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正操

呂正操

呂正操(1904.1.4-2009.10.13),原名呂正超,字必之。1905年1月生于奉天(今遼寧)省海城縣唐王山後村一個貧苦農民家庭。8歲時在本村國小讀書。1918年到繅絲廠當學徒。1922年參加東北軍。1923年入東北講武堂學習。畢業後,任東北軍第五十三軍連長、營長、少校副官隊長,第一一六師參謀處長,六四七團、六九一團團長。1933年參加熱河抗戰。1936年組織"東北武裝同志抗日救亡先鋒隊",任總隊長,參加"西安事變"。1937年5月加入中國共產黨。

2009年10月13日在北京逝世,享年106歲。

  • 中文名
    呂正操
  • 別名
    必之(字)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遼寧省海城
  • 出生日期
    1904年1月4日
  • 逝世日期
    2009年10月13日
  • 信仰
    共產主義
  • 職業
    無產階級革命家、軍事家
  • 畢業院校
    東北講武堂
  • 主要成就
    地道戰、地雷戰、平原遊擊戰
  • 代表作品
    《冀中回憶錄》、《呂正操回憶錄》、《論平原遊擊戰爭》
  • 軍銜
    上將
  • 黨派
    中國共產黨
  • 性別

個人簡歷

中文名:呂正操      

呂正操呂正操

籍貫:河北清河  

出生地:遼寧海城縣唐王山後村    

性別:男  

國籍:中國      

出生年月:1904年1月4日  

去世年月:2009年10月13日      

職業:軍人 軍事家  

生平經歷

早年經歷

呂正操出生在遼寧省海城市唐王山後村,南滿鐵路由旁邊經過;以至于村民連下地勞動都要經過這條當時由日本人佔領的鐵路。呂正操的家人就曾因過鐵路,而被日本警察砍傷。這份屈辱,從小就埋在了他的心裏。由于家境貧寒,上了四年國小後,呂正操不得不回家務農。17歲時,他報名參軍;加入了張學良的東北軍,被分配到衛隊旅一團三營九連,開始了“戎馬生涯”。

在東北軍

由于有一定的文化基礎,在部隊招考文書時,呂正操被幸運選中,調到旅部副官處當文書。很快他就受到了張學良得賞識,被推薦去報考東北陸軍講武堂,並考取了第五期。1925年畢業後,他就當上了張學良的少校副官,參與了“第二次直奉戰爭”。此後,他歷任張學良的秘書、參謀處長、團長、同澤俱樂部幹事。

呂正操呂正操

1936年10月,張學良調呂正操到他在西安的公館臨時服務,擔任內勤副官。“西安事變”發生後,周恩來率中共代表團斡旋,就住在負責接待和警衛工作的呂正操的樓上。在此期間,他和中共代表羅瑞卿、許建國等人常有接觸。事變和平解決後,張學良在陪同蔣介石回到南京後,即被扣押;東北軍群龍無首,名存實亡。1937年3月,蔣介石強令東北軍改編,呂正操被任命為國民革命軍53軍691團團長。

1936年12月12日,張學良、楊虎城發動了震驚世界的“西安事變”。當時,呂正操擔任張公館的內勤工作,他的任務是保衛張公館和隨時掌握情報。

周恩來一行到達西安,住在張公館。呂正操就住在中共代表的樓下,他和中共代表羅瑞卿等常有聯系,對中國共產黨也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西安事變”後,張學良被蔣介石扣押,1937年3月,蔣介石強令東北軍改編。當年5月,在一個行軍帳篷裏,呂正操秘密完成了入黨儀式。

1937年10月10日下午,呂正操率部進抵束鹿縣半壁店,與日軍遭遇,擊斃日軍少尉隊長以下10名,乘著夜色進駐梅花鎮四德村。深夜,日軍進攻梅花鎮,部分中國軍隊被包圍。

在危急關頭,53軍軍長萬福麟、師長周福成、旅長叢兆麟分別打電報讓呂正操丟掉被包圍的部隊後撤。

呂正操大怒,撕碎電報帶隊直沖敵陣,接應部隊突出重圍。事後,呂正操對部下說:“作為愛國軍人,我們每一個人都負有保衛國土、收復失地的責任。我們面前隻有一條路:像紅軍那樣,到敵後打遊擊去!”

