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庭艷

吳庭艷

吳庭艷(越南語:Ngô Đình Diệm,1901年1月3日-1963年11月2日),1901年1月3日生于越南順化。1955年10月建立越南共和國,並就任第一屆總統。作為基督徒,在任職期間極力迫害佛教徒,行為令人發指,導致社會矛盾空前激化。1963年11月1日被政變軍人處死,終年62歲。

  • 中文名
    吳庭艷
  • 國籍
    越南
  • 出生地
    順化
  • 出生日期
    1901年1月3日
  • 逝世日期
    1963年11月2日
  • 職業
    越南共和國第一任總統
  • 在職期間
    1955年—1963年

人物生平

吳庭艷(也寫作吳廷琰,Ngo Dinh Diem), 1901年1月3日-1963年11月1日)是越南共和國第一任總統(1955年-1963年)。吳庭艷生于阮朝越南的首都順化。他的家族是阮朝的一個信奉天主教的貴族。他的長兄吳廷俶是當時順化的大主教。他在保大皇帝執政時當官,直至日本侵略越南。吳庭艷也是一個狂熱的愛國志士及反共分子。

1954年,當北越在奠邊府(槨渞 Biên Ph)之戰大勝之後,宣告獨立,並立即得到蘇聯和中國的支持。為了跟以胡志明為首的北越對抗,法國政府宣布將權力移交給阮朝的末代皇帝保大,並成立南越政府和北越政權抗衡。保大皇帝並且委任了吳庭艷為首相,全權主理南越。不過,吳庭艷的目標並不止于此。

1955年,吳庭艷在美國的支持下發動政變,簽署法令廢除保大皇帝的皇位,並成立越南共和國,宣誓成為南越的總統。吳庭艷獨尊天主教而廢除佛教以及軍事統治措施,激起了當地民眾的強烈抵抗。1963年11月1日,美國政府為挽救敗局,策動了楊文明政變。吳庭艷與五弟吳廷瑈被政變軍隊亂槍打死。其四弟吳廷瑾後亦被政變軍隊處決。

家族童年

吳庭艷出生于越南阮朝的首都順化。他的家族來自越南中部,在17世紀葡萄牙傳教士的勸導皈依天主教。他經常自稱出身于顯赫的官宦門閥世家,但是大多數歷史學家認為這個家族原本屬于下層階級,直到吳廷可通過了科舉考試,才得以躋身上流社會。吳庭艷之父吳廷可放棄了成為一名天主教神父的計畫,踏入仕途,在法國殖民時期擔任成泰皇帝的參謀,後來升任越南朝廷的禮儀和宮監(管理太監)大臣。吳廷可的第一位妻子早逝無子女,第二位妻子為他生下了6個兒子和3個女兒。他本人是一位虔誠的天主教徒,每天早晨帶領全家去望彌撒。吳庭艷是他的第3個兒子,在順化的主教座堂受洗教名Jean-Baptiste。1907年,法國人以精神病為理由,罷黜了不滿殖民製度的成泰皇帝。吳廷可退隱回鄉種地,以示抗議。吳庭艷在家中稻田耕種,也就讀于一所法國天主教學校,後來進入他父親創辦的私立學校國家書院。15歲時,他繼二哥吳廷俶(後來成為越南品級最高的神職人員)之後,也進入修院。但是在幾個月後就因那裏的規矩太嚴而出走。廷琰在順化的法國學校就讀,在中學將要畢業時,因成績優異而獲取獎學金前往巴黎攻讀神學,但是最終他放棄了成為神職人員之路。他前往河內,就讀于行政學院(訓練越南官員的法國學校)。他一生中僅有一次陷入愛情:他愛上了老師的一位女兒。但由于她離開他,而進入女修道院,所以吳庭艷終身不娶。

