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建人

周建人

周建人,1888年11月12日生于紹興都昌坊口,1984年7月29日在北京逝世。初名松壽,乳名阿松,後改名建人,字喬峰,浙江紹興人。筆名克士、高山、李正、孫鯁等,魯迅三弟。(即《風箏》中的小弟。)

中國民主促進會創始人之一,現代著名社會活動家、生物學家、魯迅研究專家和婦女解放運動的先驅者之一。有同名傳記。1919年,周建人遷居北京,23年潛心研究生物學,並從事著譯工作,在《東方雜志》、《婦女雜志》、《自然科學雜志》上發表文章,提倡婦女解放,普及科學知識。

1923年應瞿秋白邀請,在上海大學講授進化論,上海暨南大學、安徽大學任教授。

  • 中文名
    周建人
  • 別名
    初名松壽,乳名阿松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浙江紹興
  • 出生日期
    1888年
  • 逝世日期
    1984年
  • 職業
    社會活動家、生物學家
  • 畢業院校
    北京大學
  • 其他成就
    倡導男女平等
  • 其他作品
    《辛亥遊錄》、《論優生學與種族歧視》等

人物生平

自學成材

1888年11月12日生于紹興都昌坊口。他出生的時候正是中國封建社會即將全面崩潰的時期。不久就遇上家庭變故,父親早亡。兩位兄長到南京路礦學堂上學去了,不久就東渡日本,留下周建人一個人在家裏侍奉母親。本來,周建人求學是十分心切的,也曾經有機會到南京去讀書。但看到母親孤苦一人在家,心裏實在不忍,終于沒有再出去上學,日後依靠自學成材。

周建人周建人

1905年任紹興僧立國小教師、校長,這期間刻苦自學,鑽研植物生物學科,撰成《會稽山採物記》等。1909年以後參加其兄魯迅組織的各種進步活動,並加入文學團體越社。先後任教于紹興國小、紹興明道女校、成章女校。

相關事跡

1919年,周建人遷居北京,1920年入北京大學旁聽攻讀哲學,次年至上海任上海商務印書館編譯所編輯,前後23年潛心研究生物學,並從事著譯工作,在《東方雜志》、《婦女雜志》、《自然科學雜志》上發表文章,提倡婦女解放,普及科學知識。1923年應瞿秋白邀請,在上海大學講授進化論,並先後在神州大學、上海暨南大學安徽大學任教授。周建人十分關註中國婦女問題,早在辛亥革命前,就崇敬近代民主革命烈士秋瑾。

周氏兄弟合影周氏兄弟合影

五四運動以後,繼續倡導男女平等,力主婦女應有與男子同樣的平等權利,是我國現代婦女解放運動的先驅者之一,1920年與胡愈之周作人等發起組織婦女問題研究會,並在北京《晨報》副刊上發表《婦女問題研究宣言》,闡述婦女爭取政治、經濟自由與爭取獨立解放之間的關系,成為五四以來我國婦女運動的著名文獻。

1920-1930年間,周建人發表的大量有關婦女問題文章產生了很大社會影響。與此同時,他與宋慶齡、蔡元培、魯迅等支持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革命事業,組織進步團體,營救被捕的共產黨人和進步人士。大革命失敗後,常為魯迅與中國共產黨的交往擔任通訊聯絡和掩護工作,並在魯迅等引導下參加"濟難會"、自由運動大同盟。1932年參加中國民權保障同盟籌備工作,任該盟中央調查員。

投身抗日

抗日戰爭時期,周建人擁護中國共產黨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主張,投入抗日救亡運動,同進步文化界人士一起,多次簽名發表反對國民黨投降政策的救亡宣言。他在上海和文化教育界愛國知識分子中組織馬列主義讀書會,團結進步人士堅持民族解放鬥爭。

抗戰勝利後,周建人任生活書店、新知識書店編輯。投身愛國民主運動,撰文抨擊當局賣國、獨裁、內戰的政策,力主"科學中國化,中國科學化,社會民主化"。此外,他還撰寫了大量有關魯迅的文章,為研究魯迅、弘揚魯迅的戰鬥精神起了積極作用。