14日,呂正操率部起義,改稱“人民自衛軍”,從此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抗日。冀中平原上樹起了第一面共產黨抗日武裝力量的大旗。不久,人民自衛軍便納入晉察冀軍區。呂正操擔任冀中軍區司令、第三縱隊司令員、冀中公署主任。

呂正操率部馳騁冀中平原,鑄造了平原抗戰中的傳奇歷史。在這裏,冀中軍民創造性地發明了地雷戰、地道戰、破襲戰等方法,開展敵後抗日鬥爭。呂正操帶領軍民,依靠這些辦法與敵人鬥智鬥勇,最終使岡村寧次的“鐵壁合圍”破產。

冀中呂司令,成了威震敵膽的名字。這也成了呂正操一生中最為驕傲的一筆:“我最得意的是打日本。”  

轉投中共

此前,已和中共有所接觸的呂正操,在1937年5月,就被中共北方局秘密接收為黨員。“七七事變”爆發後不久,呂正操率所轄691團趁53軍南撤之際,正式脫離了國民革命軍,轉投中共,被任命為八路軍第三縱隊司令員、兼冀中軍區司令員,著手建立“冀中平原抗日根據地”。張學良得知後,曾對表示:“必之(呂正操字)這條路走對了”。

在冀中抗日時期,呂正操率部隊、民眾積極展開敵後戰爭。毛澤東曾評價“堅持平原遊擊戰爭的模範,堅持人民武裝鬥爭的模範。中共建政後,許多電影、戲劇,如《地雷戰》、《地道戰》、《平原遊擊隊》以及《平原作戰》等的文藝作品都是以這個時期的真實鬥爭作背景的。故晚年訪問美國會見張學良被對方稱為“地老鼠”。

1943年9月,呂正操晉升中共晉綏軍區司令員,中共中央晉綏分局委員、常委。1945年,在中共七大上,他又當選為候補中央委員;同年10月,出任東北民主聯軍副總司令員、東北軍政學校校長;後歷任東北軍區兼東北野戰軍副司令員,東北軍區副司令員等職。

建國後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1955年,呂正操被授予上將軍銜,獲頒“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是57位“開國上將”之一;1956年,在中共八大上,他當選為中央委員。他曾長期擔任鐵道部副部長職務;1958年起任代理部長、兼解放軍總參謀部軍事交通部部長。此後,還曾兼任“西南鐵路建設總指揮部”副總指揮、工地指揮部司令員兼政治委員,鐵道兵第一政治委員、黨委第一書記等職。1965年1月被正式任命為鐵道部部長,並繼續兼任鐵道兵第一政治委員、黨委第一書記,中共中央西南局“三線建設”委員會委員。

“文革”開始後不久,呂正操受到迫害,被關押。1975年復出,並在當年1月,當選第四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8月起,任鐵道兵政治委員、黨委第二書記;兩年後升任鐵道兵第一政治委員、黨委第一書記;1982年當選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次年出任全國政協副主席。此外,他還是第一、二、三屆國防委員會委員,全國政協第二、三屆常務委員。

晚年生活

自1983年離休以後,呂正操始終關註國家大事,除在軍隊、鐵道建設這兩個自己最為關心的領域多有建言外,還對教育、經濟、科技、新聞等多個領域都作過深入的調研,提出過重要建議。呂正操在20世紀80年代就熱心支持大自然保護事業,他是中國麋鹿基金會和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基金會的主要創始人之一。

呂正操呂正操

呂正操有一個愛好是打網球。1990年9月23日,國際網球聯合會主席夏特聖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將國際網聯最高榮譽獎章授予時任中國網球協會主席的呂正操。

從在東北軍跟著張學良打網球開始,呂正操一直打到了90歲。即使在冀中抗戰中,戰況一緩,他就要跟人打兩局。新中國成立後,他又找到萬裏,共同修建了北京最早的先農壇和體委訓練局網球館,使國家隊有了自己的網球訓練館。2004年,李婷、孫甜甜在雅典奧運會上獲得網球女子雙打金牌時,呂正操馬上要秘書發電報去祝賀。

