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健雄 -美籍華裔女物理學家

吳健雄

美籍華裔女物理學家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吳健雄(1912年5月31日-1997年2月16日),江蘇蘇州太倉人,美籍華人,核物理學家,"東方居裏夫人",在β衰變研究領域具有世界性的貢獻。

1934年畢業于國立中央大學物理系,獲得學士學位,後受聘到國立浙江大學任物理系助教,後進入中央研究院從事研究工作,1936年入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1940年獲博士學位,1944年參加"曼哈頓計畫",1952年任哥倫比亞大學副教授,1958年升為教授,1958當選為美國科學院院士,1975年任美國物理學會第一任女性會長,同年獲得美國總統福特在白宮授予她美國最高科學榮譽-國家科學勛章。

吳健雄1982年受聘為南京大學、北京大學、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等校的名譽教授,是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學術委員會委員,1994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首批外籍院士。

  • 中文名
    吳健雄
  • 國籍
    美籍華裔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江蘇省蘇州太倉市瀏河鎮
  • 出生日期
    1912年5月31日
  • 逝世日期
    1997年2月16日
  • 職業
    核物理學家
  • 畢業院校
    加利福尼亞大學
  • 丈夫
    袁家騮
  • 其他成就
    1975年美國國家科學勛章, 1986年艾麗斯島榮譽獎, 1991年普平紀念獎章, 在β衰變研究領域具有世界性貢獻

人物生平

的吳健雄的吳健雄

1912年5月31日吳健雄生于江蘇省蘇州太倉瀏河鎮書香門第的,父親吳仲裔提倡男女平等,創辦明德女子職業補習學校,對吳健雄的成長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吳健雄屬“健”字輩,族人依次以“英雄豪傑”取名。乳名“薇薇”的吳健雄雖是女孩,但因排行第二,得了“健雄”這個頗為陽剛的名字。父親吳仲裔希望她不讓須眉,積健為雄。得益于父親的開明思想,吳健雄自小就能與其他兄弟一樣讀書識字​。

1923年,吳健雄國小畢業後考入蘇州市第二女子師範學校,1927年以優秀成績從師範學校畢業,任國小教師。對于一個女孩子來說,“國小教師”已經是一個很好的歸宿,但是在父親的鼓勵下,她決定繼續到大學深造,日後回憶起來,吳健雄曾這樣描述父親對她產生的重要影響:“如果沒有父親的鼓勵,現在我可能在中國某地的國小教書。父親教我做人要做‘大我’,而非‘小我’。”

1929年,吳健雄考入南京大學數學系,一年後轉入物理系讀書。在居裏夫人的學生、物理學家施士元教授的精心指導下,吳健雄1934年撰寫了一篇題為《證明布喇格定律》的優秀畢業論文,獲得學士學位。畢業之後她受聘到浙江大學任物理系助教,不久進入中央研究院從事研究工作。

人們稱吳健雄為“中國的居裏夫人”,遺憾的是吳健雄並沒有見過居裏夫人本人。1936年她赴美的時候,居裏夫人已于1934年辭世。但因為導師施士元是居裏夫人的學生,吳健雄可以算是居裏夫人的嫡傳弟子。

在美國伯克利加州大學,吳健雄師從勞倫斯、塞格瑞、奧本海默等物理學“巨頭”。

1936年,入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師從物理學界巨擘歐內斯特·勞倫斯,1940年,獲博士學位。

1940年,獲得物理學博士學位後,吳健雄起初是在史密斯學院擔任講師,1944年到普林斯頓大學擔任講師,並定居于普林斯頓。

1942年,在美國與袁家騮博士結婚。

1944年3月,她前往紐約市哥倫比亞大學,作為資深科學家暫時研究,參與濃縮鈾製程,發展y射線探測器;當時吳健雄尚未加入美國國籍,以未入籍的身份參加美國機密製造核子彈的曼哈頓計畫。

1944年,參加了“曼哈頓計畫”(研製核子彈)。

吳健雄在美期間獲得了諸多表彰。她在1948年獲聘美國物理學會會士;1958年晉升哥倫比亞大學正教授,同時獲選為普林斯頓大學創校百年來第一位女榮譽博士,同一年她還當選為第一位華裔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被列入《美國科學名人錄》。

