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火羅

吐火羅

吐火羅人是最初在塔裏木盆地講吐火羅語的遊牧民族,原始印歐人中地處最東的一支民族。

  • 中文名稱
    吐火羅
  • 外文名稱
    Tochari
  • 意思
    中亞古國
  • 地區
    阿富汗境內

簡介

(圖)吐火羅(圖)吐火羅

中亞古國。本是民族名,中世紀轉為地名。指烏滸水(今阿姆河)上遊即縛芻河流域,以今昆都士(唐代活國)為中心的阿富汗北部地區。

公元前2世紀中葉,吐火羅滅掉以巴裏黑(今阿富汗境內)為都城的大夏,于其地建國,是為貴霜王朝。3世紀中葉,貴霜王朝為波斯薩珊王朝及印度笈多王朝所顛覆,吐火羅名稱重新見于史籍。5世紀30年代,噠人據有其地,遂與頠噠人雜居。563~567年,其地為突厥所有,突厥派通設、度設統治吐火羅故國。629年(或630)玄奘行經該地,記吐火羅故國領域:東起帕米爾,西接波斯,北據鐵門(今烏茲別克南部布茲嘎拉山口),南至大雪山(今阿富汗興都庫什山),相當于今阿富汗北部地區。此地在歷史上一直是中國西域與伊朗、印度等地交通往來必經之處。玄奘時,吐火羅王族已絕嗣數百年,酋豪林立,分為27國(玄奘實際列出29國)。唐高宗顯慶年間,以其境內的阿緩城(今阿富汗昆都士)置月氏都督府,授其王為吐火羅葉護、悒怛王、使持節25州諸軍事。此一稱號反映了當地先後有吐火羅、大月氏、頠噠等族活動的實際情況。

8世紀初,大食東來,在薩珊王朝末代諸王、突厥和吐火羅故地的君主與大食交戰的時期,吐火羅故地的君主號為葉護。大食進逼,吐火羅君主曾要求唐朝保護。8世紀中葉以後,大食人取得決定性勝利。安史之亂時,曾有吐火羅兵助唐平亂。13世紀後,吐火羅一名逐漸消失。

吐火羅人

起源與遷徙

(圖)吐火羅(圖)吐火羅

吐火羅人是最早定居天山南北的古代民族之一,阿爾泰山至巴裏坤草原之間的月氏人、天山南麓的龜茲人和焉耆人、吐魯番盆地的車師人以及塔裏木盆地東部的樓蘭人,皆為吐火羅人。他們對西域文明,乃至整個中國文明的發生、發展都起過重要作用。西亞起源的小麥就是吐火羅人從西方引入中國的。具有千年文明史的樓蘭文明,對 中國佛教史發生重大影響的龜茲文明,融會東西方多種文化因素的吐魯番文明,也是吐火羅人創造的。

新疆出土吐火羅語文獻表明,吐火羅人講印歐語系的語言。盡管他們居住在印歐語系東方語支(Satem)分布區,但是吐火羅語卻具有印歐語系西方語支(Centum)許多特點,與公元前1650—前1190年小亞(今安納托裏亞)赫梯人講的印歐古語密切相關。例如:兩者都用—r—作為中間語態尾碼。所以吐火羅人有可能是最古老的印歐人部落之一,早在印歐語系東西語支分化以前,他們就從原始印歐人部落中分離出來。

吐火羅語的發現大大深化了人們對歐亞大陸古代民族分化遷徙的認識。就吐火羅人起源問題,國際學術界進行了一個多世紀的激烈討論。然而,吐火羅人究竟何時與印歐語西方語支的赫梯人、凱爾特人、希臘人分離?他們又如何千裏迢迢來到塔裏木盆地?迄今仍是一個謎。

研究者對吐火羅人的起源眾說紛紜,目前主要有以下三種解釋: 第一、近東起源說,英國語言學家亨寧 (W.B.Henning)1978年提出,認為塔裏木盆地的吐火羅人就是公元前2300年左右出現在波斯西部扎伽羅斯山區的遊牧民族古提人,阿卡德人稱其為“古提姆”(Gutium),亞述人謂之“古提”(Guti)。公元前2180年滅亡阿卡德王朝,後來推翻巴比倫王朝,主宰巴比倫達百年之久。亨寧分析了《蘇美爾王表》記載的古提王名,發現這些名字具有吐火羅語特征公元前2082年古提王朝被蘇美爾人推翻,從此在近東歷史舞台上消失。亨寧推測古提人就在這個時候離開巴比倫,長途跋涉,向東遷徙到塔裏木盆地。俄國學者加姆克列利茨(T.V.Gamkrelidze)和伊凡諾夫(V.V. Ivanov)深受啓發,將印歐人的故鄉定在近東,並從語言學角度描述了吐火羅人的遷徙。

