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劫 -2009年傅東育導演電視劇

名門劫

2009年傅東育導演電視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名門劫》是由上海劇酷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出品,傅東育執導,周一圍、沈佳妮、高明、鄭愷主演的年代愛情劇。

該劇講述了社會動蕩時期顏家兩代男女顏正清、艾靈慧、談若雲、顏書鴻、單卿等,圍繞嘉德堂藏書樓展開的情感故事和家族紛爭。 于2009年3月26日在深圳電視劇頻道首播。

  • 中文名稱
    名門劫
  • 外文名稱
    A robbery
  • 集數
    28集
  • 出品時間
    2008年
  • 導演
    傅東育
  • 製片地區
    中國
  • 語言
    國語
  • 首播時間
    2009年3月26日
  • 色彩
    彩色
  • 編劇
    金一鳴
  • 出品公司
    上海劇酷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 發行公司
    上海劇酷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 每集長度
    42分鍾
  • 首播平台
    深圳電視劇頻道
  • 製片人
    陶萄
  • 主演
    高明,沈佳妮,周一圍,鄭愷,牛飄,馬睿
  • 類型
    愛情 ,家庭,倫理
  • 線上播放平台
    樂視網
  • 其它譯名
    名門望族
  • 拍攝地點
    浙江平湖、烏鎮、南潯以及上海
  • 攝影
    陳軍

劇情介紹

《名門劫》原名《名門望族》。該劇以民國初年江南古鎮南潯的名門望族顏家為演繹舞台,以“藏書”、“奪書”和“護書”為故事載體,記錄了社會動蕩時期,顏家兩代男女顏正清、艾雅倩、談若雲、顏書鴻、單卿等,圍繞嘉德堂藏書樓展開的情感故事和家族紛爭,糅合顏家、簡家和艾家從政治、經濟、文化到愛情、婚姻的血淚情仇,折射出國家和民族利益在民間個體層面的深度植入。

演職員表

演員表

周一圍飾演顏正清

高明飾演 顏書鴻

孔琳飾演 單卿

沈佳妮飾演艾靈慧

名門劫

鄭愷飾演 顏正明

牛飄飾演 簡洹章

張依茹飾演 二姨太

劉妍言飾演 玄兒

王媛可飾演 凌若雲|雲兒

藺達諾飾演 顏正白

馬睿飾演 三姨太

譚增衛飾演 譚伯

穆佳男飾演 水生

張曉瑾飾演 梅子

角色介紹

顏書鴻------男,49歲到53歲,南潯之首富,為保藏書樓竭盡一生。

不惜手段做出各種令人不解之事,其實隻為一個目標。他以小惡體現著他的大愛,是一個中國傳統男人的象征。

顏正清------男,21歲到28歲,顏家長子,少年時母親亡故,為人謙和不善與人爭鬥,但殘酷的現實迫使他改變初衷,在與父親的較量中感受到父親博愛,與父親抗衡中愛上了藏書樓,並視若生命。

名門劫

顏正白------男,19歲到26歲,顏家二少爺,二姨太所生,留日歸來,思想新銳,他認為隻有自己是最合適的藏書樓樓主,但是父親依然把大任交給了長子,他在失落的和壓抑中難免會做出瘋狂之舉。

顏正明------男,18歲到25歲。顏家三少爺,三姨太所生。激進的他充滿了正義感,不滿大家族的壓抑氛圍,沖破牢籠,走了一條光明之路,也給自己找到了一份始出與復仇後歸于真愛的美滿姻緣。

單 卿------女,27歲到33歲,顏家四姨太。年輕、漂亮、嫵媚,身懷堅定目標,心智過人,深受老爺喜愛的同時也引起老爺的懷疑,最後深為老爺的人品所折服,心甘情願為老爺和自己所愛的藏書樓而死。

艾靈慧------女,18歲到25歲,艾家獨女,正清之妻。傳統美德的代表,也是純真情感的縮影。在她曲折的情感命運中,她找到了屬于自己的真情,也擔當起顏家掌門媳婦的責任。