成立民主會

1945年12月,周建人同馬敘倫王紹鏊許廣平林漢達等在上海發起成立中國民主促進會,當選為第一屆理事會理事。1946年5月,上海53個人民團體為了擴大和平民主力量,進一步開展反獨裁、反內戰的鬥爭,組成上海人民團體聯合會,周建人當選為理事。同年6月23日,上海5萬民眾在上海北火車站集會,歡送以馬敘倫為團長的赴南京和平請願代表團,舉行聲勢浩大的示威遊行。周建人不畏強暴,不避艱險,始終走在遊行隊伍的前列。在白色恐怖十分嚴重的情況下,周建人于1948年4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秋,全家秘密到達解放區,受到中共中央領導人的熱烈歡迎。1949年9月,周建人以中國民主促進會代表身份參加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以及政府組織法草案整理委員會。

與鄧小平握手與鄧小平握手

歷屆任職

新中國成立後,周建人歷任中央人民政府出版總署副署長、高等教育部副部長、浙江省人民政府副主席、浙江省省長等職。周建人還曾先後當選為中國共產黨第9-11屆中央委員,第一、二屆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委員和第3-5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第二、三、四屆全國政協常委和第五、六屆全國政協副主席等職。

周建人長期擔任中國民主促進會的領導工作,歷任民進第一、二屆理事會理事,第三屆中央常務理事。1954年12月被增選為第三屆民進中央副主席,並歷任第四、五屆民進中央副主席,1966年7月任代理主席,並連任第六、七屆民進中央主席,對民進的思想建設和組織建設作出了重要貢獻。

喪事從簡

1984年7月29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6歲。臨終前留下遺囑:"我身後的喪事要從簡,要改變繁文俗禮的習慣。現在大家都在努力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資金很寶貴,時間也很寶貴,不能因為辦喪事花國家的錢,不能浪費大家的時間。我死後不要開追悼會,不要舉行遺體告別儀式,屍體交給醫學院供醫生做解剖。最後把骨灰撒到江海裏去。偉大的革命導師恩格斯的骨灰就是這樣處理的。我們作為馬克思主義者,應當學習他的徹底革命精神。"

學術生涯

1912年,周建人在教學之餘經常和魯迅到塔山、府山蕺山、禹陵、蘭亭、東湖等地方採集標本。後來寫成《會稽山採物記》和《鎮塘前觀潮記》,發表時合稱《辛亥遊錄》,刊于1912年2月出版的《越社叢刊》第一輯上,署名"會稽周建人喬峰"。從此周建人開始了科普寫作的生活。1919年底周建人隨母親一行舉家遷到北京定居。次年,經魯迅介紹進入北京大學攻讀哲學。

周建人周建人

1921年10月,經魯迅等薦介,周建人到上海商務印書館任編輯,先後達23年之久。這期間他擔任中國小動植物教科書、自然科學小叢書的編輯。由他編寫的教科書生動活潑、圖文並茂,曾長時間為全國中國小所採用,對于普及科學知識起了重要作用。在編輯之餘,他又繼續對自然科學進行研究,1930年5月出版《進化與退化》一書,在此期間,他寫了許多科普小品。他完全是一位自學成材的科普作者。

北平解放後,華北人民政府成立,周建人任華北人民政府教育部教科書編審委員會副主任。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被任命為中央人民政府出版總署副署長。

解放以後,他在政務工作十分繁忙的情況下,仍然孜孜不倦地研究自然科學和哲學。解放後不久,他就與葉篤荘、方宗熙合作翻譯了達爾文的名著《物種起源》。他還為報刊雜志寫了許多科普小品,如《關于熊貓》、《泛說老虎》等,後來這些科學小品集成一本小冊子叫《科學雜談》,1962年由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他還為北京市的幹部開設系列講座,講述自然科學諸問題。解放後出版的比較重要的自然科學論著有:《生活進化淺說》、《論優生學與種族歧視》、《田野與雜草》等。解放以後他更多地關註哲學的研究和思想革命的研究。晚年(1970年開始)眼底出血,以致雙目失明,但他仍不放棄學習,經常用放大鏡讀書,還描一些植物圖片。雙目失明以後,仍不斷地寫作,有時幾行字壘在一起。他總覺得中國的問題是人民大眾的文化貭素太低,不懂科學,不講科學,封建迷信思想還普遍存在,因此他大聲疾呼,要普及教育,普及科學知識,他寫了《科學戰線上一個老兵的話》,他給1978年全國科學大會寫了賀信《科學是歷史的有力杠桿》,以後又寫了《達爾文進化論是怎樣吸引著我們》、《普及科學、厲行節育》、《思想科學初探》、《思想問題隨錄》等。

