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芷若

周芷若

周芷若,金庸武俠小說《倚天屠龍記》中女主人公。峨嵋派弟子、峨嵋派第四代掌門人,是金庸筆下一個極富傳奇色彩的女性角色。她本為漢水船夫之女,幼時父親遭元兵殺害,遇張三豐相救,與少年張無忌在漢水舟中邂逅,並對張無忌有喂飯之恩,後被送至峨嵋派。成年之後與張無忌重逢互相愛慕,並後有婚約。在萬安寺中被師傅滅絕師太逼迫立下毒誓,不得與張無忌在一起,于是產生諸多糾葛,終于在冰火島上暗中下十香軟筋散奪回屠龍刀倚天劍,取出絕世武功秘籍,嫁禍給趙敏,而後練就九陰真經。成婚之際趙敏以謝遜頭發相脅使得婚禮生變,周芷若遂與張無忌決裂,回到峨嵋專心習武,一心完成師父遺願光大峨嵋。屠獅大會,張無忌念情相讓,周芷若以九陰真經上的武功贏得“武功天下第一”的稱號並與張無忌並肩攻打少林金剛伏魔圈。最終與張無忌立下約定飄然灑脫離去。初時的她秀若芝蘭,溫婉斯文,後期的她清逸如仙,冰雪出塵之姿中帶有威嚴儀態,氣震數千豪傑。

  • 中文名稱
    周芷若
  • 外文名稱
    Zhiruo.Zhou
  • 出生地
    芷江
  • 門派
    峨嵋派
  • 飾演者
    趙雅芝、周海媚、高圓圓等
  • 師父
  • 代表之花
    曉露水仙,秀似芝蘭,春睡海棠
  • 登場地點
    漢水河畔
  • 武功
    峨嵋武功,九陰真經等
  • 信仰
  • 愛慕者
    張無忌、宋青書、韓林兒
  • 別名
    周掌門,芷若,周師妹,
  • 登場回目
    十一回(幼),十七回(成)
  • 國籍
    古代元末明國中國
  • 職業
    小說女主人公、峨嵋派掌門人
  • 民族
    漢族
  • 主要成就
    屠獅大會技冠群雄 奪"天下第一"稱號,中興峨眉派
  • 所屬作品
    《倚天屠龍記》
  • 性別

人物簡介

生辰:1346~1347(倚天結尾時韓林兒剛死,應為1366年;修訂版中芷若出場年齡為十七、八歲,新修版為十八、九歲,因此出場年齡應在十八歲左右,到結尾處應歷時1~2年,因此年齡應該在二十歲左右,由是推得芷若生辰)

各版周芷若各版周芷若

身份:峨嵋派第四代掌門人

武功:峨嵋九陽功,峨嵋劍法,九陰白骨爪,白蟒鞭,金頂綿掌飄雪穿雲掌,九陰內力。

容貌:身形修長,青裙曳地。淡,清,雅,靈,秀,仙,遠觀近看都有一種神韻從骨子中沁出。凝聚了漢水之鍾靈,峨嵋之毓秀,出落的得人間而不食人間煙火。有如江南水月的秀美,溫潤如玉,清澈如水,清逸淡雅,秀麗逾恆,清麗絕俗,出塵如仙,美若天人。恍若仙子下凡,是人世間極少的絕美的女子。

氣質:秀若芝蘭,淡雅脫俗。氣度清華芳菲,秀麗絕俗,舉止之間自有一股峨嵋山水中的清靈之氣,帶有淡淡水霧之韻。青衫淡淡,別有一種仙子氣息。

身法:輕盈飄忽,曼妙無比,輕飄飄的有如一朵紅雲,輕功之佳,竟不下于青翼蝠王韋一笑

身材:身形修長,青裙曳地,體態婀娜,柔弱無骨,亭亭玉立,腰肢纖細,衣衫飄動。

雙目:光彩明亮,眼波盈盈,眼澄似水,晶瑩澄澈。

膚色:皮膚白嫩,嬌羞時雙頰暈紅。

雙手:纖纖素手,軟滑柔膩的手掌,皓白如玉的纖手。

臂膀:雪藕般的白臂,上臂正中一點,如珊瑚,如紅玉,正是處女的守宮砂

體香:幽香陣陣。

氣息:吹氣如蘭

聲音:清泉般悅耳,猶如水激寒冰、風動碎玉。

神情:秀眉深蹙,若有深憂,輕顰薄怒,楚楚動人

舉止:斯斯文文,行止有禮,明慧端麗,溫順文雅

服飾:敝舊衣衫(幼年)、蔥綠色衣衫(成年後第一次出場)、淡淡青衫(主要服飾)。

周芷若周芷若

初吻:張無忌(靈蛇島)

情敵:趙敏殷離小昭、蛛兒

愛慕者:張無忌宋青書韓林兒、陳友諒

心上人:張無忌

代表之花:曉露水仙,秀若芝蘭,春睡海棠(書中旁白

動人之處:淡雅清麗、出塵如仙、溫婉賢淑、天仙下凡、冷傲遺世。

出場地點:漢水河畔

拜堂地點:濠州

派別:峨嵋派

師父滅絕師太

師兄妹:靜玄、靜虛靜慧、靜迦、靜照丁敏君紀曉芙貝錦儀、蘇夢清

稱呼:

小小船家女孩(小小要飯時張三豐稱)

絕色的美人胚子(年幼時張三豐稱)

周姑娘(張無忌、蛛兒、黃衫女、趙敏、明教等人稱)

芷若(張無忌滅絕師太宋青書謝遜稱)

掌門(靜玄、丁敏君等稱)

掌門人(峨嵋弟子稱)

周掌門(天下英雄豪傑稱)

周師妹(峨嵋派的師姐稱,未當掌門前)

周姊姊(趙敏殷離稱)

佳兒佳婦(張三豐贈張無忌周芷若)

宋夫人(假裝嫁給宋青書後自稱)

人物特征

容貌

1、那女孩約莫十歲左右,衣衫敝舊,赤著雙足,雖是船家貧女,但【容顏秀麗,十足是個絕色的美人胚子】,坐著隻是垂淚。張三豐見她楚楚可憐,問道:“姑娘,你叫什麽名字?”那女孩道:“我姓周,我爹爹說我生在湖南芷江,給我取名周芷若。”

周芷若周芷若

2、她【衣衫飄動,身法輕盈】,隻見一個綠色人形在雪地裏輕飄飄的走來,行近十餘丈,看清楚是個身穿蔥綠衣衫的女子。但頃刻間便到了離兩人四五丈處。隻見她【清麗秀雅,姿容甚美】,約莫十八九歲年紀。”

3、腦海中現出她的【麗容俏影】,光明頂上脈脈關註的眼波,不由得出神

4、突然之間,腦海中浮現出小昭嬌媚可愛的模樣,跟著是周芷若【清麗靈秀的容顏】,蛛兒腰身纖細的背影,甚至趙敏那薄怒淺笑的神情也出現了。

5、“她【清麗如昔】隻比在光明頂之時略現憔悴,雖身處敵人掌握,卻泰然自若,似乎早將生死置之度外。”

