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姆萊特

哈姆萊特

著名悲劇之一,是莎士比亞最負盛名的劇本,同《麥克白》、《李爾王》和《奧賽羅》一起組成莎士比亞“四大悲劇”。在《哈姆雷特》(Hamlet,又名哈姆萊特)中,復仇的故事中交織著愛恨情愁。同時,哈姆雷特也是該劇主人公丹麥王子的名字。後有據此改編的同名電影和越劇、國劇等藝術作品。

  • 書名
    丹麥王子,哈姆雷特的悲劇
  • 定價
    7.00
  • 又名
    王子復仇記,哈姆萊特,漢姆雷特
  • 出版社
    長江文藝出版社
  • 作者
    威廉·莎士比亞
  • 出版時間
    2004-11-1
  • 原版名稱
    The Tragedy of Hamlet, Prince of Denmark
  • 裝幀
    平裝(無盤)
  • 譯者
    朱生豪
  • ISBN
    9787535429025
  • 類別
    劇本
  • 頁數
    146

簡介

哈姆萊特(又譯哈姆雷特

《哈姆萊特》1601是莎士比亞的四大著名悲劇之一。劇情講的是丹麥王子哈姆萊特為父復仇的故事。悲劇雖然取材于丹麥歷史,但是深刻地揭露了封建社會宮廷內部的腐化和墮落的尖銳的鬥爭。哈姆萊特替父報仇,殺死他的叔父,他自己也被叔父暗算,在與雷歐提斯的決鬥中中毒劍身亡。這場發生在宮闈之中的沖突,不僅是家庭的悲劇,而且是皇宮、國家的悲劇。哈姆萊特最終未能實現他重整乾坤的願望,臨終前把王國交給了挪威王子福丁布拉斯。

六角叢書中外名著榜中榜·哈姆萊特(新版) (英六角叢書中外名著榜中榜·哈姆萊特(新版) (英

哈姆萊特的形象常常是人們談論這一悲劇的重要話題之一。這個人物既有文藝復興時期人文主義者反封建、崇尚人的理性的特征,又有宮廷貴族後代悲觀、憂鬱的消極一面。在劇中,作者集中揭示了他的人文主義理想和他對現實的悲觀認識的沖突。劇中他的四次獨白,表現了他在復仇之前的心理鬥爭。在開始,他對父親的突然去世深感悲痛,對母親的快速轉嫁疑惑不滿。當他聽到鬼魂的話時,他一方面半信半疑,另一方面又為自己的猶豫和軟弱而感到自責。他利用戲班在皇宮中上演陰謀殺兄奪妻的戲貢扎古之死證實了叔父的惡行,于是他決心為父報仇。他意識到,他的復仇關系到國家的命運、正義的伸張,同時他感到自己勢單力薄,懷疑自己是否能擔當如此重任。在他誤殺宮廷大臣後,他被遣送往英國,他嘆息復仇計畫出師不利,感到新王已經看出他的敵意必致他于死地。于是他不顧一切,利用與雷歐提斯決鬥的機會與新王決一死戰。哈姆萊特的悲劇結局有宮廷鬥爭險惡復雜的一面,也有他自身性格局限的原因。莎士比亞通過這個人物的悲憤與失望、苦悶與彷徨,批判了醜惡的現實,也揭示出哈姆萊特悲劇的必然性。

《哈姆萊特》不僅顯示了莎士比亞思想的深刻,還顯示出作者藝術上的成熟和才華。劇中除了描寫哈姆萊特的復仇情節線索之外,還安排了雷歐提斯和挪威王子福丁布拉斯的兩條復仇線索,以相互聯系和襯托。在復仇情節之外,莎士比亞還寫了哈姆萊特和奧菲麗婭之間的愛情,哈姆萊特和霍拉旭之間的真誠友誼,哈姆萊特和背叛自己父王的母親復雜的關系等。在突出悲劇的陰鬱、灰暗、緊張的氛圍的同時,作者又穿插進嘲諷的詩句和插科打諢的幽默場面,使得戲劇達到“崇高和卑下、可怕和可笑、英雄和醜角的奇妙的混合”,顯示出豐富的人物性格和五光十色的社會畫面。

哈姆雷特

哈姆雷特,英文原名為“The Tragedy of Hamlet, Prince of Denmark”(丹麥王子哈姆雷特的悲劇),簡稱Hamlet,又名王子復仇記,威廉·莎士比亞的著名悲劇之一,是莎士比亞最負盛名的劇本,同《麥克白》、《李爾王》和《奧賽羅》一起組成莎士比亞“四大悲劇”。在《哈姆雷特》中,復仇的故事中交織著愛恨情愁。