呂正操還喜歡打橋牌,曾和許多橋牌達人較量過,據內行講,他的橋牌技藝相當有水準。在他的客廳裏,可以看到幾十座熠熠發光、各具特色的網球賽、橋牌賽獎杯。  

逝世

呂正操于2009年10月13日14時45分在北京逝世,享年106歲(虛歲)。他是最後一位去世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開國上將,也是最後一位去世的中共第七屆中央候補委員,最後一位去世的中共第八屆中央委員。官方僕告稱其為“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無產階級革命家、軍事家,我國鐵路交通戰線傑出的領導者”。

主要事跡

張學良的友誼

曾多年擔任張學良秘書、副官的呂正操和張學良有特殊的感情。首先,兩人都畢業于東北陸軍講武堂,是校友;而呂正操讀書時,張學良繼承其父,兼任了講武堂的校長,兩人又是師生關系;再加上原本的上下級關系。這些都使得周恩來和鄧穎超一直關註著呂正操,並指定他做中共和張學良的聯系人。1983年3月,在鄧穎超當選全國政協主席時,呂正操就被安排出任副主席。

呂正操呂正操

自“西安事變”後,呂正操和張學良就失去了聯系。直到1980年代,海峽兩岸關系緩和後,兩人才建立了書信往來。呂正操曾多次嘗試邀請張學良回大陸,特別是回東北看看,但終未成行。1991年,張學良獲準赴美國探親;受鄧穎超指派,5月,呂正操赴美。兩人在相隔半個多世紀後,終在異國相聚。

呂正操向張學良轉達了中國政府和人民對他的敬仰之情。就張學良關心的祖國統一問題,呂正操向他解釋了一國兩製、和平統一的政策。

對于最後這次會面,呂正操在回憶錄中記述:“他們說,使館是一個國家的象征,到使館做客,就等于歸國,從這個意義上說,這也是張將軍遷台以來頭一次回大陸。”

令日本侵略者心驚 冀中的呂司令,也是一個令日本侵略者膽戰心驚的名字。將軍回憶說,直到自己調到晉綏軍區任司令員時,還看到過日本人的報道說,捉住了冀中軍區的呂正操。  

將軍說,“在我的少年時代,就目睹了日本侵略者對家鄉人民的壓榨與殺害,痛恨日本兵。入學時,老師給我起了個學名‘正言’,我自己改為‘正操’,意思就是操練好了打日本侵略軍。”

在晉綏軍區時,呂正操把“地雷戰”普及到了一個出神入化的高度。擔任美國合眾國際社和英國《泰晤士報》、國家廣播公司駐中國記者的美國著名新聞記者、作家哈裏遜·福爾曼在《來自紅色中國的報告》一書中寫道:圍困日本人的一個常用的方法,便是在據點附近安放成百上千個地雷。有一個村庄由于這一方法運用得很成功,以致他們堅信自己擺脫了鄰近據點的威脅……日本人雖然迫切需要水,但是卻不能出來取水。

1925年從東北講武堂畢業後,呂正操成了張學良的少校副官、秘書。2005年1月4日,是呂正操將軍的百歲誕辰,呂老講:“常常想起那些為了保護我們而慘死在日本侵略者刺刀下的鄉親們,那些在戰鬥中犧牲的戰友們。人,不在于活多久,而在于多做事。”

開修青藏鐵路

盡管痛恨日本人,但呂正操對日本的鐵路技術十分佩服。小時候老家的村子裏沒有表,老百姓看時間全靠著日本火車過來的那個時間,每次分毫不差。他也看到在戰爭中鐵路的巨大作用。他從1946年開始註重鐵路建設,還寫了一篇關于鐵路管理的文章。毛澤東看後覺得非常好。  