1952年,任哥倫比亞大學副教授, 1958年升為教授,同年,普林斯頓大學授予她名譽科學博士稱號,並當選為美國科學院院士。

早在1956年之前,吳健雄已因在β衰變方面所作過的細致精密又多種多樣的實驗工作而為核物理學界所熟知。1956年李政道、楊振寧提出在β衰變過程中宇稱可能不守恆之後,吳健雄立即領導她的小組進行了一個實驗,在極低溫條件下用強磁場把鈷-60原子核自旋方向極化,而觀察鈷-60原子核β衰變放出的電子的出射方向。他們發現絕大多數電子的出射方向都和鈷-60原子核的自旋方向相反。這個實驗結果證實了弱相互作用中的對稱不守恆,在整個物理學界產生了極為深遠的影響。

但由于某些原因,吳健雄未能與楊李二人共同獲得1957年的諾貝爾獎。很多人為她感到不公,但她本人從未作出任何回應。隻是在給1988年諾貝爾獎得主史坦伯格的祝賀信上寫道:“盡管我從來沒有為了得獎而去做研究工作,但是,當我的工作因為某種原因而被人忽視,依然是深深地傷害了我。”

1958年,普林斯頓大學授予她名譽科學博士稱號,這是該大學首次把這個榮譽學位授予一位女性。她還獲得其它15所大學的名譽學位。美國總統授予她1975年國家科學勛章。1978年她獲得國際性的沃爾夫基金會首次頒發的獎金。

1972年,起提任普林斯頓大學物理學教授直到1980年退休。

1975年,曾任美國物理學會第一任女性會長,同年獲得美國總統福特在白宮授予她的國家科學勛章,這是美國最高科學榮譽,1978年在以色列獲得沃爾夫獎

1975年,當選美國物理學會會長,獲美國國家科學獎章;

1982年,受聘為南京大學北京大學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等校的名譽教授,是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學術委員會委員 。

吳健雄生前多次探訪南京大學及南京大學物理系,並與導師南京大學教授施士元交流,1986年獲得南京大學榮譽博士學位。

1990年,中國科學院紫金山天文台將國際編號為2752號的小行星命名為“吳健雄星”;

1994年,吳健雄當選為中國科學院外籍院士。

1997年2月16日,吳健雄在紐約病逝,終年85歲。遵照本人遺願,這位“核物理女王”安葬于故鄉瀏河鎮,靜靜守護著自己掛念的故土。

主要成就

科學研究

科學貢獻

1.1957年用β衰變實驗證明了在弱相互作用中的宇稱不守恆。

1992年,匡亞明與吳健雄會面1992年,匡亞明與吳健雄會面

1956年之前,吳健雄已因在β衰變方面所作過的細致精密又多種多樣的實驗工作而為核物理學界所熟知。1956年李政道、楊振寧提出在β衰變過程中宇稱可能不守恆之後,吳健雄立即領導她的小組進行了一個實驗,在極低溫(0.01K)下用強磁場把鈷-60原子核自旋方向極化(即使自旋幾乎都在同一方向),而觀察鈷-60原子核β衰變放出的電子的出射方向。他們發現絕大多數電子的出射方向都和鈷-60原子核的自旋方向相反。就是說,鈷-60原子核的自旋方向和它的β衰變的電子出射方向形成左手螺旋,而不形成右手螺旋。但如果宇稱守恆,則必須左右對稱,左右手螺旋兩種機會相等。因此,這個實驗結果證實了弱相互作用中的宇稱不守恆。由此,在個物理學界產生了極為深遠的影響。

2.1963年用實驗證明了核β衰變在矢量流守恆定律

吳健雄對β變的一系列實驗工作,特別是1963年證明的核β衰變中矢量流守恆定律,是物理學史上第一次由實驗定實電磁相互作用與弱相互作用有密切關系,對後來電弱統一理論的題出起一重要作用。

3.在β衰變研究在的其他貢獻

關于β衰變的研究對原子核物理和粒子物理的發展具有極重要的意義。吳健雄從事這一專門領域的研究多年,被公認為是這方面的權威。證實了β譜形狀的源效應,澄清了早期β衰變理論中的一些錯誤,支持了費米理論。對β衰變的各種躍遷,特別是禁戒躍遷的全部級次進行了系統的研究,豐富和完善了β衰變的理論。對雙β衰變的研究。1970年,吳健雄等報道了一次在美國克裏夫蘭附近的一個600餘米深的鹽礦井內進行的48Ca雙β衰變則實驗。實驗選在深礦井內是為了盡量減少宇宙線的背景輻射。