同時,哈姆雷特也是該劇主人公丹麥王子的名字。

​劇情

哈姆雷特描述了這樣一個故事:

丹麥國王哈姆雷特的父親突然逝世後不到兩個月,王後喬特魯德就和國王的弟弟、新國王克勞狄斯結了婚。這一連串事情在朝中引起了議論,有些大臣認為喬特魯德輕率無情,居然嫁給了可憎卑下的克勞狄斯。甚至有人懷疑克勞狄斯是為了篡位娶嫂,卑鄙害死了已故的國王。

受刺激最深的還是王子小哈姆雷特。因為哈姆雷特總是把他已故的父親當作偶像來崇拜,所以最令他難受的倒還不是沒能繼承照理來說應由他繼承的王位,而是母親喬特魯德很快就忘記了和老國王的恩愛。在哈姆雷特看來,這樁婚事是十分不正當的,用“亂倫”兩個字來形容是再恰當也不過了。悲痛和鬱悶使年輕王子昔日慣有的快樂蕩然無存,在他眼裏,一切高潔的花卉全都枯死了,倒是種草卻在那裏瘋長。新王和王後想盡了辦法叫他快活起來,但哈姆雷特總是穿著黑色的喪服來表示他的哀悼,甚至在新王舉行結婚大禮的那一天,他仍舊身著喪服以示鄙視。

在無數天悲哀的日子裏,年輕的王子反復思量著他敬愛的父親是怎樣死的。雖然克勞狄斯宣稱國王是給一條蛇咬死的,但敏銳的哈姆雷特懷疑克勞狄斯就是那條蛇,而且,他猜測母親喬特魯德也有可能參予了謀殺。這些懷疑和猜測困擾著哈姆雷特,直到有一天他聽說鬼魂的事,整個宮廷陰謀才開始顯露出輪廓。

有學問的霍拉旭是哈姆雷特的好朋友。他和宮廷警衛馬西勒斯曾在夜半看見過一個鬼魂,長得和已故的國王一樣,烏黑的胡子略帶些銀色,穿著一套大家都很熟悉的盔甲,悲哀而且憤怒地走過城堡的高台。一到子夜他就來了,哨兵對他講話,他好像作出要說話的樣子,但這時雞鳴天亮了,鬼魂就消失了。當霍拉旭向哈姆雷特講起此事時,困惑中的王子立刻相信了,他斷定這一定是父王的鬼魂,他認為鬼魂這樣出現一定不會是無緣無故,說不定有什麽冤屈的事要講,盡管鬼魂一直沒開口,但哈姆雷特認為父親會對兒子說的。于是,王于決定當天晚上和哨兵一起去守夜,好見到父王的鬼魂。

哈姆雷特焦急地等待黑夜的到來。天剛黑,他就和霍拉旭、馬西勒斯等人登上了鬼魂經常出沒的高台。月冷星稀,朔風刺骨,給鬼魂的出現更添了幾分寒冷的前奏。正當他們談著天氣的時候,霍拉旭打斷了池們的談話。說鬼魂出現了。

哈姆雷特看見鬼魂果然和霍拉旭他們描述的一模一樣,起初他又驚奇又害怕,他還祈求天神保佑他們,因為他不知道鬼魂是善是惡,更不知道它帶來的是禍是福。可是漸漸的他覺得父王的鬼魂並沒有什麽惡意,隻是悲哀地望著他,好像很想跟他說話。哈姆雷特膽子就大了起來,走向前去,望著和父親無甚兩樣的鬼魂,情不自禁地喊道:“國王,父親!”懇求他說說為什麽不好端端地安息在墳墓裏,卻要離開那裏出現在月光底下的高台上?他請鬼魂告訴他怎樣才能平息它不安的靈魂。于是,鬼魂就示意哈姆雷特跟它到人少僻靜的地方去好一吐為快。霍拉旭他們竭力勸阻哈姆雷特不要跟鬼魂去,生怕鬼魂露出獰惡的面目嚇壞了年輕的王子。但睿智的哈姆雷特早就盤算著揭開父王暴斃的秘密,怎肯放棄這樣的機會?至于生命,他早就看得透了,而他的靈魂,既然也同樣是永生的,鬼魂又怎能加害于它呢?所以年輕的王子突然覺得像獅子一樣強悍,掙脫了霍拉旭們的阻礙,跟著鬼魂走了。

