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立波 -中國現代著名作家

周立波

周立波(1908~1979),原名周紹儀,字鳳翔,又名奉悟。湖南益陽人,中國共產黨優秀黨員,中國現代著名作家、編譯家。

早年在上海勞動大學讀過書,1928年開始寫作,1934年參加"左聯",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抗戰爆發後作為戰地記者走遍華北前線,1939年到延安,任教于魯迅文學藝術學院,後主編《解放日報》文藝副刊。1942年參加延安文藝座談會,1946年去東北參加土改工作。新中國成立後創作了大量描寫農村新人新貌的小說和散文。1979年9月25日因病去世。他的小說清新秀麗,別具一格,擅長描寫農村中的生活,鄉土氣息濃厚,為讀者所喜愛。

  • 中文名
    周紹儀
  • 別名
    筆名立波,字鳳翔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湖南益陽
  • 出生日期
    1908年8月9日
  • 逝世日期
    1979年9月25日
  • 職業
    作家、編譯家
  • 畢業院校
    上海勞動大學
  • 其他成就
    兩次榮獲斯大林文學獎金
  • 其他作品
    《暴風驟雨》、《山鄉巨變》、《湘江一夜》等

人物簡介

著名作家周立波,1908年7月3日出生在湖南益陽謝林港鎮清溪村。1932年參加左翼作家聯盟,並加入中國共產黨。1939年奔赴延安,先後在《解放日報》工作和魯迅藝術學院任教,寫出了一系列文學作品,他的長篇小說《暴風驟雨》,榮獲斯大林文學獎。

著名作家周立波   劉文韜編輯著名作家周立波 劉文韜編輯

人物生平

周立波

1908年8月9日,周立波出生于湖南省益陽縣(今益陽市赫山區)鄧石橋清溪村(對于家鄉,他曾作詩“說是清溪沒有溪,田塍道上草凄凄。山邊大樹迎風嘯,村外機車逐鳥啼”)的一個私塾教師家庭,他原名周紹儀,“立波”是他取“自由”的英文“liberty”給自己起的筆名。1924年秋考入長沙省立第一中學,在師長王季範、徐特立等影響教育下,思想追求進步,喜愛新文學。第一次大革命失敗後,輟學回縣在高小任教。1928年春隨周起應(周揚)到上海,後考入江灣勞動大學經濟系學習,參加革命互濟會活動。

1930年春因散發傳單,他被校方開除。不久返鄉,開始從事文學寫作和翻譯。

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周立波到上海神州國光社當校對員。1932年因參加工人罷工被捕入獄。1934年7月被保釋出獄。後在上海參加中國左翼作家聯盟。1935年1月加入中國共產黨。負責編輯左聯秘密會刊,任中共左聯黨團成員,並任《時事新報》副刊《每周文學》編輯。他積極從事左翼文藝運動,翻譯了《被開墾的處女地》《秘密的中國》,譯著近百萬字。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後,赴華北抗日前線八路軍前方總部和晉察冀邊區參加抗日戰爭工作,任戰地記者,寫出報告文學與散文集。1938年冬到湖南沅陵參與地下黨領導工作,並參加編輯《抗戰日報》。1939年5月被周恩來調到桂林,任《救亡日報》編輯,並任中華全國文藝界抗敵協會桂林分會籌備委員。同年12月到達延安,任魯迅藝術文學院編譯處處長兼文學系教員,被選為陝甘寧邊區文化界救亡協會執行委員、中華全國文藝界抗敵協會延安分會理事。1942年參加延安文藝座談會。1944年任《解放日報》社副刊部副部長並主編文藝副刊,同年冬任八路軍南下第一支隊司令部秘書,隨軍南征。

1945年,日本侵略軍投降後,周立波任中原軍區《七七日報》《中原日報》社副社長。1946年後被調往東北,先後任中共區委宣傳委員、松江省委宣傳處處長等職,參加土地改革運動,並編輯《松江農民報》。1947年開始創作其最重要的作品《暴風驟雨》,1948年調任東北文協《文學戰線》主編,1949年7月被選為全國文聯和全國文協委員。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歷任沈陽魯迅藝術學院研究室主任、政務院文化部編審處負責人、湖南省文聯主席兼中共黨組書記等職,被選為第一、二,三屆全國人大代表,第五屆全國政協委員會委員,連續被選為全國文聯委員和中國作家協會理事,並兼《人民文學》編委和《湖南文學》主編。