6、左首一人【身形修長,青裙曳地】,正是周芷若。

7、張無忌忙伸手扶住,窗外火光照耀,隻見她【蒼白的臉上飛起兩片紅暈,再點綴著一點點水珠,清雅秀麗,有若曉露水仙】。張無忌定了定神

8、趙周二女【雙頰酡紅】,臉上濺著點點水珠,猶似【曉露中的鮮花】,趙女燦若玫瑰,周女【秀似芝蘭】。

9、她臉含微笑,兀自做著好夢,晨曦照射下如【海棠春睡,嬌麗無限】。

10、張無忌見她【輕顰薄怒,楚楚動人】,抱著她嬌柔的身子……隻覺她【吹氣如蘭】,忍不住在她左頰上輕輕一吻。”

11、張無忌道:“不,不,【周姑娘倘若不美,天下哪裏還有美人?】”

12、張無忌低下頭去,在她嘴唇上一吻,笑道:“誰叫你【天仙下凡,咱們凡夫俗子,怎能把持得定?這是你爹爹媽媽不好,生得你太美,可害死咱們男人啦!”】

13、小昭雖天真爛漫,言笑晏晏,趙敏卻察覺她眉目間深有憂色,料想她是為了忽然出現個【秀麗逾恆的周芷若】而不喜。

14、韓林兒道:“周姑娘【猶似天人一般】,小人能跟你說幾句話,已是前生修來的福氣。言語粗魯,姑娘莫怪。”周芷若聽他說得誠懇,眼光中所流露的崇敬,實將自己當作了【仙女天神】。她自知【容色清麗】,青年男子遇到自己無不心搖神馳,但如韓林兒這般五體投地地拜倒,卻也是生平從所未遇。

15、韓林兒脹紅了臉,忙道:“不,不!”腳步卻邁得更加快了,一走進自己房中,立刻帶上房門,上了閂,心下怦怦亂跳,定了定神,躺在炕上,想到周芷若【嬌艷清麗的容顏,溫和柔軟的話聲】,心道:“周姑娘日後成了教主夫人,我跟在教主身畔,好好的幹,拚命立些功勞。

周芷若周芷若

16、旁邊一個青衣美貌少女,手捧茶碗,殷勤服侍,相貌雖不如周芷若之【清麗絕俗】,但衣飾打扮,和她當日在萬安寺塔上時一般模樣。

17、女弟子走完,相距丈餘,一個【秀麗絕俗的青衫女郎】緩步而前,正是峨嵋派掌門周芷若。張無忌見她容顏清減,頗見憔悴之色,心下又憐惜,又慚愧。

18、他回過頭來,隻見周芷若伸出【皓白如玉的纖手】,向宋青書招了招。

19、“她這幾句話聲音清朗,冷冷說來,猶如水激寒冰、風動碎玉,加之【容貌清麗,出塵如仙】,廣場上數千豪傑,誰都不作一聲,人人凝氣屏息的傾聽。”

20、“這般身法鞭法,如風吹柳絮,水送浮萍,實非人間氣象。……她身在半空,如一隻青鶴般凌空撲擊而下,身法【曼妙無比】。”

21、“左臂半隻衣袖也已扯落,露出一條雪藕般的白臂,上臂正中一點,如珊瑚,如紅玉,正是處女的守宮砂。

22、“握著她【軟滑柔膩的手掌】,身畔幽香陣陣,心中不能無感。其時正當初夏,良夜露清,耳聽著一個美貌少女吐露深情,張無忌不能不怦然心動。”

23、他大喜之下,一聲“敏妹”險些兒便叫出口來,但立即覺察不對,那女子身形比趙敏略高,【輕功身法更大不相同,腳步輕靈勝于趙敏,飄忽處卻又不及周芷若。】

人物

1、蛛兒:【“醜八怪,見了美貌姑娘便魂飛天外。”】

周芷若周芷若

【這句話說了還不上半天,便見異思遷,瞧上人家美貌姑娘了。】

【你怎地見了這個美貌姑娘,便如此失魂落魄?】

2、趙敏:【“那位周芷若周姊姊定是太美麗了,是不是?”】

【“張公子,周姑娘這般花容月貌,我見猶憐。她定是你的意中人了?”】

【 趙敏道:“為了你義父,你肯拋下你如花似玉的新娘子,何況是我?”】

【小昭雖天真爛漫,言笑晏晏,趙敏卻察覺她眉目間深有憂色,料想她是為了忽然出現個秀麗逾 恆的周芷若而不喜。】

3、張無忌:【不,周姑娘倘若不美,天下哪裏還有美人?”】

【低下頭去,在她臉頰上一吻,笑道:“誰叫你天仙下凡,咱們凡夫俗子,怎能把持得定?這是你爹爹媽媽不好,生得你太美,可害死咱們男人啦!】

4、金花婆婆:【“別說旁人,單是咱們擒來的那個峨嵋派周姑娘,【這般美貌】,那姓張的小子見了非動心不可,”】

5、陳友諒:【峨嵋派的周姑娘美若天人,世上再找不到第二個了】

【這般美貌的佳人,世上男子漢沒一個見了不動心的。我至今未有家室,要是我向幫主求懇,將周姑娘配我為妻,諒來幫主也必允準。】

【後來命人一查,其中一位竟然是那位千嬌百媚的周姑娘。掌缽龍頭便派人去將她請了來。你放心,周姑娘平安大吉,毫發不傷。】

6、韓林兒:【周姑娘是天人一般的人物,小人能跟你說幾句話,已是前生修來的福氣。言語粗魯,姑娘莫怪。”眼光中所流露的崇敬,實將她當作了仙女天神。】

7、宋青書:【自見周芷若後,眼光難有片刻離開她身上,雖常自抑製,不敢多看,以免給人認作輕薄之徒,但周芷若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他無不瞧得清清楚楚】

8、丁敏君:【“他居然不閃不避,對你眉花眼笑”】

9、範遙:【隻聽得範遙在塔頂大叫:“周姑娘,快跳下,火燒眉毛啦!你再不跳,難道想做焦炭美人麽?”周芷若道:“我陪著師父!”】

10、數千豪傑:【她這幾句話聲音清朗,冷冷說來,猶如水激寒冰、風動碎玉,加之容貌清麗,出塵如仙,廣場上數千豪傑,誰都不做一聲,人人凝氣屏息地傾聽。】

性格

秀似芝蘭,猶水仙之傲骨于心——周芷若。喜歡周芷若就一定會先愛上她的名字,因為她的名字不僅好聽,更是含義深遠,芷是一種香草,屈原在楚辭中多次寫到“芷”這種香草,“扈江離與闢芷兮,紉秋蘭以為佩”,“雜杜衡與芳芷”,“沅有芷兮澧有蘭”等等,都是對“芷”的描寫。而周芷若的相貌也如她名字一般秀若芝蘭,亦靜、亦清、亦決絕!漢水畔的漁家女孩,本不該擁有如此好聽的名字,更不該擁有這樣清秀的容顏,可是上天卻陰錯陽差的將這一切給了她。周芷若一個平凡的不能在平凡的漁家女,因為與張三豐與張無忌相遇,命運也由此變得波瀾壯闊了起來。

周芷若的美麗有如江南水月的秀美,溫潤如玉,清澈如水;

周芷若的聰明又在深藏不露中變化,冰雪聰明,玲瓏剔透;

