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德·品特

哈羅德·品特

哈羅德·品特,英國劇作家、導演,他的著作包括舞台劇、廣播、電視及電影作品。品特的早期作品經常被人們歸入荒誕派戲劇。他也是2005年諾貝爾文學獎的得主。

品特的作品分為3個階段。第1階段的作品通常具有現實主義的色彩;第2階段的作品是作者深層次意識的外化;第3階段則進入了政治階段。

  • 中文名
    哈羅德·品特
  • 外文名
    Harold Pinter
  • 國籍
    英國
  • 出生日期
    1930年10月10日
  • 逝世日期
    2008年12月24日
  • 職業
    劇作家、導演
  • 主要成就
    1973年奧地利歐洲國家文學獎,2005年卡夫卡文學獎, 2005年諾貝爾文學獎
  • 代表作品
    《房間》

人物經歷

1930年10月10日,哈羅德·品特出生于英國倫敦東區哈克尼一個猶太人的家庭。父親傑克·品特是個吃苦耐勞的裁縫,母親弗朗西斯·品特則是一位性格開朗的家庭主婦。他的祖父母都是加世紀初從歐洲移民過來的猶太人,3位從波蘭來到倫敦,1位來自俄羅斯。這個猶太大家庭的所有成員都住的很近,他們之間經常相互拜訪、聚會,因此,盡管哈羅德是家中的獨生子,但是他的童年並不孤單。

哈羅德·品特哈羅德·品特

童年記憶中對于戰爭揮之不去的陰影,以及作為一個猶太人生活在倫敦東區哈克尼的青春記憶,都在品特日後的作品中得到反映。1939年9月在英國開始的大疏散,使得品特的童年生活發生了急劇變化。倫敦成千上萬的孩子被送往英國各地,哈羅德被送到康沃爾鄉下,在卡爾海斯城堡與另外二十多個男孩子住了1年。之後,為了躲避德軍的空襲他與母親又幾次被迫從倫敦搬到英國鄉下,直到14歲時他才返回倫敦。

品特曾在倫敦哈克尼下區文法學校(Haclmey Downs Grammar School)就讀(1944年一-1948年)。在那裏,他碰到了讓他一生受益的老師約瑟夫·布瑞爾裏(Joseph Brearly),也正是因為布瑞爾裏先生的不斷鼓勵,激發起品特對文學的熱愛以及表演潛能,並最終跨入藝術殿堂。1948年,品特進入英國皇家戲劇藝術學院學習。但因不喜歡學校的學習氛圍以及對學院所開設的課程毫無興趣,兩個學期後他最終選擇了輟學。18歲時的品特還曾因拒絕服兵役而兩次受審,險些被關進監獄。拒絕服兵役的行為實際上表達出他反對無謂戰爭的堅定態度,並保持一生未變。

1951年,品特來到倫敦戲劇演講中心學校(the Central School of Speech and Drama)學習。同年,他在著名的愛爾蘭愛紐·麥克馬斯特巡演劇團裏獲得一席之地,該劇團以表演莎士比亞作品及其他經典劇目而聞名。

1953年,品特離開愛紐·麥克馬斯特巡演劇團。之後,又在唐納德·烏爾菲特莎士比亞劇團等演出公司做演員,並改藝名為大衛·巴倫口avid Baron。

演出之外,為了維持生活,年輕時的品特還做過看門人、幹過洗碗工、推銷員、俱樂部服務生、街頭小販、鏟雪工等活計,這些生活經歷都成為他日後作品中寶貴的素材。

1952年,品特開始寫作自傳體小說《侏儒》,這部小說直到1990年才公開出版。這部小說被認為是品特關于哈克尼青春歲月的記憶。

做演員的經歷不僅拓寬了品特的視野,極大豐富了他的戲劇舞台知識,更為他日後從事戲劇創作提供了豐富儲備,讓他在1957年有能力抓住突然降臨的機遇,四天之內完成第一部作品《房間》的創作,成功完成了從演員到劇作家的轉型。

1959年在德國法蘭克福首演的獨幕劇《送菜升降機》是品特一部有代表性的“威脅喜劇”,被認為是品特受貝克特創作思想影響最大的一部劇作。劇中對“沉默”的處理達到了創新性的戲劇效果。例如,殺手戈斯從一開始就不停地追問著同伴本的各種問題,而本卻對此保持沉默,不予回答。

