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昊 -網路小說《鬥破蒼穹》人物

吳昊

吳昊,別名血劍吳昊,迦南學院執法隊成員,修煉血色鬥氣,嗜血,對蕭炎的實力心服口服並發誓有一天要戰勝蕭炎,也是個光明磊落的主。進入內院後與蕭炎、蕭薰兒以及琥嘉結為一個團體,關系不錯。

手持血色重劍。

實力:最後為一星鬥尊

技能:血裂斬

  • 中文名稱
    吳昊
  • 畢業院校
    迦南學院
  • 好    友
    蕭炎、蕭薰兒琥嘉
  • 國    籍
    黑角域
  • 職    業
    迦南學院長老
  • 主要成就
    成為內院長老
  • 代表作品
    鬥破蒼穹
  • 別    名
    血劍吳昊

角色經歷

在學院大賽中與蕭炎對戰,敗北。

合並圖冊合並圖冊

進入內院,參加火能大賽。

後成為迦南學院內院長老。

相關內容

第416章 執法隊:吳昊

聽得周圍看台上響徹而起的如雷般歡呼,蕭炎對著面前那一臉苦澀的陸牧抱拳笑道:"多謝陸牧學長承讓了。"

"承讓個屁,敗了就是敗了,有啥好讓的,我心胸可不是某些人可比。"翻了翻白眼,陸牧旋即苦笑道:"不過,好小子,沒想到你竟然隱藏得這麽深,說不定你還真能進入前五,日後若是有機會,再來領教。"

說完,陸牧對著蕭炎一拱手,極為幹脆地轉身對著廣場之外行去。

"這人倒也挺實在,比白山那家伙好得多。若是有機會,可以結交一下。"望著陸牧的背影,蕭炎淡淡一笑,抬頭目光對著白山所在的方向瞥了一眼,卻剛好是捕捉到對方眼中的冷意,當下心中對其的不喜與戒備,更是濃鬱了許多。

將玄重尺插回後背,蕭炎轉身行下比賽台,然後在無數道熾熱目光註視下,進入黃階二班所在的區域,卻是瞧得昨日見了一面的一群少女,也是出現在了這裏,而這群活潑的少女在瞧得蕭炎回來後,頓時眼冒星星地圍了上去,唧唧喳喳的聲音,讓得剛剛大戰了一番的蕭炎有些頭昏腦脹。

"好了好了,你們給我安靜點。"瞧得蕭炎被這群嬌俏少女圍著,若琳導師不由得無奈地搖了搖頭,隻得出聲將這些滿臉崇拜的女孩子們拉回過神來。

"嘻嘻,難怪薰兒姐姐在學院兩年也是對別的男人不理不睬,原來心裏面有著這麽優秀的人。"一名少女跳到薰兒身旁,嬌笑著打趣道。

聞言,薰兒精致淡雅臉頰泛起一抹誘人緋紅,霎那間的迷人風採,即使是一旁的若琳導師都是有些感到心動,更遑論周圍那些眼睛陡然直起來的男性學員了。

蕭炎輕笑了笑,兩步上前,在薰兒身坐下,嗅得身旁傳來的少女體香,再感受著周圍那射來的嫉妒艷羨目光,不由得忽然有些恍惚,當初在烏坦城成為廢人的那段時間,與薰兒走在一起,周圍的目光,盡是嘲諷與白眼時,在周圍人眼中,恐怕便是在想,一隻蛤蟆,與美麗的天鵝走在一起,難道都不會覺得自慚形穢麽?

而如今,經過兩年的苦修,再與薰兒走在一起,已經再沒有人會用當年的眼光來看待他,因為蕭炎所展現出來的天賦以及實力,已經完全夠資格與薰兒這個天之驕女相提並論!

而這,便是有實力與沒實力間的待遇差距!

當年,雖說嘴上時時刻刻都是在說了三年之約而努力著,可內心深處又何嘗不是想努力提升自己的實力,讓得自己日後與薰兒在一起時人不會再拿那種有色眼光來看待?

