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美青

周美青

周美青(1952年11月30日-),生于香港,籍貫南京,台灣地區領導人馬英九的夫人。其父親周兆溎在航運界頗有名氣,曾擔任英國籍輪船船長。周美青生于1952年,小馬英九2歲。馬英九和夫人周美青育有兩女,長女馬唯中,次女馬元中。2008年6月周美青擔任台灣紅十字總會名譽會長。2008年6月9日,從兆豐國際商業銀行退休。

  • 中文名
    周美青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香港
  • 出生日期
    1952年11月30日
  • 信仰
    共產主義

早期經歷

1952年11月30日,生于香港學歷:台北市私立再興中學

周美青畢業照周美青畢業照

台北市立第一女子高級中學

國立政治大學法律系

紐約大學法律碩士

經歷:兆豐國際商業銀行法務處處長

現任:台灣地區最高領導人馬英九夫人

台灣地區紅十字會總會名譽會長

家庭成員

父親周兆溎當過船長與母親周喬鑫貞育有四子女,老大周美琪定居美國,老二周偉奇為前聯華氣體董事長,老三周美青前兆豐銀行法務處處長,老四周偉雄定居美國。

婚姻家庭

緣起

所謂千裏姻緣一線牽,周美青其實是馬英九妹妹的北一女同學,在高中的時候曾經見過一面。兩個人在紐約大學相戀到結婚,周美青一路相挺,相較于現在短發俏麗的形象,東森新聞拍攝了周美青在政治大學長發披肩的畢業照。這是勇于表達情感的周美青,1974年周美青在政治大學法律系長發披肩眉清目秀的畢業照,上面還寫著"祝各位前途光明"的畢業感言。

馬英九夫婦馬英九夫婦

其實,高中就讀北一女的周美青是馬英九妹妹馬莉君的同班同學,有一次馬莉君帶著周美青到家中包水餃,這是周美青第一次和馬英九碰面,不過兩個人並沒有說上話,所謂千裏姻緣一線牽,兩人有緣在紐約大學當同學,展開海外戀情。

1977年結婚之後,馬英九在哈佛攻讀博士學位,都是周美青打工賺錢填補家用和學費。"那個時候在(波士頓的康橋),有個中國餐館叫做故鄉,她去那裏做帶位的工作,另外也在圖書館兼差,同時也在哈佛法學院做研究助理,同時三個工作幫助我完成學業。"

緣續

馬英九曾經有過兩位女朋友,不過都在大學的時候就結束戀情,和周美青相戀之後,同甘共苦結婚30年,岳父送的表也戴了30年之久,就是馬英九感謝岳父把女兒嫁給他,有一句話說隻羨鴛鴦不羨仙,他們倆是最好的註解。

這個連一副耳環都不戴的女人被台灣媒體人戲稱為"可怕的女人",她甚至獲得了台灣綠營民眾的支持。

緣結

短發,素面,黑色便裝,牛仔褲,年輕時的圓臉變得瘦削,更顯幹練。

一改往日冷漠寡言的低調作派,周美青在台灣大選前一周以親民形象出現,為其先生馬英九掃街拜票,兩天下來肌腱發炎,腰傷復發。

這個56歲的女人從南到北穿行台灣的鬧市,與每個迎面的選民握手,九十度鞠躬,遇到席地而座的老婦則蹲下握手鞠躬,保持平視。誠懇的表現使一些官話聽起來也順耳許多。

"她都不會像其他的官太太一樣打扮啊,看起來跟我們差不多。"

"很老實。"

夫妻二人兵分兩路拉票,平時極少參與政事,對媒體謹言慎行的周美青應對自如:"我天天在家都獨當一面。"

她言語簡短,表情穩定,看上去很酷,但疲憊。記者問到傷情,她說:"還好啦,老了,人老了。"

所到之處有人加油,有人罵"丟台灣人的臉",有人要她在衣服上簽名,有人舉牌"小偷"。她紋絲不動:"每個人都可以表達他不同的意見和不同的立場。"