談若雲------(雲兒)女,17歲到24歲,庄家之後,正明之妻。本有堅定目標,也有野心和報復之大任,深深地被正明男人品格和真情所感動,也被正清的善良所感化,于是註定放棄復仇。

二姨太------女,42歲到49歲,一個吃齋念佛的善心女人,力圖維持住表面上的所有平和,也不願意參與爭奪。

三姨太-----女,36歲到43歲,是個天生愛嫉妒的女人,心裏充滿了小陰謀,總以為子榮便母貴。

簡洹章------男,48歲到55歲,在上海經商,為人狡猾,在爭奪藏書樓的行動中有著自己的目的和任務。但人算不如天算,他在一次次的失敗中最後也感悟到一切皆身外之物。

簡思翰------男,18歲到25歲,簡家之子,喜好音樂,曾與靈慧相戀。

簡思蓉------女,15歲到22歲,簡家之女,單純而熱烈。

艾重遠------男,46歲到53歲,靈慧之父。

丸 造------男,56歲到57歲,正白導師,潛心研習版本學。後來到中國,利用正白來實施自己的目的。

木 村------男,30歲。受過訓練的日本特工。心狠手辣,忠于丸造。

潘 伯------男,55歲到62歲,顏府管家,八面玲瓏,善于打圓場。

玄 兒------女,19歲到24歲,四姨太之使女,會武功,機靈漂亮,受水生之愛,但她對四姨太無比忠實,也對所為之奮鬥的目標毫不懈怠。

水 生------男,22歲到27歲,老爺的貼身護衛。機智忠誠,是老爺最信任的人。

艾夫人------女,43歲50歲,靈慧之母。

簡夫人------女,42歲到49歲,簡洹章的太太。

主創信息

導演信息

《名門劫》,由著名編劇金一鳴編寫劇本。

該劇導演曾執導過《梧桐雨》、《無罪辯護》、《沃土》、《謝謝你曾經愛過我》等多部屢創收視新高的電視劇,是國內知名的實力導演,2004年曾經獲得“全國十佳導演”榮譽稱號。

攝影是《恰同學少年》的主攝影,這部戲播出後引起全國觀眾的熱捧,被譽為“紅色經典青春偶像劇”。另外,陳軍還擔任過《大河頌》、《西安事變》、《大國醫》等劇的攝影,有著豐富的創作經驗。

主演信息

1,高明:曾先後奪得過華表獎、金雞獎、百花獎、飛天獎等重大獎項的最佳男主角獎,是觀眾心目中歷久不衰的實力派老演員。他在電影《孔繁森》中飾演的“孔繁森”、在電視劇《誓言無聲》中飾演的“許子風”等經典熒屏形象,至今仍為全國觀眾津津樂道。他在《蒼天在上》、《和平年代》、《大法官》、《至高榮譽》、《黑洞》、《絕對權力》、《國家公訴》、《大清官》、《王忠誠》等劇中的精彩表演,也奠定了他影視界“常青樹”的地位。

2,女一號:孔琳,在《血色清晨》、《大紅燈籠高高掛》、《小魚兒與花無缺》《神雕俠侶》、 《福星高照豬八戒》 、《給婚姻放個假》等影視劇中的表現,為觀眾所熟知。

3,周一圍:被海岩譽為“陸毅第二”。他在《深牢大獄》、《滇西往事》、《謝謝你曾經愛過我》等劇中均有精彩演出。

周一圍在劇中出演顏家大少爺顏正清。連日來,因為天氣炎熱,劇組幾乎每天都有人中暑,但還得堅持拍下去。周一圍說:“拍戲靠的就是玩命,中暑也得拍下去。梅雨季節過後的頭幾天,衣服就像剛從甩幹機裏拿出來。後來的幾天,衣服甚至就是沒甩幹的,剛洗完就穿上了。所以,這個季節拍雨戲是最幸福的了。”

