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士宏

吳士宏

吳士宏女,一九六三年生于北京,有滿漢蒙三族血統,因而也具有滿、蒙、漢三族的典型特征。1986年進入IBM。1998年2月受聘微軟中國公司總經理,1999年8月從微軟辭職;1999年12月1日加入TCL集團有限公司,任TCL 集團常務董事副總裁,TCL信息產業(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2002年離開TCL。

吳士宏是腳踏實地創造傳統企業與向全新網際網路經濟拓展的中國企業家之優秀代表。

  • 中文名
    吳士宏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北京
  • 出生日期
    1963年

人物生平

生活照生活照

1998年2月,吳士宏離開她工作了整整12年的IBM,由IBM中國經銷渠道總經理職務,受聘于微軟大中華區CEO,登上職業經理人的一個高峰。1999年12月1日,加入TCL集團,成為TCL企業家團隊中的重要一員。

1999年10月吳士宏出版《逆風飛揚》一書,闡述了其職業生涯和在迅速發展的社會生活中個人的成長思路。《逆風飛揚》曾連續10個月名列暢銷榜。以個人的作用進行評價,吳士宏既是中國IT和網際網路發展歷程中的風雲人物,更是投身于這一行業的年輕人爭相學習的榜樣,激勵了無數人奮發向上。

在TCL,吳士宏顯示出中國目前最為渴求的優秀企業家貭素:既能創立長遠的戰略架構;又能實在地以傳統企業和企業家團隊為基礎,腳踏實地地製定實施的策略,迅速地將TCL拓展為中國信息產業的領導者。

風雲事跡

2001年4月,TCL教育資源委員會成立,整合與協調"TCL教育互聯"項目的各種資源,並製定了戰略架構。吳士宏指出:TCL集團將致力于做"中國家庭信息生活的倡導者、推動者",秉承為中國家庭提供優質服務的企業傳統,利用網際網路與信息技術為廣大的中國家庭提供"TCL教育互聯"終身開放教育平台,改變人的命運、改善人的生活。

吳士宏吳士宏

2001年5月29日,TCL信息集團在北京舉行周年成果報告會 擔任TCL信息產業集團總經理的吳士宏,對此階段性成果進行了這樣的描述:經過對TCL企業內部資源和外部伙伴資源的有力整合,從2000年春到今天這個新世紀的春天,TCL信息產業已經扎實地完成"初創 戰略 布局",並且已經階段性地實現了"以網際網路終端接入產品和提供增值信息服務為一體,來為廣大中國家庭信息新生活服務"的戰略發展要求;在這條主線下,有TCL的HID多功能家庭顯示器,有為數位化家庭生活設計的TCLP4"鈦金"電腦,有基于億家家網路平台之上的"TCL教育互聯"終身教育項目、家庭網路信息化服務以及具有中國特色和TCL特色的電子商務平台。這一階段性成果表明,TCL信息產業正在穩步邁向"成長,成局"的發展關鍵時期。一年來,TCL通過與國內著名高等學府和教育機構強強聯手,以億家家網站的技術平台為依托,現已合資合作推出"電大線上"、"華大網路"、"四中龍之門"等多層次的遠程教育項目;吳士宏強調"這是一個為廣大的中國家庭提供終身受教育的、開放的、遠程教育平台;它是增值信息服務的一條具體而清晰的主線"。

出席活動出席活動

已經運營的億家家商城,是"與TCL強大的家電銷售網路基礎密切配合的之上的網上網下互動的電子商務平台"它不是一般意義上的B2B,或B2C,TCL將其視為這是對中國特色的電子商務模式的探索。而億家家家庭信息化服務網路,則是結合社區寬頻區域網路和廣域網,利用internet技術,整合了傳統的商品製造、商業、服務業企業和先進的電子商務企業,通過城域已趨成熟的物流配送系統,為社區家庭提供日常生活服務。2001年10月,TCL信息產業集團教育技術西部行活動正式拉開帷幕 吳士宏率隊TCL信息產業產業集團攜其已經構建的教育資源和一系列遠程教育解決方案,開始覆蓋西部13省區、為期近3個月的西部行活動。TCL信息產業集團此次西部行,將與教育部緊密配合,在行程所及的所有西部城市高校作現代遠程教育專題技術報告,以及不同側面專門針對中國小信息化建設的專題技術培訓。吳士宏應邀在西部每一個城市的開幕式上作專題演講,她表示:TCL將以自己的教育產品、教育資源以及一系列解決方案,為西部的遠程教育事業作出貢獻。