"謠言止于智者,我對台灣人民的智慧有百分之兩百的把握。"

她是紐約大學的法學碩士,兆豐銀行的法務主管,每天坐公車上班的職業婦女,兩個女孩兒的母親。她還是馬英九夫人。盡管結婚31年,她仍然更喜歡熟人叫她周美青。

台灣媒體稱她是繼蔣經國夫人蔣方良之後20年來第一個不施脂粉、不著華服的領導人夫人,如同謎樣的女人。

生活百態

獨立獨行,身兼數職

年輕的馬英九一直喜歡長發溫柔的女孩,但這次他想,一個有智慧會思考的女孩,外表也許並不那麽重要。一起從台灣到紐約大學讀碩士的二人畢業後訂了婚,隨後馬英九將赴哈佛讀博。據台灣媒體報道,2月14日情人節當晚,國民黨2008年"大選"正副候選人馬英九、蕭萬長與台中市長胡志強,都帶上另一半參加音樂會。三對夫婦合唱完《今天你要嫁給我》後,周美青主動對馬英九獻吻。被問及求婚過程時,周美青開玩笑說:"我不記得有求婚,好像什麽都沒說,就把我騙到手。"台下又是一陣笑聲。馬英九急忙解釋說,自己當年被哈佛大學錄取後,兩人坐在桌前面對面,有點像談判,他拿紙條寫"事到如今,恐須速定,勿再猶豫,嫁給我吧"向周美青求婚,她當場點頭。

隨後,周美青評價起自己的丈夫說,馬英九不是一個會關心、體貼別人的人,"人情世故不周到",但他正直、善良、忠厚、溫和、認真、負責,她感謝大家對馬英九的支持、寬容。說著說著,周美青還把一隻手壓在馬英九的脖子上,兩人一齊向台下鞠躬,引來無數掌聲。事後有媒體對這一動作津津樂道,馬英九自嘲說:"大家可以看到我在家中的地位。"

婚後周美青放棄自己的學業,搬進哈佛照顧馬英九,並提供經濟支持。她一身兼數職:餐廳招待,圖書館打工人員,東亞研究所助理,再加上生養女兒。沒有家具,倆人就撿別人扔掉的,經過周美青的布置,簡陋的小屋充滿溫馨。馬英九說,他在修PHD,而太太修的是PHT(Push Husband Through賢內助)。

求學期間,馬英九一邊苦讀一邊趕編《波士頓通訊》。其間他的文章不帶情緒性字眼,卻勇于表達個人意見,很有些周美青的個性。有人猜測在這本他主編的月刊中,處處可見周美青的痕跡,以致人們紛紛猜測,當年馬英九在著文時,必定有周美青在旁助陣。

生活照生活照

這個亦剛亦柔的女人,也有常為馬所津津樂道的可愛一面。他在自傳中寫了個笑話:一次兩人出去玩,近視的周美青突然指著遠處的一塊招牌大叫:"那邊有金熊,我們過去看看!"走近一看,原來不是金熊(Gold Bear),是冰啤酒(Cold Beer)。

全家這樣過了幾年困窘的生活,直到馬英九博士畢業,進入華爾街的一家公司,才寬裕一些。不久後回到台灣,馬開始在仕途上嶄露頭角,周美青則遠離先生的政治事務,開始自己的工作。

政治明星賢內助

不接觸政治

"我太太是一位有專業學養的職業女性,和大部分職業女性一樣,每天大清早就要開車送孩子上學,下班回家還要督導孩子功課。因此,除非她願意,我從不要求她參加我公務上的應酬,我覺得這是夫妻間應有的彼此尊重。" 自馬英九從政以來,周美青幾乎不介入他的任何公務,不進他的辦公室,直到1998年他參選台北市長才第一次公開露面。她以職業女強人的形象過自己的正常生活,塑造了"低調"的公眾印象。兩次市長選舉,她都隻在最後一周以親民、爽利的作風輔選,選後繼續退避,與政治切割。