周芷若像水仙花幽香暗動,溫柔可人,清傲苦楚。

周芷若曾經愛過,但她終不能把愛繼續,因為她的命運並不在那個優柔寡斷的男人身上,而她也並非是為愛而生而死的傳統女子,她有師父的遺命待完成,她更是要掌管一派的峨嵋掌門!周芷若的內斂和沉默是自始至終的,當然,這也包括了她對張無忌的愛,矜持的、默默的、冷靜的,她周身散發著令人敬畏而遠之的堅強與傲然的氣質,這是一個在武俠小說中都少見的奇女子。在那場落敗的婚禮之後,她從當初的猶豫不決到毅然的踏上不歸路,決絕過往塵埃,與命運簽下墮落的契約,隻為博得生命中的輝煌瞬間,即使輸了也不會因為沒去爭取而後悔!無可否認,周芷若是一個悲劇人物,更勝倚天的鋒芒註定了她的失敗,但她卻不可憐。俏水仙,玉人顏,長生寂寞。

資質

周芷若天資聰穎,悟性極高,處事細心,刻苦學藝,進步神速,深得滅絕師太鍾愛,自從紀曉芙死去,周芷若便被滅絕師太視為峨嵋掌門繼承人,而周芷若為人和藹,對各同門師長禮貌周到,深得同門愛護(除了丁敏君,丁敏君好像除了自己以外,誰都不喜歡)。外表美麗溫柔、冰雪聰明,但內裏其實也一樣。她溫柔純樸,秀外慧中,出于對師傅的遺願逼她做一系列的事情。她一直是善良的那個她,或許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愛情

1,那村女喝道:“好擒拿手!”待欲搶步又上,隻見周芷若眉頭深皺,按著心口,身子晃了兩下,搖搖欲倒。張無忌【忍不住叫道:“你……你……”臉上滿是關切之情。】

周芷若周芷若

2,瞧著周芷若和丁敏君並排在雪地中留下的兩行足印,心想:【倘若丁敏君這行足印是我留下的,我得能和周姑娘並肩而行……”】

3,日間休息、晚間歇宿之時,【張無忌忍不住總要向周芷若瞧上幾眼】,但她始終沒再走到他跟前。

4,片刻之間,峨嵋群弟子個個空手,【隻周芷若手中長劍並未遭奪。】

5,眾人邊走邊談,都覺峨嵋派這許多人突然在大漠中消失,其理難明。【張無忌更掛念周芷若的安危,卻又不便和旁人商量。】

6,“那位周芷若周姊姊定是太美麗了,是不是?”張無忌更加滿臉通紅,道:“姑娘取笑了。”端起酒杯,想要飲一口【掩飾窘態】,【哪知左手微顫】,竟潑出幾滴酒來,濺上了衣襟。

7,他縱馬疾行,一口氣奔到三官殿,渡漢水而南。船至中流,望著滔滔江水,想起那日太師父攜同自己在少林寺求醫不得而歸,在漢水上遇到常遇春、又救了周芷若的事來。【腦海中現出她的麗容俏影,光明頂上默默關註的眼波,不由得出神。】

8,楊逍躊躇道:“咱們這裏隻有三人,何況形跡已露,這件事當真棘手。”張無忌歉然道:“【我見周姑娘危急,忍不住出手】,終于壞了大事。”

9,這幾日之中,張無忌【最擔心的】,是周芷若服了金花婆婆那顆丸葯後毒性是否發作。趙敏知他心意,見【他眉頭一皺】,便派人到上艙去假作送茶送水,察看動靜,每次間報,均說周姑娘言行如常,一無中毒症狀。這麽幾次之後,【張無忌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10,煙霧中隻見一個女子橫臥榻上,正是周芷若,全身都已濕透。張無忌拋下水桶,【搶】進房、去,【忙】問:“周姑娘,你沒事麽?”周芷若道:“張教主,你……你怎麽會到這裏?”張無忌還未回答,船身突然間激烈震動。她足下一軟,直撲在張無忌懷裏。張無忌【忙伸手扶住】,窗外火光照耀,隻見她蒼白的臉上飛起兩片紅暈,再點綴著一點點水珠,清雅秀麗,有若曉露水仙。張無忌【定了定神】,說道:“咱們到下面船艙去。”

11,張無忌笑道:“你這個小小腦袋之中,不知在想些什麽。”心想:“我總是對趙敏、對小昭、對表妹人人留情,令她難以放心。可是自今而後,怎會更有此事?”收起笑容,庄言道:“【芷若,你是我的愛妻】。我從前三心兩意,隻望你既往不咎。我今後對你決不變心,【就算你做錯了什麽,我連重話也不舍得責備你一句。】”

12,張無忌道:“【你是我愛妻,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天大的難事,咱們也一起來承擔。】”

13,心想義父倘若落入了丐幫之手,丐幫要以他來挾製明教,眼前當不致對他有所傷害,隻屈辱難免;但芷若冰清玉潔,遇匕了陳友諒之險毒、宋青書之卑鄙,若遇逼迫,唯有一死。言念及此,【恨不得插翅飛到盧龍】。

14,張無忌【撫摸】她手指上的鐵指環,道:“那日我見這指環落在陳友諒手中,【心裏焦急得不得了】,隻怕你受了奸人的欺辱,【恨不得插翅飛到你身邊】。 

15,張無忌【伸指在她頰上輕輕一彈】,笑道:“你把我瞧得忒也小了。【你夫君】是這樣的人麽?”

周芷若抬起頭來,臉頰上兀自帶著晶晶珠淚,眼中卻已全是笑意,說道:“也不羞,你已是我的夫君了麽?你再跟那趙敏小妖女鬼鬼祟祟,我才不要你呢。誰保得定你將來會不會如那宋青書一般,為了一個女子,便做出許多卑鄙無恥的勾當來。”

16.張無忌低下頭去,【在她嘴唇上一吻】,笑道:“【誰叫你天仙下凡,咱們凡夫俗子,怎能把持得定?這是你爹爹媽媽不好,生得你太美,可害死咱們男人啦!”】

17,張無忌笑道:“那當真杞人憂天了。世上多少害過我、得罪過我的人,我都不殺,怎麽反而會殺你?”解開衣襟,露出胸口劍疤,笑道:“這一劍是你刺的!【你越刺得我深,我越愛你。”】

18,張無忌此時更無懷疑,情知這車戲文定是趙敏命人扮演,料知他和周芷若要到大都來,是以這般羞辱周芷若一番。他俯身從地下拾起兩粒小石子,中指輕彈,嗤嗤連響,【將車前的兩匹瘦馬右眼睛打瞎了。小石貫腦而入,兩馬幾聲哀嘶,倒地而斃】。彩車翻了過來,車上的旦角、凈角和眾配角滾了一地,街上又是一陣大亂。

19,周芷若咬著下唇,輕聲道:“這妖女如此辱我,我……我……”說到這裏,聲音已哽咽了。張無忌隻覺她纖手冰冷,身子顫抖,【忙慰道:“芷若,這小渾蛋】什麽稀奇百怪的花樣也想得出來,你別理會。【隻須我對你一片真心,旁人挑撥離間】,我如何能信?”