周建人周建人

他在《北京晚報》上發表了《計畫生育與傳宗接代》一文,在社會上引起了強烈的反響。這不僅是對計畫生育的一種支持和宣傳,也是對舊觀念的一種批判,是精神文明建設的重要內容。

主要作品

主要著作

生平著作有《生物學》、《動物學》、《植物學》、《科學雜談》、《進化與退化》、《哺乳動物圖譜》、《論優生學與種族歧視》、《花鳥魚蟲及其他》、《略講關于魯迅的事情》、《魯迅回憶錄》、《魯迅故家的敗落》等。(註:周建人在晚年,由女兒周曄執筆,自己口述,出版了《魯迅故家的敗落》一書。)

《梭羅古勃》周建人譯著《梭羅古勃》周建人譯著

《花鳥魚蟲及其他》

花鳥魚蟲及其他是周建人的一大學部普文集,從書的目錄就可以知道其中的內容:白果樹,烏米飯,蘭花,延藤的植物三種,秋葉,從蘭花談到食蟲植物,漫談觀察植物,田野的雜草,植物體像一個化學工廠,關于改良品種,談談細菌,記湖州人賣蛟,講狗,燕子,桂花樹和樹上的生物,關于蜈蚣,蜘蛛,花和蟲,金魚,熊貓是怎樣一種動物,關于熊貓,談談龍和蛟,泛談老虎,水螅的故事,屋子裏的小蟲,蜾贏俗叫螟蛉蟲,蚤的生活,從卵講到蛋生雞還是雞生蛋,睡,醒的臥著,談談頭發,談壽命的長短,生物學和人們,達爾文主義,米丘林的故事,泛論科學專家與民眾的關系,學自然科學需要懂辯證法,自然科學裏的唯心主義,科學知識與"科學頭腦",論自然的平衡,遺傳和變異,生物

周建人《回憶魯迅》周建人《回憶魯迅》

變化的原因,研究自然不用書,科學信仰與迷信,迷信由來淺討,關于自然科學與迷信的幾個問題,都是些讓讀者感興趣的話題,讀來很是親切。

主要譯作

《物種起源》(合譯)、《吸血節足動物》、《生物進化論》、《原形體》、《生物學與人生問題》、《優生學》、《赫胥黎傳》、《新哲學手冊》、《生物進化淺說》等。

1989年,民進中央宣傳部選編周建人在各個時期的代表作品93篇,出版了《周建人文選》。

紹興籍作者謝德銑撰的《周建人傳》為其唯一的傳記。

家庭成員

羽太芳子是周作人夫人羽太信子的胞妹,成了周建人的夫人,後來周建人與她分了手。

周建人周建人

1912年5月,因羽太信子分娩需人照顧,芳子由其兄羽太重久陪同,從東京來到紹興。魯迅日記1912年5月23日記有:"下午得二弟信,十四日發,雲望日往申迎羽太兄弟。又得三弟信,雲二弟婦于十六日下午七時二十分娩一男子,大小均極安好,可喜。其信十七日發。"這是羽太芳子到中國的準確的日期。魯迅日記1912年6月29日記有:"得二弟婦信,附芳子信一紙,二十三日發。"這該是芳子第一次給魯迅寫信。15歲的芳子到紹興後,與二十四歲的周建人生活在一個家庭裏,漸漸產生了感情。在羽太信子和周作人的從旁推促下,他倆于1914年2月28日結婚。魯迅日記1914年3月17日記有:"下午得二弟函,附芳子箋,十三日發。芳子于舊歷二月四日與三弟結婚,即新歷二月二十八日。"第二天又記有:"下午得三弟與芳子照相一枚。"當是結婚照片。這場婚事必然事先征求過魯迅的意見,但魯迅遠在北京,不可能發表什麽看法,而且親上加親,也是好事。

