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雋殊

向雋殊

向雋殊(1925.4.7 - )女,著名電影演員、電影配音藝術家,祖籍四川,1925年農歷3月15日出生于北京一個書香世家。喜讀詩文擅長書法的父親,以他那古樸正直的家風和廣征博引的家教,給幼年的向雋殊良好的熏陶。向雋殊是中國老一輩配音藝術家,北京電影製片廠演員。上學期間演過話劇,從影後主要從事電影配音工作。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夕入華北大學三部戲劇科學習,不久成為長春電影製片廠演員,1986年調北京電影製片廠演員劇團工作。從五十年代開始就在長春電影譯製廠這塊電影譯製事業的園地裏默默地耕耘著。

  • 中文名稱
    向雋殊
  • 出生日期
    1925年4月7日(農歷3月15日)
  • 職業
    演員
  • 主要成就
    第20屆金雞百花電影節終身成就獎
  • 逝世日期
    -

個人簡介

1925年生于四川省巫山縣。1949年從華北大學三部戲劇科結業分配到東影譯製片任配音演員。先後為《俄國問題》、《偉大的轉折》、《攻克柏林》、《真正的人》、《流浪者》、《一僕二主》、《靜靜的頓河》、《復活》、《忠誠》、《戰爭與和平》、《人證》、《舞台生涯》等400餘部外國影片配音,並因此榮獲第一屆中國電影金雞獎特別獎。還曾在《虎穴追蹤》、《大小伙子》、《暗礁》等多部影片中飾演了重要角色,並為多部國產影片女主角配音。還曾參加多台話劇的演出。

向雋殊是我國老一輩配音藝術家,從五十年代開始就在長春電影譯製廠這塊電影譯製事業的園地裏默默地耕耘著。她的聲音融溫柔嬌媚端庄善良于一體,《賣花姑娘》中的花妮、《復活》中的瑪絲洛娃、《蝴蝶夢》中的德溫特太太、《人證》中的八杉恭子、《女奴》中的伊佐拉、《流浪者》中的麗達、《冰山上的來客》中的古蘭丹姆、《無名英雄》中的順姬、《金姬和銀姬的命運》、《南江村的婦女》、《摘蘋果的時候》、《鮮花在盛開的村庄》、《春香傳》。著名配音演員向雋殊為《無名英雄》的女主人公順姬的配音不僅是她自己藝術生涯中的一次重要創作,而且也成為許多觀眾個人成長史中的一段重要的記憶。她的配音絕妙地表現了順姬內斂的氣質和蘊藉含蓄的情感,那種在人生的逆境和抉擇中閃爍出的人性的光輝,那種為了信仰而付出一切的堅定和執著。第20屆金雞百花電影節獲得終身成就獎。

聲音角色

"爸爸,以前我曾經給您寫過一封信,今天我又給您寫這封信來打擾您,可這是我最後的一封信了,……"

不論是在廣播裏,還是在電視螢幕上,抑或是在銀幕上,每當人們聽到著名配音演員向雋殊朗誦《永恆的愛情》中的女主角羅西的這封信時,都能感動得落淚。而向雋殊自己也激動得淚流滿面。這位銀幕後的藝術家,從一九四九年到長春電影製片廠,參加了我國第二部翻譯片《俄羅斯問題》的配音工作開始,度過了三十一年的配音藝術生涯,擔任了二百多部翻譯影片的女主角或重要角色的配音工作,塑造了眾多的年輕、溫柔、美好的婦女形象,如《前夜》和《忠誠》中的女主人公,《流浪者》中的麗達、《賣花姑娘》中的花妮、《復活》中的瑪絲洛娃、《蝴蝶夢》中的麗蓓卡、《舞台生涯》中的特萊薩、《永恆的愛情》中的羅西等,都給觀眾留下難忘的記憶。正象鋼琴家熟悉了琴鍵、小提琴手熟悉弓弦一樣,向雋殊也熟悉了自己的聲帶,知道運用哪一個部位會發出什麽樣的聲音來,她技巧純熟,遊刃有餘。