她對外強調自己不願做"花瓶",她不認為身為政治人物的妻子,就得像附屬品一樣跟著丈夫到處拜訪或參加社交活動。馬英九參選台北市長時,周美青曾說,她是以她認為最有幫助的做法去支持馬英九,而且"大家是選市長,而不是選市長的太太"。

台灣公眾稱她為"媒體絕緣體","不沾鍋",記者隻能在她出門等公交的間隙圍追堵截,卻也隻換來若幹句"謝謝"、"辛苦了"。然後她面帶微笑,不急不避,坐上606路公車自去上班,或者問問跟她一起上車的記者有沒有吃早飯。

即使如此,競選政治的明槍暗箭也不可避免。2007年底,台灣《蘋果日報》報道國民黨立委蔡正元介入"三立電視台"股權,有新聞稱周美青曾經幫他打通關系。然而馬英九的幕僚們看到報紙就斷定是子虛烏有。因她一向謹慎,公私分明,在家不接電話,手機不肯告訴別人,選舉開始後連私人聚會都避免參加,怎麽可能介入這種事情?

兆豐金股票事件後,幕僚們打電話給剛剛喪父的周美青,她把細節交待得一清二楚,很快贏得己陣營信任。"偷書"傳聞也因她迅速的反應而漸趨平息。她的果斷和謹慎,有時顯得更勝馬英九一籌。

據《聯合早報》報道,綠營的選民林慧也欣賞周美青做事很利落,而且"守得住低調"。從馬英九選兩任市長到現在,她都堅持九十度彎腰拜票,"她是很實在地去做,收手也收得幹凈,沒有角色不明的問題"。林慧強調這不會因此令她把票投給馬英九,但這會對馬英九的形象加分。

享受自己的生活圈子

雖然處處為政治影響考慮,但她並不喜歡被叫做馬夫人。老同學張艾嘉有次打電話找馬夫人,她答不在,聽到對方說"我是張艾嘉",便笑罵:"神經病啊!幹嘛叫我馬夫人?""通常我認識的人,大概直接會稱周美青吧。你們打電話說要找周美青比較容易一點。馬夫人,就不知道是誰啊,太多人了!周美青隻有我一個。"她在人群中對記者說。

"永遠忠誠的反對黨"

最後選戰之外的周美青低調、獨立,遠離政治領域,但她1998年時曾說:"我有我的專業訓練,我覺得我可以從其他角度,全力在幕後支持他。"

與馬英九同受過專業法律訓練的周美青顯示出理性和聰慧,他幫馬英九蒐集民意,提醒要解決的問題,提供必要的建議。馬英九曾說在家裏"我太太是評論家",周美青則稱自己是可以隨時給馬英九最中肯批評和建議的"永遠忠誠的反對黨"。

其實關鍵時刻,在人前她也不忘適時巧妙幫襯一下先生。比如1998年,兩人牽手看電影製造話題。2002年為馬英九爭取支持時,她問大家:"你們說這匹馬好不好?"支持民眾回以"好。"周美青又說:"我們要讓馬更好,明天就要喂他吃更多的草好不好!"

2008年情人節的音樂會上,她更是似貶實褒,先說他對周圍人不體貼,人情世故上不周到,又贊:"但是,他跟大家一樣,他很正直,很善良,他很忠厚,很溫和,很負責,很認真。謝謝你們這麽多年來對他的支持和付出,尤其要謝謝你們對他的寬容,謝謝你們大家。"她順勢用手壓著先生的脖子向大家鞠躬致謝。這次距上一次同台亮相已有10年,二人幽默率直的作風大獲好評,贏得更多年輕人的支持。

活動活動

她不走"官夫人"路線,也沒有靈活的交際手腕,或許正是面對公眾的誠意甚至些許樸拙,讓看多了政治惡鬥的台灣人有所感動。公私分明的理智作風使得她至少沒有為馬英九製造棘手的麻煩。她不似宋美齡華貴雍容,或者曾文惠珠光寶氣,頗有一點蔣方良不卑不亢的質樸之風。

馬英九當眾講到自己SARS時期42天睡辦公室,後來打電話說回家,妻子對他說:"你回來幹嘛,SARS未滅,何以家歸?"

