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令飛

周令飛

周令飛,魯迅長孫,周海嬰長子,社會工作者、國際大型文化活動製作人,1953年生于北京,1969年北京景山學校畢業,1980年出國深造,赴日本富士電視台進修電子媒體。

  • 中文名
    周令飛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北京
  • 出生日期
    1953年4月
  • 職業
    作家,教育家
  • 畢業院校
    北京景山學校
  • 籍貫
    浙江紹興
  • 妻子
    張純華
  • 兒女
    周景欣,周景文
  • 父親
    周海嬰

人物簡介

1953年生于北京,1969年北京景山學校畢業,16歲就去參了軍,並在部隊中入了黨。在東北高炮某部當了幾年兵,後到解放軍畫報社當攝影記者,轉業後到人民美術出書社。1980年出國深造,赴日本富士電視台進修電子媒體。

周令飛周令飛

近十年來主要從事魯迅傳播與普及的文化公益工作,曾撰寫發表《魯迅是誰》《魯迅姓什麽》《讓魯迅回家》等長篇理論文章,並在2002年建立上海魯迅文化發展中心,2009年建立同濟大學魯迅研究中心。目前每年舉辦“中國魯迅論壇”、“全國魯迅學校校際交流會”、“魯迅青少年文學獎”活動、“魯迅文化講座”和“魯迅是誰巡展”。

人物生活

魯迅的翻版

周令飛不僅長相酷似魯迅,連脾氣性格也幾乎一樣,他的父親周海嬰說:“這是典型的隔代遺傳,和他阿公一樣,他自己認準的事情,非要達到目的不可。”但周令飛表示從小他都不愛生活在祖父光環之下。

周令飛周令飛

還在上國小的時候,他就不經大人同意,自己跑去報考一家解放軍少年藝術學校;十六歲上中學時,年齡還不到參軍標準,卻硬是向軍代表軟磨硬泡地當了兵;幾年後轉業到人民美術出版社工作,恢復聯考時,他雖然復習了幾個月,但終因為參軍過早、影響了學習,以致基礎太差而沒敢報考。

到1979年前後,國家允許自費出國留學了,周令飛又動了繼續學習的念頭,通過朋友聯絡,向東京的一所語言學校報了名,打算先通過語言關,再進修別的專業。申請的過程很波折,但最終他成功地去東京求學了。

為愛赴台

周令飛有著讓人羨慕的名號,也有著一段傳奇的經歷。上世紀80年代初,在日本讀書的周令飛,結識了班上一位台灣來的女同學張純華,因為她的日語基礎好,便願意幫周令飛補課。這位張小姐雖是台灣一個富家的女兒,但卻並不驕矜,且富有傳統美德,好學上進。二人一來二去,竟產生了愛情。就在這時,卻發生了一些意外的事。而這些意外之事,或多或少與他是魯迅的嫡孫有關。首先是張純華被父母召回台灣。最後,周令飛放棄一切,跟隨愛人去台灣結婚、定居,這件事當時在國內引起了軒然大波,一時間成為轟動海內外的新聞。

周令飛周令飛

為了弘揚魯迅文化,周令飛在上海成立了魯迅文化發展中心,並擔任中心的主任。周令飛的夫人和子女仍在台灣。周先生表示,他現在已經把工作重心轉移到宣傳魯迅、弘揚魯迅精神的方向上來,並且會一直沿著這條路走下去。對他來說,這是很有意義的事情,他打算長期留在祖國大陸,完成自己的心願。

人物軼事

“魯迅事業”的社會工作者

見到周令飛時,他正在北京參加一個電視節活動。“活動和魯迅無關,但可以認識些人。”周令飛說話十分坦率。

周令飛周令飛

此前,他以監製身份完成了電影《魯迅》的拍攝,有媒體報道說,他正在籌拍一部40集大型電視劇《中國文豪魯迅》,他擔任該劇的製作人。電視劇的投資方是香港公司“千秋傳媒”,周令飛是這個公司的執行總裁