新中國成立後,呂正操就任鐵道部副部長,後歷任部長、鐵道兵政委等職,為中國鐵路交通事業嘔心瀝血。  

呂正操當時特別感興趣的是青藏鐵路。1958年9月,青藏鐵路第一階段開工,至1960年僅鋪通97公裏。呂正操等鐵道部領導向毛澤東匯報:修進藏鐵路,最大的困難是科學解決凍土問題、建設人員高原缺氧問題和經濟能力問題。1961年,青藏鐵路大規模建設第一次下馬。  

1977年12月,呂正操出任鐵道兵第一政治委員、鐵道兵黨委第一書記。青藏鐵路再度上馬。1979年9月,青藏鐵路鋪軌至南山口。但由于資金不足,加上進藏一段的地址、氣候更為復雜,青藏鐵路二度下馬。

2006年7月1日,青藏鐵路全線貫通,恰好印證了呂正操的預言。​

獲得榮譽

1983年6月當選為政協第六屆全國委員會副主席。第一、二、三屆國防委員會委員;1988年7月被授予中國人民解放軍一級紅星功勛榮譽章。

呂正操 追悼會呂正操 追悼會

呂正操是中共第七屆中央候補委員,第八、十一屆中央委員,中共十一屆一中全會任中央軍委委員,中共十二大當選為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後任中國網球協會主席。

著有《呂正操回憶錄》、《冀中回憶錄》、《呂正操將軍自述》、《西安事變與周恩來同志》(與羅瑞卿、王炳南合著)等。

《中國人民解放軍賦》創作組長陳恩田曾為呂正操將軍題字:正大光明,操行世範。2009年10月13日下午14時45分,呂正操將軍在北京因年老體衰,無疾而終,享年106歲——新華社刊發的訃告中稱呂正操為“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久經考驗的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無產階級革命家、軍事家,我國鐵路交通戰線傑出的領導者”。

有關呂正操最近的報道是國慶60周年前夕的9月28日,其子呂彤羽接受網路訪談講述父親傳奇人生時說,“我爸虛歲到106歲了,聽力有點問題,我妹拿著小黑板問我爸生日怎麽過。她說,過幾個月你就106歲生日了,該怎麽過?你看他有胃管在那裏,講話不是特別方便,于是他就要來筆在黑板上寫:不聲張。這三個字是我爸剛才寫的,我爸現在的狀況意識是很清楚的。”

2009年10月20日上午,新中國開國上將呂正操將軍遺體告別儀式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舉行,胡錦濤江澤民吳邦國溫家寶賈慶林李長春賀國強周永康以及朱鎔基李瑞環、宋平等同志,親往送別並敬獻花圈;中央和國家機關有關部門負責同志以及呂正操同志的生前友好和家鄉的代表也前往送別(其中包括毛澤東之孫毛新宇楊尚昆之子楊紹明等),告別式現場還有來自各界數千民眾。  呂正操同志病重期間和逝世後,胡錦濤、江澤民、吳邦國、溫家寶、賈慶林、李長春、習近平李克強、賀國強、周永康等同志,前往醫院看望或通過各種形式對呂正操同志的逝世表示沉痛哀悼並向其親屬表示深切慰問。

胡錦濤同志向呂正操親屬表示慰問胡錦濤同志向呂正操親屬表示慰問

呂正操是57位新中國開國上將中最後一個離開人世的老將軍;這位經歷了國共合作抗日戰爭並與周恩來張學良等歷史風雲人物的名字掛鉤的傑出軍事將領,站在1949年的天安門城樓上見證了新中國的誕生,如今隨著他的逝世,這一代已離我們遠去,留下的隻有深切的緬懷與記憶……

遺體告別儀式現場發放的《呂正操同志生平》中,對其一生給予高度評價:“呂正操同志軍政兼優,能文能武,具有高超的軍事指揮和組織領導才能。他身經百戰,出生入死,智勇雙全,是一代抗日名將。他指揮部隊多次創造革命戰爭史上的奇跡,為建立新中國立下了不朽功勛。社會主義建設時期,他為國家的鐵路建設事業嘔心瀝血,勵精圖治,直接組織指揮了一系列重大鐵路工程建設,為促進國家經濟發展、加強國防建設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書中其中特別提到,“他一生酷愛讀書,廣納博覽,好學不倦,親自撰寫和整理出版了《冀中回憶錄》、《呂正操回憶錄》、《論平原遊擊戰爭》等著作,為後人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