20世紀60年代,品特的戲劇創作駛入了發展的快車道。這一時期的主要戲劇作品更多地轉用現實主義手法表達荒誕的精神內涵,神秘感與非現實性因素減少了,威脅氛圍明顯淡化,語言也更加精練。

1960年創作的《看房人》是品特的第2個多幕劇。正是由于這個劇作的成功,確立了品特在第二次大戰後英國戲劇史上的重要地位,他也因此被當時的評論界稱為是一位“真正具有獨創性的”劇作家。《看房人》曾在倫敦連續上演了四百多場,並于1960年獲得“晚會標準戲劇獎”的最佳劇本。

20個世紀80年代至90年代,“隨著那些關閉的房間向著國際性的社會開放,品特把浪漫的愛情重新定義為一種更加具有活力的愛,它包括了友誼,以及通過行動來促進公正的迫切要求”。人們越來越多地看到,作為一個社會公眾人物,品特活躍在一些公共場合,反對和抨擊充斥世界各地的獨裁統治、虐待犯人、濫用權力等各種不公正現象。評論界對其的爭議也由此而產生。

不少人質疑,品特這種強烈的道德信念和正義感是否會給他的藝術創作帶來負面影響,進而降低其作品的藝術價值?現實社會中的各種不公正現象比比皆是,但如何將它們藝術化地再現,如何處理藝術與現實的關系問題也一直是品特所關註的。多年來,他都在不斷地尋找著將兩者有機結合的途徑,並通過自己獨特的藝術風格來表現一個在真實世界中不斷變化的“現實”的本質。

《餞行酒》(1984),《山地語言》(1988),《新的世界秩序》(1991),《聚會時光》(1991)是這一時期的主要作品。20世紀的最後10年,品特又分別創作了《月光》(1993),《歸于塵土》( Ashes to Ashes, 1996 ),《慶典》(Celebration, 2000)等劇作。之後,主要以詩歌寫作和政治演說為其思想和情感的表達方式。

如果說品特的藝術生涯始于他的演藝經歷,那麽他的藝術創作應該是從詩歌創作開始的。品特曾在許多場合裏也都談到詩歌創作在自己心中的重要位置。例如,在接受《巴黎評論》記者本斯基的一次採訪時,品特提到自己在巡回劇團做演員期間就一直在寫作,寫過幾百首詩歌以及一些散文,其中大約有10多首詩曾公開發表。哈羅德·品特在1999年完成了《慶典》之後再也沒有寫過劇本。宣布自己己決定終止戲劇創作。之後,品特的興趣更多地轉向了詩歌創作和社會公共事業。

2005年,品特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2008年12月24日,哈羅德·品特因患癌症在倫敦的家中去世,享年78歲,被埋葬在倫敦西北區的坎瑟爾·格林公墓。

個人生活

品特有過兩段婚姻。

哈羅德·品特哈羅德·品特

1956年,品特與女演員維維安·莫姍特(Vivien Merchant)結婚,兩年後他們的兒子丹尼爾出生。然而,他們的婚姻生活並非一帆風順,品特的兩段婚外情則加速了他們婚姻的終結。1962-1969年,品特曾與BBC電視台的記者瓊·貝克威爾(Joan Bakewell)有過一段長達7年的婚外情,這段感情經歷後來被品特寫進《背叛》一劇。1975年,品特與傳記作家安東尼婭·弗拉瑟另一段婚外情給妻子莫姍特帶來了巨大的打擊,莫姍特將之公之于眾,並提出離婚訴訟。1980年兩人離婚。離婚後,莫姍特沒有再婚,但卻開始酗酒,酒精幾乎毀掉了這個傑出女演員的事業,莫姍特于1982年離世。

1980年,品特與莫姍特離婚後,即與安東尼婭結婚,開始了28年不離不棄的婚姻生活。然而,不太穩定的家庭生活、母親的過早離世、父親的再婚等生活變故,讓兒子丹尼爾與父親逐漸疏遠,最終形同路人,2008年品特去世的時候,葬禮中沒有出現丹尼爾的身影。品特與兒子丹尼爾之間的感情裂痕永遠沒能彌補。

