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幹峙

周幹峙

周幹峙,男,江蘇蘇州人,中國共產黨黨員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工程院院士,原建設部副部長、黨組成員,政協第八屆全國委員會副秘書長、第九屆全國委員會教科文衛體委員會副主任。

2014年3月14日,周幹峙同志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84歲。

  • 中文名稱
    周幹峙
  • 國籍
    中國
  • 民族
  • 出生地
    江蘇蘇州
  • 出生日期
    1930年6月28日
  • 職業
    中國工程院、社科院雙院士
  • 畢業院校
    清華大學
  • 主要成就
    發展了城市規劃理論編製震後唐山市、天津市重建規劃
  • 代表作品
    《中國城市地下空間開發利用研究》《降低捷運造價研究》等

人物簡介

周幹峙周幹峙

周幹峙:(1930.6.28--)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工程院院士。原國家建設部副部長、國際建築師協會理事;現任建設部特邀顧問,清華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

江蘇蘇州人,一九五二年畢業于清華大學建築系,長期從事城市規劃設計和政策製定工作。曾負責編製西安市的整體規劃,天津、唐山市地震後的恢復重建規劃,深圳市的整體規劃,以及其他一批城市的規劃設計指導。曾著一批有城市化、城市規劃、城市建設、城市交通、住宅建設、舊城改建、城市房地產以及規劃設計改革等方面的論文。

建國初期,具體負責編製了西安市整體規劃和詳細規劃,為中國早期城市規劃的編製樹立了一個樣板。此後,參加指導並組織編製了上海整體規劃以及地震後的唐山市、天津市重建規劃。指導編製了深圳經濟特區整體規劃。深入研究了住宅建設、城市交通、舊城改造等方面的問題;創議及早綜合治理大城市交通;以“捲動、靈活、深細、誘導”的城市規劃指導思想,提高了城市規劃的深度和廣度,發展了城市規劃理論。

曾是中國技術政策中有關城鄉建設(國家科委藍皮書第6號)的主編,因此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也是現行中國城市規劃法的主要起草人。現任多個學術團體的負責人,主要是中國城市規劃學會理事長,中國風景園林學會理事長,中國房地產和住宅研究會會長,中國城市科學研究會理事長。

近些年,周幹峙在完成建設部顧問工作以外,還承擔了若幹咨詢工作,如有關中國城市化問題的報告;有關改善大城市交通的報告,一些歷史文化名城的保護規劃、完成了全國政協會議和辦公樓的規劃設計,黃帝陵第一工程規劃設計,以及一些典型的城市設計,並在清華大學每年保持指導2—4名研究生。

社會兼職

國際建築師協會(UIA)理事

中國城市規劃學會付理事長

中國城市科學研究會常務付理事長

中國風景園林學會理事長

中國建築學會理事

人物事跡

周幹峙周幹峙

周幹峙,原國家建設部副部長,兩院院士,中國城市規劃學會理事長,中國風景園林協會理事長。50年代,西安市首次進行全面城市規劃與建設,周幹峙就是當時的規劃總圖負責人。作為新中國最早的城市規劃權威,他和同仁一道為西安勾畫出了城市藍圖,用智慧和遠見保護了西安的歷史文化遺存,保留了至今仍令世界矚目的古城風韻。

周幹峙先生與多位專家一起到西安曲江新區參觀考察。他們一一走過曲江規劃館,曲江池遺址公園大雁塔北廣場……,看到的是一個正在還原歷史的文化景觀群落,亦是一個正在復甦的城市生態園林區。見證了西安半個世紀的城市發展,周幹峙先生對西安充滿了感情;短短的考察期間,面對曲江如新月異的變化,周幹峙先生也多次流露出感懷和期許。他對曲江發展提出專業建議,希望這座新區能夠完成歷史賦予它的責任,為城市加分為市民造福。

保護古城的"歷史文脈"

古城西安是人類文明和中華民族的發祥地之一,有著3100多年的建築史和1100多年的建都史,周、秦、漢等都在此建都,素有"十三朝古都"之稱。大氣、庄嚴、富饒的古都長安,曾經是古代世界的中心之一。大明宮,芙蓉園,大雁塔……雖然間或也有"長安米貴,居不易也"的喟嘆,但那舉世無雙的繁華依然吸引著四海來客,影響著千百年後的世人……

