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天昊

吳天昊

吳天昊,罕見人名。著名的有:影視新秀吳天昊、長春鬥毆事件死者吳天昊等。

  • 中文名稱
    吳天昊
  • 別名
    宇航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河北省保定市清苑縣石橋鄉西石橋村
  • 出生日期
    1992年4月10日
  • 職業
    電影人、詩人
  • 畢業院校
    白城師範學院
  • 信仰

影視新秀、詩人

人物簡介

姓名:吳天昊

字 :宇航

生日:1992年4月10日

籍貫:河北省保定市

愛好:電影、詩歌

工作歷程

2012年午馬遺作《化妝師》擔任現場道具

在南昌西山學校拍攝《童年的尾巴》在南昌西山學校拍攝《童年的尾巴》

2012年白城師範學院首部大學生微電影《初見》總導演

2013年驚悚片《紫嫣》導演

兒童題材影片《童年的尾巴》擔任場記

河北穹影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總經理

校園婚禮

2014年6月1日,在白城師範學院靜思湖,一對即將畢業的大學生在3000多名學弟學妹的見證下,舉辦了一場童話般的婚禮。相戀4年的校園情侶以這樣一個特別的儀式跟母校告別,開啓他們新的旅程。

新郎吳天昊是白城師範學院傳媒學院廣播電視編導專業的大四學生。上大學前,他和新娘楊崢都在河北省清苑縣讀高中,兩人是同班同學。"高中3年,我一直喜歡她,但表白沒成功。"吳天昊說,聯考之後,他考入白城師範學院,楊崢的成績不理想,吳天昊想幫她,于是換了一個手機號,以同學的名義鼓勵她復讀。最終,手機情緣讓深受感動的楊崢接納了吳天昊,兩人正式確立了戀愛關系。

這之後,男生遠赴東北,女生留在華北,第二年考進了保定學院。4年的異地戀,兩個人談得有滋有味。

吳天昊成長在單親家庭,跟媽媽相依為命,日子艱難。大學讀完,母子倆已經負債近20萬元。"馬上畢業了,我想娶她,但沒錢、沒房、沒車,隻有一大筆債,比裸婚還慘!"吳天昊說,大三放假期間,他登門拜訪了準岳父岳母。老人們表示,彩禮首飾、婚車婚房都可以沒有,隻要以後好好過日子就行。2014年4月14日,吳天昊和楊崢在河北老家登了記,領了結婚證。

這個訊息在吳天昊的同學中間炸了鍋。祝福之餘,大伙商量出一個校園婚禮的點子。吳天昊拿出自己勤工儉學賺來的8000元錢,加上老人支持的幾千塊錢,開始籌備婚禮。

2014年6月1日,吳天昊跟同學一起鋪紅毯、搭花廊、布置婚禮現場。"我們隻有一輛婚車,還是同學找親戚贊助的,沒有婚紗,沒有鑽戒,沒有禮炮,但很有人氣。"吳天昊說,當天來了3000多名學弟學妹。在眾人的見證下,吳天昊和楊崢緊緊相擁在一起。"那天,我們一起宣告了不離不棄的誓言,這是一場難忘的婚禮。"一對新人說。

婚禮現場婚禮現場

詩歌作品(摘要)

深夜小酌

自飲三更裏,

獨觀雪漫紛。

成長相冊成長相冊

溫酒惹人醉,

涼酒更醉人。

憶江南·鑒花

繁錦綻,

藍靛紫紅黃,

風雨雪霜梅傲骨。

桃蓮菊桂露含香,

一醉取千芳。

萬象更新

偶遇農家祈福運,

齊鳴鑼鼓震乾坤。

三更雪靜三寒去,

一響煙花一度春。

秋感懷

三更初靜雨綿綿

葉冷樹知寒

蕭瑟常做悲秋客

孤唳長空空拳拳

星一盞 夢一盞

醉裏把盞須盡歡

惟有淚辛酸

天之驕子

猛虎依山王,

鴻鵠伴海升。

心胸容萬物,

氣沖蒼穹。

長春校園鬥毆事件死者

長春18歲的高三學生吳天昊在籃球場打球,與人發生口角,對方家長帶40餘人持刀猛砍吳天昊,吳雙手被砍斷後被送往醫院,不治身亡。

相關事件

高中生父母因兒子打球被撞 找數十人砍死對方

2011年10月10日,在吉林大學基礎醫學院屍檢室門前,面對緊閉的大門,23歲的吳缺掩面哭泣。10月8日下午,她的弟弟、18歲的高三學生吳天昊離開家到百屹會館打籃球,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 肇事者是市二實驗的郝志鵬 ,肇事者的父親叫做郝升山,是開煤礦的。

起因

打籃球時發生碰撞

2011年8日14時許,吉林省實驗中學高三學生吳天昊與幾名同學相約來到長春市百屹會館的籃球場內,吳天昊打算報考籃球專業,他想抓緊時間練球。約一小時後,另外幾個年齡相仿的學生也來到籃球場,加入了比賽。可是,接下來發生的事讓誰都沒有想到。

