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崇光

周崇光

周崇光是郭敬明小說《a/<䶗揰>"egral-os-knil"=epyt-atad "lmth.344834">林蕭而去做的),書上描寫已“死過”一次,現在已經回來。並且整容,像歐洲人。現改名為陸燒,為著名模特。並且不告訴林蕭,林蕭痛恨陸燒(周崇光)但依然愛他。陸燒(周崇光)純真(迷戀遊戲,籃球與直排輪)郭敬明;有愛心(一隻金毛獵犬作為寵物);散漫(地板上到處丟著他各種各樣的名牌衣服,吃過的東西剩一半到處亂放,電腦前面是各種DVD和書)。在電影版《小時代》中周崇光由陳學冬扮演。

  • 中文名稱
  • 外文名稱
    Shaun
  • 飾    演
    陳學冬(電影版) 
    喬任梁(電視劇版)
    丹尼斯凱恩(小時候)
  • 女    友
  • 其他名稱
    崇光、陸燒
  • 性    別
  • 星    座
  • 配    音
    陳學冬(電影版)
    喬任梁(電視劇版)
    丹尼斯凱恩(小時候)
  • 職    業
  • 登場作品
    小時代(原著)
    小時代1:折紙時代(電影)
    小時代2:青木時代
    小時代3:刺金時代
    小時代4:靈魂盡頭
  • 生    日
    1987.12.24
  • 愛    好
    寫書、打電動

人物簡介

性格

溫柔(林簫和他聊過她和簡溪的故事,他總是很認真地看著她的臉,聽她哭哭啼啼地訴說)

純真(迷戀遊戲,籃球與直排輪)

有愛心(一隻金毛獵犬作為寵物)

散漫(地板上到處丟著他各種各樣的名牌衣服,吃過的東西剩一半到處亂放,電腦前面是各種DVD和書)

愛好

打電動(即使胃癌也要先通關) (和他哥一樣)喜歡去恆隆買包

白色綉球花,拖延交稿時間可以採用各種生病的手段

星座

摩羯座(小時代season01裏說崇光的生日在聖誕節前期)

人物關系

崇光和林蕭:戀人

周崇光周崇光

崇光和宮洺:兄弟

家庭成員

父親:宮勛

母親:不詳

哥哥:宮洺(崇光是宮洺後媽的孩子,崇光會聽宮洺的話)

外貌特征

一個蓬亂著頭發,臉色蒼白的男孩子開啟了門。他那張臉就是每一期出現在雜志專欄上的那張臉,那張吸引了無數女孩子瘋狂迷戀的臉,和宮洺是一個類型,陰柔的,帶點邪氣的。隻是比宮洺稍微真實一點。

他隻穿著短褲,光著腳,裸著上身,是年輕男生清瘦但結實的身材。

​經典語句

我們活在浩瀚的宇宙裏,漫天漂浮的宇宙塵埃和星河光塵,我們是比這些還要渺小的存在。你並不知道生活什麽時候就突然改變方向,陷入墨水一般濃稠的黑暗裏去。你被失望拖進深淵,你被疾病拉進墳墓,你被挫折踐踏地體無完膚,你被嘲笑、被諷刺、被討厭、被怨恨、被輕視、被放棄。但是我們卻總是在內心裏保留著希望,保留著不甘心被放棄的跳動的心。我們依然在大大的絕望裏小小地努力著。這種不想放棄的心情,它們變成無邊黑暗裏的小小星辰。我們都是小小的星辰。(小時代season01.chapter06)

周崇光個人圖片周崇光個人圖片

當時他覺得自己像是被隔絕在某一個孤單的世界裏,萬籟聚集,自己的聲音消失在宇宙的某一個洞穴裏。

大家都沒有看見他。

也許明天醒來,他就消失了,愛過他的人,再也找不到他。

離地面一米的地方,浮動著粘稠而濃厚的白色霧氣,像是有生命般地流動著。草地上泛出一種令人感覺陰森的濕漉漉的墨綠。龐大的寂靜裏,隻要一種類似水滴的聲音,把氣氛襯托地毛骨悚然。

……

窗簾拉開到兩邊,巨大的玻璃窗外,一個巨大的湖面,紋絲不動,像一面黑藍色的鏡子。高大的樹木倒映在裏面,像倒插著的刺。

你要相信世界上一定有你的愛人,無論你此刻正被光芒環繞被掌聲淹沒,還是當時你正孤獨地走在寒冷的街道上被大雨淋濕,無論是飄著小雪的清晨,還是被熱浪炙烤的黃昏,他一定會穿越這個世界上洶涌著的人群,他一一的走過他們,走向你。他一定會懷著滿腔的熱,和目光裏沉甸甸的愛,走到你的身邊,抓緊你。他會迫不及待地走到你的身邊,如果他年輕,那他一定會像頑劣的孩童霸佔著自己的玩具不肯與人分享般地擁抱你。如果他已經不再年輕,那他一定會像披荊斬棘歸來的獵人,在你身旁燃起篝火,然後擁抱著你疲憊而放心地睡去。他一定會找到你。你要等。”