作為曾經的世界上最大都市,漢、唐時期的長安城"城市規劃"在哲學上嚴格地執行著封建禮教製度,實為中國古代城市的典範。尤其在唐朝的時候,西安就形成了一個很完整的規劃格局,形成了蔚為壯觀的城市格局。總結歷代西安的城市建設和近半個世紀以來西安的幾次整體規劃,可以看出,西安在幾千年的城市建設過程中,在城市空間布局,建築風格上,一直是沿著中國傳統文化的脈絡在發展。儲存相對完整的歷史文化脈絡,是西安最為突出的城市特色核心。

在全球經濟一體化,文化走向趨同的今天,如何把打造出屬于自己的獨特風格,成為世界上許多城市生存與發展的關鍵。對于西安來說,在發展的過程中,如何通過城市的整體規劃,來挖掘城市的歷史內涵,傳承歷史文脈,凸現古城的特色,無疑是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

新中國建立初期, 周幹峙具體負責編製了西安市整體規劃和詳細規劃,為我國早期城市規劃的編製樹立了樣板。在當時拆牆成風的情況下,周幹峙創造性的提出了完整保護西安古城牆的建議,為延續西安的歷史文脈保留了一個最為有利和直接的樣本。

周幹峙認為,在我國向現代化邁進的過程中,同時要註意搞好歷史文化名城的保護。世界發達國家有一個發展規律,就是在進行現代化建設的同時,都註意搞好歷史文化名城的保護。到了任何一個發達國家看它的城市,在看新的城市的同時,必然要去看它的老城區。

近年來,西安針對自身特點提出了"古代文明與現代文明交相輝映,老城區和新城區各展風採、人文資源和生態資源互為支撐"的思路,得到了廣泛的認可,並寫進了城市整體規劃裏。在實踐中,西安市努力將歷史文化遺產保護和現代化建設有機結合。為了解決保護與發展的矛盾,西安採取了"新老分治"的建設方針,老城區以保護為主,凸顯古城風貌;新城區為居住、經濟發展提供空間,凸顯現代城市形態。新老城區又以歷史文脈為內在聯系,這樣就形成了新老和諧共生的城市特色。例如:西安古城牆風貌保護中的環城公園建設,大雁塔周邊的唐文化旅遊區建設項目以及最近啓動的大明宮遺址公園和由它拉動的城北新市區興建的大型保護和開發工程等等,取得了專家認可、民眾滿意的效果。

周幹峙說,保護歷史文化名城任重道遠,西安作為一個歷史比較長、規模比較大的古城更是如此。按照新條例的要求,首先要做好規劃,而做好規劃的基礎是要總結過去的經驗。西安在這方面是搞得比較好的,已經有了自己系統的經驗。特別是把文化保護工作和經濟結合起來,這方面的經驗是比較有內涵的。西安這幾年重視了文化基礎設施的建設,特別是提出了"文化產業"的發展已經形成了氣候,積累了經驗,進一步又推動了文保工作。

以開發促進保護的"曲江模式"

城市是文化的結晶,文化是城市的靈魂。如何從西安的文化源頭、文脈足跡中尋找推動現代經濟社會發展的動力,使過去在地下的、書裏的文化走上來、走出來,成為可視、可感、可消費的文化產品,無疑是西安面臨的一個重大課題。作為這一課題的一個重要探索,西安曲江新區近年來在以"文化立區、旅遊興區"為立意,以盛唐文化為特色,提升城市價值,促進區域整體開發,以大策劃大項目為帶動,以"文化+旅遊+商貿"的模式,實現了城市基礎設施建設、區域基礎產業開發、文化產業發展三個體系的並進發展和跨躍式發展。

曲江曾是中國歷史上久負盛名的皇家園林,興起于秦漢,繁盛于隋唐,是中國古典園林的典型代表,也是歷史留給西安最為寶貴的一份文化遺產和旅遊資源。隨著歲月流逝,曲江隻停留在文學家和歷史學家的口頭筆下,距離現實似乎越來越遠了。

為了復興這樣一個文化聖地,曲江新區近年來開創了一條文化產業發展的新路徑:

第一步:2002年以前,作為城郊旅遊度假區,啓動了部分基礎設施建設;

第二步:2002年-2003年,作為以旅遊為主導產業的開發區,開始規劃實施以大雁塔北廣場、大唐芙蓉園為標志的一批重大旅遊項目;

