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作人

周作人

周作人(1885年1月16日~1967年5月6日)原名櫆壽(後改為奎綬),字星杓,又名啓明、啓孟、起孟,筆名遐壽、仲密、豈明,號知堂、葯堂、獨應等。是魯迅(周樹人)之弟,周建人之兄。浙江紹興人。中國現代著名散文家、文學理論家、評論家、詩人、翻譯家、思想家,中國民俗學開拓人,新文化運動的傑出代表。

歷任國立北京大學教授、東方文學系主任,燕京大學新文學系主任、客座教授。新文化運動中是《新青年》的重要同人作者,並曾任“新潮社”主任編輯。“五四運動”之後,與鄭振鐸、沈雁冰、葉紹鈞、許地山等人發起成立“文學研究會”;並與魯迅林語堂孫伏園等創辦《語絲》周刊,任主編和主要撰稿人。曾經擔任北平世界語學會會長。

  • 本名
    周作人
  • 出生地
    浙江紹興
  • 出生日期
    1885年1月16日
  • 逝世日期
    1967年5年6日
  • 主要作品
  • 主要成就
    翻譯家,思想家
  • 哥哥
    周樹人(魯迅)

生平履歷

早年經歷

1885年1月,出生在浙江紹興都昌坊口的周家。取名魁壽,字星杓。後因應考,改名奎綬。周作人幼年在家鄉的私塾書屋(三味書屋)裏接受傳統的漢學教育。

周作人周作人

1901年,受國內新學風潮影響,到南京進入江南水師學堂(民國後改海軍軍官學校)。在校間,根據“周王壽考,遐不作人”的典故,改名為作人,號樸士。在管輪班(輪機專業;輪機科)讀了6年,當時專業科目都用英文書,他因此有了相當的英文基礎,後來考取官費生,和哥哥魯迅、好友許壽裳(季茀)等人留學日本。

1903年,入江南水師學堂學習海軍管理,畢業後考取官費留學日本。

1906年,到達日本後先補習日語,後攻讀海軍技術,最後攻學外國語。他以學“造房子”(土木工程)的名目出國,抵日後先讀日本法政大學預科,後入東京立教大學修希臘文,研讀《遠征記》(蘇格拉底的學生色諾芬的著作)等文學經典,課後也到神學院學福音書的希臘原文,課餘和魯迅翻譯出版了著名的《域外小說集》一、二部分,這兩部譯作以東歐弱小民族文學為主,也包括王爾德等名家名作,但初版隻賣出20多本。雖然胡適曾說這個例子宣告用中文古文翻譯外文作品的失敗(《五十年來中國之文學》),但是《域外小說集》無論是古文的文採還是譯者對外文的理解都很傑出。周氏兄弟、許壽裳錢玄同等人曾從國學大師章太炎學《說文解字》,並相互結下友誼。另外周作人在日本還短暫學習俄文梵文等。

留學回國

周作人周作人

1911年,從日本回中國

1912年,在浙江省教育司任視學(督學)半年,後轉浙江省立第五高級中學教員,教了4年英文。

1917年,到北京大學附屬國史編纂處做編纂,半年後的1918年出任北京大學文科(文學院)教授,擔任希臘羅馬文學史、歐洲文學史近代散文佛教文學等課程,並創辦北京大學東方語言文學系,出任首任系主任,該系師資還有張鳳舉徐祖正等,後來因中日戰爭爆發而停辦。

周作人還廣泛參與社會活動,1919年起任中華民國教育部國語統一籌備會會員,與馬裕藻、朱希祖、錢玄同、劉復、胡適5位北大教員兼國語會會員在會上聯名提出《請頒行新式標點符號議案》,經大會通過後頒行全國。

1922年,與錢玄同、陸基、黎錦熙、楊樹達、胡適、沈兼士等會員任國語統一籌備會漢字省體委員會委員(共16人)。在“非基督教運動”高潮中,他和錢玄同、沈士遠、沈兼士及馬裕藻發表《信仰自由宣言》,重申信仰自由的精神。

