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配方

命運配方

《命運配方》是一部國產25集得偵探懸疑類電視劇。由何政軍、李 強、法提麥·雅琦等擔任主演。講述了曲陽與郭子輝離婚之後的故事。

  • 主演
    何政軍,李強
  • 集數
    25集
  • 類型
    偵探懸疑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導演
    陳應岐
  • 中文名
    命運配方

主演

郭子輝-何政軍

洪世鈞-李 強

曲 陽-陳 瑾

龍萌萌-法提麥·雅琦

雷 剛-蔡 偉

邱小玲-仇 曉

蘭 蘭-鬱楷群

劇情簡介

6年前的一個雨夜, 科研人員郭子輝懷抱著出生不久的嬰兒,目睹自己的妻子曲陽為了擺脫貧困,到美國發展,鑽進了他好友洪世鈞的汽車,消失在茫茫雨幕中……不久,曲陽同郭子輝離婚,既而嫁給了當時在美國讀書的洪世鈞。

命運配方圖冊命運配方圖冊

2002年的初夏,郭子輝的女兒蘭蘭急需20萬現金從美國進口救命的血漿。原來3年前蘭蘭不幸染上了兒童白血病。此時郭子輝正在洪世鈞的世紀生物公司為他研製艾滋病毒抗體診斷試劑的配方。由于找不到洪世鈞,郭子輝在情急之中用未完成配方做抵押,向一位葯商雷剛借款20萬元。同在這一天,郭子輝的同事好友費含被查出感染了艾滋病毒。郭子輝終于找到了洪世鈞,卻發現洪世鈞代理銷售的美國試劑的地區銷售總監――洪世鈞的現任妻子曲陽已經從美國趕回,曲陽聲稱自己在中國市場發現了假貨,要收回洪世鈞的代理權。

郭子輝滿面羞愧,幾度欲向洪世鈞啓齒說明真相,無奈話到嘴邊說不出口,隻好暗暗下決心盡快贖回配方,同時加快研製配方的進度。無奈事情急轉直下,洪世鈞在經過幾天調查之後突然沖到郭子輝面前,指責他出賣了公司的配方,郭子輝聽到洪世鈞指控買主的根本就不是雷剛,而是另外一個不相幹的人,堅決否認。兩位好友幾乎決裂……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郭子輝 何政軍 ----
曲陽 陳瑾 ----
龍萌萌法提麥·雅琦 ----
洪世鈞李強 ----
蘭蘭 鬱楷群----
邱小玲 仇曉 ----
董亮 杜旭東 ----
費含郭廣平 ----
郭子芳朱琳 ----

分集劇情

第1集

6年前的一個雨夜,科研人員郭子輝目睹妻子曲陽為了擺脫貧困,拋下剛出生不久的女兒,到美國發展,鑽進了他好友洪世鈞的汽車,消失在茫茫雨幕中……不久,曲陽與郭子輝離婚,嫁給了當時在美國讀書的洪世鈞。 2002年,郭子輝的女兒蘭蘭急需20萬現金從美國進口救命的血漿。原來3年前蘭蘭不幸得了白血病。此時郭子輝正在洪世鈞的世紀生物公司為他研製艾滋病毒抗體診斷試劑的配方。由于找不到洪世鈞,走投無路的郭子輝忍受著良心的譴責,準備將自己為世紀醫葯公司研製的HIV病毒診斷試劑尚未成熟的配方和生產工藝流程,抵押給葯商董亮,正準備交易時,董亮卻因販賣假葯被抓。驚恐萬分的郭子輝正準備離開時,突然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與他做成了交易。

第2集

經過化驗,洪世鈞發現董亮製造的試紙中根本沒有任何試劑,因而排除了郭子輝把試劑配方賣給董亮的可能性,向郭子輝道歉,並給他二十五萬。郭子輝拿著這筆錢找雷剛,要贖回配方,不料雷剛早就在契約上做了手腳。並告訴郭子輝蘭蘭已經被他的人帶出醫院。 世紀醫葯公司預防艾滋病咨詢活動上,蘭蘭在找爸爸,郭子輝趕到時發現蘭蘭手上拿著一個避孕套,郭子輝和正在派發避孕套的龍萌萌發生爭執,龍萌萌丟了工作。 郭子輝贖配方不成,在大學同學的幫助下他修復了雷剛做過手腳的契約,但是雷剛卻神秘的消失了。

