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富善

吳富善

吳富善,江西省吉安縣人,1930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在土地革命戰爭、抗日戰爭以及解放戰爭時期都作出過貢獻。新中國成立後,他先後擔任中南軍區空軍副政委、政委,廣州軍區副司令員兼廣州軍區空軍司令員,空軍副司令員(正大軍區職待遇)等職。

吳富善于1955年被授予中將軍銜。榮獲二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一級紅星功勛榮譽章。是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在中共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上被選為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空軍原副司令員吳富善同志,因病醫治無效,于2003年12月31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2歲。

  • 中文名稱
    吳富善
  • 國籍
    中國
  • 民族
  • 逝世日期
    2003年12月31日
  • 職業
    廣州軍區副司令員

人物簡介

吳富善,江西省吉安縣人。一九二七年參加在地工人運動。曾任吉安青工學徒聯合會副委員長兼武裝自衛隊隊長。一九三○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任紅四軍第十二師特務連政治委員,師直屬機關政治處主任,紅一軍團第七師十九團政治委員,師政治部宣傳科科長,第一師二團俱樂部主任,師政治部宣傳科科長,援西軍政治部總務處處長。參加了長征。

吳富善抗日戰爭時期,任八路軍一二九師第三支隊政治委員,七七一團政治委員,青年縱隊政治部主任,新編第四旅政治委員,一二九師政治部巡視團主任,八路軍總後勤部政治部主任。解放戰爭時期,任齊齊哈爾衛戍司令,嫩江軍區第一軍分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中共嫩江省林甸地委書記,西滿軍區獨立第三師師長兼政治委員,西滿野戰軍副政治委員,東北野戰軍第七縱隊政治委員,第四野戰軍四十四軍政治委員,廣州警備司令員副政治委員。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任中南軍區空軍副政治委員、政治委員,廣州軍區空軍司令員,廣州軍區副司令員、顧問,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副司令員兼空軍學院院長。一九五五年被授予中將軍銜。

吳富善1952年曾率部參加抗美援朝作戰,任志願軍空軍聯合沖擊機指揮所政委。1975年他調任空軍副司令員,1978年兼任空軍學院院長,分管空軍部隊的軍事訓練和院校教育工作,為空軍部隊軍事訓練和院校建設、發展傾註了大量的心血。2003年12月31日,空軍原副司令員吳富善,因病醫治無效,在北京逝世,享年92歲。

革命經歷

陝北紅大

1927年後任吉安青工學徒聯合會副委員長、橫江少先隊支隊長兼政委。1930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後任第四軍連政委,第一軍團團政委、師宣傳科科長。參加了中央蘇區反"圍剿"、長征和東征。1936年入陝北紅軍大學學習。

中國空軍戰鬥機中國空軍戰鬥機

抗戰時期

抗日戰爭時期,任八路軍一二九師團政委、青年遊擊縱隊政治部主任、旅政委、師政治部巡視團主任,八路軍總後勤部政治部主任。參加了百團大戰。解放戰爭時期,任齊齊哈爾衛戍司令員、嫩江軍區分區司令員兼政委、西滿軍區獨立師師長兼政委、東北野戰軍縱隊政委、第十五兵團軍政委。

建國之後

參加了東北1947年秋季攻勢和遼沈、平津、廣東等戰役。建國後,任廣州警備司令部副政委、軍區空軍政委。1957年畢業于軍事學院戰役系。後歷任軍區空軍司令員、廣州軍區副司令員、空軍副司令員兼空軍學院院長。是中顧委委員、第五屆全國人大代表。1955年被授予中將軍銜。曾獲二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