距離當初的廢物期,已經過去了三年。這三年間,蕭炎依靠著自己的努力,完成了心中的願望,成功地打敗了納蘭嫣然,並且也讓得自己,具備了與薰兒在一起的實力與資格!

長長地吐了一口氣,蕭炎偏頭望著目光正盯著場中比試的薰兒,在淡淡陽光的照耀下,此時的薰兒,幾乎完全被包裹在了一圈金光之中,恬靜溫柔,這幅美麗圖像,讓得蕭炎眼中閃過一抹由心而發的迷醉,兩年孤獨的歷練,讓得他清楚地明白,面前的這個女孩兒,在自己心中,方才擁有著最深刻的烙印!

這個烙印,在小時候,便是牢牢印上,其實薰兒總說若非幼時啥都不懂的蕭炎闖進她的房間,用那根本不熟練的鬥之氣足足堅持了幾年時間,溫養著自己看似脆弱的身體,而方才致使她將蕭炎徹底地放進了內心深處,可她又何嘗不是在蕭炎落魄時,依然保持著年復一日的溫柔尊敬,方使得蕭炎那遠超同齡人心智的內心,對著這個僅僅對著自己展現善良可愛的女孩,徹底展開?

手掌順著桌底緩緩探過去,最後握住了薰兒那柔若無骨的小手,感受著掌心處的嬌嫩滑膩,蕭炎內心輕微地顫了顫。

在被蕭炎忽然握住小手時,薰兒嬌軀便是輕輕一顫。拿著目光,有些做賊心虛地看了看附近的若琳導師和蕭玉等人,瞧得她們並未現蕭炎的舉動時,方才松了一口氣,轉頭望著蕭炎,低聲嗔道:"蕭炎哥哥。"

"你是我的,不管你背後勢力有多麽的龐大,可我絕對不會放棄!"握著那嬌嫩小手的手掌略微緊了緊,蕭炎用隻有兩人聽見的聲音,緩緩說道,然而雖然聲音平緩,可卻不難聽出其中的一分霸道堅毅意味。

聽得蕭炎這話,薰兒先是一怔,旋即雪白精致的臉頰陡然間升上一抹如血紅霞,她沒想到,在這個時候,蕭炎居然會說出這種暗示意味極濃的情話來。

在蕭炎這突如其來的話語下,就是以薰兒的淡然,也是保持不了若無其事,一張臉蛋兒紅得跟蘋果一般,原本古井無波般的心境,也是這麽年來,首次蕩起難以掩飾的漣漪。

"薰兒,你怎麽了?"薰兒異常的臉色,並未逃過一旁若琳導師的目光,當下先是一怔,旋即視線往下一瞟,卻是剛好瞧見蕭炎趕忙縮回去的手掌,臉頰上也是涌上一抹紅潤,無奈地搖了搖頭,似是自言自語地道:"年輕人啊,大庭廣眾下,也要節製一點啊,雖然知道你和薰兒關系親昵,可也不要在這種場合來刺激那些對薰兒抱著念頭的男學員吧?萬一真是刺激到來個暴動,看你能不能以一擋下上千人。"

蕭炎訕訕一笑,不敢插話,趕忙將目光投向戰鬥激烈的場中。

一旁,薰兒也是快速收斂起波蕩的心境,心虛地看了一眼身旁的若琳導師,然後也是將目光移向比賽的場地內。

"唉,這妮子,對外人能夠那般淡然,可在蕭炎面前,卻是跟一個戀愛的小女孩沒什麽區別,當真是一物降一物啊!真不知道蕭炎那家伙,究竟是如何將薰兒這種女孩的心給勾走的。"瞧得兒那依然殘存著一縷緋紅的臉頰,若琳導師搖了搖頭,在心中苦笑道。

場地中,隨著裁口中名字響起,不斷有著人影閃掠上台,旋即在經過一番或激烈或平淡的戰鬥後,勝者滿臉興奮,敗者則是一臉黯然地退下場地。

而在一輪輪的比賽中,原本的一百七十多人,已經逐漸被淘汰得僅剩下六十幾人,這般再過去幾輪,恐怕那有資格進入內院修習的名額,便是能夠誕生了。

"第四十一輪:玄階一班,岩呈……執法隊,吳昊!"

