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牢國

哀牢國

哀牢國,即傣族史籍中記載的"達光王國",是傣族先民在怒江-瀾滄江流域建立的部落聯盟國家。

達光王國最早與漢朝有接觸的國王叫"哀牢(艾隆)",因此,漢史就把達光王國稱作"哀牢國"。又因達光地區的百姓善騎大象,生活環境又與漢朝南方的越人相似,被漢朝誤以為是越人的一支,把達光百姓稱作"滇越人",其國稱作"乘象國"。

  • 中文名稱
    哀牢王國或達光王國
  • 主要民族
    哀牢族(傣族先民)
  • 人口數量
    55萬左右
  • 主要宗教
    圖騰崇拜宗教
  • 政治體製
    邦聯製
  • 簡    稱
    哀牢或達光
  • 首    都
    保山
  • 國家領袖
    九隆、哀牢、柳貌等
  • 官方語言
    哀牢語

歷史淵源

哀牢國歷史悠久、疆域遼闊、文化發達、物產豐富、民族眾多,是雲南歷史上文明古國之一,開國之王為九隆,歷時四百多年,大約形成于戰國中前期,公元69年歸附東漢,以其地設永昌郡哀牢國鼎盛時期,疆域遼闊,號稱東西3000裏,南北4600裏,國土約138萬平方裏,範圍大半與東漢所設全國第二大郡的"永昌郡"轄地基本一致,即東起哀牢山脈,西至緬北敏金山,南達今西雙版納南境,北抵喜馬拉雅山南麓。

學家考證

哀牢國的中心地保山,是雲南重要的人類起源地之一。這裏冬暖夏涼,四季如春,素有"保山氣候甲天下"的美稱,是人類生存繁衍的一片樂土。在該地區的某煤礦出土了一具完整的古猿下頜骨化石,經鑒定迄今約400-800萬年,化石頜骨形態從齒弓到齒類都具有從猿向人轉化的顯著特征。此外,考古專家還發掘了蒲縹塘子溝舊石器遺址,找到了現在已發現的最早的哀牢先民--蒲縹人。蒲縹人距今約8000年,屬于雲南早期智人。

哀牢國是由最初的哀牢部落發展而成的。隨著哀牢王國的形成和不斷擴大,國內雜居了許多民族,哀牢民族就不再單指原來的哀牢部族,而包括了哀牢部落在內的所有"國民"。哀牢國鼎盛時期的人口,僅從有史記載的兩次內附統計看,就達到了54660戶,571370人,這在當時確實是一個很大的人口數位。

肥沃的土地,充沛的水源,宜人的氣候,豐富的礦產,茂盛的林木,種類繁多的動植物,為哀牢人民的生活提供了得天獨厚的條件。據《華陽國志》和《後漢書》記載,這裏"宜五谷蠶桑","出銅、鐵、鉛、錫……"尤多珍奇寶貨如黃金、光珠、琥珀、翡翠、水晶、瑪瑙……並有孔雀、犀、象、蟲、食鐵貊獸和說話的猩猩等。另外,還有"節相去一丈,圍三尺餘,受一斛許"的大濮竹等。這裏最有名的工藝特產是桐華布和蘭幹細布,就是優質苧麻細布,其華美有如絲織品中的彩色大花綾錦;桐華布則是用木棉織成的潔白不污的布。這兩種布產于哀牢,經蜀賈轉手販運,被張騫誤稱為"蜀布",秦漢之際就已遠銷南亞中東,被人稱為"東方一絕"。

哀牢古國由于歷史久遠,地上文物早已蕩然無存,隻有一些與之相關的地名、山水和後人根據傳說修建的景點,隱約透出點遠古歲月的信息。

無論是石器文化、青銅文化,還是耕織文化、服飾文化、飲食文化、婚姻俗喪葬文化和音樂、舞蹈等民族民間文化,哀牢國都十分豐富而獨具特色,但古籍記載少之又少,僅《華陽國志》和《後漢書》略有記述。當前,哀牢文化研究已取得了重大突破,一些專著、專論相繼問世,哀牢文化作為以保山為中心的哀牢故地歷史文化的源頭,已透過歲月的沉沙露出遠古的輝煌。

哀牢傳說

在傣族民間,還流傳著很多關于哀牢的傳說,其中,有一個關于哀牢開國君主的傳說,大意是:

哀牢群山中的傣族哀牢群山中的傣族

有一婦人名沙壺,因到江邊捕魚,觸沉水而懷孕,生下十個兒子。後沉木化為龍作人言問"我的兒子何在"?九子驚走,獨幼子不去,背龍而坐,因而取名九隆九隆長大後,雄桀出眾被推為王。當時有一婦人,名叫奴波息,也生有十個女兒,九隆兄弟皆娶以為妻,子孫繁衍,散居溪谷。九隆死後,世世相繼,分置小王。

據說,遺留在哀牢群山中的傣族(綽號:花腰傣)就是九隆兄弟中的一支 。

史說哀牢

哀牢歸漢

柳貌,古哀牢國九隆王傳人。公元1世紀中葉在位,為保山歷史上一位關鍵時期的關鍵人物。東漢永平十二年(公元69年),柳貌率眾人77邑王、5萬餘戶、55萬多人舉國"內附"-主動加入中華民族行列,從而使古代保山由奴隸社會一步跨入了封建製的門檻。漢王朝則因勢利導,借此機會將郡縣治推行到"東西三千裏,南北四千六百裏"的整個哀牢地,並設永昌郡統一管轄。為彰柳貌內屬之功,漢明旁給他頒賜了性質、字型類同于漢武帝所賜"滇王之印"的"哀牢王章",並舉行盛大宮廷慶典

"哀牢"是什麽?

