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蕃

吐蕃

吐蕃(音tǔ bō)(公元618年-842年,藏文:བོན་ཆེན་པོ།,威利:bon chen po,意為"大蕃")是由古代藏族在青藏高原建立的政權,自囊日論贊朗達瑪延續兩百多年。

吐蕃王朝是西藏歷史上第一個有明確史料記載的政權,松贊幹布被認為是實際立國者。青藏高原各部在吐蕃王朝的統一下凝聚成強大勢力,逐漸走出封閉的內陸高原,使得古代藏族社會第一次出現勃勃生機。原本各自為政、分散孤立發展的局面被改變,通過製度、法律、驛站等建設,各個小邦政權和部落聯盟得到整合。由于內部人口流動,社會交往面擴大,推動了藏地語言及整個文化層面上的相互溝通,實現了青藏高原文化上的整合與壯大。

吐蕃社會生產以農牧業為主。農作物有青稞、小麥、蕎麥等;牲畜有氂牛、馬、駝、羊等;手工業有燒炭、冶鐵、製膠、毛織等。吐蕃時期的碑銘、木簡、文書、經卷等尚有大量儲存至今,是研究吐蕃社會和歷史的寶貴資料。吐蕃王朝崩潰後,宋朝、元朝和明朝初年的漢文史籍仍泛稱青藏高原及當地人民為"吐蕃"或"西蕃"。

索南堅贊編著的《王統世系明鑒》、《西藏王統記》記載吐蕃王國的君主徽號翻譯漢姓為劉。

  • 中文名稱
    吐蕃
  • 簡稱
  • 所屬洲
    亞洲
  • 首都
    匹播城→邏些
  • 政治體製
    君主專製政體
  • 國家領袖
    松贊幹布等
  • 主要民族
    吐蕃族
  • 主要宗教
    佛教

民族​歷史

起源

[1]吐蕃一詞,始見于唐朝漢文史籍。蕃,藏語作“bod”,為古代藏族自稱。根據較普遍的說法,蕃是由古代藏族信奉的原始宗教──“本”(bon)音轉而來;也有人認為,蕃意為農業,與卓(bro,牧業)相對。吐,多數人認為是漢語“大”的音轉,系就吐蕃向唐朝自稱“大蕃”而音譯;也有解釋為藏語“lho”(意為山南,吐蕃王室的發祥地)或“stod”(意為上部,即西部)的音轉。

吐蕃吐蕃

[2]“蕃”的具體含義有以下兩種說法:

一是,在遠古時先民還不知曉農業為何物,而以狩獵為生。由于居住分散,先民們再遇到野獸、盜匪襲擊或自然災害時,為尋求伙伴幫助,經常在山頂或高處發出“噶耶”或“瓦耶”的求救信號,這種呼叫被稱為“蕃巴”,久而久之,呼叫的“蕃”聲,即成為其地名。

二是,根據土地的自然狀況,把高原從事畜牧業的區域叫做“牧區”,把低地經營林業的區域叫做“農區”,把介于二者之間、從事農業生產的區域叫做“蕃”。歷史上的吐蕃王朝前身悉補野王世系興起于雅礱河谷地區,當時為高原農業的中心,故稱為“蕃域”。悉補野贊普世系將地名當做稱號,成為“吐蕃贊普”。吐蕃贊普松贊幹布時期,才把贊普管轄的全部土地稱為“吐蕃”。

建立國家

[3]公元6世紀時,興起于今西藏山南地區澤當、窮結一帶的藏族先民雅隆部,已由部落聯盟發展成為奴隸製政權。其領袖人物達布聶賽、囊日論贊父子,逐漸將勢力擴展到拉薩河流域。7世紀初,囊日論贊之子松贊幹布以武力降服古代羌人蘇毗(今西藏北部及青海西南部)、羊同(今西藏北部)諸部,將首邑遷至邏些(今拉薩),正式建立吐蕃王朝。

雖然按照藏族歷史的傳統,松贊幹布是第33任吐蕃國王,但是因為在他即位之前藏文尚未創製,所以很難肯定在他之前的吐蕃王的歷史正確性。在敦煌發掘的古藏文歷史文獻裏記載著在松贊幹布之前的吐蕃贊普的許多傳說。

鼎盛階段

[4]青藏高原原來的居民稱孟族。戰國以後,有些羌族部落,如發羌、迷唐等部,逐漸遷移到今西藏地區。他們和當地人民相融合,繁衍發展,形成了吐蕃族。吐蕃建立吐蕃王朝的是活動在雅隆河谷的氂牛部,統一氂牛部各部落的叫棄聶棄贊普。“贊普”是雄強丈夫的意思,以後成了吐蕃君長的尊稱。從棄聶棄開始,吐蕃確立了酋長世襲製度,第八世贊普布袋鞏甲以後,吐蕃社會獲得了較快的發展,逐漸由原始社會過渡到奴隸社會。

629年,年僅十三歲的松贊幹布繼贊普位,他削平了叛亂,統一了西藏。松贊幹布還進行了多方面的改革。他遷都到邏些(拉薩),從此邏些成為西藏政治、經濟和文化的中心。他參照唐朝的中央官製和府兵製度,建立了從中央到地方的政治軍事製度。為了適應經濟和政治的需要,松贊幹布時開始採用歷法,規定統一的度量衡,依據于田、天竺等文字創造了吐蕃文(以後發展成今天的藏文),又製定了殘酷的法律。

松贊幹布以後,吐蕃與唐朝進行了激烈的角逐。670年,吐蕃滅吐谷渾,又侵入西域,675年唐控製西域,687年-689年吐蕃再佔西域,692年,武威軍總管王孝傑大破吐蕃,復收西域,重置安西都護府于龜茲,駐唐兵3萬,唐朝長期控製安西北庭河西隴右。安史之亂朱泚之亂藩鎮之禍牛李黨爭甘露之變,唐不斷內鬥嚴重削弱自己,吐蕃趁機擴張,790年以後,唐朝失去安西北庭。851年左右,唐朝張議潮重佔隴右河西北庭。

友好往來

641年(貞觀十五年),唐朝以宗室女文成公主嫁給松贊幹布。文成公主進藏時,帶去了大量物品,有錦帛珠寶、生活用品、醫療器械、生產工具、蔬菜種子,還有經史、詩文、工藝、醫葯、歷法等書籍。唐高宗時,吐蕃又從內地引進了蠶種,唐朝並派釀酒、製碾碓、造紙墨的工匠到吐蕃傳授技藝。

710年(景龍四年),唐朝宗室女金城公主嫁給棄隸縮贊贊普。吐蕃還通過互市,向唐朝購買茶葉、絲綢等物品。

文成公主、金城公主雖然是宗室女,不是真公主,但她們在吐蕃地位很高。

吐蕃書籍《賢者喜宴》記載“松贊幹布登臨歡慶的寶座,為文成公主加冕、封作王後。”

文成公主,唐朝宗室女(不是皇帝的女兒)。《敦煌吐蕃歷史文書》記載:“贊蒙文成公主由噶爾.東贊域松迎至吐蕃之地。”“及至羊年(公元683年)…冬,祭祀贊蒙文成公主。”

(學者王堯等人指出,贊蒙即覺蒙、朱蒙。在被用于稱呼贊普的女人時,贊蒙(btsan mo)、朱蒙、覺蒙(jo mo)等頭銜沒有區別。朱蒙有被寫作末蒙。)

金城公主,唐朝宗室女,雍王李守禮的女兒。《敦煌吐蕃歷史文書》記載:“及至狗年(公元710年)……贊蒙金城公主至邏些”“及至兔年(公元739年)……贊蒙金城公主薨逝”“及至蛇年(公元741年)……祭祀贊普王子拉本及贊蒙金城公主二人之遺體”。

《敦煌吐蕃歷史文書》的記載中,有贊蒙尊稱並且去世後享有祭祀 是地位不低于吐蕃王後的人擁有的待遇,文成公主、金城公主都擁有這待遇,松贊幹布的女人裏僅文成公主擁有這待遇。

文成公主、金城公主嫁給吐蕃贊普,都是唐朝處于優勢時,與吐蕃聯姻。

松州之戰唐軍擊敗吐蕃軍,松贊幹布退兵謝罪,吐蕃退出黨項、白蘭羌等,青海的吐谷渾成為唐朝的藩屬。唐朝長期控製河西隴右,還逐步控製了西域(安西北庭),吐蕃松贊幹布接受唐朝的冊封,唐朝對吐蕃處于優勢,使文成公主在吐蕃地位高。