早期活動

1921年,吳庭艷完成學業,繼長兄吳廷魁之後,成為一名公務員。他從最低等級的公務員做起,穩步晉升。他最初任職于順化的皇家圖書館,一年內就得以擔任府官的職務,負責管理70座村庄。25歲時,吳庭艷晉升為省長,負責管理300座村庄。他的晉升得益于吳廷魁與內閣領袖、天主教徒阮有拜之女的聯姻。阮有拜深受法國人的尊敬,而吳庭艷的宗教與家族背景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法國人對吳庭艷的工作態度印象深刻,但是被他頻繁呼吁給予越南人更多的自治權的做法所激怒。吳庭艷曾一度宣布要辭職,但是受到平民的鼓勵,堅持了下來。當他騎馬穿過廣治附近地區時,他首次遭遇到共產黨人的宣傳活動。吳庭艷首次卷入了反共活動,印刷自己的小冊子。1929年,他幫助圍捕了他的行政區中的共產黨鼓動者。他因此被晉升為潘切省的省長,在1930年和1931年,他和法國軍隊合作,鎮壓了共產黨組織的第一次農民暴動。在暴力事件中,許多村民遭到搶劫和屠殺。1932年,保大皇帝回國登基,次年發動寧靜政變,將阮有拜降職,任命吳廷艷等青年官員進入內閣,擔任尚書。3個月後,吳庭艷因向法國人提出建立越南人的立法機構的要求被拒絕,憤而辭去公職。他被剝奪了頭銜,並遭威脅被逮捕。

此後10年中,吳庭艷和家人隱居起來,但仍受到監視。他有21年之久沒有任何正式職位,將時間用于閱讀、沉思、出席教會儀式、園藝、狩獵和攝影。作為一位保守派,吳庭艷不是革命的信徒,他的民族主義活動局限于偶爾到西貢旅行時,前去看望潘佩珠。1942年,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他嘗試說服入侵的日本軍隊,宣布越南獨立,但是該建議未被採納。他建立了一個秘密的政黨。當1944年夏天法國人發現這個政黨的存在時,法國宣布吳庭艷為顛覆分子,準備逮捕他。于是他逃到西貢,偽裝成一名日本軍官。1945年,日本人曾推舉他出任保大皇帝的越南帝國首相。他立刻加以拒絕,但是又後悔這個決定,嘗試收回。但是保大皇帝已經任命了陳仲金。不過吳庭艷也得以避免了賣國賊的污名。1945年9月,日本人撤退以後,胡志明宣布成立越南民主共和國,越盟開始與法國人時常沖突。吳庭艷嘗試前往順化,勸阻保大皇帝加入共產政權,但是在途中被越盟逮捕,流放到邊境地區的一個山村。他幾次差點因瘧疾、痢疾和流行性感冒,以及缺乏當地部落民的照料而死。6個月後,他被帶到河內見胡志明,但是他拒絕加入越盟,並且為他長兄吳廷魁被越盟特務活埋一事質問胡志明。

吳庭艷吳庭艷

吳庭艷繼續努力獲得支持者,建立反對越盟的力量。雖然吳庭艷的影響並不算大,胡志明還是十分惱怒,下令逮捕他。吳庭艷虎口逃生。1946年11月,法國和越盟之間的沖突升級為全面戰爭,越盟被迫全力應戰。吳庭艷見情勢有所緩和,便搬往南方的西貢地區,和在湄公河三角洲的永隆教區擔任主教的二哥吳廷俶住在一起。這時吳庭艷兄弟共同創立越南民族聯盟,要求法國承認越南擁有類似于英聯邦國家的主權地位。該聯盟分別在河內和西貢各資助一份報紙。但兩份報紙都被關閉了:河內的編輯被捕,而西貢的編輯被僱傭的殺手所殺害。吳庭艷的活動使他實質上獲得了公開身份,這時法國人決定讓步,以安撫民族主義鼓動者,還要求他勸說保大皇帝加入他們。在這期間,法國人策劃了越南國,吳庭艷拒絕了保大皇帝的首相任命。這時他在報紙上發表聲明,鼓吹在共產主義和法國殖民主義之外的第三種力量,但隻激起了少數人的興趣。1950年,越盟失去了對他的耐心,缺席判處他死刑,而法國人也拒絕保護他。胡志明的特務嘗試在他前去拜訪他的二哥吳廷俶時將他殺死。于是吳庭艷在1950年離開越南。