第二、西域本土起源說,美國威斯康星大學教授納蘭揚(A.K.Narain)1990年提出,認為印歐語各族本身就是在今天中國西部形成的,因為月氏人從遠古時代起就住在黃河以西和中國西域。

第三、南西伯利亞起源說,愛爾蘭學者馬勞瑞(J.P.Mallory)博士1989年提出。目前所知年代最早,分布最靠東方的印歐人考古文化是南西伯利亞的阿凡納謝沃文化,所以馬勞瑞推測吐火羅人的祖先是阿凡納謝沃人。上述研究主要基于比較語言學研究,而解決該問題的關鍵卻是考古學證據。80年代初,海德堡大學教授耶特瑪爾(K.Yettmar)全面分析了公元前2000至前1000年之間中亞考古文化與西域民族的關系認為“塔裏木盆地史前遺跡的發掘會很有希望。專家應該仔細研究作為中亞一部分的這裏的同時代文明,向遠東傳播的路線應該經過這裏。”

70年代末,中國學者開始參與吐火羅人起源的研究,並在考古、語言和人類學三個方面取得重要進展。考古發現已經確認,早在公元前2000年初,印歐人在新疆的分布已達天山東部的奇台,乃至塔裏木盆地東部的孔雀河流域。研究者相信,這些年代最早的、分布最靠東方的印歐人考古文化,就是吐火羅人祖先的文化。吐火羅人究竟什麽時候遷入新疆的?吐火羅文化又是新疆境內哪一類考古文化?為此,我們初步分析了公元前2000年至前1500年間在新疆分布的幾種青銅時代文化,終于發現解讀吐火羅人起源的關鍵是阿爾泰山與天山之間的克爾木齊文化。這個文化源于裏海—黑海北岸的顏那亞文化,其中一支向東遷徙到阿爾泰山南麓,並在阿爾泰山和天山之間形成克爾木齊文化;從後者分化的一支南下樓蘭,形成小河—古墓溝文化。而塔裏木盆地中部的新塔拉文化和尼雅北方青銅文化,則是吐火羅文化與羌文化結合的產物。本文擬分四節介紹我們的發現與研究,以期推動西域考古研究的深入。

印歐人

起源和遷徙

(圖)吐火羅(圖)吐火羅

盡管學術界對印歐人的起源地尚存爭議,但是更多的證據支持德國學者金布塔斯 (M.Gimbutas)20世紀50年代提出,70-80年代完善的Kurgan(石冢墓)理論。她認為印歐人起源于南俄草原金石並用時代至早期青銅時代的石冢墓文化,這是目前所知年代最早的印歐人考古文化,亦稱“豎穴墓文化”。根據發掘工作比較充分的顏那亞墓地,一般稱“顏那亞文化”(YamnayaCulture),時代約在公元前3600年—前2200年。

顏那亞文化有許多地方類型,例如:黑海北岸的古墩類型、伏爾加河上遊的赫瓦鄰斯克類型、第涅伯河流域的第涅伯·頓涅茨克類型以及裏海北岸的薩摩拉類型等。 古墩類型的年代最早,顏那亞文化是在這個類型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值得註意的是,古墩類型、赫瓦鄰斯克類型和南西伯利亞的阿凡納謝沃文化使用尖底陶器,德涅伯·頓涅茨克類型和西西伯利亞的辛塔什塔—彼德羅夫斯卡文化使用平底陶器,薩摩拉類型和阿爾泰山南麓的克爾木齊文化則兼有平底和尖底兩種陶器,生動地反映了印歐人最初的分化和遷徙。