我問向雋殊同志:"是不是僅僅憑著純熟地運用發音技巧就能配好音呢?"她搖搖頭,然後笑著說:"這還不夠。配音演員是根據原片進行再創造的。要準確地體現原片中人物的氣質、性格、精神面貌,就必須探索人物,把人物的思想脈絡摸清楚,這樣才能使聲音和角色的形象統一起來。"接著向雋殊同志舉了兩個具體例子。在電影《賣花姑娘》中,花妮看到瞎妹妹站在門口等她時說了一句話:"順姬,你怎麽又出來了!媽媽不是還病著嗎!"這句話雖然短,如果對人物內心活動把握不準確,可能會強調"你怎麽又出來了!"變成對妹妹的呵斥,但是花妮和妹妹風雨同舟相依為命,對母親生病憂心如焚。所以這句台詞要體現既心疼妹妹,有掛念母親,表達骨肉深情。同樣,在《永恆的愛情》中,女主角羅西和男主角哈邁德一開始相遇時,雖然導演處理成喜劇,但羅西的內心是嚴肅的,她對哈邁德很反感。當哈邁德說:"對不起小姐,我的車停下來了。"羅西說:"不是車,是你讓它停下來的!"這句話不能說得矯揉造作,如果說話嬌滴滴的,會變成輕佻,這樣就損害了女主角的形象。向雋殊把這句台詞處理得很嚴肅,表明羅西不是一個輕浮的姑娘。向雋殊把自己讀台詞形象地比喻為"嚼碎了,咽下去,再吐出來。"

在三十一年的配音實踐中,向雋殊配音的譯製片《舞台生涯》和《永恆的愛情》,連續兩年獲得文化部頒發的優秀影片獎。這次在杭州舉行的"中國電影金雞獎"評比中,為表彰向雋殊多年來對譯製片的貢獻及其出色的配音藝術,特授予她特別獎。

人生經歷

成長

向雋殊八歲時,父親病故,母親先是帶著他們兄妹三人顛沛流離,後來生計實難維持,隻得拆散一家骨肉,分別將孩子更換姓氏送給他人。年僅十歲的向雋殊便遠離故土,被哈爾濱一徐姓人家收做養女。生離死別的哀痛使她過早地成熟了。她的性格雖然趨于內向,卻鍛煉得堅韌。就學期間,她奮發上進自強不息,以第一名的名次考取哈爾濱市唯一的一所女子中學,後來又以優異的成績考入北平市私立貝滿女子中學。

1941年,向雋殊剛滿十六歲,養母令其成親,這與她渴望自立不做寄生者的願望是相違背的,她要求解除婚約,養母不允,她隻好脫離開徐家,又恢復原來的姓氏。1943年,她就讀于北平京華美術學院音樂系。在校期間,參加過話劇《群鶯亂飛》的公演,受到觀眾好評;又應古城劇社之邀,在話劇《歌衫淚痕》中扮演女主角,顯露出了她的藝術表演才能。

北平解放了,向雋殊由于少年時代的坎坷遭遇和多少年來流離失所的生活,使她對黨有著說不盡的感情。她于1949年5月參加了革命工作,在華北大學文藝部戲劇科學習。九月份結業後,被分配到東北電影製片廠(長影前身),成為新中國第一代譯製影片的配音演員。從此,她和譯製組的同志一起,切磋琢磨,開拓這項新興的藝術事業,為增進同各國的文化交流貢獻力量。

教育

1943年就讀于北平京華美術學院音樂系。

1949年入華北大學文藝部戲劇科學習。

名字

向雋殊,這是一個非常別致的名字,談起自己名字的來歷,向雋殊說,我父親是一個老學究,給我起名字時他煞費了一番苦心,我的名字念起來並不是很上口,中央電視台的播音員都曾把我的名字念錯,但有很多人卻很喜歡我的名字,認為這個名字"音俗字不俗"。當記者告訴向雋殊有些材料介紹她時說她的原名叫"徐佩華",對此向雋殊苦笑著說:這真是一場誤會,編材料的人應該找我來核實一下,因為我父親過世得早,我曾過繼給別人,那家人給我改名為"徐佩華",但幾年以後我就把名字改過來了,我的原名就叫"向雋殊"。