吳庭艷吳庭艷

相關事件

流亡生涯

吳庭艷向法國人提出申請,要前往羅馬參加在梵蒂岡舉行的聖年慶典。獲得批準後,他在8月和吳廷俶一起離開,顯然要成為一名與政治無關的人物。在赴歐洲之前,吳庭艷前往日本拜訪強敵,以謀取支持,準備奪取政權。他還向駐日盟軍總司令道格拉斯·麥克阿瑟尋求支持,但這兩次會見均未取得成果。一位朋友安排他會見了一位在美國政府中擔任顧問的美國學者,衛斯理·費舍(Wesley Fishel)。費舍支持亞洲反殖民主義、反共的第三種力量學說,吳庭艷也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在美國幫助吳庭艷安排了獲取支持的各種接觸和集會……這時,朝鮮戰爭的爆發和麥卡錫主義的興起,使吳庭艷獲得一個難得的機會,在美國國務院舉行的招待會上,見到代理國務卿詹姆斯·埃德溫·韋伯。但是吳庭艷表現軟弱,由吳廷俶進行了大部分談話。結果,不再有其他重要官員接見他。不過,他還是得以拜訪當時最有政治能力的神職人員,樞機主教弗蘭西斯·斯貝爾曼。在二十世紀三十年代,斯貝爾曼曾經與吳廷俶一起在羅馬求學。他成為吳庭艷最有力的鼓吹者之一。吳庭艷設法在羅馬朝見了教宗庇護十二世,隨後又繼續在歐洲各國遊說。吳庭艷還曾嘗試勸說保大皇帝任命他為越南國首相,但是遭到拒絕。吳庭艷返回美國,繼續遊說。在1951年,他被國務卿迪安·艾奇遜接見。次後3年中,他住在新澤西州斯貝爾曼的瑪利諾神學院,有時住在紐約州的另一所神學院。斯貝爾曼幫助吳庭艷在右翼人士和天主教界中,例如約瑟夫·雷芒德·麥卡錫,尋找支持力量。吳庭艷在美國東部旅行,在大學中演講,聲稱隻有"自由世界"能夠拯救越南,但是需要美國來幫助一個既反對越盟又反對法國人的民族主義政府。他被任命為密歇根州立大學的政府研究署(Government Research Bureau)的顧問,費舍就在那裏工作。密歇根州立大學負責管理政府主辦的援助冷戰同盟國的計畫,而吳廷艷幫助費舍後來在南越實施密歇根州立大學集團(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 Group)計畫奠定了基礎。由于法國勢力在越南消退,獲得美國支持的吳庭艷身價開始上漲。

1954年,越盟在奠邊府戰役中大勝,北越再次宣告獨立,並立即得到蘇聯和中國的支持。為與以胡志明為首的越盟對抗,法國被迫減弱對越南的控製,宣布將權力移交給阮朝的末代皇帝保大,而保大皇帝需要外國的幫助才能支撐他的越南國,和胡志明政權相抗衡。考慮到吳庭艷在美國政策決策人中的聲望,他選擇了吳庭艷最年幼的弟弟,當時正在歐洲求學的吳廷練,加入他的代表團,參加決定印度支那未來命運的1954年日內瓦會議。吳廷練代表保大皇帝與美國人進行接觸,因而美國人認為這表達了保大皇帝對吳廷艷的興趣。在德懷特·艾森豪威爾就任美國總統以後,保大皇帝指定吳庭艷擔任首相。這一任命受到法國官員的普遍指責,他們認為吳庭艷不能勝任這一職務,法國總理皮埃爾·孟戴斯·弗朗斯更是聲稱吳庭艷是一名"狂熱分子"。日內瓦協定導致越南按照17度線被分割為南北兩部分,將在1956年進行選舉,來重新統一國家。越盟控製了北方,而法國人支持的越南國控製了南方,吳廷艷在那裏擔任首相。1955年初,法屬印度支那解散。吳庭艷的南越代表團沒有在協定上簽字,以此拒絕承認半個國家在共產黨統治之下。

