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娥皇

周娥皇

周娥皇(936年-965年),南唐司徒周宗長女,十九歲時,入宮為妃,得到後主李煜恩寵。建隆二年(961年),李煜繼位,冊封周娥皇為國後。 乾德二年(964年),周娥皇因病逝于瑤光殿,時年二十九歲,謚昭惠,葬于懿陵,史稱大周後。

周娥皇精通音律,能歌善舞,尤工琵琶,曾創作樂曲《邀醉舞破》、《恨來遲破》 ,並搜尋五代時已失傳的《霓裳羽衣曲》,改訂為新曲。 周娥皇與後主感情甚篤,李煜曾為其創作《書琵琶背》、《玉樓春·晚妝初了明肌雪》等詩詞,及其去世,又作《昭惠周後誄》、《挽辭》以紀念,為後世留下了鮮明的文學形象。

  • 中文名稱
    周憲
  • 別名
    周娥皇
  • 國籍
    南唐
  • 民族
  • 出生日期
    公元937
  • 逝世日期
    公元965
  • 職業
    國後
  • 主要成就
    通書史,善歌舞,尤工琵琶採戲弈棋靡不妙絕創為高髻纖裳及首翹鬢朶之妝
  • 謚號
    昭惠
  • 收藏
    燒槽琵琶
  • 藝術創作
    《邀醉舞破調》,《恨來遲破調》
  • 婦順母儀,宛如老成

基本信息

人物資料

​姓:周

名:憲

字:娥皇

入宮年齡:18歲(公元九五三年)

周娥皇

封後年齡:26歲(公元九六一年)

死亡年齡:29歲(公元九六五年)

父親:南唐宰相周宗

丈夫:南唐後主李煜

妹妹:周嘉敏(小周後)

相貌:娥皇嫻靜聰慧,氣質高雅;她長得花容月貌,膚白似雪;眉彎似月,唇小似櫻,腰細如柳,以天仙般的容貌壓倒群芳。國色天香,生的花容月貌,清麗秀美而又典雅高貴,舉止談吐無不集天地之靈氣于一身,令人見之忘俗,我見猶憐。鳳眼星眸,朱唇皓齒,冰肌玉膚,骨清神秀。明珠美玉一般俊極無儔的人品。有如江南水月的秀美,溫潤如玉,清澈如水。如姣花軟玉一般惹人憐惜。容色照人,明艷不可方物,天女下凡莫過于此。

氣質:高貴典雅,潔若百合,秀若粉荷,雅若幽蘭,清麗脫俗,淡雅超群,氣度清華,嬌美卻又不失典雅,清秀卻又不失柔美。高貴不可方物,秀雅絕倫,姣美無雙,俊極無儔,典雅似玉。

肌膚:膚如凝脂,白裏透紅,溫婉如玉,晶瑩剔透。比最潔白的羊脂玉還要純白無瑕;比最溫和的軟玉還要溫軟晶瑩;比最嬌美的玫瑰花瓣還要嬌嫩鮮艷;比最清澈的水晶還要秀美水靈。

藝術創作:『高髻纖裳及首翹鬢朵』的宮裝,《邀醉舞破調》,《恨來遲破調》。

收藏:『燒槽琵琶』

娥皇其名

之前很多人管南唐的大小周後叫周薔、周薇,這是根本不正確的,周薔、周薇的說法來源于民國時期鴛鴦蝴蝶派作家的小說。

史書上有明確記載,大周後字娥皇,而小周後的字並沒有記載,不過清康熙、乾隆年間盛行考據學,清代的考據學家戴震考證得出小周後確實字女英。80年代,台灣一著名史學家根據台北故宮博物院收藏的一些歷史資料,然後又走訪了江南諸地進行考察,他考證出大周後大名叫周憲、小周後大名叫周嘉敏。

娥皇生平

說到五代十國,必說南唐,提及南唐,自然而然就想到在詩詞上頗有造詣的後主李煜。至于李煜,作為亡國之君,歷史不會忘記他;作為文人,文學界不會遺棄他。不論他的一生是功是過,總而言之,他在中國歷史上畫上了濃墨重彩的一筆。而對于他那容貌驚為天人、才學無人能及、英年早逝的妻子周娥皇,人們了解的又有多少呢?