吳士宏吳士宏

2003年,吳士宏因為嚴重的心髒病離開了TCL。2006年4月19日,TCL集團發布公告,集團董事吳士宏將其持有的1008萬股股份,全部轉讓給TCL的十位高管。3個月後,7月16日,吳士宏突然出現在一個名為"社會企業家與公益事業"研討會上。這是吳士宏三年來第一次公開亮相,沒有任何職務,僅以一個譯者的身份,吳士宏與作者戴維·伯恩斯坦一起,向中國的非政府組織人士推介和探討一本新書《如何改變世界:社會企業家與新思想的威力》。會上吳士宏透露,公益事業將會是她未來的方向。後來吳士宏又翻譯了尤努斯的自傳《窮人的銀行家》

2007年7月3日,TCL多媒體發布公告稱,任命吳士宏女士為獨立非執行董事及審核委員會及薪酬委員會之成員,接替離職的王兵職位,有關任命自2007年6月30日開始生效。

成長歷程

綜述

一九九九年六月十八日北京:微軟(中國)有限公司總經理吳士宏女士出于個人原因將辭去微軟(中國)有限公司總經理的職務。微軟中國公司表示雖然她的離去是公司的一大損失,但對她的決定和意願表示尊重。

吳士宏吳士宏

吳士宏當年就職時的宣言言猶在耳,"我選擇微軟,是因為它正迎合了我的夢想:要麽把中國公司做到國際上去,要麽把國際公司做到中國來。微軟恰恰把執掌中國業務的金印托付給了我。同時,微軟公司那種生生不息的創新拼搏精神、濃厚的危機感和我的個性也有某種深層的契合吧。"而今日她又做了"一個不容易的決定"。"我很高興能最終做出決定去做事業和生活中另外一些也很重要的事情。我很珍視自一九九八年二月加入微軟(中國)有限公司以來所擔任的領導職務,更感激難得的機會與眾多優秀人才相識、共事。這一切都給我留下了難忘的記憶。"

吳女士"舍棄"夢想自有原因,而她幾個月後何去何從還是個未解的謎??在業內人士仰首關註之際,我們先來看看這位"打工皇後"的奮鬥歷程:

絕不允許別人把我攔在任何門外

在內心我無法丈量自己與這道門的間距,雖然我足足站了5分鍾,觀察那些各種膚色的人如何從容地邁上台階,毫無閃失地踱進轉門,進入到另一種世界。這是五星級標準的長城飯店,它像西方小說裏盛裝的貴婦人,輝煌而傲慢,而我則要穿過它的轉門,去謀求一份職業。

那是1985年,我有充足的理由要走進這扇轉門。為了離開原來毫無生氣甚至滿足不了溫飽的護士職業,我憑著一台收音機,花了一年半時間學完了許國璋英語三年的課程。我一直守候著機遇的到來。

我鼓足勇氣,穿過那威嚴的轉門和內心的召喚,走進了世界最大的信息產業公司IBM公司的北京辦事處。面試像一面篩子。兩輪的筆試和一次口試,我都順利地濾過了嚴密的網眼。最後主考官問我會不會打字,我條件反射地說:會!"那麽你一分鍾能打多少?"

吳士宏吳士宏

"您的要求是多少?"