第三步:2003年-2005年,作為以旅遊業和現代服務業為主導產業的城市新區,投資5億元建成了大雁塔北廣場、投資13億元建成了大唐芙蓉園、投資3億元建成了曲江海洋館。按高標準要求配套建設了城市基礎設施,形成了車水馬龍、燈火通明的街景。在此期間成功申報了三個國家4A級景區;

第四步:2005年-2006年,作為以文化產業為主導的城市新區,成功組建了曲江文化產業投資集團,確立了旅遊、影視、會展和演藝四大文化產業領域作為發展方向。

第五步:2006至今,初步形成陝西、西安文化產業發展的核心區。曲江新區相繼組建了影視集團、會展集團、演藝集團和旅遊集團,在做大做強文化產業的同時,曲江文化產業開始向外輻射和延伸至法門寺佛文化旅遊景區、樓觀台道文化展示區、大明宮國家遺址公園及其周邊改造項目,陸續建成一系列城市公共文化服務場館設施。

2007年,曲江新區遊客2080萬人,旅遊業總收入5.41億元,房地產業銷售收入34.22億元。2007年完成固定資產投資82.8億元;新區財政收入15799萬元。經過近五年的快速發展,曲江新區形成了以盛唐文化為特色定位,充分挖掘歷史文化內涵,塑造盛唐文化品牌,構築起盛唐文化風格的城市新區和系列文化旅遊項目,將歷史與今天、傳統與現代、歷史文化與時尚生活有機結合起來。

未來:凸顯生態文明復興

因塬成濕地,曲水映彩霞,垂柳戲白鷺,紫蒲藏睡鴨。夕照千千樹,疊水層層花。曲徑溢笑語,信步入酒家-- 這是2007年7月8日,在曲江池遺址公園奠基之日,中國工程院院士、建築大師張錦秋即興的佳句。那一天,繼成功建設大雁塔南北廣場、大唐芙蓉園等重大項目之後,曲江新區又一全力打造的國內首家以盛唐文化為主題的大型生態遺址公園--曲江池遺址公園正式宣告開工啓動。曲江池遺址公園位于曲江新區東南部,地處隋唐長安城龍脈六爻之地,獨佔水口"生門"。工程投資20億元,總佔地面積1500畝,因循山水格局,建造八大主題景區。而由瓊樓玉宇、橋廊軒榭組成的三十處景點,更如璀璨星宿,交相輝映,形成一幅雲蒸霞蔚,蔚為大觀的曲水勝景圖。一時美不勝收,令人目不暇接。

整整一年過去。張錦秋筆下的園林立體畫卷已經呈現在古城市民面前。2008年6月,曲江池遺址公園開始註水,古城市民,傾城而動,舉家勝遊,爭相一睹碧水與青林齊秀,長橋攜綠島共舞亭的獨特美景。預計到7月1日,曲江池遺址公園池水將蓄滿,它將作為城市遺址公園免費開放,為西安市民提供一個尋根歷史、感受人文、享受美食、購物體驗、養生休閒和旅遊觀賞的又一標志性景點!

曲江池遺址公園的建設,對于曲江新區的發展具有重要意義。繼2005年成功建成並開放大雁塔北廣場、大唐芙蓉園等一批重大文化旅遊項目後,曲江新區管委會作出了根據"文化立區、旅遊興區"戰略,在漢唐曲江池遺址周邊實施開發建設,建設人文、生態、宜居城市新區的重大決策。

2006年2月,曲江新區管委會把辦公地址搬遷至相對落後偏僻的曲江池遺址周邊,正式拉開了曲江池遺址公園建設會戰的序幕。經過組織省內外文物、文化、旅遊、城建、環保等方面專家進行考察論證和調查研究,結合對文物的普探和對歷史遺跡的勘察考證,明確了曲江池遺址公園的文化定位,確立了建設西安第一個大型山水園林式遺址公園的指導思想。委托中國工程院院士、建築設計大師張錦秋擔綱整體規劃設計。同年10月,曲江池遺址公園作為"大水、大綠、大文化"建設的典型項目被列為西安市重大建設工程。

曲江池遺址公園,更加註重以人為本,力打"人文生態牌"。其秉承的發展理念是:現代城市理應是生態城市、自然城市和人文城市,而西安自古以來就是人文與生態俱達之地,周秦漢唐四大王朝之所以定都于此,皆源于西安有山水之利。建設人文西安,勢必要跟生態西安的建設融為一體。因為如果沒有必要的生態作底,所謂人文根本無法體現。