第3集

倔強的邱小玲用她的執著和善良打動了洪世均,使採訪順利進行,同時她幫助費含尋找得病原因,令費含又有了生活的勇氣。 曲陽秘密調查假試劑的來源,洪世均對她的舉動非常不滿,兩人的關系達到了冰點,幾天後,曲陽搬出了洪世均的公寓。 龍萌萌到攝影棚看望男朋友石勇,不料卻撞見石勇正和模特徐欣熱吻,憤怒的龍萌萌砸碎了玻璃,離開了石勇。晚上,郭子輝到公司加班,發現龍萌萌捂著肚子痛苦的縮在牆角,他急忙把龍萌萌送到醫院,並為她付了手術費。

第4集

為了給女兒以補償,曲陽決定帶蘭蘭到美國治病,被郭子輝斷然拒絕。 郭子輝一直沒有放棄追查雷剛的下落,還到處尋找董亮,但都沒有結果。龍萌萌一路跟蹤尾隨並向洪世鈞報告郭子輝的行蹤。 在邱小玲的幫助下,費含找到了感染艾滋病的原因,他如釋重負,要回公司上班。 龍萌萌讓郭子輝假扮自己的男朋友氣一下石勇,沒想到石勇早已和徐欣打得火熱,兩人在酒吧大跳熱舞,根本沒把龍萌萌放在眼裏,情緒失控的龍萌萌讓郭子輝教訓石勇,已經喝得半醉的郭子輝糊裏糊塗將石勇的頭開了一個大口子。二人慌忙開車逃走。

第5集

龍萌萌心有愧疚,向郭子輝坦白自己偷了契約,郭子輝並沒有責怪她,反而向她說出了自己抵押配方的事。 費含在邱小玲的鼓勵下,錄製了一期《真相》特別節目,他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呼吁人們尊重和理解艾滋病人。並表示要以身試葯,為社會造福。節目獲得了成功,邱小玲深受感動,決心要以費含的經歷寫一本小說《天堂有愛》。 曲陽到郭子輝家看望蘭蘭,蘭蘭看到曲陽想起出國的事,大鬧著不和爸爸分開,不去美國。曲陽和郭子芳無奈,隻好帶蘭蘭去找郭子輝。蘭蘭提出要和郭子輝一起出國。

第6集

江邊,洪世鈞、曲陽、郭子輝三人各懷心事。洪世鈞給了郭子輝兩萬美金。 臨出國前的前夜,郭子輝不僅對曲陽坦白了抵押配方的事還說自己也已向洪世鈞交代清楚。曲陽直罵郭子輝迂腐。 機場上,龍萌萌和郭子芳依依送別。郭子輝在出關前,突然被告知因為偷賣公司配方被限製出境,隨即被警察帶走,關進拘留所。眾人愕然,蘭蘭更是嚇得暈倒。隻有曲陽知道這是洪世鈞假借董事會的名義在從中作梗,她憤怒至極,一定要與洪世鈞離婚,洪世鈞變本加厲,提出要東亞地區的代理權作為交換條件。

第7集

郭子輝接龍萌萌出獄,萌萌越發喜歡他。 郭子輝送曲陽上飛機時,向曲陽道歉,並承認她仍是蘭蘭的母親。突然,他看見雷剛的身影在面前一晃而過,他急忙沖上前去,卻沒能追上。 洪世鈞把雷剛的地址給了郭子輝,在龍萌萌的幫助下,他們一起找到雷剛,雷剛同意郭子輝用30萬贖回配方並簽訂一份永不用配方造假的保證書。郭子輝向郭子芳要曲陽留下的支票以湊足30萬,郭子芳和曲陽不忍心看郭子輝受煎熬,同意將支票給他。龍萌萌也想幫助郭子輝,不想,意外受傷造成流產。