他的長篇小說《暴風驟雨》和參與編劇拍攝的《解放了的中國》影片,先後獲得斯大林文學獎金,《湘江之夜》獲全國短篇小說一等獎;周立波還是一位傑出的社會主義鄉土文學作家;從1955年至1965年,他回家鄉創作了長篇小說《山鄉巨變》和20多篇鄉土短篇小說開創了鄉土文學的新主題、新風格,與同時期的著名鄉土作家趙樹理享有“南周北趙”之美譽。

1979年9月25日,周立波同志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71歲。他的作品被編為《周立波短篇小說集》《周立波散文集》《周立波選集》《立波文集》等出版。周立波同志在四十多年的革命文學道路上,集作家、學者、戰士于一身,一生共創作了300多萬字的著作,創作的作品思想深刻,為人民民眾喜聞樂見;他以真誠的筆調記錄了新中國成立後的社會進步,具有鮮明的時代感。

孫犁、趙樹理、周立波和柳青四位作家被譽為描寫農村生活的“四大名旦”和“四桿鐵筆”, 因為在相當長時期內,在作品的深度、廣度、力度上還沒有人能超越他們。

周立波的《暴風驟雨》和柳青的《創業史》為中國農村土地改革和農業合作化時期的代表作,可登農村文學作品的經典殿堂。

主要著作

暴風驟雨

《暴風驟雨》是與丁玲的《太陽照在桑幹河上》並駕齊驅的反映土地改革的經典著作。

故事講述的是以東北地區松花江畔一個叫元茂屯的村子為背景,描繪出土地改革這場波瀾壯闊的革命鬥爭的畫卷,把中國農村沖破幾千年封建生產關系的束縛發生的翻天覆地的變化展現在讀者的面前,熱情地歌頌了中國農民在共產黨領導下沖破封建羅網,朝著解放的大道迅跑的革命精神。1948年完成長篇小說《暴風驟雨》的創作,這篇作品曾榮獲1951年度斯大林文學獎三等獎。作品主要人物趙玉林、郭全海、老孫頭。 小說描寫了東北地區一個名叫元茂屯的村子從1946年到1947年土地改革的全過程。全書分兩部分,第一部以趙玉林為中心人物,展現了元茂屯農民對惡霸地主韓老六的鬥爭,後以趙玉林在剿匪中英勇犧牲結束。第二部寫一年後蕭隊長帶領工作隊再進元茂屯,扭轉出現反復的不利情勢。主人公是郭全海,他帶領農民繼續趙玉林等人的未竟事業,進行鋤奸反特和對地主杜善人的鬥爭,最後鞏固了勝利果實,並帶頭參加人民解放軍,南下作戰。小說在廣闊的背景上,深刻地表現了解放戰爭時期廣大解放區農村偉大的土地改革運動的真實面貌,熱情地歌頌了在黨的領導下農民奮起推翻封建主義的急風暴雨式的革命鬥爭,從而告訴讀者:土地改革不僅鏟除了幾千年的封建製度,推翻了地主階級的統治,消滅了封建土地所有製,改變了農村的階級關系和社會風貌,而且有力地啓發了各階層農民的階級覺悟,改變了農民的精神面貌,並且其中一些先進農民還成了無產階級的革命戰士,中國農民在共產黨領導下沖決封建羅網,正朝著解放大道迅速奔跑。

周立波

山鄉巨變

《山鄉巨變》可以說是《暴風驟雨》的續篇,雖然一個寫的是東北地區的土地改革,一個寫的卻是湖南山鄉的農業合作化運動——它們是中國農村的兩次“暴風驟雨”。

周立波

小說集中深入地描寫了一個僻靜的山鄉,在農業合作化運動中引起的異常深廣的變化——相沿幾午年的私有製的經濟基礎,古舊的社會習俗,家庭生活以及人和人的關系等,在一個短時期中被連根掀翻。作者用細膩的自我批評,帶著親切的鄉士氣息,刻畫了幾個革命幹部和農民的形象,其中鄧秀梅、李月輝、陳在春、盛佑亭等,各有自己鮮明的性格和特征,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著名連環畫家賀友直根據這部小說創作的同名連環畫也堪稱經典之作。

人物創作

毛澤東在《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中指出:“一切革命的文學家藝術家隻有聯系民眾,表現民眾,把自己當作民眾的忠實的代言人,他們的工作才有意義。”

