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階平

吳階平

吳階平(1917.1- 2011.03.02),名泰然,號階平(後來一直以號代名),江蘇常州人,著名的醫學科學家、醫學教育家、泌尿外科專家和社會活動家、九三學社的傑出領導人,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資深院士。

1942年畢業于北平協和醫學院獲醫學博士學位,1952年加入九三學社,1980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

1978年在《中華醫學雜志》英文版發表了他的專題報告,1979年美國《泌尿外科年鑒》選入了這篇英文報告,1983年9月他參加在聯邦德國舉行的國際外科學會第30屆大會,並擔任大會副主席,在會上作了"腎上腺髓質增生15例長期隨診"報告。此項隨診復查工作一直延續到1985年,無一例演變為嗜鉻細胞瘤。

長期以來主要工作是做醫生,先是外科醫生,後來兼作泌尿外科,1960年以後才專門從事泌尿外科工作對腎結核對側腎積水問題,輸精管結扎並用遠段精道灌註,腎上腺髓質增生問題,在泌尿外科,男性計畫生育等方面有突出貢獻。

  • 中文名
    吳階平
  • 別名
    泌尿外科奠基人
  • 國籍
    中國
  • 民族
  • 出生地
    江蘇常州
  • 出生日期
    1917年1月
  • 逝世日期
    2011年3月2日
  • 職業
    醫學家
  • 畢業院校
    香港中文大學
  • 信仰
    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
  • 其他成就
    中國泌尿外科開拓者,有突出貢獻
  • 其他作品
    《吳階平泌尿外科學》

人物生平

1917年1月22日(民國六年),吳階平出生于江蘇省常州市,幼年吳階平在江南水鄉那所鬧中取靜的大宅院裏度過了最初的時光,4歲那年,父親吳敬儀由人介紹來到上海寶成紡紗廠,小階平也跟隨父母告別了常州老宅,5歲那年,小階平因父創辦天津寶成紡紗廠而北上,很小的時候,父親就教他認字,6歲時就能閱讀《史記·項羽本紀》、《三國演義》等。10歲之前在私塾讀《四書》、《五經》,打下較好的古文功底。同時也學習數學和英語,吳階平的父親是個經營企業很有辦法的企業家,思想開明務實,主張子婿和親戚們學醫。醫生能治病救人,又不會失業,還特別強調要做一個好醫生,一定要到協和醫學院學習。

吳階平吳階平

1933年(民國二十二年),吳階平從天津匯文中學畢業時,步其姐夫、長兄之後,選學了醫學,由匯文中學保送進入北平燕京大學醫預科。

1937年(民國二十六年),畢業于北平燕京大學,獲理學士學位。同年,考取北平協和醫學院。在學期間由于患腎結核症,切除右腎,休學了一段時間,至1942年仍以優異成績畢業于北平協和醫學院,獲醫學博士學位。吳階平在學校期間,特別受到泌尿科專家謝元甫教授的栽培與賞識。珍珠港事件後,北平協和醫學院被迫停辦。協和名醫如謝元甫、鍾惠瀾、關頌韜、孟繼懋、林巧稚等相繼來到中央醫院(人民醫院前身)任職。院長鍾惠瀾高標準、嚴要求,健全管理製度,徹底改造這座過去由法國修女控製的中央醫院。幾度春秋,培養出一批學有專長的醫務骨幹,吳階平便是其中出類拔萃的新秀。

1942年(民國三十一年),他在中央醫院任住院醫師,以縝密的臨床思維,認真負責的工作態度,對他所經管的病人的病史、病情的發展和變化了如指掌。

1943年,淪陷期間吳階平最初接觸地下黨。抗日戰爭勝利,他曾經高興過,不久幻想就破滅了。這時他又接觸了幾位中共地下黨員,為他們治病,同時從他們那裏接受了一些革命道理,開始認識了共產黨。當時,中國傑出的外科專家、腦外科專家關頌韜到北大醫學院主持外科。他要吳階平幫助他去建立外科,一方面任外科講師,一方面又兼任中和醫院的住院總醫生。吳階平欣然接受了。

1944年(民國三十三年),吳階平提升為外科住院總醫師,翌年又升為外科主治醫師。抗日戰爭勝利後,1946年—1947年他在北京大學醫學院以講師身份開始踏上講台,同時兼任外科主治醫師。

1947年,吳階平經著名泌尿科專家謝元甫教授推薦,赴美國芝加哥大學進修,師從現代腫瘤內分泌奠基人哈金斯教授。哈金斯非常喜歡這個年輕、勤奮的中國學生,有時看見吳階平幹脆利落地做實驗、做手術,感慨地說:“你有幾隻手啊!”由于手術技術不一般,吳階平在美國落下了一個“三隻手”的榮譽稱號。吳階平坦言自己手藝非常好,由于自己的手可能比一般人的小些,特別適合做外科醫生,“開個小口就進去了”。

1948年,在進修即將結束時,哈金斯非常希望吳階平能留下為自己主持臨床工作。哈金斯在學生面前鋪開了芝加哥大學醫院開始興建的科研大樓藍圖:“這是你將來的實驗室,這是辦公室。我可以把你的家眷都接來。”然而,吳階平卻婉言謝絕了。于1948年12月回到中國。

