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布 -東漢末年武將,割據諸侯

呂布

呂布(?-199年2月7日 ),字奉先,漢族,東漢末年名將,漢末群雄之一,五原郡九原縣人(今內蒙古包頭九原區)。先後為丁原、董卓的部將,也曾為袁紹效力,後佔據徐州,自成一方勢力。于建安三年十二月癸酉(199年2月7日)在下邳被曹操擊敗並處死。

由于《三國演義》及各種民間藝術的演繹,呂布向來是以"三國第一猛將"的形象存在于人們的心目之中。

  • 中文名
    呂布
  • 別名
    三國第一猛將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陝西省榆林市綏德縣
  • 出生日期
    151
  • 逝世日期
    198-12
  • 奉先

人物介紹

呂布(?-198年12月),字奉先,漢族東漢末年名將,漢末群雄之一,五原郡九原縣人(今內蒙古包頭九原區)。《米脂縣志》記載:三國時的天下美人貂蟬是本人的夫人,名貂夫人。《綏德縣志》記載:“才貌雙全的呂布是綏德人”。先後為丁原、董卓的部將,也曾為袁術效力,曾被封為徐州牧,後自成一方勢力,于建安三年(198)在下邳被曹操擊敗並處死。由于《三國演義》及各種民間藝術的演繹,呂布向來是以“三國第一猛將”的形象存在于人們的心目之中。 

呂布

呂布——“三國第一猛將”

呂布是三國時期的一大英雄人物,人稱“馬中赤兔,人中呂布”。他和他的坐騎赤兔馬都曾是那個風雲變幻的時代人們心中的尤物。但是呂布的命運並不太好,他的一生在三國歷史的天空像一顆流星一樣劃過,並沒有最終成就一番事業。不過,由于他的出現,對當時的政治和軍事格局產生了重要的影響——製造了三國歷史發展過程中的三大變局。由于小說《三國演義》及各種民間藝術的影響,呂布向來是以“三國第一猛將”的形象存在于人們的心目之中。

呂布有著非常勇武的性格,可是他又無謀而多猜忌。初為丁原部下,後殺丁原而投董卓,認其為父。遷中郎將,封都亭侯。董卓暴虐,曾因小事失意,拔手戟擲布。布與卓侍婢私通,恐事發覺,心亦難安。時司徒王允與僕射士孫瑞密謀誅卓,用連環計使呂布殺了董卓,得到了美女貂蟬。王允以布為奮威將軍,儀比三司,封溫侯,共秉朝政。­

呂布是一個有魅力的人,在亂世之中也佔據一席之位,這也說明他的能力。但是可惜的是他雖然有諸如陳宮張遼等名臣名將,卻始終不能發揮他們的作用,這也歸結為他性格中有剛愎自用的一面。呂布更是一個愛家愛美人的人,他原可以逃出白門樓之難,但是為了家人,為了貂蟬,他放棄了,這也側面表現出他顧家的一面,卻不是一個在亂世中稱雄爭霸的形象。

特征

呂布善弓馬騎射,臂力過人,有“飛將”的美譽。在民間有“人中呂布,馬中赤兔”一說。

不過他雖驍勇善戰,但又勢利多變,為人有勇無謀,他知高順言忠而不用,不聽陳宮之言,更甚與麾下將領妻子有染,聽信婦人說話,故除其勇武為人所記,個性卻並不為人所喜。  

三國演義》描寫他持方天畫戟,騎赤兔馬,頭戴金冠;“三英戰呂布”時關羽張飛劉備三人圍攻呂布,亦未能將其戰倒[12];又直接寫他成為丁原、董卓的義子,加上自己姓呂,所以張飛說他是“三姓家奴”;加插了王允使計,以美女貂蟬離間他與董卓的“連環計”。 並州定襄縣(今山西省太原市以北、忻州市東南部)東南的中霍村據傳是呂布故裏,有“霍清泉”、“智擒赤兔馬”、“歪脖子樹”等民間傳說,都與呂布有關。

人物生平

效力董卓

呂布因其勇武在並州任職,並州刺史丁原擔任騎都尉,在河內駐扎,任命呂布為主簿,

呂布呂布

對他很親近。漢靈帝死後,丁原接到何進的徵召,率領軍隊到洛陽,密謀誅殺宦官,被任命為執金吾。適逢何進為宦官所殺,董卓入京,誘呂布殺丁原,進而吞並丁原的軍隊,並任命呂布為騎都尉,同他發誓結為父子,對他十分欣賞信任。呂布擅長騎射,臂力過人,被稱為“飛將”,不久又被董卓提拔為中郎將,封都亭侯。  

關東軍起兵討董時,呂布亦曾參戰,卻與將領胡軫不和而被孫堅所敗,最後董卓挾天子遷都長安。董卓自知自己凶暴,為人所惡,所以時常要呂布作自己的侍衛及守中閣;不過,董卓性格又十分猜疑,曾因小許失意而向呂布擲出手戟,又呂布與董卓的婢女有染,恐怕事情被董卓發覺,所以心中十分不安。之前,由于王允因為呂布是並州的壯士,對他以厚禮相待。自從呂布懷恨董卓後,他去見了王允,述說了董卓差點殺他的經過。王允此時正和士孫瑞、楊瓚等密謀除掉董卓,因此便讓呂布作內應。呂布有些猶豫,說:“奈何是父子,怎麽好下手呢?”王允說:“將軍姓呂,本來就非親生骨肉,如今你保全自己的性命還來不及,還說什麽父子!”于是呂布答應了王允,成功刺殺董卓,任職奮武將軍,假節,儀比三司,進封溫侯,與王允同掌朝政。

投靠各方

董卓死後兩個月,其舊部屬李傕和郭汜等本想解散部隊,歸隱田野,途中遇賈詡獻計,召集舊部,攻入京城,呂布守城八日,因城內叟兵叛變,呂布戰敗,于是率兵百餘騎兵,帶著董卓的首級殺出武關。在這此間,呂布曾在城北與郭汜單挑決勝負,呂布以矛刺中郭汜,郭汜被左右軍隊所救,雙方遂各自罷兵。