有趣的是,不管怎麽曬,周一圍都不會黑。他笑著說,小時候他曾故意站在大太陽下暴曬,希望自己跟別人一樣黑一點,但無論站多久,他就是黑不了,現在也是這樣。于是,劇組的人給周一圍取了個外號叫“氣死太陽”。

頂著“岩男郎”的名號出道,這幾年在娛樂圈的經歷讓周一圍成熟了不少。他比同齡人成熟甚至滄桑了許多。周一圍十分老成地分析:“演員最好不要對自己有什麽期待。其實,演員沒資格規劃自己的未來,因為我們是很被動的,很多事情沒得選。其實把什麽都看透了也是很累的,大家別學我,生活還是需要激情的。”

4,沈佳妮:她所出演的影片《西幹道》曾獲得東京電影節評審會特別獎。她在電視劇《向天真的女生投降》中的表演,同樣令人稱道。

5,王媛可:王媛可談起由她主演的從二少阿麼到化身復仇天使的雙重人物角色時,說“我演的這個角色極富戲劇性,就像現代戲中的臥底。表面上是不問世事、波瀾不驚的美麗少阿麼,但其實是為了家族幾代人的仇恨和怨恨,而不得已帶著家族的重托、祖輩的遺志打入另一個大家族去當復仇的臥底。”

由于情節復雜,人物關系密切,王媛可在表演中也格外用心。她也利用拍戲之餘經常研究劇本,看一些相關的書籍充電,使得她本人更能貼近于當時那個年代人們的內心。

6,沈佳妮

在之前的作品裏,從被海岩相中出演<平淡生活>裏的優優,到《向天真的女生投降》中的姚蘭,沈佳妮出演的都是現代都市女孩的角色,但由于之前與導演傅東育在《向天真的女生投降》中有過良好合作,沈佳妮自身獨特的氣質也給導演留下深刻的印象,再加上沈佳妮本身便是上海人,與劇中的人物在感覺上也非常搭配,得以讓導演欽點沈佳妮出演《名門劫》,在劇中飾演周一圍的太太。

《名門劫》是沈佳妮與周一圍的首次合作,在劇中兩人有大量的對手戲,兩個人一個是新近崛起的優質偶像,一個是星途坦蕩的影視話劇三棲美女,兩人會在《名門劫》中碰撞出怎樣的火花,這無疑成為眾人關註的焦點。談及兩人的首次合作,沈佳妮表示很開心,她說看過周一圍的一些作品,感覺周一圍身上有一種獨特的氣質,一直希望有機會能合作,而且兩人都是因主演過海岩劇而被觀眾所認識,非常有緣分,所以很開心這次能在《名門劫》中合作。

精彩看點

《名門劫》拍攝的第一站選在浙江平湖莫氏山庄陳列館。莫氏山庄獨特的江南宅院氣息,和本劇濃厚的江南文化底蘊、神秘的豪門恩怨情境非常契合。  

本劇是一部兼具思想性和藝術性的南方風格精品劇。雖然也是以“宅門戲”為表現元素,但和北方宅院戲的粗獷狂放不同,本劇會更多體現江南宅院戲的秀美雅致。而且,在敘事手法上,會穿插一些“懸疑劇”的表現方式,營造迷霧重重的情景氣氛;在藝術表現上,力求為觀眾呈現一出人性、道德、信仰、經濟、政治、文化的大拼盤,把善惡美醜的針鋒相對,悲壯雄渾的歷史傳承,文化良知的精神閃現,對應野蠻的靈魂沖撞,和愛國主義的沉重張揚向觀眾娓娓道來,在歷史的攪拌和現實的吞食中給人于無限感懷。

分集劇情

第1集

民國24年春,南潯富商顏書鴻的府門前賓客如雲,原來這天是他50歲的壽誕。來賀壽的顏家世交艾重遠本與顏家約定,將女兒艾靈慧嫁進顏府做長房媳婦。不料靈慧卻當著顏書鴻的面拒絕了這門親事,令顏書鴻心中十分不快。