才貌雙全技壓群芳

周娥皇生于公元936年,比李煜大一歲。她的本名是周憲,"娥皇"其實隻是她的字。她出身南唐世

周娥皇周娥皇

周娥皇

家,父親周宗早在"徐知誥"任刺史的年月,就已經跟隨在未來南唐烈祖的左右,是不折不扣的元勛功臣。

出身名門的周娥皇嫻靜聰慧,氣質高雅;她長得花容月貌,膚白似雪;眉彎似月,唇小似櫻,腰細如柳,以天仙般的容貌壓倒群芳;她詩畫雙絕,能歌善舞。她的歌喉,她的舞姿,她的一手好琵琶,都使六宮粉黛望塵莫及。不僅如此,她還通曉史書,精諳音律,採戲弈棋,靡不妙絕,真可謂蕙質蘭心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她具有很高的音樂天賦。盛唐時有一部著名的大曲《霓裳羽衣曲》,自從唐世亂離之後世間就再沒有人能夠恢復它的悠揚之音。李煜費盡力氣終于弄到了這部大曲的樂譜。但是這部大曲在流傳過程中才出現了許多變異,樂譜本身又不夠完整,專業的樂工也沒法弄出個頭緒來。周娥皇知道後加以鑽研,她根據自己的理解,重新創作,進行一系列增刪調整。通過努力,最終竟然能用琵琶彈出全曲,使得這支幾乎失傳的曲子得以重現,開元、天寶之音得以重回人間,贏得一片稱羨之聲。由此可見其才氣之一斑。

周娥皇本是李煜父親李璟的琵琶女,因為她不僅容貌美麗,能書善文,而且深諳音律,彈得一手好琵琶。中主李璟覺得她與第六子李煜很般配,就把她賜給了兒子。

周娥皇由于琵琶演奏技藝很高,一時在後宮名氣很大。一次,李璟聽了周娥皇彈奏的琵琶後,大為贊賞,嘆其靈巧,當即就將他收藏的一把上好琵琶賞給了她。"元宗嘆其工,以燒槽琵琶賜之"。"燒槽琵琶"是中主最鍾愛的寶物。由此可見,對于這個親自選定的兒媳婦,李璟是非常滿意的。

當一身文人氣質的李璟為這對小兒女系上紅線的時候,所能想到的恐怕隻是二人情投意合這一點,也許絕對沒有想到命運竟會將這對隻適合做"富貴閒人"的小夫妻推上帝後的位置。

娥皇生平2

周娥皇,南唐宰相周宗的長女。南唐後主李煜的妻子,有『國色』,通音樂。

周娥皇

娥皇十八入宮,曉書史、善歌舞,精音律,尤以彈琵琶見長。有一次,應召入宮表演,她抱起琵琶,纖指撥動,以嫻熟演技,使深諳音樂的李中主,也嘆為觀止。南唐宮中珍藏有『燒槽琵琶』,視為國寶,中主李璟特賞賜給娥皇。

公元九六一年,李煜繼位,史稱李後主,立周娥皇為『國後』。李後主工書、善畫、擅音律、精詩詞。周後創造一件『高髻纖裳及首翹鬢朵』的宮裝,纖麗裊娜,很能表現出女性的體態美,宮中爭相仿效。

南唐後主李煜十八歲那年就結了婚,妻子是南唐開國老臣周宗的長女、十九歲的娥皇。李煜不是一個好國主,但他善詩詞、精書畫、知音律,十分富有藝術天賦。娥皇鳳眼星眸,朱唇皓齒,冰肌玉膚,骨清神秀,她通書史、能歌舞、工琵琶,與李煜有著相同的志趣和執著的追求。兩人曾經一起合作完成了殘缺不全的《霓裳羽衣曲》。兩人婚後恩愛無比,如膠似膝的情感有增無減,生了兩個活潑可愛的兒子。可惜好景不長,樂極生悲,結婚十年後的一天,娥皇突然病倒,久治不愈。病魔將娥皇折磨得形體枯槁,神態木然.尤其是知道了李煜和小周後的事受了刺激,又因愛子仲宣卒死大受打擊,不久病故.