呂布呂布

呂布先投靠袁術,但因袁術不滿他自恃有功而十分驕恣、恣兵抄掠,所以被拒絕,于是呂布改投袁紹。在袁紹處,與其聯手在常山會戰張燕,黑山軍有一萬多精兵、幾千騎兵。呂布經常騎著能夠騰躍城牆、飛跨壕溝、名叫赤兔的良馬,與手下猛將成廉、魏越等幾十個人騎馬沖擊張燕的軍陣,有時一天去三四次,每次都砍了敵人的首級回來。連續作戰十多天,終于打敗了張燕的軍隊。呂布仗恃自己的戰功,再次向袁紹要求增加軍隊,袁紹不答應,而呂布手下的將士也時時搶劫、掠奪,袁紹開始疑恨他。呂布感覺不安,就請求回洛陽。袁紹同意他的要求,以天子名義任命呂布領司隸校尉,派甲士送呂布而暗中要除掉他。呂布懷疑袁紹打自己的主意,就派人在營帳中彈著箏,自己悄悄逃了出去。半夜那些甲士出動,亂刀砍呂布的床,認為他已經死了,第二天袁紹卻得到呂布還活著的訊息,于是下令關閉城門[3],呂布得以逃到河內,與張楊聯合。袁紹擔心呂布對自己不利,再次派兵追殺呂布,那些士兵都害怕他,追上了也沒有一人敢逼近。途中經過陳留,太守張邈派人迎接呂布,對他大加款待,臨分手時兩人握住對方手臂發誓結好。

爭奪兗州

公元194年(興平元年),曹操向東攻打陶謙,派將領武陽人陳宮駐守東郡。陳宮趁機勸說張邈:“現在天下分裂,英雄豪傑同時嵋起,您擁有十萬人的隊伍,處在可以四面作戰的地方,按劍雄視天下,是可以做人中豪傑,反而被人控製,不是太卑下了嗎?現在本州的軍隊東征,其地空虛,呂布是猛士,善于作戰,英勇無敵,將他接來一同佔據兗州,觀望天下情勢,等候時事的變化好轉,這可以縱橫一世。”張邈聽從陳宮的意見,就同弟弟張超和陳宮等人迎接呂布,請他當兗州牧,佔據濮陽,兗州所屬郡縣一同回響。曹操知道後率領軍隊攻打呂布,雙方多次交戰,相持一百多天。這時發生天旱,又有蝗蟲為害,糧食不夠,出現了人吃人。呂布將部隊移到山陽駐扎。興平二年中,曹操將兗州各城全部收復,在鉅野擊敗呂布,呂布東逃投奔劉備。張邈到袁術那裏求救,留下張超帶著家眷部屬駐守雍丘。曹操包圍張超,圍了幾個月,殺了張超和張氏三族。張邈未到壽春,就被他的士卒殺害。呂布見到劉備後,對其非常尊敬,對劉備說:“我和閣下都是北疆邊境的人。我當時見關東軍起兵,想要誅殺董卓。但我殺了董卓東出,關東諸將卻沒有一個接納我,都想要殺了我。”並請劉備坐在帳中的床上,令妻妾向劉備行禮,酌酒飲食,稱劉備為賢弟。劉備見呂布語言無常,表面以為然之,但心裏卻不開心。

雄踞徐州

公元195年(興平二年),劉備東征袁術,袁術寫信給呂布,許諾送上二十萬斛大米,誘使其襲擊下邳,于是呂布水陸東下,軍隊抵達下邳西四十裏時,劉備的中郎將丹楊人許耽派司馬章誑前來迎接呂布,並向呂布透露了張飛和曹豹相爭,下邳城內大亂,丹陽兵都在西白門城內等待呂布的到來,于是呂布便大舉進軍,早晨到達城下。天亮後,丹陽兵開啟城門,呂布坐在城門上,指揮軍隊大破張飛,俘虜劉備的妻妾兒女及其部曲的家眷。

此時,劉備為袁術所敗逃往海西,飢餓疲憊,向呂布請求投降。呂布又惱火袁術不再運糧來,就準備了車馬迎接劉備,讓劉備擔任豫州刺史,派他駐守小沛。呂布自稱為徐州牧。

轅門射戟

公元196年(建安元年),袁術派大將紀靈帶領步騎共三萬多人馬征討劉備,劉備向呂布求援。呂布手下將領說:“將軍您一直想除掉劉備,如今可借袁術的手除掉他。”呂布說:“並非如此,袁術如果佔據了小沛,就會聯合北面泰山一帶的部隊,我們就會被袁術所包圍,我不能不去救劉備啊。”于是領步兵千人、騎兵二百,飛速趕往小沛。紀靈等人聽說呂布前來援救劉備,隻好收兵,不敢輕舉妄動。呂布在離小沛西南一裏的地方扎下營寨,派衛士去請紀靈等將領,紀靈等人也請呂布一起飲酒。呂布對紀靈等人說:“玄德,是我呂布的賢弟。如今他被諸位所圍,我特意趕來救他。我呂布生性不愛看別人互相爭鬥,隻喜歡替別人解除紛爭。”呂布命門候在營門中豎起一支戟,說:“諸位看我射戟上的小支,如一發射中,諸君當立即停止進攻,離開這裏,如射不中,那你們就留下與劉備決一死戰。”他引弓向戟射出一箭,正好中了小支。諸將大為震驚,誇贊說:“將軍您真是有天神般的威力呀!”第二天,呂布又與諸將歡會宴飲,然後各自回兵。

郝萌之變

公元196年(建安元年)六月夜半時,呂布部將河內人郝萌在袁術的慫恿下發動叛亂,率兵部隊攻打呂布治所下邳,城池防守堅固無法攻入,呂布不知道造反的是誰,帶領家眷逃往高順營寨,高順問道:“將軍有所隱不?”呂布回答:“這是河內人的聲音。”于是高順便猜到造反的是郝萌,于是率部到下邳平叛,弓弩齊發射死郝萌部,天亮還營。(《冊府元龜》則記載呂布與高順一同前往平叛。郝萌的部將曹性反正,與郝萌對戰,郝萌刺傷曹性,曹性斬斷郝萌一臂,高順乘勢斬下郝萌的首級,用床擔著受傷的曹性前往見呂布。呂布問曹性此事起源,曹性回答:“郝萌收到袁術的鼓動而造反。”呂布又問:“同謀的都有誰?”曹性回答說陳宮同謀,當時陳宮坐在呂布旁白,臉發紅,旁人都察覺到了。呂布因為陳宮是大將,並不追究。曹性又說:“郝萌造反時曾問我可行嗎?我說呂大將軍神勇不可對抗,沒想到郝萌狂惑不止。呂布對曹性說:“你真是個健兒。”讓其好好養傷,等曹性傷愈後,讓他統領郝萌的餘部。

虎步江淮

袁術想聯合呂布,讓他為自己所用,于是向呂布提出讓他的兒子娶呂布之女為妻,呂布同意了。袁術派韓胤為使節,向呂布正式轉達他將更換年號、登基稱帝的事情,同時請求接呂布的女兒與自己的兒子去完婚。沛相陳珪擔心袁術、呂布成了親家,徐州、揚州聯為一體,將會危害國家,于是前往遊說呂布:“曹公奉迎天子,輔佐朝政,征討八方,威震四海,而將軍您應與他合作,以取得天下安寧。  呂布畫像如果您與袁術成了親家,將會擔上不義之人的罪名,那樣情勢就對您不利了。”呂布心裏也怨恨當初袁術不接納自己,雖說女兒此時已經隨韓胤走了,他還是把她追了回來,拒絕了這門親事,並將使者韓胤戴上枷鎖、鐐銬,送往許都街市上斬首示眾。陳珪想派其子陳登到許都,說明呂布願意與曹操合作,呂布不同意。正巧曹操的使者這時來到,傳天子令,任命呂布為左將軍。呂布大喜,于是讓陳登啓程,還命他帶著書信,向天子謝恩。