主考官說了一個標準,我馬上承諾說我可以。因為我環視四周,發覺考場裏沒有一台打字機,果然,主考官說下次錄取時再加試打字。

實際上我從未摸過打字機。面試結束,我飛也似地跑回去,向親友借了170元買了一台打字機,沒日沒夜地敲打了一星期,雙手疲乏得連吃飯都拿不住筷子,我竟奇跡般地敲出了專業打字員的水準,以後好幾個月我才還清了這筆不少的債務,而IBM公司卻一直沒有考我的打字功夫。

我就這樣成了這家世界著名企業的一個最普通的員工

在IBM工作的最早的日子裏,我扮演的是一個卑微的角色,沏茶倒水,打掃衛生,完全是腦袋以下肢體的勞作。我曾感到非常自卑,連觸摸心目中的高科技象征的傳真機都是一種奢望,我僅僅為身處這個安全而又解決溫飽的環境而感寬慰。

然而這種內心的平衡很快被打破了,有一次我推著平板車買辦公用品回來,被門衛攔在大樓門口,故意要檢查我的外企工作證。我沒有證件,于是僵持在門口,進進出出的人們投來的都是異樣的眼光,我內心充滿了屈辱,但卻無法宣泄,我暗暗發誓:"這種日子不會久的,絕不允許別人把我攔在任何門外。"

還有一件事重創過我敏感的心,有個香港女職員,資格很老,她動輒驅使別人替她做事,我自然成了她驅使的對象。有天她滿臉陰雲,沖我過來:"Juliet(我的英文名),如果你要想喝咖啡請告訴我!"我驚詫之餘滿頭霧水,不知所雲,她劈臉喊到:"如果你要喝我的咖啡,麻煩你每次把蓋子蓋好!"我恍然大悟,她把我當作經常偷喝她咖啡的毛賊了,這是人格的污辱,我頓時渾身顫傈。像頭憤怒的獅子,把內心的壓抑徹底地爆發了出來。事後我對自己說:有朝一日,我要有能力去管理公司裏的任何人,無論是外國人還是香港人。

自卑可以像一座大山把人壓倒而讓你永遠沉默,也可以像推進器產生強大的動力。我想著要改變現狀,把自我從最底處帶領出來。我每天比別人多花6個小時用于工作和學習,于是,在同一批聘用者中,我第一個做了業務代表。接著,同樣的付出又使我第一批成為本土的經理,然後又成為第一批去美國本部作戰略研究的人。最後,我又第一個成為IBM華南區的總經理。這就是多付出的回報。

我在乎的是什麽

比別人先走一步,能創造一種好心境。日本有位成功的企業家,每天早起半小時,上班先走一步,避開上班的高峰。每次他坐在公共汽車上,車廂裏空空蕩蕩,沒有上班高峰時那種沙丁魚罐頭般的窒息感,他呼吸著清新的空氣,迎著晨風觀看街頭人生百態,內心充滿了愉悅。他不僅每天比別人多做一些,而且舒暢的心情也帶來了充沛的精力和創造力。在我內心,始終有著深重的危機感,如果不先走一步,就意味著被人領先。在別人眼裏我很成功,然而我的內心曾長期徘徊在脆弱地帶,甚至有時在挫折面前幾近崩潰。我曾看到一位作家談自尊,認為首先要接受自己,對自己負責,完善自己,做真實的自我。我發現自卑的成因源自不接受自己,沒有對自己真正負責。

吳士宏吳士宏

這種自卑跌宕起伏,曾經無處不在。當同事被提升時,我心有嫉妒;當自己成為英雄站在表彰台上時,因同事比我多了幾百元獎金心中不服。我在嘴上說,我不是在乎這幾百元錢,然而我在乎的是什麽呢?我把別人對我的認可程度局限于幾百元錢所代表的價值上,這又比僅僅是在乎幾百元錢的境界高出了多少呢?追求表面層次的認可,使我把成功尺度擺設在別人的眼裏,我內心的天平經常受製于別人的評價擺蕩不已。在IBM華南區工作期間,我面臨的挑戰是:既要極力開拓這片新的市場領地,又要對200多位員工的成長負責。在這個大家庭裏,我開始從一群員工身上看到自己的成就和理想。那狹隘的自我也被漸漸擠出。在離開IBM華南區的時候,我已克服了自卑的心理,獲得了充分的自尊。