阿凡納謝沃文化主要分布于米努辛斯克盆地至阿爾泰山北麓,時代比顏那亞文化晚二三百年。以前對阿凡納謝沃文化的冶金技術估計偏低,似乎隻有零星的小件銅器。據俄國冶金史專家車爾尼克(E.N.Chernykh)研究,阿凡納謝沃時代至少還有一種大型銅斧,後來興起的奧庫涅夫文化和安德羅諾沃文化中仍使用這種銅斧。公元前1800年左右,阿凡納謝沃文化被來自北方森林草原地帶的奧庫涅夫文化取代。奧庫涅夫人屬于蒙古人種,是目前所知阿爾泰語系民族最古老的部落之一。公元前1600年安德羅諾沃文化的興起,重新恢復了印歐人部落在南西伯利亞的統治。

辛塔什塔—彼德羅夫卡文化是80年代末90年代初確認的一種青銅時代早期文化。1972—1974年,蘇聯考古學家基寧(V.F.Gening)在哈薩克北部車爾雅賓斯克附近辛塔什塔河畔首次發現該文化而定名為“辛塔什塔文化”,後與文化內涵相同的彼德羅夫卡文化並稱“辛塔什塔—彼德羅夫卡文化”。分布地域主要在俄羅斯南烏拉爾山東部,哈薩克北部車爾雅賓斯克以南,托博勒河與伊辛河之間草原地帶,南北長400公裏,東西寬150—200公裏。《中國大百科全書·考古卷》沒有提到這個文化,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出版的<中亞文明史>把它當作公元前8世紀西西伯利亞分布的一種青銅時代文化。其實,這個文化的歷史相當悠久,歐美各實驗室測定的碳14資料集中在公元前2200年至前1900年。俄國考古學家馬松(V.M.Masson)認為這個年代偏早,他根據陶器和銅器類型將其謹慎地定在公元前1800年—前1700年之間。盡管碳14資料有一定偏差,但是這項技術如今已相當成熟,不會偏差那麽遠。所以馬松的建議並沒有被人們普遍接受。

辛塔什塔—彼德羅夫斯卡文化延續時間較長,可分為三個發展階段:早期為形成期,多種文化因素相互融合,在烏拉爾山以西顏那亞文化強烈影響下,最終創造出獨具特色的辛塔什塔—彼德羅夫卡文化。有防御措施的橢圓形居址首次出現,獨特的葬儀初步形成,銅礦冶煉進一步發展,經濟形態是牧業與農業相結合的混合型經濟。

中期為該文化發展的鼎盛階段,亦稱辛塔什塔期。出現多處具有強大防御功能的居址,布局嚴謹,有完善的供水和排水設施,採用多重防御牆。大型墓地以辛塔什塔墓地為代表,墓葬排列有序。大型墓葬位于石冢中部,通常是兩座豎穴並排,地表有大型土木和日曬土坯混合構築的地面建築。墓葬分為多層,殉牲習俗盛行,往往隨葬家馬和馬車。一些墓室頂部發現火燒痕跡,說明死者下葬時舉行過某種點火儀式。

原始國家初步形成,出現第一次向西擴張浪潮,勢力可達伏爾加河流域。晚期為衰落期,辛塔什塔東部以彼德羅夫卡墓地為代表的文化因素西侵,構成該文化的彼德羅夫卡期。城址防御功能衰退,原有宗教意義減弱。埋葬禮儀變得簡單,石冢下通常隻有一座墓葬,復雜的地面建築消失,殉牲數量減少,殉馬習俗不復流行。銅礦開採和青銅工具製造有了長足發展,不僅滿足在地需要,而且長途販運到歐亞草原許多地方。

公元前1600年,辛塔什塔—彼德羅夫卡文化被新興的安德羅諾沃文化取代。辛塔什塔—彼德羅夫卡文化對中亞文明的重大貢獻是:首次將馬車引進中亞草原。正式發掘的殉葬馬車墓已達14座,一般置于豎穴木槨內,兩輪放在預先挖好的墓底溝槽中。即便按照馬松斷定的年代(1800-1700 BC),辛塔什塔—彼德羅夫卡馬車仍不失為中亞乃至東亞最早的雙輪馬車,為研究中亞戰車的起源與傳播提供了重要依據。

此外,辛塔什塔—彼德羅夫卡文化用土坯構築城牆和居址,流行圓形城垣。這種圓城在安納托裏亞、敘利亞—巴勒斯坦和外高加索亦均有發現,而新塔什塔的葬俗、銅器和陶器和上述城址及遺物也有相似之處,或說明它們之間有淵源關系。值得註意的是,圓形城垣和塔裏木盆地早期城市的建築風格完全一致,如克裏雅河流域的圓沙古城、孔雀河流域的營盤古城等,向東最遠一直分布到內蒙古西部額濟納河流域。中亞原始城市的發現相當重要,將為我們研究西域城邦諸國的起源帶來重要啓示。

