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峪溝麻扎村

吐峪溝麻扎村

吐峪溝麻扎村是一座反映新疆東部伊斯蘭文化背景下村落格局形態的典型代表,對研究伊斯蘭文化和幹旱少雨的沙漠綠洲文化的形成、發展有著重要的實物資料意義。在麻扎村內儲存有大量維吾爾民族的傳統民居,全是黃黏土生土建築,均是土木結構,有的是窯洞,有的是二層樓房結構有的窯洞是依山依坡掏挖而成,有的窯洞是用黃黏土土塊建成。 麻扎村的先民根據當地的自然環境和生存需要,就地取材,因地製宜,充分、巧妙地利用黃黏土造房,集生土建築之大成,是至今國內一座儲存完好的生土建築群,堪稱"中國第一土庄"。

  • 中文名稱
    吐峪溝麻扎村
  • 行政區類別
  • 著名景點
    吐峪溝千佛洞
  • 榮    譽
    中國第一土庄
  • 所屬地區
    新疆
  • 別稱
    中國麥加

​簡介

吐峪溝麻扎村吐峪溝麻扎村

吐峪溝麻扎村是中國第一個伊斯蘭教聖地,號稱中國的麥加;它還是佛教傳入中國的重要驛站,溝內的千佛洞是新疆著名的三大佛教石窟之一;村庄裏儲存完好的生土建築群,堪稱“中國第一土庄”。這樣一個具有豐富的人文旅遊資源的小村庄,就在著名的火焰山腳下,以前卻一直沒聽說過。一個不那麽知名的小村庄也有著沉甸甸的份量,可見中國不僅地域遼闊,而且歷史文化厚重。

這個村庄,完整地保留了古老的維吾爾族傳統和民俗風情。人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使用維吾爾語交際,信仰伊斯蘭教,穿著最具民族特色的服飾,走親訪友的主要交通工具依然是古典式的驢車代步。

徘徊在峽谷底處的村落中,仿佛置身于世外桃源,令人忘卻了都市的喧囂和人生的煩惱。那溪邊穿著鮮亮的民族服飾洗衣的婦女,那坐在古老的桑樹下頭戴花帽怡然自得地乘涼的白胡子老人,那在如時光隧道的券頂窯房下散步的蒙紗老嫗,那跟著遊客追逐嬉鬧的天真可愛的維吾爾族兒童,隻要進入視野,總令人久久難以忘懷。

在古老的村落中,獨具特色的民居處處閃爍著古老的“黃土文化”的光芒。他們繼承了2000多年來用黃土建造房屋的傳統習慣。房屋建築均是以黃土製坯建成的窯房,經濟實惠、冬暖夏涼、造型美觀。

歷史

麻扎在維語中是墓地的意思,能以墓地命名的地方肯定不是一般的墓地了。

“七聖賢墓”“七聖賢墓”

公元七世紀,穆罕默德創立了伊斯蘭教,其弟子葉木乃哈等五人來中國傳教,一路東行來到吐魯番,遇到一位攜犬的牧羊人,成為第一個信仰伊斯蘭教的中國人。隨後便結伴同行來到吐峪溝,在一山洞中修行,六人一犬最終成聖。後人將他們葬于此洞。

洞內現存六個土墳和一塊不規則的石頭,石頭的形狀有點象犬,後人便將它代表與聖賢同行的牧羊犬。

因此,吐峪溝麻扎又有“七聖賢墓”之稱,全稱為"吐峪溝艾斯哈布凱海夫"(波斯語,意為"聖人住的洞穴",也有翻譯為"阿薩吾勒開裴麻扎"),堪稱中國第一大伊斯蘭教聖地,被稱為“中國的麥加”。在伊斯蘭教聖地中有著顯赫的地位,是新疆最古老、最著名的兩個麻扎之一。

至今,這片墓地還受到穆斯林的虔誠崇拜。據傳,對于虔誠的穆斯林,它頗有靈性,可以幫助他們解脫危難;而對于居心叵測的異教徒,則會施以懲罰。

當地的穆斯林都說,到麥加朝聖前一定要先到吐峪溝麻扎。據德國人勒柯克記載,直到20世紀初,仍有來自土爾其、印度的穆斯林到這裏朝聖。現在每年前來朝覲的大陸、香港、澳門、台灣,以及德國、土耳其等地的穆斯林絡繹不絕。