1949年,吳階平在北京大學醫學院任外科副教授,即籌劃建立泌尿外科。

1951年,當中國人民志願軍在三八線上浴血奮戰時,他作為北京市抗美援朝志願軍手術隊隊長,率領一支精幹隊伍奔赴長春,在後方醫院工作,榮立了大功。

1956年—1957年間採取了改進措施,即在用手術切斷輸精管尚未結扎之前,向遠段精道(即輸精管精囊後尿道)註入少量殺滅精子的葯物(如醋酸苯汞溶液)。此法簡便可靠,1958年發表後,已在全國推廣使用,對計畫生育工作做出重大貢獻。

1960年吳階平遇到一例臨床診斷為“嗜鉻細胞瘤”,而手術表明並無腫瘤,隻發現髓質增生。他查遍內分泌學專著,或否認有這種疾病存在,或根本忽略這一情況,在文獻資料中他查到4篇報告,其中提到6例與他所見的類似。他認為此症雖屬罕見,但不容忽視。

1960年—1976年的16年中,他收集到17個病例。在經歷3個病例之後,他已能做到手術前即診斷為髓質增生。當時的化驗條件不夠完善,而且多數病例是“文革”期間收集的,但足以證明有這種疾病存在。醫生在臨床工作中能夠確定某一種疾病的存在則屬于重大貢獻。衛生部授予他科技成果甲等獎。

1962年,周恩來總理派他率領中國醫療組去印度尼西亞為蘇加諾總統治療由于腎結石而使機能遭到阻障的左腎,經過4個月的努力,取得了十分完滿的結果。總統的私人醫生、商業部長蘇哈托專門把各國記者請到總統別墅,發表聲明表示感謝,並介紹以吳階平為首的中國醫學專家們同記者見面(新華社于1962年5月7日發了訊息)。聲明說,為總統進行治療的維也納醫療組曾經認為,總統的腎髒如果在三個月內或者最遲六個月內不能恢復機能,那麽就必須動手術。由于中國醫療組的治療,蘇加諾總統的健康情況極為良好,特別是他的左腎已恢復功能。出此總統可以避免動手術了。蘇加諾總統和夫人設宴歡送中國專家。吳階平為此被授予印尼國家二級勛章。從此後,蘇加諾有個傷風感冒的,也要把吳階平請去。

1977年他在《中華醫學雜志》上發表了有關這17個病例的報告。其中隻有一例是錯誤診斷;其他16例病例或者治愈,或者治療效果較好,病情有顯著改善。這16例均有病理資料。16例中有一部分曾先在其他醫院診治,均被診斷為“嗜鉻細胞瘤”。

1978年他又在《中華醫學雜志》英文版發表了他的專題報告。1979年美國《泌尿外科年鑒》選入了這篇英文報告,摘要刊出,給予很高評價,國際醫學界正式承認吳階平的這項創見。

1983年9月他參加在聯邦德國舉行的國際外科學會第30屆大會,並擔任大會副主席,在會上作了“腎上腺髓質增生15例長期隨診”報告。此項隨診復查工作一直延續到1985年,無一例演變為嗜鉻細胞瘤。

2001年,獲香港大學榮譽科學博士。

2011年3月2日21時18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4歲。

教育背景

1937 年畢業于北平燕京大學,獲理學學士學位,1942年畢業于北平協和醫學院,獲醫學博士學位。1947-1948年在美國芝加哥大學進修。1997年獲香港中文大學榮譽理學博士學位,2001年獲香港大學榮譽科學博士。

傑出貢獻

吳階平吳階平

從1968年開始,曾擔任中央多位高級領導人的醫療小組組長。上世紀60年代,受周總理的委托,曾先後11次為5位國家元首進行治療。僅為印尼總統蘇加諾就治療過5次。還曾榮獲世界衛生組織授予的金質獎章,以表彰其在控製吸煙方面的成績。

作為中國泌尿外科開拓者之一,在泌尿外科,男性計畫生育等方面有突出貢獻。對“腎結核對側腎積水”的研究可使一些過去認為無法挽救的腎結核患者得以恢復,並在國內外醫療實踐中得到了證實。確立了腎上腺髓質增生為一獨立疾病,為國際上所承認。對腎切除後留存腎代償性成長的研究,糾正了長期存在的一種不全面的認識。與同道合作把輸精管結扎術發展為輸精管絕育法,在國際上受到重視。從事醫學教育工作60年,共發表醫學論文150篇,編著醫學書籍21部;其中13部為主編。獲得全國性科學技術獎7次。獲首屆人口科技研究獎,北京醫科大學首屆伯樂獎,何梁何利基金科學與進步獎,巴黎紅寶石獎,巴黎紅寶石最高獎,日本松下泌尿醫學獎等。

醫學貢獻

在北京醫科大學泌尿外科研究所,五十出頭的顧方六教授談起吳階平的學術成果和突出貢獻,崇敬親切之情溢于言表。他是吳階平教授50年代初帶出來的第一個研究生,一直跟隨恩師學習、研究、出成果。顧教授首先提到吳階平教授1953年關于腎結核對側腎積水的新概念,說這一創見使許多過去一直認為是雙腎結核被判為不治之症的患者得到正確救治,重獲新生。這是泌尿外科學的一項突破性進展,立即在國內外受到高度重視,被廣泛採用。

理論

提出腎上腺髓質增生新概念

他對腎上腺外科突出的貢獻是 60年代明確提出腎上腺髓質增生的新概念,並確認為獨立的臨床疾病。發表在英文版中華醫學雜志的論文被收入1979年《美國泌尿外科年鑒》;1983年吳階平還首先在三十屆國際外科學會上報告了患者術後長期隨訪的報告。