道格拉斯·麥克阿瑟道格拉斯·麥克阿瑟

1955年6月26日,吳庭艷抵達西貢的新山一國際機場,在那裏隻有幾百人前來歡迎他,多數都是天主教徒。吳廷艷沒有微笑,隻揮了一下手就進入車內。

回國初期

日內瓦協定規定,在1954年10月之前,南北方之間保持行動自由;這給南方帶來了極大的緊張。吳廷艷原本隻預料有1萬名難民,但是到8月,已經有超過20萬人在河內和海防等待撤退;這次移民強化了支持吳廷艷的政治基礎。在分治以前,越南的大部分天主教徒居住在北方。在邊境封鎖以後,越南的大部分天主教徒都已經生活在吳庭艷統治地區。美國海軍的自由之路行動運送了大約100萬北越人移居到南方,大部分是天主教徒。中央情報局的愛德華·蘭斯代爾上尉,曾經幫助吳庭艷強化他的統治,發起一場宣傳戰,以鼓勵盡可能多的難民遷往南方。這一努力有雙重的目的:特別增加天主教徒的人數,以及增加南方的總人口數,以便贏得1956年的重新統一的選舉。其中包括派遣南越間諜到北方,傳播厄運迫近的謠言,例如中國的入侵和掠奪,僱用佔卜者預言共產主義統治下的災難,聲稱美國人將在北越使用核武器。吳庭艷還使用"基督已經來到南方"、"聖母瑪利亞已經離開北方"等口號,斷言在胡志明統治下天主教徒將受到迫害。北方60%以上的天主教徒遷移到吳庭艷的南越,使他得到一批忠誠的支持者。

保大皇帝保大皇帝

當時,吳庭艷的地位尚不牢固;保大皇帝嫌惡吳庭艷,任命他隻是由于政治需要。法國人將其視為敵人,希望他的統治崩潰。當時,法國遠征軍仍是南方最強大的軍事力量;吳庭艷的越南國民軍原本也是由法國人創立與訓練的,其軍官是由法國人委任,總司令阮文馨是法國公民,他厭惡吳庭艷,並屢次違抗吳庭艷的命令。吳庭艷還必須與2個宗教教派--高台教和好教進行爭鬥,它們在湄公河三角洲都擁有自己的軍隊,其中高台教的軍隊估計有25,000人。北方越盟估計控製了三分之一的國家。首都的情形最為惡劣:平川派組織的犯罪集團,號稱有4萬大軍,控製著妓院、賭場、和全亞洲無與倫比的鴉片製造廠。由于保大皇帝曾將警察權出售給平川派,因而形成類似于二十年代美國芝加哥被"地下市長"艾爾·卡彭所控製的局面。如此,吳庭艷的管理幾乎無法超出他的官邸。

政治舉措

法國人在奠邊府戰役中戰敗後,已經準備從印度支那撤退。1955年初,法屬印度支那宣布解散,因而吳庭艷暫時獲得對南方的控製權。這時他宣布,將在1955年10月23日,進行一場公民投票,來決定南方的未來方向。競爭的一方是保大皇帝,鼓吹恢復君主政體,而另一方吳廷艷則主張共和製。投票如期舉行,吳庭艷的四弟,人民勞動革命黨領袖吳廷瑈,提供吳廷艷的選舉費用,組織和監督這次選舉。保大皇帝的競選活動遭到禁止,保大皇帝的支持者遭到吳廷瑈的工人襲擊,而投票結果也出現了舞弊行為。吳廷艷的得票率達到98.2%,其中在西貢得到605,025 張選票,但是那裏的登記選民數隻有450,000人。在其他地區吳庭艷的得票數也超過了登記選民數。3天後,吳庭艷宣布越南共和國成立,自己成為第一任總統。

越南北方的天主教徒搭船逃往南方越南北方的天主教徒搭船逃往南方

根據1954年日內瓦協定,越南將在1956年通過選舉實現國家的重新統一。吳庭艷抨擊共產黨,宣布1956年選舉"隻有在完全自由的情況下才是有意義的",因而取消這次選舉是正當的,盡管他本人在1955年的投票中得到了令人難以置信的票數。