第8集

洪世鈞的話讓費含異常震驚,他感到整個世界都顛覆了,洪世鈞進一步用精神控製法逼迫費含,借機搶走了他的試劑粉末,並把他逼得跳下高樓。不想,這一幕被雷剛看見,還用彩信手機拍下了照片。雷剛並沒有揭發洪世鈞,反而幫助他掩蓋現場,教他以費含的名義發出絕命簡訊,製造費含自殺的假相。公司的梁大爺在清掃衛生時,無意中目擊了這一過程。成琳收買並威脅梁大爺,並送他回鄉下,讓他閉口。

第9集

生日晚會上,曲陽心急告訴蘭蘭自己是她的媽媽,蘭蘭一時接受不了,嚇得大哭。眾人亂作一團,紛紛指責曲陽。突然,洪世鈞發現雷剛的身影。 雷剛利用費含的死因作為籌碼要挾洪世鈞,收回了自己的葯廠。 蘭蘭仍想不通媽媽的事,時常發呆,而移植手術即將進行,郭子輝和曲陽時常在一起討論蘭蘭的病情。龍萌萌對此頗有微詞,向邱小玲抱怨,邱小玲發現龍萌萌喜歡上了郭子輝。

第10集

郭子輝為此苦惱不已,龍萌萌出主意,讓郭子輝和曲陽假裝復合。 雷剛提議與洪世鈞合作造假,用郭子輝的配方生產試劑,冒充曲陽公司的品牌在國外銷售,謀取暴利…… 邱小玲為寫小說找曲陽了解費含以前的生活,曲陽暗示邱小玲,費含的死與洪世鈞有關。邱不以為然。同時曲陽也想到和郭子輝復婚,給蘭蘭一個完整的家,兩人的意見不謀而合。

第11集

郭子輝和蘭蘭明天就要搬來曲陽家住了,曲陽約郭子輝到超市大採購,卻因意見不合,不歡而散。成琳趁曲陽不在家的間隙,派人偷費含的試劑,沒想到曲陽中途折回,成琳趕忙扮作搶劫犯在半路堵住曲陽,卻被曲陽用防狼器噴傷眼睛。曲陽回到家,發現家中一片凌亂,立刻猜到是洪世鈞所為,她憤怒地砸爛了洪世鈞的空中花園。

第12集

目睹郭子輝和龍萌萌的親熱場面, 曲陽認定郭子輝是個沒有責任感的人,因而對他完全失望,回到家後,曲陽便向郭子輝表示不想再演戲了,她要奪回蘭蘭的撫養權。郭子輝堅決不允,二人發生爭吵,卻再次被蘭蘭聽到。蘭蘭偷跑出來,哭著找到龍萌萌,說要跟她在一起。龍萌萌指責趕來的曲陽和郭子輝不是好父母,二人向蘭蘭保證,絕不再吵架、鬧離婚。龍萌萌失落的離開。

第13集

洪世鈞命成琳綁架了雷剛的情婦阿蜜,並警告他不要因為心急壞了全局。 龍萌萌向邱小玲告別,邱小玲感到惋惜,可萌萌去意已決。 曲陽主動找龍萌萌道歉,二人和解。 曲陽不斷給洪世鈞施壓,洪世鈞命成琳在曲陽家的門上噴漆,恐嚇曲陽。曲陽又驚又恨,找洪世鈞算帳,可洪世鈞推說這一切都是雷剛所為,隻要曲陽答應交出費含的試劑和他合作,他就負責保護曲陽。

第14集

洪世鈞為了讓郭子輝相信自己,繼續回實驗室工作,找曲陽當說客。曲陽表面上答應洪世鈞,談判時卻勸洪世鈞住手。洪世鈞震怒,他又告訴郭子輝,造假及殺害費的真正凶手其實是曲陽。 雷剛見實驗進度中斷,很是著急,他要幫洪世鈞除掉曲陽這塊絆腳石,洪世鈞沒有答應。雷剛又找到曲陽,要與她合作一起搞掉洪世鈞,曲陽斷然拒絕。此事使她感到事態的嚴重,她想帶蘭蘭出國,盡快離開這裏。