當四處無人的時候,鬼魂打破了沉默,說它正是哈姆雷特父親的鬼魂。鬼魂說他是被人害死的,凶手就是他的親弟弟克勞狄斯,目的是為篡奪王位、霸佔王嫂。當老國王照老習慣午後在花園裏睡覺的時候,歹毒的克勞狄斯趁他熟睡的時候,偷偷溜進花園,把毒草汁灌進國王的耳朵和眼睛裏。那致命的毒汁像水銀瀉地一樣流進了他全身的血管裏,燒幹了血液,並使皮膚到處長起硬殼似的瘡。這樣,卑鄙的弟弟奪去了他王兄的生命,篡奪了王位,霸佔了王嫂。鬼魂請求哈姆雷特說,要是他確實崇拜和摯愛他父親的話,那他一定要向那卑鄙的凶手復仇。鬼魂又喟嘆說沒想到恩愛多年的妻子居然如此寡廉鮮恥,輕易地就投入謀殺她丈夫的凶手的懷抱。但鬼魂又囑咐哈姆雷特在復仇時千萬不可傷害到他的母親,讓上帝去裁決她,讓她不安的良心時時刺痛她自己就夠了。 哈姆雷特含淚聽完了鬼魂的控訴,答應鬼魂一切都按它的吩咐去辦,鬼魂這才放心地消逝了。

哈姆雷特立誓要把他所記得的所有事情,包括他從書本及閱歷裏學到的東西統統忘掉,隻剩下鬼魂告訴他的話和要他做的事來支配他的腦子和身體。這個秘密,哈姆雷特隻謹慎地告訴了密友霍拉旭一個人。他吩咐馬西勒斯等人對那晚上所看到的一切都要絕對地保守秘密。

在得知這個宮廷陰謀之前,精神的痛苦就使哈姆雷特的身體虛弱,精神頹唐,鬼魂揭開秘密又在他心靈上增加了極其沉重的負擔。哈姆雷特生怕這樣下去會引起克勞狄斯的註意,認為哈姆雷特知道許多內情而要對付他,因此存起什麽戒心來。于是王子就作出了一個奇特而大膽的決定:假裝發瘋。這樣一來,克勞狄斯可能就不會認為他有什麽圖謀,也不會有什麽猜忌了。而且,假裝發瘋不但可以巧妙地掩蓋他內心中的真實的不安,也可以給他機會冷眼窺視克勞狄斯的一舉一動。

自此,哈姆雷特在言語、服飾及各種行動上都裝得瘋癲怪誕。他裝瘋十分肖似,以至國王和王後都被他哄騙了過去。他們壓根兒不知道鬼魂揭秘的事,所以認為哈姆雷特的發瘋除悲悼他父親的逝世外,一定還有愛情的折磨,而且,國王和王後還自作聰明地看出來王子愛上了哪一位姑娘。在所有的變故發生之前,哈姆雷特確實愛上了一個叫做奧菲利姬的美麗姑娘,她是御前大臣波洛涅斯的女兒。哈姆雷特曾經給她寫過情書、送過禮物,有過許多熱辣辣的愛情表白,正大光明地向這位純潔美麗的少女求過愛,她也肯相信所有王子的海誓山盟都是真摯的。自從哈姆雷特定下裝瘋的計策,他就故意顯出一副對可愛的姑娘非常冷酷無情的樣子來。好心的奧菲利婭倒並沒有怎樣怪他,隻是覺得王子的冷漠決非他的本意,而完完全全是因為他的瘋病。她認為王子以前的高貴和睿智仿佛是一串美妙的鈴鐺能奏出非常動聽的音樂,可是現在悲痛和憂鬱損毀了他的心靈和理智,所以鈴鐺隻能發出一片刺耳的怪響。

盡管哈姆雷特的復仇大事充斥了血腥味道,和求愛的羅曼蒂克很不相稱,同時在他看來愛情這種悠閒的感情和他的責任也是格格不入的,可是他有時仍情不自禁地思念起可愛的奧菲利婭。有一次哈姆雷特突然覺自己的冷酷好沒道理,就寫了一封滿篇狂熱誇張詞藻的信給奧菲利婭,什麽可以懷疑星星不是一團火,懷疑太陽不會動,懷疑真理是謊言,可是永遠不要懷疑他的愛情……等等。這狂躁的表現很符合他的瘋癲的外表,但字裏行間倒也不免稍稍露出一些兒柔情,好讓這位好姑娘不能不承認哈姆雷特在心裏是深深愛著她的。奧菲利婭把這封信拿給她的老父親看了,于是國王和王後也清清楚楚地知道了什麽才使聰明的王子發瘋的。母後喬特魯德倒真心希望哈姆雷特是為了奧菲利婭的美貌才發起瘋來的,那麽,姑娘的溫柔是很可以叫哈姆雷特恢復到原樣的。

