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偉業

吳偉業

吳偉業(1609-1672)字駿公,號梅村,別署鹿樵生、灌隱主人、大雲道人,漢族,江蘇太倉人。

生于明萬歷三十七年,明崇禎四年(1631)進士,曾任翰林院編修、左庶子等職。清順治十年(1653)被迫應詔北上,次年被授予秘書院侍講,後升國子監祭酒。順治十三年底,以奉嗣母之喪為由乞假南歸,此後不復出仕。

他是明末清初著名詩人,與錢謙益龔鼎孳並稱"江左三大家",又為婁東詩派開創者。長于七言歌行,初學"長慶體",後自成新吟,後人稱之為"梅村體"。

  • 中文名稱
    吳偉業
  • 國籍
    中國
  • 民族
  • 出生地
    江蘇太倉
  • 出生日期
    1609年5月20日
  • 逝世日期
    1672年12月24日
  • 職業
    崇禎官員、順治官員
  • 主要成就
    詩歌
  • 代表作品
    《永和宮詞》、《洛陽行》、《蕭史青門曲》、《圓圓曲》等。
  • 身份
    詩人
  • 成就
    江左三大家之一、婁東詩派開創者

人物生平

早期經歷

​明神宗萬歷三十七年(1609年)五月二十日,吳偉業出生于江蘇太倉的一個讀書人家中。吳偉業出生時,他母親夢見一位身穿紅衣的使者送來會元坊,因此,父母對小偉業寄寓了深切的期望。偉業七歲開始讀家塾,十四歲能屬文。著名學者張溥見到偉業的文章,感嘆地說:"文章正印在此子矣!"于是收留吳偉業在門下受業,傳授通今博古之學。從那裏吳偉業不僅學到了廣博的知識,為他的文學創作打下了扎實的基礎,而且使他後來也成為復社魁首之一,由此生出了一系列的好處和麻煩。

出仕為官

明崇禎元年(1628)考中秀才,崇禎三年(1630)中舉人,他崇禎四年(1631)23歲參加會試,以第一名獲雋;緊接著廷試,又以一甲第二名連捷。當時有人懷疑這裏面有舞弊之嫌,主考不得不將其會元原卷呈請御覽,結果崇禎皇帝在卷子上批了"正大博雅,足式詭靡"八個字,物議平息。這使吳偉業聲名鵲起,並因此對崇禎皇帝懷有一種刻骨銘心的知遇之感。不久,吳偉業假歸娶親,十分榮耀。在仕途上,初授翰林院編修,繼典湖廣鄉試,崇禎十年(1637)充東宮講讀官,十三年(1640)又遷南京國子監司業,晉左中允、左諭德,轉左庶子。其問雖然因為朝內黨局紛爭而受到一些牽累,但其官階卻一直在步步上升。晚明時,東林、復社與閹黨爭鬥不斷,吳偉業在仕途上頗不順利。他見明王朝風雨飄搖,日薄西山,遂辭左中允、左諭德、左庶子等官,拒絕赴職。弘光朝時,他被召任少詹事,發現控製朝政的馬士英、阮大鋮實為腐敗國賊,僅兩月便憤然辭歸。

被迫出仕

清兵南下之後,長期隱居不仕,以復社名宿主持東南文社活動,聲望更著。吳偉業的兒女親家陳之遴是由明入清的大臣,當時正置身子新朝的黨爭之中,嘗試借吳偉業的聲望和文採以結主上,同時希望吳偉業也能入閣為相,以擴大自己的勢力,因此極力薦舉吳偉業仕清為官。但是,正因為吳偉業是一個名聲'赫赫的先朝遺老,他的出仕客觀上將造成瓦解人民抗清鬥志、為清廷懷柔政策所利用的消極影響,所以,他的許多好友和一般遺民志士對此都堅決反對,力加勸阻,如著名古文家侯方域就曾致書吳偉業,提出種種抗告。然而,吳偉業懾于清廷淫威,礙于老母敦促,于順治十年(1653)九月被迫應詔北上。在將抵京師之際,他曾經數次向當事要人上書投詩,祈求寬假放歸,可是仍未獲允,終于在到京次年被授為秘書院侍講,後來又升國子監祭酒。但他並沒能象陳之遴所期望的那樣進入內閣,相反,陳之遴本人卻在激烈的黨爭中失敗,被發配到東北。而吳偉業內心對自己的屈節仕清極為歉疚,痛悔無緒,常借詩詞.以寫哀。順治十三年(1656)底,以丁憂南還,從此不復出仕。