據吳天昊的國中同學小鄧介紹,在打球過程中,他和對方一男生發生了身體碰撞。當時小鄧被撞了一下,但身體沒有大礙,雙方繼續比賽。沒過多久,小鄧在一次上籃時,再次與對方發生碰撞。接著雙方就廝打在一起。

經過

(此段為部分媒體報道,但是否沒有誇大虛構尚不得知,僅供參考)

一男生

叫來父母等人

吳天昊的國小同學小王目擊了整個事件。他回憶說,兩伙人的爭執並沒有持續太長時間,很快就被圍觀的人勸開。後來對方那伙人中的一名男生就拿出糗裏的手機,給他的父母打電話。

"打電話的那個人也是學生,是長春市第二實驗中學的,也是高三學生,叫郝志鵬(音)。"小王回憶說,不多時郝志鵬的父母和兩名男子就趕到現場,並把吳天昊與幾名同學叫到百屹會館外面,協商解決辦法。"當時他們和我們說,同意協商解決的辦法。"

大約過了十多分鍾,與郝志鵬的父母同來的一名男子和郝志鵬的父親低聲交談起來,其中一人還稱郝志鵬的父親為姐夫。

慘案

數十人持刀猛砍被害人

"他們說了沒幾句,那個男的就轉身沖我們喊,說要收拾我們,誰也別想跑。"小王說,隨後從馬路對面沖過來數十名男子,年紀都在二十多歲,每個人手裏都拿著一把長約三十釐米的片刀。

"我也真沒用,不能幫他,我太後悔了。"小王說,吳天昊的另外幾名同學和朋友知道郝志鵬的父母叫人來後,就紛紛逃開了。但是吳天昊沒來得及跑遠,就被人追上砍倒在血泊裏。

"看到幾十人手裏都拿著刀,從面包車裏下來沖了過來,我被嚇壞了,站在那不敢動。那些人也就打了一分鍾左右,然後就走了。他們經過我身旁時,我聽到有人說'快走,手被砍掉了'。"小王說,當時他去樓上取東西,行凶的人才沒有註意到他,讓他躲過了一劫。

目擊者

男生母親指揮打人

在吳天昊被砍倒之前,吳天昊也曾給他的朋友小聞打過電話,叫他來幫忙協商解決此事。很快,20歲的小聞來到了現場。

"我到那裏的時候,雙方還沒打起來,但是氣氛很不對。"站在不遠處的小聞看到,一名中年女子沖著那些持刀男子說讓打吳天昊,小聞後來才知道,這名女子就是郝志鵬的母親。

"在打鬥中,有人拿刀朝吳天昊頭上砍去,他舉起雙手一擋,一隻手就差點被砍下來了(據影片分析,可信度不高)。"小聞說,吳天昊被送到醫院時,頭部有十多道傷口,他的左手 隻剩下一絲皮肉連著了,右手腕處也有嚴重的刀傷。小聞說,他聽到吳天昊喊:"你們別打我了,我要不行了。"接著那些持刀男子都跑了,隻剩下渾身是血的吳天 昊躺在地上。"郝志鵬的母親看到這個情況時,也被嚇到了,趕緊開車將吳天昊送往醫院。"

被害人

沒見上父親最後一面

19時許,吳天昊被送到吉林大學中日聯誼醫院進行搶救。

吳天昊的家人接到電話後,急忙趕往醫院。據吳天昊的二姐吳缺回憶說,弟弟被送到醫院後很快就陷入昏迷。雖然當晚就進行了搶救,但是直到次日凌晨,仍然沒有脫離生命危險。9日4時許,吳天昊突然清醒過來,對他的大姐吳桐說了幾句話,接著再次陷入昏迷。

吳缺說,9日6時許,弟弟的手被接好,但是半小時後突然呼吸困難。8時許,18歲的吳天昊已經沒有生命跡象,但是父親還沒有看到弟弟最後一面,家屬決定堅持對他進行人工呼吸。直到10時,吳天昊的父親吳曉波趕到搶救室時,家屬才不得不接受吳天昊死亡的事實。

2011年10月10日15時許,記者從死者家屬處得知,郝志鵬的母親杜夏娟于8日晚被派出所帶走進行調查,郝志鵬與父親郝升山(音)于9日晚向公安局投案自首。現此案仍在進一步調查中。

事後

肇事者母親接受調查 警方表示一定還死者公道

2011年10月9日上午6時吳天昊的手被接上,但是大約過了半小時開始呼吸困難,開始吸痰後吸出來的都是血,8時許,18歲的吳天昊已經沒有生命跡象,但家屬決定堅持對其進行人工呼吸。直到10時,吳天昊父親吳曉波趕到搶救室時,家屬才不得不接受吳天昊死亡的事實,吳天昊于當天10時搶救無效身亡。吳天昊于10日上午接受屍檢,當天晚上被家人送往殯儀館。 郝志鵬的母親杜夏娟已于8日晚被派出所帶走調查,郝志鵬與父親郝升山于9日晚向公安局投案自首。現此案仍在進一步調查中。警方對家屬表示一定還死者公道。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