第15集

洪世鈞忙命成琳及眾手下沖到雷剛的葯廠。成琳全身澆滿汽油,威脅雷剛再不放人就引爆葯廠。雷剛無奈,隻好妥協放了郭子輝。 在回去的路上,郭子輝與洪世鈞發生激烈爭吵,郭子輝不再相信洪世鈞,洪世鈞仍在極力狡辯。郭子輝跳下車指責洪世鈞,被急速駛來的中巴車撞成腦震蕩。

第16集

郭子輝醒來後,被洪世鈞帶往愛民診所,這才知道自己竟染上了艾滋病。他怎麽也不肯相信。在村民的指點下,他們找到賣血者陳志浩,陳志浩也承認自己輸給郭子輝帶有病毒的血。郭子輝趕回實驗室自己復查,一地的試劑都證明他已是艾滋病毒攜帶者。郭子輝深受打擊,再也無心追究洪世鈞的造假。其實這一切都是洪世鈞的陰謀! 龍萌萌得知是自己令郭子輝感染了艾滋病,痛心疾首,拼命向郭子輝道歉,郭子輝表示並不責怪她,而郭子芳卻無法原諒龍萌萌,失去理智地打了龍萌萌。這件事令龍萌萌下定決心無論如何也要與郭子輝在一起生活。

第17集

洪世鈞以照顧郭子輝的名義,安排他住在一間裝有監視器的治療室裏,隨時監視他的一舉一動,並每天為他打針。 曲陽讓郭子輝簽訂一份授權書,讓出蘭蘭的撫養權,龍萌萌認為曲陽此時這麽做是欺負郭子輝,大為生氣。洪世鈞也表示一定幫助郭子輝保住蘭蘭的撫養權。 雷剛擺下鴻門宴,表面向郭子輝賠罪,實則是與洪世鈞唱雙簧戲,造成二人關系決裂的假象。郭子輝冷眼旁觀,離席而去,他勸洪世鈞不要與雷剛同流合污,洪不但極力否認,還用冠冕堂皇的道理勸郭子輝,應該抓緊時間研究配方,果然郭子輝再次被打動。

第18集

龍萌萌告訴郭子輝洪世鈞不是好人,並說出她在天台上聽到的話,郭子輝大為震驚,陷入深深的思索…… 法庭上雙方律師激烈辯護,洪世鈞表示願意提供蘭蘭全部的治療費用,他還指出曲陽精神不穩定,有幻聽、幻覺,情況對曲陽十分不利。律師讓曲陽拿出殺手鐧,說出郭子輝是艾滋病毒攜帶者,曲陽于心不忍。就在法官臨宣判前,郭子輝突然當眾說出自己感染艾滋病毒,不適合撫養女兒,主動把蘭蘭的撫養權讓給曲陽。全場嘩然。眾人十分不解,紛紛指責郭子輝,隻有曲陽知道郭子輝用心良苦,她的內心受到極大的震撼。

第19集

蘭蘭的病情越發嚴重,曲陽焦急萬分,拼命聯系美國的醫院接收蘭蘭。 洪世鈞陪邱小玲採訪郭子輝輸血事件受挫,但洪世鈞的努力最終打動了邱小玲,她答應了洪世鈞的求婚,二人到婚紗店甜蜜試婚紗。 郭子輝和龍萌萌在火車上中途下車,原來郭子輝是假借旅遊出來向梁大爺調查費含的死因。他們不知道,成琳其實一路跟蹤他們,並先他們一步趕到,威脅梁大爺不要亂說話。郭子輝找到梁大爺時,梁大爺有苦難言,不敢回答郭子輝的任何問題。郭子輝無功而返。