可是哈姆雷特的心病是遠非他母親所能想象的。丹麥王子的腦海裏旦旦夕夕想的都是他父親的鬼魂,是為父親復仇的神聖命令。每天每時的拖宕在他看來都是罪惡的,都會破壞命令的神聖。但那國王整天有衛兵保護,而且總是和喬特魯德在一起,想要殺了國王不是那麽容易的。另外,篡位者恰好是他母親現在的丈夫,這使他分外痛心,要真動起手來就更猶豫不決了。天性溫柔敦厚的哈姆雷特本來就認為把一個同類活活殺死,是討厭而且可怕的。再加上他長時期的憂鬱和頹唐也使他搖擺不定、無所適從,所以一直沒能採取果斷的行動。再說他聽說魔鬼是搖身百變的,或許它變成了他父親的樣子來叫他去殺人也未可知,于是他決定不能單憑幻象或幽靈的指使去行事,一定要有真實的根據才行。

正當哈姆雷特心意閃爍不定的時候,宮裏來了個戲班子,這便給了王子一個試探的機會。哈姆雷特以前就很喜歡看他們演的戲,特別是裏頭有個演員表演特洛伊老王普裏阿摩斯的被殺和王後赫卡柏的悲痛這樣一段悲劇的台詞,常令哈姆雷特感動不已。哈姆雷特親自去向戲班子表示歡迎,說是過去聽了那段台詞是多麽地難以忘懷,並要求那個演員再表演一次。那個演員果然又活靈活現地演了一遍,演那個老國王如何被人殘忍地謀害,城池和百姓如何遭災,王後如何瘋子般光著腳在宮裏跑來跑去,本該戴王冠的頭上蒙了一塊破布,本該披著王袍的腰裏卻裹了一條毯子。這場戲演得非常逼真生動,不僅流出了眼淚,觀看的人也都以為他們看到的是真的事情而感動得流下了眼淚。

哈姆雷特心裏有些別扭,他想到那個演員僅僅說了一段編造的台詞,居然便動起情來,為千年前的古人赫卡帕流下同情的淚,那麽他哈姆雷特該有多麽遲鈍,因為他有真正該慟哭的原因——一個真正的國王,一個慈愛的父親給謀殺了,——然而他居然如此無動于衷,好像他已經忘了要復仇似的。不過,這件事還是給了哈姆雷特一個啓發,他想一出演得逼真的好戲對觀眾的影響是巨大的,有些奸詐的凶手往往會在觀看表演時,由于場面和情節的相似,良心發現,居然會當場招供自己所犯的罪行。那麽,克勞狄斯是否也會這樣呢?于是,哈姆雷特決定叫這個戲班子在他叔叔面前表演鬼魂所說的謀殺場面,然後仔細觀察克勞狄斯的神情反應來確定他究竟是不是凶手。

照王子吩咐準備的一出戲是講發生在維也納的一件謀殺公爵的案件的。被害的公爵叫貢扎古,他的妻子叫白普蒂絲姐。說是公爵的近親琉西安納斯為了霸佔貢扎古的家產,便在花園裏毒死了公爵,並騙取了公爵夫人的委身。國王和王後都應邀前來看戲。國王壓根兒不知道他上了哈姆雷特的當,當他和大臣們坐下來看戲時,哈姆雷特便坐在他旁邊,好仔細地察看他的神情。那出戲的開頭便是貢扎古和白普蒂絲姐的談話。那妻子再三向丈夫表白她至死不渝的愛,說是假如貢扎古先死了,她決不會再嫁,如果哪一天她再嫁了,便會招致報應。還說是除了那些謀殺親夫的毒婦,沒有哪個女人會再嫁的。哈姆雷特發現國王和王後聽到這段話時臉色頓時就變了。而當劇情發展到琉西安納斯把毒葯灌進在花園裏熟睡的貢扎古的耳裏時,哈姆雷特發現那個篡位的小人再也看不下去了,他忽然大喊點起火炬回宮,裝作身體不舒服的樣子,匆匆離開了劇場。現在哈姆雷特終于能斷定鬼魂說的全是實話,絕非是他的什麽幻象。在這個一直困擾著他的疑問霍然得到解決後,哈姆雷特感到很暢快。他對霍拉旭說,如今他的的確確知道他敬愛的父王是被克勞狄斯謀害了的。

正當哈姆雷特盤算著該如何去報仇時,王後卻派人叫他去後宮談話。喬特魯德是奉克勞狄斯之命去叫哈姆雷特的,克勞狄斯讓王後向哈姆雷特表示,他倆都很不高興他剛才的舉止。篡位的國王生怕出自母親的天性喬特魯德會偏袒兒子,可能會隱匿起一些他很想知道的話來,所以就吩咐御前大臣波洛涅斯躲在王後內宮的帷幕後面。這個安排非常適合老波洛涅斯的心意,他在多年的勾心鬥角的宮廷生活中平穩地混到了御前大臣的位置,深知用詭計來刺探內幕的訣竅。