在來自國內和美國的壓力下,吳庭艷同意在1959年8月舉行選舉,組成國家立法機關。但報紙不允許公布獨立候選人的名字或其政策,禁止舉行超過5人的政治集會。候選人因為細小的原因,例如張貼競選海報不當,就會喪失選舉資格。在鄉村地區,候選人被威脅將控以私通越共,可能判處死刑。政府最突出的批評者潘光誕(Phan Quang Dan),被允許參加競選。盡管部署了8,000名便衣軍隊進入投票區,潘光誕還是贏得了6:1的比率。吳庭艷在全國調動軍隊,潘光誕在召集新的集會時遭到逮捕。

統治特點

吳庭艷的統治是獨裁主義和裙帶主義的。他最信任的官員是他的四弟吳庭瑈,但其沉溺于鴉片,並且是阿道夫·希特勒的崇拜者,其秘密警察的拷問風格也模仿納粹。他的五弟吳庭瑾負責照管順化的前皇城。雖然吳庭瑾和吳庭瑈都未在政府中擔任任何官職,卻各有所司,指揮私人軍隊和秘密警察。六弟吳庭練被任命為駐英國大使。他的二哥吳庭俶被教廷委任為天主教順化教區總主教,並且與吳庭瑈夫婦和吳庭艷一同住在總統府內。吳庭艷是一個民族主義者、虔誠的天主教徒、反共人士,遵從人格主義哲學和儒學。

吳庭艷的統治由于家族腐敗而受到指責。吳廷瑾被普遍認為卷入了將稻米非法走私到北越以及將鴉片經過寮國運往亞洲各地,以及壟斷肉桂貿易,積聚的財富存入外國銀行。吳廷瑾和吳廷瑈為美國契約和稻米貿易展開競爭。吳廷俶,越南最有權勢的宗教領袖,被允許向西貢商人請求"向教會自願捐款"。吳庭俶還利用其地位為天主教會獲得農庄、商店、城市房地產和橡膠種植園。他還動用軍隊為其個人工作,包括木料和建築工程。吳氏家族通過彩票舞弊、操縱流通,以及向西貢商人敲詐錢財來積聚財富。吳庭練通過利用政府內部情報,在外匯市場投機,而成為億萬富翁。

由于吳庭艷終身未婚,因此在他擔任總統的期間,其四弟吳廷瑈的夫人陳麗春(一般稱之為吳廷瑈夫人或瑈夫人)擔任第一夫人的角色。吳廷瑈夫人按照其天主教價值觀,領導了西貢的社會改革,關閉了妓院和鴉片館,離婚和墮胎成為非法,而禁止通奸的法律得到了強化。在法國人和保大皇帝統治時期獲得特別利益,控製堤岸妓院和賭場的犯罪集團平川派,也被吳廷艷通過一次短暫而激烈的巷戰,由儂族將領黃亞生率領的軍隊而成功地清除。他還進一步解散了控製湄公河三角洲部分地區的高台教和好教的軍隊。吳庭艷還是一個充滿激情的反共人士,拷打和殺死共產黨嫌疑犯是每日的例行公事。約有5萬人被處死,75,000人被關押。