"有這種太太,還有什麽話說?"

人物評價

相夫教子又擅長理財

據悉,周美青不僅個性獨立,還是典型的賢妻良母。馬英九天生一張"明星臉",因此經常受到女性傾慕者的"騷擾"。但周美青表現得非常大度,還幽默地說:"馬英九太有名,全台灣的人都在幫我監視他呢!根本沒作案機會。"

從政後,馬英九一直很忙,時常加班到深夜才下班,不僅顧不上家務事,連兩個女兒的教育重任,也落到周美青肩上。媒體報道說,周美青對兩個女兒要求很嚴,並喜歡給她們講中國傳統文化。

而最贊賞周美青的,當屬馬英九的父親馬鶴凌。馬家的好友鄭佩芬回憶說,馬鶴凌看準了這個兒媳婦,因為他兒子將來要從政,這個媳婦絕對不會幹政,不會去指指點點馬英九的公事。

除了這一點,馬鶴凌更開心的是,寶貝兒子娶到了一個會理財的老婆。周美青從美國留學回台後,就投身銀行業,對金融財務非常了解,因此馬鶴凌有一次跟朋友說:"哎喲我好驚訝,為什麽我兒子能賺到一千萬,過了一段時間又漲到四千萬了!"

細微之處為丈夫加分

翻閱台灣媒體的報道,從年頭到年尾幾乎很少有周美青的新聞,對記者的圍堵,周美青也隻會低調地回應一句:"辛苦了,謝謝!"尤其惹人註意的是,周美青從不講排場,也不幹涉馬英九的公務。馬英九從擔任台北市長到國民黨主席,她從來不去佔任何便宜,例如幾十年如一日的搭乘公車上下班。馬英九任台北市長的8年間,周美青從未踏進過他的辦公室,也幾乎不打電話到台北市政府。

但低調不代表周美青不關心丈夫的事業,她經常會幫丈夫查漏補缺。馬英九擔任台北市長期間,曾有位和他相識十幾年的市府局長,中年再婚得子。向來以"不粘鍋"自居的馬英九,對這等事向來不太上心,僅淡淡恭喜兩句。但這種"冷淡"令當事人相當"心酸",周美青得知後便主動邀請那位局長參加自家聚會,並自掏腰包買蛋糕祝賀。

對于台北市的情況她也經常提醒馬英九,如哪裏積水多、哪裏景觀被破壞等。非典期間,馬英九曾42天睡在辦公室,有一天他告訴妻子要回家了,沒想到周美青說:"你回來幹嘛,非典未滅,何以家歸?"馬英九也透露,這次"大選"妻子會在最後一個月請假,出來幫他輔選。

"酷酷嫂"的昵稱

周美青與馬英九在美國念書戀愛而結婚後,自碩士畢業之後便在美國數份兼職來撫養女兒與家計,同時支持丈夫馬英九繼續在哈佛大學攻讀法學博士。因為她與台灣多數先前官員夫人作風迥異,一直獨自是一名職業婦女身分,而不是做為一個全職的家庭主婦長期伴隨于從政的丈夫身旁,在還未有隨扈陪伴之前便往往自行坐公共汽車上班,而不是坐專車。亦親自開車接送女兒上下學;平時穿著打扮甚為樸實,舉止低調,並且長期投入公益活動。因極少接受媒體的採訪,或回答記者的發問,而有"酷酷嫂"的昵稱。

深得丈夫贊謝

2012年情人節馬英九在臉書(facebook)貼文感謝妻子周美青35年來的付出與犧牲。馬英九文中稱"既能相夫教子,又能相責以義,得妻如此,夫復何求",並以歌曲《》獻給周美青。

馬英九貼文說,35年來,周美青為他的付出與犧牲如此巨大,他對周美青的感激,絕非這篇短文所能表達,記得他在美國留學階段,周美青就身兼數職賺取生活費,好讓他安心讀書。