小兒巨大腎積水的容量標準

他提出的“小兒巨大腎積水的容量應以超過該年齡二十四小時平均尿量為標準”,這個標準已被泌尿外科界所公認。

實踐

膀胱擴大術

早在1959年,吳階平還設計了利用回盲腸進行膀胱擴大術,成功地套用于臨床上膀胱攣縮的患者。該手術在70年代甚至80年代歐美書籍和雜志上才作為最新的手術方法介紹給讀者。

套用經皮腎穿刺造影于診斷

50年代北醫在吳階平教授領導下,最先廣泛套用經皮腎穿刺造影于診斷,並有套用經皮腎穿刺造口術的治療病例,比起當今國際上時興的經皮腎手術還要早。當時腎上腺外科在國際上尚未普及,吳階平在我國率先進入該領域,此項工作曾在日本醫學界引起很大震動。1961年9月在19屆國際外科學會上,吳階平明確指出皮質醇症 (即柯興式綜合症)的病狀在多毛的同時常合並脫發,受到重視,他的報告為皮質醇症的診斷增添了新內容。

吳階平吳階平

設計吳氏導管

70年代,他還設計了特殊的導管改進前列腺增生的手術,使經膀胱前列腺切除術的出血量大為減少,手術時間縮短,被稱為“吳氏導管”,已在國內推廣。

計畫生育工作

作為泌尿外科專家,他十分重視計畫生育工作,1957年首創輸精管結扎時向精囊灌註醋酸苯汞以殺死殘存的精子,使術後立即達到絕育效果(過去一般手術後都須經兩三個月才成)。報告後立即在全國推廣,有力地促進了計畫生育工作。

有這麽一段插曲:1956年的一天,吳階平正在圖書館看書,我國著名婦科專家林巧稚教授邁著她那特有的輕盈快速的步子走過來,用濃重的福建官話說:“吳階平啊,要搞計畫生育了,女的歸我,男的歸你!”心有靈犀一點通。吳階平感到責無旁貸,拿出他善于思考的“法寶”,把能促進計畫生育的男性方面的手段一一過腦,仔細推敲,很快想出了提高輸精管結扎手術效能的新招兒。說起這事來,吳階平揚頭哈哈一笑,說:“那有什麽,隻不過林巧稚敲了我一下,我動了動腦子就琢磨出來了。說穿了,一錢不值。”教授同志,過謙了。這個有百年歷史的老手術為什麽過去就一直沒人發展過呢?為什麽在您“說穿”以後17年,美國在1974年才在醫學刊物上把它做為新方法發表出來呢?這不正是您勇于探索,追求祖國、人民和人類科學進步的一片忘我之情的結晶嗎!

吳階平吳階平

吳階平的學生中當今有許多已經是教授、副教授,他們仍然被當年課堂上的情形吸引著:身材不高的吳教授在講桌後站定,首先把目光投向所有在座的同學,全場立刻靜下來。他講課效率高,講得生動、具體,中心思想突出,思維邏輯嚴密,語言精煉富有哲理,引人入勝。學生們人人愛聽,認為有興趣,易懂、好記。

臨床醫生們最愛跟吳階平一起查病房,聽吳階平主持病例討論會。和講課一樣,他啓發誘導並鼓勵大家多思考多探討。人們最感興趣的是吳階平經常能從哪怕是一份常見病的病例記錄或是一張普通的X光片上,發現和提出不尋常的問題,給人新的啓示。這樣的活動常常是座無虛席,氣氛十分活躍,同行和後輩都很受益。吳階平教授的魅力可不能用世俗的眼光去理解和衡量。

吳階平領導的泌尿外科研究所是全國聞名的,幾十年來培育了大批來進修深造的各地醫生和研究人員,先後有120人成了各自單位的骨幹,有些已卓有貢獻,包括中山醫學院的梅驊教授。

最感激吳階平的還是那些深受其救命之恩的患者。

1982年9月11日《人民日報》登載了武漢市雷江濱一篇文章,感謝吳階平教授二十多年間兩次親自為她作手術,治好了她先天性膀胱尿道畸形的頑症。她說,吳階平教授這樣平易近人,對待普通患者這樣關心,這是一種多麽認真負責的態度啊!他不愧是一名真正的醫生!

吳階平也有過失敗的教訓,最初學做大夫由于疏忽,看病漏了檢查項目,挨過老教授的批評;但更多的是成功後感到的寬慰和喜悅,使自己更加兢兢業業,盡職盡責。

最能慧眼識人的,莫過于我們心中的豐碑。周總理賞識信賴吳階平,多次派他主持完成國內外重大特殊的醫療保健任務。1962年周總理派他率領中國醫療組去印度尼西亞為蘇加諾總統治療由于腎結石而使機能遭到阻障的左腎,經過4個月的努力,取得了十分完滿的結果。總統的私人醫生、商業部長蘇哈托專門把各國記者請到總統別墅,發表聲明表示感謝,並介紹以吳階平為首的中國醫學專家們同記者見面(新華社于1962年5月7日發了訊息)。聲明說,為總統進行治療的維也納醫療組曾經認為,總統的腎髒如果在三個月內或者最遲六個月內不能恢復機能,那麽就必須動手術。由于中國醫療組的治療,蘇加諾總統的健康情況極為良好,特別是他的左腎已恢復功能。出此總統現在可以避免動手術了。蘇加諾總統和夫人設宴歡送中國專家。吳階平為此被授予印尼國家二級勛章。從此後,蘇加諾有個傷風感冒的,也要把吳階平請去。