呂布呂布

陳登拜謁曹操,述說了呂布有勇無謀、反復無常的缺點,希望曹操早日除掉他。曹操說:“呂布是個具有狼子野心的人,實在不能讓他久留世上,你當然是最熟悉內情的。”當即把陳珪的年俸祿提到二千石,任命陳登為廣陵太守。臨別時,曹操拉著陳登的手說:“東邊的事,便全托付給你了。”命令陳登私下分化呂布的隊伍,為自己做內應。開始時,呂布想通過陳登求得徐州刺史之職,陳登回來,呂布見自己的願望沒能實現,大怒,拔出戟來砍著桌子說:“你父親勸我與曹公合作,我才拒絕了袁術的婚約;而現在我一無所獲,你們父子反倒地位顯赫,加官晉爵,我被你們出賣了!你倒說說看,你在曹公面前替我說了些什麽?”陳登面不改色,從容地答道:“我見曹公時說:‘對待將軍您,要像對待猛虎,應當讓他吃飽,如果不飽,他會吃人的。’曹公說:‘並不像你說的那樣,對呂布更像是養鷹,餓時可以利用,而當他吃飽了,卻會自顧飛去。’我們就是這樣談論您的。”呂布的氣才平息下來。

袁術聽說呂布回絕了婚事還殺了自己的使者,便派手下大將張勛、橋蕤等人同韓暹、楊奉合兵,率幾萬步兵騎兵,分七路進攻呂布。當時呂布隻有三千兵力,四百匹馬,擔心抵擋不住,對陳珪說:“如今招來袁術的部隊,是由于你造成的,你看該怎麽辦?”陳珪說:“韓暹、楊奉與袁術,不過是倉促聚起來的部隊而已。原先就沒有確定計策,不可能相互維持。我兒子陳登算定他們好比排著隊的雞,其局面不可能一同棲息,很快就可使他們離散。”呂布採納陳珪的計策,寫信給韓暹、楊奉說:“二位將軍有救駕之功,而我親手殺掉董卓,一道建立功名,將會留名青史。現在袁術反叛,應當一同討伐他。你們為什麽與反賊來這兒攻打我呢?可趁著現在聯手打敗袁術,為國家除害,為天下建立功業,這個機會不可失去。”又答應打敗袁術軍隊之後,將軍中錢糧全部給他們。韓暹、楊奉大為高興,就一同在下邳攻打張勛等人,活捉了橋蕤,其餘人馬潰散逃走,許多人被殺死殺傷,掉在水中淹死,差不多全軍覆沒。呂布率軍追擊袁術至江淮,在岸北大笑之而還。

當時泰山臧霸等攻克莒城,答應給呂布財物錢幣用來結交呂布,但沒來得及送去,呂布就親自去要。呂布的督將高順勸他不要去,說:“將軍親自斬殺董卓,威震戎狄,聲名遠揚,遠近都害怕您,要什麽東西不能得到,反而親自去要財貨?萬一得不到,豈不有損威名?”呂布不聽。已經到了莒城,臧霸等人不知道呂布來的用意,堅守莒城拒絕呂布,結果呂布無法攻克,引軍還下邳,爾後臧霸與呂布和解。高順為人清白,儀表威嚴,很少說話,統率部眾整齊,每次作戰必定獲勝。呂布天生隨便作出決定或改變主張,做事情變化無常。高順常常規勸說:“將軍做事情,不肯慎重考慮,時常出現失誤,說話做事總是有差錯。失誤的事情難道可以一再發生嗎?”呂布了解高順的忠誠但終究不採納。劉備在小沛,招納舊部,重新糾集了萬人,呂布厭惡他,親自出兵攻打劉備,劉備大敗,前往許都依附曹操。曹操厚待劉備,封他為豫州牧,並送予軍糧和部隊,讓他到沛城收攏舊部。

慘遭縊殺

公元198年(建安三年)冬,呂布再次反叛朝廷依附袁術,派高順、張遼攻打在沛縣,擊敗劉備。曹操派夏侯敦援救劉備,也被高順打敗。曹操于是親自率兵攻打呂布,兵到下邳城下。曹操送了一封信給呂布,向他陳述禍福。呂布想投降,但陳宮等人由于自己對曹操負罪,極力反對,而且對呂布說:“曹公從遠道而來,其局勢不能持久,將軍如果用步兵和騎兵駐守城外,我率領其餘人馬關了城門把守。  曹操如果向將軍進攻,我帶領部隊從後面進攻曹軍;要是曹操隻是攻城,將軍就從外面救援。用不了一個月,曹軍糧食全部用盡,發起進攻就可以打敗曹操。”呂布同意他的看法。呂布的妻子說:“從前曹氏對待陳公台像對待嬰兒一樣無微不至,陳宮仍然丟下曹操投靠我們。現在將軍對待公台的好處並未超過曹氏,卻打算丟下全城和妻子兒女孤軍遠出嗎?一旦發生變故,我難道還能成為將軍的妻子嗎?”於是呂布作罷,但暗中派人向袁術求救,又親自率領一千多騎兵出城,打敗後退回城內,守住城不敢出去。袁術也不能援救。呂布雖驍勇剛猛,但少謀而心胸狹隘多猜忌,不用陳宮建議,諸將又各自猜疑,所以每戰多敗。曹操圍攻三個月,決水圍城,呂布軍中上下離心,其部下侯成、宋憲、魏續反叛,縛了陳宮投降,呂布在白門樓見敵軍攻急,大勢已去,于是令左右將他的首級交給曹操,左右不忍,便于十二月癸酉(198年2月7日)下城投降。呂布被捆到曹操面前,曾要求松綁,曹操笑說:“捆綁老虎不得不緊。”呂布又說:“曹公得到我,由我率領騎兵,曹公率領步兵,可以統一天下了。”曹操頗為心動,但劉備在一旁說:“明公您看見呂布是如何侍奉丁建陽和董太師的嗎!”呂布死前說:“大耳兒劉備最不能相信!”最終呂布被縊殺,然後梟首。其部屬陳宮、高順亦拒降被處死,張遼則領兵向曹操投降。曹操下令將呂布、陳宮、高順的首級送往許都彰功,然後下葬。

呂布呂布

史籍記載

三國志

老版《三國演義》中的呂布(張光北飾)呂布字奉先,五原郡九原人也。以驍武給並州。刺史丁原為騎都尉,屯河內,以布為主簿,大見親待。靈帝崩,原將兵詣洛陽。與何進謀誅諸黃門,拜執金吾。進敗,董卓入京都,將為亂,欲殺原,並其兵眾。卓以布見信于原,誘布令殺原。布斬原首詣卓,卓以布為騎都尉,甚愛信之,誓為父子。