大事年表

職位及作品

呂正操(1904年1月4日—2009年10月13日),字必之;遼寧省海城縣人,中國人民解放軍上將(1955年),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六屆全國委員會副主席、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原鐵道部部長、中央軍委原委員,中國人民解放軍原鐵道兵政治委員;著有《論平原遊擊戰爭》、《呂正操回憶錄》等。

人平履歷

1904年1月生于奉天(今遼寧)省海城縣唐王山後村一個貧苦農民家庭,8歲時在本村國小讀書。1918年到繅絲廠當學徒。

1922年參加東北軍,次年入東北講武堂學習。畢業後任東北軍連長、營長、少校副官隊長,沈陽同澤俱樂部主任,第五十三軍一一六師參謀處長,六四七團、六九一團團長。

1924年參加第二次直奉戰爭,任排長、代理連長。

1925年10月從講武堂畢業後,任張學良的少校副官、秘書。

呂正操

1929年春任東北軍第16旅參謀處處長。

1933年隨部到熱河地區參加抗擊日軍的作戰。後任東北軍第53軍116師647團團長,結識共產黨人劉瀾波、孫志遠等,接受中共的抗日主張。

1934年春率部擔負北平(今北京)城防任務,在本團開展抗日救亡活動,有“紅色團”、“摩登團”之稱。在1935年“一二·九”運動中,支持學生的愛國行動,並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保護遊行的學生。

1936年任東北武裝同志抗日救亡先鋒隊總隊長,不久被調至西安,加入東北革命軍人同志會和反帝大同盟,12月參加張學良、楊虎城發動的西安事變,後回徐水,在647團開展抗日救亡活動。

1937年5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抗日戰爭時期,任冀中人民自衛軍司令員,八路軍第三縱隊司令員兼冀中軍區司令員、冀中行署主任,冀中區總指揮部副總指揮,晉綏軍區司令員,中共中央晉綏分局委員。

1937年10月14日在晉縣小樵鎮召開官兵代表會,毅然宣布脫離國民黨軍,將所部改稱人民自衛軍,被推舉為司令員。隨後率部北上,與中共冀中地方組織和抗日武裝會合後,攻佔高陽縣城,建立人民民主政權和抗日救國民眾團體,並積極發展抗日武裝,建立冀中抗日根據地。

1938年5月人民自衛軍與河北遊擊軍合編為八路軍第3縱隊兼冀中軍區,任司令員和冀中行政公署主任,領導軍民開展平原遊擊戰爭,挫敗日偽軍對冀中抗日根據地的多次“圍攻”和“掃蕩”。

1940年率警備旅參加晉察冀軍區南下支隊,挺進晉東南,對國民黨頑固派軍隊朱懷冰、龐炳勛部進行反擊。同年在百團大戰中,指揮部隊參加正太路破擊戰後,發起任(丘)河(間)大(城)肅(寧)戰役。

1943年秋任晉綏軍區司令員,參與組織指揮了晉綏軍區1944年秋季攻勢作戰和1945年春夏季攻勢作戰。抗日戰爭勝利後,奉命率1個團到東北沈陽,任東北人民自治軍第一副司令員、東北軍政學校政治委員。

1946年1月任東北民主聯軍副總司令兼西滿軍區(司令部在今吉林雙遼鄭家屯)司令員,參與領導開闢西滿根據地,組織軍民清匪除霸,建立人民政權,擴大人民武裝。7月任東北鐵路總局(後改為東北人民政府鐵道部)局長兼政治委員。

1949年中國人民解放軍鐵道兵團副司令員、國家鐵道部副部長、中共中央軍委軍事運輸司令員、解放軍總參謀部軍事交通部部長,參與組織領導抗美援朝的軍事運輸和國家的鐵路建設。