李後主填詞,周後常譜新聲。如《邀醉舞破調》、《恨來遲破調》,皆為周後創作的音樂。唐樂《霓裳羽衣曲》,在五代時已失傳,隻留下殘譜。周後加以整理,以琵琶奏之,使唐音復傳於世。據說,唐音原譜,曲終是比較舒慢,周後改為急促的旋律,戛然而止,朝中樂師曹生說:『如此改譜,恐非吉兆。』其實,這正是周後的創新嘗試,當時南唐國勢日危,內外交逼,周後的心情是擔憂的,藉整理曲譜,以抒發內心的憂鬱。

李煜流傳下來的不少詩詞,多為周後所作。李後主即位時,南唐早已成為後周屬國,公元九六0年,宋代後周而有天下,南唐早已成為大宋囊中之物。即使李煜是一位有政治才幹的君主,也無力扭轉乾坤,何況李煜依然縱情聲色,廢於政事。南唐亡國的命運,自然蹺足可待了。作為末代國後的周娥皇,也成為一個悲劇人物。

公元九六四年,周娥皇因病逝去,年僅二十九歲。李後主為她寫了一篇祭文,對周後的容貌、體態、才幹,以及夫妻的恩愛生活,都有生動的描述。從文學的角度來說,這篇祭文是頗為感人的。但是,實際上李煜對周娥皇的愛情不專一,在娥皇抱病時,他就與娥皇的胞妹私通。他流傳下來的『花明月暗籠輕霧』和『蓬萊院閉天台女』兩首《菩薩蠻》,就是與周後妹偷情的寫照,後來立後妹為『小周後』。而稱周娥皇為『大周後』,謚『昭惠國後』。

所作詩詞

【浣溪沙】 【玉樓春】

晚妝初了明肌雪,春殿嬪娥魚貫列。

鳳簫吹斷水雲閒,重按霓裳歌遍徹。

紅日已高三丈透,金爐次第添香獸,紅錦地衣隨步皺。

臨風誰更飄香屑,醉拍闌幹情味切。

歸時休放燭花紅,待踏馬蹄清夜月。

佳人舞點金釵溜,酒惡時拈花蕊嗅,別殿遙聞簫鼓奏。

【長相思】 【長相思】

雲一緺,玉一梭,澹澹衫兒薄薄羅,輕顰雙黛螺。

一重山,兩重山,山遠天高煙水寒,相思楓葉丹。

鞠花開,鞠花殘,塞雁高飛人未還,一簾風月閒。

秋風多,雨相和,簾外芭蕉三兩窠,夜長人奈何!

【書琵琶背】 【書靈筵手巾】

浮生共憔悴,壯歲失嬋娟。

汗手遺香漬,痕眉染黛煙。侁自肩如削,難勝數縷絛。

天香留鳳尾,餘暖在檀槽。

【梅花二首】

(一)

殷勤移植地,曲檻小闌邊。

共約重芳日,還憂不盛妍

阻風開步障,乘月溉寒泉。

誰料花前後,蛾眉卻不全。

(二)

失卻煙花主,東君自不知。

清香更何用,猶發去年枝。

【挽辭二首】

(一)

珠碎眼前珍,花凋世外春。

未銷心裏恨,又失掌中身。

玉笥猶殘葯,香奩已染塵。

前哀將後感,無淚可沾巾。

(二)