20,張無忌心下歉疚,道:“趙姑娘,我不該到這兒來,不該再和你相見。【我心已有所屬】,決不應再惹你煩惱。你是金枝玉葉之身,從此將我這個江湖浪子忘記了吧。”

21,韓林兒急道:“教主,這怎麽是好?咱們快去尋周姑娘回來吧!”張無忌【既著急,又自責】,當即留下口信給彭瑩玉,便和韓林兒分頭追尋。他在大都城內各處找尋,連客店、寺觀、城郊村居也找過了,但【直至天色大明】,卻始終不見周芷若的影蹤,她竟似憑空消失了一般。

待得回到客店,彭瑩玉和韓林兒已先後回來,三人對望一眼,都搖了搖頭。張無忌【心亂如麻】:“現下不但【義父】不知所蹤,連【芷若】也離我而去,這該如何是好?”

22,張無忌得報後【喜不自勝】,便帶同楊逍、範遙、韋一笑、說不得四人,備了禮物,前往定海拜訪……

周芷若向張無忌望了一眼,說道:“張教主,我獨個兒修習內功,有些地方不甚明由,想請你指教。你肯教我麽?”張無忌訕訕地道:“怎麽忽然客氣起來啦?【你要我教什麽,我便教什麽。】”

周芷若帶他來到一間靜室之中,請問了一些修煉內功的深奧訣竅,張無忌毫不藏私,詳盡告知,喜道:“芷若,你能問到這些關竅,足見內功修為頗有長進。【以後我天天教你】,過得兩三年,你的內功就可和我並駕齊驅啦!”周芷若白了他一眼,幽幽地道:“你想騙人,也該揀些叫人信得過的話來說。你教不了我一天兩天,便去大都那小酒店會趙姑娘啦,又怎能天天教我?”

張無忌道:“上次跟她相見,的的確確是無意中撞見的,我如再瞞了你去見趙姑娘,【任你千刀萬剮,死而無怨】。”周芷若臉上紅撲撲的,胸口起伏不定,喘氣道:“胡說八道什麽?你明知我不會將你千刀萬剮。”張無忌笑道:“【那麽你剁了我兩隻腳好不好?】”周芷若低下了頭,眼淚撲簌簌地如珠而落。

張無忌【坐到她身旁,摟住她肩頭】,【柔】聲道:“怎麽又傷心啦?”周芷若隻哭泣不語。張無忌問之再三,不料越問得緊,她越加傷心。

23張無忌道:“義父自然要加緊找尋。到底幾時能趕走韃子,誰也沒法逆料。難道等到咱們成了老公公、老婆婆了,再來顫巍巍地拜堂成親麽?老公公、老婆婆拜天地不打緊,可是咱倆生不了孩兒,【我張家可就斷子絕孫了】。”周芷若紅著臉撲哧一笑,說道:“好好一個老實人,卻不知跟誰去學得這般貧嘴貧舌疒

這一個多月來的愁雲慘霧,便在兩人一笑之間,化作飛煙而散。

24趙敏肩受重傷,摔倒在地,五個傷孔中血如泉涌,登時便染紅了半邊衣裳。

周芷若霍地住手不攻,說道:“張無忌,你受這妖女迷惑,竟要舍我而去麽?”張無忌道:“【芷若,請你諒解我的苦衷。咱倆婚姻之約,張無忌決不反悔,隻稍遲數日……】”周芷若冷冷地道:“【你去了便休再回來】,隻盼你日後不要反悔!”

趙敏咬牙站起,一言不發地向外便走,肩頭鮮血,點滴濺開,滿地都是。

群豪雖見過江湖上不少異事,但今日親見二女爭夫,血濺華堂,新娘子頭遮紅巾,而以神奇之極的武功毀傷情敵,無不神眩心驚,誰也說不出話來。

張無忌一頓足,說道:“【義父于我恩重如山,芷若,芷若,盼你體諒。】”說著向趙敏追了出去。

25張無忌雖和她言笑不禁,但總是想到自己和周芷若已有婚姻之約,雖然心中隱隱【盼望將來一雙兩好,總須和周芷若成婚之後,再說得上趙敏之事】。

26【張無忌深盼能見到周芷若,向她解釋那日不得已之情】,然而想象到她的臉色目光,心下惴惴,深自惶慚。

27女弟子走完,相距丈餘,一個秀麗絕俗的青衫女郎緩步而前,正是峨嵋派掌門周芷若。【張無忌見她容顏清減】,頗見【憔悴】之色,心下【又憐惜,又慚愧】。

張無忌待峨嵋派眾人坐定,走到木棚之前,向周芷若長揖到地,含羞帶愧,說道:“周掌門,【張無忌請罪來了】。”周芷若萬福回禮,說道:“不敢,張教主何須多禮?別來安好。”臉色平靜,也不知她是喜是怒。張無忌心下【怔忡不定】,說道:“周掌門,那日我為了【急于相救義父,致誤大禮】,心下好生過意不去。”

---

周芷若臉色忽然一板,說道:“張教主,請你自重,時至今日,豈可再用舊時稱謂。”伸手向身後一招,說道:“青書,你過來,將咱們的事向張教主說說。”

周芷若周芷若

張無忌大吃一驚,顫聲問道:“什麽?”,宋青書道:“我這段美滿姻緣,倒要多謝張教主作成了。”

--------

霎時之間,張無忌猶似【五雷轟頂,呆呆站著】,眼中瞧出來一片白茫茫的,耳中聽到無數雜亂的聲音,卻半點不知旁人在說些什麽,過了良久,隻覺有人挽住他臂膀,說道:“教主,請回去吧!”張無忌定了定神。

------

當日為了營救義父【迫不得已才隨趙敏而去】,料想周芷若溫柔和順,自己與她感情深厚,隻須向她坦誠說明其中情由,再大大地賠個不是,定能得她原恕,或能【再締良緣】。眼前這女子【明明是自己的未婚妻子】,豈知一怒之下,竟然嫁了宋青書,對自己棄之如遺,這時【心中的痛楚,可遠甚于昔時在光明頂上讓她刺了一劍】。

武功

十七回

她和丁敏君說了幾句話,向張無忌和那村女看了一眼,便即走了過來。她衣衫飄動,身法輕盈,出步甚小,行走卻極迅捷,頃刻間便到了離兩人四五丈處。

三十四回 

張無忌剛追到大門邊,突然間身旁紅影閃動,一人迫到了趙敏身後,紅袖中伸出纖纖素手,五根手指向趙敏頭頂疾插而落。這一下兔起鶻落,迅捷無比,出手的正是新娘周芷若。

張無忌心念一動:“這一招好厲害!芷若從何處學得如此精妙的功夫?”眼見她手掌已將趙敏頂門罩住、五指插落,立是破腦之禍,不及細想,躥上前去便扣周芷若的脈門。周芷若左手手肘倏地撞來,波的一聲輕響,正中他胸口。張無忌體內九陽神功立時發動,卸去了這一撞勁力,但已感胸腹間血氣翻涌,腳下微一踉蹌。

範遙眼見危急,心念舊主,不忍任她頂破腦裂,伸掌向周芷若肩頭推去。周芷若左手微揮,輕輕一拂,範遙手腕一陣酸麻,這一掌便推不出去。

但這麽一阻,趙敏已向前搶了半步,避開了腦門要害,隻感肩頭一陣劇痛,周芷若右手五指已插入她右肩近頸之處。張無忌“啊”的一聲,伸掌向周芷若推去。

周芷若頭上所罩紅布並未揭去,聽風辨形,左掌回轉,便斬他手腕。張無忌絕不想和她動手,隻是見她招數太過凌厲,一招間便能要了趙敏性命,迫于無奈,隻有招架勸阻。周芷若上身不動,下身不移,雙手連施八下險招。張無忌使出乾坤大挪移心法,這才擋住。了、攻八守,在電光石火般的一瞬之間便即過去。大廳上群豪屏氣凝息’無不驚得呆了。