唐休璟陳大慈率唐軍擊敗吐蕃軍,唐朝長期控製安西北庭河西隴右,金城公主嫁給吐蕃贊普,唐朝對吐蕃也處于優勢,使金城公主在吐蕃地位高。

關于泥婆羅的尺尊公主,敦煌吐蕃文獻、吐蕃金石銘刻等吐蕃史料裏奇幻荒謬成分較少的部分以及漢人史料的記載裏,都有松贊幹布娶文成公主,卻都沒有松贊幹布娶泥婆羅尺尊公主。松贊幹布娶泥婆羅尺尊公主這事僅來源于部分吐蕃書某些充滿奇幻荒謬小說劇情的章節(例如柱間史(西藏的觀世音)、西藏王統記等書的某些章節)。實際上,泥婆羅尺尊公主地位比較低。甚至有國外藏學家寫了《松贊幹布的妻子》,說松贊幹布娶泥婆羅尺尊公主是虛構的。

隨著唐蕃關系的日益密切,許多漢族人進入西藏,一些吐蕃貴族子弟也進入長安的國子學學習漢文化。雙方派遣的使臣不絕于途,進行修好、朝貢、慶吊、會盟等活動。漢文化的輸入對吐蕃社會起了巨大的促進作用,吐蕃文化對漢族也有一定的影響。當時,吐蕃的馬和形製優美奇異的金銀器等物品不斷地傳到內地,甚至吐蕃的赭面風俗也被漢族婦女所模仿。密切的經濟文化關系加深了雙方之間的情誼。729年(開元十七年),棄隸縮贊贊普向唐玄宗上表說:“外甥是先皇帝舅宿親,又蒙降金城公主,遂和同為一家,天下百姓,普皆安樂。”(《舊唐書·吐蕃傳》)說明在唐代漢蕃人民的關系已經不可分離了。

國力削弱

頻繁的戰爭削弱了吐蕃的國力,唐朝李晟韋皋史敬奉等多次重創吐蕃軍。進入9世紀以後,吐蕃開始由盛轉衰,不能再向外擴張。821年(長慶元年),吐蕃可黎可足贊普派專使到唐朝請求會盟,締結友好盟約。隆重的會盟儀式先後在唐都長安和邏些舉行,盟文強調要永遠和好相處。823年,在拉薩建立的唐蕃會盟碑,至今還屹立在大昭寺前,成了漢藏兩族人民友誼團結的珍貴物證。

8世紀末葉以後,吐蕃統治階級的內部矛盾日趨激化。王室內部互相爭奪,使吐蕃陷于分裂。吐蕃將領之間又發生混戰,給人民帶來了更大的災難。848年(大中二年),沙州(甘肅敦煌)人張議潮發動起義,唐人群起回響,很快佔領了沙州。接著,張議潮又派兵攻取瓜、伊、西、甘、肅、蘭、鄯、河、岷、廓(以上地區在今甘肅、新疆、青海境內)等十州。851年(大中五年),張議潮遣其兄張議潭奉沙、瓜等十一州地圖入朝,唐宣宗在沙州置歸義軍,以張議潮為節度使,河隴地區又重新為唐朝所控製。

崩潰之後

吐蕃王朝自朗達瑪死後,其二子沃松和永丹各據一方,互爭權位,攻伐不己。百姓相繼起來,在各地舉行了大規模起義,起義軍中規模較大的有兩支:

1、當東北部鎮將混戰時,吐蕃隨軍奴隸在河隴地區發動了大暴動,自號“渾末”軍,這個起義軍的主要參加者是河隴地區的吐蕃奴部,除此之外還有受吐蕃奴隸主奴役的黨項、回鶻、羌、漢和其他民族。這支起義隊伍大致往兩個方向發展:

①向南進駐大渡河流域。(首領魯耨月)

②向西北移居河西,主要是涼州一帶(今武威)

《資治通鑒》記載公元862年渾末入貢。

在涼州一帶的溫末集團,在經濟發展的基礎上,由原來分散的小部落,逐漸聯合成為有一定實力的大部落,一個勢力很強的地方政權(角嘶羅政權)。

東北部鎮將混戰是指公元843年,論恐熱率兵二十萬攻鄯州(今青海樂都)守將沒盧氏尚婢婢,爾後,整個河西、隴右的吐蕃邊將都卷入了這場混戰,時達二十餘年。公元866年,論恐熱為拓跋懷光所殺,戰爭才逐漸平息下去。

吐蕃尚延心率部眾及河州、渭州、渾末部萬帳投降于唐朝,唐朝將其安置在吐蕃東部附近。

2、發生在吐蕃本部的奴隸平民暴動。從吐蕃東部開始爆發蔓延到吐蕃全境的平民和奴隸大起義,吐蕃王國滅亡。

①公元869年,手工匠人首領韋·闊竭勒登從康氏區率領起義軍向衛藏挺進,席卷拉薩一帶,取得巨大勝利。

②隨後衛如的韋·洛波洛瓊趁亂揭桿而起。(沒盧氏與貝氏混戰)

③約如(今山南、工布一帶)的大奴隸主尚·解賽耐贊強派奴隸百姓在山頂修築水渠,工程浩大而艱巨,奴隸不堪其苦役折磨與殘暴壓迫,提出:“砍出頭不如砍人頭容易!”的起義口號,以欽普和工布地區的六人為領袖,發動了暴動,給了奴隸主以沉重打擊。

④公元877年,起義軍首領許布達澤等四人率軍攻下山南窮結,將吐蕃王朝歷代贊普的陵墓掘毀多處,取出的殉葬財物,則由幾個首領們瓜分。這是吐蕃歷史上範圍最廣,規模最大的農民和奴隸大暴動,沉重地打擊了吐蕃奴隸製社會。殺死了喔松的兒子貝科爾贊(在《藏族史略》中記:公元895年在娘若香波堡殺死統治該地的喔松的兒子貝科爾贊。《西藏佛教史略》中歐松的兒子貝考贊于公元九二三年被起義軍殺死。)

吐蕃王朝崩潰之後,出現了大大小小許多政權的割據局面,其中出現了四個王系:

1.拉薩王系—朗達嗎之子雲丹的後裔佔據拉薩,稱為拉薩王系。他的勢力多在拉薩、桑耶、朵康等地。

2.阿裏王系—喔松之孫尼瑪袞退居阿裏布讓為王,其三子分別統治孟域——拉達克王系,布讓、象雄——古格王室,總稱為“上部三袞”。古格王室之後拉喇嘛絳曲斡迎請阿底峽大師至西藏。

3.亞澤王系——尼瑪袞的第十一代孫據亞澤為王,稱亞澤王系。

4.雅隆覺阿王系——喔松之孫扎西鄒巴有三個兒子:巴德、斡德、基德,稱為“下部三德”。斡德的第三個兒子赤穹,據雅隆秦昂達則城,形成雅隆覺阿王系,而次子赤德的後人在青海定居,成為宗喀王(角廝羅)。

疆域

遼、北宋-吐蕃諸部(公元1038~1065)吐蕃在其贊普(首領)松贊幹布時期崛起,由山南匹播城(今西藏瓊結縣)遷都邏些(一作邏娑,今西藏拉薩市),兼並了蘇毗(今青藏高原)、羊同(今青藏高原)等部,又破黨項、白蘭,擊敗吐谷渾,取得其舊地,向西征服了在今克什米爾地區的大、小勃律(位于喀喇昆侖山脈以南、喜馬拉雅山脈西北部),向南取得了泥婆羅(今尼泊爾)等地,不僅統一了青藏、康藏高原,而且佔有今四川盆地西部、雲南西北部等地。安史之亂後,吐蕃向東、向南擴展,取得了唐朝在西域的大片土地。8世紀後期至9世紀初,吐蕃的疆域達到極盛,西起蔥嶺(今帕米爾高原)與大食(即興起于西南亞地區的阿拉伯帝國,632~1258,東至帕米爾高原和印度河流域,西至大西洋)接壤,東至現今甘肅省隴山、四川盆地西緣,北起天山山脈以南、居延海,南至青藏高原南麓與印度次大陸北部的喜馬拉雅山脈(海拔8000多米)與天竺(今南亞次大陸)接壤。9世紀中葉,吐蕃發生內亂,國勢衰落,以後內部分裂。10世紀時,河隴地區隻剩下一小部分,祁連山南麓的阿柴是原臣屬于吐蕃的吐谷渾部落,在今青海地區的吐蕃族稱為脫思麻,在原吐蕃中心地區的稱為烏思,其東為波窩、敢,其西為藏,今阿裏地區、克什米爾地區(喀喇昆侖山脈以南)分為納裏、古格、布讓、日托、麻域等部。

公元669年吐蕃版圖公元669年吐蕃版圖

政治

吐蕃[3]松贊幹布的吐蕃王朝適應奴隸社會的需要,製定法律及職官、軍事製度,統一度量衡,創製文字,與唐朝及天竺(今印度)、尼婆羅(今尼泊爾)廣泛交往,引入封建文化,佛教也于此時正式傳入吐蕃。