艷質同芳樹,浮危道略同。

正悲春落實,又苦雨傷叢。

穠麗今何在?飄零事已空。

沈沈無問處,千載謝東風。

註:沈沈,今同"沉沉"

挽辭即挽歌,哀悼死者的歌。據《全唐詩》註:"宣城公仲宣,後主子,小字瑞保,年四歲卒。母昭惠先病,哀苦增劇,遂至于殂。故後主挽辭,並其母子悼之。"由此可知,此詩是為悼念小兒瑞保與昭惠皇後二人而作,是一首合悼詩。瑞保與昭惠卒于宋太祖乾德二年,即公元964年,由此可知此詩的寫作時間。據《十國春秋》記載:"初,仲宣歿,後主恐重傷昭惠後心,常默坐飲泣,因為詩以寫志,吟詠數四,左右為之泣下。"可知李後主為亡兒亡妻所作詩文甚多。此二首挽辭寫失子之悲與喪妻之痛,將憂思無盡的苦情表達得窮哀至慟,令人倍感悲戚,堪稱合悼詩和悼亡詩的典範。

後主自失了他的愛妻,這種痛苦,這種刺激,已深種在他底心靈深處,把他從溫柔沉醉的大國,拖到悲哀凄慘的境域裏來,于是他的詞也從"爛嚼紅茸"而轉變為"往事已成空,還如一夢中"、"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的凄慘調子,以後家破國亡,更給他許多詞的材料。

周後生前能使後主做香艷的詞,死後又影響後主做感傷悲切的詞,這種功績,是後人應該感謝她的。

影視中的娥皇

《問君能有幾多愁》的評價

在中國的歷史上,周娥皇根本不認識趙匡胤,也就無從談他倆人的感情,人們也不相信趙匡胤真的有

周娥皇

電視劇裏描寫的那麽好,但李煜會不會像裏面描寫的那樣為了得到自己心愛的女人而如此不擇手段,這是還要考證的,畢竟娥皇之死與李煜也是有關系的。而李煜對娥皇的愛之深可以從下面一段記載中看出來"從另一些記載來看,在周娥皇最後的一段日子裏,李煜朝夕相伴左右,所有的飲食他都要親自照顧,湯葯也一定要親口嘗過才喂給妻子,寒冷的冬夜裏他夜復一夜地守護在周娥皇身邊,倦極也隻是和衣而臥,衣不解帶。周娥皇自知人生將盡,反而看開了,好言安慰丈夫說:'婢子多幸,托質君門,冒寵乘華,凡十載矣。女子之榮,莫過于此。所不足者,子殤身歿,無以報德。'她親手將李璟賜給自己的燒槽琵琶和一直戴在手臂上的玉環交給李煜為念,又親筆寫下遺書要求薄葬。周娥皇是在乾德二年的十二月去世的,僅僅過了一個月,出現在葬禮上的李煜就已經由一個"明俊蘊藉"的二十八歲青年,變成了一幅形銷骨立、不扶杖就無法站立的形骸!"

熒屏形象

年份

周娥皇扮演者

出自影視作品

1986

陳秀環

新加坡電視劇《絕代雙雄》

1996

何晴

台灣電視劇《情劍山河》

2005

劉濤

合拍電視劇《問君能有幾多愁》

何晴版何晴版

何晴版

其他信息

大小周後

小周後比之周娥皇,雖然更加年輕,但才藝卻相差一大截。李煜和她談書畫,她心不在焉;李煜邀她

大周後(劉濤飾)大周後(劉濤飾)

大周後(劉濤飾)

共歌舞,她又跟不上節拍。好在她擅長下棋,李煜便丟開自己的愛好,同她終日

消磨在棋局上。大臣們再三苦苦勸諫,他表面上接受,也裝模作樣地召集大臣們進宮議事,但不出三天,又照舊躲進小周後的寢宮。經常通宵達旦地歌舞宴樂,而不以治國守邊為意。平時還常動用國庫,大量招募僧人,大興佛事,他自己也穿上僧衣,誦經拜佛,祈求佛靈的保護。他還替自己取了一個「蓮峰居士」的佛號,並在皇城裏修建佛堂,請了不少的僧人尼姑居住,每天都要和小周後去佛堂裏朝拜。