生平事跡

三十多年來,她參加過近三百部影片的配音工作。觀眾熟悉的《復活》中的瑪絲洛娃、《靜靜的頓河》中的阿克西尼亞、《沒有說完的故事》中的女醫生、《法吉瑪》中的法吉瑪、《沒落之家》中的大小姐、《忠誠》中的艾明娜、《戰爭與和平》中的娜塔莎、《賣花姑娘》中的花妮、《音樂家波隆貝斯庫》中的貝爾塔、《舞台生涯》中的黛麗、《人證》中的八杉恭子、《春香傳》中的春香、《蝴蝶夢》中的德文特夫人、《永恆的愛情》中的羅西、《獨立與死亡》中的多米迪麗亞等,都是由她配音的。此外,她還為《滿意不滿意》、《冰山上的來客》、《冰雪金達萊》、《保密局的槍聲》、《排球之花》、《杜十娘》等許多部國產故事片中的女主角配音。

向雋殊嗓音優美甜潤,吐字清晰準確,語調變化自如。她在配音中,能夠充分發揮語言的可塑性、動作性,用聲音表現出不同國度、不同職業、不同年齡、不同身份、不同性格的人物形象來。經她配音的人物,既有天真活潑的少女,又有利欲熏心的貴婦人;既有無產階級的堅強戰士,又有資產階級的嬌小姐;她忽而是名門閨秀,忽而是貧家婦女;忽而是勇敢的叛逆者,忽而是懦弱的犧牲品。她的聲音,可以稚嫩得充滿奶味,也可以剛勁得如金石迸擊;有時象涓涓清泉在岩石間叮咚流淌,有時象狂風在山野中呼嘯;有時象月下簫管如訴如泣,有時象高山飛瀑激越昂揚。形形色色的人物,她都能運用變幻多端的聲音,準確地、栩栩如生地表現出來。

藝術生涯

聲音

她在為《復活》中的女主角瑪絲洛娃配音時,通過反復觀看影片,閱讀、分析劇本和托爾斯泰的原著,對瑪絲洛娃善良、單純的本性和她命運變化的三個不同階段以及她在這三個不同階段中思想、感情、心理、性格的變化,有了深刻的理解,並將這種理解,化為自己的感情,由衷地發出角色的聲音。在表現少女時代的瑪絲洛娃(卡秋莎)時,向雋殊懷著對角色深深憐愛的感情,運用甜潤中帶有脆美、爽快中略具羞澀、如同鶯啼燕囀般的聲音,表現了瑪絲洛娃少女時代的天真、純潔和對生活、對愛情的美好憧憬。當瑪絲洛娃淪落為妓女之後,向雋殊一方面運用比較混濁、沙啞並帶有幾分輕佻的聲音,表現出一個酗酒過度、空虛頹廢、玩世不恭的煙花女的形象;另一方面,又懷著深深的同情,用憤懣的聲調,表現了瑪絲洛娃對屈辱的反抗。當虛偽的法律宣判瑪絲洛娃有罪時,她發出了"我沒有罪"的呼喊。向雋殊為這句台詞配音時,加重語勢和力度,幾乎是用自己的整個心靈去呼喊的。聲音撕心裂肺,撼人心弦,交織著血和淚,有力地表現了一個真知未泯的煙花女對命運的反抗。當瑪絲洛娃受到革命者的影響,從墮落中覺醒過來後,向雋殊又運用了凄涼悲哀、然而卻飽含信念的聲音,表現了心靈留下傷痕的瑪絲洛娃的心境和覺醒後的精神氣質。正是由于向雋殊對瑪絲洛娃有了準確、深刻的理解,並將自己置于角色的感情之中,因此才能把瑪絲洛娃的形象層次分明、細致入微地展現在觀眾面前,產生了感人的藝術力量。她為瑪絲洛娃的配音,無論是配音構思的完整性和配音造型的典型化程度,還是聲音技巧運用的完美,都稱得上是電影配音藝術中的傑作。