前兩年一位南斯拉夫患者求診,吳階平治好了他的病。他回國後廣為傳名。後來南斯拉夫朋友來,有患病的,不管屬于哪一科,都來找吳階平。

這位多才多能的名醫魅力好大,它的影響所及遠遠超過我們這960萬平方公裏了。吳階平幾十年裏在國內外擔負種種特殊醫療保健任務,當有更多吸引人的故事,但非本文所能直言盡述。

追求個性

從小愛動腦

吳階平吳階平

兒時的吳階平活潑頑皮,討人喜歡。大他十歲的長兄、著名兒科傳染病學家吳瑞萍教授幾次談起吳階平,總是如數家珍地滔滔不絕:“他從小就好動腦子,還事事留心,肯鑽研,玩也要玩出新花樣。”他舉例為證:當年有一種翻銅板的智力遊戲,六個銅板三正三反一字排開,隻許挪動兩枚便要成為一正一反的交叉順序。小小吳階平緊鎖眉梢細思量,一坐好長時間,飯不吃覺不睡,不達目的誓不休。有志者事竟成,難題終于被他解開了。“心之官則思”,吳階平從小就學著動腦子想問題,啥事都要鬧個明明白白,這為後來幾十年在學習研究中探索創新、取得成果撒下了良種。

他們的父親吳敬儀是一位正直的實業家,當時在天津招商局和寶成紗廠當經理,家庭條件是好的。吳階平常帶著弟弟們在院裏玩。有一次他異想天開,要獨闢溪徑出新招——騎在腳踏車上玩皮球。弟弟們被吸引過來瞪大眼睛觀賞二哥的精彩表演。誰知隻有瞬間成功,吳階平沒有得意一會兒就連車帶人摔倒在地,傷了右臂,害得在協和醫學院讀書的大哥帶他到北京治療。至今那隻胳膊伸屈仍不甚自如,隻是看不大出。雖然吃了些皮肉之苦,他卻享受了一番創新的樂趣,也沒有妨礙他今後成為外科醫生。

吳階平來京治傷住在哥哥宿舍裏,協和的高班生都是一人一間屋,倒也方便。有時大哥哥們課餘玩橋牌,旁邊總少不了一個小觀眾,日子不多,那頗費腦筋的玩藝兒竟被一個孩子看會了。年近八旬的吳瑞萍教授清楚地記得,幾年後他花五個美元托人買了一本名為《GOld BOOk》的橋牌經,被吳階平拿去看了。進大學後吳階平已精于此道,成了打橋牌的能手。

吳階平弟兄幾個如今都是有貢獻的醫界名家,這與親職教育有關。父親在孩子們啓蒙時就盡力創造條件,請老先生教古書,請紗廠的工程師們教英文、算術。結果吳瑞萍沒上國小、國中直接進入高中;吳階平也邁過國小考入天津匯文中學。老父親的教導言猶在耳:你們長大不要到官場去追名逐利,你們沒那種後台;也不要經商,還是好好讀書,學技術,將來憑本領吃飯。老人還要兒子們都去學醫,而且要上名牌的協和醫學院。在那種年代的家長如此明智是難能可貴的,不失為一個開明之家。吳階平在那裏生活長大,獲益良多。

吳階平吳階平

立志進協和

本世紀初,北京東單三條那座高牆深院的清朝遺老的“豫王府”被美國石油大王洛克菲勒買下拆掉,花五年時間在原址蓋起一組磨磚對縫、綠瓦飛檐的宮殿式樓群,那就是協和醫學院。石油大王為自己樹碑,取“豫王府”的諧音,把它叫做“油王府”。吳階平小時候來京治傷在那裏住過,他覺得恍如進了一座令人眼花繚亂的神秘莫測的迷宮。沒有父親的指點,他也要像幼年玩翻銅板那樣,下了決心非到協和念書不可。他 16歲中學畢業順利考入燕京大學,完成了協和醫預班三年的學業,1936年正式進入這座“王府”。在當年那是十分令人羨慕的。協和學製八年,在美國註冊立案,畢業由紐約大學授予博士學位。教授多為美國人,教學全用英文。每年隻從全國眾多拔尖的考生中精選二、三十人,學習要求極嚴,75分才算及格,到畢業時往往一個班隻剩下十多人。學生們拼命苦讀,仍難免被淘汰。

機智靈活

吳階平吳階平

吳階平給自己下了這樣一個評語:“很淘氣,中學大學都沒好好念書,不是一個用功的好學生。可是並沒拉下什麽,腦子沒有停下來,倒是活躍的。”他是夠淘氣的。念解剖學的時候,同學們都在努力溫課,拿起一塊塊骨頭左看右看,左摸右摸;還要練習在口袋裏放一塊,隻伸手一摸就能說出是什麽骨頭。吳階平過來詭秘地一笑說:“會摸還不算數,看我給你們表演一個新鮮的。”隻見他抓起一塊骨頭高高拋起, ‘啪”地一下接住,並不去看,問大家:“你們信不信,我能馬上說出這是塊什麽骨頭。”同學們像看變戲法似地愣在那裏,聽吳階平自問自答後一核對果然不錯。事後他承認,他是先做了準備,故意唬人家的。吳階平說:“我最討厭死讀書讀死書。”他惡作劇捉弄人的事不斷有,同學們隻覺得他腦子靈,鬼點子多,並不怪他。學寄生蟲課的時候,他對死記硬背這個蚊子那個蒼蠅的也不感興趣。這個淘氣的學生又要出花招了。他從飯廳裏抓了一隻蒼蠅,用大頭針插在軟木塞上,蓋上一個小試管,活像教學用的標本。他拿著見人就問:“你看這是什麽?”考遍全校都不認識。吳階平不由暗笑,拉起長聲一頓一頓地說:“這叫家蠅,最普通的!”