晚年生活

此後,十餘年間,東南時興大獄,吳偉業每每驚恐不安,深怕罹難。康熙十年(1671年)夏季,江南酷熱,吳偉業"舊疾大作,痰聲如鋸,胸動若杵"(《致冒闢疆書》),他預感自己不久于人世,便留下遺言:吾一生遭際萬事憂危,無一刻不歷艱險,無一境不嘗艱辛,實為天下大苦人。吾死後,斂以僧蓑,葬吾于鄧尉靈岩相近,墓前立一圓石,日:"詩人吳偉業之墓"。這一年的十二月二十四日,一代大詩人吳偉業病逝,葬予蘇州元墓山之北。

主要成就

文學成就

吳偉業著有《梅村家藏稿》五十八卷,《梅村詩餘》,傳奇《秣陵春》,雜劇《通天台》、《臨春閣》,史乘《綏寇紀略》,《春秋地理志》等。大都是古代詩歌百花園中的佳作。現存詩歌近千首,其中五古,七古近一百六十首。這一百六十首古詩中長篇巨製約佔半數,可稱得上長篇敘事詩的就有二十餘篇,二十多篇長篇敘事詩這個數目在整個吳偉業詩集中所佔的比例是不大的。但是,在長期以來不發達的中國古典長篇敘事詩的發展史上,卻是前無古人,後無繼者。且這二十多個作品中的大多數,三百多年來被詩評家們一致公推為名篇佳構。從對這些長篇敘事詩的初步研究的結果看,無論在詩歌內容或藝術形式方面都有較大的突破。吳偉業大量長篇敘事詩的創作開創了有清一代長篇敘事詩空前繁榮的局面,從而也奠定了吳偉業本人在中國古典敘事詩發展史中的特殊地位。這一點是前人沒有論及的。同時,他還精工詞曲書畫,堪稱博學多才,著述宏豐。他的作品反映的社會生活面相當廣闊,因而有"詩史"之稱,代表吳偉業詩歌突出成就的,當推《圓圓曲》,標志中國古代敘事詩達到了新的高度。

由于吳偉業發展了古代七言歌行的體裁,形成了獨特的詩歌藝術風格,時人稱之為"梅村體",影響了有清一代詩壇的詩風。清代很多詩人的作品中,幾乎都有"梅村體"的影子。因此,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把《梅村詩集》列為"國朝別集之冠"。

藝術特點

吳偉業對中國古典長篇敘事詩傳統的創作方法進行了全面的繼承,如常用的起興手法、連鎖手法(也叫聯珠法、蟬聯法、頂真格)、問答手法等,使之逐漸形成了一種既註重詩意,更偏重于通俗、流暢易懂、風趣的藝術風格。上所述的中國古典長篇敘事詩各種藝術表現手法和藝術特點,在吳偉業的長篇敘事詩中得到了充分的體現。敘事與抒情的完美結合、巧于剪裁、簡繁得當、高度精煉,以及民間文學中各種手法嫻熟運用的例子,在吳偉業數量眾多的長篇敘事詩中俯拾皆是。

吳偉業長篇敘事詩創作的總特點可以用一句話概括之:用寫近體詩的功夫來寫長篇敘事詩。傳統敘事詩之所以歷來禾受到詩評冢的非議和鄙視,根本原因是通俗淺顯,缺乏"含不盡之意,見于言外"的含蓄美。吳偉業的詩論不多,《梅村詩話》多紀事,很少發表評論性的意見,亦不見他對敘事詩的看法。不過,從他的刨作實踐中可以看出,他十分重視長篇敘事詩的創作,認真地研究了前人在敘事詩創作上的得失,在創作中竭力把通俗淺顯的敘事詩向含蓄精煉的近體詩靠攏,把含蓄美亦作為衡量敘事詩的標準之一。他從歷來詩評家們對敘事詩的批評中悟出了,敘事詩缺少的正是傳統詩論所崇尚的含蓄蘊藉。因而,在他的長篇敘事詩的創作中,作了使敘事詩近體詩化的大膽嘗試。其一,體現在改變傳統長篇敘事詩一順到底的篇章結構,出現了一種跳躍性的倒逆式結構,用深刻的內涵來聯結跳躍的片段,以體現詩歌的含蓄和蘊藉。其二,把普遍地用典引入長篇敘事詩中,增加了敘事詩婉轉含蓄典雅的因素。