布便弓馬,膂力過人,號為飛將。稍遷至中郎將,封都亭侯。卓自以遇人無禮,恐人謀己,行止常以布自衛。然卓性剛而褊,忿不思難,嘗小失意,拔手戟擲布。布拳捷避之,先是,司徒王允以布州裏壯健,厚接納之。後布詣允,陳卓幾見殺狀。時允與僕射士孫瑞密謀誅卓,是以告布使為內應。布曰:“奈如父子何!”允曰:“君自姓呂,本非骨肉。今憂死不暇,何謂父子?”布遂許之,手刃刺卓。語在卓傳。允以布為(奮威)〔奮武〕將軍,假節,儀比三司,進封溫侯,共秉朝政。布自殺卓後,畏惡涼州人,涼州人皆怨。由是李傕等遂相結還攻長安城。布不能拒,傕等遂入長安。卓死後六旬,布亦敗。將數百騎出武關,欲詣袁術。

呂布呂布

《三國志11》呂布傳布自以殺卓為術報讎,欲以德之。術惡其反復,拒而不受。詣袁紹,紹與布擊張燕于常山。燕精兵萬餘,騎數千。布有良馬曰赤兔。一常與其親近成廉、魏越等陷鋒突陳,遂破燕軍。而求益兵眾,將士鈔掠,紹患忌之。布覺其意,從紹求去。紹恐還為己害,遣壯士夜掩殺布,不獲。事露,布走河內,與張楊合。紹令眾追之,皆畏布,莫敢逼近者。

張邈字孟卓,東平壽張人也。少以俠聞,振窮救急,傾家無愛,士多歸之。太祖、袁紹皆與邈友。闢公府,以高第拜騎都尉,遷陳留太守。董卓之亂,太祖與邈首舉義兵。汴水之戰,邈遣衛茲將兵隨太祖。袁紹既為盟主,有驕矜色,邈正議責紹。紹使太祖殺邈,太祖不聽,責紹曰:“孟卓,親友也,是非當容之。今天下未定,不宜自相危也。”邈知之,益德太祖。太祖之征陶謙,敕家曰;“我若不還,往依孟卓。”後還,見邈,垂泣相對。其親如此。

呂布之拾袁紹從張楊也,過邈臨別,把手共誓。紹聞之,大恨。邈畏太祖終為紹擊己也,心不自安。興平元年,太祖復征謙,邈弟超,與太祖將陳宮、從事中郎許汜、王楷共謀叛太祖。宮說邈曰:“今雄傑並起,天下分崩,君以千裏之眾,當四戰之地,撫劍顧眄,亦足以為人豪,而反製于人,不以鄙乎!今州軍東征,其處空虛,呂布壯士,善戰無前,若權迎之,共牧兗州,觀天下情勢,俟時事之變通,此亦縱橫之一時也。”邈從之。太祖初使宮將兵留屯東郡,遂以其眾東迎布為兗州牧,據濮陽。郡縣皆應,唯鄄城、東阿、範為太祖守。太祖引軍還,與布戰于濮陽,太祖軍不利,相持百餘日。是時歲旱、蟲蝗、少谷,百姓相食,布東屯山陽。二年間,太祖乃盡復收諸城,擊破布于鉅野。布東奔劉備。邈從布,劉超將家屬屯雍丘。太祖攻圍數月,屠之,斬超及其家。邈詣袁術請救未至,自為其兵所殺。

備東擊術,布襲取下邳,備還歸布。布遣備屯小沛。布自稱徐州刺史。(動漫版呂布遣將紀靈等步騎三萬攻備,備求救于布。)布諸將謂布曰:“將軍常欲殺備,今可假手于術。”布曰:“不然。術若破備,則北連太山諸將,吾為在術圍中,不得不救也。”便嚴步兵千、騎二百,馳往赴備。靈等聞布至,皆斂兵不敢復攻。布于沛西南一裏安屯,遣鈴下請靈等,靈等亦請布共飲食。布謂靈等曰:“玄德,布弟也。弟為諸君所困,故來救之。布性不喜合鬥,但喜解鬥耳。”布令門候于營門中舉一隻戟,布言:“諸君觀布射戟小支,一發中者諸君當解去,不中可留決鬥。”布舉弓射戟,正中小支。諸將皆驚,言“將軍天威也”!明日復歡會,然後各罷。

術欲結布為援,乃為子索布女,布許之。術遣使韓胤以僭號議告布,並求迎婦。沛相陳珪恐術、布成婚,則徐、揚合從,將為國難,于是往說布曰;“曹公奉迎天子,輔贊國政,威靈命世,將征四海,將軍宜與協同策謀,圖太山之安。今與術結婚,受天下不義之名,必有累卵之危。”布亦怨術初不己受也,女已在塗,追還絕婚,械送韓胤,梟首許市。珪欲使子登詣太祖,布不肯遣。會使者至,拜布左將軍。布大喜,即聽登往,並令奉章謝恩。登見太祖,因陳布勇而無計,輕于去就,宜早圖之。太祖曰:“布,狼子野心,誠難久養,非卿莫能究其情也。”即增珪秩中二千石,拜登廣陵太守。臨別,太祖執登手曰:“東方之事,便以相付。”令登陰合部眾以為內應。

始,布因登求徐州牧,登還,布怒,拔戟斫幾曰:“卿父勸吾協同曹公,絕婚公路;今吾所求無一獲,而卿父子並顯重,為卿所賣耳!卿為吾言,其說雲何?”登不為動容,徐喻之曰;“登見曹公言:‘待將軍譬如養虎,當飽其肉,不飽則將噬人。’公曰:‘不如卿言也。譬如養鷹,飢則為用,飽則揚去。’其言如此。”布意乃解。  《三國志11》呂布形象

術怒,與韓暹、楊奉等連勢,遣大將張勛攻布。布謂珪曰:“今致術軍,卿之由也,為之奈何?”珪曰:“暹、奉與術,卒合之軍耳,策謀不素定,不能相維持,子登策之,比之連雞,勢不俱棲,可解離也。”布用珪策,遣人說暹、奉,使與己並力共擊術軍,軍資所有,悉許暹、奉。于是暹、奉從之,勛大破敗。