顏府壽宴上,眾人隻見二少爺正白、三少爺正明來給父親敬壽酒,卻不見大少爺正清。其實,大少爺正清自母親死後就離家索居在外。即使父親大壽之日也不肯回家來。當夜顏書鴻突然昏到在書房裏,令府內上下一片混亂。

來參加壽宴的簡洹章本也是顏家世交,趁機力勸艾家慎重考慮與顏家的親事。其實是想要艾家將女兒靈慧許配給自己的兒子思翰。艾重遠心領神會,簡、艾兩家均以顏老爺病重不宜打擾為由很快告辭了。

當聽說父親就要離開人世的訊息時,終于,幾年不進府的大少爺正清趕回了府裏。管家潘伯替垂死的顏書鴻宣讀了遺囑,可大少爺正清死活不願接受父親特意留給他的藏書樓。彌留之際的顏書鴻允諾正清,隻要他肯接下藏書樓,他死去母親的靈位就可進顏家祠堂。善良的正清含淚答應了父親的請求,接下藏書樓,父親終于撒手而去了。

第2集

顏書鴻一死,三房太太悲切之餘卻各懷心事。三姨太忽想起,老爺臨走沒有交代顏家一件最為貴重的物件--祖上遺傳的一片金柬。于是,三個女人一同來到老爺書房尋找金柬,可是眼前的景象使她們嚇了一大跳,老爺的書房早已被翻得亂七八糟。經不住三房太太的盤問,管家潘伯隻得告訴她們金柬藏在老爺身上。其實,三個女人中,隻有四姨太知道金柬和藏書樓緊密相連,可是單卿沒有向大家說破金柬所蘊涵的秘密。誰都不知道,其實給老爺下毒之人就是她。而對于金片,她早已經派她的丫鬟玄兒下手了。

面對眼前一幢隨時都帶來巨大價值和危險的藏書樓,顏家的三個少爺開始了自己的人生打算。正清依然想著早點回到自己的小香燭店去,而正白想著盡早能夠去日本留學,可正明早就厭煩了顏家壓抑的環境,隻想去做一個能夠拿槍打仗的軍人。可是命運似乎總是和他們開著玩笑,他們無論如何都不會想到,有一天藏書樓和他們的人生將要共存亡。

三姨太、四姨太都想拿到藏在老爺胸口的金柬,可他們先後掉包而來的金柬卻都是假的。而誰也沒想到連吃齋念佛的二姨太也動了手,其實,二姨太隻是為了庇護兒子正白,因為,正白也在想著金片。

不料,靈堂之上的顏書鴻突然生還,嚇得眾人四散而去。

第3集

鎮上名醫範郎中向大家證實了老爺不死的秘密,原來在壽誕之日停電的時候,有人可能在顏書鴻的酒中下了一顆叫做“還魂散”的毒葯,正是這粒毒葯使老爺在鬼門關上走了一圈。

唯有老爺知道,與顏家有世代仇怨的韋家後人可能給自己下了毒。原來,清朝康熙年間,南潯韋氏家族有個瞎子文人突萌發修正明史的念頭,不料,明史修罷卻惹怒清廷。整個韋氏家族幾乎被滅門,而告發韋氏家族的恰是顏、簡、艾三家,象征著韋氏家族榮譽的藏書樓也到了顏氏門下,300年來,韋家人雪洗氏族恥辱奪回藏書樓的行動從來沒有停止過。

實際上,四姨太單卿對是否能拿到金柬充滿了危機感,而老爺似乎已經察覺到了什麽。而三姨太和二姨太也是心驚肉跳,惟恐老爺看出破綻。但老爺似乎對金片被掉包無所謂,依然按兵不動。

正清期望父親收回成命,因為,他並不想要藏書樓。他牢記著母親臨終前的教導,不沾顏家半點財產。與此同時,艾家女兒靈慧已和簡家少爺思翰情定上海,簡家就要迎娶靈慧做兒媳婦。本于艾家有婚約的顏書鴻,把簡家和艾家都請到了南潯,可是三家人不歡而散。

