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鄭交質

周鄭交質

《周鄭交質》是出自《左傳》的一篇文章。講述了周王室自平王東遷以後,日漸衰微,再也無法控制諸侯國,以致發生了鄭莊公與周平王交換人質的事情。

在文中, 作者把周、鄭稱為"二國",就暗含譏諷之意。文中描寫了周平王的虛辭掩飾與鄭國的強橫,反映了那個時代諸侯之間互相提防戒備和弱肉強食的政治面貌。

  • 中文名稱
    周鄭交質
  • 文學體裁
    議論文
  • 作者
    佚名
  • 時間
    《左傳》隱公三年

作品原文

鄭武公、莊公為平王卿士①。王貳於虢②,鄭伯怨王。王曰:"無之。"故周鄭交質③。王子狐為質於鄭④,鄭公子忽為質於周⑤。

王崩⑥,周人將畀虢公政⑦。四月,鄭祭足帥師取溫之麥⑧。秋,又取成周之禾⑨。周鄭交惡。

君子曰:"信不由中⑩,質無益也。明恕而行⑪,要之以禮⑫,雖無有質,誰能間之⑬?苟有明信⑭,澗溪沼沚之毛⑮,苹蘩蘊藻之菜⑯,筐筥錡釜之器⑰,潢污行潦之水⑱,可薦於鬼神⑲,可羞於王公⑳,而況君子結二國之信,行之以禮,又焉用質?《風》有《采蘩》、《采苹》,《雅》有《行葦》、《泂酌》,昭忠信也。"

注釋譯文

詞句注釋

1.卿士:周朝執政官。

2.貳於虢(guó):二心,這裡有"偏重"的意思。此指平王想把政權一部分讓虢執掌。虢,指西虢公,周王室卿士。

3.交質:交換人質。

4.王子狐:周王平的兒子。

5.公子忽:鄭莊公太子,後即位為昭公。

6.王崩:周平王去世。

7.畀(bì):交給。

8.祭(zhài)足:即祭仲,鄭大夫。溫,周朝小國,在今河南溫縣南。

9.成周:周地,今在河南洛陽市東。

10.中:同"衷",內心。

11.明恕:互相體諒。

12.要(yāo):約束。

13.間:離間。

14.明信:彼此了解,坦誠相待。

15.沼沚:小池塘。毛,野草。

16.苹:水生植物,即浮萍。蘩(fán),白蒿。蘊藻,一種聚生的藻類。菜,野菜

17.筐莒(jǔ):竹製容器,方為筐,圓為莒。錡(qí)釜,飲具,有角為錡,無角為釜。

18.潢(huáng):積水池。污,積水。行(háng)潦(lǎo), 流動的積水。

19.薦:享祭,祭祀

20.羞:同"饈",進奉

21.《采蘩》、《采苹》:均為《詩●召南》篇名,寫婦女採集野菜以供祭祀。

22.《行葦》、《泂(jiǒng)酌》:均為《詩●大雅》篇名,前者寫周祖先晏享先人仁德,歌頌忠厚。後者寫汲取行潦之水供宴享。

23.昭:表明。

白話翻譯

鄭武公、鄭莊公是周平王的卿士(官名)。(周平王)分權給虢公,鄭莊公怨恨周平王。周平王說:"沒有的事(偏心於虢公)。"於是周王、鄭國交換人質(證明互信):(周平王)的兒子狐在鄭國做人質,鄭莊公的兒子忽在周王室做人質。周平王死(後),周王室準備讓虢公掌政。四月,鄭國的祭足率軍隊收割了溫邑的麥子。秋季,又收割了成周的稻穀。周和鄭互相仇恨。

君子說:"信用不發自心中,盟約抵押也沒用。開誠布公互相諒解地行事,用禮教約束,即使沒有抵押,誰能離間他們呢?假如有真誠的信用,山澗溪流中的浮萍,蕨類水藻這樣的菜,裝在竹筐鐵鍋一類的器物里,用低洼處溝渠中的水,都可以供奉鬼神,獻給王公為食,何況君子締結兩國的盟約,按禮去做,又哪裡用得著人質啊?《國風》中有《采蘩》、《采苹》,《大雅》中有《行葦》、《泂酌》詩,都是昭示忠信的。"

作品背景

周平王東遷之後,周王室地位不斷衰微,周王室與執政大臣鄭伯發生信任危機,鄭國是西周末至戰國初重要諸侯國之一,鄭伯是鄭國的君主。雙方以王公子互為人質來確保信任,結果還是互缺信任;尤其鄭國,不斷挑釁周王室的底線。君子感慨誠信與禮的重要性。本文從"信""禮"的角度來敘事論事;周、鄭靠人質來維持關係,談不上"信",上下之間的"禮"也被破壞了。

作品鑑賞

內容賞析

文章前兩段,只用寥寥七十多字,就把春秋初期周王室和它的同姓諸侯國鄭國之間的微妙關係揭示出來。日漸衰微的周王室為了防止鄭莊公獨攬朝政,就想分政給另一個姬姓國國君虢公,以保持政權的平衡。然而,鄭莊公不買周平王的賬,對周平王準備採取的這一舉措怨恨不已。尤其值得玩味的是,為了達成妥協,作為天子的周平王和作為諸侯國國君的鄭莊公,居然採用了進入春秋時代以後各諸侯國間普遍採用的一種外交手段,即交換質子。那么,這一外交手段是否奏效了呢?第二段的記述則對這一舉措做出了歷史否定。歷史的辯證法雄辯地證明,周、鄭由"交質"到"交惡",其根本原因,是利益和權力再分配問題上矛盾衝突的必然結果。也就是說,決定周、鄭雙方關係的最終原則是利益和權利的再分配。儘管由於歷史的局限,《左傳》作者不可能揭示周、鄭由"交質"到"交惡"的歷史本質,但由於作者是"用事實說話",所以,還是使我們看到了這一時代歷史發展的總趨勢和總動向。而"用事實說話",也正是此文的最大特點。至於此文用較多的文字闡發誠信的重要性,那只是作者的一種美好願望而已,因為在歷史進入"禮崩樂壞"的春秋時代以後,就很難看到各諸侯國"要之以禮"並"行之以禮"的事情了。儘管如此,在我們今天建立新的社會規範、道德規範和行為規範的過程中,誠信原則還是應該繼承發揚的。