布(引還)鈔暴,果登城拒守。布不能拔,引還下邳。霸後復與布和。

建安三年,布復叛為術,遣高順攻劉備于沛,破之。太祖遣夏侯惇救備,為順所敗。太祖自征布,至其城下,遺布書,為陳禍福。布欲降,陳宮等自以負罪深,沮其計。布遣人求救于術,(術)自將千餘騎出戰,敗走,還保城,不敢出。術亦不能救。布雖驍猛,然無謀而多猜忌,不能製御其黨,但信諸將。諸將各異意自疑,故每戰多敗。太祖塹圍之三月,上下離心,其將侯成、宋憲、魏續縛陳宮,將其眾降。布與其麾下登白門樓。兵圍急,乃下降。遂生縛布,布曰:“縛太急,小緩之。”太祖曰:“縛虎不得不急也。”布請曰:“明公所患不過于布,今已服矣,天下不足憂。明公將步,令布將騎,則天下不足定也。”太祖有疑色。劉備進曰:“明公不見布之事丁建陽及董太師乎!”太祖頷之。布因指備曰:“是兒最叵信者。”于是縊殺布。布與宮、順等皆梟首送許,然後葬之。

太祖之禽宮也,問宮欲活老母及女不?宮對曰:“宮聞孝治天下者不絕人之親,仁施四海者不乏人之祀,老母在公,不在宮也。”太祖召養其母終其身,嫁其女。

後漢書

呂布字奉先,五原九原人也。以弓馬驍武給並州。刺史丁原為騎都尉,屯河內,以布為主簿,甚見親侍。靈帝崩,原受何進召,將兵詣洛陽,為執金吾。會進敗,董卓誘布殺原而並其兵。

稍遷卓以布為騎都尉,誓為父子,甚愛信之。稍遷至中郎將,封都亭侯。卓自知凶恣,每懷猜畏,行止常以布自衛。嘗小失卓意,卓拔手戟擲之。布拳捷得免,而改容顧謝,卓意亦解。布由是陰怨于卓。卓又使布守中閣,而私與傅婢情通,益不自安。因往見司徒王允,自陳卓幾見殺之狀。時允與尚書僕射士孫瑞密謀誅卓,因以告布,使為內應。布曰:“如父子何?”曰:“君自姓呂,本非骨肉。今憂死不暇,何謂父子?擲戟之時,豈有父子情也?”布遂許之,乃于門刺殺卓,事已見《卓傳》。允以布為奮威將軍,假節,儀同三司,封溫侯。

布允既不赦涼州人,由是卓將李傕等遂相結,還攻長安。布與傕戰,敗,乃將數百騎,以卓頭系馬鞍,走出武關,奔南陽。袁術待之甚厚。布自恃殺卓,有德袁氏,遂恣兵抄掠。術患之。布不安,復去從張楊于河內。時李傕等購募求布急,楊下諸將皆欲圖之。布懼,謂楊曰:“與卿州裏,今見殺,其功未必多。不如生賣布,可大得傕等爵寵。”楊以為然。有頃,布得走投袁紹,紹與布擊張燕于常山。燕精兵萬餘,騎數千匹。布常御良馬,號曰赤菟,能馳城飛塹,與其健將成廉、魏越等數十騎馳突燕陣,一日或至三四,皆斬首而出。連戰十餘日,遂破燕軍。布既恃其功,更請兵于紹,紹不許,而將士多暴橫,紹患之。布不自安,因求還洛陽。紹聽之,承製使領司隸校尉,遣壯士送布而陰使殺之。布疑其圖己,乃使人鼓箏于帳中,潛自遁出。夜中兵起,而布已亡。紹聞,懼為患,募遣追之,皆莫敢逼,遂歸張楊。道經陳留,太守張邈遣使迎之,相待甚厚,臨別把臂言誓。  

呂布呂布

邈字孟卓,東平人,少以俠聞。初闢公府,稍遷陳留太守。董卓之亂,與曹操共舉義兵。及袁紹為盟主,有驕色,邈正義責之。紹既怨邈,且聞與布厚,乃令曹操殺邈。操不聽,然邈心不自安。興平元年,曹操東擊陶謙,令其將武陽人陳宮屯東郡。宮因說邈曰:“今天下分崩,雄桀並起。君擁十萬之眾,當四戰之地,撫劍顧眄,亦足以為人豪,而反受製,不以鄙乎!今州軍東征,其處空虛,呂布壯士,善虞無前,迎之共據兗州,觀天下情勢,俟時事變通,此亦從橫一時也。”邈從之,遂與弟超及宮等迎布為兗州牧,據濮陽,郡縣皆應之。

曹操聞而引軍擊布,累戰,相持百餘日。是時,旱、蝗,少谷,百姓相食,布移屯山陽。二年間,操復盡收諸城,破布于鉅野,布東奔劉備。邈詣袁術求救,留超將家屬屯雍丘。操圍超數月,屠之,滅其三族。邈未至壽春,為其兵所害。

時,劉備領徐州,居下邳,與袁術相拒于淮上。術欲引布擊備,乃與布書曰:“術舉兵詣闕,未能屠裂董卓。將軍誅卓,為術報恥,功一也。昔金元休南至封丘,為曹操所敗。將軍伐之,令術復明目于遐邇,功二也。術生年以來,不聞天下有劉備,備乃舉兵與術對戰。憑將軍威靈,得以破備,功三也。將軍有三大功在術,術雖不敏,奉以死生。將軍連年攻戰,軍糧苦少,今送米二十萬斛。非唯此止,當駱驛復致。凡所短長亦唯命。”布得書大悅,即勒兵襲下邳,獲備妻子。備敗走海西,飢困,請降于布。布又恚術運糧不復至,乃具車馬迎備,以為豫州刺史,遣屯小沛。布自號徐州牧。術懼布為己害,為子求婚,布復許之。

術遣將紀靈等步騎三萬以攻備,備求救于布。諸將謂布曰:“將軍常欲殺劉備,今可假手于術。”布曰:“不然。術若破備,則北連太山,吾為在術圍中,不得不救也。”便率步騎千餘,馳往赴之。靈等聞布至,皆斂兵而止。布屯沛城外,遣人招備,並請靈等與共饗飲。布謂靈曰:“玄德,布弟也,為諸君所困,故來救之。布性不喜合鬥,但喜解鬥耳。”乃令軍候植戟于營門,布彎弓顧曰:“諸君觀布謝戟小支,中者當各解兵,不中可留決鬥。”布即一發,正中戟支。靈等皆驚,言“將軍天威也”。明日復歡會,然後各罷。

術遣韓胤以僭號事告布,因求迎婦,布遣女隨之。沛相陳珪恐術報布成姻,則徐、楊合從,為難未已。于是往說布曰:“曹公奉迎天子,輔贊國政,將軍宜與協助同策謀,共存大計。今與袁術結姻,必受不義之名,將有累卵之危矣。”布亦素怨術,而女已在塗,乃追還絕婚,執胤送許,曹操殺之。