當廣場上又一輪比賽名字報出後,廣場上卻是忽然略微安靜了許多,在某一個名字聲威壓迫下,看台上的學員,都是不由自主的壓低了聲響。

"執法隊,吳昊……"緩緩地叨了一聲這名字,蕭炎將頭轉向若琳導師,道:"我想,這應該便是導師嘴中所說的那個人吧?"

若琳導師臉頰多了一分凝重,輕道:"這個吳昊,在執法隊中擁有極大的聲望,這兩年來,死在他手中的那些黑角域中的人,恐怕至少也有百人之數,他的實力,挺可怕的。"

蕭炎微微點頭,看來這人確是個勁敵。

"另外,告訴你一件讓你頭疼的事,這個吳昊,也曾經追求過薰兒,並且還是在大庭廣眾下直接說明,不過後來薰兒拒絕了,但這個家伙似乎從未放棄過。"若琳導師戲謔地道:"在你沒來學院之前,這個吳昊,被白山視為最有競爭力的情敵,隻不過可惜,這兩個被學院無數人認為最有可能追求到薰兒的家伙,都因為你的出現,而失敗了。"

"紅顏禍水啊。"蕭炎苦笑著搖了搖頭,旋即將目光投向廣場之中,此時,那裏已經有一名青年站立其中,憑借著出色的眼力,蕭炎能夠清晰地看見那個青年臉龐上的苦澀。

"人還未出現,便是讓得對手心生膽怯之意,這個吳昊……"心中喃喃了一聲,蕭炎盯著場地中的眼瞳驟然一縮,隻見在青年對面,原本空空如也的石板上,一道全身包裹在血紅袍服中的人影,忽然間猶如鬼魅一般,極其突兀地浮現而出。

"好恐怖的速度,這人,很強!"眼睛死死地盯著那道血紅人影,蕭炎臉龐上少有的劃過一抹凝重。

血袍人影一現身,原本喧鬧的廣場,便是陡然安靜,一股血腥味道,緩緩地彌漫了廣場。

第417章 挑戰

喧鬧的廣場,隨著血袍人影的浮現,頓時間便是變得安靜了許多,而再待的那血腥味道蔓延出來時,雖然此刻艷陽高照,可一些實力不濟的學員,卻依然是覺得渾身泛著寒意。

"這家伙,恐怕又是剛執行任務回來吧,這身血氣,簡直比黑角域中那些家伙還要濃鬱了。"眸子望向場中的血袍人影,紅衣少女柳眉微蹙,低聲道。

"果然還是趕回來了麽……"白山原本布滿淡淡笑容的臉龐,在瞧得血袍人影出現後,便是略微陰沉了一點,在迦南學院的外院中,他最忌憚的人,並非是那個讓聞之色變的小妖女,也並非是性子淡然可實力卻高深莫測的薰兒,而是面前這個一身血腥氣息的男子!

在兩年時間中,白山與吳昊明裏暗裏交手不下十次。可惜,每次都並未取得勝利,對方那種幾乎是為了殺戮而殺戮的氣息,實在是太過可怕,白山能夠預料到,若是給予這個吳昊足夠的成長時間,恐怕日後成就,將會極為恐怖,這些年間,在無數起迦南學院與黑角域間的沖突中,這個一身血袍的男子,一路浴血,踏著無數屍體,在那殘酷的生死戰鬥中,將己身潛力最大化的激活,一步步地從執法隊最普通的一名隊員,走如今的地步!