1925年,在女師大風潮中,周作人支持進步學生,與魯迅、馬裕藻、沈尹默、沈兼士、錢玄同等人連署發表《對于北京女子師範大學風潮宣言》,並擔任女師大校務維持會會員。

抗戰時期

留平教授

1937年,盧溝橋事變後,北京大學撤離北平,他沒有同行,成為四名“留平教授”之一(另外3位留守的教授是孟森、馬裕藻、馮祖荀),受校長的委托看守校產。北大校長蔣夢麟後來在回憶錄(《西潮》和《新潮》)裏談到:“抗戰的時候,他留在北平,我曾示意他說,你不要走,于是,他果然沒有走,後來因他在抗戰時期曾和日本人在文化上合作被捉起來關在南京。我常派人去看他,並常送給他一些需用的東西和錢。記得有一次,他托朋友帶了封信出來,說法庭要我的證據。他對法庭說,他留在北平並不是想做漢奸,是校長托他在那裏照顧學校的。法庭問我有沒有這件事?我曾回信證明確有其事。結果如何,因後來我離開南京時很倉促,沒有想到他,所以我也沒有去打聽。”

神秘槍擊案

1939年元旦,自稱是他的學生並自稱姓李的客人求見周作人,突然開槍將他擊倒,子彈射中銅扣而受輕傷。凶手逃逸後未被捉獲。有關槍擊案的殺手是誰一直眾說紛紜。周作人始終堅持是日本軍方的陰謀,日方則說是國民黨特務所為。戰後有人在美國撰文,自稱當年是學生,不滿周的親日行止而下手。

實際上,以時間點來說,周作人當時並沒有出任傀儡政權的任何行政職務,他先是應胡適主持的文化基金編譯委員會委托,在家裏翻譯英文和古希臘文稿件,直到文化基金編譯委員會輾轉搬到香港。

1938年9月起,至燕京大學(美國基督教背景)國文系每周授課6小時,客座教授職稱。行刺後日本憲兵進駐周作人家,在客觀上加速了其“落水”的進程。

出任汪精衛政權職務

經過槍擊案的身心沖擊,周作人在1939年1月接下汪精衛南京政府國立北京大學圖書館館長的聘書,3月應聘兼任北京大學“文學院籌辦員”,開學後兼任文學院院長。

1940年11月8日,汪精衛政權華北政務委員會教育總署督辦湯爾和因肺癌病逝,1940年12月19日,汪精衛政權中央政治委員會31次會議通過“特派周作人為華北政務委員會委員,並指定為常務委員兼教育總署督辦”,1941年元旦正式上任。

1941年10月起,兼任東亞文化協定會會長。

1943年6月起,兼任華北綜合調查研究所副理事長。

1944年5月起,兼任《華北新報》經理和報道協會理事、中日文化協會理事。

建國前後

周作人周作人

1945年12月,抗戰結束後在北平以漢奸罪名被蔣介石主政的國民政府逮捕,並押解南京受審,監禁于老虎橋監獄,周作人的朋友和學生紛紛為他開脫求情,俞平伯還給在美國辦外交的胡適寫了封長信,請求胡適為周作人說情。

1946年11月6日,高等法院判處他14年有期徒刑,1947年12月9日改判10年有期徒刑。

洪炎秋《我所認識的周作人》(1967年7月發表)一文寫到“理學院仍設景山東街前北京大學理學院原址,文學院因為沙灘紅樓被日本憲兵隊所佔據,乃在馬神廟北大圖書館邊新蓋三層大樓一座供用;這兩個學院在淪陷期間,不但絲毫沒有受到破壞,而且多少增加了一些設備,所以周作人勝利後在法案受審時,供稱他留在北平,並不是想當漢奸,是蔣夢麟校長托他在那裏照顧學校的,這樁事有蔣前任校長去函法院證實,而新任校長胡適之也替他證明有保全北大的圖書和設備之功,所以法院寬大為懷,隻判了他十年的有期徒刑。”