不死讀書

在協和,人們激烈競爭,奮力往那個象牙之塔的尖頂上攀登。考試的時候一般都得掉幾斤肉,有的把床鋪收起來督促自己徹夜苦讀。吳階平可不同,他輕輕松松,也溫課,但照樣玩樂,按時進餐就寢,吃得香睡得穩。阜外醫院顧問、胸內科專家蔡如升教授曾和吳階平同班,他說:“吳階平不死讀書,學習能抓住要點,靈活、有效,看起來他不用功,可是考試成績總是好的。”為此,他得過獎學金。舉行畢業典禮的時候,按規定,要由全班成績最好的學生舉著標牌帶領全班同學魚貫入場,吳階平就獲得過這個榮譽。

戰勝病魔

自然界不總是風和日麗溫暖如春,一個人哪有老是一帆風順的呢!1939年吳階平念到六年級了,病魔突然襲來,他患了腎結核,被切去右腎,不得不休學一年。他沒有向困難低頭,一邊養病,一邊繼續用他那靈活有效的方法讀書學習,掌握新知識。

畢業是晚了一年,而吳階平在協和八年打下的功底是深厚的。

老當益壯

活力躍動

吳階平吳階平

你見過這位當代名醫嗎?簡直不相信他已經度過93個春秋了。你看那一雙閃著智慧之光的眼睛掃視著面前的一切,顯示出躍動的活力和高昂的氣勢;聽他講話不僅受益,也是一種享受,他談吐銳利生動,妙語橫生,扣人心弦,你好像能觸摸到他那高效率的思維機器在永不停息地運轉著。前不久在中國科協、團中央、全國學聯舉辦的著名科學家同大學生、研究生會面談心會上,吳階平在談到年齡時說:“我很欣賞大畫家劉海粟說自己‘年方九十’。國外有些老人也不再說 ‘I′m 50 years old’,而是‘I′ m 70 years young’。”

勤奮不止

吳階平承認年華有限,新陳代謝的自然規律不可抗拒。這使他督促自己更加惜時如金,銳意進取,勤奮不止。他一顆紅心滿腔熱血,為振興中華竭力奉獻的熾烈感情,形成一股很強的吸引人的魅力。他把中國醫學科學院院長和中國協和醫科大學校長的重擔放心地交給了下一代,自己任名譽院長、校長。他是中國科學院生物學部委員,還擔任中華醫學會會長、泌尿外科學會主任委員、北醫大泌尿外科研究所所長以及中國葯品檢驗委員會主任委員、中國計畫生育協會副會長等許多重要職務。他主持開會、組織活動,也忙壞了幫他排日程的秘書同志。他又要主編刊物、寫書、帶博士研究生。在國外學術界他還有不少頭銜,幾乎每年都要跨出國門去參加各種活動。4月底剛從同大學生的談心會回來,喘息未定又飛往大洋彼岸為醫科院和協和醫大的事去奔走出力了。

近年來他四出講學作報告,著重幫助青年一代發奮攻讀,盡快成才。他始終面向未來,隨時尋找能推動事業向前發展的新目標。最近他給醫學生和年輕大夫講的《臨床實踐與思維》,大受歡迎。這是他從自己多年實踐經驗中精煉升華、提到理論高度的心得體會,是國內外從來沒人講過的新課題。因此聽眾踴躍,大大超過原定名額,報告的錄音帶被多次轉錄播放。在國外一所醫學院的畢業典禮上,他也講了這個內容,外國朋友們嘆為觀止。

今日功勞卓著備受國內外稱頌的吳階平,決非朝夕之功所能塑造得成的。他是經過半個多世紀的艱苦努力,一路披荊斬棘、過關奪隘奮鬥過來的。讓我們把時光拉轉60年,循序探查他的成才之路上有什麽成功“訣竅”吧!

養生高招

吳階平吳階平

吳老每天5點半就起床,從不戀床,午間小憩,晚上10點必就寢,生活極有規律,以保持“生物鍾”的正常運行。不僅生活工作極有節律,飲食方面也特別註重三餐定量、葷素搭配,從不挑食、過食。

秘書趙北海說,隻要身體條件允許,吳老每天必寫日記,記錄每天工作生活的內容,家裏書櫃專有一個放日記的格子,按年份擺放得整整齊齊。有一次,一位老專家為寫回憶文章來電話查證一次重要學術出訪的具體日期,吳老憑記憶拿出過去的日記,很快就找到確切的日期,讓求證者驚嘆不已。

年輕時,吳老興趣廣泛,文藝、體育樣樣來得。當年事漸高,不再能打網球、羽毛球時,吳老的興趣則轉到了每晚的電視體育節目。他說:“體育節目競爭性強,看看可以使人精神振奮。”

定向起飛

多思探索創新

​“多思,探索,創新”——吳階平思想性格的基本特征,從幼年起就有了雛型,協和八年進一步深化發展。他學成畢業了,有本領了。醫生這種職業是“鐵飯碗”,何況他是在被稱為“金牌”大學的協和畢業的,那他捧的就是“金飯碗”了。父親給定下的“好好讀書,將來憑本領吃飯”的目標,他超額完成了。