4.關于量子力學的基本理論方面的實驗

吳健雄1935年愛因斯坦、波多爾斯基、羅森發表了一篇論文,對哥本哈根學派創立的量子力學描述的完備性提出了疑問,他們的看法可歸結為一個佯謬。由于對量子力學關于物理量可測度性及幾率概念的認識有不同看法,愛因斯坦始終認為應當有一種理想的、確定的、對物理實質有完備敘述的理論出現以代替目前的量子力學數學結構,因而導了後來有“隱變數理論”的出現,即認為量子力學中的“概率”乃是對某些目前未知的“隱變數”作某種平均的結果。因此,幾十年來有一些物理學家企圖尋覓這些“隱變數”以建立新的、完備的量子力學,但均未成功。而另一些物理學家則否認有這些“隱變數”存在,事實上已有人證明在希爾伯特的某些條件下,目前的量子力學的數學結構是不容隱變數存在的。

吳健雄等早在1950年就發表了一篇關于“散射湮沒輻射的角關聯”的文章,實驗表明具有零角動量的正、負電子對湮沒後發出的兩個光量子,如狄拉克理論所預料,將互成直角而被極化,也證明正電子與負電子的宇稱相反,說明與目前的量子力學並無矛盾。1975年吳健雄等又發表了一篇題為“普頓散射的湮沒光子的角關聯以及隱變數”的文章,報道他們測得的在一很寬的散射角範圍內到達符合的康普頓散射光子的角分布,其結果與假設電子與正電子有相反的宇稱為前提而得到的標準的量子力學計算相符。J.S.貝爾(Bell)在1964年曾對任何局部隱變數理論所能預言的角分布取值圍作了限定,而吳健雄等所觀察到的角分布在假設通常的量子力學康普頓散射公式是正確的前提下並不符合貝爾的限定,這樣也就再次對局部隱變數理論作了否定,從而在更高程度上支持了量子力學的正統法則。

5.μ子、介子和反質子物理方面的實驗研究

從60年代中期開始的10年間,吳健雄集中力量從事這一中、高能物理領域的實驗工作。發表了大量論文,有不少工作富有首創性和很高的學術價值。

μ子物理方面的工作包括:Sn,Nd,W等元素的μ子X射線的同位素移的測定;209Biμ子X射線的磁偶極和電四極矩超精細相互作用的研究;近10種μ子原子中核γ射線的測定等。

介子和反質子物理方面的工作主要是利用布魯克海文國家實驗室內的交變梯度同步加速器產生的強大的K-,Σ-和粒子流,以高解析度Ge(Li)探測器為工具,用奇異原子方法準確地測定了這些粒子的質量和磁矩。

6.穆斯堡爾效應的測量及其套用方面的工作

在1958年發現穆斯堡爾效應之後,吳健雄就開始對它進行深入研究。他們專門研製了一種閉環氦致冷器用于低溫穆斯堡爾效應研究,其溫度控範圍為20—300K,對于放射源或庫侖激發源均可使用。他們用庫侖激發後產生的穆斯堡爾效應,分別測量了鎢同位素(182,184,186W)和鉿同位素(176,178,180Hf)的第一激發2+態中的電四極矩的比率,並與轉動模型所預期的結果作了比較。

在1978年,他們進一步用一個3He/4He稀釋致冷器使穆斯堡爾測量得以在低至0.03K的溫度下進行,以研究氧高鐵血紅素的磁性質與弛豫特徵,結果表明在約0.13K時該血紅素進行磁躍遷;利用這一裝量還在諸如收體溫術、弛豫效應、與溫度有關的超精細場的研究等方面進行了一些實驗,得出了許多有意義的結果。

7.其他實驗工作

吳健雄在實驗核物理方面的研究工作涉及面廣。她尤其註意實驗技術的不斷改進,曾對多種核輻射測器的開發、改進做出了貢獻,例如薄窗蓋革計數器、某些塑膠閃爍探測器、Ge(Li)半導體探測器等。至于所涉足的實驗工作,較早斯完成的有某些方射性同位索的分析,慢中子速度譜儀研究(多種材料),中子在正氫和仲氫中的散射以及核力範圍的探討,在氣體中形成電子偶素時電場影響的研究,延遲符合技術用于測42Ca和47Sc的激發態的壽命,中子與3He的相互作用的研究,高能級發出的內轉換譜線的觀察、對正電子譜及正電子湮沒的研究等等。

