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公 -中國商末周初儒學奠基人

周公

中國商末周初儒學奠基人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周公,姓姬名旦,是周文王姬昌第四子,周武王姬發的弟弟,曾兩次輔佐周武王東伐紂王,並製作禮樂。因其採邑在周,爵為上公,故稱周公。周公是西周初期傑出的政治家、軍事家、思想家、教育家,被尊為"元聖"和儒學先驅、奠基人。

周公一生的功績被《尚書·大傳》概括為:"一年救亂,二年克殷,三年踐奄,四年建侯衛,五年營成周,六年製禮樂,七年致政成王。"

周公攝政七年,提出了各方面的帶根本性典章製度,完善了宗法製度、分封製、嫡長子繼承法和井田製。周公七年歸政成王,正式確立了周王朝的嫡長子繼承製,這些製度的最大特色是以宗法血緣為紐帶,把家族和國家融合在一起,把政治和倫理融合在一起,這一製度的形成對中國封建社會產生了極大的影響,為周族八百年的統治奠定了基礎。賈誼評價周公:孔子之前,黃帝之後,于中國有大關系者,周公一人而已。

  • 中文名稱
    周公
  • 外文名稱
    Zhou Gong
  • 姓名
    姬旦
  • 別名
    周公旦
  • 國籍
    中國西周
  • 民族
    華夏(漢)
  • 出生地
    不詳,封地于寶雞岐山
  • 出生日期
    約公元前1100年
  • 逝世日期
    不詳
  • 主要成就
    儒學奠基人
  • 代表作品
    言論散見于《尚書》等著作

陳聰先聖

爵位簡介

周代的爵位,得爵者輔佐周王治理天下。歷史上的第一代周公姓姬名旦(約公元前1100年),亦稱叔旦,周文王姬昌第四子。因封地在周(今陝西岐山北),故稱周公或周公旦。是西周初期傑出的政治家軍事家思想家,被尊為儒學奠基人,孔子一生最崇敬的古代聖 人之一 ,周公吐哺即說周公旦。

人物概述

周公旦,姓姬,名旦,亦稱叔旦,周代第一位周公。西周時期的政治家、軍事家、思想家、教育家,被尊為“元聖”,儒學先驅。周文王的第四子,周武王的同母弟。因採邑在周,稱為周公。武王死後,其子成王年幼,由他攝政當國。武王死後又平定“三監”叛亂,大行封建,建設東都,製禮作樂,還政成王,在鞏固和發展周王朝的統治上起了關鍵性的作用,對中國歷史的發展產生了深遠影響。周公在當時不僅是卓越的政治家、軍事家,而且還是個多才多藝的詩人、學者。其兄弟管叔、蔡叔和霍叔等人勾結商紂子武庚和徐、奄等東方夷族反叛。他奉命出師,三年後平叛,並將勢力擴展至海。後建成周洛邑,作為東都。相傳他製禮作樂,建立典章製度。其言論見于《尚書》諸篇,被尊為儒學奠基人,孔子最崇敬的古代聖人,《論語》中子曰:“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復夢見周公。”“文武周公”是孔子最為推崇的人物,而文王奠基、武王定鼎、周公主政。正是由于文王武王作為君主,而周公為周朝製定了禮樂等級典章製度,使得儒家學派奉周公、孔子為宗,之後歷代文廟也以周公為主祀,孔子等先賢為陪祀。但是在唐開元時期,掌控欲極度強烈的唐玄宗李隆基作為皇帝不能容忍周公在武王逝世、成王年幼時期主政以及西周末期周厲王出奔後的“周召共和”,于是下令取消周公文廟供奉的資格,改以孔子為主。 

周公

周公旦是周武王姬發(?~公元前1043年)的母弟。他在周滅商之戰中,“常左翼武王,用事居多。”滅商2年後,武王病死,其子成王年幼,由周公攝政。武王的另外兩個弟弟管叔和蔡叔心中不服。他們散布流言蜚語,說周公有野心,有可能謀害成王,篡奪王位。周公聞言,便對太公望和召公說:“我所以不顧個人得失而承擔攝政重任,是怕天下不穩。如果江山變亂,生民塗炭,我怎麽能對得起列祖列宗,和武王對我的重托呢?”周公旦又對將要襲其爵,而到魯國封地居住的兒子伯禽說:“我是文王之子、武王之弟、成王之叔父,論身份地位,在國中是很高的了。但是我時刻註意勤奮儉樸,謙誠待士,唯恐失去天下的賢人。你到魯國去,千萬不要驕狂無忌”。 相傳他推行井田,製禮作樂,建章立製,主張“明德慎罰”。其言論見《尚書》等篇。

生平影響

周公,生卒年不詳,是西周初年著名政治思想家、教育家,西周開國君主周文王的第 4 子、周武王之弟,姓姬名旦,又稱叔旦,謚文公。因其採邑在周地(今陝西鳳翔),故稱“周”。又因其為太傅,系三公之一,故尊稱為周公。曾先後輔助周武王滅商、周成王治國。其政績,《尚書大傳》概括為:“一年救亂,二年克殷,三年踐奄,四年建侯衛,五年營成周,六年製禮樂,七年致政成王。”在武裝鎮壓商紂王子武庚、周武王兄弟管叔、蔡叔、霍叔及東方各國武裝反叛以後,“製禮作樂”,製定和完善宗法、分封等各種製度,使西周奴隸製獲得進一步的鞏固。

周公以商代滅亡和“三叔”等武裝反叛活動為鑒,特別重視奴隸主貴族及其子弟的政治道德教育、治術教育和勤政教育,要求“敬德保民”、“明德配天”、“明德慎刑”、“有孝有德”、“力農無逸”等,主張充分發揮“頌”“誥”對奴隸主及平民的教育影響作用,並提出分別以治績考察、選任官吏的原則。一生註重禮賢下士,尊重賢能之士,善待來者。周公的言論散見于《尚書》中的《大誥》、《多士》、《無逸》、《立政》等篇。

周公

自春秋以來,周公被歷代統治者和學者視為聖人。孔子推崇周公,向往周公的事業,盛贊周公之才,贊嘆“周公之才之美”①,“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復夢見周公。”②孟子首稱周公為“古聖人”,將周公與孔子並論,足見尊崇之甚。荀子以周公為大儒,在《儒效》篇中贊頌了周公的德才。漢代劉歆、王莽將《周官》改名《周禮》,認為是周公所作,是其致西周于太平盛世之業績,將周公的地位駕于孔子之上。唐代韓愈為闢佛老之說,大力宣揚儒家道統,提出、、、周公、孔子孟子的統序。自此以後,人們常以周孔並稱,在教育上則有“周孔之教”的概念。總之,言孔子必及周公,這是古代尊崇周公的情況。這種尊崇除了政治上的某種需要之外,其主要方面則反映了古人對西周優秀傳統文化教育的珍視,以及對周公這位偉人的真誠敬仰。這在歷史上曾經為弘揚、繼承、發展中華民族的優秀文化教育起過積極作用。