1955年獲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

1962年任鐵道部代理部長。

1964年任西南鐵路建設總指揮部副總指揮、工地指揮部司令員兼政治委員和鐵道兵第一政治委員。1965年1月任國家鐵道部部長,“文化大革命”中遭受迫害。

1975年—1983年復任解放軍鐵道兵政治委員。

1977年任中共中央軍委委員,呂正操還是是第一至第三屆國防委員會委員,中共第七屆中央候補委員,第八、第十一屆中央委員,第四屆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委員,第二、第三屆全國政協常務委員,第六屆全國政協副主席。

1982年選為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晚年他還擔任中國網球協會主席一職。

1988年獲一級紅星勛章

1990年國際網聯授予呂正操“最高榮譽獎章。

1991年受原政協主席鄧穎超等中央領導人的指派呂正操與張學良在美國會晤。

2001年9月5日參加盧溝橋中國抗日戰爭紀念館舉行的美國飛虎隊援華抗日60周年座談會。

2004年1月4日呂正操將軍百年誕辰。

2009年10月13日14時45分呂正操同志在北京逝世,享年106歲(虛歲)

百歲誕辰

2005年1月4日,是開國上將呂正操的百歲誕辰。呂老從不在意自己的年齡,反對給自己辦生日,前些日子就謝絕了家鄉政府和一些單位為他辦百歲生日的請求,同時也謝絕了很多客人的拜訪。

在北京西三環邊上一個靜謐的院落裏,將軍家裏像往常一樣平靜——自己百歲生日這一天,將軍是在閱讀中度過的。 不同的是,今天,將軍手中拿的是剛剛出版的自己的回憶錄

“講武堂時的照片真帥。”將軍一邊翻回憶錄中自己的照片,一邊跟女兒聊著。 寬大明亮的書房裏,將軍穿著一件鮮亮的紅毛衣,一邊躺在沙發上翻著書,一邊跟孩子們聊著自己的過去,就像我們生活中最常見的那些平凡的老父親一樣。 隻有書架上那支逼真的步槍模型和一個“毛澤東號”的火車頭模型,以及張學良、董必武等人的手書,暗示著這位老人整整一個世紀的生活中所蘊藏的無數傳奇

1904年1月4日,在日俄戰爭的戰火中,呂正操出生在遼寧省海城縣唐王山後村。“母親生我的時候,為了免遭不測,把我藏到柴草垛裏。”將軍回憶。上了4年國小後,窮得連鉛筆也買不起的呂正操失學了。當學徒、種地,1922年,17歲的呂正操終于走出了實現自己夢想的第一步,參加了東北軍。

“在我的少年時代,就目睹了日本侵略者對家鄉人民的壓榨與殺害,痛恨日本兵。入學時,老師給我起了個學名‘正言’,我自己改為‘正操’,意思就是操練好了打日本侵略軍。”將軍說。 呂正操參加的是張學良的東北軍衛隊旅。由于他念過書——即使在輟學後,呂正操也一直堅持著自學,又寫得一手漂亮的小楷,1923年冬,被張學良推薦考入東北講武堂深造。1925年畢業後,呂正操成了張學良的少校副官、秘書,同澤俱樂部幹事,直到1936年西安事變,一直在張學良身邊工作或在他部下任職。

1936年12月12日,張學良、楊虎城發動舉世震驚的“西安事變”。此時,呂正操正擔任張公館的內勤工作,和應邀來西安共商大計的中共代表羅瑞卿、許建國常有接觸。西安事變和平解決後,呂正操到國民黨53軍任團長,期間被中共中央北方局接納為中國共產黨黨員。

1937年,“七七事變”發生,日本全面侵華,國民黨軍隊節節敗退。呂正操率部于1937年10月14日在冀中平原脫離國民黨軍,改稱“人民自衛軍”,在冀中平原上樹起了共產黨抗日武裝力量的大旗。