傳說

天山雪水在中國最熱最幹燥的地方沖出一片綠洲。這是從麻扎村到千佛洞的一段。天山雪水在中國最熱最幹燥的地方沖出一片綠洲。這是從麻扎村到千佛洞的一段。

很久很久以前,天山深處有一條惡龍,無惡不做,令百姓惶恐不安。當地的最高統治者派哈喇和卓降伏惡龍,為民除害。經過一番激戰,哈喇和卓連砍六刀將惡龍殺死。惡龍倒臥在地,全身被鮮血染紅,成為東西走向綿延100公裏的火焰山,身上的六道刀痕便成了火焰山的六條溝:吐峪溝、連水沁溝、樹柏溝、木頭溝、葡萄溝、桃兒溝。

火焰山是天山的一條支脈,氣候異常幹燥,山上寸草不生。吐峪溝是被天山融化的雪水沖刷出來的,雪水從北部的蘇巴什村到南部的麻扎村縱穿整座山脈,最後流向庫姆塔格沙漠。

吐峪溝在維語中是“走不通”的意思,直到80年代,當地政府修建了一條翻越火焰山的簡易公路,把蘇巴什村和麻扎村連在一起,這條公路也叫連心路。公路的下面就是吐峪溝大峽溝。現在已有不少穿越愛好者涉水穿越大峽谷。

吐峪溝大峽谷長8公裏,平均寬度約1公裏,從北向南把火焰山縱向切開,火焰山最高峰便位于峽谷中。

名勝古跡

千佛洞

吐峪溝千佛洞據調查,是吐魯番地區現存于高昌時期最早、最大、最具有代表性的石窟群。曾發現西晉元六年(296)的<諸佛要集經>寫本以及前秦甘露二年(360)沙門靜志寫的《維摩經義記》等佛典千佛洞窟密度大,種類較多,有禮拜教、僧房、講經堂、禪室。現存有編號洞窟46個,其中9個洞窟壁畫儲存較好。溝東區東南第4號窟較為完整,存“廣毗大王”等幾處題記,字型與羅布淖爾晉簡書法完全一致。石窟分正方或長方兩種形製。作正方形穹廬頂,中心設高壇基,四壁有弧度,與中原晉墓形製相近。窟頂畫蓮花,四周畫條幅,條幅中畫立佛之象。穹隆頂外四隅畫有千佛,分左、右、後三壁。壁畫分上、中、下三層,中層畫佛本生故事,上層畫千佛,粗線條畫人物輪廓,圖上有漢文題記;有的窟中央鑿出中心柱,有左右甬道,分前、後室。窟頂有卷頂、套鬥頂、穹窟頂等。壁畫題材主要是因緣佛傳圖、立佛、千佛、七佛、禪僧和本生、供養等。佛裝及所繪人物用墨線勾輪廓,具有中原北方地區石窟的某些特點。東南區4號洞窟開鑿時間較早,儲存亦較好,窟內塑立佛像,繪坐旨、千佛及天王像等,並繪兩壁畫,側耳室尚存“僧知空”的漢文題記。

吐峪溝幹佛洞見證記錄了一段極不平凡的宗教興衰史,是新疆著名的三大佛教石窟之一。洞內的石窟、壁畫是研究我國佛教文化、佛教美術史、建築史的歷史依據和實物資料,具有不可估量的歷史和藝術價值。