周公是中國古代史上一位偉大的政治家,同時又是中國古代教育開創時期的傑出代表。孔子和周公在教育思想上存在著淵源關系,在教育實踐上也存在著繼承關系。周公生活于三千多年前,他對中國古代教育的發展曾經起過巨大作用。如果說孔子是中國古代教育的偉大奠基人,那麽周公則是中國古代教育的偉大開創者。

翦滅殷商

建立豐邑

周人本是活動于今陝甘一帶以農業見長的部族。太王、王季時開始興盛。文王斷虞、芮之訟,征伐犬戎、密須,鞏固了後方,又越過大河,攻克黎國(今山西長治西南),進攻商王經常打獵的邗(今河南沁陽西北)。滅掉商的同姓國崇之後,在豐水西岸建立了豐邑(今陝西長安西北),以便東進。武王和周公幫助他們的父親——文王成了西方的共主,奠定了滅掉商朝的基礎。

集眾誓師

殷紂王並沒有深刻認識到西方姬姓勢力發展的嚴重性,他對外征東夷,對內拒諫飾非,醇酒婦人,酒池肉林,把國內政治搞得一片混亂。文王死後,武王即位,以周公為最主要的得力助手,在召公、畢公等幫助下,在盟(孟)津觀兵,大會天下諸侯。這是一種進攻前的總演習,也是一種試探。觀兵後的第二年十二月,武王在周公等人的幫助下,統率戰車三百輛,虎賁三千人,甲士四萬五千人,渡過盟津。二月甲子(約前1027年)凌晨,武王在商郊牧野集眾誓師,誓詞就是《尚書》中的《牧誓》。

牧誓

《牧誓》是周公所作。全文分作兩段。第一段痛斥商紂王隻聽婦人(妲己)的話,不祭祀祖先天地之神;連自己同祖兄弟都不進用,反而重用四方逃亡的罪人,讓他們暴虐百姓,導致天怒人怨,招致殷紂王滅亡;第二段申明自己是躬行天罰,宣布作戰紀律,鼓勵戰士勇猛殺敵。

討伐商紂

紂王發兵抵擋,結果紂軍掉轉矛頭,往回沖殺,紂軍潰敗。紂王登上鹿台,自焚而死。第二天,周公把大鉞,召公把小鉞,在武王左右,向上天和殷民宣布紂王罪狀,正式宣布殷朝滅亡,周朝取而代之,武王為天子。其他人不過負責儀仗、保衛、布置祭天地的用具。兩相比較,我們可以看出周公的地位僅次于武王,周公把的大鉞是一種權力的象征。

開倉濟民

紂王是死掉了,可是對如何處置殷商遺民和上層貴族的問題,武王一時拿不定主意。他首先問太公望——姜尚。太公說:“我聽說過,愛屋及烏。如果相反,人不值一愛,那麽村落裏的籬笆、圍牆也不必保留。”意思是不光殺掉殷紂,連敵對的殷人也不能保留,而要統統殺掉。周武王不同意。又找來召公商量。召公說:“有罪的殺,沒罪的留下。”武王說:“不行。”于是又找來周公。周公說:“讓殷人在他們原來的住處安居,耕種原來的土地。爭取殷人當中有影響有仁德的人。”周公這種給以生路,就地安置,分化瓦解的政策,深得武王的贊許。武王命令召公釋放被囚禁的箕子和被關押的貴族;修整商容故居,並且設立了標志;讓閎夭培高王子比幹的墳墓;命令南宮括散發了鹿台的錢財,開啟鉅橋的糧倉,賑濟飢餓的殷民。這一切措施都表明要反殷紂之道而行之,給受殷紂殘害的人平反昭雪,大力爭取殷人。

平定三監

設立三監

原來商王朝直接統治的地方,武王把它分成三部分,邶由紂王之子武庚祿父掌管,衛由蔡叔度掌管,庸由管叔鮮掌管,史稱“三監”。(也有的說管叔、蔡叔、霍叔稱為“三監”。但說霍叔為“三監”之一,《史記》、《漢書》等都不載。)管叔的封地在管(今河南鄭州一帶),蔡叔的封地在蔡(今河南上蔡一帶)。封叔旦于魯(今山東曲阜),為周公。封太公望于營丘(今山東昌樂東南部,傳六世後遷都至山東臨淄北)。封召公爽于燕。(今北京西南,一說在北京。)

建立新都

滅商歸來,在鎬京武王同周公談起在洛水和伊水之間的平原地帶建立新都,以便控製東方。由于日夜操勞,武王身染重病,周公虔誠地向祖先太王、王季、文王祈禱。他說:你們的元孫某得了危暴重病,如果你們欠了上天一個孩子,那就讓我去代替他。我有仁德,又多才多藝。你們的元孫某不如我多才多藝,不能侍奉鬼神。今天我們看來,覺得這種祈禱是好笑的,可是對三千多年前相信天命鬼神的周人來說,那是十分真誠無私的。祈禱以後,武王的病雖然有所好轉,但不久還是病故了。武王在臨終前願意把王位傳給有德有才的叔旦——周公,並且說這事不須佔卜,可以當面決定。周公涕泣不止,不肯接受。武王死後,太子誦繼位,是為成王。成王不過是個十多歲的孩子。面對國家初立,尚未穩固,內憂外患接踵而來的復雜情勢,成王是絕對應付不了的。《尚書·大誥》說:“有大艱于西土,西土人亦不靜。”《史記·周本記》也說:“群公懼,穆卜。”武王之死使整個國家失去了重心,情勢迫切需要一位既有才幹又有威望的能及時處理問題的人來收拾這種局面,這個責任便落到了周公肩上。周公執政稱王,發揮了王的作用。這在當時是自然的事情。古書中有不少周公稱王的記載,隻是到了漢代,大一統和君權至上局面形成之後,周公稱王變成不可思議,于是才有周公是“攝政”、“假王”等等說法。