操,陳珪欲使子登詣曹操,布固不許,會使至,拜布為左將軍,布大喜,即聽登行,並令奉章謝恩。登見曹操,因陳布勇而無謀,輕于去就,宜早圖之。操曰:“布狼子野心,誠難久養,非卿莫究其情偽。”即增珪秩中二千石,拜登廣陵太守。臨別,操執登手曰:“東方之事,便以相付。”令陰合部眾,以為內應。始布因登求徐州牧,不得。登還,布怒,拔戟斫機曰:“卿父勸吾協同曹操,絕婚公路。今吾所求無獲,而卿父子並顯重,但為卿所賣耳。”登不為動容,徐對之曰:“登見曹公,言養將軍譬如養虎,當飽其肉,不飽則將噬人。公曰:‘不如卿言。譬如養鷹,飢即為用,飽則颺去。’其言如此。”布意乃解。袁術怒布殺韓胤,遣其大將張勛、橋蕤等與韓暹、楊奉連勢,步騎數萬,七道攻布。布時兵有三千,馬四百匹,懼其不敵,謂陳珪曰:“今致術軍,卿之由也,為之奈何?”珪曰:“暹、奉與術,卒合之師耳。謀無素定,不能相維。子登策之,比于連雞,勢不俱棲,立可離也。”布用珪策,與暹、奉書曰:“二將軍親拔大駕,而布手殺董卓,俱立功名,當垂竹帛。今袁術造逆,宜共誅討,奈何與賊還來伐布?可因今者同力破術,為國除害,建功天下,此時不可失也。”又許破術兵,悉以軍資與之。暹、奉大喜,遂共擊勛等于下邳,大破之,生禽橋蕤,餘眾潰走,其所殺傷、墯水死者殆盡。

時,太山臧霸等攻破莒城,許布財幣以相結,而未及送,布乃自往求之。其督將高順諫止曰:“將軍威名宣播,遠近所畏,何求不得,而自行求賂。萬一不克,豈不損邪?”布不從。既至莒,霸等不測往意,固守拒之,無獲而還。順為人清白有威嚴,少言辭,將眾整齊,每戰必克。布性決易,所為無常。順每諫曰:“將軍舉動,不肯詳思,忽有失得,動輒言誤。誤事豈可數乎?”布知其忠而不能從。

建安三年,布遂復從袁術,遣順攻劉備于沛,破之。曹操遣夏侯惇救備,為順所敗。操乃自將擊布,至下邳城下。遺布書,為陳禍福。布欲降,而陳宮等自以負罪于操,深沮其計,而謂布曰:“曹公遠來,勢不能久。將軍若以步騎出屯于外,宮將餘眾閉守于內。若向將軍,宮引兵而攻其背;若但攻城,則將軍救于外。不過旬月,軍食畢盡,擊之可破也。”布然之。布妻曰:“昔曹氏待公台如赤子,猶舍而歸我。今將軍厚公台不過于曹氏,而欲委全城,捐妻、子,孤軍遠出乎?若一旦有變,妾豈得為將軍妻哉!”布乃止。而潛遣人求救于袁術,自將千餘騎出。戰敗走還,保城不敢出。術亦不能救。

曹操塹圍之,壅沂、泗以灌其城,三月,上下離心。其將侯成使客牧其名馬,而客策之以叛。成追客得馬,諸將合禮以賀成。成分酒肉,先入詣布而言曰:“蒙將軍威靈,得所亡馬,諸將齊賀,未敢嘗也,故先以奉貢。”布怒曰:“布禁酒而卿等醞釀,為欲因酒共謀布邪?”成忿懼,乃與諸將共執陳宮、高順,率其眾降。布與麾下登白門樓。兵圍之急,令左右取其首詣操。左右不忍,乃下降。布見操曰:“今日已往,天下定矣。”操曰:“何以言之?”布曰:“明公之所患不過于布,今已服矣。令布將騎,明公將步,天下不足定也。”顧謂劉備曰:“玄德,卿為坐上客,我為降虜,繩縛我急,獨不可一言邪?”操笑曰:“縛虎不得不急。”乃令緩布縛。劉備曰:“不可。明公不見呂布事丁建陽、董太師乎?”操頷之。布目備曰:“大耳兒最叵信!”操謂陳宮曰:“公台平生自謂智有餘,今意何如?”宮指布曰:“是子不用宮言,以至于此。若見從,未可量也。”操又曰:“奈卿老母何?”宮曰:“老母在公,不在宮也。夫以孝理天下者,不害人之親。”操復曰:“奈卿妻、子何?”宮曰:“宮聞霸王之主,不絕人之祀。”固請就刑,遂出不顧,操為之泣涕。布及宮、順皆縊殺之,傳首許市。

歷史評價

陳壽:“呂布有虓虎之勇,而無英奇之略,輕狡反復,唯利是視。自古及今,未有若此不夷滅也。”

呂布呂布

範曄:“術既叨貪,布亦翻覆。”

《曹瞞傳》:“呂布梟勇,且有駿馬。時人為之語曰:‘人中有呂布,馬中有赤兔’。”  《新三國》中的呂布(何潤東飾)

陳宮:“呂布壯士,善戰無前。”

高順:“將軍躬殺董卓,威震夷狄。”“凡破家亡國,非無忠臣明智者也,但患不見用耳。將軍舉動,不肯詳思,輒喜言誤,誤不可數也。”

荀攸:“呂布勇而無謀。”“布驍猛,又恃袁術,若縱橫淮、泗間,豪傑必應之。”

程昱:“夫布,粗中少親,剛而無禮,匹夫之雄耳。”

郭嘉:“布之威力不及項籍,而困敗過之,若乘勝攻之,此成禽也。”

孫權:“老賊欲廢漢自立久矣,徒忌二袁、呂布、劉表與孤耳。”

陳琳:“其間豪桀縱橫,熊據虎跱,強如二袁,勇如呂布,跨州連郡,有威有名。”

《十六國春秋》:“張茂謂馬岌曰:‘劉曜自古可誰等輩也?’岌謂曰:‘曹孟德之流。’茂默然。岌曰:‘孟德,公族也;劉曜,戎狄;難易不同,曜殆過之。’茂曰:‘曜可方呂布、關羽,而雲孟德不及,豈不過哉!’。”

崔致遠:“紀昌若見,必想韜弦;呂布相逢,固慚捻筈。既抱非常之伎,佇成可久之功,換滑台之舊資,陟隋苑之高級。”

司馬光:“布者反覆亂人,非能輔佐漢室,而又強暴無謀,敗亡有證。”

蘇軾:“使不幸而賊有過人之才,如呂布、劉備之徒,得徐而逞其志,則京東之安危未可知也。”[20]“背逆人理,世所共疑。故呂布見誅于曹公,牢之見殺于桓氏,皆以其平生反覆,勢不可存。”

何去非:“昔者東漢之微,豪傑並起而爭天下,人各操其所爭之資。蓋二袁以勢,呂布以勇,曹公以智,劉備、孫權各挾其智勇之微而不全者也。”“方二袁之起,借其世資以撼天下。紹舉四州之眾,南向而逼官渡;術據南陽,以擾江淮,遂竊大號;呂布驍勇,轉鬥無前而爭袞州。方是之時,天下之窺曹公,疑不復振。而人之所以爭附而樂赴者,袁、呂而已。”