​人物出處

《小時代》

作者:郭敬明

小時代》是郭敬明動手創作的第五部長篇小說,目前已在《最小說》上開始連載。在《小時代》中,郭敬明以全新的敘述風格和敏感而細微的筆觸,將當代青少年、大學生,甚至是都市白領的生活和情感娓娓道來,更多的卻是對整個時代的觀察和思考。

周崇光周崇光

事實上,郭敬明的第四部長篇小說《悲傷逆流成河》就是2006年10月郭敬明為《最小說》創刊時量身定做的,每期一萬多字的連載穩坐《最小說》“讀者最喜歡的文章”排行榜頭把交椅,並曾推動《最小說》創造出最高60萬冊的銷量。

郭敬明坦言,《悲傷逆流成河》之後本打算休息一陣再開始新作品的創作,“但當時為了給《最小說》改刊做準備,就又開始了新連載,結果才連載三期,《最小說》的銷量就跟著開始每期都穩定在50萬冊的銷量上。後來就有個大膽的想法,希望寫一部反應我們現在這個年代的青春心領史,把《小時代》做成一個系列,寫5年、連載5年,為我身處的時代,為我們都曾經歷過的青春,更為多年以後,當我們回顧曾經的歲月而不曾遺憾。”

同時,郭敬明不否認在雜志上邊寫邊連載長篇小說是“一件特別痛苦的事情”,長篇連載不同于直接推出作品,“邊寫邊連載,讀者見證了寫作的進程,尤其需要保證充足時間和精力把每期的文字打磨好,更是對作者寫作功力和耐力的挑戰。當初我信誓旦旦說要把《小時代》做成一個系列,連載5年,每年出版一部單行本。結果周圍的人都認為我會跳票,還做了個懸賞,最終猜對連載期的,獎勵一個LV的包。我想我會認真寫下去,為我的青春歲月,為我的讀者,當然,也為了我主編的雜志《最小說》。”

小說片段

翻開最新一期的《人物與時代》,封面的選題是《上海與香港,誰是未來的經濟中心》——北京早就被甩出去兩百米的距離了,更不要說經濟瘋狂衰敗的台北。

每一天都有無數的人涌入這個飛快旋轉的城市——帶著他們的宏偉藍圖,或者肥皂泡的白日夢想;每一天,也有無數的人離開這個生硬冷漠的摩天大樓組成的森林——留下他們的眼淚。

拎著MarcJacobs包包的年輕白領從捷運站嘈雜的人群裏用力地擠出來,踩著10釐米的高跟鞋飛快地沖上台階,捂著鼻子從衣衫襤褸的乞丐身邊翻著白眼跑過去。

寫字樓的走廊裏,坐著排成長隊的面試的人群,每隔十分鍾就會有一個年輕人從房間裏出來,把手上的簡歷扔進垃圾桶。

外灘一號到外灘十八號一字排開的名牌店裏,服務員面若冰霜,店裏偶爾一兩個戴著巨大蛤蟆墨鏡的女人用手指小心地拎起一件衣架上的衣服,虛弱無力,如同衣服上噴灑了毒葯一樣隻 用兩根手指拉出來斜眼看一看,在所有店員突然容光煥發像借屍還魂一般想要沖過來介紹之前,突然輕輕地放開,衣服“啪”地蕩回一整排密密麻麻的衣架中間。外灘的奢侈品店裏,店員永遠比客人要多。他們信奉的理念就是,一定要讓五個人同時伺候一個人。

而一條馬路之隔的外灘對面的江邊大道上,無數從外地慕名而來的遊客正拿著相機,彼此搶佔著絕佳的拍照地點,他們穿著各種大型連鎖低價服裝店裏千篇一律的衣服,用各種口音大聲吼著“看這裏!看這裏!”他們和馬路對面鋒利的奢侈品世界,僅僅相隔二十米的距離。