鄭振鐸說“日本妻子(羽太信子)給了他不好的影響”。

1949年1月22日,李宗仁接任中華民國總統,在國共和談的空氣中,下令釋放政治犯,周作人在1949年1月26日被放出監獄,坐火車到學生尤炳圻在上海的家暫住。

他曾通過尤炳圻聯系以前教過的台灣籍學生洪炎秋(1946年回台灣,1948年起在台灣大學教書)表示有意到台灣,在北京大學修過周作人先生2學期2學分近代散文的洪炎秋在《所認識的周作人》一文中回憶:“周作人知道將被釋放,叫尤君寫信給我,說他想來台灣,問我有沒有法子安置。我就找了老友郭火炎醫師,向他借用北投的別墅供住,郭君滿口答應,我于是立刻回信給尤君,告訴他住所已有,日常生活費用,我和老友張我軍可以負責設法,可是他出獄後沒能即刻來台,後來就斷絕訊息了。”

他不到台灣與傅斯年在1949年1月20日接任台灣大學校長不無關系。

胡適從上海要到美國前,曾托王古魯遊說他離開中國,他反托王古魯勸胡適不要離開中國(見《知堂回想錄》)。

1949年8月14日,他從上海回到中國人民解放軍管治下的北平定居。

郭宇一《毛澤東與周作人文》中說周作人:“給周恩來寫了一封六千多字的長信,作了一些檢討,也為自己的過去作了一些解釋。周恩來將這封信轉呈毛澤東,毛批示:‘文化漢奸嘛,又沒有殺人放火。現在懂希臘文的人不多了,養起來,做翻譯工作,以後出版。’”,但“毛是否真的看到周作人的這封信,真的是否作了這樣的批示,學界目前尚有爭論”,但毛澤東很早就與周作人來往卻是事實,同文引1920年4月7日《周作人日記》:“毛澤東君來訪。”君常用于老師稱呼學生。(毛在北京大學圖書館工作時旁聽了許多課程,並造訪了多位老師,《胡適日記》1920年1月15日有記載“毛澤東來談湖南事。”)

周作人的學生在台灣的有許世瑛(許壽裳大兒)、張我軍(板橋人)、鄭騫、洪炎秋(彰化人)等,作家張深切在北京曾和周作人來往。

新中國

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周作人搬回北京八道灣的老房子,專心翻譯和寫作,以稿費維持生計。

上書毛主席

周作人在1951年給毛寫信,毛的秘書胡喬木1951年2月24日給毛澤東書面報告說:“周作人寫了一封長信給你,辯白自己,要求不要沒收他的房屋,不當他是漢奸。”“我的意見是:他應當徹底認錯,像李季一樣在報紙上悔過。他的房屋可另行解決(事實上北京地方法院也並未準備把他趕走)。他現已在翻譯歐洲古典文學,領取稿費為生,以後仍可在這方面做些工作。周揚亦同此意。當否請示。”

周作人晚年周作人晚年

毛澤東批了:“照辦。”

翻譯

周作人從1952年8月起出任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編製外特約譯者,每月預支稿費200元人民幣,按月交稿。

反右運動中,在北京圖書館工作的兒子周豐一被劃為右派,停發工資,讓他的經濟負擔大增,隻好給中央領導同志寫信。在康生和周揚的過問下,稿費從1960年1月起,調高到每月400元人民幣。

1964年9月起,社會主義教育運動進入高潮,其稿費又減半至每月200元人民幣,當時他的愛人羽太信子已去世。

文革之後

1966年5月,文革開始。

1966年6月起,人民文學出版社不再給周作人預付稿費。

1966年8月2日,他被紅衛兵查封了家,並遭到皮帶、棍子抽打。其後周作人兩次寫了短文讓兒媳張菼芳交給當地派出所,以求服用安眠葯安樂死,都無音信。

1967年5月6日,周作人下地解手時突然發病去世,享年82歲。

主要成就

翻譯經典

中國共產黨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後,周作人受到剝奪公權(1953年12月19日人民法院判決)的處分,在首都北京的家裏專事翻譯和寫作,但不允許以本名出版。