克爾木齊文化與吐火羅人南下樓蘭克爾木齊文化是新疆境內年代最早的青銅時代文化之一,主要分布于阿爾泰山與天山之間,1963年在阿勒泰市附近克爾木齊首次發現該文化墓地而得名。在最初的報道中以為是突厥墓地,1981年始有較為全面的報道。從清理發掘的全部32座墓葬看,這個墓地沿用時間較長,從早期青銅時代開始,一直沿用到突厥時代。研究者對克爾木齊文化的定義相當混亂,有阿凡納謝沃文化、卡拉蘇克文化和鐵器時代文化等不同建議。本文所謂“克爾木齊文化”僅指這個墓地的青銅時代遺物以及天山東部地區同類文化遺存。

克爾木齊文化的墓葬結構和阿凡納謝沃文化類似,用石板構築方形墳院,墳院內建多座石棺墓(多達6座),墓上建石冢;既有單人葬,亦有亂骨叢葬。另一方面,克爾木齊文化還表現出強烈的自身特點,如在墳院外立墓地石人,隨葬石俑、石製容器,陶器類型和紋飾也與阿凡納謝沃文化明顯有別。我們有充分理由認為,克爾木齊文化是一個自成體系的單獨文化,它和阿凡納謝沃文化處于同一時代,但不屬于同一文化。從下面的討論中我們還將看到,克爾木齊文化向南一直分布到天山東部的奇台。其中一支後來南下樓蘭,形成小河—古墓溝文化。

克爾木齊的器物群可分兩類:一類以尖底或圜底陶器為代表,另一類以平底陶器為代表。分述于下:

第一、尖底陶器為代表的遺物,包括克爾木齊M3的雙聯圜底石罐和圜底石罐、M16的尖底罐、M24的陶豆、M17:2的圜底石罐、青銅刀和鑄造這類銅刀或銅鏟的石範。克爾木齊的尖底陶器又分阿凡納謝沃式和克爾木齊式兩類,阿凡納謝沃式陶器有M16的尖底罐、M24的陶豆;克爾木齊式陶器也有尖底罐,但紋飾不見于阿凡納謝沃陶器,如M16的另一件尖底罐和奇台發現的尖底罐。M17的兩件石範相當重要,一件用來鑄造銅刀,類型和M16出土的銅刀完全相同,必屬同一時代;另一件是鑄造銅鏟的合範,在塔城附近安德羅諾沃古墓中發現過這類銅鏟。安德羅諾沃文化進入新疆和南西伯利亞後,吸收了當地許多文化因素。

從M17出土石範看,這種安德羅諾沃銅鏟實際上源于克爾木齊文化。據車爾尼克研究,歐亞大陸的冶金術可分7個區和三個發展時期,薩彥—阿爾泰地區屬于第7區,冶金術起步較晚,在第二個發展時期的第二階段才出現冶金業。公元前 3000年末—前2000年初,環裏海—黑海地區的冶金術走向衰退,在歐亞草原西部被洞室墓文化取代。中亞冶金術走上獨自發展的道路,開始利用草原東部薩彥—阿爾泰的原生礦。在西亞的影響下,青銅鑄造技術有了較大變化,採用封閉式合範。M17的石範即屬于這種封閉式合範。

第二、平底陶器為代表的遺物,如克爾木齊M7和M16的平底罐、M16的平底牛頭把石杯、M7的石簇和M21的小石俑等。這個系統的器物既不見西西伯利亞的辛塔什塔—彼德羅夫斯卡文化,亦不見南西伯利亞的阿凡納謝沃文化,應該是克爾木齊文化特有之物。

巴克特裏亞

(圖)吐火羅(圖)吐火羅

巴克特裏亞王國是公元前3世紀中葉希臘殖民者在中亞建立的奴隸製國家。首都巴克特拉(今阿富汗巴爾赫)。“巴克特裏亞”是古希臘人對今興都庫什山以北的阿富汗東北部地區的稱呼。這一地區是古代中亞、南亞、西亞的交通樞紐,公元前6世紀後期起為波斯帝國的一個行省,原居民屬東伊朗族。公元前329年馬其頓王亞歷山大大帝征服此地後,即以此為其東方領地的統治中心。塞琉西王朝統治中亞時,更將大批希臘人和馬其頓人移居此地。