周令飛的另一個頭銜是上海魯迅文化發展中心主任。他那標志性的一字胡,蓬松而向後梳的頭發,以及說話時那股自信滿滿的篤定感,仿佛總在向別人傳達信息:他就是魯迅的孫子。“在魯迅事業體中,我們是直系親屬,不管怎麽說,大家至少對我們是有感情的。我們和與魯迅相關的單位、活動接觸,也很自然。”

周令飛現在所從事的事業,與他的血統緊密有關。以這一身份,他的足跡遍布各地。在大學舉行關于魯迅的主題講座,主辦全國魯迅學校校際交流會,到廣州探訪許廣平故居……他受到各地禮遇;即使小型活動,他也不吝撥冗前往,譬如南京鹹亨酒店珠江路分店舉辦的“紹興三日遊”;他自己說,他還“積極參與、監督商業模式的管理”,如邀請魯迅研究的學者以及台灣、新加坡等地的投資商一同親臨參觀建設中的“魯鎮”。

所有這一切都與魯迅有關,而在此之前20多年裏,他生活在台灣,和台灣太太生有兩個女兒。他開過藝術中心,在台灣展覽國外畫家的畫作;當過記者;也涉足影視業和大型演出策劃組織等公關活動,除了初到台灣時曾受到關註之外,他也與“魯迅”二字疏離了一段時間。周令飛說,台灣很多人根本不知道魯迅,不會像在大陸一樣被認出來要求簽名,更像一個普通人。

從1999年到2001年,因一起官司滯留上海。從那時起,魯迅開始變成了周令飛的事業。“既然困在上海了,就有空了,想著多了解一些祖父的事情。”周令飛介紹說。而他也從此逐步成了一個社會活動家。他說,“我叫自己社會工作者。”

開啓因魯迅之名的事業

其時,周令飛的父親周海嬰已在用自己的方式強調魯迅與周家的關系。“市場經濟後,很多商人惟利是圖,利用魯迅做自己的生意,譬如用魯迅肖像印金幣、金箔郵票,出書等等,都不征求家屬同意。”

由于這樣的人很多,周海嬰頻繁和人打官司,其官司新聞屢屢見諸報端。著名法學教授賀衛方曾在華東師大的一次學術報告中提到此事:“大家知道周海嬰先生也喜歡打官司,每個地方用了魯迅的一個肖像,……周海嬰先生就天天打這樣的官司……他那個爸爸當然是很偉大的一個爸爸,中華民族的一個文學方面的象征,現代文學的象征,魯迅這樣的人還有肖像權,我覺得真是不可思議,魯迅早就變成了公共財產了,大家隨便可以用。當然你不能詆毀性地用……”

周令飛周令飛

周令飛對此並非沒有怨言,他說:“祖母把魯迅交給了國家,他的遺物、宣傳、紀念活動等,都由國家來舉行,與家屬沒什麽必然聯系。”

年邁的周海嬰,頻繁應付官司,疲于奔命。他對兒子周令飛說:“我有一種無力感。”

周令飛看到了父親的羸弱,很快地,他就為魯迅著作的版稅把有關出版社告上法庭。盡管以敗訴告終,他的舉動還是獲得一些同情,覺得他敢于捍衛權利。

2002年,周家成立了上海魯迅文化發展中心,周令飛任主任。他一再強調,中心是非企業機構,不能進行商業活動,因此,中心的主要任務,除了保護魯迅遺產,還要發展魯迅的事業。

就這樣,周令飛開啓了因魯迅之名的事業。

逃脫魯迅光環的日子

對于如何去了台灣以及在台灣時期的生活,周令飛似乎不願多說,“過去的事情,說過太多遍了,我不想多談,沒意思,我們應該看現在,看未來。”

不過,他不願說的那一段,可以輕易在網際網路上找到蛛絲馬跡,盡管未必是最真實的全部。

周令飛曾對媒體說過:“我小的時候,在學校裏,人家都像看珍稀動物一樣到我們班上看我。每次學到阿公的課文,同學就會對我說:‘是你阿公寫的。’口氣很羨慕,但聽多了,我心裏就變得怪怪的,總想逃脫出來。”

