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廣甫

周廣甫

周廣甫,"郭德綱徒弟打人"事件的重要參考人。以北京電視台的記者的身份(後被網友人肉出他不是記者,而隻是一名民眾演員),就相聲演員郭德綱家別墅涉嫌侵佔綠地一事,對郭德綱家進行採訪並不顧保全勸阻進行全程偷拍,被郭德綱的弟子李鶴彪趕出,中途有推搡過程,後通過北京電視台的報道,聲稱他被李鶴彪打成輕微腦震蕩和左手臂骨折,但在郭德綱方面放出小區監控錄像之後,指明他所稱的被打過程存在謊言,所報道的受傷程度也存在捏造假新聞的行為。

  • 中文名稱
    周廣甫
  • 國籍
    中國
  • 職業
    一名民眾演員
  • 事件
    “郭德綱徒弟打人”事件的參考人

事件

北京電視台像小孩子一樣對郭進行輪番轟炸,甚至到了兒童節目中也要提此事。實在是小家之氣!隻是兩耳光和一拳 就"五萬元私了"不播出著實無恥!

被打經過

周廣甫多處受傷動手前稱我們"斷章取義"

2010年8月2日,《每日文娛播報》在北京電視台舉行的說明會上,被打的該欄目攝像周廣甫左手吊著綳帶,說話聲音非常輕。"現在還頭疼、耳鳴,經常嘔吐,不敢大聲說話。" 據周廣甫回憶,8月1日下午4點多,他和欄目編導先在小區採訪業主並取證,此後到郭德綱家敲門欲進行採訪。周廣甫在現場拍攝的影像顯示,他和編導表明身份並說明來意後,穿著紫色T恤的一名男子(郭德綱弟子李鶴彪)進屋拿出了一張物業給出的證明。當編導表示隻是想向郭老師求證圈綠地一事時,男子大聲說了句:"你們老是斷章取義",隨即出拳打向周廣甫,攝像機鏡頭不停搖晃。

周廣甫說,該男子先是用手掐住自己的脖子,隨後把他推下樓梯,攝像機和架子便是在此時摔在地上。此後該男子又拳打其頭部。先後共有三次毆打,每次毆打足有十幾拳。每次被打,周廣甫都沒有還手,"我是記者,學過法律,我知道不能還手。"周廣甫說,"這個暴力事件從頭到尾,我的攝像機記錄了一切,這是唯一的證據。"

當著警察面搶攝像機

周廣甫說,男子在毆打過程中出言不遜。周廣甫多次表示自己是北京電視台的記者,在履行自己的工作職責,並要求對方道歉,對方卻說:"道什麽歉,就是要把你往死裏打。"

"你可以拒絕採訪,但不能出手打人,並侮辱我的人格、我的職業和單位。這是我最不能容忍的。"周廣甫說。

現場拍攝的影像顯示,周廣甫與另一女性在未征得屋主同意的情況下,私自推開前門,入屋進行拍攝,自稱為記者並且沒有出示相關證件。當李鶴彪出來質問時,謊稱未開攝像機。被發現後遭到李鶴彪的掌摑。

當保全以及警察到來後,自稱記者,但是保全問及如何進入小區,卻支吾不言。眾人對其記者身份質疑時,卻無法出具相關身份證明。其私入小區,未經同意進入私人住宅以及偷拍行徑,令人氣憤,而且在被打後訛詐行為,是在令人作嘔.

郭方面回應

我們會給一個說法

昨晚,郭德綱經紀人王海接受記者採訪時稱,8月1日下午郭德綱的弟子李鶴彪確實打人了,他本人也前往北京台解釋此事,並承認打人,"我們認為打人肯定是不對的,但目前北京台《每日文娛播報》也是一面之詞,而且他們之前的偷拍報道行為很低劣,他們為什麽被打呢?這裏面的很多事情被忽略了。"目前郭德綱已獲悉此事,但還未給出明確的態度和回復,至于郭德綱何時出面回應,王海稱他們月2日晚開會後會給媒體一個說法。 北京台偷拍"太低劣"

王海介紹說,《每日文娛播報》在"打人事件"發生前曾到郭德綱別墅採訪,但並沒有和郭德綱本人進行正面溝通,而是採用"偷拍"的形式採訪(北京台影片中標明"非正常拍攝")"北京台的報道也有失實的地方,8月1日的採訪其實也是偷拍的採訪形式,這樣的做法有失大台的風範,感覺有些低劣。為什麽不和我們正面溝通呢,如果面對面溝通事情不會是這樣。而且現在是李鶴彪打人,大家不要老聯系到郭德綱身上,又不是郭本人打的,而且郭德綱又沒指使。"