主要作品

中文名英文名發表時間體裁

燈盞與影子

Chandeliers and Shadows

1950

詩歌

英格蘭中部的新年

New Year in the Midland

1950

詩歌

插曲

Episode

1951


Poem

1953

詩歌

房間


1957

戲劇

送菜升降機


1959

戲劇

微痛

A SlightAche

1959

廣播劇

一夜不歸

A Night Out

1960

廣播劇

看房人


1960

戲劇、電影劇本

夜校

Night School

1960

電視劇

侏儒

The Dwarfs

1960

電視劇

收集

The Collection

1961

電視劇

僕人

The Servant

1962

電影劇本

情人

The Lover

1963

電視劇、戲劇

茶會

Tea Party

1965

電視劇

地下室

The Basement

1967

電視劇

詩歌

Poems

1971

詩文選集

背叛


1978

戲劇

詩歌與散文:1949-1977

Poems and Prose 1949-197

1978

詩文選集

法國中尉的女人


1981

電影劇本

餞行酒


1984

戲劇

山地語言


1988

戲劇

新的世界秩序


1991

戲劇

聚會時光


1991

戲劇

詩歌散文集

Collected Poems and Prose

1991

詩文選集

美式足球

American Football

1991

詩歌

早期詩歌十首

Ten Early Poems

1992

詩文選集

上帝

God

1993

詩歌

月光


1993

戲劇

歸于塵土

Ashes to Ashes

1996

戲劇

秩序

Order

1996

詩歌

死亡

Death

1997

詩歌

不同的聲音

Yarious Yoices: Prose, Poetry, Politics

1998

詩文選集

慶典

Celebration

2000

戲劇

午餐後

After Lunch

2002

詩歌

戰爭

War

2003

詩文選集

上帝保佑美國

God Bless America

2003

詩歌

炸彈

The Bombs

2003

詩歌

民主

Democracy

2003

詩歌

天氣預報

Weather Forecast

2004

詩歌

特殊關系

Special Relationship

2004

詩歌

創作特點

作品主題

20世紀60-70年代,哈羅德·品特以自己獨有的、敏銳的洞察力,將對社會的主要關註點落在了當時因受“性解放”運動影響而出現的新的性和婚姻倫理的思考,尤其是對社會上普遍存在的婚姻出軌的社會現象的思考,並將之作為創作的重要題材,迎來了個人戲劇創作的一個高峰期。

通過塑造《情人》中的薩拉、理查德夫婦、《風景》中貝絲、達夫夫婦以及《背叛》中的傑瑞、愛瑪、羅伯特等不同人物形象,品特首先註重的是對他們復雜的情感和心理世界的細節演繹,力圖表現出人的兩面性本質。其次,品特也表現出“婚外情”這種所謂流行的社會風尚,對已有的家庭和婚姻倫理秩序帶來的巨大沖擊力和破壞性。與此同時,他還非常註重展示出導致婚姻出軌行為發生時,人物的理性意志、自由意志和非理性意志之間倫理沖突的過程,並在《風景》、《沉默》、《背叛》等作品中,通過運用“內心獨白”、“倒敘”等多樣的藝術手段對此加以呈現。

在哈羅德·品特整個創作生涯中,從1957年創作的第一部作品《房間》,到1996年完成的後期劇作《歸于塵土》,家庭倫理一直就是一個重要的主題,在這些作品中,大多數都著重表現出家庭結構的“不完整”以及家庭成員之間倫理關系的“不和諧”。作品裏既有表現日益商業化的家庭倫理觀對西方傳統的家庭結構和成員關系產生的巨大沖擊和深層次影響;也有表現父輩與子女代際之間血脈相連但又矛盾重重的親子之情。這種“近在咫尺,卻又難以企及”的至親之情,也是現實生活中品特與兒子丹尼爾之間疏離之情的寫照。

此外,作品中有關子女對于父輩的“逃避”劇情,還反映出西方社會中的“敬重父母”文化趨于解構的事實,即子女對父母贍養的觀念呈現出越來越淡化的趨勢,孝道之責缺失已經成為一個顯性的社會問題。