新追求

然而,吳階平能安于掙錢吃飯嗎?想想看,他在協和的八年,正是,“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繼而日本法西斯入侵,大片國土淪喪。由于當時日美間的微妙特殊關系,美國人辦的協和醫學院還安著一張“安靜的書桌”,成了亡國奴的中國學生們懷著矛盾的心情在那裏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唯讀醫學書。善于思考的吳階平在反復琢磨:為什麽日本帝國主義敢來欺負我們?還不是我們弱!他曾經非常羨慕日本有一個明治維新,出了個伊藤博文,把日本變成了強國。我們中國哪一天能強盛起來?他產生了一種新的追求和向往。

太平洋戰起,吳階平剛好畢業。協和關門了,人們各奔東西,自謀出路。我國最早的一位泌尿外科專家謝元甫教授在協和執教時最喜歡吳階平這個學生,在他的影響和教導下吳階平選了泌尿外科專業。謝元甫離開協和到了中和醫院 (北醫大人民醫院前身),把吳階平也帶了去。吳階平當住院大夫、住院總醫生都幹得很出色。

接觸共產黨

吳階平最初接觸我地下黨是在1943年淪陷期間。抗日戰爭勝利,他曾經高興過,不久幻想就破滅了。這時他又接觸了幾位中共地下黨員,為他們治病,同時從他們那裏接受了一些革命道理,開始認識了共產黨。他覺得眼睛明亮了。

當時,中國傑出的外科專家、腦外科專家關頌韜到北大醫學院主持外科。他要吳階平幫助他去建立外科,一方面任外科講師,一方面又兼任中和醫院的住院總醫生。吳階平欣然接受了。

美國進修報國

謝元甫教授很愛才,1947年設法把吳階平送到了美國芝加哥大學進修。吳階平的導師赫金斯教授是一位現代腫瘤內分泌治療的奠基人,諾貝爾獎金得主,他十分賞識這個年輕的中國人,千方百計地要把吳階平留在美國。當時芝加哥大學正在大興土木為赫金斯建科研樓。赫金斯把一張藍圖擺在吳階平面前,誠摯地指點著說:“這裏是你的實驗室……”赫金斯還許下誘人的優握待遇,並動員吳階平把家屬接去。然而吳階平不為所動,他想的是誰能拯救在三座大山重壓下災難深重的祖國,對這一點他已有所認識。拳拳赤子心,耿耿報國情使吳階平態度鮮明地做了堅定的回答。他連行李都沒帶,急匆匆趕在新中國誕生前夕回到了祖國。不到一個月,古老的北京城就迎進了浩浩蕩蕩的解放大軍,吳階平為報國有門而深感欣慰,從此開始譜寫他大有作為的新的歷史篇章。

吳階平回到北京醫學院,在第一附屬醫院治病、教學、搞研究。三十多歲就當了副教授,又過幾年成為教授。他認為共產黨尊重知識,愛惜人才,自己被充分信任,感到大有用武之地。他當過外科主任、副院長。1951年他率領北京抗美援朝志願手術隊在烽火連天的戰鬥中搶救危重傷員,成績卓著,榮立大功。他勤奮工作,屢有創見,未及“不惑”之年已成為我國第一流的外科專家,對我國泌尿外科事業的建設和發展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被公認為學科帶頭人。

加入共產黨

吳階平吳階平

在緊張繁忙的工作中,吳階平對人生的價值、理想和信念這些問題也做過一些哲理性思考。解放初期百廢待興,共產黨是怎樣發揮著領導和核心作用,短短幾年取得了多麽輝煌的成果,吳階平看在眼裏,心中有數。他在知識分子改造運動中也吸取了積極的營養。他向黨吐露了蘊積已久的真情。難忘的1956年啊!他牢記著1月27日那天自己舉起握緊的拳頭在黨旗下宣誓。

“為共產主義事業奮鬥終生”的情景。這是一個科學家經過多年認真的觀察與思考作出的嚴肅選擇;是一個高級知識分子思想上由量變到質變的飛躍。吳階平和許多科學家一樣,頭腦冷靜,勤于思維,不苟言笑,乍一看是一副近乎冷峻的面孔;這時候從他臉上還是看不出有多大變化,但是他的內心卻不斷升溫,滿腔激情化作無窮力量。他覺得以為人民服務的具體業務為起點,什麽工作都在向著遠方延伸,每前進一步就離那個大目標近一步。政治不是空洞的概念,革命的任務不僅在認識世界,更要改造世界。這不也正是一個科學家的天職嗎!

吳階平的學生們說他是“先專後紅”的典型,不僅向他學醫學知識,還學習他對事物善于思考、分析和鑒別的科學的思想方法。紅與專的關系應該是很明確的,可有些知識分子還在猶豫,議論紛紛。這自然是正常現象,那就讓它繼續作為人們的話題吧!吳階平是成竹在胸的,他對新舊社會做過分析比較,鑒別過祖國和異邦,體會是深刻的。事實教育並促使他樹立了遠大的理想,找到了稱心可靠的歸宿。

歸來的吳階平,把個人的理想、追求和成敗得失的命運同祖國的最高利益拴在一起,把自己的一切溶于黨和人民的事業之中,他感到天高地遠心胸寬,翱翔馳騁任我行。他進入了更高的思想境界,施展才智本領,如虎添翼,無盡的潛力噴薄而出。

吳階平一向反對死讀書,到底怎樣活起來呢?他當初也不甚清楚;當了醫生,開始接觸實際才慢慢總結出了一些經驗體會。他感到知識並不給人以解決實際問題的能力,隻有到實踐裏頭去套用,經過不斷的思考,才能提高自己的能力。所以他認為首先要解決好實踐、知識和思考結合的問題。近代微生物學奠基人、法國著名微生物學家巴斯德的一句名言他牢記在心:“機遇偏愛有準備的頭腦”。他有意識地鍛煉自己有個有準備的頭腦,隨時給自己提出問題,督促自己思考,養成思考的習慣,不犯“機會曾來敲門而未予理睬”的毛病,不放過任何提高自己的機會。這成了他受用不盡的“法寶”。