顏書鴻下決心要把靈慧娶進門給正清做妻子,但正清絲毫不領會父親的心意,即不接書樓也不願娶靈慧,一直居住在府外。這時,一個美麗的姑娘刻意地走進了正清的世界,她的名字叫雲兒。

第4集

正清和雲兒一見傾心,而雲兒就像是老天派來的仙女一樣,抓住了正清的心。一向缺乏關愛的正清,第一次感受到一份久違的真情,他做夢都想娶雲兒做自己的結發妻子。顏府裏三房太太都隱約知道金片與藏書樓密切相關,一面希望老爺能夠說出顏家金片的下落,一面又怕惹惱了老爺,老爺收回成命把已分配好的遺產再收回去。但在鬼門關上走過一回的顏書鴻這次卻格外開恩,承諾自己堅守男人信念,視誠信為自己的左右銘,所分配之遺產再不收回。

其實顏書鴻自中毒醒來後,就一直寢食難安,金片和藏書樓的安危一直捆擾著他。可他不知道,另一個和他同樣睡不著的人就是他的四姨太單卿,單卿時刻都想著奪回原本屬于韋家的藏書樓,為了這個目的她在顏家已經潛藏了8年。正清在懵懂中愛上雲兒,卻不知道雲兒為什麽會那麽巧妙地出現在自己的身旁。四姨太單卿看出正清已愛上了雲兒,來到香燭店鼓動正清娶了自己所愛之人。

顏書鴻對長子正清寄予厚望,一直認為正清是藏書樓的最佳繼承人,但正清似乎與自己總是貌不合心不近。為讓父親能夠接納雲兒,正清答應父親正式接下書樓,並把小香燭店交由雲兒看管,卻不知一個惡毒的計畫已經在顏書鴻心中誕生。南潯鎮的小橋上,正清和雲兒依依不舍。雲兒被正清的一番真情所動,夕陽下倆人依依惜別,卻不知從此他們會天各一方。

第5集

正清告訴父親自己要娶外鄉人雲兒做妻子,使顏書鴻十分吃驚,遂對雲兒的來歷產生了懷疑,便要兒子帶雲兒來府。正清急切地帶著雲兒走進顏府,當老爺顏書鴻那雙鷹一樣的眼睛在雲兒的身上掃來掃去時,雲兒隻覺得心髒像被劍刺破了一般。于是,雲兒的回答漏洞百出,盡管一旁的四姨太極力地為雲兒說著好話,但是顏書鴻依然覺得雲兒來著不善,下決心要鏟除她。

二少爺正白和三少爺正明對大哥娶什麽樣的女人都有著不同的意見,他們不知道這個姑娘註定要走進顏家。正清下定決心要娶無依無靠的外鄉人雲兒做妻子,且父親似乎已經準備接納雲兒,于是,他放心地開始做起藏書樓的樓長。

顏書鴻反復測試雲兒,終判斷出雲兒就是韋家的之後人。其實顏書鴻有足夠的理由懷疑雲兒是韋家的後人,他猜測雲兒是想通過和住在府外的正清相愛,最後打進顏府。300年來顏府總是要碰到這樣或那樣的復仇者,她們無一例外都是女人,不殺則後患無窮。

四姨太單卿沒想到,老爺叫她去親手殺了雲兒。單卿為博得老爺對自己的信任,隻得來到香燭店,親自給雲兒喂下了劇毒之葯,雲兒毫無掙扎地死在了四姨太的懷裏。單卿的眼淚靜靜地流下,為了家族榮譽、為了復仇,韋家的女人們隻會擦幹眼淚勇往直前.