個人簡歷

出身貧苦

1911年出生于江西省吉安縣橫江鎮良梘村的一個貧窮的農家。由于家境不好,為了糊口在1924年13歲時就隻身一人來到吉安城裏,找到一個叫"泰記"的布店當學徒,開始了打工生涯。1925年聽說市總工會開辦了掃盲夜校,便跑去參加了掃盲學習。在掃盲夜校逐步地結識和接受了一些革新人物及其新思想。在北伐戰爭節節勝利,工農革命熱情高漲之時,吳富善在當時的吉安商民協會會長晏燃的引導下,于1927年16歲時參加了吉安市工人運動,不久就擔任了由中共地下組織領導的吉安市青工學徒委員會副委員長兼武裝自衛隊隊長。這個階段為他以後走上革命道路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吳富善吳富善

結識葉帥

隨後在一次會議上認識了當時駐扎在吉安的北伐軍--國民革命軍新編第二師的葉劍英師長,吳富善尊他為"革命師長"。常言道:酒逢知己千杯少。這兩人見面後是志趣相投,相談甚歡,似有相見恨晚之感。據《葉劍英傳》記敘:"當時,中共地下組織領導的吉安縣青工學徒聯合會副主席吳富善就與葉劍英有過交往,得到過他的支持。吳富善談起對葉劍英的印象,說:'他那時才三十歲,高高的個頭,瘦條條,白白凈凈的面孔,不大穿軍服,經常穿一身中山裝。人很帥,也很威風。他的衛隊,每人都帶著二十響駁殼槍。但他為人和藹可親,思想進步,是個左派。我們常在縣裏開會碰頭,見面。'"由于蔣介石發動了"4.12"反革命政變,徹底地背叛了革命。葉劍英對此非常不滿,于是率部在吉安通電反蔣,舉行了武裝暴動。在這期間,吳富善盡了自己最大的力,給予了不少的幫助,以實際行動予以支持。後來遭到了蔣介石的鎮壓。一時間白色恐怖籠罩在吉安上空,大革命處于了低潮,他也轉入了地下,回到了良梘村那個貧窮的家。1928年吳富善終于和橫江鎮的地下黨組織聯系上了,並于1930年8月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同年10月帶了近百人參加了中國工農紅軍,任紅一軍團紅四軍第12師特務連文書。

團分支書

1931年任連副政治委員、政治委員,第12師36團分支書記。1931年夏季的一天,吳富善帶著特務連去打紅石寨土圍子。何為土圍子多是有實力的大土豪劣紳的高牆大院,並且有少則十幾人,多則幾十乃至百十人數量不等的武裝隊伍護衛,堅固難摧,易守難攻。經過一番努力,攻克紅石寨後,紅33團首長季振同陪同林彪視察紅石寨戰場。林彪一邊視察,一邊與季振同商量紅33團進一步的行動,同時研究一些打"土圍子"的戰術問題。當他們走到一個豪紳的住宅裏面時,林彪發現在地上散落了不少被丟棄的紙包。警衛員拾起一包開啟來看,卻看不出紙包裏面是什麽東西,便拿給林彪看。林彪仔細看了看,又用鼻子嗅了嗅,認出這些東西是人參,就揀了幾包,送給季振同,自己也揀了幾包。吳富善就問林彪:"這是什麽東西?"林彪回答說:"是高麗參,大補的補品。"吳富善一聽是大補的補品,便也揀了幾包,拿回連裏。他想,這些東西既然是大補的,肯定對身體有好處,就特意買了幾隻雞殺掉後,放了約一斤高麗參一起燉,燉出來的雞肉發黑,味道很苦。但戰士們聽連首長說這是大補的補品,就硬著頭皮吃了下去。不久,戰士們開始流鼻血,有的斷斷續續流了一個星期才止住,真是好心辦成了一件笑話事。1932年5月任紅四軍第12師直屬隊政治處主任。1932年8月任紅三軍第7師第19團政治委員。