當醫生很不容易。“修理”有各種特殊功能的高級動物的軀體,不像修機器,可以隨意拆卸,在直觀下進行。一個醫生技術是否高明,有無創新,往往取決于他能否善于思考,勤于探索。急性闌尾炎本是常見的普通病,不難診斷,手術也簡單。吳階平卻不簡單從事,他認真思考,仔細分析研究患者闌尾炎的部位是在腸子的左邊,右邊,上頭,下頭?雖然闌尾沒有破,究竟對腹膜可能產生什麽影響?闌尾裏頭有沒有糞石?……盡量要求自己考慮得周密具體,然後做出診斷。這種手術一般是成功的,但是吳階平做的更“漂亮”,病人痛苦小,也避免了由于事先考慮不周會引起的其他毛病。他覺得自己每做一次手術都有不同的新收獲。他對任何患者都是如此處置,不容自己隻是習慣地照多年的老辦法去做。這樣,不僅要認真思考,還要反復推敲。有經驗的醫生深知疾病的復雜,自己還有很多不足,所以對待診治工作“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當醫生責任重大呀,這是關系到一個人的生命和人類健康的大問題。

吳階平有獨創性,做出了“五年超過十年”的業績,得益于這個極富魅力的“有準備的頭腦”。

紅色御醫

中南海的紅牆內,周總理的言行風度給了他“終身難忘的教誨”.在他的倡議下,第一次在中國以教委體育衛生司的名義出版了《中學生青春期性教育百題問答》的小冊子,針對青春期進行性知識和性道德教育。

考慮“吃飯問題”走上從醫路

吳階平出生在“齊梁故裏”――江蘇常州城的一個殷實之家。父親為他取名泰然,號階平(後來一直以號代名),希望自己的孩子走一條逢山有路的平坦人生。幼年吳階平在江南水鄉那所鬧中取靜的大宅院裏度過了最初的時光。4歲那年,父親吳敬儀由人介紹來到上海寶成紡紗廠,小階平也跟隨父母告別了常州老宅。

5歲那年,小階平因父創辦天津寶成紡紗廠而北上。很小的時候,父親就教他認字,6歲時就能閱讀《史記?項羽本紀》、《三國演義》等。10歲前,他接受的是私塾教育,讀《四書》、《五經》,打下較好的古文功底,也學習數學、英語。後來,吳階平邁過國小考入天津匯文中學。

如果從16歲入北平燕京大學醫預科算起,吳階平可謂把一輩子的生命交給了他所熱愛的醫學事業。他很坦率地說:“我從來沒有想過不做醫生而去從事其他職業,我很早就決定做醫生。當然,這應該說是我父親的決定。”

父親吳敬儀是位思想開明、處世務實的實業家。在吳階平的記憶裏,父親十分重視對子女的教育,隻是在大方向上對孩子進行影響,諸如做人、為學、處事等,卻很少具體關心他們哪門功課考了多少分。在當時軍閥割據、政治腐敗的情況下,吳敬儀對子女今後從業作出要求,第一不要從政,第二不要從商。他認為,官場太腐敗,做官會身敗名裂;社會動蕩,經商會傾家蕩產――要學科學技術,而且必須學醫,醫生決不會失業,不過,要學醫一定要做個好醫生,一定要進協和。

于是,吳門三代及近親中有30餘人從醫。其中,同輩的姐夫陳舜名、大哥吳瑞萍、妹夫蔡如升、胞弟吳蔚然及吳階平本人,分別在臨床醫學中外科、內科、兒科、泌尿外科領域裏獨領風騷,胞弟吳安然則從事基礎醫學中的病毒學研究,系國內知名的免疫學家。

1947年,吳階平經著名泌尿科專家謝元甫教授推薦,赴美國芝加哥大學進修,師從現代腫瘤內分泌奠基人哈金斯教授。哈金斯非常喜歡這個年輕、勤奮的中國學生,有時看見吳階平幹脆利落地做實驗、做手術,感慨地說:“你有幾隻手啊!”由于手術技術不一般,吳階平在美國落下了一個“三隻手”的榮譽稱號。吳階平坦言自己手藝非常好,由于自己的手可能比一般人的小些,特別適合做外科醫生,“開個小口就進去了”.

第二年年底,在進修即將結束時,哈金斯非常希望吳階平能留下為自己主持臨床工作。哈金斯在學生面前鋪開了芝加哥大學醫院開始興建的科研大樓藍圖:“這是你將來的實驗室,這是辦公室。我可以把你的家眷都接來。”然而,吳階平卻婉言謝絕了。他知道自己應當回國發展祖國的泌尿外科。

展望未來

一代泌尿宗師、鼻祖、泰鬥吳階平因病于2011年3月2日21時18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4歲。吳老的離去是泌尿界的一大損失,吳老一生致力于泌尿事業的不斷發揚光大,吳老在擔任中國泌尿外科研究所所長的時候就一直在思考如何把中國的泌尿事業推向高潮,為了完成吳老生前的遺願,在各方的努力之下北京大學吳階平泌尿外科醫學中心終于在石景山區成立了,韓啓德副委員長參加揭牌儀式,這也體現出吳老的豐功偉績。