生育子女

長子太子清源郡公仲寓。初封清源郡公,國亡北遷,宋授右千牛衛大將軍,居後主喪,哀毀逾製,太宗臨朝,遣使勞問,終喪,賜積珍坊第一區,久之,自言族大家貧,求治郡,拜郢州刺史,在郡以寬簡為治,吏民安之,淳化五年,八月,卒,年三十七,子正言好學,早卒,于是後主之後遂絕,初,江南聞後主凶問,父老皆巷哭,及是,其嗣續殄絕,遺民猶為之興悼雲。

次子岐懷獻王仲宣。小字瑞保,初封宣城公,三歲,誦孝經不遺一字,宮中燕侍合禮,如在朝廷,昭惠後尤愛之,宋乾德二年,仲宣才四歲,一日戲佛像前,有大琉璃燈為貓觸墮地,嘩然作聲,仲宣因驚得疾,竟卒,追封岐王。謚懷獻,時昭惠已疾甚,聞仲宣夭,悲哀更遽,數日而絕。

史書記載

陸遊 《南唐書·昭惠傳》

後主昭惠國後周氏,小名娥皇,司徒宗之女,十九歲來歸。通書史,善歌舞,尤工琵琶。嘗為壽元宗前,元宗嘆其工,以燒槽琵琶賜之。至于採戲弈棋靡不妙絕,後主嗣位立為後,寵嬖專房,創為高髻纖裳及首翹鬢朶之妝,人皆效之。嘗雪夜酣燕,舉杯請後主起舞,後主曰:"汝能創為新聲則可矣。"後即命箋綴譜,喉無滯音,筆無停思,俄頃譜成,所謂邀醉舞破也,又有恨來遲破亦後所製。故唐盛時霓裳羽衣最為大曲,亂離之後,絕不復傳,後得殘譜以琵琶奏之,于是開元天寶之遺音復傳于世。內史舍人徐鉉聞之于國工曹生,鉉亦知音,問曰:"法曲終則緩,此聲乃反急,何也?"曹生曰:"舊譜實緩,宮中有人易之,非吉征也。"後主以後好音律,因亦躭嗜,廢政事。監察御史張憲切諫,賜帛三十疋,以旌敢言,然不為輟也。未幾,後臥疾,已革,猶不亂,親取元宗所賜燒槽琵琶,及平時約臂玉環,為後主別。乃沐浴妝澤,自內含玉,卒于瑤光殿,年二十九,葬懿陵。後主哀甚,自製誅刻之石,與後所愛金屑檀槽琵琶同葬,又作書燔之與訣,自稱鰥夫煜,其辭數千言,皆極酸楚。或謂後寢疾,小周後已入宮中,後偶褰幔見之,驚曰:"汝何日來?"小周後尚幼,未知嫌疑,對曰:"既數日矣。"後恚怒,至死面不外向,故後主過哀,以揜其跡雲。

艷異編 卷十三·宮掖部九

後主昭惠後周氏,小字蛾皇,大司徒宗之女,甫十九歲,歸于王宮。通書史,善音律,尤工琵琶。元宗賞其藝,取所御琵琶,時謂之燒槽者賜焉,燒槽之說,即蔡邕焦桐之義,或謂焰材而斷之,或謂因?而存之。

元宗南幸豫章,詔旨存問,以令婦稱。後主即位,冊為國後。後雖在妙齡,婦順母儀,宛如老成。唐之盛時,《霓裳羽衣》,最為大曲。罹亂,瞽師曠職,其音遂絕。後主獨得其譜,樂工曹生亦善琵琶,按譜粗得其聲,而未盡善也。後輒變易訛謬,頗去窪淫,繁手新音,清越可聽。後主嘗演《念家山》舊曲,後復作《邀醉舞》、《恨來遲》新破,皆行于時。中書舍人徐鉉聞《霓裳羽衣》曰:"法曲終慢,而此聲太急,何耶?"曹生曰:"其本實慢,而宮中有人易之,然非吉征也。"歲餘,周後子母繼死,後主國步浸微。音之所起,實由人心,而蟬緩噍殺,治亂應之,豈虛言乎?