總務處長

1937年3月任"援西軍"政治部總務處處長,向山西太行山進發。

1937年7月任八路軍129師第三抗日遊擊支隊政委,和田長江隊長帶著129師第三抗日遊擊支隊積極發展地方武裝、開闢發展晉東南抗日根據地和堅持敵後抗日遊擊戰爭。他們翻越太行山,從遼縣進入武安縣開展抗日工作,協助中共直魯邊特委在磁縣賈壁陰溝詩成立磁縣抗日縣政府。1937年盧溝橋事變爆發後,129師派吳富善到伯延與翟墨新接洽,然後決定派兩位同志領導這支隊伍。當時翟墨新和他的舅舅武倫佩(當地有一定實力和影響的民團團長)組建了一支三百多人的抗日武裝隊伍。由于是一支自己組建的抗日武裝隊伍,缺乏打仗的經驗,于是翟墨新跋山涉水數百裏,到山西襄垣找到了八路軍129師,要求派有打仗經驗的同志接管他們這支自發組建的抗日武裝力量。吳富善按照師首長的指示,在伯延與翟墨新和他的舅舅武倫佩就共同抗日的事項進行了具體的商談。這兩人非常高興,後來在1938年3月,帶上全隊人馬及武器和馬匹,加入了陳賡領導的386旅,編為冀豫邊遊擊大隊,武倫佩為大隊長、翟墨新任副大隊長,在386旅先遣支隊領導下繼續與日寇周旋。

團政委

1937年9月任八路軍129師386旅771團政訓處主任。1938年1月任八路軍129師386旅771團政治委員。

1938年3月初,八路軍129師決定派385旅的769團襲擊黎城,引誘潞城的敵人來援,然後由386旅在潞城與濁漳河畔的潞河村之間打一次伏擊戰,給敵人以殲滅性地打擊。伏擊戰場選在哪裏呢?在陳賡旅長召開的戰前準備上,大家的眼睛不約而同地集中到地圖上的一個地方:神頭嶺。從地圖上看,神頭嶺確實是個好地方。那裏有一條深溝,公路正從溝底通過,兩旁山勢陡險,既便于隱蔽部隊,也便于出擊。但是,陳賡旅長卻沒有馬上做結論,他問道:"神頭嶺的地形誰看過?"會場沉默,大家都還沒有顧得上去看。"這不是紙上談兵嗎?"陳賡笑了起來,"劉師長常講:'五行不定,輸得幹幹凈凈。'靠國民黨的老地圖吃飯,要餓肚子啊!我看這樣,會暫時開到這裏,先去看看地形好不好?"陳賡帶著我們趕到神頭嶺,放眼望去,大家愣住了:實際地形和地圖根本是兩回事,公路不在山溝裏,而在山梁上!山梁寬度不過一二百米。路兩邊,地勢比公路略高,沒有任何隱蔽物,隻是在路兩邊不遠處有一些國民黨部隊廢棄的工事。山梁北側是一條大山溝,溝對面是申家山。

山梁西部有個十來戶人家的小村子,那就是神頭村,再往西便是潞城了。顯然,這樣的地形既不便于部隊隱蔽和展開,也不便于預備隊運動,是不宜設伏的。"怎麽樣?這一趟沒有白跑吧!"陳賡對發愣的眾人說,"粗枝大葉要害死人哪!"大家議論著,有的忍不住罵起國民黨那地圖來。772團肖永智政委說:"差點沒上那地圖的當!"771團吳富善政委說:"打仗要靠那些地圖,不打敗仗才見鬼!"當然,後來事情的發展不免又出乎眾人意外,陳賡偏偏選了這個看來不宜設伏的地方,要我們利用國民黨廢棄的工事設下伏兵。1938年3月中旬,吳富善和徐深吉團長帶著771團參加了神頭嶺戰鬥。當時我們771團埋伏在路北廢棄的工事裏,同時陳賡旅長還決定由我們771團抽出一支小分隊向潞河村方向遊擊警戒,擇機炸毀濁漳河上的大橋,切斷兩岸敵人的聯系。由772團3營擔任潞城方面的警戒,斷敵退路。3月15日,擔負"釣魚"任務的左翼769團在團長陳錫聯的率領下,對黎城展開了猛烈攻擊。次日,駐潞城的1500多名日軍,慌忙趕往黎城支援。上午9時,當他們趕到神頭嶺附近時,看到公路橋被毀,才知道中了我們八路軍的計,已經進了我們的伏擊圈。就在他們掉轉回頭時,我們從正面和公路東、西兩側實施夾擊。由于我方的火力、加之我們的迅猛沖擊和地形地勢等因素,日本鬼子的重火器在此時此地發揮不出應有的作用。我們的機槍則不斷地向日軍進行猛烈射擊,手榴彈一個接一個地扔到鬼子中間,打得鬼子嘰裏哇拉的亂叫。這次戰鬥,我軍殲滅日軍1500餘人,繳獲長短槍500餘支和騾馬600餘匹。取得了神頭嶺一仗的大勝。

