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四娘 -梁羽生著武俠小說系列人物

呂四娘

呂瑩,即呂四娘,邙山派第二任掌門,「江湖三女俠」之一,「江南八俠」之末。

呂留良的孫女,「獨臂神尼」的關門弟子,為人美麗而剛毅,大方而嫻慧。

  • 中文名稱
    呂瑩
  • 出生地
    浙江崇德
  • 籍貫
    浙江崇德
  • 武功
    「少陽玄功」、「玄女劍法
  • 別名
    呂四娘、李雙雙
  • 登場作品
    《江湖三女俠》《冰川天女傳》
  • 兵器
    霜華劍
  • 國籍
    中國(清朝)
  • 職業
    邙山派掌門
  • 民族
  • 主要成就
    刺殺雍正、攀登珠穆朗瑪峰

個人

呂留良是當時的名儒,有誰想到,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竟會有一個武藝高強的呂瑩作為後人。

雖然如此,呂四娘卻是秉承祖父,父親之志,一心想著反清復明。

呂四娘亦是一位仗義的女俠,雖然是「獨臂神尼」最小的弟子,但是武功卻是同門中最高的。

剛出場時,就一劍鬥雙魔,之後更是憑著卓越的劍術誅了因,清理師門。

還屢屢幫助唐曉瀾解決困難,最後入清宮,刺殺了雍正皇帝。

檔案

出場書目:梁羽生武俠名著,《江湖三女俠》中女主角,《冰川天女傳》中當世第一位前輩女俠。

提到書目:《冰魄寒光劍》、《雲海玉弓緣》、《冰河洗劍錄》、《風雷震九州》、《俠骨丹心》、《牧野流星》、《彈指驚雷

姓名:呂四娘

性別:女

出場年齡:18歲

祖父:呂留良

父親:呂葆中

堂侄:呂元

丈夫:沈在寬

追逐者(小弟):唐曉瀾

門派:邙山派

師傅:獨臂神尼

弟子:谷之華

徒孫:谷中蓮

身份:「江湖三女俠」之首,「江南八俠」之末,「邙山派」第二代掌門,當今天下第一前輩女俠

三女俠之姐妹:馮瑛、馮琳

江南八俠之師兄:了因、周潯、路民瞻、曹仁父、白泰官、李源、甘鳳池

師侄:曹錦兒、盧道璘、滅法和尚、李應、程浩、白英傑、路英豪、林笙、于郊、裘玉、呂青、周驥、翼仲牟、甘人龍、靜緣

師侄孫:耿純、秦岱、白雄、甘霸、陳天宇、趙英華、趙英傑

兵器:「霜華劍

武功:「少陽玄功」、「玄女劍法

出場描寫

走了一陣,眼睛忽然一亮,前面地勢開曠,形成一個在山峰圍繞下的小山谷,側面山峰掛下一條瀑布,山泉飛瀑在月光下如珍珠四濺,景色清絕。柳先開無暇欣賞,正擬橫過山谷,揉升峰巔,流泉飛瀑之旁,忽然冉冉升起一人,柳先開一看,驚得呆了!

呂四娘呂四娘

這是一個容顏艷絕的少女,瓜子臉兒,大大的眼睛,長眉如畫,顯得十分秀氣,柳先開絕料不到在這樣險峻的山中,會藏有如此佳麗。那少女輕啓朱唇,柔聲問道:「客人,這樣晚你上山來做什麽呀?」

--《江湖三女俠》第四回 風急天高 荒山騰劍氣 月明林下 一女儆凶頑

謝幕描寫

這三個魔頭吃驚非小。原來那紅頭發的藏人名叫昆侖散人,三十年前來到中原興風作浪,與呂四娘鬥劍,敗在呂四娘的劍下,呂四娘迫他立下誓言,要他有生之日不許踏過昆侖山南面,他是聽得呂四娘前年已經坐化,這才敢來的。那老婦人叫做桑木姥,她有個妹妹叫做桑青娘,是靈山派長老雲靈子的妻子,這次她本來要邀雲靈子夫婦一同來的,雲靈子夫婦卻正在閉關修煉一種厲害的武功,因此她才和那兩人合伙。至于那長手長腳的回人,則名叫金日磾,他天賦異稟,曾練過西域各派的武功,確乎有獨創一家的資格。