第20集

曲陽被送到安定醫院,曲陽大聲告訴郭子輝,他沒有感染愛滋病,郭子輝不敢相信,洪世均來看曲陽,曲陽情緒激動聲稱決不放過他。郭子輝整日照顧曲陽,萌萌很失落,她到處咨詢要給郭子輝生個試管嬰兒,為了幫郭子輝打針,萌萌在自己的身上苦練,終于可以一針見血。為了打消郭子輝的疑心,洪世均帶他到省疾病控製中心檢查,雷剛自鳴得意的向洪世均邀功,洪世均讓他不要多管閒事。 曲陽的病情慢慢好轉,她讓郭子輝帶她回家,出院那天,洪世均也趕到醫院,曲陽見到他驚恐萬分,郭子輝感到不解。

第21集

洪世鈞用一盤錄有孩子哭聲的錄音帶再次逼瘋了曲陽。 郭子輝趕回家,曲陽渾身發抖的躺在浴缸裏,一盤破損的錄音帶灑落在地上。 曲陽的病情加重,郭子輝自責不已,同時他也感到了在他的周圍步滿危險,他決心要調查事實真相。為了讓萌萌遠離危險,他故意冷淡萌萌,萌萌不解,以為郭子輝變心,她和郭子輝大吵一架。

第22集

邱小玲找到郭子輝,憤怒地指責他的無情。郭子輝急忙趕到醫院,萌萌已經離開。深夜,郭子輝終于在酒吧找到正在酗酒的萌萌。郭子輝看到喝得爛醉的萌萌很心痛,他好言相勸,萌萌不聽,郭子輝隻好離開,萌萌心裏還是放不下他,給邱小玲打電話讓她幫忙照顧郭子輝,邱小玲被萌萌的真情感動,她指責郭子輝不該如此無情。

第23集

兩天後,萌萌出現腹瀉和皮疹,她感到很害怕。 為了更好地控製郭子輝,洪世均以給郭子輝找葯為由把郭子芳騙到海南賣掉。成琳聽了雷剛的話,果然上當。她用計得到阿蜜手中的證據,準備向洪世均邀功。洪世均逐漸感到事情不妙,他準備慢慢將資金轉移到國外,這一天,他向雷剛提出兩家公司合並,雷剛以為撿到了一個大便宜。

第24集

洪世均要向邱小玲解釋,她不聽,奪路而逃,慌亂中撞車。 邱小玲成了植物人。萌萌認定洪世均是凶手,她獨自一人去找梁大爺取證,不料,成琳搶先將梁大爺害死。 郭子輝和孫院長反復討論郭子輝感染艾滋病的全過程,並找出了郭子輝誤檢的原因是由于註射了一種泰國的HIV疫苗。

第25集

昆邁發現郭子輝給的資料是假的,洪世鈞知道後萬分焦急。逼郭子輝將真配方交出來,空中花園,郭子輝把洪世均的犯罪行為一一羅列,洪世均供認不諱,他威脅郭子輝,郭子芳在他手上,隻有用配方才能與他進行交換。 洪世鈞舉報雷剛造假,雷剛的工廠被查封,他和成琳一起倉皇出逃,路上被成琳炸死,成琳被警察抓獲。郭子芳被解救。 洪世鈞策劃了一次勝利大逃亡,跟植物人邱小玲在教堂舉行婚禮,然後帶著郭子輝的配方奔赴海關。郭子輝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讓洪世鈞成了被告,在海關被截。 法庭上,郭子輝和洪世鈞展開了一場激烈的交鋒,當所有證人全都出現在法庭,洪世鈞知道自己大勢已去,周圍人似乎已經不復存在,他跟郭子輝進行了一場道德與法律的較量。洪世鈞說他的罪行理應被法律判處極刑,但郭子輝將與之同死,因為他已經給郭子輝註射了艾滋病毒。郭子輝告訴洪世鈞,他早已經配合警方清理了實驗室中的病毒血清,所謂註射病毒隻是洪世鈞的一廂情願。 洪世鈞在法律與道德的雙重製裁下低下了頭,正義終究要戰勝邪惡……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