周建人與芳子結婚後,感情尚好。1915年2月,他們的第一個孩子(男)誕生。魯迅日記1915年3月1日記有:"得二弟及三弟信。言三弟婦于二月二十五日醜時生男,舊歷為正月十二日也,信二十六日發。"魯迅記得如此詳細,表明魯迅對三弟和三弟婦及其孩子的關心。孩子名沖,不幸于一歲餘夭折。

周建人與羽太芳子的第二個孩子(女)于1917年11月誕生,取名鞠子,又名馬理。1919年5月第三個孩子(男)降世,取名沛,又名豐二,家人取綽號"土步"(沙塘鱧)。1922年2月第四個孩子誕生,即豐三。周建人和羽太芳子結婚以來,應該說是和諧的。

周建人與羽太芳子于1919年12月,隨同全家,住進北京八道灣周宅。周建人到京後沒有工作,在北京大學旁聽,間或寫些生物學和民俗學方面的文字,在《新青年》等處發表。這樣生活了將近兩年,由周作人請胡適幫助,在上海商務印書館找到了工作,每月工資六十元。

周建人1921年9月離京時,芳子已懷孕。1922年2月芳子生下兒子豐三。周建人曾多次寫信給芳子,有次甚至回北京親自去說服芳子,要她帶著孩子到上海和他共同生活,但芳子舍不得離開八道灣,舍不得離開姐姐和親屬,舍不得八道灣富裕的生活,堅決不去上海。

大約從1925年或更早一些時間,周建人和往日在紹興的學生王蘊如,在上海同居。1926年生女兒周曄,1927年生女兒周瑾,1932年生女兒周蕖。周建人和王蘊如同居並有了孩子後,繼續向北京八道灣寄錢,生活十分拮據。

1936年10月,魯迅逝世,這給了周建人沉重的打擊,也給在北京的母親以沉重的打擊。幾個月後,1937年春節,母親八十歲。為了給正在喪子之痛中的母親一些安慰,周建人攜王蘊如及孩子們去北京,為母親拜壽。壽慶期間,芳子、信子與周建人、王蘊如大吵一場。豐二是站在親生母親一邊的。以後雙方又書信爭執,經常為魯迅母親代寫家信的宋琳1937年2月25日給許廣平信中說及:"三師母及奉二頗有不直三先生之意";"豐二函三先生有所要挾,或以馬理回平責豐二過分,謂三先生將答報不認他為子";"三先生來信責備豐二",等等。周作人也于這年2月9日寫信給周建人,指責他遺棄羽太芳子而和王蘊如同居:"王女士在你看得甚高,但別人自隻能作妾看,你所說的自由戀愛隻能套用于女子能獨立生活之社會裏,在中國倒還是上海男女工人搿姘頭勉強可以拉來相比,若在女子靠男人蓄養的社會則仍是蓄妾,無論有什麽理論作根據。"經過這場大吵,周建人就不再向八道灣寄錢。查周作人1962年11月28日給鮑耀明的信,其中說及:"內人之女弟為我之弟婦,亦見遺棄。(以系帝國主義分子之故。)現依其子在京。其子以抗議故,亦為其父所不承認。"

不久,芳子這邊又發生了一件突發的事:1941年3月24日,她的小兒子豐三,在家裏用周作人警衛的手槍,對準自己的太陽穴,開槍自殺。有人說,這是因為豐三在輔仁大學附中的同學,為了保全周作人一生清白,前去行刺周作人,不料這反而促使周作人落水,因而思想上很苦悶,遂自殺。這說法是不可取的。倪墨炎君的《中國的叛徒與隱士:周作人》中亦已否定了此說。我以為:豐三的自殺很可能是家庭糾紛造成的。父親與母親脫離關系,又聲明不承認兒子,這對他無疑是重大的打擊。豐三當時十九歲,正是又懂事又不甚懂事的年齡裏,經受不住家庭變故的打擊。

羽太芳子以後一直生活在北京八道灣,與孩子相依為命。新中國成立後,也是如此。她于1964年逝世。女兒周鞠子(馬理),于 1976年逝世。兒子豐二在北京有自己的工作崗位,早已是退休老人。《周作人年譜》編著者之一張鐵榮君曾去訪他,問及關于周作人及其他的事,他表示無可奉告。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