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瑞家的

周瑞家的

周瑞家的,是王夫人的陪房。常在大觀園及王夫人、璉二阿麼處做事露面。處事較為圓滑、見風使舵,是賈寶玉口中典型的"魚眼睛"形象。 在榮國府裏,周瑞家的管太太阿麼們出行的事。她的丈夫周瑞管寧國府地租庄子銀錢的出入。

  • 中文名稱
    周瑞家的
  • 學相關人物
    王夫人
  • 出處
    紅樓夢
  • 出場回合
    第六回、第七十七回

簡介

周瑞家的周瑞家的

指周瑞的媳婦。那時的習慣稱呼,婦女婚後不用自己的姓名,以某某家的指代。

詳細

周瑞家的與薛姨媽。周瑞家的與薛姨媽。

王夫人的陪房。在榮國府裏,周瑞家的管太太阿麼們出門的事。丈夫周瑞管寧府地租庄子銀錢的出入。劉姥姥一進榮國府就靠她給引的路,後因犯了事被攆了出去。

周瑞家的送宮花

寶釵與周瑞家的正在談冷香丸的事,王夫人忽然問:“是誰在裏屋呢?”

周瑞家的趕緊出來回話,將劉姥姥的事作了匯報,見王夫人沒有什麽新的分附,于是周瑞家的準備告辭離開。這時,薛姨媽忽然笑著說:“周嫂子,你等一等,我有一樣東西請你幫著帶過去送一送。”說著,她就叫香菱,也就是剛才和金釧玩的那個小丫環。

香菱進來問:“阿麼叫我有什麽事嗎?”

薛姨媽說:“你把裏面的花兒給我拿出來。”香菱答應了,捧過來一個錦面的盒子,薛姨媽說:“這是皇宮裏頭最新鮮的花樣兒,是用紗做的十二枝宮花,請你幫忙帶過去,給你家的三位姑娘每人一對,剩下的六枝,送林姑娘兩枝,還有四枝送給鳳哥兒!”

王夫人說:“還是留著給寶丫頭戴吧,又給她們幹什麽。”

薛姨媽說:“你不知道,寶丫頭古怪著呢,她從來不愛這些花兒粉兒的。”

周瑞家的走出房門,見金釧兒就問:“這個香菱是不是進京時買的,就是為她打人命官司的那個丫頭?”

金釧兒說:“可不就是呢。”

正說著,香菱就笑嘻嘻地走過來。周瑞家的拉住她的手,上下打量一番,笑著說:“這丫頭長得到是真不錯,到有些像東府裏的蓉大阿麼的模樣兒。”于是又問道:“你今年十幾歲了?幾歲到這裏的?你父母現都在那裏啊?”

香菱隻是搖頭說:“這些我都不記得了。”

周瑞家的和金釧兒聽了,都為她傷心地嘆氣了一口氣。于是周瑞家的帶著宮花先到了王夫人的正屋後頭。原來,賈母說孫女兒們太多了,都擠在她這裏也不方便,就隻留下寶玉和黛玉兩個人在這兒解解悶,讓迎春、探春、惜春三個人挪到王夫人屋後邊的三間房子裏住去了,讓李紈陪伴著照管。

來到這兒後,隻見迎春和探春正在下棋,迎春的丫環是司棋、探春的丫環是待書,兩個人正端著茶伺候著。周瑞家的送上花,說明了情況就去惜春那兒,惜春正和水月庵的小尼姑智慧型兒在另一間屋裏玩兒。

見周瑞家的送花來,惜春就笑著說:“我正和智慧型說,我明天剃了頭和她一起做尼姑去呢,這會子你就送花來了,如果真的剃了頭,這花兒戴在哪兒呀?”大家聽了都笑了起來,看來惜春已經開始喜歡上尼姑的生活了。

周瑞家的又問智慧型兒:“你是什麽時候來的?你師父那禿驢到哪裏去了?”

智慧型兒說:“我們是早上就來了,我師父拜見了太太就到了老爺府裏去了。”

周瑞家的又問:“按月給廟裏的銀子你們都收到了嗎?”

智慧型兒搖著頭說:“我不知道。”

惜春也奇怪的問:“給廟裏的銀子現在是誰負責管著?”

周瑞家的回答:“是餘信管著。”

惜春笑著說:“這就對了,智慧型兒的師父一來,餘信媳婦就跑來,她們說了半天悄悄話,大概也是為這事吧。”

這兒的事辦好,周瑞家的又去熙鳳那兒,路過李紈的後窗戶,她隔著玻璃一看,李紈正在炕上歪著睡覺呢。進了熙鳳家的堂屋,坐在熙鳳門口的小丫環豐兒朝她擺手,周瑞家的明白她的意思,就輕手輕腳地到了東邊屋裏,隻見奶媽正拍著熙鳳的女兒巧姐兒睡覺。這時,另一間屋裏傳來一陣說笑聲,一聽有賈璉的聲音。原來熙鳳夫妻大概是剛剛小別重逢,正在打情罵俏。正好平兒出來,周瑞家的就給她說明了情況,平兒拿了四枝宮花進去。

過了一會兒,她又拿回兩枝,對彩明說:“你把它送到東邊府裏,給小蓉大阿麼戴去。”並又交代周瑞家的一定要想著回去向薛姨媽道謝。

周瑞家的往賈母那邊去了,剛走過穿堂,猛一抬頭,就看見她女兒走了過來,女兒打扮得是整整齊齊,從她急急忙忙的樣子看,肯定是有什麽事。

周瑞家的忙問:“你怎麽這會兒跑到這兒來幹什麽呀?”