這樣的經歷在周令飛當然不是少數。不過,1979年,以第一批自費留學生身份到了日本。由于他的身份特殊,所以盡管是自己出錢,最終以公派自費的名義成行。“如果說魯迅的孫子自費留學,太丟臉了。”

他在日本一邊進修語言,一邊學習電視製作。1982年,認識了現在的太太、台灣人張純華。接下來的故事,演變為一段傳奇。

周令飛周令飛

據稱張純華由于幫助周令飛補習英語而和他親近起來。這位張小姐雖是台灣富家女,卻並不驕矜,且富有傳統美德,好學上進。一來二去,二人產生了愛情。就在這時,張純華被父母急召回台灣,因台灣有關方面發現張家女兒在日本與大陸男子談情說愛,而這男子竟是魯迅之孫。張父本是生意人,一向不問政治,聽了這話便有點害怕,不敢再放她回日本。直到半年後,張純華軟硬兼施,得以重返日本。最後的結局是,周令飛放棄一切,跟隨愛人去台灣結婚、定居。

在臨上飛機前,周令飛在機場向媒體發表聲明:此舉純粹是為了愛情,與父母無涉,沒有任何別的企圖等。

重新樹起魯迅的大旗

周海嬰曾這樣介紹周令飛:恢復聯考時,他雖然復習了幾個月,但終因基礎太差而沒敢報考。“那時也沒讀什麽書。”魯迅的孫子自己說。

魯迅魯迅

周令飛父子承認,他們不比魯迅研究專家更懂魯迅;在上海魯迅文化發展中心成立之初,他們也並不清晰地知道,該如何發展魯迅事業。周令飛隻知道,家屬該參與到其中來了。在後來他發表于報紙的文章《魯迅是誰》中,曾有這樣的話:“在此之前,作為魯迅的兒子和孫子,我們天然地擁有與魯迅最直接而密切的關系,但是現在這種聯系似乎已經被一種無形的力量切斷了,我們在宣傳魯迅、紀念魯迅這樣一個垂直的系統裏,並沒有找到那個本應屬于我們的獨特位置。這是一件令人感到遺憾的事情。”他解釋說,“家屬經常被請去參加一些活動,站在旁邊被介紹,覺得很像陪襯。似乎魯迅的家屬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他覺得,他找到了一條不同于別人的路——普及魯迅,提高孩子對魯迅的認識。

“現在說魯迅,都把他塑造為骨頭很硬的戰士,卻並不清楚魯迅的思想核心。我們認為,現在要對孩子強調魯迅的‘立人精神’。”

周令飛曾說過:“在新中國成立以後的時間裏,魯迅受到了特別的重視。以往很多描述魯迅的文字把他刻畫成一個拿著匕首和投槍的戰士,形象是雙眉緊蹙嚴峻凝重的,思想是革命化戰鬥化的,沒有個性和生活,其他方面似乎都淡化掉了,甚至在一些描述中,也忽略了他作為思想家、文學家的存在,離開了他作為一個最根本的文學家這樣一個位置,我們總覺得這樣的魯迅很空洞,我們不認識這樣一個魯迅。”

他把周氏家族的魯迅宣傳理論概括為幾點:“立人為本”是魯迅精神的靈魂;獨立思考是他的骨髓;拿來主義就好像是魯迅精神與人格的眼睛,體現的是他的氣度、視野和眼光;韌性的堅守是魯迅精神的手和足,它是對上述三個方面的積極而堅持不懈的踐履,是觀念落實在行為上的具體過程,是一步步走、一點點做的持續不斷的努力和進取。落實到具體工作,包括培養孩子尊重母語和方言;學習語文;養成獨立思考的能力,以及培養韌性。

無奈的魯迅事業發展者

周令飛積極地行動起來,雖然他的魯迅文化發展中心,連他、財務和前台都包括在內隻有5人,幾乎所有的活動,都需要他身體力行。

他和全國各地的魯迅紀念館、博物館、魯迅學校以及魯迅研究者打交道,在各種場合與他們見面,或去信問候。“四年來,基本把全國與魯迅有關的地方都跑遍了”。

不過,周家的努力似乎並不被國內的魯迅研究學者看好。周令飛曾邀請“魯迅研究界”著名學者林賢治為他撰寫講座腳本,但林賢治沒有答應。他評價說:“魯迅是大家的魯迅,家屬宣傳魯迅有家屬的立場,魯迅的家屬也未必得了魯迅真傳。”