周立波是毛澤東這段著名論斷的諸多實踐者之一。他在小說中自如地運用以方言為基礎的農民語言,使鄉土生活小說充滿了洞庭湖區農村的詩情畫意,為民眾深深喜愛。他說:“在農村和工廠,我常常留心傾聽一切人的說話,從他們口裏,學習和記取生動活潑的語言。方言土語是廣泛流傳于民眾口頭的活的語言,如果拋棄不用,會使表現生活的文學作品受到蠻大的損失。”周立波摸索了一套使用方言土語的經驗,他在故鄉深入生活的十年,自覺深入到農民之中,走進農民日常生活,與農民真誠交朋友,從而成為農民思想感情、理想願望的代言人。他創作的長篇小說《山鄉巨變》和《山那面人家》等20多篇短篇小說,之所以被稱之為故鄉生活小說的作品,其本質性意義就在于以自覺的民眾代言人意識,反映人民心聲,謳歌新的時代。

從1954年到1965年,周立波大部分時間扎根在他的故鄉益陽農村。他是建國後最早,也是時間最長的在自己家鄉農村安家落戶並擔任了基層領導職務、參與具體工作、與農民同吃同住同勞動的作家。

據檔案史料記載:1954年夏,周立波住在鄧石橋鄉清溪村;1955年9月至1958年8月,住在桃花侖鄉竹山灣村,其中一段時間住在大海塘和瓦窯坡;1961年春,住在鄧石橋公社;1962年冬至1963年春,住在鄧石橋公社清溪村;1963年秋至1964年,住在迎風橋公社民主二生產隊。

周立波深入家鄉農村,先後擔任了大海塘鄉互助合作委員會副主任,桃花侖鄉黨委副書記。當時會議較多,周立波逢會必到。而農村一般是晚上開會,遲開遲散。鄉幹部見他眼睛高度近視,晚上很不方便,想照顧他不必逢會必到。有一次,天氣驟變,暴風驟雨,鄉黨委書記陳清亮就派人對他謊說會議改期了。第二天,他知道會議風雨無阻的召開了後,懇切地對老陳說:“刮點風,下點雨,怎麽就考慮照顧我呢?那今後的照顧就會越來越多了,會把我照顧得特殊起來。一特殊就會脫離民眾,脫離生活。如果要照顧我,今後就照顧我多深入生活,多接近民眾吧。”從此以後,鄉黨委無論什麽情況下開會,都通知他,他從不缺席。有時開到凌晨雞叫,他也興致勃勃。

1957年9月,桃花侖鄉政府在瓦窯村給周立波安排了一座比較寬敞、清靜的房子,還安排了炊事員。第二天,周立波對鄉黨委書記陳清亮說:“我想搞點自力更生。”陳清亮說:“市委有指示,要保證你的物資供應和創作時間,不必自己費力。”周立波解釋說:“常話說‘居安思危’,我現在住這樣安樂的地方,無危可思,我們要常想想延安精神。當年在延安,毛主席、朱總司令和中央領導都是自己種菜喂豬嘛。”一席話說得大家無話可說。後來,他住到竹山灣,與貧農鄧益廷(《山鄉巨變》中亭面糊的原型)做鄰居。他自己在每天早上和傍晚,到菜園裏澆菜潑糞,鋤園挖土。

1962年,周立波想回清溪村老家,因房子年久失修,當地政府準備修繕。他知道後,立即寫信給陳清亮,囑咐房子不要大修,隻要勉強能住人就行;需要小修,開支由他個人負擔。同時寄去300元修繕費。鄉政府根據他的意見隻把房子稍加修整了一下,沒花公家一分錢。他回到家,緊緊握住陳清亮書記的手,滿意地說:“這樣做很好,我住著也舒服。”

1959年到1961年農村發生“五風”極“左”錯誤。1962年周立波回清溪村,看到山林毀壞嚴重,糧食緊張,豬缺飼料人缺吃,民眾得肝炎、婦女病的多。他聽基層幹部講了許多公社化與食堂的問題,感到非常痛心,一反過去的樂觀神態,一天到晚不言不語。堂弟問他的寫作計畫,他說:“讓我想想,好好想想。我有些想法,不好寫,不寫了。我的同行趙樹理不寫了,柳青不寫了。這些事情不好寫……”

周立波曾對當年鄧石橋大隊支部書記莫梓群說,自留地很重要,是農民的保健站。國家不能都包下來,就得靠自留地,要讓民眾種好自留地。他還和莫梓群等大隊幹部一同研究辦法,發動民眾開荒種紅薯,挖土栽菜,打野菜喂豬,讓大家改善生活,渡過困難。

1957年,時任中共湖南省委第一書記的周小舟路過益陽,特地去看望了周立波。周立波向周小舟匯報了自己創作長篇小說的情況,說書名定為《茶子花開的時候》,周小舟思考了一下,認為書名定為《山鄉巨變》更貼切。周立波認為書名改得好,高興地接受了周小舟的這一建議。