“那是一個秋夜,天空晴朗,月光明亮,我們大家踏著皎潔的月光,走上了抗日征途。”時隔68年,將軍仍清楚地記得那個歷史性的夜晚。

從此,呂正操就率部馳騁在冀中平原,鑄造了平原抗戰中的一段段傳奇歷史。他率冀中軍民在反“掃蕩”和反“蠶食”鬥爭中,創造了平原遊擊戰爭史上輝煌燦爛的一頁。新中國成立以後被搬上銀幕和舞台的《地雷戰》、《地道戰》、《平原遊擊隊》以及《平原作戰》等影響巨大的文藝作品,都為這一時期的真實鬥爭作了藝術上的註解。在白洋淀地區,人民還組織起了水上遊擊隊雁翎隊。毛澤東曾表揚他們是“堅持平原遊擊戰爭的模範,堅持人民武裝鬥爭的模範。” 在殘酷激烈的作戰環境中,呂正操沉著、果決、滿懷激情,表現出非凡的軍事才能,成為冀中百姓心目中的傳奇人物。最多時,他一天之內打過五仗,常常一馬當先。

百歲的將軍,擁有驚人的記憶力。

“在晉綏軍區時,將軍曾接待中外記者代表團的採訪。“我們不是開新聞發布會,而是用攻克汾陽的戰鬥來接受採訪。” 將軍說,在這場戰鬥中,八路軍、民兵和普通老百姓肩並肩浴血奮戰,一切關于“八路軍不打仗,沒有傷兵,沒有俘虜,人民害怕八路軍,恨八路軍”的謊言在中外記者眼前不攻自破。

抗戰勝利後,呂正操又挺進東北,任東北民主聯軍副總司令兼西滿軍區(機關設在今吉林雙遼鄭家屯)司令員,東北鐵路總局局長,新中國成立後任鐵道部副部長、部長,鐵道兵政委,為中國的鐵路交通事業嘔心瀝血,做出了重大貢獻。

“我一輩子,就是打日本,管鐵路,打網球三件事。”回顧百年的傳奇人生,將軍隻用了這樣輕描淡寫的幾個字。

將軍至今還保留著一個頭銜,中國網球協會主席。 算起來,將軍打網球的歷史之悠久,確實是當今少有人及。“在東北軍跟著張學良先生時,我就打網球了。一直打到90歲。後來,實在打不動了,就去發獎。”將軍說,就在冀中抗戰中,戰況一緩,自己就要跟人打兩局。 在將軍的客廳裏,掛著一幅有薩馬蘭奇簽名的圖畫,還有一組將軍打網球的照片,體現著將軍對網球的偏好。“去年李婷、孫甜甜在奧運會上獲網球女子雙打金牌時,他馬上要我們發電報去祝賀。”秘書說。

將軍關心的事還有很多。在他的案頭,記者看到了各種各樣的書:有人物傳記、中外史書,也有當今市場上熱賣的各種書籍,包括財經、金融類的書。秘書說,將軍有一度甚至非常關心匯市,每天都要工作人員給他講述當天的匯市情況。

“最喜夕陽無限好,人生難得老來忙。”自1983年離休以後,將軍始終關註國家大事,除在軍隊、鐵道建設這兩個自己最為關心的領域多有建言外,還對教育、經濟、科技、新聞等多個領域都作過深入的調研,提出過重要建議。

“常常想起那些為了保護我們而慘死在日本侵略者刺刀下的鄉親們,那些在戰鬥中犧牲的戰友們。人,不在于活多久,而在于多做事。”將軍說。

其他信息

最後一次公開亮相

根據可查的媒體資料,呂正操老人最後一次出席重大活動並被媒體拍攝下來,是2001年9月5日在盧溝橋中國抗日戰爭紀念館舉行的美國飛虎隊援華抗日60周年座談會。在一張當時開幕式上拍攝的現場照片中,呂老與飛虎隊老戰士代表坐在一起,看上去精神矍鑠,絲毫不顯龍鍾之態。

呂正操呂正操

有關呂老戎馬生涯的敘述,最令人稱道的傳奇經歷,大都流傳于冀中平原。1937年10月14日,他率部成立“人民自衛軍”,在冀中平原上樹起了共產黨抗日武裝力量的大旗。直至晚年,老人一直清晰地保留著那天的印象。

後來被電影演繹得神乎其神的地道戰和地雷戰,就是呂正操在冀中平原留下的戰爭傑作,而他的名字更是令日本侵略者聞風喪膽。擔任美國合眾國際社和英國《泰晤士報》、國家廣播公司駐中國記者的美國著名新聞記者、作家哈裏遜·福爾曼在《來自紅色中國的報告》一書中,這樣描述地雷戰的威力:

“圍困日本人的一個常用的方法,便是在據點附近安放成百上千個地雷。有一個村庄因為這一方法運用得很成功,以致他們堅信自己擺脫了鄰近據點的威脅……”呂老後來對新華社記者徐壯志回憶說:“福爾曼說,其重要性並不在于這些原始武器的效果優良,而是在于它清楚地反映出人民的作戰精神。”

呂老的兒子呂彤羽則透露了一件鮮為人知的事情:曾經擔任美國總統羅斯福衛隊隊長的美國參贊卡爾遜,曾經採訪過呂老,他從共產黨那裏學到了官兵一致的做法,當年那種艱苦奮鬥的精神令這個美國軍人特別感動。回到美國後,卡爾遜還曾參照中國共產黨的原則,組建了海軍陸戰隊的突擊隊。

最後一次接受採訪

2009年10月13日14時45分,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上將呂正操逝世,享年106歲。全國各地的媒體不約而同地以這樣一個特殊的頭銜,送別這位令人景仰的長者:“最後一位開國上將”。在談及他的生平時,也幾乎都會提到他晚年時的一句自我調侃:“我一輩子,就是打日本、管鐵路、打網球三件事。”

令人感慨的是,將軍離去之時,國慶60周年盛典才剛結束不久。在這歷史與現實的歲月交替中,人們似乎再次感受到那段光輝歲月的偉大意義。一位網民留下了這樣一句耐人尋味的話:“一位英雄的遠行,一個傳奇年代的離去。”

2009年7月,呂正操老人在病房中接見了北京晚報《國家》特刊的一位特約作者,這無意中成為他生前接受的最後一次採訪:這次採訪是在301醫院的病房中進行的,本報特約作者夏莉娜這樣描述說:“寬敞明亮的病房裏,老人正坐在輪椅上看電視,今天有他喜愛的網球比賽。盡管他的頭發和雙眉已被歲月染白,那雙目睹了人世間一個多世紀風雲變幻的眼睛卻依然銳利、深邃。聽工作人員介紹,呂老自從做了白內障手術後,看報紙、雜志都不用戴眼鏡了。這不由得讓人驚嘆這位老人的生命力竟是如此旺盛。”

由于沒有醫生的批準,呂老不能開口向夏莉娜講述他所經歷的傳奇人生,但他授意家人將一個筆記本借給了記者。那是一個紫色硬皮小本子,封面右上角貼著一個小標簽:“記錄本1949年之三”。呂老有做筆記的習慣,這個小本中記錄了1949年6月至10月間,他在開國前夕參加會議的紀要和與重要領導人的談話。

夏莉娜抄寫下了這樣一些內容:6月3日,呂老與周恩來的談話:“原來中央估計兩廣很快下來……”6月8日,是周恩來的講話摘要,當前要辦的三件事:“一、軍事:西安有仗打,加速佔領湘贛、兩廣,佔領福建……二、經濟鬥爭……三、召開政協會議及建立政府組織……”還有一段毛澤東關于當前情勢分析的談話,沒有註明具體日期。

1949年10月19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第三次會議上,呂老被任命為鐵道部副部長。夏莉娜記得,筆記本的最後幾頁,除了有關第一屆中央人民政府開會的內容,其餘全部都是他最為關註的有關鐵路建設的訊息。在採寫稿件時,她說,從字裏行間,似乎可以觸摸到60年前新中國建立過程中的一個個歷史瞬間。

2010年1月16日,獲得2009CCTV年度體壇風雲人物評審會大獎

在京逝世

開國上將呂正操于2009年10月13日在京逝世 享年106歲。在他逝世前,以他的生平為藍本的長篇評書《大河風流》已風行民間。該評書是由著名表演藝術家單田芳演講,主要講述了主人公馮德雙(即呂正操上將)的青少年時代的苦難、傳奇、冒險、以及戰爭時代的戎馬生涯。由于單老也是東北人,他講東北的人物,是聲情並茂非常有感染力!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