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培儉

呂培儉

1944年參加新四軍。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華中軍區、華東軍區供給部會計。建國後,歷任財政部處長、辦公廳副主任、工交財務司副司長、副部長,中國人民銀行行長,中國人民銀行理事會理事長,審計署審計長。是中共第十二、十三屆中央委員。

  • 中文名稱
    呂培儉
  • 出生日期
    1928年8月
  • 職業
    黨組書記
  • 主要成就
    中共第十二至十四屆中央委員
  • 政治面貌
    黨員
  • 入黨時間
    1944年11月
  • 學歷
    大專

履歷

呂培儉

1944年在新四軍4師供給部會計訓練班學習,任新四軍4師供給部、華中軍區供給部工廠管理處、華東軍區供給部被服第2總廠會計。

1948年在華東野戰軍隨營軍政幹部學校學習,任第3野戰軍財經辦事處工作隊組長、黨支部書記,第3野戰軍豫皖蘇區財經辦事處計政科組長,第3野戰軍後勤部工作隊分隊長、區隊長。

1949年任華東軍政委員會財政部審計、組長、副科長。

1953年任財政部經建財務司副科長、科長、副處長、處長(1954年-1956年在中國人民大學工業經濟函授專修科學習)。

1960年任財政部辦公廳機要辦公室副主任、主任。

1964年任財政部辦公廳副主任。

1969年任財政部財政業務組副組長、工業交通商業財務司副司長。

1978年任財政部副部長、黨組成員、黨組副書記。

1982年任中國人民銀行行長、黨組書記,中國人民銀行理事會理事長。

1985年3月任審計署審計長、黨組書記。

1994年5月-2000年6月任國家開發銀行監事會主席

擔任職務

第9屆全國政協常委。中共第十二至十四屆中央委員。

關心稅改

"我趕到上海衡山賓館已經是次日下午了,得悉參會的部領導是呂培儉副部長,以往我未曾與他打過交道,所以很陌生。我到賓館時,他還在開會。約5點半鐘,他才回來。頭一次見面,寒暄了幾句。他很和藹,告訴我不要再找住處了,就睡在他臥室的另一張床上,便於我們聊聊。"

"安置好以後,離吃飯還有半小時,他與我就在會客室隨意地聊了起來。這時,呂培儉同志說了一句:"去年你們宣傳重複徵稅問題,是不是講得多了一點。"我意識到,也許我們的談話已步入了正題。我說,重複徵稅問題是現行稅制存在的實際問題,這個問題不解決,對我國經濟發展不利,也不利於企業反映真實的經營成果。"

"接著,我列舉了一個企業做例子,來解釋重複徵稅問題:一個產品有兩個部件組成,形象地說熱水瓶由瓶殼和瓶膽組成。假設瓶殼值2元,瓶膽值3元。熱水瓶售價5元,稅率10%。如果該產品由一個全能廠生產,按售價5元,徵稅5角,如果改為兩個協作廠生產,瓶膽廠出售瓶膽售價3元,先徵稅3角。瓶殼廠購入瓶膽裝成熱水瓶出售價格5元,再征5角,兩個廠共徵稅8角。比全能廠生產的熱水瓶多徵稅3角。這3角就是因重複徵稅造成的,協作環節越多,則重複徵稅因素就越大。它不僅使稅收調節失去了合理性,而且不利於生產向專業協作方向改組。所以,重複徵稅問題非解決不可。"

"呂培儉同志正在非常認真聽我講述。接著我說,如果用增值稅的辦法,這種重複徵稅因素是完全可以消除的。這就是增值稅允許瓶殼廠將購進的已繳增值稅款3角扣除,這樣瓶殼廠出售熱水瓶應繳的5繳稅款,扣除3角後,只繳2角的稅,相當於該廠生產瓶殼所應繳的稅款。這樣就排除了重複徵稅因素。不論全能廠或協作廠,生產的熱水瓶售價相同,其所負擔的稅收也是相同的,不會再產生因專業化而增加的稅收負擔問題,這有利於我國工業企業結構的調整。"

"呂培儉同志一直認真聽我的陳述,沒有插話,也沒有再提問。用增值稅的辦法消除重複徵稅,可以在保持財政收入總規模的基礎上進行。因而財政收入總規模不會縮小。如仍以上面的例子,熱水瓶的稅率為10%,全能廠實際繳稅5角,兩個協作廠實際繳稅8角。國家實際收到1.3元的稅款,假定全能廠與協作廠平均的實際負擔水平為6.5角,改為增值稅可按平均的實際負擔水平重新換算增值稅稅率,即按售價5元,徵稅0.65元,比率換算成13%。這樣做的好處,一是不會因改革而減少財政收入;二是可以使全能廠的稅負水平由0.5元提高到0.65元,使稅收鼓勵大而全、小而全的副作用得到適當的遏制;三是使協作廠的實際負擔由8角降為6.5角,可以起到鼓勵專業化生產的積極作用。"

"我要說的話都說完了,呂培儉同志沉思了一會,會心地向我點點頭。然後,看了看錶說,用餐時間到了,我們一起到餐廳用餐去吧。"

晚餐後,呂培儉帶著他到對面一個公園去散步。他們一邊散步,一邊談家常,再也沒有談工作的事。"明天我還要開會,這裡就沒什么事了,你可以先回去。"呂培儉說。當時我簡直不敢相信,難道我來上海的緊急任務就這樣完成了?!"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