"哀牢人"的後裔傣族把氣味讀作"哀",把酒讀作"牢"。如此,"哀牢"就是酒的氣味或酒氣。

"哀牢人"的後裔傣族也有把"哀"作為"老大"的意思,傣族男性的老大一般都叫"哀XX",那麽"哀牢"就應該是一個人名。史籍記載的哀牢國國王世系中也有一個國王叫"哀牢"。

《後漢書·哀牢傳》說"建武二十七年(公元51年),賢傈等遂率種人二千七百七十,口萬七千六百五十九,詣越西太守鄭鴻降,求內屬,光武封賢傈等為君長,自是歲歲來朝貢。""永平十二年(公元69年),哀牢王柳貌遣子率種人內屬,其稱王者七十七人,戶五萬一千八百九十,口五十五萬三千七百一十一;西南去洛陽七千裏,顯宗以其地置哀牢、博南二縣。"可見,哀牢是"種人",即是一個族種。

《史記》裏的哀牢國

在《史記》裏,沒有"哀牢國",也沒有"哀牢"字樣。但《史記》確有記載:"……滇王嘗羌乃留為求道,四歲餘皆閉昆明(今雲南大理),終莫能通。然聞其西可千餘裏,有乘象國,名曰滇越,而蜀賈奸出物者或至焉。"滇國已經確認是在滇池一帶,從滇池往西千餘裏,剛好就是今天的保山,即哀牢國。以此推論,"滇越乘象國"即是"哀牢國"。

《史記》裏連"夜郎國"也提到了,為什麽會沒有"哀牢國"或"哀牢"字樣呢?按常理,"哀牢"隻要是客觀存在,他不可能不知道,所以隻有一種可能,把哀牢國當成"滇越乘象國"了。

《續漢書》中的哀牢王國

續漢書》為西晉司馬彪所編撰,其中《郡國志·永昌郡》說:"永昌郡,八城,戶二十三萬一千八百九十七,口百八十九萬七千三百四十四。不韋出鐵,嶲唐、比蘇、楪榆、邪龍雲南、哀牢(永平中置,故哀牢王國)、博南(永平中置),南界出金。"

"哀牢王國"出現于釋義中,且僅為哀牢一城的釋義,因此,僅可認定置哀牢縣前,哀牢王住處在彼,即首邑,為部落聯盟首領所在。

華陽國志》乃東晉常璩所編撰,其中對"哀牢"和"哀牢國"所說甚多。

《南中志·永昌郡》中記述了"九隆"傳說、南擊"鹿茤"、賢傈歸漢、柳貌歸漢等,較為系統。

《南中志·永昌郡》說:"永昌郡,古哀牢國。"另說:"哀牢,山名也。"使今之"哀牢山"與古之"哀牢國"關系弄得有些復雜化,今之研究者往往隻能強圓其說,卻難于服人。

《南中志·永昌郡》明確地說"哀牢"人是"種人",即一個族種;其國家體系不健全,"分置小王",如部落長,因此,先歸漢的賢傈是"王",後歸漢的柳貌也是"王",但賢傈所率人口僅一萬多人,是小王,柳貌之下有"稱王者七十七人",人口"五十五萬三千七百一十一",顯然是個"大王"(部落聯盟首領)。

《南中志·永昌郡》說,孝武時,度蘭滄水(瀾滄江)以取哀牢地,置嶲唐、不韋二縣,哀牢轉衰,加上柳貌歸漢後置了哀牢、博南二縣,"哀牢國"就有了一個全貌:"哀牢"地面上一共設了四個縣,約為《史記》中的"同師"和"嶲"兩個地方。

《南中志·永昌郡》中有一個說法:"其地東西三千裏,南北四千六百裏。"《南中志·永昌郡》隻說哀牢歸漢,不說哀牢反漢,故此說法還需論證。

《後漢書》亦有哀牢國

《後漢書》為南北朝時宋人範曄所編撰。書中,《哀牢傳》亦有"九隆"傳說、南擊"鹿茤"、賢傈歸漢、柳貌歸漢等,並有柳貌歸漢後七年,哀牢王類牢即反的記載,顯得更為全面和客觀真實。

《後漢書·哀牢傳》使"哀牢"有了一個完整的形貌:哀牢人住在今保山、昌寧、施甸、永平、雲龍等地,沒有建立完善國家體系,各部落長均稱王,部落聯盟首領亦稱為王。漢武帝時,(公元前109年)取了保山、昌寧、施甸等地,設了嶲唐、不韋兩個縣,哀牢的元氣受傷,因此轉衰;永平十二年(公元69年)哀牢王柳貌歸漢,顯宗以其地置哀牢、博南二縣;建初元年(公元76年),哀牢王類牢反漢;二年(公元77年),平判。

考證結論

1、《史記》裏沒有"哀牢國",是因為當時哀牢人未建立國家體系;《史記》裏沒有"哀牢"字樣,是因為當時"哀牢"是貶意,不宜寫上史書;

2、《續漢書》中有了"哀牢王國"之說,為註哀牢縣,已經不再管哀牢二字的貶意,或者哀牢二字已無貶意;

3、《華陽國志》中把"哀牢國"記述得已經較為全面,但隻提歸漢不提反漢,使得其"東西三千裏,南北四千六百裏"這個孤說也值得懷疑;

4、《後漢書》中不僅說了哀牢歸漢,也說了哀牢反漢(歸漢七年即反),顯得較為真實;

5、"哀牢"應為記音,即用漢字對古代傣族先民語言的記音。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