向雋殊為電影《復活》配音向雋殊為電影《復活》配音

多方面的藝術實踐,長期的銀幕後的勞動,一絲不苟的創作態度,勤奮刻苦的工作精神,是她在配音藝術上取得成就的重要原因。她平時勤于學習,熟讀了古今中外大量文學作品。每當接到配音任務後,總是反復地看劇本,讀原著,查資料,分析影片的主題和人物特征,熟悉該國的民族習慣、生活方式、風土人情等,為塑造角色奠定了生活基礎。她對每段台詞,都要經過反復琢磨,尋找感情的尺度,無保留地把自己的全部感情傾註到角色中去。她在為《人證》中的八杉恭子朗讀的"草帽詩"配音時,事前反反復復地體驗八杉恭子讀這首詩時痛苦、悲傷、自責的心境,每讀一遍,眼裏都噙著淚水,聲音逐漸變得哽咽,直到無聲地哭泣起來。她為了配好《賣花姑娘》中花妮的聲音,在練習時不知哭了多少遍,完全沉浸在角色的感情之中。有天晚上在家裏,孩子被她的哭聲驚醒了,慌恐地抱住媽媽問發生了什麽事,她流著眼淚對孩子說:"媽媽在練戲呢!"

向雋殊向雋殊

角色

向雋殊的藝術才能是多方面的。她在電影《虎穴追蹤》裏扮演過工商局長的妻子,在《暗礁》裏扮演過王校長。她參加過許多話劇的演出,五十年代她在《雷雨》中扮演的繁漪、六十年代在《釵頭鳳》中扮演的唐蕙仙和在《青年一代》中扮演的夏倩如、七十年代在《姜花開了的時候》中扮演的夏楠娟,都曾受到觀眾的熱烈贊揚。她還在電台為聽眾播講過《晉陽秋》、《劉胡蘭》、《旋風》等小說,參加過《羊脂球》、《森林虎嘯》、《肖紅》、《捕鱷者》等幾十部廣播劇的錄製。她還在電視台為《無名英雄》、《羊泉鎮》等許多部外國電視片中的女主角配過音。

"無名英雄"

六十年代周總理視察長影廠,並觀看了譯製片配音工作的情形,他說:"你們的工作是光榮的,你們是無名英雄。"在當天舉行的聯歡會上,許多女演員都爭著與周總理跳舞,性格靦腆的向雋殊一直躲在後面,沒想到親切的周總理徑直來到她的面前邀請她跳舞。向雋殊告訴周總理自己的名字,周總理笑著說:我早就知道了。周總理的親切關懷一直深深感動著向雋殊,而他對配音演員冠予的"無名英雄"的稱號也一直激勵著她。

個人評價

她具有高度的駕馭、控製聲音的技巧,能夠按照原片對角色的要求,熟練自如地對聲音進行化裝,讓聲音閃出角色個性的光彩,實現了漢語配音與銀幕形象美妙的融合。她為《流浪者》中的麗達配音,聲音溫文爾雅,具有鮮明的韻律和節奏,體現了麗達做為一個富家出身的女律師的身份;她為《沒落之家》中的大小姐配音,聲音低沉、尖酸、刻薄,表現了資本家女兒的狂妄和冷漠;她為《蝴蝶夢》中的德文特夫人配音,語氣純真又時含顫傈,表現了德文特夫人自尊又自卑、憤懣又柔弱的復雜性格;她為《人證》中的八杉恭子配音,語調哀傷壓抑,不時夾入泣音,刻畫了她色厲內荏、悲悔交集的心理狀態;她為《靜靜的頓河》中的阿克西尼亞配音,語氣潑辣大膽,強硬粗俗,把一個哥薩克婦女豪爽、桀驁的性格表現得淋漓盡致。她在年近五十的時候,為《賣花姑娘》中年齡隻有十幾歲的花妮配音,聲音清脆、稚嫩、充滿活力,刻畫了一個天真、純潔的少女形象;她為《戰爭與和平》中的娜塔莎配音,從童年一直配到成年,她突破了在同一部影片中人物年齡跨度大、感情跌宕多、音域變化寬等難關,將聲音的運用同銀幕形象的成長吻合到幾乎是天衣無縫的程度……觀眾說:"人物,在她的聲音中復活了。"