周公

文王父親季歷並非長子,他上邊有兩位哥哥——太伯、仲雍;武王上面也有文王的長子伯邑考。周公以弟弟的資格稱王,雖無可厚非,但是他前面還有排行第三的管叔鮮,周公不過是老四。周公稱王,管叔有意爭權,于是散布流言:“周公將不利于孺子(成王)”。滅殷後的第三年,(前1024年),管叔、蔡叔鼓動起武庚祿父一起叛周。起來回響的有東方的徐、奄、淮夷等幾十個原來同殷商關系密切的大小方國。這對剛剛建立三年多的周朝來說,是個異常沉重的打擊。如果叛亂不加以克服,周王朝就會面臨極大困難,周文王慘淡經營幾十年建立起來的功業就會毀掉。周王室處在風雨飄搖之中。在王室內部也有人對周公稱王持懷疑態度。這種內外夾攻的局面,使周公處境十分困難。他首先穩定內部,保持團結,說服太公望和召公爽。他說:“我之所以不回避困難情勢而稱王,是擔心天下背叛周朝。否則我無顏回報太王、王季、文王。三王憂勞天下已經很久了,而今才有所成就。武王過早地離開了我們,成王又如此年幼,我是為了成就周王朝,才這麽做。”周公統一了內部意見之後,第二年(前1023年)舉行東征,討伐管、蔡、武庚。事前進行了佔卜,發布了《大誥》。

周公

三監叛亂

不久,管叔、蔡叔勾結紂王的兒子武庚,並聯合東夷部族反叛周朝。周公旦奉成王命,率師東征。經3年的艱苦作戰,終于討平了叛亂,征服了東方諸國,收降了大批商朝貴族,同時斬殺了管叔、武庚,放逐了蔡叔。鞏固了周朝的統治(參見周公東征)。

平定三監

公元前1022年順利地討平了三監的叛亂,殺掉了首惡管叔鮮,擒回並殺掉了北逃的武庚,流放了罪過較輕的蔡叔度。蔡叔死了以後,他的兒子胡“率德馴善”,和他的父親大不一樣。周公聽到之後,便提拔他作魯國卿士,胡把魯國治理得很好,周公又把胡封到新蔡。

周公討平管蔡之後,乘勝向東方進軍,滅掉了奄(今山東曲阜)等五十多個國家,把飛廉趕到海邊殺掉。從此周的勢力延伸到海邊

武王為了“屏藩周室”,拱衛周王朝,進行了封建。被封的兄弟之國有十五人,姬姓之國有四十人;又向參加牧野之戰的諸侯分發了商朝宗廟彝器和寶物。

大行封建

周公旦平叛以後,為了加強對東方的控製,正式建議成王把國都遷到洛邑(今洛陽)。同時把在戰爭中俘獲的大批商朝貴族即“殷頑民”遷居洛邑,派召公(在洛邑駐兵8師,對他們加強監督。另外,周公旦封小弟康叔為衛君,令其駐守故商墟,以管理那裏的商朝遺民。他告誡年幼的康叔:商朝之所以滅亡,是由于紂王酗于酒,淫于婦,以至于朝綱混亂,諸侯舉義。他囑咐說:“你到殷墟後,首先要求訪那裏的賢人長者,向他們討教商朝前興後亡的原因;其次務必要愛民。”周公旦又把上述囑言,寫成《康誥》、《酒誥》、《梓材》三篇,作為法則送給康叔。康叔到殷墟後,牢記周公旦的叮囑,生活儉樸,愛護百姓,使當地吏民安居樂業。如何統治被征服的地區,是戰爭勝利之後的大問題,武庚和奄國、淮夷的叛亂,表明重要地區不能再用舊的氏族首領,必須分封周族中最可信賴的成員,這和武王分封已經有所不同。周公把弟弟康叔封到原來商王統治的中心地區,以朝歌為都(今河南淇縣),分給他殷民七族:陶氏;施氏、繁氏、錆氏、樊氏、飢氏、終葵氏,多是些有某種手工藝專長的氏族。康叔封地不僅面積大,而且統有八師兵力,以防止殷民的再度反抗。

周公

為了使康叔順利地進行統治,周公先後給康叔《康誥》、《酒誥》、《梓材》三篇文告。這在眾多受封人中間是絕無僅有的。推測其原因,一則是康叔統治的為殷人腹心地帶,問題最尖銳最復雜;二則是周公首先征服的,也是三監反周所據的殷人集中的地方,而戰爭勝利之後,康叔受封也比較早。《康誥》、《酒誥》、《梓材》可以看作是周公對新征服地區的施政綱領。三篇的主旨是“敬天保民”、“明德慎罰”,為的是使殷民在連續兩次大動蕩之後安定下來,使殷民從事正常的農業生產和商業活動。但又不是一味遷就,對飲酒成風,不孝不友是毫不客氣的。

周公

奄是東方較大的方國,管、蔡散布流言以後,奄君曾對武庚祿父說:“武王已經死了,成王年幼,周公被懷疑,這樣天下要亂了,請舉事(叛周)。”周公被封到奄,長子伯禽就封,建立魯國(今山東曲阜)。分給伯禽殷民六族:徐氏、條氏、蕭氏、索氏、長勺氏、尾勺氏。這些也都是具有某種專長的手工藝氏族,作為魯公的奴隸。

薄姑等國也曾參與反周,師尚父——姜太公原被封為齊侯,都營丘(今山東臨淄北)。太公是位智勇雙全的將領。武王伐紂時他率先沖入敵陣,這次周公東征,他又立下大功,封地相當大。周公讓召公封給太公的土地是“東至海,西至河,南至穆陵,北至無棣。”同時還具有專征專伐的特權,“五侯九伯,實得征之。”營丘附近還有許多小國,太公就封時東夷族萊人就和他爭地。齊國先後滅掉這些小國,而成為東方大國。

周的同姓召公爽被封到燕,召公長子在平叛之後才就封,建都于薊(今北京一帶)。燕是周王朝東北方的屏障。它的設立可以切斷殷商舊族和他的北方同姓孤竹國的聯系,又可以和松花江、黑龍江、遼河一帶的肅慎族靠近。肅慎原是周的遠方屬國。近年北京和遼南都發現不少商、周銅器。證實周初的燕確實統治北方廣大領土。周武王伐紂,微子手持祭器來到軍門,脫去上衣,露出臂膀,反縛著雙手,跪著前行,向武王投降。武王親自給他解了綁,仍然讓他管理當初的封國。三監之亂,微子沒有參加。周公平叛之後命他代表殷人後代,奉祀殷的先公先王,立國于宋(今河南商丘)。後來宋成為有名的大國。宋的西面有姒姓杞國(今河南杞縣),西南有媯姓的陳(今河南淮陽),北面還有一些小國。宋處在諸國包圍之中。