周芷若霍地伸手扯下遮臉紅巾,朗聲說道:“各位親眼所見,是他負我,非我負他。自今而後,周芷若和姓張的恩斷義絕。”說著揭下頭頂珠冠,伸手抓去,手掌中抓了一把珍珠,拋開鳳冠,雙手一搓,滿孳珍珠盡數成為粉末,簌簌而落,說道:“我周芷若不雪今日之辱,有如此珠!”殷天正、宋遠橋、楊逍等均欲勸慰,要她候張無忌歸來,問明再說,卻見周芷若雙手一扯,嗤的一響,一件綉滿金花的大紅長袍撕成兩片,拋在地下,隨即飛身而起,在半空中輕輕一個轉折,上了屋頂。

楊逍、殷天正等一齊追上,隻見她輕飄飄的有如一朵紅雲,向東而去,輕功之佳,竟似不下于青翼蝠王韋一笑。楊逍等料知追趕不上,怔了半晌,回入廳來。

三十六回

他心下一驚,左手反掌將趙敏推到門外,黑暗中忽地有人伸手抓來。這一抓無聲無息,快捷無倫,待得驚覺,手指已觸到面頰。張無忌不及閃避,左足疾飛,徑踢那人胸口,那人反手勾轉,肘錘打向他腿上環跳穴,招數狠辣已極。張無忌隻須縮腿避讓,敵人左手就挖去了他一對眼珠,當即提手虛抓,他料敵奇準,這麽抓去,剛好將敵人左手拿在掌中,便在此時,環跳穴上麻疼,立足不定,右腿跪倒。

他正要乘勢扭斷敵人手腕,隻覺所握住的手掌溫軟柔滑,乃女子之手,心中一動,沒下重手,順勢抓住那人往外甩去,噗的一聲,右肩劇痛,已中了一刀。

那人急躍出屋,揮掌向趙敏臉上拍去。張無忌情知趙敏決然擋不了,忍痛縱起,也即揮掌拍出。雙掌相交。那人身子晃動,腳下踉蹌,借著這對掌之力,縱出數丈之外,便在黑暗中隱沒不見。

【他數經大敵,多歷凶險,但回思適才暗室中這三下兔起鶻落般的交手,不禁越想越驚。今晚兩場惡鬥,第一場以一敵三,歷時甚久,但驚心動魄之處,遠不如第二場瞬息間的三招兩式。】

三十七回

宋青書身子尚未跌倒,俞蓮舟正待補上一腳,踢斷他的腿骨,驀地裏青影閃動,一條長鞭迎面擊來。俞蓮舟忙後躍避過,那長鞭快速無倫地連連進招,正是峨嵋派掌門周芷若為夫復仇來了。

俞蓮舟急退三步。周芷若鞭法奇幻,三招間便已將他圈住。那軟鞭長近五丈,世上兵刃之中,決無如此勢若龍蛇的奇長之物,而鞭尾更布滿尖刺倒鉤,施展開來,更加縱躍之勢,可遠及七八丈。周芷若忽地軟鞭輕抖,收回手中,左手抓住鞭梢,冷冷地道:“此時取你性命,諒你不服。取兵刃來!”

周芷若斜身閃開,殷梨亭跟著便是“大魁星”、“燕子抄水”,長劍在空中劃成大圈,右手劍訣戳出,竟似也發出嗤嗤微聲。周芷若纖腰輕擺,一一避過,說道:“殷六俠,我讓你三招,以報昔日武當山上故人之情。”這“情”字一出口,軟鞭便如靈蛇顫動,直奔殷梨亭胸口。殷梨亭奔身向左,那軟鞭竟從半路彎將過來。

殷梨亭一招“風擺荷葉”,長劍削出,鞭劍相交,輕輕嚓的一響,殷梨亭隻覺虎口發熱,長劍險些脫手,不由得大吃一驚:“我隻道她招式怪異,內力非我之敵,不料她內勁也這般奇詭莫測。”當下凝神專志,將一套太極劍法使得圓轉如意,嚴密異常地守住門戶。周芷若手中的軟鞭猶似一條柔絲,竟如沒半分重量,身子忽東忽西,忽進忽退,在殷梨亭身周飄蕩不定。

周芷若鞭法詭奇,然太極劍法乃近世登峰造極的劍術,殷梨亭功勁一加運開,綿綿不絕,雖傷不了對手,但隻求自保,卻也絕無破綻。

突然之間,周芷若身形輕閃,疾退數丈,長鞭從右肩急甩向後,鞭頭陡地擊向周顛面門。她與明教茅棚本來相隔十丈有餘,但軟鞭說到便到,直如天外遊龍,矢矯而至。周顛正自口沫橫飛地說得高興,哪料到周芷若在惡鬥之際竟會突施襲擊。他一怔之下,長鞭已到面門。周芷若並不回身,背後竟似生了眼睛一般,鞭梢直指他鼻尖。

周芷若揮鞭旁擊,殷梨亭乘勢進攻,隻見她左手出掌,向殷梨亭接連又擊又戳,一連七掌,全是對向他頭臉與前胸重穴。殷梨亭沒法圈轉長劍削她手臂,隻得使招“鳳點頭”,矮身閃避。其時明教茅棚中啪的一聲,跟著嗆啷啷一陣亂響。原來楊逍正站在周顛近旁,眼明手快,抓起身前木桌,擋過周芷若鞭擊。長鞭擊中木桌,登時木屑橫飛,桌上的茶壺、茶碗四下亂擲,各人身上濺了不少瓷片熱茶。

勇敢

二十六回 

周芷若道:“峨嵋派的劍法,雖不能說是甚麽了不起的絕學,終究是中原正大門派的武功,不能讓番邦胡虜的 無恥之徒偷學了去。”她說話神態斯斯文文,但言辭鋒利,竟絲毫不留情面。

周芷若道:“【我不降!你把我殺了罷!】”

周芷若黯然道:“張公子,三位請即自便,三位一番心意,小女子感激不盡。”

二十八回

金花婆婆眼中亮光一閃,說道:“原來尊師圓寂之時,已然傳下遺命,定下了繼任的掌門人,那好極了。是哪一位?便請一見。”語氣已比對丁敏君說話時客氣得多了。

周芷若上前施禮,說道:“婆婆萬福!峨嵋派第四代掌門人周芷若,問婆婆安好。”

周芷若一定心神,尋思:“她這時手上隻須內勁吐出,我心脈立時便被震斷,死于當場。可是我如何能夠墮了師父的威風?”一想到師父,登時勇氣百倍,舉起右手,說道:“這是峨嵋派掌門的鐵指環,是先師親手套在我的手上,豈有虛假?”