以曲江池遺址公園建成為標志,曲江新區用了六年的時間來實現"八水繞長安"、"山水城市"的城市理想,城市規劃目標的實現經歷了三個歷程。

塔標高境,水流梵音:大雁塔景區率先做開篇文章,雍容大度,開闔有序,空間格局充滿了大唐氣象。

曲水丹青,唐韻盛景:大唐芙蓉園鋪開錦綉畫卷,匝地瓊樓,大唐花舞盛世春,奠定了曲江的山水大格局。

水滿千樹,人閒鶴舞:曲江池遺址公園建成後,曲江歷史水系和典型景觀全面形成,山水長安曲江篇,香溢氤氳,宛如天成。

周幹峙說,曲江的生態概念提得非常好。歷史上古長安就有良好的生態。過去關中平原是最富裕的的地方,環境最好的地方,所以人們來這裏開發。長安不缺水,周圍森林茂密,生態環境非常優美。現在我們更應該講生態,因為建設得快,生態環境破壞的也就快。損失了生態,破壞容易修復難。一個城市,既有它的文物古跡,有歷史,也有生態,那才是好的方向。

曲江是盛唐文化的薈萃之地,其成為唐都長安的標志性區域也就成為必然。今天的曲江新區堪稱西安最有活力的地區,由他們自信抒寫的曲江池遺址公園也定然會成為人文西安的標志。其所形成的嶄新的曲江文化,肯定會迸發出豪邁、開放、青春、自由、創新、融合、與時俱進的感召力,體現出盛世文化的精氣神。

人物軼事

著名建築學家、城市規劃專家、高級建築師周幹峙著名建築學家、城市規劃專家、高級建築師周幹峙

IFLA,園林風景界最高規格的國際會議。五月,當江南春意濃重時,IFLA 來到蘇州。把它“帶到”蘇州來的,是中國建築界的泰鬥、前建設部副部長、兩院院士周幹峙。作為新中國最早的規劃專家,他“描”過西安、天津、“畫”過深圳、唐山……然而他心裏最惦念難忘的是——蘇州。這裏有他生命的起點,有他一往情深的故土。

守衛古城

他的目光從來沒有離開蘇州

八十高齡的他,箭步走上IFLA的講台,一頭銀發,背已不是筆直的,但步履輕快,語速和思維絲毫不亞于年輕人。“我很願意陪同很多各國朋友來蘇州看看,走走。”他一開口,熱情主人般的開場。似乎,他一直陪同著這個城市的成長。從上世紀80年代蘇州古城限高,到90年代幹將路、古城街坊改造,再到2000年後蘇州輕軌規劃、三大新城規劃,都有他的思想、他的身影、他的目光。他和蘇州的關系,就像他的口音,久居北京幾十年,開口就知是南方人。IFLA會議間歇,我們有幸和周老面對面,進行了訪問。

當我們把採訪提綱遞到周院士手裏,他帶著顧慮的臉上出現了一個微笑,然後爽快地問:“那麽在哪裏聊?”我不知道他微笑是因為上面問起他和蘇州的緣分。蘇州市住建局的一位領導說,周老見證、參與了蘇州幾十年來每一次重大的城市建設規劃,他對蘇州幾乎是有求必應。

蘇州在新中國城市規劃中有舉足輕重的地位,“蘇州在城市規劃上的特殊地位從一開始就奠定了。” 那是上世紀50年代末,當時的城市建設部部長萬裏說過一番話:中國的城市很多,有些難免搞不好。不管哪裏不理想,有兩個城市一定要搞好,就是蘇州和杭州。蘇州在解放後的第一次城市規劃就是在當時進行的,核心是保護古城,同時“把蘇州翻一番”,發展了從古城至西邊運河的區域,當時中國的城市還沒有規劃局一說,蘇州的這番規劃是直接由建設部派團隊來進行的,周幹峙就是成員之一。

九十年代中期,幹將路建設成全城熱點,關于這條路該修不該修出現了兩種意見,時任建設部副部長的周幹峙來看了說,我一個人說了不算,我給你們請一批專家來吧。于是他請來了阮儀三、吳良鏞,齊康等一批建築和城市規劃專家,這些人後來也成為蘇州城市建設專家委員會的骨幹,給蘇州城建了一個智囊庫。對蘇州古城改造,他留下二十個字:“古城無價寶、古畫難添描,不得已改造,力求保風貌。”對蘇州而言,至今仍是金玉良言。