當哈姆雷特來到後宮時,王後先是很溫婉地責備了他的舉止行為,說王子已經開罪于他的“父親”了,當然,她指的是新國王克勞狄斯。哈姆雷特聽到她把“父親”這樣一個聽起來令人肅然起敬的稱呼用在一個卑污之徒身上時非常吃驚和生氣,毫不客氣地沖著喬特魯德說:“母親,我想是你大大地得罪了我的父親。”王後脹紅著臉說他在胡說。哈姆雷特反駁道:“既然你那樣問法,我就應該這樣回答。”王後惱怒地說:“你莫非忘了在和誰說話?”哈姆雷特一聲冷笑,“我但願能忘記,但我又不能忘記,你確確實實是王後,你丈夫的弟弟的妻子兼我的母親。”王後勃然大怒:“你竟敢對我如此無禮。我隻好去找那些會說話的人來了。”她的意思是要去找克勞狄斯或波洛涅斯。

哈姆雷特想,既然好不容易有個機會單獨跟王後在一起,總得想辦法叫她意識到自己的墮落來,于是就抓住王後的手腕不讓她走,按住她讓她坐下來了。哈姆雷特的這種強橫態度叫王後十分害怕,擔心他由于瘋狂會做出傷害她的事來,于是就大聲嚷了起來。而此時躲在帷幕後面的波洛涅斯驚恐萬狀地大喊道:“救命啊!快來人救王後啊!”哈姆雷特以為是國王藏在那裏,心想機會來了,于是拔出佩劍向幕布後刺去。喊叫聲嘎然而止,哈姆雷特以為國王克勞狄斯一定死了。當他把屍體拖出來一看卻是御前大臣波洛涅斯。

“瞧瞧!”王後大聲嚷著,“你幹了一件多麽殘忍的事啊!”

“是的,母親,確實很殘忍,”哈姆雷特回答說,“但不比殺了一個國王又嫁了他弟弟的行為更殘忍!”

哈姆雷特想開啟天窗說亮話,所以就坦白地說了出來。他認為對于父母的過錯,作兒女的應盡量寬容,但這種過錯如嚴重到一定地步,那麽連兒子也是可以嚴厲地責備母親的。他責備王後不該水性楊花很快就忘記先王,投入凶手的懷抱;不該輕易就忘記對先王的誓言。如果這樣的話,那足以讓人懷疑女人的一切誓言,一切所謂的美德也會變得虛偽,婚約還比不上賭徒的諾言,宗教也隻是玩笑的空話。悲憤的王子指出王後的行為上愧于天下愧于地。為了讓顫抖的王後更好地悔悟,哈姆雷特拿出兩幅肖像,一幅是先王,王後的第一個丈夫,一幅是新王,王後的第二個丈夫。哈姆雷特說:“瞧,我的父王,他的額頭有多麽慈祥,氣概有多麽非凡!他的卷發像太陽神,前額像天神,眼睛像戰神,他的姿勢像剛降落在吻著蒼天的山峰上的傳信神。你再來看這一個,多像是害蟲和酶菌,因為他居然戕殘了他強健的兄長。”

正當哈姆雷特正在問王後喬特魯德她怎麽還能跟那個謀害了先王、竊取王位的凶手繼續生活下去時,他父親的鬼魂出現了,隻有哈姆雷特一個人能夠看到,無論哈姆雷特怎麽指出鬼魂所站的地方,王後都不能看見,她很害怕地看著哈姆雷特對著空中說話,以為哈姆雷特仍舊在發瘋。哈姆雷特問鬼魂來幹什麽,鬼魂說他是來提醒哈姆雷特不要忘記替他報仇的諾言的。鬼魂又說,要去和他母親說話,不然她會因為悲傷和恐懼而死掉的。鬼魂走後,哈姆雷特懇求王後不要以為他瘋了而把鬼魂引到人間,真正使鬼魂出現的原因恰恰是她自己的罪過。他懇求王後對上帝承認過去的罪孽,離開國王。要是王後以真正的母親的樣子來對待他,那他也會以真正的兒子的態度來祈求上蒼保佑她。王後終于感動了,答應照他說的去做。

和王後的談話結束後,哈姆雷特的心情平靜了一些。他看到不幸被他莽撞地殺死的老波洛涅斯的屍體時,王子傷心地哭了,因為這是他心愛的姑娘奧菲利婭的父親啊!