8世紀後半期,墀松德贊為贊普時,吐蕃實力最為強盛,統轄範圍除青藏高原外,遠達安西四鎮(今新疆天山南路)及河西隴右(今甘肅省)等地。此時,佛教在與本教不斷鬥爭,並在王室的大力扶植下,勢力有了進一步的發展,王朝開始設定“卻論”(僧相),開佛教僧人掌政之先聲。

在吐蕃社會中,王室和貴族是奴隸主階級,其餘的人都是屬民。屬民包括平民和奴隸。8世紀中葉以後,不僅屬民反抗奴隸主階級的鬥爭迭起,在奴隸主階級內部,王室和貴族之間的權力角逐也很激烈。王室和貴族的鬥爭,往往以宗教上佛教和本教的鬥爭反映出來。

牟尼贊普在位期間,曾三次下令平均屬民財富,以緩和階級矛盾,毫無成效。9世紀初,墀德松贊、墀祖德贊父子兩代贊普,相繼大力發展佛教。其時,王朝政務把持在佛教僧人缽闡布之手。墀祖德贊規定了一人出家為僧,七戶平民供養的製度,還製定了嚴刑峻法,鎮壓反佛勢力,又極力與唐朝和盟(公元823年所立“唐蕃會盟碑”,一稱“甥舅和盟碑”、“長慶會盟碑”,至今在拉薩大昭寺前儲存完好),以抑製貴族勢力,最後遭到崇信本教的貴族權臣殺害。其後,達瑪在貴族勢力的擁戴下即贊普位,厲行“禁佛崇本”的政策,旋被刺殺,王朝崩潰。

吐蕃9世紀後半葉,在經過一場席卷吐蕃全境的奴隸平民大起義之後,吐蕃奴隸製社會全面瓦解。

吐蕃社會生產以農、牧業為主。農作物有青稞、小麥、蕎麥等;牲畜有氂牛、馬、駝、羊等。有燒炭、冶鐵、製膠、毛織等手工業。冶鐵有較高水準,能在江面上架設鐵索橋。

吐蕃時期的碑銘、木簡、文書、經卷等,尚有大量儲存至今,是研究吐蕃社會、歷史的寶貴資料。

吐蕃王朝崩潰後,宋朝、元朝和明朝初年的漢文史籍仍泛稱青藏高原及當地人民為“吐蕃”或“西蕃”。

宗教

雍仲本教是印度佛教傳入西藏之前,藏地唯一的宗教信仰,1世紀左右,雍仲苯教沿雅魯藏布江自西向東傳入吐蕃,本教經典中,曾宣稱第一代贊普,聶赤贊普是作為天界雅拉達珠神的後裔赤敦湊的兒子下凡人間的,聶赤從象雄迎請了本教大師南喀囊巴多堅在吐蕃傳教,而緊隨其後繼位的吐蕃第二代贊普穆赤,也曾從象雄邀請百名以上本教高僧前往吐蕃傳教,在前後藏修建37處本教道場,到第八代贊普直貢時,每位贊普身邊都有一名稱為“古辛”的本教高僧,處理宗教祭祀事務,頭巾插有鷹翎,身著白猞猁或者狼皮襖,並有虎豹皮毛裝飾,在宮殿中獨自坐在贊普的右邊,在其未發言之前,贊普不得發布命令,處理政務,貴族與王室成員爭先修建稱為“賽康”的本教神殿,這一段繁盛的歷史,被稱為本教的“前弘期”,本教與吐蕃王權高度結合。這種結合被本教史家稱為“王辛同治”。

然而本教在達到至尊繁榮的頂峰,一場突如其來的災難卻改變了一切。直貢贊普時期,吐蕃大臣與古辛之間的矛盾因權力鬥爭而愈演愈烈,史書記載,一位名叫贊協美拉的吐蕃大臣,曾向贊普進言:“如果帽子過重,身體會撐​不住的,如果美味佳餚吃過頭,會反胃的,如果本波(本教徒)地位過高,會篡奪贊普的王位的。”來自吐蕃貴族大臣的壓力,迫使直貢採納其建議,宣布除從事拉本議事的四種祭祀等繼續為王室直接服務的少數教徒外,其餘本教教徒都必須離開吐蕃,本教史上稱為“第一次法難”。直貢逝世後,本教在吐蕃迎來了短暫的再次興盛,史稱“中弘期”。然而,另一種來自印度的宗教——佛教,隨著蓮花生大師被迎請到吐蕃而日漸繁盛。

本教佛像本教佛像

從公元七世紀印度佛教傳入吐蕃以後,印度佛教與本波佛教之間各自互相吸收了許多對方的內容而各自得到了發展,因為印度佛教與本波佛教在信仰的本源上是完全一致的。印度佛教大量吸收了本波佛教的內容,使其能夠更深入地根植于當時的社會並逐漸發展成為了現代的“藏傳佛教”。

藏傳佛教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一萬八千多年前的古象雄王朝,古象雄的王子幸饒彌沃如來佛祖(釋迦牟尼佛前世“白幢天子”的師父),為了救度眾生而慈悲傳教了“古象雄佛法”,也就是“雍仲本波佛法”(簡稱“本教”),“雍仲本教”是幸饒彌沃如來佛祖所傳的如來正法。雍仲本教的《甘珠爾》其實就是藏族一切歷史、宗教和文化的濫觴與源頭,是研究藏族古代文明的極其珍貴的資料,這也是任何藏文化研究者都無法繞過的一塊重要領域。2013年7月,“古象雄佛法”大藏經漢譯工程已經被列入“中國社會科學院”的重點科研課題。

在富饒燦爛的藏族文化遺產中,輝煌鼎盛的古象雄文明以 “雍仲本教”的傳播為主線而得到發展,由于本教文明產生的年代久遠,傳播地域廣闊,對藏族文化的形成和發展都有著極其深遠的重要影響。但是由于種種原因,很多世人根本不知道“古象雄文明”,甚至連許多西藏人自己都不了解。他們隻認為印度文化對西藏文化的形成有著巨大的影響,“所有來自印度的文化” 都具有偉大的價值,並且錯誤地認定西藏本土宗教以及印度文明以外的東西對西藏文化的形成都沒什麽貢獻和價值。就連很多藏人自己也都誤認為,在印度佛教傳入西藏之前,西藏根本沒有自己的語言和文字,而且文化非常愚昧落後等等。這種荒謬的說法被一些正統的狂熱者宣揚了數個世紀,正是由于這種狀況的長期延續,導致了西藏真實歷史和本土文化的遺失,同時也限製了學者們對古象雄文明和本教研究的興趣,但此狀況已經有所改變。

據考古學家們的探索發現,藏族同胞族在青藏高原的發祥史非常悠久而古老,距今已經有13000年至17000年的歷史了。那麽大家都會不約而同地去思索這樣的一個問題:“久遠古老的藏族同胞族文化,它的源頭究意在何方?”

答案是: 就在西藏古老的本教!

在阿裏 “穹窿銀城” 城堡遺址,考古學者發現了120多組古代建築遺跡,出土的大量陶器、石器、鐵器、骨雕,昭示著這裏曾是一個繁榮和發達的聚落、這裏還發現了大片的土葬古墓群,這和西藏崇尚天葬的喪葬習俗迥然不同,在這裏的出土的青銅雙面的本尊雕像,其風格也與現代藏傳佛教的造像完全不同……這一切都說明,在印度佛教傳入之前,在所謂的西藏正史之前,青藏高原就早已存在著一個輝煌的文明,這個文明就是“古象雄文明”。本教遠在印度佛教傳入西藏之前,早已在雪域高原廣泛傳播,是西藏人民最重要的精神信仰。

在七世紀之前,藏地象雄地區的所有天文學家、教育學家、譯師、醫師、卦師、算命師、風水師、以及有文化的學者等等都可稱為“本波”,當時青藏高原的所有文化和宗教信仰都可稱為“本教”。“本教”實際上已經不僅僅是一種單純的宗教信仰,而是藏族同胞族的文化體系、哲學思想、文明禮儀、民風民俗、民族精神和社會教育。