在執法隊中,這男子有著一個令人又敬又懼號:血修羅!以血與無數屍體鑄就而出的凶名。

"好濃鬱的血腥氣!唉,吳天狼那個瘋子,真的是想將吳昊給培養成專以殺戮而存活的人麽?"廣場中央的席位上,一名身著淡黃袍服的老人,皺著眉頭道:"這樣下去吳昊遲早會因為殺氣太濃而失去理智。"

"應該不會吧,吳天狼雖然為人孤僻狠辣,可對吳昊卻是一直視為己出。這次讓他來參內院選拔賽,必便是想讓得他暫時離開執法隊,內院那種怪才雲集的地方,應該能有人壓製住性子淡漠,視人命如草芥的吳昊。"副院長略微沉吟了一下,緩緩地道。

"希望吧……這般優秀的苗子,若是折損了,那可是學院的大損失啊。"先前那名老人嘆了一口氣,道"是啊,當初連院長都親自說過,隻要給吳昊十年時間,若是他還能保持不被血氣侵蝕理智的話,實力恐怕將會到達一個極強的地步。"被稱為火老頭的老然,也是微點頭,說道。

"呵呵,看來今年屆選拔賽很是有幾名極其優秀的種子選手啊。"副院長笑眯眯地道:"白山,吳昊,薰兒,還有那橫空而出的蕭炎,從這幾人所展現而出的實力來看,比上一屆遠遠高出了一些檔次啊。"

"你倒是把你家那人頭疼的小妖女給忘記了?這外院中,有幾人不怕她的?"一旁的老人翻著白眼道。

聞言,副院長苦笑一聲,目光轉向看台一處,望著那斜靠著欄桿的紅衣少女,眼睛鼓了鼓卻是忽然些氣急敗壞地道:"對于她的天賦,我倒是極為滿意,那性子,卻是讓人不敢恭維。老頭子我還等著她找個好男人生個帶把的娃傳宗接代呢,誰知道她……竟然對男人不理不睬!"

聽得他的話,周圍三位老者不由得失笑。

"那白山,吳昊、陸牧、甚至蕭炎,都是難得一見的天才,在同齡人中,也是屬于極為出類拔萃的級別,等選拔賽完畢後,進入內院時,按照規矩,前五名會有著特殊的考核,到時候琥嘉那孩子與他們呆久了,想必也會有些心動的吧。"副院長身旁的老人笑眯眯安慰道,琥嘉,想必應該便是那紅衣少女的名字吧。

"白山天賦的確不錯,可心胸卻是略有不及;吳昊執著于戰鬥殺戮,這些年除了對薰兒有感覺外,也從未見他對其他女孩子動什麽情;陸牧麽,他喜歡的不是琥嘉這種類型的女孩子;蕭炎就更別提了,有薰兒那種既美麗又優秀的女孩子,哪還會對別人生出情來?"副院長搖了搖頭,苦笑道。

聞言,其他三位老者也隻得做了一個愛莫能助的表情。

嘆息了一聲,副院長將這令人頭疼的問題甩出腦子,目光投向比賽場地中。

場內,隨著一身血袍的吳昊的出現,那裁判席上略微等待了一會後,便是喊出了比賽開始的口號。

裁判的喊聲剛剛落下,那位吳昊的對手,便是急忙向後退了十幾步,體內鬥氣急速涌動,最後在身體表面形成一幅鬥氣紗衣,手中武器緊緊握著,目光死死盯著對面保持著不動的吳昊,眼睛連眨都不敢眨一下。

而周圍看台上的學員,瞧得他這般舉止,也並未出聲嘲笑。這些年間,血修羅吳昊的名聲,在迦南學院外院中,絲毫不比小妖女琥嘉與薰兒的名聲弱,甚至,從某一點來看,吳昊還要蓋過兩人許多。

血袍微微動了動,一對充斥著殺意的眸子,猶如草原上嗜血的狼群一般,而光是這一對沒有蘊含什麽情感的眼神,便是讓得那名對手頭皮有些發麻了起來,手心中,盡是濕滑的汗水。

"不棄權麽?"血袍下,忽然間有著嘶啞的聲音,緩緩響起。

聞言,那名叫做岩呈的選手,臉色略微有些難看,咬了咬牙,色裏內茬地道:"盡管動手吧,我倒是試試,血修羅究竟有多強?!"