論文著作

1950年就發表了一篇關于“散射湮沒輻射的角關聯”的文章。

她與S.A.茲科夫斯基(Moczkowski)合著有《β衰變》一書;在K.西格邦(Siegbahn)所編《α-,β-和γ-射線譜學》一書中,吳健雄也是關于β衰變和β相互作用部分的撰稿人。前面所述兩項主要學術成就實際上也都與β衰變研究直接有關,下面再就吳健雄在β衰變研究方面的學術成就作些補充。

社會任職

1975年任美國物理學會第一任女性會長;

1982年受聘為南京大學、北京大學、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等校的名譽教授,是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學術委員會委員。

個人生活

家庭

吳健雄出生在江南小鎮江蘇太倉瀏河鎮。乃父吳仲裔先生是位思想開明有遠見卓識的達觀人士。他早年就讀于著名的上海南洋公學(上海、西安交大前身),因不滿校方禁止新思想的傳播,參予鬧學潮的行列。學潮之後,毅然退學,轉入以倡導“學術自由、兼容並蓄”的愛國學社(蔡元培主辦)。嗣後又入同盟會,並參加上海商團,學習軍事技能。1913年袁世凱就座臨時大總統,獨攬大權,黨同伐異,導致“二次革命”。年輕的吳仲裔積極參加反袁鬥爭。二次革命敗北,他掃興地回歸故裏。吳健雄此時出生,小名薇薇。她系健字輩,行二。族人依“英雄豪傑”命名,故得名健雄。雖為女兒身,吳仲裔倒希望她不讓須眉,胸懷男兒志,積健為雄。

吳仲裔先生不僅思想開明,且敏而好學,多才多藝。唱歌、吟詩、彈風琴、狩獵,還迷上無線電。他自己動手裝了部礦石收音機,讓小薇薇聽到那來自天上的聲音,給她買“百科小叢書”,向她講述科學趣聞。吳仲裔深明大義洞識教育之重要,特別關註女性教育。當時瀏陽鎮上有座火神廟。匪患肆虐,香火已燼,廟院為商團所佔。吳仲裔苦口婆心地說服眾鄉紳,拆廟建校,明德女子職業補習學校始立。校名取意為“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吳仲裔自任校長,將其妻樊復華也拉做教員。廣納四鄉平民子女讀書,除開設弘揚中華文化的《論語》、《古文觀止》外,還增立數學、註音符號新興學科,研習縫紉、刺綉和園藝等。吳健雄七歲時便進校受啓蒙教育。吳仲裔在課餘常帶女兒到鎮上的天妃廟去玩,尋覓鄭和航海事跡碑,向女兒講述三寶太監鄭和率船隊下西洋的故事。

1984年10月,她第一次回到闊別40多年的故鄉,參加母校明德學校恢復校名暨明德樓落成典禮,獨資捐建明德學校紫薇樓。她平時儉樸著稱,為設“吳仲裔獎學金”她慷慨解囊,捐出近100萬美元巨款,以這種獨特的方式表達她的“寸草心”,造福桑梓。四年後,她又專程回故鄉,參加紀念父親吳仲裔誕辰一百周年紀念活動,並親自向太倉縣59名優秀師生頒發首次“吳仲裔獎學金”。

師恩三疊

人們愛稱吳健雄是中國的居裏夫人。盡管她是1936年赴美,而居裏夫人1934年已作古,失之交臂;但吳健雄在中央大學作畢業論文的指導教師施士元先生是居裏夫人的學生,由此而言倒真有一種嫡親的師承關系。吳健雄到美後,能以一個外籍女科學家的身份參與製造核子彈的“曼哈頓計畫”,一緣其時她本身已嶄露頭角,更得力于她的老師美國“核子彈之父”、這項計畫的主持人奧本海默對她的賞識和厚愛;吳健雄在柏克萊的導師、1959年的諾貝爾獎得主塞格瑞對她更是喜愛有加。他們共同發現了對鈾原子核分裂連鎖反應有關鍵影響的惰性氣體“氙”。吳健雄就有關研究結果寫了篇論文,前列塞格瑞的名字準備發表,塞格瑞發現後刪去了自己的名字。這篇論文以吳獨自署名的方式在美國最有權威的《物理評論》上刊出,奠定了她在物理界的地位,俾使她順利地獲得了博士學位。此舉成為科壇佳話。塞格瑞早年遊學歐洲,與居裏夫人有所過從。他在評論吳健雄時寫道:“她的意志力和對工作的投身,使人聯想到居裏夫人,但她更加入世、優雅和智慧。”