周公

除去上述國家之外,周公還分封了大量的同姓國和異姓國。據《苟子·爪效》記載,周公“立七十一國,姬姓獨居五十三人。《左傳》僖公二十四年,富良說:“周公弟二叔之不鹹,故封建親戚以蕃屏周。管、蔡、成、霍、魯、衛、毛、聃、郜、雍、曹、滕、畢、原、酆、郇,文之昭也。邗、晉、應、韓,武之穆也。凡、蔣、邢、茅、胙、祭,周公之胤也。”可見周公封的大大小小的國家,數不在少。

武王克商隻是打擊了商王朝的核心部分,直到周公東征才掃清了它的外圍勢力。三年的東征滅國盡管有五十個左右,而佔領地的鞏固和擴大還是在分封同姓之後。東征以後,周人再也不是西方的“小邦周”,而成為東至海,南至淮河流域,北至遼東的泱泱大國了。

周公

周公東征象疾風驟雨席卷了大河下遊,攪動了原有民族部落的格局。徐國一部分逃到江南(今江西);一部分東夷被趕到淮河流域;嬴姓西遷;楚國逃到丹水流域。這造成了民族大遷徙大融合。

東征的戰鬥是殘酷而激烈的,《詩經·豳風·破斧》:“既破我斧,又缺我斯。周公東征,四國是皇。哀我人斯,亦孔之將。”戰士們跟著周公東征,斧子砍出了缺口,縱使飽經戰鬥的苦楚,能夠生還是很幸運的了。東征的戰士思念家鄉,一旦解甲歸田,心中充滿了種種遐想,《詩經·豳風·東山》,就是這種心理的生動寫照。再也不是內外交困,戰鬥之前的那種“風雨所飄搖,予唯音噍噍”的局面了。

建都洛邑後,周公旦開始實行封邦建國的方針。他先後建置71個封國,把武王15個兄弟和16個功臣,封到封國去做諸侯,以作為捍衛王室的屏藩。另外在封國內普遍推行井田製,將土地統一規劃,鞏固和加強了周王朝的經濟基礎。

製禮作樂

建都洛邑

東方遼闊疆域的開拓,要求統治重心的東移。周公東征班師之後,便著手建設東都洛邑。建城的主要勞力是“殷頑民”,即殷人當中的上層分子。“頑民”西遷,一則使他們脫離了原來住地,失去了社會影響;二則集中起來,便于看管。為了看管殷頑民,周公曾經派了八師兵力駐守。

周公

東都洛邑位于伊水和洛水流經的伊洛盆地中心,地勢平坦,土壤肥沃,南望龍門山,北倚邙山,群山環抱,地勢險要。伊、洛、湛、澗四小匯流其間。東有虎牢關,西有函谷關,據東西交通的咽喉要道。順大河而下,可達殷人故地。順洛水,可達齊、魯。南有汝、潁二水,可達徐夷、淮夷。伊、洛盆地確實是定都的好地方。

周公稱王的第五年(前1020年),正式建設洛邑。三月初五,召公先來到洛邑,經過佔卜,把城址確定在澗水和洛水的交匯處,並進而規劃城廓、宗廟、朝、市的具體位置,五月十一日規劃成功。第二天,周公來到洛邑,全面視察了新邑規劃,重新佔卜。卜兆表明湛水西和湛水東,洛水之濱建設新都大吉。經過一年左右的時間建成。城方一千七百二十丈,外城方七十裏。城內宮殿富麗堂皇,新都叫“新邑’’或“新洛邑”;因此地原有鄂邑,北有郟山,故又稱“郟郫”。新都為周王所居,又叫“王城”。新邑東郊,湛水以東殷民住地叫“成周”,意思是成就周道。原來的鎬京就稱作“宗周”了。

製作典章禮樂

東都洛邑建成之後,周公召集天下諸侯舉行盛大慶典。在這裏正式冊封天下諸侯,並且宣布各種典章製度。也就是所謂“製禮作樂”。為了鞏固周的統治,周公先後發布了各種文告,從這裏可以窺見周公總結夏殷的統治經驗,製定下來的各種政策。周公曾先後給衛康叔《康誥》、《酒誥》、《梓材》三篇文告。

周公

《康誥》的目的是安定殷民,全篇內容不外是“明德慎罰”。周文王因為“明德慎罰,不敢侮鰥寡”才有天下。殷代“先哲王”也是安民,保民。“明德”的具體內容之一就是“保殷民”。“慎罰”,是依法行事,其中包括殷法的合理成分。刑罰不可濫用,有的案情要考慮五、六天,十來天,才能判定。至于殺人越貨,“不孝不友”的,要“刑茲無赦”。文告中反復強調“康民”、“保民”、“裕民”、“庶民”。告誡康叔要勤勉從事,不可貪圖安逸。“天命”不是固定不變的,能“明德慎罰”才有天命。“明德慎罰’’也不是一切照舊,而是參酌殷法,推行周法,使殷人“作新民”。

《酒誥》是針對殷民飲酒成風而發的。釀酒要用去大量糧食,這種飲酒風習在以農業起家的周人看來,簡直無法容忍。周公並非完全禁酒,在有祭祀慶典的時候還是可以喝一點。群飲是不行的,不可放過,要通統捉來“以歸于周”,“予其殺”。“予其殺”是我將要殺,未必殺。所以“歸于周”,是不要給殷人以象“小子封刑人殺人”的印象。這同“保民”、“安民”是一致的。應該引導殷民去“藝黍稷”即種庄稼,也可“肇牽牛,遠服賈”,去經商養父母。殷代先王,從成湯至帝乙都不敢“自暇自逸”,更何況敢聚會飲酒了。至于工匠飲酒,另當別論,不要殺,姑且先進行教育。在政策上區別對待是十分鮮明的。

《梓材》也還是提倡“明德”,反對“後王殺人”。至于民人之間,也不要相殘害,相虐待,乃“至于敬寡,至于屬婦,合由以容”。上上下下不虐殺而“敬寡”,而“合由以容”,自然會出現安定的局面。這種局面的形成不是輕易可以得到的,要象農民那樣勤除草,整地,惰整田界水溝;象維修居處那樣,勤修垣牆,壁上塗泥,頂上蓋草;又如同匠人治器,勤事修斯,再塗上黑漆和紅漆。總之,勤用明德、保民,才能“萬年惟(為)王”。