不同于20世紀六七十年代時的“為自己寫作”或“為戲劇寫作”的創作觀,80年代之後,“隨著關閉的房間對國際社會的開放,品特重新把浪漫之愛界定為能恢復活力之愛,其中包括友誼以及通過實際行動來推動公正的急迫心情”,其創作主張、創作內容和審美取向也都發生了明顯的改變。這些變化並非隻是簡單地轉為表達其個人的政治立場或意識形態傾向,倫理價值觀的表達成為其創作的主要目的。

品特後期創作中的這種“文以載道”藝術主張的轉變實則是對文學倫理屬性的回歸,進一步說明“文學的根本目的不在于為人類提供娛樂,而在于為人類提供從倫理角度認識社會和生活的道德範例,為人類的物質生活和精神生活提供道德指引,為人類的自我完善提供道德經驗”。

詩歌創作是品特的整個藝術創作和思想表達的重要組成部分,所佔的地位並不遜色于戲劇。品特的詩歌寫作與其同時期的戲劇作品在主題上具有同一性,特別是後期創作的詩歌更是飽含著豐厚的倫理內涵,表現出對生命的珍視、對造成死亡的戰爭的強烈譴責、主張正義、抨擊強權統治、倡導人道主義等品格。

通過戲劇、詩歌創作、發表政治演說、參加政治活動等方式,晚年的品特步入到另一個更真實的舞台。他對充斥世界的各種不公正現象進行了嚴厲地抨擊,因為“在表達自己感受的時候,我不再沉默寡言”。品特後期創作的反戰詩歌用詞簡潔、犀利、準確,飽含著豐厚的倫理內涵,表現出他對造成死亡的戰爭的強烈譴責,以及對生命的敬重和對于“逝者”尊嚴的索求。

無論是在微觀的家庭場景中,還是身處宏大的社會歷史舞台上,也無論是在弱小卑微的個體生命旅程上或是動蕩不定的民族遷徙中,個體和集體的文化心理中都曾充滿了怨債、責難、痛苦、焦慮、冷漠或麻木。那麽如何再現這些人類曾經經歷過的傷痛歷史?舞台呈現無疑是最佳途徑之一。相較于小說、詩歌等其他文學體裁,戲劇作為再現創傷的表現形式,更加直觀、也更具有感染力,更能形象地營造出各種變異的意象和情節,強迫性的重復動作設計以及受創場景的再現,宜泄常規語言無法表達出的情感。

在《歸于塵土》一劇中,從“喪女之痛”這一個人創傷事件出發,品特創新性地運用了互文性、創傷敘事等多種藝術手段,表現出更加廣泛而深遠的、有關歷史中的種族大屠殺,以及當今世界裏的其它形式的暴虐行徑的倫理主題,反映了品特這樣一位藝術家對于歷史的見證和記憶,以及對于“後大屠殺”當下現實社會的反思,體現出作家深切的人道關懷。其中所蘊含的警示作用也是不言而喻的:隻要戰爭、暴虐存在一天,那些己經逝去的亡靈勢必“入土難安”,而“入土為安”隻能是作家自己的一個美好願望。

藝術特色

整體

品特的劇作創作大致被分為早、中、後3個時期。早期是荒誕派創作,中期是現實主義和回憶性的戲劇,如《情人》。這兩段時期的作品都有哲學上思辨的意味。後期的創作政治傾向特別明顯。

品特早期的戲劇創作在一定程度上受到“荒誕派戲劇”的影響,特別是受到塞繆爾·貝克特的創作理念的影響。在這些劇作中,“房間”意象的運用表現出狹小的空間裏人們內心的焦慮、無法溝通的人際關系、入侵者隨處可見以及生存危機等“威脅”主題。同時,品特還通過零亂而又無邏輯的對話,以及運用對話中時刻出現的停頓和沉默所造成的特定氛圍,形成一種不可名狀而又模擬兩可的神秘感。這些特點與他特有的喜劇手法完美地結合在一起,就形成了“威脅喜劇”的基本樣式,為“品特式的”戲劇的形成和發展奠定了基礎。

品特劇作的藝術特色在于:

1、喜劇與危險共生,輕松與恐懼俱存。嘻鬧中透出嚴肅的人生意義思考,嚴肅借喜劇般的對話與動作發揮展開。

2、語言的多解性,為觀眾創造了奇特的戲劇舞台世界:讓貌似日常現實生活中充滿不可理喻的神秘與荒誕,沖擊著現代觀眾因習慣而疲勞、因疲勞而麻木的藝術審美觀。

品特創作情境時“視覺是雙層面的迴圈過程,一方面,劇作家必須允許人物有足夠的必要時機來展開自己奇特、看不見的行動,另一方面,人物必須具有本能的戲劇節奏和戲劇結構的感覺。”

他認為,作家的作用是很好地把握他和人物的微妙關系,他們相互高度尊重,不應強求人物說他們不能夠說的話。作家也不能將人物領到計算好的位置上,而是讓他們自己承擔自己的問題,給予他們正當必需的時機去解決。同時,品特認為他的人物也是可控的。他的作用僅僅是選擇和處理人物的行動。然而事實上,“品特做了大量的工作:從句子的成型到戲劇的整體結構。一方面安排人物的行動,一方面聆聽他們的要求,沿著人物自己留下的線索往下走。

因此,品特通過綜合了戲劇、廣播、電影和電視的藝術能力,獲得了多種手段和方式的藝術表現力,打通了門類藝術的局限,延伸了戲劇形式的邊界,他將時間藝術與空間藝術、視覺藝術和聽覺藝術、再現藝術與表現藝術、造型藝術與表演藝術的特點融匯在一起,擴大了藝術綜合的可能性,具有更加強烈的藝術感染力。具體地說,品特利用電影與廣播藝術技巧解決了舞台劇創作的局限性問題,反過來,戲劇與小說藝術手法也幫助他的電影實現了獨特的時空結構。

1960年代,品特經歷了不斷參與電影和電視的製作,有些戲劇就是在拍電影時所產生的。1965年以前,品特的戲劇都是從排練中獲得靈感與技巧,包括《回家》。但是之後,《風景》、《沉默》、《昔日》、《獨白》、《虛無鄉》和《背叛》都是受到拍電影和電視經歷的影響,以致他戲劇的形式非常接近詹姆斯·喬伊斯和弗吉尼亞·沃爾夫在小說中取得的成就:等效戲劇的內心獨白。必須承認,由于各種風格的相互影響,導致品特形式邊界的擴張,因此,觀眾和評論家往往不能適應,而造成莫名其妙的觀演效果。

品特戲劇的藝術本質特征是一種日常生活情境“慣例”儀式。雖然品特戲劇顯現出極明顯的“沖突”,但是這種模式並不符合黑格爾闡述的以及戲劇史上所表現的意志沖突模式。“品特式的沖突”情境表現在離意志爆發點還有一段距離的對抗上,這種情境下的人物對抗並不是簡單的毀滅或解決問題,而是在審美意識形態中的較量,沒有對、錯、輸、贏。戲劇中的各類情境儀式,規定著權力與屈服的內在控製關系,戲劇人物就是在這種總的情境基礎上發生種種行動的選擇,形成了品特獨特的戲劇形式。

品特的大多數劇作常常會呈現典型的品特式的場景:一個房間,兩個人,這兩個人在進行著平靜的對話。但是當室外的人進入到房屋的領域,特別是登堂入室後,屋內的局勢開始發生微妙的變化,很多時候室內外的人們會進行某種遊戲,或者是某種儀式。

這些看似無關緊要的近似兒童玩的遊戲,如捉迷藏,或爭強好勝的口舌之戰,最終的結果常常出人意料,而室內外人物的關系也因此而發生突變,所以這些遊戲成了劇中人物命運的轉捩點,也是預示人物在遊戲前後不同命運的分水嶺:生死存亡從此大不相同。

創作態度

在後期的戲劇、詩歌創作中,他通過互文性、創傷敘事、戲仿等各種文學策略,將集體歷史文化創傷與個體心理創傷相結合,表達出自己對于戰爭給人類帶來創傷的再思考,尤其是對于“後大屠殺”時代的當今社會仍然存在的戰爭以及各種暴虐行徑的批判,書寫著歷史創傷的當代危機。