胡適

1929年,吳健雄以優異成績從蘇州女師畢業,並被保送到中央大學。吳健雄念的是師範,按規定要先教書服務一年,才能繼續升學,但由于當時規定並沒有那麽嚴格,因此吳健雄在這一年當中,並沒有去教書,反倒是進了上海的中國公學再讀一年書,因而也有機會成為胡適的得意門生。吳健雄曾說過,在一生中影響她最大的兩個人,一個是她父親,另一個則是胡適先生。吳健雄和胡適的這段師生經歷,不但吳健雄認為對她影響深遠,而且胡適也曾在公開場合說過,這是他平生最得意、最自豪的事情。胡適勉勵吳健雄你是很聰明的人,千萬尊重自愛,將來成就未可限量。這還不是我要對你說的話,我要對你說的是希望你能利用你的海外往留期間,多註意此邦文物,多讀文史的書,多讀其他科學,使胸襟闊達,使見解高明,做一個博學的人。1962年2月24日,台北“中研院”院士會後,下午有個酒會,吳健雄、袁家騮應邀出席。胡適講完話後請吳健雄講,吳健雄說他們已公推吳大猷作代表發言了。胡適遂請院士們用點心,正和朋友打招呼,忽然面色蒼白,爾後仰身倒下,後腦勺碰到桌沿再摔到地上,吳健雄親眼目睹這一慘劇,“悲痛萬分,泣不成聲”。翌日,吳健雄到殯儀館瞻仰胡適遺容“全身發抖,悲傷尤甚”。三年之後,吳健雄伉儷再度赴台到胡適墓前掃墓、獻花、參觀胡適紀念館。吳健雄把那封她珍藏了29年的信即1936年胡適在舊金山等船時給她的一封勉勵信交給胡夫人,胡夫人亦將其放在展館中陳列。

神仙眷侶

吳健雄的丈夫袁家騮博士也是享有國際聲譽的物理學家,在高能物理、高能加速器和粒子探測系統研究上卓有成就。

袁家騮出身顯赫,是袁世凱“二皇子”袁克文的公子。袁家騮幼時在老家河南安陽讀書,十三歲時到天津上南開中學,後入燕京大學攻讀物理。在燕大的校長司徒雷登的幫助下,得獎學金赴美深造。

1936年8月,吳健雄到柏克萊經友人介紹認識了楊。楊告訴她,兩個禮拜前中國剛來一個留學生也是學物理的,叫袁家騮,並介紹他們相識。吳健雄想參觀學校的物理系,袁家騮充當向導。學校原子實驗設備的完善和精良吸引了吳健雄,她毅然改變東去的計畫,決定留在柏克萊,遂與袁家騮成了同窗。

吳健雄才貌出眾,又飽受中國傳統文化的熏陶,愛穿中國的高領旗袍,更顯女性的柔媚,加之她的氣質典雅,成了男生們歆羨的焦點,眾星捧月一般。他們將她的姓氏“吳”發聲作“嗚”,半開玩笑地唱在一首情歌中。連女同學也親昵地叫她“基基”(中國話姐姐的發音)。但袁家騮終于使愛的方舟停泊在自己的港灣。吳健雄畢竟是有中國傳統的女性,她迷人的外表和謹慎的言行裏有一種理性和誠實的個性。羨于吳健雄的成就和才貌,婚前婚後身邊來自男性的騷擾始終不斷。吳健雄從容大度,應付裕如,又不禮。1957年在以色列開的一個物理學國際會議上,一位主持會務的男士邀請她在以色列逗留幾個月,遊覽訪問。當時吳健雄與同一實驗室的一男性物理學家同去的。她笑著回答邀請者,指著同仁說:“你去問他吧,如果他來我就來。”禮貌而又風趣地婉拒了。另一次,一位男士戲稱她為“袁教授”,她大為不悅地更正道:“我是吳教授,袁太太。”