波洛涅斯的死給了克勞狄斯對付哈姆雷特的借口。按照國王的本意是要把他視為隱患的哈姆雷特殺死,但又怕擁戴哈姆雷特的百姓不答應,況且也怕畢竟是愛兒子的王後的阻撓,所以,波洛涅斯的身亡使國王可以借口把王子驅逐出境。狡詐的克勞狄斯要哈姆雷特由兩個大臣陪同坐船到英國去,以避免所謂的處分。當時的英國是向北歐強國丹麥納貢的屬國,所以克勞狄斯給英國朝廷寫了封信,編造了一些理由,要他們把哈姆雷特處死。聰明的哈姆雷特懷疑這裏面肯定有名堂,于是在夜裏偷偷從那兩個大臣處拿到那封信,巧妙地把自己的名字擦掉,而換上那兩個大臣的名字。不久,座船受到海盜的襲擊,哈姆雷特勇敢地拿著劍殺上了敵人的船,不料他自己的座船卻怯懦地溜之大吉了。那兩個大臣把他丟下,帶著改過的信件急急忙忙跑到英國去接受應得的懲罰了。

海盜俘虜了王子以後,倒對這個高貴的敵人十分客氣,不久就把他放了,希望王子在朝中替他們說些好話。當哈姆雷特返回王城後,見到的卻是一片悲慘的景象,那便是哈姆雷特曾經摯愛過的美麗姑娘奧菲利婭的葬禮。自從可憐的老波洛涅斯死了過後,這個未知世事的年輕姑娘受了很大刺激,神經也變得不正常起來,因為她沒想到可憐的老父親居然慘死在她所愛戀的王子手裏。她到處瘋瘋癲癲地跑來跑去,把一束束鮮花撒給宮裏的女人們,說是在給她父親舉行葬禮;又時常唱一些愛情和死亡的歌兒,仿佛以前發生的事情全都給忘記了。她喜歡痴痴地坐在一條小河邊,那條小河的邊上斜斜地長著柳樹,葉子倒映在水面上。有一天,她趁人不備又偷偷溜了出來,來到小河旁,用雛菊、蕁麻、野花和雜草編結了一隻小小的花圈,然後爬上一棵柳樹,想把花圈掛到伸向河中的柳條上,可是樹枝一下折斷了;美麗純潔的奧菲利婭便帶著她編的花圈掉進了水裏。開始她還靠柔軟的衣衫托著在水裏浮了一陣,還斷斷續續哼唱幾句不知是什麽的曲兒,仿佛一點兒也沒在意自己遭受的滅頂之災,或者仿佛她本來就是生活在水裏的精靈一樣。可是沒多久,她的衣服就給河水浸泡得沉重了起來,她還沒來得及唱完那支婉轉的歌兒,就沉入水裏,一縷芳魂悠悠地上了天堂。

當哈姆雷特回到王城時,奧菲利婭的哥哥、從法國回來的雷歐提斯正在為不幸的夭亡的美麗姑娘舉行葬禮,國王克勞狄斯、王後喬特魯德和所有重要的朝臣都到了。一開始哈姆雷特不知道他們在舉行什麽喪葬儀式,隻是默默地站在一旁,不想去驚動大家。他看見他們按照處女葬禮的規矩,在奧菲利婭墳上灑滿了芬芳的鮮花。花是由王後喬特魯德親自撒的,她邊撒邊說道:“唉,鮮花本應是撒在美麗的姑娘身上的!奧菲利婭,我本來滿心希望用鮮花來鋪滿你的婚床的,可愛的姑娘啊,沒想到卻是撒到了你的墳墓上了。你本來應該做我兒哈姆雷特的妻子的。”接著,一向摯愛妹妹的雷歐提斯又喃喃地說,希望奧菲利婭的墳頭上長出紫羅蘭來,然後雷歐提斯又發瘋似地跳進了奧菲利婭的墳坑,悲慟得死去活來,並且吩咐侍從拿土來堆在他身上,讓他和親愛的妹妹奧菲利婭埋葬在一起。看著這一切,哈姆雷特對奧菲利婭的熾愛又從心頭涌起,他不能容忍一個僅僅作為哥哥的人悲哀到這個程度,因為驕傲的王子覺得他自己對奧菲利婭的愛遠遠比四萬個哥哥的愛加起來還要深。所以,處于感情煎熬中的哈姆雷特不顧一切地跳了出來,比雷歐提斯更為瘋狂地跳進了奧菲利婭的墳坑。沖動的雷歐提斯認出這便是他全家的仇人哈姆雷特,因為他的老父和幼妹都是因為這個該死的哈姆雷特而死掉的,于是就沖上前去,死命地掐住哈姆雷特的脖子,眾侍眾趕緊上前才算把他們拉開。葬禮之後,哈姆雷特向大家道歉說,他剛才的舉止太魯莽了,叫人以為他竟然要和雷歐提斯大動幹戈而跳進了墳坑;他解釋說他不能容忍竟然還有誰為了美麗的奧菲利婭的死而顯得比他哈姆雷特更悲傷。這樣一來,兩個高貴而又都高傲的青年似乎暫時講了和。