印度佛教的入蕃確乃始自松贊岡布,但當時並不是佛教的興盛時期,事實上直至乞黎蘇籠獵贊繼位之前雍仲本教仍然佔據統治地位,佛教雖在流傳,但卻並未穩佔上風,至乞黎蘇籠獵贊之世,出于鏟除同本教相聯系的傳統貴族勢力,加強王權的政治需要,大力提倡佛教,並隨著吐蕃大軍向唐朝境內的推進,先後佔領了隴右、河西、北庭諸道及西域城邦諸國,大量佛教徒盡為其臣民,因之迅速把佛教提升至國教的崇高地位。此王派人分赴天竺與漢地,延請名僧至蕃,召開了僧諍大會,公開辯論佛教教理。爭論的焦點是漸進成佛還是頓悟成佛,結果主張漸進成佛的天竺僧侶佔了上風,印度密宗大師鄔仗那高僧蓮花生主持了桑耶寺的修建,這是由天竺、泥婆羅、勃律工匠完全按照印度風格修建的,規模宏大,內有東勝神洲、南贈部洲等古印度地理觀念中全世界各大洲的微縮景觀,實乃西藏佛教發展中的第一座歷史豐碑。

吐蕃佛像吐蕃佛像

吐蕃武士吐蕃佛教發展到可黎可足時代達到了輝煌的頂峰。贊普頒詔製定了七戶養僧製,全國到處興建寺院,佛教缽掣逋取代了昔日本教桑門的地位,開始全面幹政,乃至如唐蕃會盟這樣重要的大會也由其主持,由之不但進一步加劇了佛、本二教的矛盾,而且全面激化了憎、俗之間的矛盾。至朗達磨立,志在借重恢復本教勢力,以重振王權,下詔滅佛。寺院盡毀,經典盡焚,諸如桑耶寺等名剎大寺,亦逐僧封門。但佛教在吐蕃流傳已久,早已擁有眾多的信徒,而本教早衰,勢難再振,導致朗達磨政治改革的失敗,並引起子劇烈的社會動蕩。此王死後,乞離胡(永丹)、歐松二贊普並立,國內分為二派,吐蕃全面內戰爆發,由蕃土波及回境,于是吐蕃國勢大衰,終結了其長達百餘年的西域統治,重新退回帕米爾高原,結束了吐蕃的盛世,也結束了西藏佛教歷史上的前弘期。

吐蕃佛教明顯有異于漢地佛教,它把西域流行的小乘佛教、天竺引進的密宗佛教,與在地的本教、巫教結合起來,形成具有自身鮮明特點的藏傳佛教。其中密宗思想尤佔主導地位。在戒律方面近似于西域佛教,食肉,不戒殺生,但反對血祭,並形成了嚴密的教團組織,從而為西藏的政教合一製度鋪奠了道路。 據史學大師呂思勉考證,吐蕃自唐文成公主入藏後始信奉佛教。

科技歷法

文字吐蕃的歷法製度非常完善;至遲松贊幹布之世已推行一種以鼠、牛、虎、免、龍、蛇、馬、羊、猴、雞;狗、豬等十二種動物命名的紀年法,這一歷法與漢歷基本相同,西域、漠北諸族所用歷法也都與之大同小異。引註目的是,吐蕃人在這種歷法的基礎上又以陰陽、五行與之相互配合,衍生出陰木、陽木、陰火、陽火、陰土、陽土、陰鐵(陰金)、陽鐵、陰水、陽水等十項名稱,以此十與十二相配,恰如漢歷之天幹與地支相配一樣,也是六十年一迴圈(一甲子),區別僅在于名稱的不同,反映出二者既存在著內在的血緣關系,又顯現了自身的特色。著名的《唐蕃會盟碑》所使用的就是這種紀年法。此外,可黎可是贊普還仿照漢歷創立了王位紀年法,以彝泰為年號,然而後繼者無人,及佛教盛行後還使用過所謂火空海紀年法及佛歷紀年法,主要在僧團內部使用。

醫學

吐蕃的醫學博取眾長而獨成一系,即為今日藏醫的源頭,其中受漢方醫學影響尤深。傳說文成公主入蕃,帶去“治四百零四種病的醫方百種,診斷法五種,醫療器械六種,(醫學)論著四種”。棄隸縮贊之世還曾派遣貝茲旃檀往漢地翻譯醫書多種。這些醫書有的仍存錄于藏文大藏經之副藏《丹珠爾》之中。吐蕃的醫學還受到西域和突厥的影響,《漢藏吏集》記“赤德松贊時由譯師毗盧遮那延請四方名醫,譯其醫著為藏文”。其時“由突厥人森卻欽波把金剛手菩薩所說的續部譯為藏文”,吐蕃十三種療法中有葛邏祿療法與突厥療法,又有索波療法與沖水療法則同西域有關。吐蕃的醫書浩如煙海,其中的經典名篇多誕生于唐朝時期,如醫聖雲丹貢布(開元十七年至大中七年,729—853)之名著《四部醫典》,漢醫韓之海、天竺醫巴惹達扎與大食醫嘎林諾三人合著之《門傑吉樹恰》(無畏的武器),漢僧馬哈金達、漢工使加楚尕布與藏醫瓊布政攻、瓊布頓珠、爵拉門巴等合譯之《月王葯珍》,漢醫塔希·東瓦岡瓦與漢僧馬巴拉、香蒂巴拉等九太醫合著之《太醫葯診紫色經函》等,皆為傳世之著,足證吐蕃醫學的發達昌隆。

社會服飾

[5]關于吐蕃人的服飾,吐蕃女子是辮發的,吐蕃男性也是辮發的,但形式似乎與北方民族的辮發有所不同,未必是全結一支大辮,很可能是結成若幹小辮,故帽落會出現“亂發如蓬”的面板。女性之赭面同高原人之膚色相應,更帶一股健康之氣,為唐人效法,曾風靡長安。自居易《時世妝》詩雲:“時世妝,時世妝,出自城中傳四方,時世流行無遠近,腮不施朱面無粉,烏膏註唇唇似泥,雙膏畫作八字低,妍媸黑白失本態,妝成盡似含悲啼,圓髹無鬢堆髻樣,敘紅不用赭面妝……無和妝梳君記取,髻椎面赭非華風。”這種以赭面泥唇為特色的時妝就是由吐蕃傳入的。

[6]吐蕃人的服裝最初皆以牛羊毛皮為原料,白居易《縛戎人》詩中記吐蕃人“身著皮裘系毛帶”,其腰帶很具民族特征,既不同于漢人的絛帶,又不同于北方民族和西域諸族的革帶,而是以紡績編結而成的毛帶,引人註目的是牛毛也用于紡績,還有以牛羊毛混紡而成的高級毛料謂之氆氌(phru),可廣泛用于製作戰袍,官服,以及便裝。這種毛料已傳入西域,吐蕃人有特色的服裝乃是披風、披肩。自絲綢傳入後,其貴族大都改服絲織物,贊普為絲織品,其官員各以臂飾區分級別,以瑟瑟、金、金飾銀、銀、銅為五等,裝于方圓三寸的氆氌上,安于膊前。

居住

[7]吐蕃乃行居與定居兼而有之的兩棲民族,吐蕃的地面建築皆平頂,與塔裏木城邦諸國相似,其“寢處污穢,絕不櫛沐”的習俗與柔然相同,出于對水的珍惜,不允許因櫛沐而造成水的浪費和污染。行則居帳,止則居室,其帳篷形製特大,且非以羊毛,而是以牛毛氈製成,具極強的抗寒功能,其平頂住房依地勢高低成階梯形,而王宮多建山上,拉薩之布達拉宮就是其典型建築。

飲食

吐蕃兼食糧、肉,好飲酒,《新唐書·西域傳》。吐蕃主要以糧、奶、牛羊肉為食,而忌食驢、馬肉,其原始的飲食習慣本以調好的炒面捏成一個容器形狀,乳酪、肉羹盛于其內,連容器帶羹酪一起吃光,無碗,以手捧酒以飲,後來才有了木碗。吐蕃人最具代表的食品乃是糌粑,以青稞炒面同酥油拌和而成的食品,營養好,含熱量高。飲料則為青稞酒,度數不高,有解渴,提神的效果,每逢祭祀,皆須備用糌粑與青稞酒。這就是說,一般遊牧民族皆習慣于吃羊肉,吐蕃人則尤重吃牛肉。吐蕃人還吃狗肉。到了晚期吐蕃人的飲食又有了新的發展,據(賢者喜宴),吐蕃王熱巴巾贊普元和十年至開成元年在位,(815~836)時已有了葡萄酒,並創造了加鹽的酥油茶。食品內容也大為增加,既包括西域,又包括漢地的品種。吐蕃人也已知面粉發酵的技術,已有了製作餅、腌菜、幹果、優酪乳的方法。多種漢地食品如豆腐、冬粉、白菜、韭菜、芫荽、蘿卜、水腌菜、醬油、醋、扁食(餃子)、饅頭(包子)等也已傳入吐蕃。其飲食文化的進步顯然是吐蕃奉行進取開放政策,博納眾長的結果。