1942年5月30日,吳健雄三十歲生日的前一天,她與袁家騮結婚了。婚禮是在袁家騮的指導教授、諾貝爾獎得主密立肯家中進行的。隆重而簡樸。密立肯教授送給他們禮物是一句話:“實驗第一,生活第二。”兩人在美國的許多同學好友都前來慶賀,錢學森也在座。婚後他們到洛杉磯的一個海灘上度“蜜周”(隻一個禮拜),便投身于各自的教學、研究工作中。婚後,他們相親相愛。袁家騮克盡丈夫的職守,還延攬太太的活兒,練就十八般武藝:洗衣、吸塵、帶孩子以至下廚。

吳健雄去世後。葉落歸根,袁家騮親自護送吳健雄的骨灰回大陸,安葬于蘇州太倉瀏河。吳健雄的墓地在明德學校紫薇閣旁,墓體設計由貝聿銘任設計顧問。明德學校的科技樓被命名為“吳健雄樓”,袁家騮捐贈25萬美元作為基建費。他表示,他是瀏河的女婿。瀏河是他的第二故鄉。作為一個科學家,他拿不出更多的錢來,但他可請海內外優秀的科學家來做學校的顧問,推動明德學校的發展。

人物評價

吳健雄為世界頂尖的女性實驗物理學家,她的意志力和對工作的投身,使人聯想到居裏夫人,但是她更加的入世、優雅和聰慧”(賽格瑞評

她是我知道的一個最有才氣和最漂亮的實驗物理學家”(阿瓦瑞茲評

吳健雄先生不僅是太倉人民的驕傲,也是中國物理學界、中國科學界的驕傲,吳健雄奮進不息的科學生涯,勇于創新的大師風範,情系桑梓的愛國情懷,給當代的中國科學工作者樹立了榜樣,要學習和發揚她的科學精神,繼承她自強不息、百折不撓的科學激情。(中國科學院副秘書長曹效業

吳健雄不僅在物理學領域取得了許多重要發現,她還為現代實驗物理學奠定了很高的標準,這個標準永遠不會過時。”(美國傳記作家評

吳健雄堪稱進入世界一流物理學家行列的中國女性第一人,她是20世紀華人婦女的傑出代表,吳健雄奮進不息的科學生涯,勇于創新的大師風範,情系桑梓的愛國情懷,給當代的中國科學工作者樹立了榜樣。對吳健雄先生的最好緬懷,就是要學習和發揚她的科學精神,繼承她自強不息、百折不撓的科學激情。(北方網

人物影響

1986年,在南京大學設立“吳健雄、袁家騮”獎學金,以表彰在物理實驗方面有突出表現的學生。

1986年,楊振寧、李政道、丁肇中和李遠哲四位諾貝爾獎得主發起在台北創立吳健雄學術基金會。

1998年吳健雄用,以她父親的名義設立了"紐約吳仲裔獎學金基金會"。

1990年,國際編號為2752號的小行星被命名為“吳健雄星”。

1992年,南京大學物理系建立“吳健雄圖書館”,東南大學建立“吳健雄實驗室”。

1994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外籍院士。中國設立“吳健雄物理獎”、“吳健雄袁家騮自然科學基金會”。南京大學、東南大學、明德中學先後設立“吳健雄獎學金”。

後世紀念

1998年,“吳健雄墓園”在明德中學校內建成。明德學校建立“吳健雄科技樓”、“明德樓紀念館”。

吳健雄紀念館吳健雄紀念館

1999年,中共中央、國務院批準在國立中央大學舊址(今東南大學四牌樓校區)內建造吳健雄紀念館,並建立吳健雄實驗室和吳健雄學院。

2004年7月,經江蘇省人民政府批準建立公辦全日製普通高等學校,蘇州健雄職業技術學院,以出生太倉的“中國居裏夫人”——吳健雄的名字命名,位于蘇州太倉科教新城,毗鄰國際大都市上海。

2012年5月,紀念吳健雄誕辰100周年系列活動在南京大學舉行,活動包括吳健雄誕辰100周年事跡展覽、“科學與中國”專場報告會暨吳健雄學術思想研討會。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