宗教歧視

天主教徒

在越南人口的宗教構成中,佛教徒約佔人口的70%到90%。許多歷史學家認為,作為一名天主教徒,吳庭艷的政策明顯繼續偏向在越南佔人口少數的天主教徒,而歧視佔人口多數的佛教徒。政府被認為在公用設施、軍人晉升、土地安置、商業利益和減免稅收方面都偏向天主教徒。吳庭艷還曾經對一位高級軍官說,要他忘記自己是一名佛教徒,"將天主教徒安置在敏感的職位上,因為他們值得信賴。"許多軍官改信天主教,因為他們的前途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此,如果拒絕皈依天主教,將很難得到提升。此外,甚至在向保衛村庄免受越共遊擊隊攻擊的民兵分發輕武器時,發現隻有天主教徒村庄得到了武器。一些天主教神父擁有自己的私人武裝,,在一些地區發生了強迫改宗、搶劫、以及毀壞寺廟的事件。一些佛教徒村庄全體改宗,以便能得到援助,或避免被吳庭艷政府強迫遷居。自法國殖民時代起,隻認定佛教為私人團體,需要官方許可才能舉行公眾活動,隻有天主教才具有正式的宗教身份。吳庭艷沒有廢止這項政策。天主教會是越南最大的地主,但是天主教會擁有的土地被免于進行土地改革。天主教徒們也在"事實上"被豁免了政府強迫所有公民參加的無償勞動;美國援助不成比例地分配給天主教徒佔多數的村庄。在吳庭艷統治下,天主教會享受免除財產所得稅的特權,在1959年,吳庭艷將越南奉獻給聖母瑪利亞。

吳庭艷與美國總統德懷特·艾森豪威爾握手吳庭艷與美國總統德懷特·艾森豪威爾握手

在南越,在所有重要的公眾場合,都要升起金白兩色的梵蒂岡旗幟。美國援助的供應向天主教徒傾斜,新成立的順化大學和大叻大學都被置于天主教會的管理之下,培育傾向天主教的學術環境。

佛教徒

在1963年,吳庭艷政府與美國的關系惡化,而在南越人口中佔多數的佛教徒的不滿情緒也在升溫。5月,在順化,政府引用禁止懸掛非政府旗幟的法規,禁止佛教徒在佛誕日慶典上懸掛佛教旗幟。但是數日後,天主教徒們卻被允許在吳庭艷的兄長、順化教區總主教吳廷俶主持的慶典中懸掛梵蒂岡國旗。5月8日,由于順化土丹寺的釋智廣長老拒絕將在電台廣播弘法的講稿交給政府審查,布道被取消,引發民眾的反政府示威抗議,吳庭艷出動武力鎮壓,造成8人死亡(其中幾名是兒童)。吳庭艷及其支持者譴責越共要為死亡事件負責。省長為死亡事件表示道歉,並表示提供撫恤金,但否認政府軍要為此負責,同樣譴責越共的煽動。

佛教徒提出5點要求:自由懸掛宗教旗幟、停止逮捕佛教徒、撫恤順化的受難者、嚴懲殺人凶手和實行宗教平等。吳庭艷將佛教徒稱為要求過分的"譴責白目",其實他們已經享受了上述權利。吳庭艷命令軍隊逮捕參加抵抗活動者。1963年6月3日,1500名示威者嘗試前往土丹寺,軍隊在動用催淚瓦斯和軍犬驅散人群失 敗後,最後對示威者使用了褐紅色的液體化學武器,導致67人因受化學傷害送往醫院。隨即又頒布了宵禁令。

到6月,事件出現了轉機。佛教僧侶釋廣德在繁忙的西貢十字街頭當眾自焚,以抗議吳庭艷的宗教不平等政策。這次事件的照片在世界各地廣泛傳播,對于許多人而言,這些圖片代表著吳廷艷政府的失敗。此後,又有釋善美、妙光、釋善惠、光香、釋清穗和釋元香6位僧尼在藩切、順化和寧和的街頭自焚,在美國輿論中,越南和美國領袖公眾形象的受歡迎程度日益下滑。吳廷艷使用他慣常的反共論點,認定這些反對者就是共產黨。

反政府示威持續了整個夏天。1963年8月21日午夜,忠于吳廷艷弟弟吳廷瑈的武裝軍警查抄了西貢最大的佛寺舍利寺。寺廟被摧毀,僧侶們遭到毆打,釋廣德的骨灰,包括完好無缺的心髒,都被查抄。查抄同時在全國各地進行,順化的土丹寺也遭到了搶劫,佛像被毀壞,已故僧侶的屍體被沒收。民眾前來保護僧侶,隨之發生沖突,造成30名平民死亡,200人受傷。1400名僧侶被捕,其中30人受傷。美國表示不贊成吳廷艷的做法,大使亨利·卡波特·洛奇"事後地"參觀寺廟。在吳庭艷統治的最後階段,未再發生新的佛教徒示威活動。