交通

吐蕃具有完善的交通設施,陸路乘馬,以氂牛及獨峰駝為馱畜,水路以皮筏載渡,並善造索橋,所佔領地區沿交通幹線不僅建立烽燧斥堠,而且建立驛傳製度,有金箭傳驛與鐵箭傳驛兩種形式,金箭為調兵專用,鐵箭則為一般驛傳。一如金箭傳遞之製。吐蕃驛傳一般由四人組成,未必來自同一部落,以便互相糾察,他們不僅負責傳遞軍情,而且傳遞公文信件,是維護吐蕃西域統治的手足和耳目。

婚俗

吐蕃的婚姻家庭完全以男性為中心,並存在著強烈的門第差別,婚姻皆在相同或相近門第間進行,同王室悉補野氏通婚者僅限于韋氏、沒廬氏等少數最顯赫的家族,例如噶爾家族雖數世為相,卻並非高門,故始終末獲與王族聯姻的殊榮,其餘概可類推。復據《新唐書·吐蕃傳》吐蕃法有“婦人無及政”的禁令,女子雖貴為贊蒙,不得幹預政事。男女婚嫁實質上是一種買賣婚,吐蕃娶文成、金城二公主,聘金皆極重,但這種聘金實即買女的費用,故公主至蕃,雖仍自有僕從,自為帳落,卻喪失了一切權利,政治上更難于發揮任何作用。王族通婚尚且如此,普通婚姻更是這樣,吐蕃貴族通行一夫多妻製度,且有嫡庶妻妾之分,等級非常嚴格,報婚製在吐蕃也非常盛行,這是買賣婚的必然伴生物,以保證夫家財產不致流失。

關于吐蕃的葬俗,吐蕃實行土葬,王者、貴族還盛行人殉,這些都是本教全盛時代產物,佛教興起以後這一風俗似已得到初步遏製,但殺牛馬列墓上的習俗一直延續到吐蕃王國末世。吐蕃人以黑為喪色,墓皆平頭,以像生前屋舍。 吐蕃王室可能是來自印度的阿利安人,吐蕃先民則是發源于雅魯藏布江與岡底斯山脈之間,其婚俗是兄弟共娶一妻的“一妻多夫”製度。

禮俗

關于吐蕃的禮儀,吐蕃人的娛樂博採眾長,綦即圍棋,傳自中原,博乃擲骰子賭博,源自巫術、佔卜,陸指雙陸,傳自波斯,蠡即笛,乃羌人古樂,鳴鼓、吹螺則乃創自蕃土,而螺不產于帕米爾高原,疑吹螺實乃吹角。此外,據唐人文獻記載,吐蕃也非常盛行馬球:如《封氏聞見錄》卷6,打馬球條記:“景雲中吐蕃遣使迎金城公主,中宗于梨園亭子賜觀打球,吐蕃贊咄奏言,臣部曲有善球者,請與漢敵,上令仗會試之,決數部,吐蕃皆勝。”馬球源自波斯,吐蕃與之為鄰,從事這項體育活動顯然早于中原,其技術更為超絕。

民族與唐的關系

松贊幹布于唐太宗貞觀八年( 634年)遣使與唐修好,唐也派臣入蕃。西元638年,松贊幹布派專使去長安請婚。兩年之後,又派大臣祿東贊使唐求婚,唐太宗便以宗室之女文成公主許嫁于吐蕃贊普松贊幹布,並派禮部尚書江夏王李道宗持節護送。641年文成公主入蕃, “唐書”記載松贊幹布親迎于河源,文成公主進蕃時把各種大唐的生產技術轉入吐蕃,如營造與工技著作六十種,能治404種疾病的醫方百種,診斷法五種,醫療器械六種,醫學論著四種,還有大批日用品和農作物種子等。文成公主在吐蕃生活了將近40年,于680年去世。

這次聯姻是大唐與吐蕃統治者之間第一次建立起正式的聯系。大多數歷史學家也贊揚松贊幹布從尼泊爾王室娶得一位公主。但是否確有其事還存在懷疑,因為早期歷史並沒有這一記載。雖然有些證據表明這一時期西藏對佛教並非全然無知,但主要是由于大唐公主對其丈夫的影響才使得佛教在西藏廣泛傳播。在松贊幹布在世的時期,唐蕃之間保持著和平友好的關系,雙方使節來往逐年增加。據不完全統計,自貞觀四年( 630年)開始,到842年,雙方來往共191次,其中大唐官員入蕃66次,吐蕃官員使唐125次。645年唐太宗親征高句麗後返回長安,松贊幹布派噶爾東贊域宋到長安祝賀凱旋,並獻高七尺的黃金鑄成的鵝作為禮品。648年大唐使臣王玄策奉命出使天竺,適逢天竺發生戰亂,大唐使臣被搶劫,王玄策逃到吐蕃,松贊幹布派兵幫助,並征兵于尼泊爾,由王玄策帶領前往天竺,平定了戰亂,使大唐使團順利返回,並獻俘于長安。後來王玄策在唐高宗顯慶三年( 658年)還經過吐蕃出使天竺,至今在西藏吉隆縣還儲存有題為“大唐天竺使出銘”的摩崖石刻。649年夏天唐太宗去世,唐高宗即位,遣使入蕃告喪,並封松贊幹布為駙馬都尉西海郡王。松贊幹布派專使到長安吊祭,獻金銀珠寶15種置于太宗靈前,並上書表示對唐高宗即位的祝賀和支持。又再致書司徒長孫無忌稱:“天子初即位,若臣下有不忠之心者,當勒兵以赴國除討。”唐高宗封松贊幹布為“駙馬都尉” , “西海郡王” ,又晉封松贊幹布為“賨王” ,並刻松贊幹布石像,與高昌、焉耆、于闐諸王、薛延陀、吐谷渾首領以及阿史那社爾等等唐朝的藩屬國首領以及臣子的石像共同立于唐太宗的昭陵之前。

文成公主、金城公主雖然是宗室女,不是真公主,但她們在吐蕃地位很高。

吐蕃書籍《賢者喜宴》記載“松贊幹布登臨歡慶的寶座,為文成公主加冕、封作王後。”

文成公主,唐朝宗室女(不是皇帝的女兒)。《敦煌吐蕃歷史文書》記載:“贊蒙文成公主由噶爾.東贊域松迎至吐蕃之地。”“及至羊年(公元683年)…冬,祭祀贊蒙文成公主。”

(學者王堯等人指出,贊蒙即覺蒙、朱蒙。在被用于稱呼贊普的女人時,贊蒙(btsan mo)、朱蒙、覺蒙(jo mo)等頭銜沒有區別。朱蒙有被寫作末蒙。)

金城公主,唐朝宗室女,雍王李守禮的女兒。《敦煌吐蕃歷史文書》記載:“及至狗年(公元710年)……贊蒙金城公主至邏些”“及至兔年(公元739年)……贊蒙金城公主薨逝”“及至蛇年(公元741年)……祭祀贊普王子拉本及贊蒙金城公主二人之遺體”。

《敦煌吐蕃歷史文書》的記載中,有贊蒙尊稱並且去世後享有祭祀 是地位不低于吐蕃王後的人擁有的待遇,文成公主、金城公主都擁有這待遇,松贊幹布的女人裏僅文成公主擁有這待遇。

關于泥婆羅的尺尊公主,敦煌吐蕃文獻、吐蕃金石銘刻等吐蕃史料裏奇幻荒謬成分較少的部分以及漢人史料的記載裏,都有松贊幹布娶文成公主,卻都沒有松贊幹布娶泥婆羅尺尊公主。松贊幹布娶泥婆羅尺尊公主這事僅來源于部分吐蕃書某些充滿奇幻荒謬小說劇情的章節(例如柱間史(西藏的觀世音)、西藏王統記等書的某些章節)。實際上,泥婆羅尺尊公主地位比較低。甚至有國外藏學家寫了《松贊幹布的妻子》,說松贊幹布娶泥婆羅尺尊公主是虛構的。

松州之戰唐軍擊敗吐蕃軍,松贊幹布退兵謝罪,吐蕃退出黨項、白蘭羌等,青海的吐谷渾成為唐朝的藩屬。唐朝長期控製河西隴右,還逐步控製了西域(安西北庭),吐蕃松贊幹布接受唐朝的冊封,唐朝對吐蕃處于優勢,使文成公主在吐蕃地位高。

(唐休璟陳大慈率唐軍擊敗吐蕃軍,唐朝長期控製安西北庭河西隴右,金城公主嫁給吐蕃贊普,唐朝對吐蕃也處于優勢,使金城公主在吐蕃地位高。)