周芷若道:“金花婆婆,先師雖然圓寂,峨嵋派並非就此毀了。我落在你的手中,你要殺便殺,若想脅迫我做甚不應為之事,那叫休想。本派陷于朝廷奸計,被囚高塔,卻有哪一個肯降服了?【周芷若雖是年輕弱女,既受重任,自知艱巨,早就將生死置之度外。】”

金花婆婆原本已料到此事,借劍之言也不過是萬一的指望,但聽周芷若如此說,臉上還是掠過一絲失望的神色,突然間厲聲道:“你要保全峨嵋派聲名,便保不住自己性命……”說著從懷中取出一枚丸葯,說道:“這是斷腸裂心的毒葯,你吃了下去,我便救人。” 周芷若想起師父的囑咐,柔腸寸斷,當下顫抖著接過毒葯。

機智

十七回

偽裝受傷,暗地以峨嵋九陽功反震殷離, 故意放走張無忌和蛛兒 

精明提醒眾師兄弟袋中藏有毒物

十八回

以言語扣住,使滅絕師太不便對無忌痛下殺手

二十二回

以學得的裝作天真歡喜之狀提點無忌

周芷若自張無忌下場以來,一直關心。她在峨嵋門下,頗獲滅絕師太的歡心,已得她易經原理的心傳,這時朗聲問道:“師父,這正反兩儀,招數雖多,終究不脫于太極化為陰陽兩儀的道理。弟子看這四位前輩招數果然精妙,最厲害的似還在腳下步法的方位。”她聲音清脆,一句句以丹田之氣緩緩吐出。

滅絕師太欣悅之下,沒留心到周芷若的話聲實在太過響亮,兩人面對面的說話,何必中氣十足,將語音遠遠的傳送出去?但旁邊已有不少人覺察到異狀。周芷若見許多眼光射向自己,索性裝作天真歡喜之狀,拍手叫道:“師父,是啦,是啦!咱們峨嵋派的四象掌圓中有方,陰陽相成,圓于外者為陽,方于中者為陰,圓而動者為天,方而靜者為地,天地陰陽,方圓動靜,似乎比這正反兩儀之學又稍勝一籌。”

三十一回

暗中下十香軟筋散奪回屠龍刀倚天劍,在殷離臉上劃十來條傷痕,削了自己秀發及一片左耳,嫁禍趙敏

(舊版:殺殷離放逐趙敏)

(新修版:將殷離畫花臉,把她和趙敏拋入大海想淹死,削掉自己半邊頭發弄傷一隻耳朵)

要無忌立誓殺趙敏為殷離報仇,否則寧可毒發身亡

說自己從小沒爹娘指導,難保不會一時胡塗要無忌答應決不變心決不會殺她

以小昭等人的心機借此說明自己是個老實的笨丫頭

三十四回

分析案情讓想為趙敏洗刷冤屈的無忌找不到線索

上吊自殺讓無忌慚愧

三十八回

用計把無忌騙倒,趁他收掌時攻擊他

以謝遜的性命要脅想逼無忌走火入魔

授意靜照以對謝遜報仇為由想暗中殺人滅口

四十回

擒住趙敏想讓她聽見無忌不忍芷若傷心討好的話

以趙敏下落為餌要無忌答應她一件事

(新修版:不準張趙拜堂成婚)

以無忌的性命逼殷離現身

助張無忌

十一回

周芷若道:“小相公,你若不吃,老道長心裏不快,他也吃不下飯,豈不是害得他肚餓了?”張無忌心想不錯,當周芷若將飯送到嘴邊時,張口便吃了。周芷若將魚骨雞骨細心剔除幹凈,每口飯中再加上肉汁,張無忌吃得十分香甜,將一大碗飯都吃光了。

周芷若回上船去,從懷中取出一塊小手帕,替他抹去了眼淚,對他微微一笑,將手帕塞在他衣襟之中,這才回到岸上。

十八回

周芷若周芷若

周芷若道:“本門武功天下揚名,師父更是當世數一數二的前輩高人,自不會跟這種後生小子一般見識。隻不過見他大膽狂妄,這才出手教訓于他,難道真的會要了他的性命不成?本門俠義之名已垂之百年,師尊仁俠寬厚,誰不欽仰?這年輕人螢燭之光,如何能與日月爭輝?便讓他再去練一百年,也不能是咱們師尊的對手,多養一會兒傷,又算得什麽?”這一番話說得人人暗中點頭。滅絕師太心下更喜,覺得這個小徒兒識得大體,在各派的達人之前替本門增添光彩。

張無忌體內真氣一加流轉,登時精神煥發,把周芷若的話句句聽在耳裏,知道她是在極力回護自己,又以言語先行扣住,使滅絕師太不便對自己痛下殺手,不由得心中感激..

三十四回

張無忌嘆了口氣,覺得她所言確甚有理,伸臂輕輕摟住她柔軟的身子,柔聲說道:“芷若,我隻覺世事煩惱不盡,即令親如義父,也教我起了疑心。我隻盼驅走韃子的大事一了,你我隱居深山,共享清福,再也不理這塵世之事了。”周芷若道:“你是明教的教主,倘若天如人願,真能逐走了胡虜,那時天下大事都在你明教掌握之中,如何能容你去享清福?”張無忌道:“我才幹不足以勝任教主,更不想當教主。要是明教掌握重權,這一教之主,更非由一位英明智哲之士來擔當不可。”周芷若道:“你年紀尚輕,目下才幹不足,難道不會學麽?再說,我是峨嵋一派的掌門,肩頭擔子甚重。師父將這掌門人的鐵指環授我之時,命我務當光大本門,就算你能隱居山林,我卻沒那福氣呢。”彭瑩玉又道:“教主是千金之體,肩上擔負著驅虜復國的重任,也不宜于冒大險,效那博浪之一擊。屬下見皇帝身旁的護衛之中,達人著實不少,教主雖然神勇絕倫,但終須防寡不敵眾。萬一失手,如何是好?”張無忌拱手道:“謹領大師的金玉良言。”周芷若嘆道:“彭大師這話當真半點不錯,你怎能輕身冒險?要知待得咱們大事一成,坐在這彩樓龍椅之中的,便是你張教主了。”韓林兒拍手道:“那時候啊,教主做了皇帝,周姑娘做了皇後娘娘,楊左使和彭大師便是左右丞相,那才教好呢!”周芷若雙頰暈紅,含羞低頭,但眉梢眼角間顯得不勝歡喜。張無忌連連搖手,道:“韓兄弟,這話不可再說。本教隻圖拯救天下百姓于水火之中,功成身退,不貪富貴,那才是光明磊落的大丈夫。”彭瑩玉道:“教主胸襟固非常人所及,隻不過到了那時候,黃袍加身,你想推也推不掉的。當年陳橋兵變之時,趙匡胤何嘗想做皇帝呢?”張無忌隻道:“不可,不可!我若有非份之想,教我天誅地滅,不得好死。”周芷若聽他說得決絕,臉色微變,眼望窗外,不再言語了。

各版結局

(舊版)芷若為陳州周子旺之女...魔教反賊的餘孽,皇上下旨普天下捉拿的欽犯。

各版周芷若各版周芷若

父親周子旺是魔教中彌勒宗的大弟子。數年前在江西袁州起事。自立為帝,國號稱“周”,但旋即為元軍撲滅,周子旺被擒斬首。彌勒宗和白眉教雖非一派,但相互間淵源甚深,周子旺起事之時,殷天正曾在浙西為之聲援。

張三豐想:“這小姑娘如此美麗,他年定是個絕色佳人。無忌若得傷愈,我決不容他二人再行相見,否則不幸二人互有情意,豈不是重蹈翠山的覆轍?”周芷若拿了幾個冷饅頭,分給張無忌和蛛兒吃時..