在創作中,品特一直保持著求新求異、勇于嘗試的寫作態度。他的寫作總能創意迭出、式樣常新,因此,他的藝術表達方式遠不止“沉默”、“停頓”等眾所周知的方法。他常常通過多種方式、多種舞台手段,包括影視、小說、詩歌等表現方法,來建構自己的劇作,表現出超強的駕馭舞台的能力。

不同作品中,品特的表現手段很少雷同,多樣的戲劇形式裏蘊含著作家對于社會的種種深刻思考:

在《情人》一劇中,運用“角色跳轉”表現人物身上斯芬克斯因子中自由意志的肆意;

在《風景》中,運用“內心獨白”的敘事方式,在舞台上“說出”了夫妻間的疏離的感情危機;

在《背叛》中,倒敘手法的運用,將劇中“婚外情”行為還原至兩個不同的倫理語境,說明意志沖突導致或抑製“婚外情”的原因是在不同的倫理語境中形成的;

在《山地語言》中,他賦予“畫外音”和“沉默”豐富的倫理含義,以表現出至親之情的無法阻斷;

在《月光》中,他將三個舞台空間並置,這一戲劇策略徹底解構了原有的平衡、穩定的舞台空間,形象地表現出父輩與子女代際之間,矛盾且疏離的親子關系;

在《歸于塵土》一劇中,他創新性地運用了創傷敘事、互文性等多種藝術手段,表現出更加廣泛而深遠的、有關歷史中的種族大屠殺,以及當今世界裏各種暴虐行徑的倫理主題,反映了品特這樣一位藝術家對于歷史創傷的見證和記憶,以及對于“後大屠殺”當下現實社會的反思等等。

語言

品特寫的是對話的冰山,他劇中的人物像是冰冷的海洋中漂浮的遙遠的冰山,他們之間的交流在海底進行。在“品特式”的獨特氛圍中,最有表達力的不是語言而是沉默。讀者所能知道的,關于這些人和這些事,永遠是片面的,但在沉默中,有時人們似乎能摸到真相。

人類的溝通其實就是冰山,冰山浮出水面的小小部分就是聽得到的言語。飄浮在下面的巨大體積就是平時聽不到但已結晶的情感、思緒。在某種程度上,品特的語言正應了俗話說的“雄辯是銀,沉默是金”或“此時無聲勝有聲”。在這種貌似支離破碎的語言架構中,品特努力展現人類生存狀態中的矛盾、困惑和應對策略。

品特運用了“極短句”、“中斷語”等來表達一種吐不出、說不上、化不開的內心恐懼,用一再重復的靜場、停頓、靜默來表達一種迷漫空中的威脅感。實際上,極短句的背後卻是豐富的“潛語言”,它負載著無限眾多無法以“溝通”作為媒介的潛在世界,于是,一種非語言的真實世界就隻能由觀眾自行感悟,一種荒誕不經的疑惑在落幕之時又重新升起。

在品特手中,戲劇語言取代情節成為揭示人物內心激情、表現沖突和展開行動的要素,停頓和沉默成為了戲劇行動的有機組成部分,而且往往是人物感情沖突的高潮。

因此,品特的語言具有很強的戲劇性和緊張度。然而,在表面上,劇中人物的對話卻往往顯得輕描淡寫,正如大河平靜的水面下隱藏著湍急的激流一樣。

人物影響

哈羅德·品特被譽為蕭伯納之後英國最重要的劇作家,獲得過包括諾貝爾文學獎在內的多項大獎。品特集編、導、演于一身,在40餘年的創作生涯中創作了30多部戲劇,若幹詩歌、小說、電視劇、廣播劇、電影劇本和政論文章。

品特的作品無論是從內容還是從形式,都有多重的診釋,但在貌似荒誕的外衣下,暴露的卻是赤裸裸的現實,因為這些作品“幾乎都是出自對他親身經歷的記憶”,而之所以能引起觀眾的共鳴,也恰好是因為他理解“人類生活中的不安全感,而這種感受往往來自于心理搏鬥與領地之爭”。