後生三子,皆秀嶷。其季仲宣,標字清峻,後尤鍾愛,自鞠視之。後既病,仲宣甫四歲,保育于別院。忽遘暴疾,數日卒。後聞之,哀號顛僕,遂致大漸。後主朝夕視食,葯非親嘗不進,衣不解帶者累夕。後雖病亟,爽邁如常,謂後主曰:"婢子多幸,托質君門,冒寵乘華,凡十載矣。女子之榮,莫過于此。所不足者,子殤身歿,無以報德。"遂以元宗所賜琵琶及常臂玉環,親遺後主。又自為書,請薄葬。越三日,沐浴正衣妝,自內含玉,殂于瑤光殿之西室。時乾德二年十二月甲戌也,享年二十有九。明年正月王午,遷靈柩于園寢。後主哀苦,骨立,杖立而後起。(譏之也。何譏爾?以太後在故也。)

自為誄曰:??天長地久,嗟嗟蒸民。嗜欲既勝,悲嘆糾紛。緣情攸宅,觸事來津。貲盈世逸,樂鮮愁殷。沉烏逞兔,茂夏凋春。年彌念曠,得故亡新。闕景頹岸,世閱川奔。外物交感,猶傷昔人。詭夢高唐,誕誇洛浦。聯單曲平虛,亦憫終古。況我心摧,興哀有地,蒼蒼何辜,殲予伉儷,窈窕難追,不祿于世。玉潤珠融,殞然破碎。柔儀俊德,孤映雙纖。鮮?挺秀,婉孌開揚。艷不至冶,慧或亡傷。盤迪奚誡,慎肅惟常。佩環愛節,造次有章。含顰發笑,擢秀勝芳。鬢雲留鑒,眼彩飛光。情瀾春媚,愛語風香。瑰姿稟異,金冶昭樣。娩容亡犯,均教多方。茫茫獨逝,舍我何鄉。昔我新婚,燕爾情好。媒亡勞辭,筮亡違報。歸妹邀終,鹹交協兆。俯仰同心,綢繆是道。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今也如何,不終往告。嗚呼哀哉!志心既達,孝愛克全。殷勤柔握,力危言。遺情盼盼,哀淚漣漣。何為忍心,覽此哀編。絕艷易調,連城易脆。實曰能容,壯心是醉。信美堪餐,朝飢是慰。如何一旦,同心曠世。嗚呼哀哉!豐才富藝,女也克肖。採戲傳能,弈棋逞妙。媚動澄眸,歌縈柔調,小鞀質,奇器傳華。翠虯一舉,紅袖飛花。情馳天降,思棲雲涯。發揚掩抑,纖緊洪奢。窮幽極致,莫得微暇。審音者仰止,達樂者興嗟。曲演來遲,破傳邀舞。利撥迅手,吟商逞羽。製革常調,法移往度。剪遏繁態,藹成新矩。霓裳舊曲,韜音淪世。失味齊音,猶傷孔氏。故國遺聲,忍乎湮墜。我稽其美,爾揚其秘。程度餘律,重新雅製。非子而誰,誠吾有類。今也則亡,永從遐逝。嗚呼哀哉!該茲碩美,鬱此房風。事傳遐祀,人難與同。式瞻虛館,空尋所蹤。追悼良時,心存目憶,景旭雕薨,風和綉額。燕燕交音,洋洋接色。蝶亂落花,雨晴寒食。接輦窮歡,是宴是息。含桃薦實,畏日流空。林調晚籜,蓮舞疏紅。煙輕麗服,雪瑩修容。纖眉範月,高髻凌風。輯柔爾顏,何樂靡從。蟬響吟愁,槐凋落怨。四氣窮哀,革此秋晏。我心亡憂,物莫能亂。弦爾清商,艷爾醉盼,情如何其,式歌且宴。寒生蕙帷,雪舞蘭堂。珠籠暮卷,金爐夕香。麗爾渥丹,婉爾清揚。厭厭夜飲,予何爾忘。年去年來,殊歡逸賞。不足光陰、先懷帳快。如何倏然,已為疇曩。嗚呼哀哉!孰謂逝者,荏苒彌疏。我思妹于,永念猶切。愛而不見,我心毀如。寒暑斯疚,吾寧御諸。嗚呼哀哉!萬物無心,同煙若故。惟日惟月,以陰以雨。事則依然,人乎何所。悄悄房櫳,孰堪其處。嗚呼哀哉!佳名鎮在,望月傷娥。雙眸永隔,見鏡無波。皇皇望絕,心如之何。草樹蒼蒼,哀摧無際。歷歷前歡,多多遺致。絲竹聲悄,綺羅香查。想渙乎忉怛,恍越乎惟悴,嗚呼哀哉!歲雲暮兮,無相見期。情瞀亂兮,誰將因依。維昔之時兮,亦如此;維今之心兮,不如斯。嗚呼哀哉!神之不仁兮,斂怨為德。既取我子兮,又毀我室。鏡重輪兮何年,蘭襲香兮何日?嗚呼哀哉!天漫漫兮愁雲噎,空暖暖兮愁煙起。蛾眉寂寞兮閒佳城,哀寢悲氛兮竟徒爾。嗚呼哀哉!日月有時兮龜蓍既許,蕭前凄咽兮旗常是舉。龍一駕兮亡來轅,金屋千秋兮永無主,嗚呼哀哉!木交枸兮風索索,鳥相鳴兮飛翼翼。吊孤影兮孰我哀,私自憐兮痛亡極。嗚呼哀哉!應寤皆感兮何響不哀,窮求弗獲兮此心隳摧。號亡聲兮何續,神求逝兮長乖。鳴呼哀哉!杳杳香魂,茫茫天步,血撫櫬,邀子何所。苟雲路之可窮,冀傳情于方士。嗚呼哀哉!??