吳氏兄弟最後藏身的聖方濟各沙勿略教堂吳氏兄弟最後藏身的聖方濟各沙勿略教堂

這時,瑈夫人(事實上的第一夫人)對僧侶自焚"拍手叫好",將僧侶自焚比作"和尚肉燒烤",對情勢起了火上澆油的作用,而吳廷瑈說"如果佛教徒想要另一次燒烤,我到很樂意提供汽油。"

這次查抄寺院,使得原本不關心政治的西貢民眾普遍產生了不安的情緒。西貢大學發生學生罷課和騷亂,隨之學生被逮捕、關押,大學被關閉。隨後這一切又在順化大學重演。當中學生開始示威時,吳庭艷也將他們逮捕,1,000多名學生來自西貢最好的中學,多數是西貢公務員的子女,被送往再教育營。甚至隻有5歲的孩子也因為反政府的塗鴉行為而被送進再教育營。

吳庭艷的外交部長武文牡宣布辭職,並將頭發剃光,如同佛教僧侶,以示抗議。當他嘗試出國朝聖時,吳庭艷將他逮捕。

政變被殺

1963年8月24日,美國國務院發給美國駐越南共和國大使亨利·卡波特·洛奇的243號電報,態度鮮明地表示,由于吳廷瑈策劃查抄舍利寺、迫害佛教徒,華盛頓不再容忍他繼續掌權,如果吳庭艷拒絕撤換他的弟弟,美國將另外尋找一位南越領導人。此前美國方面已經獲悉楊文明將軍為首的南越軍隊將軍們計畫進行政變。這份電報授權洛奇,如果吳庭艷不願撤換吳廷瑈,美國將不會幹預軍官們發動取代吳庭艷的政變。這份電報標志著美國-吳庭艷關系的轉捩點。

1963年11月1日,楊文明等一批高級軍官在一次例行會議上,突然宣布軍事革命委員會奪取權力,並槍殺了其中唯一的反對者。在進行了通宵激烈的戰鬥之後,忠于總統的衛兵失敗,吳庭艷、吳廷瑈兄弟和他們的隨從連夜經過秘密的地道逃離總統府,前往堤岸華僑區,先後藏身在富商馬國宣家和聖方濟各沙勿略教堂中。次日早晨,即11月2日,吳氏兄弟獲悉政變軍人允諾讓他們安全出國,同意投降。在前往軍事總部的途中,兄弟二人在1輛M113裝甲運兵車內,被楊文明的保鏢阮文絨上尉等人先用一支半自動手槍近距離射殺,屍體又被子彈和刀一再損傷。政變軍人們最初嘗試掩蓋處死吳氏兄弟的真相,稱吳氏兄弟是自殺,但是這明顯與在媒體上曝光的血腥的屍體照片相沖突。吳庭艷被埋葬在美國大使館附近一個公墓,沒有立碑。其五弟吳廷瑾後亦被政變軍隊處決。隻有吳廷俶和吳廷練由于身處國外而得以幸免,吳廷俶正在梵蒂岡參加大會,而吳廷練正在駐英國大使任內。

胡志明胡志明

事件影響

據報道,當胡志明聽到吳庭艷被驅逐和死亡的訊息時說道:"我幾乎不能相信美國人會如此愚蠢。"北越共產黨政治局更為直接地預言說:"11月1日政變的結果將會與美帝國主義者的打算相反 ... 吳庭艷是反抗人民和共產主義最激烈的人之一。吳庭艷會作出任何事情來嘗試撲滅革命。吳庭艷是美帝國主義者最能幹的傀儡之一... 在南越流亡海外的反共分子中,沒有人有足夠的政治資產和能力能讓其他人服從。因此,這個傀儡政權不會穩定。1963年11月1日的這場政變不會是最後一次政變"。

吳庭艷被暗殺以後,南越未能建立起一個穩定的政府。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