吐峪溝霍加墓麻扎相傳建于伊斯蘭教創教之初,距今已有1300多年歷史。此麻扎影響很大,朝拜者除新疆外,還有來自甘肅寧夏青海等省區和穆斯林教徒。

另外,在麻扎村內的清真寺是麻扎村人共同設計參與建造和施工的集體作品,它們既是宗教文化的產物,也是歷史文化的積淀,科考價值很高。

風土人情

在麻扎村內儲存有大量維吾爾民族的傳統民居,全是黃黏土生土建築,均是土木結構,有的

中國的麥加中國的麥加

是窯洞,有的是二層樓房結構,底層為窯洞,上層為平房,屋頂留方形天窗;有的窯洞是依山依坡掏挖而成,有的窯洞是用黃黏土土塊建成。其特點是經濟實惠、冬暖夏涼、造型美觀。家家戶戶由彎曲和深淺不一的小巷相連,即使從屋頂走也可達到串門的目的。古老民居的門窗都很古樸,但又蘊藏了深厚的文化。門框上刻有各種紋樣的木雕門鐺,有花卉形狀、幾何形狀和果實形狀。窗框窗格上的紋樣也是多種多樣,都反映了個人的喜好。甚至從門窗的不同製作中,讓人推測出房屋主人過去的職業、愛好或地位。

麻扎村的先民根據當地的自然環境和生存需要,就地取材,因地製宜,充分、巧妙地利用黃黏土造房,並採用了砌、壘、挖、掏、拱、糊、搭(棚)等多種形式,集生土建築之大成,是至今國內一座儲存完好的生土建築群,堪稱“中國第一土庄”。

佛教聖地

在成為伊斯蘭教聖地之前,這裏曾經還是盛極一時的佛教聖地。

德國人勒柯克在吐峪溝麻扎村住過的房子。德國人勒柯克在吐峪溝麻扎村住過的房子。

公元444年,沮渠安周在吐魯番稱王,在吐峪溝開山鑿洞,恭身禮佛,吐峪溝石窟,在南北朝時期,成為高昌王國最高統治集團全力經營的佛教重地之一。

進入唐代,吐峪溝的佛教洞窟,有了進一步的發展。據敦煌莫高窟中的唐代文獻《西州圖經》殘本描述,吐峪溝中,寺院重重,綠樹成蔭,佛寺、禪院密集,煙火不斷,溝谷深處,難見星月。佛寺中的高塔,聳人雲霄;橫跨溝谷的橋梁,如彩虹在天。

到了十五世紀,伊斯蘭教在東疆勢力強盛。嚴禁偶像崇拜的伊斯蘭教視佛寺裏的拜像行為為魔鬼行為,伊斯蘭的武士們,憑借強大的軍事力量,對視為異端的佛教思想進行了徹底的打擊和破壞。

佛教活動受到致命打擊,但佛教勝跡並沒有完全消失。勒柯克說,他還見到一座大型佛教廟宇,像燕巢似的依附在岩壁上。

1916年發生在吐峪溝的一次強烈地震,使廟宇整個墮入了峽谷,再也不見蹤影。

而藏在洞中的文物也遭受了人為的洗劫。

19世紀初,德國探險家格倫維德爾與勒柯克刮走了最精美的壁畫,拿走了溝東一間密室裏滿滿兩麻袋的文書和“驚人的刺綉品”。

搜掠過敦煌文物的斯坦因也沒放過吐峪溝,先後兩次在吐峪溝“找到了不少好看的壁畫和塑像殘片”。

經過種種劫難,曾經盛行一時的吐峪溝石窟已經面目全非,號稱千佛洞的洞窟現存有編號的隻有46個,其中儲存較好的隻有9個。

藝術價值

歷史上人民民眾的藝術創作熱情一般都集中在宗教建築中,麻扎村也不例外。民居是維吾爾族生活的基本環境空間,是家庭的基本單元,是一家人最穩定的朝夕相處的生活必需品。特別對于生活在幹燥景觀色彩單調的沙漠戈壁中的人來說,家居必須與這種惡劣環境形成對比,因此,維吾爾民居相比其它民族民居更重視室內色彩、室內裝修、家俱與床上用品、家居陳設與家居飾物的選擇,即更具藝術性。因此,許多民居在壁龕設計、掛氈、天花彩畫、室內柱廊、石膏飾件上各具特色與創意。是色彩紛呈的個人創作空間,其藝術價值非常高。

另外,當地出土的文物,如舍利盒、彩陶、器皿等也具有高度的藝術價值。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