語罷,岩呈似是怕這般再對恃下去,自己遲早會在眾目睽睽之下,失去對戰的勇氣,當下掌一踏地面,身體猛的對著吳昊暴射而去,手中鋒利武器在鬥氣的增幅下,直接將空氣撕裂了開去。

面對著岩呈的含怒一擊,血袍人影卻動也不動,然而就在攻擊即將抵擋身體時,身軀突兀地晃了晃,頓時人影便是詭異消失。

一擊落空,岩呈眼瞳微縮,沒有絲毫遲疑,手中武器再度對著身後刺去。

"叮!"精鋼所製的劍尖,在剛剛對著後面刺去時,一把血紅色的重劍憑空出現,輕易地將之抵擋而下,重劍面積頗為不小,劍身足有三寸之寬,幾乎都是能與蕭炎的玄重尺相比了。聽得重劍揮動時帶出的壓迫風聲,其重量恐怕也是不容小覷。

兩劍相觸,重劍隨意輕揮,其上所蘊重力,便是將岩呈手中的長劍拍得脫手而出,後者雖然竭力握住,可不僅未能成功,反而被劍身上所傳來的巨力震得虎口破裂鮮血直流。

第一回合的接觸,武器便是被擊落。這一幕,即使是看台上的蕭炎,也是略感驚訝,不管如何說,那岩呈也是處于五星左右的鬥師啊。

武器掉落,岩呈臉龐也是閃過一抹震驚,腳掌急退,然而,在其剛剛退出十來步後,卻是陡然感覺到背後寒氣涌動,尚還未有所反應,一把泛著血色的重劍,便是架在了他脖子之上,從鋒利劍邊上載出的森冷寒氣,讓得岩呈瞬間身子僵硬。

僅僅是兩個回合,那實力在五星鬥師的岩呈便是落敗。這種結果,讓得整個廣場都是響起了一片嘩然。雖然沒有多少人對岩呈能夠打敗吳昊抱什麽奢望,可也沒有想到這才支持了兩回合,就被人將劍架在了脖子上……

"好快的速度……"望著場中那手持血色重劍,平靜地站在岩呈身後的吳昊,蕭炎臉龐之上,浮現些許凝重。

"吳昊最擅長的,便是速度,而且,他還修習了一種玄階高級的身法鬥技:影血閃。他先不著痕跡地出現在岩呈身後,便是借了身法鬥技的奇效。再者,他的力量也極強,這從他能將手中那巨大的重劍揮舞如此舉重若輕上,便是能夠瞧出。"一旁的薰兒,輕聲將吳昊的一些信息說了出來,她也有些擔心萬一蕭炎與吳昊對上,會因為情報不足而吃虧。

"速度與力量都是不弱……那豈不是和我差不多了?"蕭炎眉尖一挑,瞥了一眼岩呈手中的重劍,再看了一眼背後的玄重尺,兩者都是同樣的重型武器,若是兩人對戰了起來,恐怕會是一場讓人咂舌的速度對速度,力量對力量的驚險戰鬥。

"這個家伙,貌似個比白山還要難纏的對手,日後得對這人多一分小心啊……"

"不愧是迦南學院啊,年輕強者層出不窮,若非我經過這兩年的苦修,還真是難以趕上這些變態家伙。"蕭炎驚嘆地道,在加瑪帝國歷練時,年輕一輩中,除了納蘭嫣然借助著宗門所助,能與他相提並論之外,便是很少遇見其他之人,然而如今這才來南學院沒幾天,旗鼓相的對手,便是屢屢出現,這不不讓蕭炎有些感嘆,這裏的確是天才的聚集地啊!