人沒有野心不能成大事

1997年初,當我回到北京IBM總部時,許多朋友都困惑不解:偌大的"南天王"不做,卻還要讀什麽書(當時我準備到美國學習一段時間)?在公司裏,昔日追隨"南天王"的親熱也化為寒蟬,甚至有人和我擦肩而過也視若無人。這種事如果發生在昔日,我肯定又要憤怒了.然而現在我卻可以輕松地去面對。我已經能夠平衡自己的內心。我確實想修整一下,去美國攻讀MBA高級研修班,這已不是為拿文憑爭口氣的心態,而是希望養精蓄銳向更高的目標出擊。

當我收到美國的機票,準備8月15日的開學之時,父母親的雙雙大病使我在事業與親情間經受了一次重大考驗。我每天奔走在兩個醫院,往返于城市與郊區,而風燭殘年的父母卻沒有很快康復的跡象。

我非常想出去讀書,甚至有次心頭閃出這樣的念頭:難道你們就不能晚兩個月生病嗎?

我被自己的閃念嚇了一跳。我一直以為自己是個好人,當事業與親情交鋒之時,我竟然想推卸責任,難道我是在想,兩個月後,我已經在美國了,你們再病我也可以不管了。是這樣嗎?我竟淪落為這類人了嗎?好人是成功的基本條件。當時父親已在彌留之際,母親得了老年痴呆症。終于,我決定留下來,埋葬自己的夢想,每天陪伴著父母。

在父親最後的生命時光裏,盡管他已不能啓口說話,但我卻一直能夠與他交流。我身邊的人都不相信,他們認為我是由于傷心過度精神出了問題。然而我卻知道父親一直在挽留我。這是心與心、靈與靈之間的默默傳遞。後來我才明白父親的苦心,他在冥冥中留住我,是想為我展示一片新的人生霞光。1998年2月5日,經歷了5個多月的雙向選擇,我把簽字協定傳真到微軟公司總部的時候,我如夢初醒地發現,原來父親要我留下做更大的事,這正是我想做的事啊!

吳士宏吳士宏

我在微軟公司的上司對我說:你就是為微軟生的。微軟公司虛席以待,"微軟(中國)公司總經理"這一職位為我等了將近半年。而我選擇微軟,是因為它正迎合了我的夢想:要麽把中國公司做到國際上去,要麽把國際公司做到中國來。微軟恰恰把執掌中國業務的金印托付給了我。同時,微軟公司那種生生不息的創新拼搏精神、濃厚的危機感和我的個性也有某種深層的契合吧。

人沒有野心終不能成大事。微軟和中國給了我廣闊的天空,我又想張開羽翎,讓風聲在耳邊回響,再次超越自我,去迎接絢麗的夢想:

把微軟(中國)做成"中國的軟體企業",為中國軟體業寫下豐盛的一頁。

成就及榮譽

自2000年4月TCL提出"天地人家"發展戰略至今僅僅一年多的時間,TCL成為全線網際網路接入設備的主流廠商和增值服務商之形象已初成格局。做為TCL信息產業集團的總經理,吳士宏是"天地人家 伙伴天下"戰略的初創參與者和主要實施推進者。這一戰略中的"天"是指面向廣大中國家庭的網際網路門戶,提供網路增值信息服務;"地"則是指把覆蓋全國的TCL銷售服務網路逐步改造為公共網路物流配送系統,形成連線網際網路與傳統商業之間的社會公用平台;"人家"是以全線網際網路接入終端設備服務于中國家庭;"伙伴天下"則代表TCL的戰略實施將開放地尋求廣泛的伙伴聯盟。TCL這一戰略的製定和逐步實施直至成功,既可成為中國網際網路發展上的重要一環,也可為中國企業在全球化的新經濟發展中展現一個模式。吳士宏毫不猶豫地認為這是她所融入的TCL企業家團隊義不容辭的歷史責任。

吳士宏吳士宏

"至今從未後悔,更加興致勃勃"。這是她在加入TCL一年後的自我表達。也正是吳士宏企業家精神的準確概括。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