吳偉業的這種嘗試從整體上來說是值得肯定的。他使長篇敘事詩的表現藝術提高到了一個新的水準。 吳偉業以他一定數量和質量的長篇敘事詩奠定了他在明清之際詩壇上的重要地位,也奠定了他在我國古典長篇敘事詩發展中的重要地位。

梅村體

他把李商隱色澤濃麗的筆法與元白敘事詩善于鋪張的特點結合起來。他常以工麗的語言,多變的章法,貼切的典故,來敘寫新的題材,表現新主題,世稱"梅村體"。

"梅村體"的藝術特色,最重要的應自敘事方式這方面來體現。吳偉業的敘事詩總的來說是以人物為中心的,即通過一、兩個中心人物來串聯眾多事件,構建一個完整的故事,人與事相得益彰。這就是鄧漢儀所說的"人物為本位"。由于作者將事件和人物按某種思路水乳交融地結合在一起,作品便顯得血肉豐滿,引人人勝。這些人的身份雖然差異很大,但有一點是共同的,即"人物的命運總是與時代風雲緊密相聯",這就說明,人物擔當的是載體和導線的功能,是為展現歷史服務的。此種寫作手法其實是從司馬遷的《史記》借鏡而來,也就是人們常說的"龍門之筆"。

"梅村體"是以學習四傑和元白為主,兼容多家,博採眾長而後形成的,它體現了吳偉業獨特的創作個性,其風格面貌已經和歷史上的所有曾經存在過的歌行都不相同了,它成了我國古代詩壇上的不同以往的新花。

歷史考證

關于《紅樓夢》的作者是否為曹雪芹,至今爭議不斷。如果根據現在的紅學研究,還認為《紅樓夢》的作者是江寧織造曹寅的孫子曹雪芹,那就荒唐可笑了,為什麽這麽說呢?因為在曹寅的家譜中,根本找不到曹雪芹或曹沾這個人,能證明曹雪芹是曹寅後代的證據卻寥寥無幾,紅學界到現在連曹雪芹的親生父親都搞不清楚,傳統紅學家硬說曹雪芹是曹寅的後代,那可笑就不足為奇了。 

近年來,撫順市社科院院長、研究員傅波和撫順市地方史研究會常務理事鍾長山歷經6年研究,拋出了一個驚人的觀點:《紅樓夢》的真正(原創)作者叫吳梅村,曹雪芹隻是《紅樓夢》前80回的重要增刪、編修者。

傅波和鍾長山認為,《紅樓夢》中,“悼紅軒”、“怡紅院”、“紅樓夢”等一些名詞不是憑空而來。隻有清初的明朝遺老才能寫得出來,事實上明朝遺老在清初也寫過大量的反清復明詩詞文章。曹雪芹身處文綱森嚴的雍乾王朝,不會有如此氣魄。通過仔細研究《紅樓夢》發現,較早版本的《紅樓夢》中記載:“吳玉峰題曰《紅樓夢》;東魯孔梅溪則題曰《風月寶鑒》。”“《風月寶鑒》一書,乃其弟棠村序也”,把上述幾個人名進行了一番組合,結果出現了“吳梅村”3個字。更為重要的是,相對于曹雪芹難以維持生活的窘境來看,曾經隱居10年的吳梅村具有寫作這樣一部鴻篇巨著的時間。 

在他們之前,紅學界早有人提出《紅樓夢》的作者另有其人,但是一直沒有定論。而傅波告訴記者,就算不追究真實的作者,曹雪芹隻是《紅樓夢》的整理者這是毋庸置疑的。傅波表示,從他們目前研究的結果來看,《紅樓夢》從開始流傳時起,都不曾說曹雪芹為《紅樓夢》作者。直到近代,專家們的一番考證,才最終形成《紅樓夢》作者就是曹雪芹。

對于曹雪芹不是《紅樓夢》真正作者的依據,傅波和鍾長山找了很多:曹雪芹如果是《紅樓夢》的真正作者,不會通過焦大、柳湘蓮之口,當面辱罵曹家列祖列宗,也不會通過尤三姐托夢來詆毀他的列祖列宗。並且,清代到了曹雪芹生活的雍正乾隆時期,文字獄嚴酷,這一部反朝廷的小說,曹雪芹怎敢輕易署自己的真名?