比賽場中,在吳昊將重劍架在對手脖子上時,一名裁判便是趕緊喊出了比賽結束的口號。選拔賽中,能夠容忍受傷,可院方卻並不希望看見死亡。所以,比賽中著規定,並不能在對方沒有反抗力時下殺手,不然將會受重罰,然而這規定其他人或許會遵守,可對于殺人殺習慣了的吳昊,卻僅僅隻是順手的事情,所以那些裁判可不敢有什麽耽誤,生怕晚叫了一秒,那已經沾染了無數血的重劍,會再度添上一抹殷紅。

聽得裁判的喊聲,吳昊手中的血色重劍顫了顫,旋即緩緩收回,而隨著重劍的離去,那呈則是全身脫得軟了下去,不斷地喘著氣。

沒有理會腳旁的岩呈,吳昊血袍微微抖動,一對淡漠的眸子,順著看台緩緩移動,最後停了黃階二班所在的位置。準確的說,應該是停在薰兒身旁的蕭炎身上,在全場無數道目光的註視下,他手中血色重劍抬起,最後遙遙指向了蕭炎,嘶啞的淡漠聲音也是在廣中響徹了起來"你便是蕭炎?"

"可敢下來與我一戰?"

淡漠的嘶啞聲音,卻是讓得整個看台一怔,旋即無數道目光唰的一聲,轉向不遠處的黑袍青年!

第418章 家傳玉片

吳昊嘶啞的淡漠聲音,將全場的目光,全部凝聚在了黑袍青年身上,這些目光中充斥著幸災樂禍,期盼等等各種各樣的情緒。反正不管如何,吳昊的這一句話,再度使得蕭炎成為了全場焦點。

目光緊緊地盯著場中的血袍人影,蕭炎眼眸微眯,旋即在無數道目光註視下,緩緩站起身子,臉龐之上,沒有因為對方的實力強橫而有絲毫怯戰。

四目在半空中交織,淡淡的雄渾鬥氣,不約而同地自兩人體內涌出,細微的能量漣漪,也是從兩人身體表面擴散而出,那些都是因為體內鬥氣在瞬間急速涌動而造出來的場景。

瞧得那隱隱開始氣勢對恃的兩人,周圍看台上的學員們頓時有些激動了起來,這兩人若是打了起來,那絕對是一場龍爭虎鬥啊!

蕭炎一旁,薰兒微微蹙了下眉頭,張了張嘴,欲言欲止的模樣似是想勸阻一下蕭炎,可最後又擔心因為她的出口,那些學員又將會認為蕭炎隻會躲在女人背後,因此,到口的話語,最終還是沒有說出。

"嘿嘿,打吧,最好弄個兩敗俱傷,也好讓得我省些力。"看台另一邊,白山冷笑著望著場中對恃的兩人。

"真要打起來,那就好玩囉!可惜,那老頭子肯定不會讓這種事發生。"紅衣少女雙臂放在欄桿上,目光在蕭炎與吳昊身上掃過,惋惜地道。

而似也是伴隨著她的所想,就在場中蕭炎吳昊兩人氣勢逐漸加劇時,一道蒼老的喝聲,猛然響起,將兩人好不容易提起來的氣勢,轟然間震成了虛無。

"你們兩個,給我安份點。現在是選拔賽,不是私自挑戰的地方!"