可是歹毒的國王卻不想放過哈姆雷特,于是他就利用雷歐提斯對其父親妹妹慘死所感到的內心忿憤,設奸計來謀害哈姆雷特。奸王唆使雷歐提斯假裝言歸于好而向哈姆雷特作出貌似友好的比劍挑戰。哈姆雷特當然毫不猶豫地接受了這個看上去並無惡意的挑戰,並且約定了比賽的日子。比劍的那天,宮中所有重要人物都在場,因為大家都知道哈姆雷特和雷歐提斯兩人都精擅劍術,所以朝臣們都各自為兩位劍客下了為數不小的賭註。照一般的規矩,這種友好的比劍應該用圓頭不開刃的鈍劍,但毒辣的國王卻操縱了被仇恨所支配的雷歐提斯,讓他使用一把塗了致命毒葯的開刃尖頭劍。所以當哈姆雷特挑了一把鈍劍時,他已墮入國王的奸計,他一點兒也沒懷疑雷歐提斯有什麽不良企圖,也沒有檢查雷歐提斯的劍。比劍開始了,起初,雷歐提斯沒拿出真實本領來,故意讓哈姆雷特佔些上風,好趁他掉以輕心之時全力一擊;而這時國王克勞狄斯也故意稱贊哈姆雷特的勝利,大聲喝著彩,頻頻為哈姆雷特的勝利幹杯,還下了很大的賭註,賭並不佔多少上風的哈姆雷特一定能贏。這一切都是為了分散哈姆雷特的心神,以便雷歐提斯能發起犀利的一擊。果然,幾個回合過後,哈姆雷特劍勢就有些松弛,這時,雷歐提斯凶狠地拿出了看家本領,用毒劍一下刺中了哈姆雷特。哈姆雷特雖然還不知道全部陰謀,但這一擊也激起了他的怒火和勇氣。激烈的拼鬥中,哈姆雷特終于奪過那把毒劍並用它回敬了雷歐提斯一下,這下,雷歐提斯便成了國王奸計和自己的愚蠢的雙重犧牲品。正在這緊張的時刻,王後的慘叫又增添了幾分不祥色彩。原來,奸王特地給哈姆雷特準備下一杯有毒的飲料,以便哈姆雷特比劍時喝下去毒死他。這是一個多重的毒計,即便雷歐提斯的毒劍沒能刺死哈姆雷特,這杯下了烈性毒葯的飲料也足以要了哈姆雷特的性命。但國王忘了事先關照王後,所以當王後喝下那杯飲料時,剛來得及說她中了毒就倒地身亡了。

哈姆雷特頓時意識到這是又一個謀殺陰謀。于是他喝令把門關起來誰也不準外出,他要查出究竟是誰幹的。這時垂死的雷歐提斯覺得自己已深深地挨了哈姆雷特一劍,肯定是無救了,于是尚未泯滅的良心促使他招認了一切。他叫哈姆雷特不用查誰是凶手了,元凶是克勞狄斯,他自己也給克勞狄斯的奸計給害了。雷歐提斯請求哈姆雷特原諒他這個出賣朋友的人,告訴哈姆雷特說劍頭上塗了國王的毒葯,哈姆雷特已經活不過半個小時了,什麽靈丹妙葯都已救不了他了。說完這一切,雷歐提斯便死去了。哈姆雷特眼看自己快要死了,就拼起殘存的力量猛地向奸詐的國王撲去,把毒劍插進了奸王的胸膛,當即殺死了這個謀害他全家的凶手。哈姆雷特實現了他答應鬼魂的諾言,讓這個卑污的凶手遭到了報應。

奄奄一息的哈姆雷特用最後一口氣要求親眼目睹這場悲劇的好朋友霍拉旭一定要堅強地活下去,重義氣輕生死的霍拉旭想跟王子一快死。他告訴霍拉旭要把全部秘密公諸于眾。當霍拉旭含著眼淚答應他一定忠實地這樣做時,高貴的王子哈姆雷特便與世長辭了。霍拉旭和其餘人都流著淚祈禱天使保佑王子的靈魂。大家都覺得,要是哈姆雷特沒死的話,他一定會成為一個最尊貴、最得人心、最仁慈、寬厚的丹麥國王。