三篇貫穿一個基本思想是安定殷民,不給殷民一個虐殺的形象,處罰要慎重,要依法從事。至于改造陋習——酗酒,一是限製,二是引導,三是區別對待。做為統治者,要勤勉從事。

《康誥》、《酒誥》、《梓材》是周公對被征服地區的政治方略,而《多士》是對待遷到洛邑的殷頑民的政策。洛邑建成之後,這批建城的殷頑民如何發落。自是擺在日程上的問題。《多士》是周公向殷頑民發布的文告。全文分作兩大段。第一段是攻心,讓殷頑民服從周人統治。理由是你們這些殷士不好,上天把大命給了我小“邦周”,決不是我“敢弋殷命”、“敢求位”。這如同你先祖成湯取代不道的夏桀一樣,也是“上帝不保”夏桀。我現在把你們從“天(大)邑商”遷到西土,不要怨我,我是矜憐你們的,這也是天命所在。第二段內容是宣布給以生活出路,讓他們就地安居,有你們的田地,有你們的住宅,“爾乃尚有爾土,爾乃尚寧幹止。”如果你們能順從聽命,有德,還被任用。上天會可憐你們,否則,你們不但會失去土地,而且我還會把上天的處罰加在你們身上。

對俘虜進行攻心戰術,使之自食其力,恩威並施。這是一整套改造政策。周公反復申明的“天命”不是他的創造,而是從遠古繼承下來的。《墨子·兼愛下》引《禹誓》:“用天之罰”,是禹征三苗時發表的誓詞。湯在征服夏桀時誓師詞說:“有夏多罪,天命殛之。”“天”已經不是單純反映自然力量的神,天神已經幹預人間事務。周公在《牧誓》中也提到“恭行天之罰”。對敵人多講天命的周公,對“天”的觀念已經有所發展。“天命”是否轉移,怎樣才能保住“天命”,取決于有沒有“德”,桀紂失掉天命是因為失“德”,周人要保住“天命”則必須有“德”,因此周公在教導周人時就多講“明德”。“天命”變成可以保持和爭取的了。人不再是盲目地服從“天命”,而有了主觀努力的可能了,這是積極的。天子是天的代理人,一方面他具有無上的權威,但不是無條件的,他必須有“德”,不然天命就要轉移,因而君主、天子不可以為所欲為的,是有條件、受約束的。紂在滅亡前夕還說“我不是有命在天乎?”周公的思想比他,比殷人要大大前進一步。保住天命的條件之一是“保民”,民的狀況不能不成為君主認真考慮的問題。參與建新都的除去殷遺之外,還有“侯,甸、男、邦、伯”,這些多是殷的舊有屬國。東都建成,周公除去對殷頑民訓誡之外,還對這些“多方”訓誡。《多士》強調天革殷命,《多方》則突出殷代夏,周革殷,是由于“不肯戚言于民”、“不克明保享于民”,于是成湯用“爾多方簡代夏作民主。”周“克堪用德”,天才讓周“簡畀殷命,尹爾多方”。對“多方’’則反復強調“保民”。針對“多方”懷念舊殷,不愛周邦,一方面讓他們有田宅;另一方面,如果不聽周的號令,則“我乃其大罰殛之”。假如內部和睦,努力種田,“克勤乃事”,天要矜憐你們,我有周還要大大地賞賜。有德者,還可以在王廷作官。為期五年為善,你們仍可以回到本土。

周公

周公在掃平叛亂,建設成周之後的問題是,周王朝的長治久安的謀劃,也就是“製禮作樂”。這在周公稱王的第六年。“禮”強調的是“別”,即所謂“尊尊”;“樂”的作用是“和”,即所謂“親親”。有別有和,是鞏固周人內部團結的兩方面。

禮所要解決的中心問題是尊卑貴賤的區分,即宗法製,進一步講是繼承製的確立。由于沒有嚴密的繼承製,周公固然可以稱“鹹王”,管、蔡也可以因爭王位而背叛王室。小邦周不能不考慮大邦殷的經驗教訓,何況周公對夏殷歷史是了如指掌的。殷代從先妣特祭和兄終弟及的人數有限看,是分了嫡庶的,是子以母貴的。殷是傳弟和傳子的並存,曾導致了“九世之亂”。傳弟終究還要傳子,這本來是生物的規律。傳子和傳弟有傳長、傳幼和傳賢的矛盾。傳弟更有個傳弟之子和傳兄之子的矛盾。這些矛盾的存在,往往導致王室紛爭,王室紛爭又會導致王權衰落,國祚不久。殷代從康丁以後,歷經武乙、文丁、帝乙、帝辛(紂),明顯地廢除了傳弟製而確立了傳子製。周在周公之前也沒確立嫡長製,繼太王的不是泰伯和仲雍,而是季歷。武王有兄名伯邑考,文王卻以武王姬發為太子。自周公以後,歷“成王、康王、昭王,穆王、共王、懿王”,除去孝王外直到幽王都是傳子的,這不是偶然的,這種製度即嫡長子繼承製的確立應歸功于周公。嫡長子繼承製確立以後,隻有嫡長子有繼承權,這樣就經法律上免除了支庶兄弟爭奪王位,起到穩定和鞏固統治階級秩序的作用。嫡長子繼承製是宗法製的核心內容。周公把宗法製和政治製度結合起來,創立了一套完備的服務于奴隸製的上層建築。周天子是天下大宗,而姬姓諸侯對周天子說來是小宗。而這些諸侯在自己封國內是大宗,同姓卿大夫又是小宗,這樣組成一個寶塔形結構,它的頂端是周天子。周代大封同姓諸侯,目的之一是要組成這個以血緣紐帶結合起來的政權結構,它比殷代的聯盟形式前進了一大步。周代同姓不婚,周天子對異姓諸侯則視為甥舅關系。血緣婚姻關系組成了周人的統治系統。到春秋戰國時代暴露了它的弱點,郡縣製代替了分封製,但在當時的具體條件下,無疑形成了一種以華夏族為主體的層次分明的政權機構,一種遠較殷人的統治為進步的機構。由宗法製必然推演出維護父尊子卑,兄尊弟卑,天子尊,諸侯卑的等級森嚴的禮法。這種禮法是隸屬關系的外在化。反過來,它又起到鞏固宗法製的作用,其目的是維護父權製,維護周天子S6統治,誰要是違反了禮儀、居室、服飾、用具等等的具體規定,便視為非禮、僭越。

周天子能授民授疆土,則必以土地國有為前提。“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詩經·小雅·北山》)在周公文治武功盛極一時的時代,並非虛構。由此引申出來的“田裏不鬻”;土地不許買賣,恐怕也出自周公。周公能授給姜太公以專征專伐的特權,那麽,“禮樂征伐自天子出”恐怕是周公時代或更早確立而為周公所法定下來的。為了加強中央王朝對地方的統治,冊封、巡狩、朝覲、貢納等製度,也很可能是周公在總結前代經驗的基礎上確定下來的。