醞釀而出的氣勢被強行震破,蕭炎與吳昊兩人身體同時一陣顫抖,旋即各自退後了一步,抬頭目光順著聲音來處一望,便是瞧見了中央位置處,那位須發皆白,臉上略帶怒容的老人。

"那是副院長琥乾,外院中除了院長外,便是他權利最大,不要與他頂撞,不然留個壞印象總是不好。"薰兒低低的聲音,忽然地在蕭炎耳邊響起。

蕭炎微微點頭,目光先是在場中的吳昊身上停留了一瞬後,便是垂下視線,緩緩坐了回去。

"吳昊,你也退下去。明日便是選拔賽的最後一天,到時候自有你們對戰的時候!"瞧得蕭炎退回,琥乾將目光轉向場中的血袍人影,喝道。

聽得琥乾的喝聲,吳昊眉頭略微皺了皺,眼睛卻是緊緊地盯著看台上的蕭炎。而後者,也是面不改色地回看著他。如此對視半晌,他手一晃,血色重劍便是被收進了納戒,嘶啞的聲音緩緩傳出:"希望你明日不要讓我失望,我不希望薰兒等待已久的人,是個廢物。"

蕭炎淡笑,沒有回答,而那吳昊在說出此話後,也就不再停留,轉身便是對著場外行去。

瞧得那被副院長強行拆開的一場即將開打的龍虎鬥,看台上的學員們頓時失望地搖了搖頭。

"好了,比賽繼續。"將兩人遣開之後,琥乾手一揮,吩咐道。

隨著他吩咐聲落下,裁判席上,頓時再次將名單念了起來。

在接下來的十幾場比賽中,蕭炎終于是親眼見到了薰兒的出手,不過,在觀看了一會之後,卻是無奈地搖了搖頭,這妮子明顯僅僅隻是顯露了一部分實力與對手戰鬥,然而即使是這般,在纏鬥了十幾回合後,便是不出意料地取得了勝利。

望著那滿臉俏皮之色的從場中退回來的薰兒,蕭炎翻了翻白眼,她的這番舉動,讓得蕭炎想要從她的出手間,把其確切實力分析出來的打算給落空了去。

在薰兒出場之後不久,白山以及那名紅衣少女也是上場了一次,這兩人的確不愧是若琳導師鄭重提醒需要註意的人,兩人的對手,分別是一名六星鬥師以及一名七星鬥師,與白山對上的那名六星鬥師倒還好,在與白山戰了十幾個回合後,便是自動地選擇了認輸,結果安然無恙地下了場。

而紅衣少女的那名對手則是倒了大酶,兩人剛剛把初步的禮節行完,然後等到那裁判的開始聲音還未完全落下,紅衣少女便已經詭異地出現在了後者面前,輕飄飄的一掌,卻是蘊含著令人臉色大變的強橫勁氣,一巴掌將那名有著鬥氣紗衣護體的七星鬥師,狠狠扇出了場地,最後還在地面上連滾了十幾米遠,方才狼狽地止住。

坐在看台上的蕭炎,望著紅衣少女那彪悍得有些令人咋舌的舉動,不由得一臉錯愕。

隨著白山與紅衣少女的出場後,接下來的比賽,便是沒有太多的亮點,因此,在再次觀看了幾場後,蕭炎與薰兒等人,便是率先退出了喧鬧的廣場,兩人緩步走在學院之內,享受著這闊別了兩年多時間的單獨相處的溫馨時刻。

在天色逐漸暗下來時,蕭炎與薰兒便是再度回到了若琳導師的那處雅致樓閣,這次回到樓閣,卻是見到了一個當年讓得蕭炎記憶尤深的熟人。

廳房中,一位身姿修長的少女,亭亭玉立,一套淡紫色的單衣以及齊腿的短裙,將少女的活潑朝氣展露無,那張在幼時便噙著嫵媚與清純的臉,如今更是顯得頗具魅惑,水靈靈的大眼睛,如同會說話一般。

從少女臉頰上噙著的笑容來看,她似乎在學院還混得不錯。當然,以她的容貌,無論走到哪,都是有著大批的追逐者。不過,此時這平日在別的男生面前極為平靜的少女,卻是在瞧得蕭炎進門後,便是緊張得站了起來,怯生生地叫了一聲蕭炎表哥。

相關作品

《鬥破蒼穹》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