周朝自平王東遷以後,王室漸衰,控制不了諸侯國,以致發生了與鄭國交換人質的事件。本篇從"信""禮"二字著眼,批評周、鄭靠人質來維持關係,談不到"信",也談不到上下之間的"禮"。稱周鄭為"二國",就含有諷刺的意思。寫周平王的虛詞掩飾,鄭國的強橫,都能反映出那個時代的面貌。

看來事情還起源於周平王的所為。鄭莊公是他任命的輔政大臣,不知何故,周平王又要分權,貳:表明不再專門依靠鄭莊公,分出職責也即權力給虢君。莊公就對平王口出怨言,而周平王卻矢口否認:"無之。"鄭莊公是理直氣壯,周平王卻裝模作樣,但都完全違背了常理。任用大臣本屬王室的內政,我帝王的事情,你一路諸侯、一個臣子竟要干涉,這不是想翻天嗎!周平王完全可以用君臣之道痛斥其大不敬,甚至可以查辦其是否存在謀篡的動機。但實際上是另一結局--周鄭交質,二者交換質信:周平王之子狐到鄭國,莊公的太子忽赴周,互為人質以示誠信。王室衰微、鄭莊公的霸道昭然天下,所以,把這位鄭莊公列為霸主,應該是名副其實。剛剛開國,這天子的權威已蕩然無存,在這樣的基礎上所建立的盟誓又能維繫多久呢?果然,第二年周平王病逝以後,其孫周桓王(因太子早死諸臣立之)繼位,諸臣認定擬將大權畀(bi)--交給虢公,鄭莊公立即翻了臉。四月祭足率領鄭軍來奪收溫城的麥子,溫城是周版圖內的城邑。到秋天鄭軍變本加厲,直接到成周--就是周的國都洛陽來搶收莊稼。周鄭互相懷恨,關係急遽惡化。

君子曾說:誠信不是發自內心,即便交換人質也沒有用。以光明磊落和相互體諒來規範雙方的作為,以禮數來約束,即使是沒有人質,又有誰能夠離間他們呢!苟--只要--有明彰的信用,即使是溪澗池塘中沚洲上的小草,田字草(苹ping)白蒿(蘩fan)水草(蘊wen、藻)這些非正規的菜,方的筐圓的筥(ju)這些竹器、錡(qi)釜這些有足無足的容器,積水池的髒水(潢污huangwu)、溝里的流水(行hang、潦lao),都可以用作祭祀鬼神,也可以代替珍饈進獻給王公--心誠的實質要高於堂皇的形式。何況是君子結成的兩國間的信約,應該是以禮數規範行為,又何必要用人質呢!《國風》的文章《采蘩》、《采苹》,《大雅》的文章《行葦》、《泂酌》,都是明昭忠誠信的。

《周鄭交質》說明,自春秋起始的東周,從平王東遷立國,就天下大亂禮崩樂壞,連姬姓的宗室諸侯也不再忠心輔佐。天子和諸侯的信用,要用交換人質來作保證,成了天大的笑話。鄭莊公不循禮法開了先例,王綱已墮!鄭莊公五霸之首的面目,已經是昭然天下。周平王的任用不一,也是引發矛盾的導火線,交質為的是重建信任再續交好。但是周平王死後,其孫年幼繼位,手下的大臣又準備將權力交給虢公,就再次引起鄭莊公不滿。後來雙方戰事不斷。除了本文所說的兩次奪糧,後又有鄭莊公來朝,但周桓王未與禮待,為此鄭莊公惱怒了,竟將周天子名下的許田出賣給了魯國。周王室怒而伐鄭,但因為軍事力量的不濟而遭敗績,且桓王因此負傷。

後世點評

1.春秋經沒有提及此事,故《公羊》和《彀梁》亦為對此有提及和解釋,先聖左丘明根據史料等加入了此事,後史記亦選此事入鄭世家。

2.此事實為春秋亂之始也。孟子云:春秋無義戰。何為無義戰?春秋各國征伐無序,無義之人和談義戰。春秋五霸輪流替換,各相征伐,以大欺小,各自為政,欺辱朝廷,故曰無義戰矣。此事後,桓王怨之,欲以討伐,然鄭之祝聃射周王中肩,莊公始霸,史稱"春秋小霸",故曰春秋實始於此事也。

3.周鄭何以交質,因不信也。不信交質亦無用,信則不交也無礙。信乃交友之本與,無信何以立?君子云:國無信不強,民無信不立。此二國不信,無怪乎,周滅與秦,鄭滅與韓與!

作者簡介

左丘明(前502年-前422年),姓左,名丘明(一說複姓左丘,名明,也有說姓丘,名明),春秋末期魯國人,歷史學家。山東省肥城市石橫鎮東衡魚村(春秋時魯國都君莊)人。左丘明博覽天文、地理、文學、歷史等大量古籍,學識淵博。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