周作人相冊周作人相冊

這段期間,他翻譯日本古典文學和古希臘文學作品多部,同時應邀校訂別人的譯稿。有些沒有結集的日本文學中短篇譯作散見中國和香港傳媒。

他每個月開銷頗大,在寫給香港曹聚仁的信件裏面曾說:“人民文學社派人來說,每月需用若幹。事實上同顧頡剛一樣,需要五百一月,但是不好要得太多,所以隻說四百。以後就照數付給”。“因為負擔太重太多,所以支出太巨,每月要不足百元以上,這是我拮據之實情。”

中華人民共和國交給他翻譯希臘古典文學和日本古典文學這項任務(胡喬木提議,毛澤東主席批準),產生了一批高質量的日本文學和古希臘文學經典漢語譯本。

包括古希臘喜劇《財神》(阿裏斯托芬作)、《希臘神話》、《伊索寓言》全譯本、古希臘悲劇《歐裏庇得斯悲劇集》(與羅念生合作翻譯);日本現存最古的史書《古事記》、滑稽短劇《狂言選》、平安時代隨筆代表作《枕草子》、滑稽本《浮世澡堂》(日文《浮世風呂》)和《浮世理發館》(日文《浮世床》)等。

周作人登《南方人物周刊》封面周作人登《南方人物周刊》封面

他應邀校訂北京翻譯社的《今昔物語集》本朝部譯稿和豐子愷的《源氏物語》全部譯稿(與錢稻孫合作)。

他覺得畢生最重要,也最有成就感的譯作是用古希臘語(和羅馬帝國希臘化地區當時流行的新約希臘語;通用希臘語不同)寫作的古羅馬敘利亞作家、哲學家路吉阿諾斯的作品選《路吉阿諾斯對話集》。

周作人精通日語、古希臘語、英語,並曾自學古英語、世界語。

著作日語譯本

1936年

山本書店

《北京の果子》

1938年

改造社

《周作人隨筆集》

1939年

文求堂

《中國新文學の源流》

1940年

冨山房

《周作人文芸隨筆抄》

1940年

創元社

《瓜豆集》

1944年

実業之日本社

《結縁豆》

1955年

築摩書房

《魯迅の故家》

1973年

築摩書房

《日本文化を語る》

1998年

駿河台出版社

《水の中のもの―周作人散文選》

2002年

平凡社

《日本談義》

2002年

新風舎

《魯迅小說のなかの人物》

其他譯本

日語

現代小說譯叢

黃薔薇

《陀螺》

現代日本小說集

《烏克蘭民間故事集》

古事記

狂言選

枕草子

《浮世澡堂》(日本語《浮世風呂》)

浮世理發館》(日本語《浮世床》)

現代日本小說集》(與魯迅合作)

如夢記

石川啄木詩歌集

兩條血痕

古希臘語

路吉阿諾斯對話集

《希臘擬曲》

財神》(古希臘喜劇)

希臘神話

《伊索寓言》(全譯本)

歐裏庇得斯悲劇集》(與羅念生合作,古希臘悲劇)

英語

域外小說集》(與魯迅合作)

紅星佚史

現代小說譯叢》(與魯迅合作)

研究魯迅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他另一項重大的貢獻是撰寫《魯迅的故家》、《魯迅的青年時代》、《魯迅小說裏的人物》這些回憶性文章,為魯迅研究提供了許多珍貴的第一手史料。

在報刊發表散文隨筆,後輯成《木片集》。

曹聚仁介紹,在香港傳媒連載回憶錄《知堂回想錄》,後結集出版。

歷史評價

周作人是一個有爭議的人物,尤其是他出任偽職後,他是“五四”新文化運動有影響的代表人物之一,他的貢獻一在小品文,一在翻譯,然而他卻在歷史發展中淪為漢奸文人。另外,他在保護北大校產、掩護國民黨地下工作者等方面也做出過貢獻。在《周作人傳》中就能看到3個周作人:一是“偽官吏”的“周督辦”,一是“尋夢者”的苦住庵庵主,一是周作人自己塑造的“為國為民”的“殉道者”。