另外王海還稱,郭德綱不會出席8月4日電影《歌舞青春》的首映發布會"很早就確定不參加了,因為當天安排了別的事。"

事發地探訪

郭家附近增加保全

2010年8月2日下午,贏海庄園一名牛姓保全稱,8月1日下午4點多,一名巡邏保全發現郭德綱家附近有人發生爭執,小區的物業經理隨即通知保全前往現場察看。該保全稱,到現場時,毆鬥已經停止,北京台記者的攝像機和架子倒在地上。警察到現場後,爭執仍然不斷。牛姓保全說,因近日到小區的媒體記者較多,小區物業已要求保全部門加強巡邏,對非小區業主要進行必要的詢問。在郭德綱家附近,也相應增加了保全巡邏。

下午,記者前往贏海庄園,在郭德綱家附近發現有保全不斷地在周圍巡邏。記者在郭德綱別墅門外敲門多時,卻無人回應。亦庄博興路派出所證實,前日下午確有記者被打一事,並稱此事目前正在處理中。

趣聞

以下文字由讀者提供,音頻整理自8月1日郭德綱現場演出的《張雙喜捉妖》

調侃"圈地"

(咳嗦,清嗓)這兩天上火,主要是我們家去一記者(吁……台下觀眾起哄)。小區物業這兩天一個勁兒道歉,今上午物業經理寫了個道歉信,嚴重譴責北京電視台斷章取義,污蔑我這個事兒。 實話實說,我也是個普通人,當初買房子時,開發商就說了,這都給您都圈上了,這就是您後院,開發商走了之後,我們院有幾個窮人成立了業主委員會,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就有這樣的人,到今天也問不出是誰(指爆料),你說我侵佔綠地,我現在還敢站燈底下說(相聲),你說你光明正大地(指責侵佔綠地一事接受採訪)錄個音,到現在還不敢露個面。(台下觀眾喊好)

調侃記者

你說這記者也是,一天去八遍,隔著柵欄就一頓拍,還偷拍,今天都給轟出一撥人,你說我要是這記者,拿著相機不敲門上來就一頓拍,是不是也得挨揍?憑什麽你就能上我們家一頓拍啊,對不對,而且,網上的所有照片全是我們家鄰居的照片(台下一頓哄笑)。昨天下午我們鄰居是真氣壞了,去把物業給砸了,說你憑什麽讓人拍我們家院啊,還說是郭德綱家。(台下再度哄笑) 有的時候很無奈,跟他們講理不合適,沒用,反倒是你給他一嘴巴,他自個找一地兒老實待著去了(觀眾大笑)。所以說啊,有時候,這記者啊,還不如妓女(觀眾喊好)。我一直在想,這妓女在紅燈區活動,記者呢在綠燈區,想去哪兒就去哪兒。

調侃北京台

再說北京台,我也很無奈,很齷齪一單位(觀眾大笑),要不他們出了很多事兒呢,很正常(觀眾起哄)。我說這個你們都愛聽吧,說這個我比說段子都很興奮。今天又去了一撥記者,拿著機器,愣要往屋裏闖,我有一徒弟李鶴彪實在看不過了,給他們推出去了,這個過程難免有推搡,結果都給拍下來了,弄派出所去了……有些事我左右不了,總之,清者自清,濁者自濁。

社評

庚寅八月,立秋之日,本該秋高氣爽,哪知烈日當空,酷熱難耐,正直京都桑拿佳節。

某日,忽聞,晴天霹靂,褲衩一聲,如微風一縷,沁人心脾,夜觀某V,方知雷劈良民,周氏廣普,武警出身,卻無縛雞之力,聲聲記者,但無採訪之證,不吝私闖民宅何罪,但問偷拍叫囂何畏?

大丈夫光明磊落,所謂,君子坦蕩蕩,小人常戚戚,口口正義,聲聲雅貴,君遍品香茗,盡享高雅,茗盡茶枯,不禁覺人有三急,品茗高雅,撇尿低俗,君可呼:"吾等脫俗之輩,怎可事庸俗之事"。

吾等頓覺慚愧萬分,羞于地無裂縫,天無通路,實無爾等覺悟,吃喝拉撒,喜怒哀樂,吾等平民俗事,既難脫離,不如一俗到底。爾有言論權貴,吾有偷生之權,或溜須拍馬,或仗義執言。龍生九子,實子子不一,人手十指,卻參差不齊,望君念,夫子之俞:"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