松贊幹布650年松贊幹布去世後,由孫子芒倫芒贊(中文:Mangsong Mangtsen繼位為贊普,由大臣噶爾東贊域宋輔佐朝政。噶爾東贊域宋繼承松贊幹布的方針,完善法律,清查戶籍,確定稅負,安定吐蕃內部。他利用吐谷渾王室的內爭,多次帶兵攻擊吐谷渾,甚至與支持吐谷渾的大唐發生沖突。670年,大唐為了支持吐谷渾,出動五萬大軍(《冊府元龜》《舊唐書本紀第五》《新唐書列傳第一百四十六上》)護送吐谷渾王還青海,噶爾欽陵得到情報後立即調集吐蕃二十多萬軍隊迎戰,在青海湖南面的大非川之戰中,唐軍戰敗。從此吐蕃牢固控製了青海西部,但是吐蕃與唐朝爭奪安西失敗,唐朝長期控製安西北庭河西隴右。7世紀末8世紀初,武則天到中宗太平公主時期,唐朝多次內訌,自己害死了王方翼、黑齒常之、程務挺等名將,削弱了自己的力量。676年芒倫芒贊去世,其遺腹子都松芒波結(中文:堆榮芒保傑)被立為贊普,噶爾欽陵繼續掌政。由于噶爾氏家族長期專權,與其他貴族產生矛盾,同時也威脅到贊普王權的鞏固,都松芒波結長大後,于695年到698年對噶爾家族進行討伐,欽陵在青海宗喀地方兵潰自殺,其弟贊婆及兒子莽布支率部眾投降大唐,贊婆受封為輔國大將軍歸德郡王,莽布支先封安國公,後以戰功晉封撥川郡王,其後裔世代在大唐擔任官職。

都松芒波結剪除噶爾家族後,吐蕃王權得到加強和鞏固,但是不久以後都松芒波結于704年在遠征南詔時去世,其子赤德祖贊(中文:充銀tshoms )同年即吐蕃王位,因他年僅一歲,由其祖母沒廬氏赤瑪類臨朝聽政。這一時期處于武周女皇帝武則天的晚年,周蕃雙方都被連年戰爭所困,希望恢復和平友好,都松芒波結在世時,赤瑪類就曾為他向大周求親,其後又為赤德祖贊向大周求親。705年武則天去世,唐中宗復闢大唐即位稱帝。710年,唐中宗許金城公主于赤德祖贊。同年唐中宗派專使和吐蕃的迎親使者一起護送金城公主入藏,唐中宗親率百官隆重送行到陝西始平縣。吐蕃通過賄賂唐邊將楊矩,取得九曲之地。之後雙方再起沖突,唐朝薛訥、張思禮分別率唐軍大破吐蕃軍,殺敵數萬。唐朝張守珪、李禕數次大破吐蕃軍,拓地千餘裏,730年,五月吐蕃遣使致書于境上求和。贊普上表稱“甥世尚公主,義同一家。中間張玄表等先興兵寇鈔,遂使二境交惡。甥深識尊卑,安敢失禮!正惟邊將交抅,致獲罪于舅。屢遣使者入朝,皆為邊將所遏。今蒙遠降使臣來視公主,甥不勝喜荷。倘使復修舊好,死無所恨!”自是吐蕃復款附。731年赤祖德贊和金城公主遣使向大唐請求“毛詩” , “禮記” , “左傳“等,並要求定界互市。赤祖德贊在表文中說:”外甥是先皇帝舅宿親,又蒙降金城公主,遂和同為一家,天下百姓,普皆安樂。“ 733年唐蕃雙方在赤嶺(青海日月山)立碑定界,于赤嶺,甘松嶺互市,雙方邊將和官員參加,並通告各地,雙方和好禁止互相搶掠。

不久,由于唐蕃雙方都想擴大自己的權勢,而且邊將也想從戰爭中獲取功名,戰事遂起。吐蕃北面與突騎施聯合,東南與雲南的南詔聯合,合兵對唐造成巨大威脅。742年,隴右節度使皇甫惟明擊破吐蕃大嶺軍,又破青海道莽布支營三萬餘眾,斬獲五千餘級。河西節度使王倕破吐蕃漁海及遊弈等軍。王難德陣斬吐蕃贊普之子琅支都。743年,皇甫惟明引軍出西平,擊吐蕃,行千餘裏,攻破洪濟城。 746年,王忠嗣率軍與吐蕃多次戰于青海、積石,皆獲大勝。又伐吐蕃屬國吐谷渾于墨離,平其國,虜其全部而歸。747年,高仙芝率唐軍一萬遠征小勃律(此時小勃律已經是吐蕃的屬國),大破據險而守的近萬吐蕃守軍,斬首五千級,捕虜千餘人,高仙芝繼續進軍,攻佔小勃律,俘獲小勃律王及其妻子吐蕃公主而還。747年,苦拔海之戰,哥舒翰率軍連破三路吐蕃軍,所向披靡。積石軍之戰,全殲5000吐蕃騎兵。748年,哥舒翰築神威軍于青海上,吐蕃攻破之;又築應龍城,吐蕃屏跡不敢近青海。

749年,哥舒翰攻佔石堡城。該地成了新的唐軍駐地,在以後幾年唐朝在西北新成立九支長駐軍隊。749年至750年,高仙芝率軍先後擊破薩毗、朅師及突騎施。天寶十載春正月,高仙芝入朝獻所擒吐蕃酋長、朅師王、突騎施可汗。753年,哥舒翰大敗吐蕃,攻拔吐蕃洪濟、大莫門等城,佔領了九曲之地(今青海省東南部)。封常清率軍大破歸附于吐蕃的大勃律,受降而還。754年,封常清率軍破播仙。此時,唐與吐蕃的分界線已推進到青海湖至黃河河曲以西。至此,唐在河隴戰場上已佔明顯優勢。在西域戰場,唐軍在高仙芝、封常清的率領下,也是捷報頻傳,唐在對吐蕃的戰爭中即將取得了全面勝利。

約在754年,擔任大論的末東則布和朗邁色等作亂,赤德祖贊被害,到755年吐蕃王朝平定叛亂,年僅十三歲的赤松德贊繼位。就在這一年大唐發生“安史之亂” ,唐玄宗從長安逃到四川,唐朝廷抽調大量對付吐蕃的軍隊去平亂,使得西面的防務空虛,吐蕃相機佔領了隴右,河西大唐的大片地區。763年冬天,大唐君臣不和,唐朔方軍故意放吐蕃軍東進,吐蕃集中約二十萬軍隊東進,佔領長安,唐代宗倉皇出奔陝州。吐蕃軍佔領長安十五天,同時立金城公主的侄子(實際上與金城公主同輩)廣武王李承宏為皇帝。聽聞郭子儀與唐勤王之軍接近,吐蕃軍撤退。《劍橋中國隋唐史》P489:“763年……由于附近各鎮的節度使和僕固懷恩都沒有回響要求支援的緊急呼吁,吐蕃人進而佔領長安……由于在軍事上和政治上都無力據守京師,吐蕃人在兩周後就撤走了。”在赤松德贊在位的時期,吐蕃王朝的轄地大大擴張,東面與大唐大體上以隴山為界,還進到寶雞,威脅長安,北到寧夏賀蘭山與回紇相接,南面以南詔為屬國,西面盡有安西。據藏文史籍記載,此時吐蕃還一度進到喜馬拉雅山以南的恆河北岸。安史之亂朱泚之亂藩鎮之禍牛李黨爭甘露之變,唐不斷內鬥,吐蕃趁機贏了一些,但是唐朝郭子儀李晟韋皋史敬奉等多次重創吐蕃軍,吐蕃王國內外交困先滅亡了。

據歷史記載,從西元705年至822年,唐朝和吐蕃共會盟八次,其中第八次會盟碑至今仍矗立在拉薩大昭寺前。安史之亂後,李晟、韋皋、史敬奉等率唐軍多次重創吐蕃軍,使吐蕃與唐講和。第八次會盟是在唐穆宗長慶元年至二年( 821年至822年)進行的,所以也稱為“長慶會盟”。盟文如下:

大唐文武孝德皇帝與大蕃聖神贊普,舅甥二主,商議社稷如一,結立大和盟約,永無淪替,神人俱以證知,世世代代,使其稱贊。是以盟文節目,題之于碑也。文武孝德皇帝與贊(普)陛下,二聖舅甥,睿哲鴻被,曉今永之屯,享矜湣之情,恩覆其無內外,商議葉同,務今萬姓安泰,所思如一,成久遠大善,再續舊親之情,重申鄰好之義,為此大和矣。今蕃漢二國,各守見管本界, (洮泯以東,大唐封疆,其塞)以西,盡是大蕃境土,彼此不為寇敵,不舉兵革,不相侵謀封境。或有猜阻,捉生問事訖,給以衣糧放歸。今社稷葉同如一,為此大和。然舅甥相好之義,善誼每須通傳,彼此驛騎,一(任常相往來,兩路)蕃漢,並于將軍谷交馬,其綏戎柵已東,大唐隻應,清水縣已西,大蕃供應,須合舅甥親近之禮,使其兩界煙塵不揚,罔聞寇盜之名,復無驚恐之患。封人撤備,鄉土俱安,如斯樂業之(恩,垂于萬代,贊美之聲) ,遍于日月所照矣。蕃于蕃國受安,漢亦漢國受樂,茲乃合其大業耳,依此盟誓,永久不得移易, (于)三寶及諸賢聖,日月星辰,請為知證。如此盟約,各自契陳。刑牲為盟,設此大約,倘不依此誓,蕃漢(背約破盟者,受其殃)禍也。仍須仇(報)及為陰謀者,不在破盟之限。蕃漢君臣,並稽首立誓,周細為文,二君之驗,證以官印,登壇之臣,親署姓名。手執如斯誓文,藏于玉府焉。