郝經:“呂布翻覆,虓猛而不知義。至于禽戮,乞解縛自效,豈天也哉。”

王夫之:“而有驍勁之力以助其惡,嗾之斯前矣,激之斯起矣,觸之斯閧矣,蹂躪于中夏而靡所底止,天下未寧而布先殪,其自取之必然也。”“呂布不死,天下無可定亂之機。”

三國演義》:“洪水滔滔淹下邳,當年呂布受擒時:空餘赤兔馬千裏,漫有方天戟一枝。縛虎望寬今太懦,養鷹休飽昔無疑。戀妻不納陳宮諫,枉罵無恩大耳兒。”

編輯本段軼事典故演義描寫

呂布是驍勇善戰的漢末諸侯,先後跟隨丁原、董卓作戰,並最終殺死了丁原和董卓。成為獨立勢力後,呂布與曹操為敵,和劉備、袁術等諸侯時敵時友,最終不敵曹操和劉備的聯軍,兵敗人亡。呂布雖然勇猛,但是少有計策,為人反復無常,唯利是圖。在演義中,呂布是天下無雙的超一流武將,曾在虎牢關大戰劉備、關羽、張飛三人聯手,曾一人獨鬥曹操軍六員大將,武藝可謂公認的演義第一。著名的美女貂蟬上演連環計後,成為呂布的妾室。 

軼事典故

民間傳說

呂布與赤兔有關呂布傳奇性的出生和神話般的成長,在五原縣有很多流傳。相傳東漢章帝年間北匈奴進犯南匈奴及漢朝領地時,呂布祖父呂浩(時任憲部越騎校尉)奉命留守邊塞。呂浩攜妻兒率部駐扎五原郡地,定址北河(黃河舊道現烏加河)南岸五原縣塔爾湖五分橋東,大興土木,建城築堡(今城圪卜就是由此而得名),開荒農耕,並逐步發展畜牧業,紡織業,冶煉治陶業等,固守邊關。

呂布祖父去世後,其父呂良繼任,娶妻黃氏,系五原郡補紅灣(今五原縣城西補紅村)人,是一大戶富豪財主之女。黃氏聰明賢惠,知書達禮,善染織(後成為染織作坊主事)。黃氏生有四女,苦于無子。一日,隨夫到白馬寺廟(今五原縣錦旗東五裏處,由于黃河淘堤已毀于河底)拜佛求子。歸來當晚,黃氏得一夢,夢見有一猛虎撲身而來,黃氏見狀急喚丈夫趕打,老虎卻溫順地臥于身旁。不日黃氏身感有孕,懷孕12個月未見生產,百感焦慮。

呂布呂布

後來,黃氏移至染織作坊,突然屋外人聲大嘈。眾人紛紛出面板之,但見西北上空彩虹映現,光彩奪目,此景奇異。隨之五原山地崩裂,地動山搖。黃氏欲生,身感不適,腹中疼痛難忍,盆骨悶脹,羊水外溢,寸步難行,隨臥于布匹之上,不久產生一男嬰。

男嬰出世更為奇事,但見臍帶自斷,雙目有神,兩拳緊握,站立面前,黃氏驚奇,急擦去污物抱于懷中。後說與丈夫,呂良心中大快:“吾兒神也。”因出生布上,故起名呂布。

動漫《三國演義》中的呂布呂布從小隨母習文作畫,聰慧好學,一點就通,過目不忘,他生性好鬥,力大過人,喜舞槍弄棒,身高體重超出常人,同齡孩童都不敢和他玩耍,視而遠之,唯有同女孩在一起溫順體貼,判若兩人。

呂布卻總喜歡和大人們在一起,問這問那模仿學習。從五歲起常隨牧馬人野外放馬,並喜愛馬,隻要一見馬精神十足,興奮的不得了。他騎在馬上手舞足蹈,手持一根木棍酷似一名勇士,那時他能持棍刺擊野雞野兔。七歲時,單獨騎馬追擊野狐山鹿,從無空手而歸,經常將重于他幾倍的小馬駒抱起玩耍,有時舉過頭頂。

九歲那年,隨父母到補紅灣拜見外公,外公殺羊招待,大人們在羊群中逮羊不得手,他卻上去生擒兩隻,觀者為此驚嘆,外公見狀大喜,當即送與好馬一匹。從此呂布與馬為伴,精心料理,愛馬如痴,從不離胯。

十一歲時,匈漢兩族邊民在白馬寺廟舉行大型慶典,呂布隨父前去參加,在賽馬比賽中,他的騎技超人,馬快如箭,雄姿展現,一舉取得了騎手榮譽。好鬥的呂布,在觀看摔跤比賽時,他看到摔跤手屢戰屢勝全無對手,心中不服,獨自沖入賽場,大聲喊道:“我來試試!”

摔跤勝者見是一童子,根本不把他放在眼裏,瞬間二人扭在一起。經過幾個回合較量,呂布竟將身高和體重比他超出幾倍的大力士摔跤手撂翻在地,頓時轟動了整個賽場,人們呼之為大力士神童。從此,五原地區家喻戶曉,人人皆知,並引以為自豪。  老版《三國演義》中的呂布和貂禪漢靈帝熹平五年(公元176年),鮮卑部落軍事聯盟四處武力擴張,對東漢進行掠奪戰爭。東漢邊將大舉南遷,時年,呂布隨父南撤到山西境內,歸附為並州刺使丁原部下。呂布從此離開了五原縣,開始了他橫掃千軍最後悲壯結局的傳奇人生 。

歇後語

呂布見貂蟬—— 一見鍾情

貂蟬貂蟬

呂布戲貂蟬—— 英雄難過美人關

曹操殺呂布——悔之莫及

屬呂布的——有勇無謀

呂布墓冢馬中赤兔,人中呂布

“馬中赤兔,人中呂布”、“三英戰呂布”的故事可以說是家喻戶曉,但很少有人知道呂布死後葬在焦作市修武縣城東南6公裏處的郇封鎮蘭封村村北。現在的呂布冢已成為縣級文物保護單位。那麽,呂布為什麽會葬在焦作呢?帶著疑問,筆者查閱了《三國志》、《三國演義》等資料,雖然沒有直接查到呂布死後葬在焦作的記載,卻也查到了呂布確實同焦作有著比較密切的關系。

家族成員

妻妾

正史:妻子魏氏,姓名未載于史書,或為魏續的姐妹魏氏。

小說《三國演義》:第一任妻:嚴氏 ;第二任妻:曹氏(曹豹之女)