她見無忌剃須束發之後,變成個神採奕奕的美少年,不禁暗自驚異(張未與她相認)。

殷利亨(即殷梨亭)說無忌已摔入萬丈深谷之中,屍骨無存時...

張無忌一抬頭,隻見到一張俏臉,眼眶中淚水盈盈,正沿著白嫩的面頰流了下來,卻是周芷若。張無忌心中一動:“原來咱們幼小時漢水中的一會,她也沒有忘記。”

張無忌為銳金旗挺身而出時...

回頭看到了站在峨嵋群弟子中間的周芷若。她臉上露出一副仰慕傾倒的神色,眼光中意示鼓勵,更是一望而知。張無忌已沖口說道:“你為什麽要殺死這許多人?每個人都有父母妻兒,你殺死了他們,他們家中的孩兒便要伶仃孤苦,受人欺辱。你是出家人,難道心中不會安麽?”..周芷若胸口一熱,眼眶登自紅了。

光明頂張無忌挺身說要請雙方罷鬥時..

峨嵋派中,卻隻有周芷若眉頭緊蹙,黯然不語,她聽著各人的譏笑,心下暗暗難過。她自和張無忌在沙漠中一會,對少年便起了同情之心意,這時聽他這番不自量力的言語,不自禁的代他羞慚。

在荒島上時..

她晚間在島東一個山洞中獨居,和無忌等離得遠遠地。謝遜雙眼雖盲,卻早知她對無忌頗有情意,然她如此儼然守禮,連笑話也不跟無忌多說一句,心中對她好生敬重。

周芷若要無忌發誓殺趙敏時..

謝遜心中暗笑:“這位周姑娘的醋勁好大,還沒過門,便要將丈夫管得服服貼貼。站穩了地步,不讓他日後有翻覆的餘地。”

周芷若說咱們峨嵋派的掌門終究是沒一個嫁人時..

無忌道:“那到底是為什麽?你恨趙姑娘誣陷你害我義父麽?”周芷若凝視他雙目,問道:“你信不信?”無忌道:“我自然不信。”周芷若道:“你不信就好了,本來誰都不會相信。”無忌道:“那麽,又為了什麽?”周芷若咬了咬牙,說道:“因為-因為--”

她說了兩個“因為”,背轉身去,道:“無忌哥哥,你隻當從來沒見過我,從此別記得我這薄命之人。你去娶了趙姑娘也好,另娶淑女也好,我--我都是不管的了。”突然間雙足一登,身子從視窗穿了出去,直上屋頂。無忌一呆:“她身法如此輕靈曼妙,好高的武功啊。”一時不及細想,跟著追出?隻見周芷若向東疾奔。無忌三個起落,突然間繞到她的身前。周芷若收足不及,撞入了他的懷中。無忌雙臂一張,將她摟住了。該處正是流經大都城內一條小河河畔,無忌半扶半抱的將她帶到河邊一塊石上,偎倚著坐下,柔聲道:“芷若,咱倆夫婦一體,你有什麽為難之事,都是和我的一樣,盡管說將出來,也好讓我為你分憂。你獨自個悶在心裏,卻是何苦?”

宋青書道:“我這段美滿姻緣,倒要多謝張教主作成了。”時..

周芷若站在一旁,張三豐始終正眼也不瞧她一眼...

對周芷若道:“當年郭女俠手創峨嵋一派,隻盼群弟子卓然成家,在江湖上獨樹一幟。你以滅絕師太的三成功夫,憑什麽來光大峨嵋?你學得一些陰毒狠辣的武功,在英雄大會中爭勝逞能,以後峨嵋弟子,便學你這些陰毒武功麽?郭女俠于我有恩,老道雖是風燭殘年,卻也不能眼見峨嵋派沉淪衰亡,毀于一旦!”

第一版

周芷若刷的一聲,從腰間抽出半截倚天劍,左手握住自己頭上一把青絲,回劍一掠,萬縷柔絲竟是一劍割斷...

轉身說道:“張無忌張教主,峨嵋第四代掌門人周芷若,謹將掌門之位,傳授于你。”眾人一聽,都是驚得呆了,隻聽她繼續說道:“你仍兼任明教教主,盼你光大本門,興旺明教,率領中原豪傑,驅逐韃子,自今而後,峨嵋派門下弟子,盡皆聽你號令。”

從懷中取出一本黃紙薄本,連著兩截倚天劍的斷劍,交給無忌,說道:“這是郭女俠手書的本門武學,劍掌精義,盡在其中。”

第二版

趙敏見他提筆在手,神色不樂,便道:“無忌哥哥,你曾答允我做三件事,第一件是替我借屠龍刀一觀,第二件是當日在濠州不得與周姊姊成禮,這兩件你已經做了。還有第三件事呢,你可不能言而無信。”張無忌吃了一驚,道:“你……你……你又有什麽古靈精怪的事要我做……”趙敏嫣然一笑,說道:“我的眉毛太淡,你給我畫一畫。這可不違反武林俠義之道罷?”張無忌提起筆來,笑道:“好好好,從今而後,我天天給你畫眉。”

忽聽得窗外有人格格輕笑,說道:“無忌哥哥,你可也曾答允了我做一件事啊。”正是周芷若的聲音。窗子緩緩推開,周芷若一張俏臉似笑非笑的燭光之下。張無忌驚道:“你……你又要叫我作什麽了?”周芷若微笑道:“你要知道就出來,我說給你聽。”張無忌回頭向趙敏瞧了一眼,又回頭向周芷若瞧了一眼,霎時之間百感交集,也不知是喜是憂,手一顫,一枝筆掉在桌上。

新修版

趙敏輕推張無忌,道:“你且出去,聽她說要你做什麽?”張無忌躍出窗子,見周芷若緩緩走遠,便走快幾步,和她並肩而行.周芷若問道:“你明天送趙姑娘去蒙古,她從此不來中土,你呢?”張無忌道:“我多半也從此不回來了。你要我做一件事,是什麽?”周芷若緩緩的道:“一報還一報!那日在濠州,趙敏不讓你跟我成親。此後你到蒙古,盡管你日日夜夜都和趙敏在一起,卻不能拜堂成親。”張無忌一驚,問道:“那為什麽?”周芷若道:“這不違背俠義之道罷?”

周芷若周芷若

張無忌道:“不拜堂成親,自然不違背俠義之道。我跟你本來有婚姻之約,後來可也沒拜堂成親。好!我答允你。到了蒙古之後,我不和趙敏拜堂成親,但我們卻要一樣做夫妻'一樣生娃娃!”周芷若微笑道:“那就好。”

張無忌奇道:“你這樣跟我們為難,有什麽用意?”周芷若嫣然一笑,說道:“你們盡管做夫妻'生娃娃,過得十年八年,你心裏就隻會想著我,就隻不舍得我,這就夠了。”說著身形晃動,飄然遠去,沒入黑暗之中。

張無忌心中一陣惘然,心想今後隻要天天和趙敏形影不離,一樣做夫妻'生娃娃,不拜堂成親,那也沒什麽。為什麽過得十年八年,我心裏就隻想著芷若,就隻不舍得芷若? 又想:“她其實並沒跟宋青書成親,和我又曾有婚姻之約。她做了不少對不起我的事,此刻想來,也並沒真的對我壞。有些事情,她是受了師父逼迫,不得不做。她雖盜了屠龍刀和倚天劍,但現下屠龍刀復歸我手,表妹殷離也沒死...”