向雋殊在配音藝術上取得的成就,除了她的天賦條件外,更重要的是她註重對角色作深刻、精確的理解,充分掌握角色的身份、年齡、氣質、感情、性格等諸方面的特點。她認為,語言可以化裝,但感情卻不容矯飾。如果隻單純追求聲音美,而不註重角色的感情,就會使聲音變得蒼白無力,沒有藝術生命。隻有確鑿無誤、深刻地理解角色,捕捉到角色內心感情變化的脈搏,掌握住角色思想感情的層次,努力使自己的感情和角色融為一體,才能憑借聲音藝術,塑造出有血有肉的豐滿的藝術形象。

個人榮譽

向雋殊在譯製片配音工作中,用自己勤勞的汗水,為黨和人民作出了貢獻。

黨和人民也給了她應得的榮譽。由她擔任女主角配音的《舞台生涯》、《永恆的愛情》,獲得文化部頒發的優秀譯製片獎。1981年5月,在中國電影金雞獎第一屆評獎會上,她被授予特別獎。評選委員會的評語是:"為表彰譯製片演員向雋殊同志多年來對譯製片的貢獻及其出色的配音藝術,特授予特別獎。"

先後為《俄羅斯問題》、《偉大的轉折》、《攻克柏林》、《真正的人》、《鄉村醫生》、《安娜薩寶》、《走向生活》、《流浪者》、《車禍》、《華沙美人魚》、《一僕二主》、《祖國的召喚》、《靜靜的頓河》、《寡婦》、《人生》、《火熱的心》、《多瑙河之波》、《復活》、《忠誠》、《戰爭與和平》、《神秘的黃玫瑰》、《人證》、《舞台生涯》、《永恆的愛情》、《寅次郎的故事》、《瘋狂的貴族》、《愛情故事》等300多部外國影片配音。並以此獲得過"政府獎"和第一屆中國電影"金雞獎"特別獎。並且擔任過譯製片《復雜的情感》的配音導演,在多家電台的"電影錄音剪輯"節目中擔任解說。此外,在《虎穴追蹤》、《大小伙子》、《暗礁》、《伐木人》等影片中飾演主要角色,為國產影片《冰山上的來客》、《保密局的槍聲》、《冰雪金達萊》、《甜女》、《杜十娘》、《誰是第三者》及國產電視劇《西施》、《楊家將》等配音。是當代影壇上多產的協會理事、中國電影表演藝術學會理事、世界電影學會會員。

80年代末,向雋殊全家遷到北京定居。年過六旬的向雋殊寶刀不老,繼續為譯製片擔任譯製導演和配音工作。有一次她為電視劇《石人圈》中的一位老婦人角色配音,當時很多人都對她能否勝任懷有疑問,但向雋殊以深厚的功力折服了同行和觀眾。她對氣息的控製和台詞的處理所達到的完美高度,令與她一同配音的後輩們深深嘆服,他們由衷地稱贊說:向老師,您的配音藝術太成功了。九十年代初期,向雋殊因為身體原因不再繼續從事配音工作。

向雋殊榮獲終身成就獎向雋殊榮獲終身成就獎

向雋殊沒有滿足已取得的成績。她說:"獲得特別獎,隻是個新起點。"她在配音藝術的道路上,正在以堅持不懈的努力,向新的高峰攀登。

2011年,榮獲金雞百花電影節"終身成就獎"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