吐蕃王朝時期的西藏一直處于本土的苯教與新傳入的佛教兩股勢力的爭鬥之中。841年赤祖德贊被反對佛教的大臣暗殺,其兄朗達瑪被扶上王位。朗達瑪代表著反對佛教傳播的勢力, 843年他下令禁止佛教,殺害僧人首領,強迫僧人還俗,關閉寺院,毀壞佛像,佛經,史稱“朗達瑪滅佛”。846年朗達瑪被僧人拉隆貝吉雲丹射死。達瑪的兩個兒子在父親死後又為爭奪王位爆發內戰,掌握軍權的將領也隨即發生混戰,長達二十多年。統治集團的混亂又在869年引起平民百姓的反上之亂, 877年起義軍發掘贊普王陵,逐殺王室和貴族,吐蕃王朝徹底崩潰,西藏二百多年的統一局面到此告終。後來的西藏形成許多部落,土邦等。大唐湊巧也同時代發生了類似的事件。西元907年大唐滅亡,進入了五代十國的又一大分裂時期,直至最後北宋的建立。

與宋的關系

公元960年,北宋建立。由于大宋的所處的地區的緣故,與遠離漢族地區的衛藏等地藏族各部聯系交往較少,但與鄰近漢族地區的甘,青,川,滇藏族各部則相對密切。大宋開國不久,原吐蕃帝國的一個部落首領的後裔唃廝啰在以邈川(今樂都) ,青唐(今西寧)為中心的青海省湟水流域建立了政權。這是當時以藏族為主體的一個最大的地方封建政權。唃廝啰多次遣使向宋朝皇帝納貢,並乞官職。西元1032年(明道元年) ,宋仁宗封唃廝啰為“寧遠大將軍,愛州團練使“ ,並給以優握的俸祿。西元1041年(康定二年) ,大宋皇又封唃廝啰為”檢校太保充保順,河西等軍節度使“。此後,唃廝啰的子孫繼承人董氈,阿裏骨,瞎征,隴等,世代均由大宋封官任職。唃廝啰部統治地區,隸屬于北宋全國二十六路中的秦鳳路。到西元1116年(政和六年) ,唃廝啰部地區全部改為宋朝的郡縣。此外,宋真宗皇帝還于西元1001年年(鹹平四年)加封涼州(武威)藏族六谷部首領潘羅支為“鹽州防御使兼靈州西面都巡檢使”的官職。

從西元11世紀開始,大宋在今甘肅省南部,河西走廊,青海省東部,西康等地區,大力推行屯田戍邊的政策,以對付西夏的入犯,增加防衛力量。在此基礎上,大宋向河西走廊等地的藏族部落撥發弓箭及其它武器,並招募藏族弓箭手,在藏人中建立類似大宋民兵的軍事體製,以共同防御西夏人的入犯及襲擾。宋將王韶在今甘肅臨夏,臨洮一帶大量開拓土地,招納30多萬藏人從事墾種。著名的茶馬互市也在今四川雅安,甘肅臨夏以及陝西一些地區的大宋專設市場上進行,開始了爾後數百年藏區馬匹與漢區茶葉的經常固定交易。

與臧的關系

吐蕃應為“土伯特”之轉音,為藏人自稱,西文即Tibet,臧、羌、康為音近互轉。今天的藏族,應為中古時期(對應中國的隋唐)的土伯特人、羌人及北上的印度雅利安人的混合。土伯特人本無文字。雅利安人統治土伯特人建立吐蕃王朝,雅利安人文明程度較高,吐蕃王朝乃漸強大,之後征服羌人,羌為大種族,有文字。吐蕃王朝大約在松贊幹布時期確立信奉佛教(從唐傳入,唐由大月氏傳入),採用羌文為文字。吐蕃後來瓦解,遺族留住在如今西藏自治區、四川省西部、青海省一部分、雲南省一部分的人種就發展成今天的藏族。

讀音

中國大陸,大多數史學家及《現代漢語詞典》[8]、歷史教科書等一般都將“吐蕃”讀作“tǔbō”;而部分大陸、台灣及西方學者讀成“tǔfān”。另外日本人讀作“トバン”,即toban。

關于這個問題,可謂是眾說紛紜,尚無定論。

《舊唐書》認為“吐蕃”是“禿發”(即拓跋)二音的訛傳,而《新唐書》則認為吐蕃是西羌之後,“蕃”與“發羌”的“發”音近而得名,二字應該讀作“播”音。

認為應該讀“tǔbō”的學者指出,西方語言對藏區的名Tibet,漢語“吐蕃”和藏文bod三個名稱相對應,蕃字是藏語bod的譯音,所以應該讀入聲(山合一入末幫),相當于國語的bō。也有人認為在吐蕃之前西藏人就建立了博部落,吐蕃政權不過是擴大了統治範圍而已。並且認為“蕃”與“博”在藏文中是同一個字,同時藏族信奉的本教的“本”與“蕃”在藏文中也可能是同一個字,隻是由于尾碼字母的讀寫造成了形體上的差異。

持相反觀點的學者則提出,在《廣韻》裏蕃字的反切為 甫煩切 (山合三平元非),屬于平聲,沒有入聲的讀法,因此從音韻學的角度,沒有任何證據把蕃字讀成bō。

“吐蕃”國號為“大蕃”,有人猜測“吐蕃”之稱是唐朝君臣不肯稱其為大,故別寫作“吐蕃”,用“吐”表示音譯字[4],含有貶義。西方許多漢學家則認為可能源于藏文“duo”字,與“吐”(tu)音近,為上部的意思,“吐蕃”就是“上蕃”之意。也有學者認為“吐”是讀音為“teu”的藏文的音譯,為“崇高”之意,可專註為漢語中的“大”。因此唐人用“吐蕃”作為“大發”,“大蕃”的音意合譯。贊同這種觀點的學者進一步認為藏文"dao"可能發音為“teu”。同時“吐”是漢唐時期常用來譯寫北方、西方少數民族人名等的專用字。而“蕃”既是音譯,又有“茂盛”之意,“吐蕃”含有褒義。

國王世系

[9]吐蕃贊普(王)世系,如下表所示:

達布聶賽(詎素若,公元六世紀中葉)

囊日論贊(論贊索,公元六世紀末~七世紀初) 丨〔達布聶賽子〕

原為吐蕃首領,後統一青藏高原稱尊。在位11年,為舊貴族毒死,葬于頓卡達貢日索嘎陵淪贊弄囊,祖上世代為吐蕃首領。他襲位時,年富力壯,思想敏銳,勵精圖治,發奮自強,于公元620年攻滅蘇毗部,統一了青藏高原,被尊稱為“朗日淪贊”(意為政治如同天那樣高明,盔甲如同天山那樣堅強的君王)。朗日淪贊統一青藏高原後,重用在統一戰爭中立功的新貴族,引起舊貴族的仇視。晚年,舊貴族(父王三臣和母後三臣)先後叛亂,並乘機毒死了他,不少屬部紛紛叛離,吐蕃又陷于分裂。

松贊幹布(棄宗弄贊,約617~650年) 丨〔囊日論贊子〕

芒松芒贊(乞黎拔布,棄芒論芒贊,生年不詳,650~676在位) 丨〔松贊幹布孫〕

松贊幹布孫。松贊幹布病死後繼位。在位26年,病死,葬于俄西屍保陵,因其父貢松貢贊早死,祖父松贊幹布于公元650年5月病死後,他于同月繼位。芒松芒贊幼年即位。在位期間,由相祿東贊父子相繼執掌國政,總攬實權,完善了王朝的政治組織,並劃定田界,實行改革,使國力繼續得到增強。對外他攻滅了吐谷渾(鮮卑族的一支,唐時遷靈州一帶),又和唐朝兵革相見,北攻西域(今甘肅省敦煌西北玉門關以西地區),與唐朝爭奪安西4鎮(龜茲、疏勒、于闐、焉耆),向東攻擊巴蜀,佔領了羌族居住的12個唐朝邊境州,是吐蕃王朝軍事上的全盛時期。公元676年,芒松芒贊病死于後藏巴昂岡芒。