劇中人物

丹麥國王克勞狄斯:丹麥現任國王。他是哈姆雷特的叔父,在哥哥死後繼任了王位。老國王的鬼魂告訴哈姆雷特,他正是謀殺自己的凶手。他罪有應得,最後死在侄子復仇的毒劍下。  

王之子,今王之侄哈姆萊特:丹麥王子。為父王的鬼魂所困擾,要對殺父凶手復仇。經歷了痛苦的掙扎之後他達成了目的,整個王宮也陷入了死亡的恐怖之中。他最後也中了致命的毒劍死去。

挪威王子福丁布拉斯:在劇中隻有短短的過場戲。但他的重要性在于,全劇的最後台詞由他說出,似乎象征著一個更為光明的未來,闡述了劇作主題。

哈姆萊特之友霍拉旭 :哈姆雷特大學裏的密友。他沒有直接卷入王室之間的陰謀,所以他成了哈姆雷特的傳聲筒,莎翁用他來烘托劇情。他也是唯一一個活到全劇結束的主要角色。雖然他曾揚言要自殺。

御前大臣   波洛涅斯 :克勞迪斯的御前大臣。他是個出了名的老頑固,阻撓哈姆雷特與歐菲莉亞之間的愛情。哈姆雷特總是假裝呆頭呆腦來戲弄他。他躲在一塊掛毯後,偷聽哈姆雷特與王後的談話時,被王子一劍刺死。

波洛涅斯之子  雷歐提斯 :波洛涅斯的兒子。為了父親和妹妹的死用劍殺死了哈姆雷特。他也死在哈姆雷特的毒劍下,盡管當時哈姆雷特沒有意識到劍是帶毒的。    

朝臣    伏提曼德  

考尼律斯  

羅森格蘭茲  

吉爾登斯吞 :和羅森格蘭茲都是哈姆雷特大學中的老同學。他們被克勞迪斯招來照看哈姆雷特。雖然兩人在劇中的作用不大,但王子很快就猜疑兩人是間諜。當國王下密令要處死遠在英國的哈姆雷特時,他把名字偷換了。于是兩人在幕後莫名其妙地死去。      

奧斯裏克

侍臣  

教士

軍官    馬西勒斯

勃那多

兵士   弗蘭西斯科

波洛涅斯之僕  雷奈爾多

隊長  

英國使臣  

眾伶人

掘墳墓者二小醜

丹麥王後,哈姆萊特之母喬特魯德 :丹麥王後,王子的親生母親。老王死後她改嫁克勞迪斯,在莎士比亞的時代這種關系被視為亂倫,所以引起了哈姆雷特的仇恨。她替哈姆雷特誤喝下了克勞迪斯預設的毒酒,當場身亡。

波洛涅斯之女 奧菲利婭  :波洛涅斯的女兒。她與哈姆雷特雙雙陷入愛河,但種種阻力警告王子,政治地位使他們無望結合。作為哈姆雷特瘋狂復仇計畫的一部分,她被他無情拋棄,加上父親的死讓她陷入精神錯亂,最終失足落水溺斃。

貴族、貴婦、軍官、兵士、教士、水手、使者及侍從等

哈姆萊特父親的鬼魂:哈姆雷特的父親死後化成的鬼魂。他被弟弟毒死時,哈姆雷特正在國外。

作者資料

威廉·莎士比亞

莎士比亞(W. William Shakespeare;1564~1616)英國文藝復興時期偉大的劇作家、詩人,歐洲文藝復興時期人文主義文學的集大成者。

莎士比亞的代表作有四大悲劇:《哈姆雷特》(英:Hamlet)、《奧賽羅》(英:Othello)、《李爾王》(英:King Lear)、《麥克白》(英:Mac Beth)。著名喜劇:《仲夏夜之夢》《威尼斯商人》《第十二夜》《皆大歡喜》(《As you like it》)。歷史劇:《亨利四世》《亨利五世》《查理二世》。正劇:《羅密歐與朱麗葉》。還寫過154首十四行詩,二首長詩。本·嬌生稱他為“時代的靈魂”,馬克思稱他和古希臘的埃斯庫羅斯為“人類最偉大的戲劇天才”。雖然莎士比亞隻用英文寫作,但他卻是世界著名作家。他的大部分作品都已被譯成多種文字,其劇作也在許多國家上演。1616年4月23日病逝,出生日期與逝世日期恰好相同。莎士比亞和義大利著名數學家、物理學家、天文學家和哲學家、近代實驗科學的先驅者伽利略同一年出生。被人們尊稱為“莎翁”。國中選文《威尼斯商人》.高中選文《哈姆萊特》。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