學成回台後,周美青一邊工作,一邊照顧兩個年幼的女兒,蠟燭兩頭燒,從不怨辛勞。4年前他當選台灣地區領導人,周美青為了避嫌,決定放棄心愛的銀行法務工作,提前退休,專心投入公益,讓角色更符合民眾期待。

馬英九文中表示,擔任公職31年,周美青就是家中最忠誠反對黨,隨時提醒他不要辜負民眾期待與肩頭責任。這次激烈的選戰,縱使周美青腰痛未愈,依舊賣力下鄉拜票,全台奔波,人氣比他還旺。回首來時路,千言萬語難以形容他的幸運,有這麽好的牽手一路相伴,既能相夫教子,又能相責以義。得妻如此,夫復何求!

馬英九文中說,有一首周美青非常喜愛的歌叫做《箏》,歌詞意境與歌曲旋律都令有情人無限向往。他在日前的一場春酒宴上公開演唱,並獻給周美青,當時閃過腦海的,就是兩人30多年來的點點滴滴,當他唱到那一段,心中充滿了溫馨幸福的感覺。今天是情人節,這個日子最重要意義不在于昂貴的禮物或豪華大餐,而是向心上人致上由衷的感謝,謝謝她(他)的相親相愛、相知相惜,讓彼此有更美滿的人生。

相關事件

2004年台北市長選舉時,指控馬英九是職業學生,自稱曾任哈佛醫學院副教授的張啓典("僑務委員會"表示,張是不是哈佛的教授或副教授,一時找不到資料提供),于2008年總統選戰進行時,專程自美國返台,與台灣北社副社長金恆煒召開記者會。張啓典表示1980年代任哈佛大學燕京圖書館工讀管理員時,發現報章雜志遺失多次,看了哈佛醫學院校警室公務報告,發現紀錄中有一名為"MEI CHIN CHOU"(美青周)的女性犯了偷竊的罪行。記者會僅讓記者問了兩個問題即告結束。周美青拜票時,因此有綠營支持者當面斥責周為"小偷"、"丟台灣人的臉",並高舉"小偷來了"的牌子。周美青的律師宋耀明于3月15日出示周在美國留學及工作時的駕照、以及哈佛大學工作證(馬英九在哈佛大學求學時,周美青是哈佛大學法學院教授孔傑榮的研究助理,並在哈佛大學燕京圖書館工作,孔傑榮是呂秀蓮在哈佛大學的指導教授),表明周美青用的英文名字是"Christine Chow Ma"(周美青的英文名、本姓、冠夫姓),並非"MEI CHIN CHOU"。孔傑榮曾寫信給馬英九並提到周美青,也是稱呼周為"Christine Chow Ma"。 周美青已經決定在台灣對張啓典提起妨害名譽的刑事訴訟,以及在美國對張提起民事損害賠償訴訟。張啓典回應以"親眼所見…對自己的記性有信心",質疑"周被活逮的時候,可能因為驚慌,才改報中文拼音的名字",表示"隻要一調出官方紀錄簿,就可以知道是誰在說謊了"。律師宋耀明表示,哈佛醫學院與哈佛燕京圖書館位在不同校區,質疑當時是一介工讀生的張啓典是否有許可權閱讀校警室的公務報告;而且在醫學院校區何以能夠看到圖書館校區的資料;周如果真的偷竊被逮,為什麽還能繼續在哈佛圖書館工作下去。哈佛大學燕京圖書館館長吳文津,經由媒體否認曾經寫信要周美青還東西。現任哈佛大學史學榮譽講座教授柯偉林(William Kirby)以公開信表示:"…某個人能夠進到哈佛大學警察局,而且讓一個值勤警員把檔案資料給他看是不可想像的。不管是現在或過去的資料都不是公開資料,而且存檔的紀錄幾乎都不會儲放在哈佛大學警察局的小房間內。哈佛大學的檔案都是分開存放的,按慣例,除非超過五十年,否則也不能拿來公開做研究。想要看到過去學生或是教職員的檔案必須'同時'獲得本人(如果還在世的話),以及學院院長的特別允許才行"。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