為了進一步鞏固周朝政權,周公旦還“製禮作樂”,製定和推行了一套維護君臣宗法和上下等級的典章製度。主要有“畿服”製、“爵謚”製、“法”製、“嫡長子繼承”製和“樂”製等。其中最重要的是嫡長子繼承製和貴賤等級製。在殷商時,君位的繼承多半是兄終弟及,傳位不定。周公確立的嫡長子繼承製,即以血緣為紐帶,規定周天子的王位由長子繼承。同時把其他庶子分封為諸侯卿大夫。他們與天子的關系是地方與中央、小宗與大宗的關系。周公旦還製定子一系列嚴格的君臣、父子、兄弟、親疏、尊卑、貴賤的禮儀製度,以調整中央和地方、王侯與臣民的關系,加強中央政權的統治,這就是所謂的禮樂製度,孔子一生所追求的就是這種有秩序的社會。

周公旦攝政6年,當成王已經長大,他決定還政于成王。在還政前,周公作《無逸》,以殷商的滅亡為前車之鑒,告誡成王要先知“稼穡之艱難”,不要縱情于聲色、安逸、遊玩和田獵。然後“還政成乏,北面就臣位”。周公旦退位後,把主要精力用于製禮作樂,繼續完善各種典章法規。年老病終前,他叮囑說:“一定要把我葬在洛邑,以表示我至死也不能離開成王”。不久辭世。

周公旦是西周時期著名的政治家、軍事家,其在東征過程中實施的團結內部、各個殲敵、軍事攻勢與政治爭取並舉的謀略,及先弱後強的作戰指導,均豐富和發展了我國古代軍事思想,對後世有著深遠的影響。周公一職,歷代都是由姬旦世襲下來的。但到了考王時期,由考王的弟弟桓公接任周公一職,被封在河南成周。

讓位成王

周公製禮作樂第二年,也就是周公稱王的第七年,周公把王位徹底交給了成王。《尚書·召誥、洛誥》中周公和成王的對話,大概是在舉行周公退位,成王視事的儀式上、史官記下的。在國家危難的時候,不避艱辛挺身而出,擔當起王的重任;當國家轉危為安,走上順利發展的時候,毅然讓出了王位,這種無畏無私的精神,始終被後代稱頌。但是,周公並沒有因退位而放手不管,成王固然對他挽留,而他也不斷向成王提出告誡,最有名的是《尚書·無逸》。 《無逸》,不要貪圖安逸,不錯,是周公告誡成王的,就是在今天讀起來,我們還覺得它是新鮮的。《無逸》開頭就講,知道種地務農的辛勞,才懂得“小人”——農民的隱情。父母辛勤務農,而他們的子弟不知道種地的艱辛,就會貪圖安逸乃至妄誕,甚至侮辱他的父母說:“老年人,什麽也不懂。”這種不孝的話在當時是決不許講的。《康誥》中還提到,對不孝不友的人要處以刑罰。作一個最高統治者要知道下邊的隱情疾苦,否則就會做出荒誕的事情來。周公接著舉了殷代名君中宗太戊、高宗武丁、商湯之孫祖甲,不是庄嚴威懼,勤自約束,“不敢荒寧”,就是久為小人,能保惠小民,不敢侮鰥寡,他們享國都能長久。爾後的殷王,生下來就安逸,不知道務農的辛勞,隻是貪圖享樂,因而他們享國也都不長久。周公接下去又舉有周的太王、王季的謙抑謹畏,特別提到文王穿不好的衣服,自奉節儉,參加農業勞動,能“懷保小民,惠鮮鰥寡”,從早到過午有時連飯都來不及吃,為的是團結萬民。他不敢盤桓逸樂遊獵,不索取分外的東西,因而享國也比較長久。周公告誡後代,不許放縱“于觀、于逸、于遊、于田(田獵)”,不能寬容自己說:姑且現在享樂一下,不能象商紂那樣迷亂于酒。如果不聽,就會變亂先王正法,招致民人的怨恨詛咒。有人告訴說:“小人恨你、罵你。”要說自己有錯誤,深自省察,不許含怒,不許亂殺無辜,亂罰無罪。不然,相同的怨忿集中到你一個人身上,那後果是不堪構想的。

周公所說的深入底層,關心民間疾苦,以“無逸”自警或用來教育後代是對的,但是“逸”與不“逸”往往受階級條件和生活環境所左右,存在決定意識,在沒有外界強大壓力的情況下,王室成員“生則逸”是必然的,由“逸”而失國也是必然的。

周公致政三年之後,在豐京養老,不久得了重病,死前說:“我死之後一定葬在成周,示意給天要臣服于成王。”死後葬于文王墓地畢,成王說;“這表示我不敢以周公為臣。”

相關典故

周公吐哺天下歸心

典出《史記》。周公派兒子伯禽去管理魯地,臨行時他告誡說:“我是文王的兒子、武王的弟弟、成王的叔叔,地位已經很高了。可我常中斷洗澡,多次吐出飯菜,趕緊迎接來訪的賢士,生怕他們寒心。希望你到了魯地,不要因位高而盛氣凌人。”後形容在位者禮賢下士。

周公恐懼下士時

說的是兩個人:西周時的姬旦與西漢時的王莽

周公,姓姬,名旦,是周文王幼子,世人慣稱“周公”。有聖德,輔其兄武王姬昌伐商,平定天下,定了周朝基業。武王病,周公為冊文告天,願以身相代。藏其冊于金匱,內容無人得知。後來武王駕崩,太子成王年幼,周公盡心輔佐,將周成王抱于膝上,朝見諸候。當時其庶兄管叔、蔡叔圖謀不軌,但忌憚周公,于是在列國間散布流言,說周公欺侮幼主,圖謀篡位。久而久之,周成王起疑。周公為避禍辭了相位,避居東國,心懷恐懼。後來有一日,天降大雨,雷電擊開金匱,成王見了冊文,方辨明忠奸,誅殺了管叔、蔡叔,迎周公重歸相位。

假設當管叔、蔡叔正四處散布流言誣周公有反叛之心的時候,周公便一病而亡;假設金匾之文始終未被成王所知,那麽請問,誰人可以說得清周公姬旦到底是忠是奸?那其後的史書中他豈不就成了奸臣?