老院士依然記得,自己小時候住在西百花巷,今天的刺綉博物館後面,與世界遺產環綉山庄一牆之隔,因當時抗戰硝煙已起,他們全家搬到上海。幾十年如一日周院士的母親始終在家裏講一口蘇州話,至今遇到蘇州人,周老仍能用蘇州話聊上幾句。市住建局領導開玩笑說,別的城市建個什麽可能會瞞著建設部,但蘇州是不會隱瞞全部匯報的,因為瞞也是瞞不住的,周部長自己都會來看的。

他的城市哲學

蘇州不以經濟爭先

1986年,周幹峙參與製定了《蘇州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規劃》,在這個規劃中有個很重要的規定,就是要求蘇州古城區的建築不得高于24米。“當時幹將路最高的建築就是文物商店,大家覺得不能再高了,以此封頂。”讓人欣慰的是,直到今天,這個規定仍然被成功執行。 “其實當時壓力是很大的,想要突破這個限製的人很多,理由也很多。”但蘇州的一屆屆領導都堅持,一步不讓。周老說,在很多人看來,樓蓋得高一點,多一個容積率,一平方米可以多賣多少錢啊。但是時至今日人們就會發現,不用拆房子,不用蓋高樓,原汁原味的古城呈現出驚人的升值潛力。在北京,有人願意花高價追著買四合院,因為它有文化價值。同樣,蘇州古城保護的成功,為這個城市保留了應有的文化品位,而文化品位反過來讓這個城市升值。

周幹峙說,經濟發展到一定的地步,人們一定會反過來追求文化,這就是經濟規律。在迅速發展的二三十年間,多少城市的人文風貌湮滅在這個規律裏。而蘇州用自己的城市哲學超脫了。最近蘇州關于要不要建機場的討論方興未艾。而周老接到這個話題說:世界上有些城市還不歡迎機場呢。“瑞士首都伯爾尼就沒有機場,老百姓反對,他們不希望機場破壞這個城市的寧靜。”他舉例,但是走出伯爾尼不遠就有機場,一點也不影響這個城市空中交通的便利性。“蘇州要不要建機場,這個話題我們不妨換一種說法:蘇州怎樣利用機場讓我們更方便。”周老覺得,上海虹橋機場剛剛改造翻新,對蘇州就是個大利好。蘇州城東1小時就能到達虹橋機場,相比之下,北京盡管有機場,有的地方趕到機場還不止一小時。而且北京機場周邊的居民還要忍受噪音的幹擾。 “造高樓就是現代化,造機場就是進步?這觀念太落後了。”老人很不客氣地說。

他的城市夢想

在蘇州享受慢生活

“蘇州本來就不一樣。”周老說,不要說限高是他的念頭,那是很多專家參與的;也不要說IFLA會議是因為他而來到蘇州,蘇州園林甲天下是不爭的事實。但蘇州于他顯然是一個不一樣的城市。盡管從懂事起就已經離開蘇州,但他一直以來對蘇州的印象就是一個生活的城市。“現在說,城市讓生活更美好,蘇州那時候就是個生活美好的城市,無論是居住還是飲食。”

他並不很在乎蘇州的GDP,而是更在乎這個城市的文化和鮮明的面孔。因為當社會經濟發展到一定地步的時候,人們不再需要GDP或者高樓、機場這種東西來裝點門面,人們需要的是回歸到一個城市的本意,就是能讓自己生活得好。“歐洲人現在很流行一個詞,叫做慢生活,蘇州就應該向慢生活發展。” “我希望蘇州的未來有更好的生活條件,有更好的教育,成為一個非常有文化的城市。”他說蘇州這些年的規劃,為城市的發展做出了一個樣板,讓別的城市少走彎路。

經典語錄

中國正面臨著一個新的城鎮化歷史發展階段,我們的建築工程、城市建設也都正面臨著人類史無前例的一個機遇。

建築活動可以古老到跟我們的文明發展一樣,人類有了文明生活開始就有建築。顧名思義,建築就是造房子,後來房子有了要有村子,村子有了要建城市。建築跟其他文明發展一樣,也是在不斷地變化、不斷地提高。到現在為止已成為一門較大的綜合性學科。按照錢學森先生的分類,他把人類分工分為十個大門類,建築就是其中之一。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