劇中的人物在進行日常瑣碎的閒聊時,卻在不經意間泄露了天機,因此品特被授予諾貝爾文學獎的理由是他“在作品中揭示出隱藏在日常閒談之下的危機,並強行開啟了受壓抑的封閉的房間”。正是由于品特及其作品迥異的特質,他為此贏得了“品特風格的”(Pinteresque)稱謂,這一形容詞已經列入《牛津詞典》。此外,圍繞品特,還有其他的專用名詞,如“威脅喜劇”,及“荒誕派戲劇家”等標簽。

除了撰寫舞台劇劇本,品特獲得過兩次奧斯卡獲提名和七次英國電影學院獎提名。2005年,他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

20世紀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中期,中國曾經出現過荒誕派戲劇的熱潮。品特作為英國荒誕派的代表作家,其作品為中國觀眾所認識。中央戲劇學院曾排過品特的《升降機》、《生日晚會》、《情人》等作品。

獲獎記錄

年份獎項作品
1960年標準晚報戲劇獎看房人
1965年英國電影學會最佳劇本獎太太的苦悶
1967年“托尼戲劇獎”以及“紐約劇評家獎”回家
1970年(德國漢堡)莎士比亞戲劇獎
1973年歐洲文學獎
1980年皮蘭德婁獎
1995年大衛·科恩英國文學終身成就獎
1996年勞倫斯·奧利佛戲劇獎
1997年莫裏哀戲劇獎
2000年
Brianza詩歌獎
2005年威爾弗雷德·歐文詩歌獎詩文集《戰爭》
2005年諾貝爾文學獎

人物評價

他真正對戲劇的貢獻就是他的作品是可以作為英文戲教材的。他的原文,很容易看懂,但是能明白裏面深層傳達的東西又挺難,他其實發現了人類語言的詬病。——人藝導演徐昂

“我個人很喜歡品特,我曾經專赴英國劍橋大學進行負責的“品特的研究”國家項目,但是很遺憾沒能見到品特。我個人對他很情有獨鍾,他的離世我感覺像是一位老朋友的離開。”——華明(南京師範大學教授,品特作品中文版譯者) 。

他的作品語言高度集中和故事合乎邏輯,這是我最大的感觸。品特會用咖啡廳裏旁邊人的對話或者街邊的聊天營造自己的戲劇風格。這個人給人最大感覺就是特楞,也特神,有膽兒。——沈林(中戲教授,英國戲劇研究專家) 。

“品特的去世對英國乃至世界文壇來說,都是莫大的損失。真是太遺憾了。”——(文學評論家白燁評)

“品特的戲劇作品通常是由某一段特殊的個人經歷引發,隨後將會沿著自身的內部邏輯逐漸成形。我們不能說這些劇作是自傳性的,但卻不可避免地反映出,他在某個特定情境下流露出的恐懼,擔憂和關註”——英國劇評家邁克爾·比林頓

品特擅長揭示日常生活中的不祥與平靜狀態下的噪聲,這使他成為最有影響的劇作家並成為同代人模仿對象。———(紐約時報評)

戰後英國戲劇舞台上最具有創造力,最高深莫測的戲劇家。———(每日電訊報評)

“品特的作品中既沒有贏家也沒有輸家。在人物之間的權力遊戲中,我們很少看見誰佔據了上風;他們改變著位置,在看似不經意的話語中上下沉浮”。———(2005年諾貝爾文學獎頒獎辭)

品特並不是一個現實主義劇作家,在他的劇中,人物和對話與現實生活很接近,但是全劇的效果卻有著一種不可名狀的神秘感,給人以一種不可琢磨、模棱兩可的感覺,而這種自相矛盾的現象則是品特劇作的最大特點。———何其莘《英國戲劇史》

“盡管這位最令人敬佩的劇作家受到過貝克特的影響,但是他現在無疑是西方文學界實力最強的、最有活力的作家”。——(美國耶魯大學著名評論家哈羅德·布魯姆主編的《哈羅德·品特》研究論叢的引言)

在我看來,他[品特]是唯一一位汲取了薩繆爾·貝克特教誨的英國劇作家,而且他將貝克特的虛無和絕望發展成了一種全新的戲劇,超越了傳統的悲劇和喜劇的類別,通過把威脅、嘲諷、暴力和溝通失敗溶于一爐,傳遞出一種彌漫于二十世紀末的扭曲而復雜的絕望情緒”。——(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首席書評人約翰·凱裏評)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