王莽,字巨君,是西漢元帝王皇後的弟弟、西漢平帝的舅舅。其人奸詐,依仗外戚專權,陰謀篡取漢家劉姓天下。但他深恐人心不服,于是預先謙虛恭謹、禮賢下士,假行仁義,當時天下人都齊聲稱頌王莽的聖賢仁義之名。後來王莽終從王太後處逼得傳國玉璽,自立為帝。

假設王莽在篡位稱帝前就死亡,那誰又會知道他心底的不臣之心?那其後的史書中他豈不就成了一代賢臣,名垂青冊了?

所以說有些真偽,不是一句“日久見人心”或“蓋棺定論”就能說得清的,或許身處猜疑之中的人,隻能用“無愧于心”來聊以自慰了。

懲前毖後

周武王死後,他的兒子姬誦繼位,稱周成王。因為成王年齡很小,不能親自處理國家大事,便由周公姬旦輔佐,處理政務。周武王的另外兩個弟弟管叔和蔡叔是野心家,他們很想篡位奪權,但又懼怕周公,于是就合謀陷害周公,他們到處散布謠言,說周公要謀害成王。奪取王位。年幼的成王不斷地聽到這些流言,對周公就不太信任了。周公本來一心輔佐成王,卻遭到誹謗,為了躲避嫌疑,讓成王認清事實真相,他便辭離京城長安,到了洛陽。後來成王明白了事實真相,悔恨自己聽信讒言,于是用隆重的禮儀把周公請了回來。

管叔、蔡叔賊心不死,他們與紂王的兒子武庚勾結起來發動叛亂,陰謀奪權。成王命周公率兵鎮壓叛亂。周公領兵很快就討伐平定了管叔、蔡叔和武庚發動的反叛。

成王長大以後,周公就把政權歸還給成王,使他親理國政。成王正式接管朝政那天,前往祖廟祭告祖先。在祭禮儀式上,成王總結了以往的經驗教訓,很有感慨地對文武百官說:“我一定要從以前的懲戒中吸取教訓,以防止後患。”

周公之禮

古人講的行周公之禮指的是行房事 。

相傳西周初年男女濫情,但是周公發現這樣不行,于是規定:男女在結婚前不能隨便發生性關系,除非到了結婚當天。後來人們管這個叫“周公之禮”。 “周公之禮”現在通俗指夫妻同房,做愛,發生性關系。“周公之禮”是漢語中關于性關系的一種委婉說法,有點戲謔的意味。

現代周公

黨外人士對周恩來總理的稱呼,始于抗戰時期,當時周總理在國統區工作,他的品格和才能,贏得了許多黨外人士和國民黨高層人物的尊敬,于是稱他為“周公”解放後,陳叔通、張瀾沈鈞儒郭沫若柳亞子、張治中等人仍經常這樣稱呼周總理,毛主席在1949年12月致柳亞子的信中也說過:“周公確有吐握之勞”以表示對總理的欽佩和贊賞。

周公解夢

周易簡介

周易是一部描述事物變化規律的工具書。距今已有3000多年歷史,原作者周文王姓姬名昌。

我國先祖認為:世上一切均有陰陽二氣,孕育而成,金、水、木、火、土五行,生、死、衰、亡決定事物的未來。

周, 中國商末周初的一個歷史時期。易,變化。周易預測:是基本按先祖五行變化規律而對事物進行預先推測估算。

周公,名旦,周文王之子,武王之弟。是西周初年的政治家、思想家。因以周太王所居地為其採邑,故稱周公。

周公自幼篤行仁孝,多才多藝。文王在時,他以孝仁而異于群子;武王即位,則以忠誠輔翼武王,一次,武王有疾,群臣憂懼,卜求先王救助。“周公于是乃自以為質,設三壇,周公北面立,戴璧秉圭,告于太王、王季、文王。”願以自身替武王之身,且稱曰:“旦巧能,多才多藝,能事鬼神。”

及武王死,成王在襁褓中,周公毅然挑起了“攝行政當國”的重擔,並且教誨開導成王。

周公就是以其終生輔國安邦。孔子一生所追求的正是周公式的事業。

周公“敬德保民”的政治思想,是儒家政治思想的直接來源。儒家思想學說中的一個重要概念“禮”,也源于周公。

自東漢以來,人們常以“周、孔”並稱。唐韓愈則把周公列入儒家道統的關鍵人物之一。

周公解夢

是我們古代文化遺產是勞動人民智慧的結晶,雖難登大雅之堂,但在民間卻流傳甚廣。是後人借周公姬旦之名而著。每個人都要做夢,夢之與人猶靈魂之與人,與之俱來,隨之而去,伴隨人之一生。隻要人的大腦之思維能力還在,夢就會長久不衰。做夢不分貴賤、不分長幼、不分尊卑、不分男女、不分中外,隻是夢的內容有所不同而已。

夢如同人的身影一般,既司空見慣,又神秘莫測,既虛無飄渺,又真實可見。若說夢是幻覺,然夢中之人物事件,醒後皆歷歷在目;若說夢是真實之表現,然醒後難找與夢中人物事件完全一致者。有時日有所思,夜即夢之;有時夢中所見,日即遇之。夢之神秘至此,我們的祖先亦早知之,即產生夢文化。

夢文化是中國古代文化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組成部分,雖難登大雅之堂,但在民間卻流傳甚廣,《周公解夢》即流傳在民間的解夢之書。在術數史上,很難發現解夢之術,列于此,隻因夢文化在民間甚為流傳,並能從夢中預測吉凶。

古人根據夢的內容不同,把夢分為以下十五類:

直夢 即夢見什麽就發生什麽,夢見誰就見到誰。人的夢都是象征性的,有的含蓄,有的直露,後者就是直夢。如你與朋友好久不見,夜裏夢之,白日見之,此直夢也。

象夢 即夢意在夢境內容中通過象征手段表現出來。我們所夢到的一切,都是通過象征手法表現的。入夢到登天,其實人是無法登天的,在此,天是具有象征意義的。如天象征陽剛、尊貴、帝王;地象征陰柔、母親、生育等等。

因夢 由于睡眠時五官的刺激而作的夢。“陰氣壯則夢涉大水,陽氣壯則夢涉大火,藉帶而寢則夢蛇,飛鳥銜發則夢飛”,此即因夢。

想夢 想夢是意想所作之夢,是內在精神活動的產物,通常所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即想夢也。

精夢 由精神狀態導致的夢,是凝念註神所作的夢,使近于想夢的一種夢。

性夢 是由于人的性情和好惡不同引起的夢。性夢主要不是講做夢的原因,而是講做夢者的對夢的態度。

人夢 人夢是指同樣的夢境對于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意義。

感夢 由于氣候因素造成的夢為感夢。即由于外界氣候的原因,使人有所感而作之夢。

時夢 時乃四時,由于季節因素造成的夢為時夢。“春夢發生,夏夢高明,秋冬夢熟藏,此謂時夢也”