接班傳承

泌尿界的泰鬥吳階平的離去是中國泌尿界的損失,甚至是世界泌尿事業的損失 ,但是吳老對工作孜孜不倦的精神將永遠傳承下去,新一代的泌尿和男科傳人郭應祿,他現在正將吳老一生追求的泌尿事業發揚光大,同時在各方的努力之下,在韓啓德副委員長的親切關懷之下北京大學吳階平泌尿外科醫學中心應運而生,它承受巨大的使命,將做為創造無數的泌尿人的搖籃而熠熠生輝。

吳老的德高望重可以說是眾所周知,吳老為中國甚至世界的泌尿事業做出了重大貢獻,吳老一生鍾愛的泌尿事業將不斷傳承下去,第一郭老將繼續對發揚泌尿事業,使它不斷發揚光大,第二吳老生前最大的願望是建立一個世界上最大的泌尿外科醫學中心,在各方的努力之下北京大學吳階平泌尿外科醫學中心終于在建成了,現今國內醫療行業在針對泌尿外科治療技術問題上可謂參差不齊,大多數單位無統一的診療規範,學術觀念有待提高,很多療法、技術隻能做到單一方面的效果,都是缺乏全面性、系統性的治療效果,因此亟需建立一所高水準,具有一定規模的泌尿外科醫學中心,以引導和規範泌尿外科男科事業健康有序的發展。回顧吳階平泌尿外科醫學中心的籌備過程,那彥群教授不禁感慨,“醫學中心是在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兩院院士、醫學教育家吳階平先生大力倡導之下,在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中國科協主席、北京大學醫學部主任韓啓德先生的支持下,從2004年開始籌建,歷經5年多的規劃、建設,現在終于落成。”醫學中心的成立,將最大限度地集中優勢力量進行集約化發展,整合學科資源,使相關醫院泌尿外科的科研、教學和醫療水準得以顯著提升。郭老作為新一代泌尿事業的傳承者,將把泌尿事業推到高潮。中國的泌尿事業後繼有人,世界的泌尿事業後繼有人。

2004年4月8日,經衛生部、中國科學技術協會批準,中國解剖學會作為中國解剖學界的最高學術團體,在北京中國建築文化中心主辦了“人體世界科普展覽”,大連醫大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則具體承辦了此次展覽,兩院院士吳階平為科普展覽題了詞。 

人物評價

吳老的生命歷程遠遠超出了中國傳統知識分子所追求的獨善其身的範疇,而是與黨的事業、與國家的事業、與社會和科學的進步緊密相連,他的人生軌跡始終貫穿著熱愛祖國、追求真理、服務人民的紅線,吳老的一生都在書寫6個大字:愛國、民主、科學,他是中國知識分子心中的一面旗幟,是12萬1千多名九三學社社員心中的一面旗幟。(十二屆全國政協副主席,九三學社中央主席,中國科學技術協會主席韓啓德

吳老與中國共產黨親密合作,肝膽相照的光輝事跡,樹立了多黨合作事業的旗幟(中共中央統戰部副部長尤蘭田

吳老擁有大醫、大師、大愛的博大情懷,為我們鍾愛的泌尿外科和需要我的患者一生努力(北京大學第一醫院泌尿研究所名譽所長、泌尿外科培訓中心主任的郭應祿院士評

吳老,那就是時時刻刻要做“最好的自己”。(全國政協常委、中央民族大學副校長王林旭

吳階平同志的一生是獻身醫學、追求真理的一生。他把自己的命運與國家的發展和科學的進步緊密相連,始終對國家和人民忠心耿耿,無私無欲,把畢生的精力都奉獻給了祖國的醫學、教育和多黨合作事業,為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殫精竭慮、鞠躬盡瘁。他勇于創新,甘于奉獻,生活樸素,平易近人。他的愛國情操和崇高品德,永遠值得我們學習和懷念。(九三學社評

以吳老為代表的老一輩醫學家學習,成長為德才兼備的高貭素醫學人才。(華泰長潤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王旻評

吳先生在醫學科學領域,以求實、鑽研和創新的精神,在泌尿外科,男性計畫生育等方面作出了巨大的貢獻,已經造福于社會和人民大眾,得到國內外醫學界的公認,吳階平院士是他心中景仰的人。(全國政協常委、著名造型藝術家袁熙坤

吳老是醫學界和醫學教育界的泰鬥,他的思想指引著醫學界的發展。(首都醫科大學呂兆豐校長評

吳老的精湛醫術、高尚醫德、大愛情懷,贏得了海內外患者的尊敬,他作為國之瑰寶,當之無愧,吳老的精神永存。(中華醫學會泌尿外科學分會主任委員、首鋼醫院院長、吳階平泌尿外科中心主任那彥群教授評

吳老是現代泌尿外科的奠基人,我們一直感受著吳老留下的深厚學術氛圍。(北大醫院泌尿外科副主任何志嵩評

他的逝世是我國醫葯衛生事業的一大損失,也使我們失去了一位好師長。(康恩貝集團董事長胡季強評

後世紀念

2012年3月10日上午,吳階平塑像揭幕和紀念館開館儀式在北京大學首鋼醫院吳階平泌尿外科醫學中心舉行。全國政協副主席、九三學社中央副主席王志珍,吳階平夫人高睿,原全國人大副委員長何魯麗等為吳階平塑像揭幕,為吳階平紀念館開館剪彩並參觀。原衛生部副部長佘靖、彭玉,北京大學醫院部副主任姜保國,中華醫學會副秘書長楊民,首鋼總公司領導王青海、毛武及國際國內泌尿外科學會有關領導參加。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