周立波有自己的創作方式,他不滿足于“走馬觀花”,選擇了回家落戶的方式。他說過:“創作的源泉,主要在十分熟悉的地方,即生活的基地。一輩子建立生活的基地,作家必須花一點精力,費一點光陰,頂好一輩子都在那裏。一輩子生活在民眾當中不算壞事。我經常呆在益陽,益陽是我的家鄉,也是我的生活基地。”

周立波主張“小說創作要有模特兒好一點”,而且堅持從生活實際出發,從原型中提煉出典型,而不是從無到有空想出來,“從來不搞從無到有的蠢事”。從文學創作典型化原則來看,文學作品中的人物形象不可能就是現實生活中的某某人。但周立波創作的特點是把現實生活中的人作模特兒。他創作的長篇、短篇小說裏的人物,都有這些地方人們熟悉的原型和模特。《山鄉巨變》裏的辦社幹部鄧秀梅的原型是團縣委副書記彭玉霞;愛社如家的農業社長劉雨生的原型是桃花侖鄉合豐農業社社長曾五喜;具有“婆婆子”性格的鄉長李月輝的原型是大海塘社的主任陳桂香;團支書陳大春的原型是陳年春。特別對“亭面糊”盛佑亭的刻畫有血有肉,描寫更是入木三分。“面糊”是益陽當地方言,指的是農村裏那些為人忠厚但不精明的人。《山鄉巨變》中的“亭面糊”在實際生活中的原型叫鄧益廷,是桃花侖竹山灣一位有四十多年種田歷史的“老作家”,有名的“面糊”,周立波深入生活時朝夕相處的鄰居。這位老人1987年2月去世,時年85歲。每次來人採訪,他總是講大體相同的三句話。第一句話說,周立波人太好了,農忙雙搶時他和我們泥腿子一起插田扮禾,我愛喝酒,他有酒就喊我喝。第二句說,我冒(沒)得文化,要是有文化,周立波培養我當幹部了。第三句話說,我兒子在部隊當師長(鄧爹的兒子鄧煥章是小說中盛學文的原型,後在總參工作,1993年被授予少將軍銜)。引得大家大笑不止。

周立波曾經說過:“面糊是我們這帶鄉間極為普遍的性格,我們一位鄰居恰巧是具有這種性格鮮明的特征的貧農。但書上也不全是寫他,我碰見的面糊不止他一個。”《山鄉巨變》中的“亭面糊”之所以形象飽滿,因為在實際生活中有三個“面糊”模特作為參照,即亭面糊(周立波朝夕相處的鄰居)、仙面糊(周立波父親周仙梯)、桌面糊(亭面糊的弟弟鄧佐廷)。于是,“亭面糊”這個典型形象便生動地立在讀者面前,永遠載于中國文學史冊。

作品分析

《暴風驟雨》成功地塑造了趙玉林、郭全海等貧苦農民形象。趙玉林在日本帝國主義和惡霸地主韓老六的雙重壓迫下,老母餓死,妻子討飯,全家三口都“光著腚”(因此他外號趙光腚),蹲過監獄,受過殘酷的私刑。郭全海的父親在舊社會被韓老六害死,自己十三歲就當了韓家的馬倌,跟韓家是兩代血海深仇。他們在工作隊進村前還無可奈何地過著被壓迫被奴役的生活。一旦受到工作隊的啓發,他們內心深處的革命火種就熊熊地燃燒起來,任什麽力量也不能撲滅。在這裏,作者強調了土改運動的民眾基礎,強調了這一偉大革命的必然性。盡管作者也寫了他們的弱點(如趙玉林的缺乏鬥爭經驗,郭全海在壞分子掌權後鬥爭意志一度消沉),但更主要的是突出表現了他們勤勞樸實、積極勇敢、大公無私、不怕犧牲的高尚品格。至于其他一些人物如白玉山、小馬倌呈家富,婦女如趙大嫂,白大嫂,劉桂蘭,也大多鬥爭積極,個性鮮明。

從藝術形象的塑造看,趕車把式老孫頭是全書中寫得最豐滿的一個人物。這是個暫時還殘存著落後自私的缺點然而又熱切盼望翻身解放的老一代農民。他有些膽小自私,愛吹牛,好面子,但當看到地主勢力開始真正崩潰時,他也抑製不住內心的高興,積極地投入了鬥爭。趕車的生活經歷,使他沾染了舊社會的一些壞習氣;然而豐富的生活知識和開朗的性格,也使他很有風趣。作者是懷著滿腔熱忱和熱愛的心情來寫這一人物的,藝術上也用了典型化的手法,既概括又具體地寫出了這一類農民的特點,因此人物形象刻劃得頗為成功。除此之外,老一代農民形象老田頭的性格也寫得相當鮮明。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