每于花朝月夕,無不傷懷。如:

又見桐花發舊枝,一樓煙雨暮凄凄。

憑欄惆悵人誰會,不覺然淚眼低。

層城亡復見嬌姿,佳節纏哀不自持。

空有當年舊煙月,芙蓉池上哭蛾眉。??

皆因後作。

又嘗與後移植梅花于瑤光殿之西,及花時而後己殂,因成詩見意曰:??

殷勤移植地,曲檻小欄邊。

共約重芳日,還憂不盛妍。

阻風開步障,乘月溉寒泉。

誰料花前後,蛾眉卻不全。??

此不特敘其幽思,且以興內助之艱難,而不得與之同樂。

又雲:??失卻煙花主,東君不自知。

清香更何用,猶發去年枝。??

此足以見光景于人無情,而人于景物,不可認而有之也。悲夫!

至于書靈箋手巾雲:??

浮生苦憔悴,壯歲失婢娟。

汗手遺香漬,痕眉染黛煙。??

書琵琶背雲:??

自肩如削,難勝數縷。

天香留鳳尾,餘暖在檀槽。??

觸物寓意類如此。

初,烈祖為刺史時,後父宗給使左右。及贊禪代,尤為親信。元宗以宗為社稷元老,故聘其女為吳王妃,克相其夫,顯于諸子,而身居國母,可謂賢也。陵曰"懿陵",謚"昭惠"。方是時,南唐雖去帝號,而其餘製度,尚未減損,如元宗之葬,猶稱皇帝,故昭惠雖謂之國後,而群臣國人皆稱曰"皇後"焉。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