次弓兵調整了射擊角度,大部分弓箭落到了後方農民軍的頭頂,造成了大量的傷亡。正當諾曼步兵和騎兵接近時,英王哈羅德身先士卒,中箭身亡。君主殞命,英軍氣奪,全線撤退。

諾曼底公爵威廉贏得了黑斯廷斯會戰的勝利,英國的前途從此刻得到了決定性的決定。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