1938年3月

為了給日軍進一步的打擊,劉伯承、鄧小平、徐向前決心以3個主力團,在響堂鋪一帶切斷敵人的運輸線。響堂鋪是位于河北涉縣以西、山西黎城縣東陽關以東,邯鄲長(治)大道上的一個小村。村南側,是海拔1400多米的高山,山峰陡峭;村北邊,是海拔1200多米的高山,山勢平緩,地形起伏,並有一些村庄。兩山之間是一條長長的峽谷,日軍依山順谷修了一條簡便的汽車路。響堂鋪是日軍由邯鄲進犯山西的咽喉之地。3月30日,徐向前副師長部署:386旅771團和385旅769團的主力,分別在邯長大道以北的後寬漳至楊家山一線山地設伏。同時,769團抽出幾個連在椿樹嶺、河南店、王堡等地設伏,阻擊可能由涉縣西援之敵,並掩護該團左翼。為了打好這一仗,吳富善和團長徐深吉商量:我們771團擔任伏擊任務,應該多消滅些敵人,打後頭100輛。隨後召開了連以上幹部戰前動員會,明確要求各營、連以火力壓製鬼子,伺機打汽車輪子,使得汽車開不動,鬼子也就跑不了了。771團于30日的夜晚進入設伏地。

31日上午,當由黎城開向涉縣的日軍汽車隊約180輛汽車駛入伏擊區時,我伏擊部隊向日軍汽車隊突然出擊。日軍沒想到我們會在這個地方伏擊他們。我們的機槍向日軍車隊猛掃,手榴彈一個接一個地扔到汽車上和鬼子中間,壓製了日本鬼子的還擊。日軍有的趴在卡車車頭上和車廂兩邊、有的從車上跳下來鑽到車底下負隅頑抗。日本鬼子被打得暈頭轉向、丟盔棄甲,有的汽車相撞了,有的汽車中彈了。戰場上頓時濃煙滾滾,火光四起。接著,我們參戰指戰員向日軍車隊發起沖擊。這一仗打了大概兩個小時多一點,戰鬥就基本結束了。這次戰鬥,我軍共殲滅日軍400餘名,而且還擊退了前來增援的千餘名日軍。當時,我們沒有汽車駕駛員,汽車開不走,隻好將180餘輛汽車一一點著,全部毀掉。1938年8月21日,青年抗日遊擊縱隊在太行山下的南宮成立,吳富善任129師青年抗日遊擊縱隊政治部主任。

百團大戰

部署

1940年5月任129師新編第四旅政治委員(轄771、10、11三個團)。

1940年8月8日,八路軍總部正式下達了主要目標放在正太路上,在平漢、同蒲、白晉、平綏、北寧各線配合活動的作戰命令(百團大戰)。根據總部作戰的命令和指示,129師迅速對戰役進行了部署。8月上旬,129師對冀南軍區參戰部隊,發出了命令,其作戰部署大致有這麽幾點:冀南根據地軍民參加此役的主要任務是對敵控製的平漢、德石鐵路和邯濟公路及沿線敵據點進行大破擊。其戰役動員7個團(後實際是10個團參加),並發動地方抗日武裝和民眾配合行動。