都松芒布結(器弩悉弄,生年不詳,676~704在位) 丨〔子〕

又譯為器弩悉弄、棄都松。棄芒論芒贊子。棄芒論芒贊病死後繼位。在位28年,在進軍南詔途中病死,葬于拉日巾陵。都松芒布結在位期間,松贊幹布時的大相祿東贊之子淪欽陵的勢力膨脹,權力大于贊普。對吐蕃王權勾成了嚴重的威脅。公元698年,都松芒布結以“出獵”為名,親征青海。他乘論欽陵外出之機,消滅其黨羽2千餘人。論欽陵舉兵對抗,戰敗,自殺于宗喀(今青海省湟中縣)。從此,祿氏家族控製吐蕃王朝大權的局面宣告結束。都松芒布結曾派兵攻伐西洱河(今雲南洱海一帶),降服了各部落。當時,所轄面積約510萬平方公裏。為吐蕃最強盛時期,境內人口達到960萬左右。後來,唐朝又利用都松芒布結和貴族間激烈爭鬥的機會,爭取洱海各部重新歸附了唐朝。公元703年,都松芒布結親自率領大軍再入據洱海地區。第二年死于蔣域軍中。

墀德祖贊(棄隸蹜贊,697~755年,704~755在位)丨〔都松芒布結子〕

其父都松芒布結死後,在公元704年繼位,年僅7歲。棄迭祖贊在位期間,重新向唐朝示好。並向唐朝求婚,唐中宗將金城公主嫁給了他。公元730年,唐玄宗派皇甫唯明入吐蕃,棄迭祖贊十分興奮,取出貞觀以來唐朝皇帝的文書給皇甫唯明看,並上表唐玄宗說:“外甥是先皇帝宿親,又蒙陛下送金城公主入藏,從此,唐朝和吐蕃就和好如一家,天下百姓都能安居樂業了。”後又訂立和盟,分界立碑,相約互不侵犯,進一步密切了漢藏關系。棄迭祖贊還進行了許多改革,使國力繼續得到發展。公元752年,冊封南詔王閣羅鳳為“贊普鍾”,一度和南詔結成聯盟。公元755年,棄迭祖贊的大臣郎氏和末氏產生“叛違之心”,于亞著貝擦城(今地不可考),將棄迭祖贊害死(據拉薩的《達札路恭紀功碑》)。

墀松德贊(娑悉籠臘贊,742~797年,755~797在位)丨〔墀德祖贊子〕

史書又稱棄松德贊、乞立贊、婆悉籠臘。棄迭祖贊子。棄迭祖贊被害後繼位。在位42年,讓位給王子,病死,終年56歲,葬于木惹山楚日朱昂陵。其父棄迭祖贊在公元755年被害後同年繼位,並在達扎路恭的協助下,平定了郎氏和末氏的叛亂。赤松德贊在位期間,唐朝發生了“安史之亂”,他乘機派兵攻唐,佔據風翔以西地區。公元763年10月,吐蕃軍攻入長安,居十五日,為郭子儀所退。又南入天竺(今印度)。公元783年,唐蕃雙方在清水(今甘肅省清水縣)會盟,787年再次在平涼(今甘肅省平涼縣)會盟。由于連年征戰,民眾困于兵役,又結怨近鄰,加上災荒不斷,激起人民起義,社會動亂,吐蕃王朝由強盛轉向衰落。赤松德贊為了抑製信奉本教為主的貴族勢力,緩和階級矛盾,鞏固王權,嚴厲鎮壓本教,大力提倡佛教,從印度、唐朝延請著名僧人入藏,建立了西藏第一座寺院——桑耶寺,還任命佛教僧人為相,開創了僧人幹預政治的先例。後來,赤松德贊讓位于王子牟尼贊普,退居于松卡寧馬卡宮,于公元797年病死。

牟尼贊普(足之煎,775~798年,約797~798在位) 丨〔墀松德贊子〕

棄松德贊病死後繼位。在位1年7個月,為母哲蚌氏毒死,終年24歲,葬于拉日登保陵,其父墀松德贊在公元797年病死後,同年4月繼位。牟尼贊普繼位後,遵循父王國策,極力扶植佛教,命令臣民必須向寺院布施財物。他又三次下令平均臣民財富,嘗試緩和貧富懸殊的階級矛盾,但遭到了以母後哲蚌氏為首的貴族的強烈反對,均未見成效。棄松德贊退位時,曾將王後拋容女賜給牟尼贊晉。在棄松德贊喪事期間,拋容女仍然濃裝艷抹,毫無悲傷之情。這使母後哲蚌氏十分反感。哲蚌氏要派刺客謀殺她,被牟尼贊普阻止。哲蚌氏移恨于牟尼贊普,就于公元798年11月乘機在邏些的雍布宮毒死了牟尼贊普。

牟如贊普(公元?~798年)丨〔牟尼贊普弟〕

棄松德贊第二子,牟尼贊普弟。牟尼贊普被害後繼位。不久,被仇家害死,葬于頓卡達的江日江登陵。

牟尼贊普于公元798年11月被母後哲蚌氏毒死後,他繼位。因牟如贊普曾于棄松德贊在位期間無辜殺死了文臣香務仁,公元798年12月,牟尼贊普被尋仇的香務仁族人所殺,在位1個月。葬于頓卡達的江日江登陵。

墀德松贊(賽那累、牟笛、火棄臘松贊,?一818年,約798~815在位) 丨〔牟如贊普弟〕

其兄牟如贊普被仇家殺死後,他于同月繼位。墀德松贊繼位後,仇家又企圖謀殺他。他在僧人缽闡布的保護下,終于免遭死難。從此,他便重用缽闡布,並提高佛教僧侶的地位,待遇,僧侶漸漸成為重要的政治勢力。公元818年,赤德松贊病死于扎溝。

墀祖德贊(可黎可足,公元806~約838年,約815~838在位) 丨〔墀德松贊子〕

可黎可足,于其父赤德松贊在公元818年病死後,同年繼位,建年號為“彝泰”。可黎可足在位期間,吐蕃王朝內部分裂,國力大大削弱。公元821年和822年,他先後在長安西郊和邏些東哲堆園與唐朝會盟。公元823年,建立了“唐蕃會盟碑”(又稱“甥舅會盟碑”、“長慶會盟碑”碑中寫道:“甥舅商量和協,希望天下統一,與唐皇帝締結此大和盟約……唐蕃要患難與共,相互幫助,友好相處,不動兵革。”這塊會盟碑至今還屹立在拉薩的大昭寺門前,成為漢藏兩族團結和友誼的歷史見證。可黎可足扶植佛教,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他規定一人出家為僧,由7戶平民供養;誰膽敢以手指僧人,斷指,以目瞪視僧人,剜目;廣建寺院,頂禮僧人。他在位時長期患病,政務一概交給僧人缽闡布掌管。這些措施激起了反佛派貴族的極端仇視。他們先以缽闡布與王後行為不軌為借口,殺死了缽闡布。公元841年(另一說為838年),貴族貝達那巾、交繞拉隆又乘可黎可足酒醉熟睡的機會,潛入墨竹廈白宮臥房,用帶子將他活活勒死。

達瑪(達磨,809~842年,約838~842在位)丨 (可黎可足弟)

史書上又稱達磨、朗達磨。在位5年,為信佛派貴族刺死。終年34歲,葬于層環陵。公元838年滅佛派貴族勒死可黎可足後,在同一年被擁立為王。達瑪繼位後,反可黎可足之道而行之,改為信奉本教,嚴酷鎮壓佛教。他下令禁止臣民信佛,焚毀佛經、關閉佛寺,迫令僧人還俗,這又激起了僧人的強烈反對。公元846年,信佛派貴族拉隆貝德將乘坐的白馬用炭塗黑,身穿外黑內白的法衣,頭戴黑帽.用油拌炭塗黑臉部,袖中暗藏弓箭,騎馬來到拉薩,找到了達瑪。這時,達瑪正在閱讀碑文,拉隆貝德走到面前拜見,口中誦著本教經。他第一拜時暗將弓箭取出,第二拜時暗暗地拉弓搭矢,第三拜時將箭朝達瑪射去,箭矢正中達瑪額頭。達瑪忙用雙手將箭拔出,卻血流如註地死去。拉隆貝德則逃往西康去了。達瑪死時隻有遺腹子。後來貴族們分別挾持達瑪的遺腹子歐松和大妃領養的兒子永丹,連年爭戰,爭奪吐蕃贊普的寶座,吐蕃王朝崩潰。

(括弧內漢文譯名據《新唐書》)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