周令飛周令飛

但周令飛依然堅持著他對祖父的理解。“我們要用通俗的、容易理解的語言,讓更多的人了解魯迅的核心思想。”周海嬰此時插話說,“我們不是學者,學者可以研究得很深。我們卻好像易中天一樣,可以用通俗的語言面對大眾宣傳,和研究不沖突。”說到這裏,他的話被周令飛打斷。“不能這麽說,”周令飛換了個說法,“我們現在說的東西雖然很淺顯,但普及必須從這裏開始。我們不要給孩子太復雜的東西。”

除了南來北往拜訪學者和學校,上海魯迅文化發展中心還設立了“魯迅青少年文學獎”,向獲獎者贈送文學作品。周令飛還計畫建立一個網站。周令飛的想法是,以家屬的血脈為繩,把與魯迅有關的單位都聯系起來。“大家平常都不走動,不來往,斷了聯系。而魯迅的家屬,是有他的DNA的,有血脈的,永遠不會斷。”他說。

周令飛覺得自己的工作獲得了很多的支持。細算來,他召集過兩屆全國魯迅學校校際交流會,共有九所以魯迅命名的學校與會。此外,周令飛還曾在上海交通大學廈門大學南京師範大學做過題為《魯迅是誰》的講座。

所有的行動,都需要錢。“中心是非贏利機構,我們做所有活動,經費大都自己出,用的都是我們家裏的積蓄。”周令飛說,連他計畫在上海買房的錢也全投到中心的活動裏了。在參與的各項社會活動中,周令飛也考慮過收費,譬如他曾和記者討論過,是否應支付他接受採訪的費用。“一般的專訪我都要求他們付費的,對我來說,畢竟這也是腦力勞動嘛,不能無償分享我的事。”但記者作了番解釋後,他也表示了理解。

周令飛打算,于近期成立魯迅青少年立人基金,用于以後的講座、出書、網站和頒獎。基金將通過募款得來。

“我們現在考慮的,是21世紀後,魯迅事業該朝哪個方向發展的問題。”周令飛說​。

社會活動

影視作品

《日本機器人》、《日本經濟》、《美食萬歲》、《怒吼的愛情》、《魯迅》等。

展覽活動

《MIRO展》、《PICASSO展》、《大陸中原地區民俗大展/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大陸花燈大展/大甲鎮瀾宮/台中影城》、《少數民族服飾展/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美國NASA太空梭實體展》、《韓中服飾展/漢城景福宮》、《中國名陶展/日本七大都市》、《中國清代刺綉展/日本勝山市》。

文化活動

《盧卡斯的超級世界/日本四大都市》、《日本逾時空之旅/亞洲區》、《NISSANSALTMBANCO/248場》、《JAA大道師太陽馬戲團亞洲之旅》、《麥克傑克遜亞洲巡演》、《迪士尼冰上世界亞洲巡演》、《武與舞/黃豆豆2003台北巡演》等。

目前每年舉辦《魯迅文化論壇》《魯迅青少年文學獎》《全國魯迅校際交流會》等全國性活動。

主要著作

《三十年來話從頭》、《夢幻狂想奏鳴曲-大陸舞台藝術40年》等。

策劃與主編:《魯迅家庭大相簿》、《鏡匣人間》、《魯迅的藝術世界》、《魯迅是誰》、《魯迅影像故事》、《魯迅社會影響調查報告》、《魯迅大全集》、《歷史的“暗室”》、《魯迅零距離》、《漸遠漸進--魯迅“立人”思想啓示錄》等書籍。

榮譽獎項

韓國文化局獎牌、日本電視台取締役社長獎狀、日本電視台公演事務局長獎狀、日本富士電視台公演事務局長獎狀、日本多田清文化紀念財團獎狀等。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