戰役一階

在戰役第一階段,冀南主要作戰重點放在平漢線,及對平漢線車站和敵據點進行5天大破擊;戰役第二階段重點放在破擊德石鐵路和邯濟公路沿線敵據點;戰役第三階段,主要作戰重點放在冀南境內敵主要交通幹線。根據一二九師師部對冀南作戰的部署,我冀南軍區選調了戰鬥力較強的部隊進行戰鬥動員,並對各軍分區的作戰進行詳細的部署。各軍分區派出得力幹部深入到敵交通線和據點進行了周密的偵察工作。與此同時,冀南各地的抗日政府積極發動民眾參戰,並對民眾進行了破擊鐵路的常識教育。根據師部指示,整個作戰準備工作都是在秘密條件下進行的。

破擊平漢

為了打好百團大戰首次戰役--破擊平漢路,在偵察、動員等準備工作就緒之後,冀南軍區具體布置了三個破擊隊,即以四旅十團、十一團,七旅十九團為內(邱)高(邑)段破擊隊,統歸易良品、吳富善指揮;以尹先炳秦基偉指揮所屬部隊為邢(台)內(邱)段破擊隊;由王近山率領二十四團為邢(台)沙(河)段破擊隊。吳富善和易良品接受任務後于8月19日夜,帶著三個團的內高段破擊隊,到達柏鄉、隆平、堯山地區集結。同時,軍區和各級內高段破擊隊以十九團破擊內邱至馮村段,炸毀馮村南鐵路橋兩座,攻克了敵碉堡一個;十團也于當夜向鴨鴿營至古魯營段發動攻勢。正當我軍向鐵路線和車站發起猛烈進攻時,日軍以火車兩列、汽車數輛、裝甲一輛,載200餘日偽軍向我正在進攻鴨鴿營車站的十團襲來。同時,敵火車兩列,載兵百餘,也向正在破擊古魯營的我十團撲來。我十團的指戰員英勇反擊,與日軍激戰數小時,打退了敵人的進攻。

重返太行

1941年4月,吳富善重返太行山,任一二九師政治部巡視團主任。不久,調任八路軍前方總指揮部總後勤部政治部主任。除了保障部隊供給,有時還要作戰。1942年5月25日,總後勤部被日軍包圍于壯地腦。吳富善在突圍中跳下懸崖,受了點傷,跳出了日軍的尾追。1944年奉命進入中央黨校學習。1945年抗戰勝利時,與夫人李榕一道從中央黨校畢業。後奉命奔赴東北。

個人影響

戰爭初期

解放戰爭初期,吳富善任東北民主聯軍齊齊哈爾衛戌司令部司令員。當時的東北被前蘇聯和國民黨控製,為不引起國際糾紛,中共人員隻得秘密進入。1946年4月初吳富善巧裝潛入齊齊哈爾市從事地下工作,收集情報。4月中旬,吳富善又化裝出城到甘南,向省委和軍區領導詳細匯報,並提出攻打意見。24日凌晨2時至天亮,我軍強攻收復了齊齊哈爾市。

林甸書記

1946年6月任嫩江軍區第一軍分區司令員兼警備第一旅政治委員兼中共林甸地委書記。當時東北那地方,情況比較復雜。前蘇聯紅軍剛撤走,美蔣又拼命強佔,土匪也很猖獗。記得是在1946年的中秋前後,我們接到情報,說是在我們的林甸發現一個大土匪帶著約200人正在作亂。我當即電話騎兵三團,要求即刻圍殲。後來王俊傑團長報告這次戰鬥共擊斃土匪一百五十餘名,俘虜四十多名,匪首被當場擊斃。繳獲輕重武器二百餘件,戰馬一百多匹。匪首被當場擊斃。整個戰鬥不到四十分鍾,我軍無一傷亡。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