女兒先是笑著說:“媽,你身體還好吧?”接著又說:“我在家裏等了半天了,不見你回來,所以我先到了老太太那裏問了好,這時正想去太太那裏問好呢。”

周瑞家的問:“你到底有什麽事吧。”

女兒笑著說:“你老人家真會猜,實話對你說吧,你那女婿因為喝醉了酒跟別人打了一架,現在被別人誣告了,官府要把他押回原籍呢,所以來找媽媽趕快想想辦法啊!”

周瑞家的一聽,好象沒事的一樣,就笑著說:“原來是這個事,這有什麽大不了的,你回家等著我就行了,太太和二阿麼現在都沒空,什麽大不了的事,把你急成這樣子?”

女兒一聽這話,心裏好象吃了定心丸一樣,就轉身要走,但又不放心地回頭叮囑說:“媽,你可快一點兒啊!”

周瑞家的擺擺手說:“小孩子家沒經歷過事兒,放心回去罷。”

周瑞家的怎麽就這麽底氣十足?因為她了解賈家的實力和能量,知道這事也就是王熙鳳一句話就擺平了的事兒。她女婿是誰?不是別人,原來他就是賈雨村的好朋友冷子興。冷子興在揚州大話賈府的信息從哪兒來?看來大多數也是從周瑞家的那裏傳來的吧。

此話不提,周瑞家的送花到了黛玉那兒。黛玉不在自己房裏,正在寶玉屋裏玩兒呢。周瑞家的走進去,笑著說:“林姑娘,姨太太讓我給姑娘送花來了。”

寶玉一聽忙問:“是什麽花兒?快給我看看。”

寶玉伸手就把宮花拿了過來,黛玉瞟了一眼,說道:“這花隻是送我一人呢,還是別的姑娘們都有呢?”

周瑞家的說:“她們也都有,這兩枝是給你的。”

黛玉又問:“怎麽就成下這兩枝呢?”

周瑞家的說:“她們的都送給她們送去了。”

黛玉冷笑地說:“我就知道,別人不挑剩下的也不會給我。”周瑞家的知道黛玉又生氣了,可又能說什麽呢,于是幹脆一聲兒也不吭。

寶玉問:“周姐姐,你到姨太太那裏有什麽事嗎?”周瑞家的告訴他是去找王夫人匯報劉姥姥的事的。

寶玉又問:“寶姐姐在家幹什麽呢?怎麽好幾天也不到這裏來?”

周瑞家的說:“她說身體不大舒服!”

寶玉立刻對丫環們說:“誰去瞧瞧?說是我和林妹妹派去問姨太太好的,問一下寶姐姐是什麽病,吃什麽葯?”丫環茜雪答應去了。

晚上李紈和迎春等姐妹都到太太屋裏問好來了,然後各自回屋休息。熙鳳卸了妝,也來向王夫人問好,同時向她匯報了一天的工作情況。

王熙鳳說:“甄家在金陵做欽差大臣,送的禮物收下了,回送他家的禮物讓他們給皇宮送鮮貨的船捎回去了。”王夫人點了點頭。

熙鳳又說:“臨安伯老太太生日的禮物已經準備好了,太太看派誰送去好呢?”

王夫人說:“去四個女人就行了,多大的事還來問我。”

熙鳳又笑著說:“今天珍大嫂子來請我,讓明天到寧國府逛逛,明天倒沒有什麽事情我到是想去一下。”

王夫人說:“有事沒事都不要緊,我們都在,你們去吧,這次是她誠心請你去散散心,也別辜負了人家的一片好心,就算有事也該過去的。”王熙鳳答應了,第二天熙鳳先去向王夫人那兒道別,又到賈母那裏告別。

寶玉聽說熙鳳要去玩兒,非得要跟著去,熙鳳隻好答應了他。他們坐著車進了寧國府,見賈珍的妻子尤氏和賈蓉的妻子秦可卿婆媳兩人就帶領著賈珍的小老婆和丫環們,早已經在那裏了迎候了。尤氏是嫂子輩,一見熙鳳就拿她開了個玩笑,于是大家進了屋,熙鳳也不客氣地說:“說吧,你們請我來幹什麽?有什麽好東西孝敬我,就快獻上來!”

還沒等尤氏、秦可卿說話,那些小老婆們就先鬧了起來:“二阿麼今天不來便罷,既然來了就由不得你了。”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