--《雲海玉弓緣》第五回 海外仙山藏隱秘 洞中兒女兩無猜

人物武功

主要事跡有:清理師門敗類「江南八俠」之首了因,收服毒龍尊者,刺殺雍正皇帝。

呂四娘呂四娘

在峨嵋法會上輕輕一拂即化解邪派達人「昆侖派」長老洞冥子拼了全身精力的臨死一擊。

攀登珠穆朗瑪峰,破了前人「天山派」第一代掌門凌未風的記錄。

單單根據受傷致命的情況就著有「少陽神功」,用以克製「修羅陰煞功」。(事跡見《江湖三女俠》,《冰川天女傳》)

線索事跡

《江湖三女俠》:邙山比輕功,勝柳先開,救唐曉瀾,戰雙魔-田橫島,女扮男裝,化名李雙雙,赴魚殼宴,鬥海雲和尚、了因-闖署衙,查採花,混戰允禎、雙魔、彭雲應-救唐曉瀾,樹林戰天葉散人-邙山祭師,學易蘭珠斂精內視-父喪,追囚車,救沈在寬,戰秦中越、甘天龍、董巨川-府衙攜李明珠喬裝,救沈在寬,戰秦中越-尚園易容,戰董巨川、韓重山、葉橫波救魚娘-舟中改扮,救車鼎豐,戰馮琳、了因-探撫衙,試李治,回救師兄,再戰董巨川、韓重山-再探撫衙,救路民瞻,戰葉橫波、韓重山、董巨川、天葉散人-看擂台,試唐曉瀾,見曾靜-闖深宮,救唐曉瀾,戰了因-邙山祭師,誅了因,逐車闢邪、天葉散人、董巨川-蛇島收服毒龍尊者-深宮竊葯,戰額音和布-求醫聞耗,取頭中計,戰昆甸上人、哈布陀、天葉散人、韓重山-客店易容,救沈在寬,懾曾靜-仙霞嶺試冒川生,楊家勸架-冒充秀女,深宮屠龍

呂四娘呂四娘

冰川天女傳》:結緣峨眉山,一拂殺死洞冥子,超度冒川生,使唐經天救金世遺-攀珠峰,攜手馮瑛唐曉瀾凌未風三步

人物評論

同是美人如玉,蕙質蘭心,偏偏身世多悲,江湖浪跡。呂四娘,本就是諸多裨史的不二主角,如今在荒山月夜自山谷中冉冉升起,當時如夢一般的不真實。

難怪暈頭轉向的唐曉瀾睜大雙眼問道:「你是人還是山靈?」風華絕代奇女子,單憑一劍鬥雙魔,憑的不僅是武學絕響的玄女劍法,還有一身膽氣,和細若柔絲的心思。

配以絕艷容光,從容應對間讓人找不到一毫破綻。

師門末徒,轉盼嫣然的如花少女,偏要一劍單身,撼動惡名昭著的大師兄了因;溫言開解,卻能說服乖戾凶蠻的世外野人;乃至,苦心孤詣,耗盡年華血淚,向高高在上的一國之君討個公道!