這是一個以光速往前發展的城市。

旋轉的物欲和蓬勃的生機,把城市變成地下迷宮般錯綜復雜。

這是一個匕首般鋒利的冷漠時代。

在人的心髒上挖出一個又一個洞,然後埋進滴答滴答的炸彈。社會兩極的迅速分裂,活生生把人的靈魂撕成了兩半。

周崇光是郭敬明小說《小時代立即搜尋》中的男主角之一,是取代簡溪的人氣王,是著名作家,另一男主角宮洺的弟弟。患胃癌已做手術切除胃部2/5(為林蕭而去做的),書上描寫已“死過”一次,現在已經回來。並且整容周崇光是郭敬明小說《小時代立即搜尋》中的男主角之一,是取代簡溪的人氣王,是著名作家,另一男主角宮洺的弟弟。患胃癌已做手術切除胃部2/5(為林蕭而去做的),書上描寫已“死過”一次,現在已經回來。並且整容

我們躺在自己小小的被窩裏,我們微茫得幾乎什麽都不是。

【2】

遠遠看見顧源走了過來,旁邊跟著一個挺拔帥氣的年輕小伙子。顧裏回過頭,沖走過來的顧源和他的朋友揮了揮手,招呼他們過來。顧裏剛轉身,就看見唐宛如吼了一聲:“不要臉!”顧裏正在疑惑,剛想問為什麽對自己的男朋友招手就不要臉了,就發現唐宛如的目光穿過自己,筆直而銳利地射向了自己身後。

顧裏再轉過頭,看見顧源拍拍身邊那個面紅耳赤的朋友,指著唐宛如問道:“衛海,你是不是偷了她的錢包啊?”

然後我和南湘就同時發出了一聲抑揚頓挫的“啊~”來。

我們的生活簡直太璀璨了。

作為唐宛如的朋友,一定需要習慣的就是她隨時隨地都能給你帶來的那種羞憤與尷尬,所以,練就一張風雲不驚的臉,是成為她朋友的基本條件。

但是在接下來的十分鍾裏,我和南湘作為她好幾年的朋友,依然敗下陣來。

整個食堂裏都回蕩著她的怒吼:

“你不要臉!”

“你故意闖進女更衣室幹什麽!”

“我的裸體還沒人看過!就被你看了!”

……

我抬頭看看顧源,他當場就笑得彎下腰去,死命捶著旁邊的板凳,幾乎要不行了。我和南湘都恨不得把臉揉成一張用過的餐巾紙,丟到無人看見的角落裏。唯獨顧裏依然淡定自若。從這一點上來說,作為一個未來的註冊會計師,她非常成功,估計再假以時日,她可以去美國政界參加競選。

【3】

在顧裏的人生觀裏,短短的幾十年生命,就應該遵循生物趨利避害的原則,迅速離開對自己有害的人和事,然後迅速地抓緊一切對自己有利的東西。整個人生,都應該是一道遵循嚴格數學定理的方程式,從開始,到最後,一直解出最後的那個X是多少。

周崇光周崇光

但是,在南湘的人生觀裏,人就這麽一輩子,所以一定要縱情地活著,愛恨都要帶血,死活都要壯烈,生命中一定要伴隨著各種各樣的支離破碎和血肉橫飛。至于金錢、物質,她覺得這一輩子本來就沒什麽指望,並且也確實不太在乎。

而我的人生觀,就在她們兩個的中間來回地搖擺著,就像一個貪得無厭的女人一樣,期待著寶馬香車的尊貴生活,同時也要有豐富的精神和劇烈的愛恨。

至于唐宛如的人生觀——她壓根兒就從來沒有過人生觀。如果不去查字典的話,她壓根兒就不知道這三個字是什麽意思。

【4】

又是這樣漫長而灰蒙蒙的冬季——

我們的愛,恨,感動,傷懷。

我們的過去,我們的現在,我們無限遙遠的未來。

我們呼朋引伴的草綠時代,我們促膝長談的漫漫長夜。

都被灌錄在固定長度的那一段膠片裏。隨著機器的讀取,投影在黑暗中的幕布,持續放映。主演們在幕布上悲歡離合,觀眾們在黑暗中用眼淚和他們共鳴。

周崇光周崇光

我們都僅僅隻是這個龐大時代的小小碎片,無論有多麽起伏的劇情在身上上演。我們彼此聚攏,旋轉,切割,重合,然後組成一個光芒四射的巨大玻璃球。

我們是微茫的存在,折射出心裏的每一絲憧憬和每一縷不甘。

【5】

像是在自己生命的錦緞上,裁剪下最美好的一段歲月,然後親手縫進他生命裏。她少女的無數個第一次。第一次牽手、第一次擁抱、第一次接吻,第一次被人打了耳光,第一次懷孕,第一次離家出走。這些事情都和他的生命軌跡重疊到一起。

酸脹的青春,叛逆的歲月,發酵成一碗青綠色的草汁,倒進心髒裏。

  • 在過去了這麽多的歲月之後,依然刺痛她,但是也溫暖她。他的背影像是相框裏的黑白照片,如同一棵沉默的樹。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