傅波和鍾長山觀點中最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到曹雪芹時,曹家早已敗落,憑他的生活經歷,不可能寫出宛如帝王的生活場景,大量的細節如果不是生活在其中,是很難靠想像描寫出來的。

為什麽是吳梅村

傅波和鍾長山解釋,可能是後人擔心作者因寫作《紅樓夢》而落入殘酷的文字獄,因此採用了如此隱諱的方式把作者的姓名隱含其中。這種做法在當時相當普遍。值得註意的是,《紅樓夢》中許多人物、場景的生活原型都能在吳梅村詩中找到。如《清涼山贊佛詩》描寫順治皇帝和董小婉的愛情傳說,與《紅樓夢》中賈寶玉和林黛玉的愛情極其相似。

《紅樓夢》有著較高的文學造詣,而吳梅村恰好也具有高超的寫作技巧。同時,吳梅村的政治觀點同《紅樓夢》創作主題相吻合——傅波尤其強調這一點。從吳梅村簡歷可知,他一生坎坷,經歷了明清兩朝的政治鬥爭,使他本人吊明之亡的感情加以升華,對清產生了憤恨之情,卻因有所避忌隻能用“不能補天”的頑石來做喻托,通過閨友閨情披露自己一段極不尋常的情感史話和政治主張。吳梅村曾有詩“我是淮王舊雞犬,不隨仙去落人間”,就是格格不入的政治思想的寫照。並且吳梅村“死後殮以僧裝”,“墳前立一圓石”作墓碑,也暗含了《紅樓夢》中石頭的寓意。

還有一點,吳梅村是明末清初著名的書法家、畫家。《紅樓夢》中有關繪畫和書法的情節描寫對吳梅村來說是輕車熟路。而且相對于曹雪芹的生活窘境,曾經隱居十年的吳梅村具有寫作這樣一部鴻篇巨著的時間。 

曹雪芹做了什麽

如果說作者真的是吳梅村,那麽曹雪芹都幹了些什麽呢?傅波和鍾長山表示,曹雪芹是《紅樓夢》前八十回的增刪、編修者,而後四十回曹雪芹尚未來得及修改就去世了。

曹雪芹做了大量的增刪《紅樓夢》的工作,如其刪去了(或丟失)“秦可卿淫喪天香樓”、“獄神廟茜雪慰寶玉”、“花襲人有始有終”、“衛若蘭射圃”、“王熙鳳知命強英雄”等至今不見于各種《紅樓夢》版本,而隻有提綱見于脂批的有關文字,揉進了曹雪芹自己和若幹好友的經歷和社會上的一些傳說。所以使同時期的批書人看到了活脫脫的身邊人物形象。

還有很多細節也可以看出曹雪芹刪改原著的痕跡。傅波引用紅學家趙岡的研究:從庚辰本脂評《石頭記》可以發現原著曾寫鳳姐有兩個女兒,大的叫“巧姐兒”,小的叫“大姐兒”,這明顯可以看出鳳姐有一大一小兩個女兒。曹雪芹要增添發生自己身邊的故事情節,故在四十二回中為了鳳姐的女兒與劉姥姥拉上聯系,改寫成鳳姐隻有一個女兒,原名叫大姐,後來按劉姥姥的意見改名為“巧姐兒”。當時曹雪芹在增刪中忘記照應前面,所以在庚辰本中第二十七回、二十九回的文字未改,直到戚本時代才被改掉。

可是吳梅村和曹雪芹畢竟相隔幾十年,為什麽到曹雪芹才廣泛傳播,導致大家都認為他是作者呢?傅波說,他猜想《紅樓夢》完成的最初七十餘年中,隻流傳在極小的圈子內,主要原因是其中確有“礙語”,這些“礙語”牽涉到當時的政治禁忌,直到曹雪芹做了增刪,潤色剔去礙語之後,才得以流傳。 