“愛我極深、很想嫁我的,除了芷若,自然還有敏妹,還有蛛兒,還有小昭.....”

張無忌天性隻記得別人對他的好處,而且越想越好,自然而然原諒了別人的過失,別人所有對他不起,往往也是為了愛他,想到後來,把別人缺點過失都想成好處,即使心頭還留下一些小小渣,也會想:“誰沒過錯呢?我自己還不是曾經對不起人家?小昭待我真好,她已拿回乾坤大挪移心法,這個聖處女教主不做也不打緊。蛛兒不練千蛛萬毒手了,說不定有一天又來找回我這個大無忌,我答允過娶她為妻的...”

這四位姑娘,個個對他曾刻骨銘心相愛,他隻記得別人的好處,別人缺點過失全都忘記了,于是每個人都是很好很好的.....

人物評價

光明頂上,楊不悔兩度問張無忌:“小昭、趙敏、周芷若這三位你身邊的女子,你最愛哪一位?”(03蘇版)鈍弱的張無忌,很長一段時間裏他是從未對此問題有過思慮的。其實,世間男子又有哪一位肯在身邊霓裳飄舞,紅袖盈繞時靜下心來思慮哪一位才是生命裏的最愛呢?雖然最終這位張大教主和聰慧精靈的趙郡主成就了神仙眷侶的佳話,但我始終是憤憤不平的,無關張無忌處理感情的鈍弱或裝傻,觸念倚天屠龍記裏面的女子,嘆息和忿恨便深深淺淺地在紙上漫濕開去……

周芷若周芷若

最同情的莫過于她--周芷若了。

不是宿命主義者卻常常不得不承認在與命運的較量中個體力量的渺小。自幼年雙親便因故逝去,似乎從一開始不幸就對她覬覦有加,因此,和很多不幸的人們一樣,她永遠無法認識到善意的同情或幫助往往在無意中把她推向更廣的深淵。千不該萬不該,她真地不該在那樣的時刻遇到了張真人和張無忌。生命是永不落寂的旅途,這一徑我們總要遭遇很多人,隻是大多數人隻是生命裏匆匆的過客罷了。他年之後,在某個月黯稀的夜裏,當白天光影砌造的清高和堅強悄悄地在暗夜舒展為"淺軟花虛不勝物"的柔弱時,她會否無聲地嘶喊:為什麽他不能隻是我生命裏的過客?

從六大門派圍攻光明頂時她背叛滅絕給了他遠不至于致命的一劍開始她就確定這個張無忌是她生命裏擺脫不了的痛!她愛得太辛苦了!一個是有養育教導之恩的師父滅絕,一個是被師父視為不共戴天的魔頭,此外,還有那"我若對張無忌心存愛心,我的師父滅絕師太死後將變成厲鬼日夜相纏,我的父母在地下也不得安寧;我若與張無忌結為夫婦,生下的兒子將代代為奴,女兒將代代為娼"的毒誓。她本是纖弱不幸的孤女啊!忠與叛,愛與義,痛與悔,躑躅在這重重層層一失足都成萬古恨的邊緣,她終于陷入了命運中不可變更的劫難,抑可說她在一種自我的界定的兩全中步入了與夢想大相徑庭的極端:靈蛇島上,她巧計妙施,盜取十香軟骨散,殘忍劍刺蛛兒,嫁禍趙敏,順利取得倚天劍和屠龍刀中的武功密笈,更是如願以償地在獅王的促合下與張無忌訂下了百年之約。

隻是,處心積慮得來的勝利並不能讓她真正安心。蛛兒是張無忌的表妹,屠龍刀是張無忌義父的寶物,更重要的是她天性柔弱,她無法像真正的惡人一樣造惡而心安理得。另外,小昭、趙敏、 趙雅芝版周芷若(12張)張無忌身邊有過或者還將存在著的女子讓她妒恨,她想整個地佔有張無忌她又時刻擔心張無忌舍她而去。違背誓言,甘冒殃及三代的毒咒和心靈的重重折磨,壓抑與敏感中她越來越不是她自己了。不過,如果說一次次地要求張無忌立誓與她偕老白頭一生隻是她作為一名戀愛中女子對愛尚存懷疑而極力維護是正常的話,那麽在大婚之日張無忌因故在眾多江湖大腕面前棄她而去之後她的因愛成恨也隻是必然!縱然張無忌日後如何千般負疚萬般解釋,愛情大廈的轟然倒塌已讓一個背負千鈞萬鼎重荷的女子在一瞬間將滿懷之愛鑄凝為灌骨之恨……

不忍卒讀,常常自此伊始。

從此,那個纖弱柔順的周芷若隨著她那流逝的愛情夢想一起消逝了!如炎炎夏日午後喚醒人們酣夢的一場細雨,還沒來得及讓人感覺地表的沁涼,淡淡的微濕已蒸騰為陽光的耀眼。嘆息的于事無補最終鬱結為莫名其妙的詛咒。溶入太陽就不復是雨滴,仇恨和憤懣已讓她不復自主。即使冒天下之大不韙,她也將矢志砌造光影處那個陌生的自我。而此時,除了詛咒,普天之大,她或許也清楚,任誰也無法洞察她內心那最綿軟處的痛!暗夜的孤淚,蓄滿的或許是痛與恨,又或許是無怨無悔,誰也無法知悉。一種姿勢,禁止了一個弱女子前世今生的劫數……

附記:或許某個偶然的時刻,周芷若也會想起宋青書,那個真正愛她但她不愛的男子,曠古達今,愛情從來都是如此地相似,愛你的人和你愛的人,你會選擇哪一個?

金庸筆下的,氣質如蘭,溫婉卻又堅毅。她和張無忌註定是悲劇,因為張無忌在搖擺中將感情給了四個不同的女子。所以這樣的結局未必不是好事。日後張無忌回憶起她,定會忘記她做過的壞事,而不會忘記漢水岸邊的初初相見。

影視形象

年份
飾演者出自影視版本
配音
備註
1965陳寶珠香港粵語電影《倚天屠龍記》

1978趙雅芝香港無線電視劇《倚天屠龍記》

1978餘安安香港邵氏電影《倚天屠龍記》

1984劉雪華香港邵氏電影《魔殿屠龍》
邵氏自創劇本,與原著無關聯
1984喻可欣台灣台視電視劇《倚天屠龍記》

1986鄧萃雯香港無線電視劇《倚天屠龍記》于小華
1993黎姿香港永盛電影《倚天屠龍記之魔教教主》
該版劇本改編嚴重,人物性格嚴重扭曲
1994周海媚台灣台視電視劇《倚天屠龍記》王華怡;陸惠玲金銘飾演童年周芷若
2001佘詩曼香港無線電視劇《倚天屠龍記》邢金沙
2003高圓圓合拍電視劇《倚天屠龍記》李曄
2009劉競內地電視劇《倚天屠龍記》季冠霖郭柏鷺飾演童年周芷若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