第6集

顏書鴻不動聲色把藏書樓的一切典故都告訴了兒子,希望他從此能夠替自己看護好藏書樓。當太陽升起的時候,正清開啟藏書樓的窗戶,陽光似乎照耀著300年來的歷史,讓一切不再那麽血腥,讓一切都恢復到應該有平靜、祥和中。他似乎也感受到了300年前的藏書樓的真正內涵,不知不覺中,他已經把自己的命運和藏書樓聯系在一起。

藏書樓裏的正清日夜思念著雲兒,卻不料,雲兒早已被父親痛下殺手離開了自己。正清終于得知雲兒已經死去,幾乎發了瘋。顏書鴻心意已決,成功地阻斷了兒子正清府外所有的道路,把他逼回顏府,也把兒子從此逼進了浩瀚堂藏書樓。

看著大哥正清隻能把自己的命運鎖在顏府,正明、正白決定離家去遠方。正明不辭而別去廣州上了軍校,而乖巧的正白提出要去日本留學,父親隻得答應了他。

艾重遠預感顏家不會善罷甘休,便欲和簡洹章盡快定下兒女大事。偏在這時,簡家生意一落千丈,並不能馬上娶靈慧進門。不料就是這一緩,給了顏書鴻喘氣的機會,顏書鴻開始他的一系列行動。

這天,平靜的艾家葯店已經打烊了,但是一伙神秘的人敲開大門,偷偷綁架了艾重遠。

艾夫人在萬般無奈和焦急中趕到了南潯,她希望顏家能夠看在過去曾結親的份上,幫助自己擺脫困境。

第7集

艾家母女此刻已方寸大亂,隻能求助與顏書鴻。表面上,顏家大發善心,實際上顏書鴻對于艾夫人的求助早有所料。于是,顏書鴻親赴湖州與綁匪面談,並支付了一半贖金,這令艾家母女十分感激。誰都不知道,這一切都是顏書鴻和四姨太單卿精心設下的一場局,為的就是要把靈慧娶進顏府,而靈慧身後的嫁妝才是顏書鴻志在必得之物。

艾夫人力勸女兒靈慧重新答應顏家親事,這樣成可能救下父親艾重遠,無奈中,靈慧隻得答應。顏書鴻便馬不停蹄趕赴上海,迫使生意失敗的簡家,在關鍵時刻收下顏家的巨額資金援助,也被迫放棄了與艾家的婚約,但從此簡家和顏家結下了冤恨。

艾重遠還在綁匪手中,艾夫人救人心切,巴不得顏家立刻娶了靈慧。但正清卻無意要娶靈慧,顏書鴻和四姨太都說動正清為救艾重遠必須迎娶艾靈慧,善良的正清終成了父親手中的一枚棋子,為促織父親救人,正清答應娶靈慧。正清和靈慧誰也沒有想到,原本兩個不相愛的人,從此會廝守一生。

蒙在鼓裏的簡思翰並不知道父親已經與顏家達成協定,而心愛的艾靈慧已下定決心要奔赴南潯。簡家人小心地守著這個秘密,而這時的靈慧已經匆忙入嫁顏府了。隨著靈慧的嫁入,艾家手中的第二片金片按照祖宗協定作為嫁妝帶到了顏家,至此,顏書鴻完成了與艾家聯姻的重要任務。

第8集

可是不愛正清的靈慧嫁入顏府,卻早已想好要為簡思翰徇情,于是在新婚之夜選擇自殺。

靈慧的不斷尋死把顏府鬧的是雞飛狗跳,三房太天埋怨不斷,也使正清手忙腳亂,更使顏書鴻十分惱火。艾夫人含淚勸阻女兒不能再尋死,畢竟她的父親艾重遠還在綁匪手上,艾家還得指望顏家支付另一半的贖金。

見靈慧還不死心,艾夫人隻得拿出了簡家實現備好的簡家毀約的信件,迫使靈慧終于明白不能再鬧,自己的愛情對救下父親豪無意義,且思翰已經不打算再娶自己為妻,終于答應母親認命。

靈慧雖然大鬧顏府,但正清的善良還是贏得了靈慧的好感。靈慧下決心要真誠待正清,便說出自己和思翰曾相愛之事,不料卻使正清下決心不和靈慧圓房。因為,和靈慧結婚本身就是正清為救艾重遠而做出的義舉,正清也不愛靈慧。