吐火羅人曾于公元前2世紀從突厥斯坦遷往巴克特裏亞,希臘歷史學家們從這次遷徙中了解了他們。斯特拉波提到,在從希臘人手中奪取巴克特裏亞的諸族中有吐火羅人(Tokharoi),正好是這時候,中國史家們表明月氏人到達了其遷徙終點大夏,也就是巴克特裏亞的邊境。兩種發展進程如此一致,似乎形成了強有力的論據,支持那些把中國編年史上的月氏人看成是希臘史家筆下的“吐火羅”、梵文抄本中的“Tukhara”和以後羅馬時期的“印度-塞人”的歷史學家們。公元前255年,巴克特裏亞總督狄奧多圖斯一世(約前256~前248在位)宣告獨立。並委派其親屬和功臣為各州總督。

公元前230年,索格狄亞那總督歐西德穆斯奪得王位。公元前208年,他挫敗安條克三世率領的塞琉西軍隊,迫使後者正式承認巴克特裏亞王國。其子德米特裏一世(約前200~前185在位)即位後,將喀布爾、犍陀羅和旁遮普等地納入王國的版圖。至公元前2世紀70年代時,王國的版圖東起恆河中遊流域,西達波斯沙漠,南抵孟買灣,北界錫爾河,勢力鼎盛。但就在這時,監領興都庫什山以北地區的歐克拉蒂德斯發動叛亂,在巴克特裏亞稱王。從此,王國以興都庫什山為界,分裂為南北二朝,互相攻戰不已。一些勢強的總督或將軍乘機割據一方,國勢轉衰。

巴克特裏亞王國時期,中亞的農業和畜牧業迅速發展,種植小麥、稻谷葡萄。費爾幹納盆地以出產良馬著稱。公元前3世紀以後,城市經濟繁榮。希臘的宗教、建築風格、雕塑技藝、錢幣和金屬器皿的鑄造技術在中亞及南亞北部廣泛流行。由于希臘殖民者積極地同其故土保持聯系,加之中亞居民善于經商的傳統,這一時期的東西方交通亦有很大發展。從中國西北經中亞或從中國西南經由印度去西方的商道,都經過巴克特裏亞,因此中介商業十分發達。由希臘移民建立的巴克特裏亞王國的政治體製、經濟結構、文化構成等都植根于古老的希臘文明。由于這種外來文化是被移植、發展于同樣具有古老文明的中亞腹地,並不斷受到印度和波斯文化的影響與滲透,因而形成了一種以希臘文化為基調的混成文化。這種文化,對中亞古代文明的發展影響甚深,對中亞周邊各文明區亦有程度不同的影響。

年表

前256—248年迪奧多圖斯一世·索特爾(總督)

前248—235年迪奧多圖斯二世(稱王)

前235—200年歐提德穆斯一世·狄奧斯

前200—185年德米特裏厄斯一世

前200—190年歐提德穆斯二世

前190—180年安提馬庫斯一世·狄奧斯

前185—175年潘塔裏奧

前180—165年德米特裏厄斯二世·安提克圖斯

前180—165年阿加提奧克勒斯

前171—155年歐克拉提德斯一世

前155—130年梅納德·索特爾·迪卡伊奧斯(米林達)

前155—?年普拉托

前155—140年赫利俄克勒斯一世

前140—?年歐克拉提德斯二世

前130—125年安提馬庫斯二世

前130—95年斯特拉托一世·埃皮菲內斯·索特爾·迪卡伊奧斯

前130—120年阿爾切畢烏斯

前125—115年菲羅克斯埃努斯

前?—125年佐伊魯斯

前120—115年赫利俄克勒斯二世

前120—110年呂西亞斯

前115—100年安提埃爾西達斯

前115—95年阿波羅多圖斯

前95—80年佐伊魯斯;迪奧伊西烏斯;阿波羅範內斯

前95—85年尼西亞斯

前95—85年迪奧梅德斯

前95—80年泰勒福斯

前85—70年希波斯特拉圖斯

前85—75年埃米塔斯

前?—75年迪奧皮魯斯

前75-55,

或前40-公元1年赫爾馬歐斯·索特爾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