妾:貂蟬  

呂氏:本欲嫁袁術之子,後下落不明。在光榮三國志系列,叫做“呂玲綺”,在電影《銅雀台》中,叫做“靈雎”。在三國群英傳7叫做“呂雯”。

墓冢位置

呂布本是五原九原(今內蒙古包頭西北)人,出身貧寒,體力過人,從小習武,善于騎射。呂布15歲時父親去世,經人介紹投奔到並州(今山西太原)刺史丁原門下。呂布跟著丁原學習弓馬之技,號稱“飛將”。後來,丁原命呂布為騎都尉,駐防在河內(今焦作)。不久,呂布當了主簿,典領文書,辦理衙門事務。漢靈帝劉宏去世後,丁原與董卓爭奪對漢王朝的控製權,董卓以高官厚祿引誘呂布殺了丁原,繼而司徒王允與呂布合謀殺了董卓。之後,王允任命呂布為奮威將軍,封地溫(今溫縣),為溫侯。

董卓董卓

呂布殺了董卓之後,騎上赤兔戰馬投奔南陽的袁術。袁術起初對他以禮相待,因為他殺了董卓,替袁家幾十口人報了血海深仇。但他在南陽住了不久,便放任自己的部下搶劫老百姓的財物,與袁術鬧得很不愉快。他知道自己難再存身,不得不向袁術告辭,到河內郡投奔同鄉——河內太守張楊。張楊對皇帝忠、對朋友義,比袁術待呂布好多了。但呂布覺得無法在河內郡久留,原因是張楊雖然十分厚道,但張楊的部下想把呂布殺了,將他的頭送往長安領賞。呂布見情形不對,便對張楊說:“朝廷懸賞捉拿我,捉到活的我,賞金大于捉到死的我。你與其殺了我送我的頭去,不如把我捆起來送去。”可能是張楊故意幽默,也可能是張楊實在太厚道了,他沒有說“我不會出賣你”的話,卻一本正經地對呂布說:“你的話很對。”呂布被張楊這一句話弄得坐立不安,隻好一走了之。于是,他帶領部下若幹人向東投奔袁紹去了。  老版《三國演義》中的呂布

後來,袁紹以皇帝的名義任命呂布為司隸校尉,並派遣精銳武士護送呂布到洛陽就職,但密令途中將呂布殺死。呂布得到訊息後,在某一天的夜晚坐在帳篷裏彈箏。彈了一陣後,呂布把箏交給一位親信繼續彈,自己卻悄悄溜走了。袁紹得到呂布逃走的訊息後,大為恐懼,下令關閉城門,以防呂布襲擊。呂布安全脫險以後,不敢繼續去洛陽,也沒有勇氣去找袁紹算賬。他想來想去,感到在這個世界上隻有張楊真正對他好,于是再次投奔張楊。張楊一點也不計較他上次的不辭而別,再度收容了他。

198年,曹操出動大軍攻打徐州的呂布。河內太守張楊跟呂布交情很深,打算援救,但力量不足,隻能率軍進駐東市(今沁陽市東郊),遙造聲勢。除張楊之外,呂布在逃亡時還交到一位好朋友———陳留太守張邈。張邈恨袁紹、怕曹操、愛呂布,聽到曹操前往徐州打陶謙吃了敗仗,並且曹操後方僅有程昱、棗與荀彧三人留守範、東阿與鄄城三縣的訊息後,認為機會難得,就聽從陳宮的話,背叛了曹操,派人前往河內郡接呂布來兗州,欲擁呂布為新的兗州牧。十一月,張楊部將楊醜誅殺了張楊,回響曹操;另一部將眭固又誅殺了楊醜,率領部將投奔北方的袁紹。十二月,呂布不聽謀士計略,暴虐部將,終被部下設計所擒。呂布、陳宮等被曹操殺掉,首級被送往許縣(今許昌市)懸掛示眾。以上史料主要來源于被稱為“漢四史”之一的《三國志》。再者,盡管小說《三國演義》第十九回中“下邳城曹操鏖兵,白門樓呂布殞命”中有“操以棺槨盛其(陳宮)屍,葬于許都”以及“操令將呂布縊死,然後梟首”,但沒有說呂布葬于何處。

東漢末年,在“出門無所見,白骨蔽平原(王粲《七哀》)”的軍閥混戰中,呂布並不是政治家、軍事家,不能與曹操、諸葛亮相提並論。然而在他死後一千八百多年的今天,一方面我們應當清楚歷史上的呂布並非大多數人從《三國演義》中所了解的呂布,因為畢竟“人中呂布,馬中赤兔”才是歷史事實;另一方面,我們將繼續探索呂布死後葬在修武的原因,這對推動焦作旅遊事業的發展具有積極的意義。

登場章節

第三回 議溫明董卓叱丁原 饋金珠李肅說呂布

第五回 發矯詔諸鎮應曹公 破關兵三英戰呂布

第八回    王司徒巧使連環計   董太師大鬧鳳儀亭

第九回  除暴凶呂布助司徒 犯長安李傕聽賈詡

第十四回  曹孟德移駕幸許都   呂奉先乘夜襲徐郡

第十二回 陶恭祖三讓徐州 曹孟德大戰呂布

第十六回   呂奉先射戟轅門    曹孟德敗師淯水

第十九回   下邳城曹操鏖兵 白門樓呂布殞命

藝術形象

文學形象

在小說《三國演義》中,呂布持方天畫戟,騎赤兔馬,頭戴金冠, 呂布相關事件是驍勇善戰的漢末諸侯,先後跟隨丁原、董卓作戰,並最終殺死了丁原和董卓。成為獨立勢力後,呂布與曹操為敵,和劉備、袁術等諸侯時敵時友,最終不敵曹操和劉備的聯軍,兵敗人亡。呂布雖然勇猛,但是少有計策,為人反復無常,唯利是圖。在演義中,呂布是天下無雙的超一流武將,曾在虎牢關大戰劉備、關羽、張飛三人聯手,曾一人獨鬥曹操軍六員大將,武藝可謂公認的演義第一。著名的美女貂蟬上演連環計後,成為呂布的妾室。

呂布,張光北呂布,張光北

影視形象

電視劇《三國演義》(1994年):由張光北飾演呂布。  鳳儀亭

台灣中視電視劇《貂蟬》(1988年):由顧冠忠飾演呂布。

台灣華視電視劇《三國英雄傳---關公》(1996年):由宋達民飾演呂布。

電視劇《呂布與貂蟬》(2001年):由黃磊飾演成年呂布,釋小龍飾演少年呂布。

台灣民視/八大電視劇《終極三國》(2009年):由謝坤達飾演呂布。

電視劇《三國》(2010年):由何潤東飾演呂布。

電影《銅雀台》(2012年):由保劍鋒飾演呂布[23]。

電視劇《英雄曹操》(2012年):由營峰飾演呂布。

電視劇《武神趙子龍》(2016年):由高以翔飾演呂布。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