他清新淡雅,如話家常的白話文,洋溢著深厚的中國、東洋、西洋古典與近現代文化素養,轟動一時,新文化運動中更發表影響深遠的《人的文學》、《平民文學》、《思想革命》等啓蒙主義理論文章。可說是中國散文的一個高峰。

他的理論主張和創作實踐在社會上產生了很大影響,成為新文化運動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五四”以後,周作人作為《語絲》周刊的主編和主要撰稿人之一,寫了大量散文,風格平和沖淡,清雋幽雅。在他的影響下, 20年代形成了包括俞平伯廢名等作家在內的散文創作流派,一個被阿英稱作為“很有權威的流派”。

親屬成員

兒子周豐一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到北京圖書館(中國國家圖書館)工作。周豐一和愛人張菼芳照顧周作人度過晚年。

前輩

祖父:周福清(1838~1904年)

父親:周伯宜 (1861~1896年)

母親:魯瑞 (1858~1943年)

兄弟

長兄:周樹人(1881~1936年)(即魯迅)

三弟:周建人(1888~1984年)

配偶
  
日本籍妻子:羽太信子(1909年在東京結婚)
子女

兒子:周豐一1997年病逝 兒媳:張菼芳

長女:周靜子

次女:周若子1929年夭折

主要作品

文學特點

散文

周作人一生當中研究日本文化五十餘年,深得日本文學理念的精髓。錢理群指出周作人散文存在著一種隻能意會難以言傳的“情”(調),“氣味”,或者“境界”,“這種隻能意會難以言傳的“情”(調),“氣味”,或者“境界”,是周作人散文的藝術生命所在,它正是與日本文化有著密切的聯系,在這個意義上可以說周作人的散文是更接近日本的。而這種難以言傳的情調或者境界,就是“物哀”。周作人的文章,字裏行間,深深淺淺的情思當中總是涌動著一股淡淡的“物哀”思緒。對日本文藝中的“物哀美”,不能簡單地理解為“悲哀美”。悲哀隻是“物哀”中的一種情緒,而這種情緒所包含的同情,意味著對他人悲哀的共鳴,乃至對世相悲哀的共鳴。在不同的層次裏,“物哀”可能是悲哀的消解、超越或深化。正如葉渭渠所指出:這種無常的哀感和無常的美感,正是日本人的“物哀美”的真髓。

周作人書法周作人書法

周作人在情感處理方式、諷刺修辭運用、語言以及文體諸方面均一定程度地受到日本審美經驗的影響,與這種影響相關,他形成了一種近似于日本傳統文學的文風,以溫和、沖淡之筆書寫個人的閒適、寂寞與不平,把玩人生的苦趣。其實,他看似有閒而心無暇,不隻是由閒適透出淡淡的哀緒,而且在閒適背後隱有無限憂愁;他不是以創作去體驗生活的寂趣,乃至玩味這種寂趣,而往往是借創作排解寂寞、憂愁,由此與日本文風區別開來。

翻譯

“興趣型”翻譯家周作人,兼顧當時的國情,是翻譯與研究相結合的學者化的翻譯,其文藝觀和創作在多方面受到了所譯原著及作者的某些影響。他缺席“抗戰”翻譯,在“受命”翻譯時顯得規矩正式了很多。

周作人在《現代日本小說選》中講了他不選日本自然主義的理由。在給沈雁凍的一封信中指出:“專在人間看出獸性來的自然派,中國人看了容易受病。”

在現代中國周作人是最早提倡研究性科學、性心理學和性教育的人之一。他提倡對于性問題的健康的正常的態度,這本身就具有反封建的意義。因此,對森鷗外《性的生活》的翻譯和發表,超出了文學本身的價值。周作人在1938年譯出時用的是英文VITASEXUALIS而非漢語標題,也考慮了當時的國情,雖然是先進,也總不是“明目張膽”。

錢理群說過:“對于周作人,他也許並不否認,甚至一定程度也在積極追求譯書的效果,但他更多的是出于一己的興趣,他是以興之所至的態度來從事譯作,不可能那麽嚴肅認真,也隻願自然、自在地過著消閒的生活。不願以任何外在的東西——哪怕是譯書這樣有價值的思想文化活動——來束縛自己。”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