原來是因為,公道自在心,誰說小女子不能替天作回鐵面判官?呂瑩,這個名字乍看很一般,細思卻曲盡風流。

瑩潤如玉的容顏,舒徐嫻靜的舉止,折射的是晶瑩剔透、七竅玲瓏的智計百出。大智若愚的聰明是藏拙,讓人如沐春風不疑其他的聰明才是真正的聰明。

這一點,四娘做的無可挑剔,就連一代大俠的甘鳳池也相形見絀,瑛琳姐妹更是不及。

--梁羽生家園羽靈

若論成就,呂四娘在梁老全部小說人物中也算佼佼者,論武功天下第一,論業績深宮屠龍,白璧微瑕的隻是徒弟不夠出色,但想到毒龍尊者、金世遺和她的淵源,這點也能彌補了。

如此優秀的人物卻在讀者中人氣不高,那些"最喜歡的角色","最喜歡的十大人物"討論中都鮮見她的名字。雖然提起她來,多半會贊一聲,卻少見讀者主動提到她。

這就要說人物設定有討巧,不討巧之分,呂瑩就屬于不討巧的那類。

呂四娘吃虧首先就在這"完美"二字上。

小說人物不同于現實,有缺點或者弱點更容易讓讀者投入感情。缺點會把優點襯托的更醒目,弱點能引發讀者的保護欲。如果再加上悲劇的情節,就更容易人氣爆棚了。梁著中另外一個號稱完美的人物張丹楓,在萍蹤裏就很悲情,家國的矛盾、愛上仇家之女的辛苦,無不讓讀者揪心,進而更加關註他。而呂四娘總是那麽揮灑自如,以至于讓人覺得"反正她都能搞定,沒有必要替她擔心的。" 太優秀了,讓人難以代入,又不給讀者為她擔心、傷心、痛心的機會,缺乏了感情上的投入,對這個角色就會有種疏離感,于是就敬而遠之了。

第二個吃虧在"特色"二字。

以讀者的眼光來看,那些個性鮮明激情澎湃的人物才是真正的主角。他們棱角鮮明,超凡脫俗,讓人傾心。而名義上的主角們假如沒特色,也不過是用來推動情節發展的道具而已。

而呂四娘乍一看似乎沒有個性也沒有激情,四平八穩平淡如水。卻忽視了那最有個性到偏激狂妄的金世遺師徒,被她輕而易舉收服的事實。她是溫潤謹慎的長者(這和年齡無關),極善于體會別人的心情思緒,團結、調動他人,所以才能舉重若輕,無往不利。大音希聲,大象無形,達到極致的東西是不可捉摸的。

呂瑩最大的特色就是一個"強"字,智商、情商、文才武功、見識心胸、為人處世、領袖能力全方位無死角的強大。這種強大卻不是強硬,沒有侵略性,內斂而不張揚。于是又容易被單純崇拜強者的讀者所忽略。

第三個吃虧在"愛情"二字。

身為女性角色,愛情總是很受人關註。梁老筆下的女性角色口碑甚佳,可仔細看看,風頭最勁的那幾位--練霓裳、厲勝男、飛紅巾、武玄霜、凌雲鳳,無不是愛情悲劇的女主角……感情上的脆弱、挫折和其他方面的強勢形成反差,帶給人強烈的震撼。而悲劇的愛情故事也讓人印象深刻,念念不忘。

而呂四娘愛情的結局卻讓人容易忽略她的付出。呂沈二人最終在一起看起來是水到渠成的自然結果,可這背後是呂瑩的無限深情和絕頂聰明。相見容易相處難,久病床前無孝子,一個少女幾年守護著癱瘓的心上人,個中艱辛可想而知。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是愛情的極致,絕不輸于那些轟轟烈烈石破天驚。

"曲突徙薪為彼人,焦頭爛額為上客",唐曉瀾那點心思,也被呂四娘化解于無形。若是從觀賞的角度出發,發展到餘魚同那樣會更熱鬧好看吧?可惜以呂瑩的聰明細心,是不會讓自己成為被看熱鬧的八卦對象的。

綜上所述,就不難理解呂四娘在書中的人氣(即梁書中其他人物對她的評價)與讀者中人氣的差異了。

最後引用書中的一小段,證明強大如她,也不是神,而是有血有肉的人。

呂四娘心中奇道:"怎麽這位大小姐談論起我來了?她為什麽又這樣大膽,敢把犯人從密室裏帶出來。"隻聽得那李明珠又道:"呂四娘確是女中丈夫,但她歡喜的那個書生更是人中俊傑。"呂四娘面上一陣發熱,心中卻是十分歡喜。路民瞻笑道:"你怎麽知道?"原來路民瞻並未見過沈在寬,隻是在同門口中隱隱約約知道沈在寬的為人而已。李明珠笑道:"他以前也曾被囚在這兒,我父親對他威脅利誘,他一點也不屈服。若然他是像你們一樣的俠士倒不出奇,他卻隻是一個文縐縐的書生呢!"呂四娘在上面聽得芳心大悅,對李明珠甚為好感。

--梁羽生家園春水煎茶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