另外,目前一種早期的《紅樓夢》抄本《癸酉本石頭記》(吳氏石頭記增刪試評本)已經公布,在此書中有條紅字批語明確聲稱該書作者是吳梅村,書的原名為《風月寶鑒》。該批語內容為:此書本系吳氏梅村舊作,共百零八回,名曰風月寶鑒,每回僅三四頁也,故事倒也完備,隻是未加潤飾稍嫌枯索,吳氏臨終托諸友儲存,閒置幾十載,有先人幾番增刪皆不如意,也非一時,吾受命增刪此書莫使吳本空置,後回雖有流寇字眼,內容皆系漢唐黃巾赤眉史事,因不幹涉朝政故抄錄修之,另改名石頭記。從中可以推測現在的《紅樓夢》前80回內容可能是後人(曹雪芹參與其中)在此基礎上增刪寫成的,這與傅波等人的考證觀點相吻合。

人物評價

《四庫全書總目》評論說:"其少作大抵才華艷發,吐納風流,有藻思綺合、清麗芊綿之致。及乎遭逢喪亂,閱歷興亡,激楚蒼涼,風骨彌為遒上。"

陳廷焯評論說:"吳梅村詞,雖非專長,然其高處,有令人不可捉摸者,此亦身世之感使然。"又說:"梅村高者,有與老坡神似處。"(《白雨齋詞話》)

鄧漢儀亦認為,梅村詩"其敘戰事始末,則系一代興亡實跡,非雕蟲家所可擬也。"

康熙帝親製御詩《題〈吳偉業集〉》:"梅村一卷足風流,往復搜尋未肯休。秋水精神香雪句,西昆幽思杜陵愁。裁成蜀錦應慚麗,細比春蠶好更抽。寒夜短檠相對處,幾多詩興為君收。"對吳偉業詩歌給予恰當中肯的高度評價,肯定了吳偉業詩歌地位。

傳記作家王振羽評價吳偉業則相對客觀:"吳偉業不是一個完人。我們不能僅因為吳偉業的仕清,就低估他在中國文學史、文化史上的作用和地位。這裏牽涉到對于某 些歷史人物的評價標準問題。作為一個詩人,文化人,吳偉業的成就足垂千古;在明清易代之際的文化傳承中,他也發揮了重要的作用。他雖然進入官場,但並不是一個政治家,面對改朝換代的激烈政治動蕩,他困惑、猶豫、畏縮,惠得患失直至失足失節, 卻又以此後數十年的生命作了真誠的自省與懺悔。"

軼事典故

明崇禎十六年(1643),吳偉業與卞玉京相見,當時,他已是名滿天下的詩人,而卞玉京也是著名的"秦淮八艷"之一,詩詞書畫都很好,吳偉業曾贊美她"雙眸泓然,日與佳墨良紙相映徹"。兩人一見,相互傾情,卞玉京更是手撫幾案,脈脈相問"亦有意乎·"其中托付終身的信息是很明顯的。這一次,吳偉業的選擇頗為曖昧,他回避了婚娶。 時局的惡化之快出人意料。他們分別的第二年,李自成就佔領了明王朝的首都,崇禎煤山自縊。一個多月後,被吳偉業定義為"沖冠一怒為紅顏"的吳三桂引清軍入關,橫掃中原。吳偉業與卞玉京在此後的多年裏失去了聯系。一個偶然的機會,吳偉業通過老朋友錢謙益打聽到了卞玉京的下落,並終于等到了那令人心跳不已的轆轆聲,結果卻是--卞玉京著道袍與他相見。這段戀情,影響了吳偉業一生。直到臨死前還念念不忘。

親屬成員

關系姓名備註
父母吳琨1663年卒
朱氏1661年卒
兄弟姐妹吳偉節1613年生
吳偉光1619年生
伴侶鬱氏1631年迎娶
子女吳璟1662年生
吳暽1663年生
吳暄1664年生

以上參考此料來源于

個人作品

《石公山》《歸雲洞》《縹緲峰》《礬清湖》《臨江參軍》《吳門遇劉雪舫》《遇南廂園叟感賦八十韻》《洛陽行》《永和宮詞》《琵琶行》《鴛湖曲》《蕭史青門曲》《圓圓曲》《遇舊友》《琴河感舊四首》《聽女道士卞玉京彈琴歌》等

墓址

清吳偉業墓:在江蘇省蘇州市吳縣太湖鄉潭東高家前村邊,墓約16平方米,墓廊殘址可見。墓前吳蔭培所題"詩人吳梅村墓"碑。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