反夢反夢就是相反的夢,陰極則吉,陽極則凶,謂之反夢。在民間解夢,常有夢中所作與事實相反之說,在歷代典籍中,亦多有反夢之記載,成語中亦有黃粱美夢的典故,唐·沈既濟《枕中記》,說盧生在夢中享盡了榮華富貴,醒來時,蒸的黃粱米飯尚未熟,隻落得一場空。可見反夢在人的夢中佔有很大的比重。

籍夢 也就是托夢,此類夢在古代書籍中也有不少記載。人們認為神靈或祖先會通過夢來向我們預告吉凶禍福。

寄夢 就是甲的吉凶禍福在乙的夢中出現,乙的吉凶禍福在甲的夢中出現,或者異地感應做同樣的夢。寄夢是由于人們之間的感應而形成的夢。

轉夢 轉夢是指夢的內容多變,飄忽不定。

病夢 病夢是人體病變的夢兆,從中醫角度來講,是由于人體的陰陽五行失調而造成的夢。

鬼夢 即噩夢,夢境可怕恐怖的夢。鬼夢多是由于睡覺姿勢不正確,或由于身體的某些病變而造成的夢。

《易經》是我國古代的一部用來佔筮的書,一般稱為《周易》。在《左傳》中已有《周易》的記載,如《左傳·襄公九年》:“姜曰:‘亡,是于《周易》曰:“隨,元亨利貞……”。’《左傳·昭公七年》:“孔成子以《周易》筮之。”說明《周易》最晚在春秋戰國時代已經出現了。目前,對《周易》成書的時代,學術界尚有爭論,但西周前期卻有大多數所接受。

至于《周易》的“周”字,歷來說法頗多,如,有人認為:周是“易道周普無所不備”的意思;也有人認為:周易是指的周朝。周朝為一般人所接受,很多人都以為《周易》的“周”字就是年代的意思。

而《周易》的“易”字解釋則更為紛繁。

一說:“易之為字,從日從月,陰陽具矣。”“易者,日月也。”“晶月為易,剛柔相當。”

一說:“易 ,飛鳥形象也。”

一說:“易,即蜴。蜥蜴因環境而改變自身顏色,曰之易,取其變化之義。”

清代陳則震著《周易淺述》,將“易”的定義歸之為二:

曰:交易,陰陽寒暑,上下四方之對待是也;

曰:變易,春秋秋冬,迴圈往來是也。

無論何種解釋,說《周易》是講陰陽兩種勢力相互作用,產生萬物,“剛柔相推,變在其中”,則是不會錯的。

到了西漢,儒家學派將《周易》與《詩》、《書》、《禮》、《樂》、《春秋》等奉為經典,稱為“六經”。于是《周易》又被稱為《易經》。

歷史上有多少個周公

周武王時,封同族人于東方為諸侯,周公旦受封于魯地,但他並未前往,由長子伯禽前往就任,自己則留在鎬京(今陝西省長安縣)與召公?#93;一同輔佐天子。因其採邑在周,故其自己及後代皆稱為周公。

世系

雖然司馬遷著《史記》時,有為周文公及其後代立《魯周公世家》。不過沒有記載周平公(周文公的次子)的詳細世系,反而記載的世系是魯公伯禽(周文公的長子)的。所以此列表是從《春秋左氏傳》、《史記·周本紀》和《今本竹書紀年》等書籍所整理出來。

謚號 國君姓名 在位年數 在位年份 身份 參考資料

1 周文公 姬旦 28 周武王元年——周成王10年 周文王四子,周武王之弟 《史記·周本紀》

《史記·魯周公世家》

《今本竹書紀年》

2 周平公 姬君陳 周成王11年——? 周文公次子 《今本竹書紀年》

中間世系失考

周定公周平公之後 《史記·周本紀》

中間世系失考

周桓公 姫黑臂 ?—前693年 周定公之後 《左傳·桓公五年》

中間一世失考

姫忌父 ?—前636年 周桓公之孫 《左傳·僖公二十四年》秋季條

姫閱 前635年—? 周公忌父之子 《左傳·文公十四年》

姫楚 周公閱之子 《左傳·成公十一年

歷史評價

漢初大思想家賈誼評價周公曰:“文王有大德而功未就,武王有大功而治未成,周公集大德大功大治于一身。 

周公廟

周公廟(6張)

孔子之前,黃帝之後,于中國有大關系者,周公一人而已。” 周公曾先後輔助周武王滅商、周成王治國。武王死後,成王年幼,由他攝政當國。平定三監之亂後,大行封建,建設成周(洛邑),製禮作樂,還政成王,在鞏固與發展周朝統治上起了關鍵作用,對中國歷史的發展產生了深遠影響。

周公在當時不僅是卓越的政治家、軍事家,而且還是個多才多藝的詩人、學者。其兄弟管叔、蔡叔和霍叔等人勾結商紂之子武庚祿父和徐、奄等東方夷族反叛。他奉命出師,三年後平叛,並將勢力擴展至海。後建設洛邑。相傳他製禮作樂,製定和完善宗法製、分封製等各種製度,使西周奴隸製獲得進一步的鞏固。

自春秋以來,周公被歷代統治者和學者視為聖人。他被尊為儒學奠基人,是孔子最崇敬的古聖之一,《論語》中記載孔子言論雲:“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復夢見周公。”孟子首稱周公為“古聖人”,將周公與孔子並論,足見尊崇之甚。荀子以周公為大儒,在《荀子·儒效》中贊頌了周公的德才。漢朝的劉歆、王莽將《周官》改名《周禮》,認為是周公所作,是其致西周于太平盛世之業績,將周公的地位駕于孔子之上。直到唐開元時期,有著強烈權力欲的唐玄宗作為皇帝不能容忍周公在武王逝世、成王年幼時期主政以及西周末期周厲王出奔後的“周召共和”,于是下令取消周公文廟供奉的資格,改以孔子為主。唐朝的韓愈為闢佛老之說,大力宣揚儒家“道統”,提出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孟子的統序。

周公旦“製禮作樂”,製定和推行了一套維護君臣宗法和上下等級的典章製度。確立的嫡長子繼承製,即以血緣為紐帶,規定周天子的王位由長子繼承。同時把其他庶子分封為諸侯卿大夫。他們與天子的關系是地方與中央、小宗與大宗的關系,加強中央政權的統治,這就是所謂的禮樂製度,孔子一生所追求的就是這種有秩序的社會,影響了後世幾千年。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