正清要父親答應自己休了靈慧,卻惹惱了老爺顏書鴻,父子倆再次發生爭執。倔強的正清第二次搬進藏書樓,把新婚妻子靈慧冷落在一邊,使靈慧的心裏頓入苦海。

遠在上海的思翰莫名其妙地失去了靈慧的訊息,欲去湖州找靈慧,遭到家人的再三阻撓。簡洹章雖然自責于自己,但還是下決心不告訴兒子真相。簡家人都希望思翰能夠盡快忘卻對靈慧已不可能的愛情,但思翰註定是個愛情之上的人。

艾重遠終于從綁匪手裏生還歸來,艾家人在顏家是抱頭痛哭。這使作惡的顏書鴻也心生一份憐憫,遂下決心一定要善待大兒媳婦靈慧。

第9集

顏書鴻自以為正清接下藏書樓,又娶了可心的靈慧,從今往後就可安心立命。可是正清卻執著地希望父親答應自己休了靈慧,其實是想給靈慧一份自由身,于是在大雨天跪請父親答應休靈慧,這使顏書鴻十分惱怒。

靈慧終被正清的善良感動,心中開始惦念起住在藏書樓的正清。而正清似乎依然不能接受自己。正清、靈慧苦苦地折磨著對方,而三房太太都還沒有忘記金片的存在。二姨太和三姨太都惦記著自己兒子的未來,而隻有四姨太似乎什麽都不爭,但三姨太卻還是時刻警惕著四姨太,她可萬萬不想看到四姨太為老爺再生下個一男半女的,所以在四姨太的治療不育症的湯葯裏暗暗下了其他幾味葯。

玄兒始終沒有忘記主子四姨太的囑托,總是想方設法地接近藏書樓,這一日在後花園和水生相遇,兩個年輕人各為主子,卻心有所許。四姨太單卿終于告訴玄兒金片的真正秘密,使玄兒大吃一驚,她知道自己必須還得進藏書樓繼續尋找金片。

正清認真地履行一個藏書樓主的職責,可每到晚上藏書樓就不得安靜,似乎總有人在樓裏走動,但是他卻總是抓不到這個半夜光顧的人。這天與這個內鬼不期而遇,對方留下了一雙綉花鞋卻成功而退。

水生愛著玄兒,倆人偷偷溜出去府外去遊玩,並暗傳情愫。而這天很少出藏書樓的正清突然出樓來,令靈慧十分高興,可是她發現自己的丈夫正提著一雙女人的綉花鞋在府裏找女人試穿。結果鬧得大家都很不愉快,老爺更是為此大光其火。

回到府裏玄兒挨了四姨太的耳光,因為正清拿到的那雙鞋就是玄兒不得已留在藏書樓裏的,而藏書樓裏的“鬼”就是玄兒。

這天夜晚正清在藏書樓巡夜時又遇上一個黑影,在追逐中,正清被黑影一劍刺傷。

第10集

正清受傷令妻子靈慧十分心疼,也十分掛念。四姨太先是花解了綉花鞋的危機,近而有意告訴靈慧,正清喜歡的人叫雲兒。隻有把正清拉出藏書樓,才能博得他的一顆真心。靈慧幾乎已經不能再忍受下去了,遂在藏書樓門口大聲告訴正清,他再不出來,自己就離開顏家。河邊,正清向靈慧開啟心扉,兩個苦命的年輕人,決定忘卻過去。

正清和靈慧圓了房,三姨太卻並不高興,她知道,萬一靈慧生下第一個長孫,藏書樓的繼承勸就再也不可能到不了兒子正明的手下,她必須趕快行動,偷了金片再說,但是似乎沒有機會下手,因為誰也不知道老爺把金片到底藏在哪裏。

二姨太滿足于吃齋念佛,不願意爭名奪利,但是也不能阻止三姨太想東想西。長于醫葯世家的靈慧,無意中發現四姨太每天吃的治療不育症的湯葯實為瀉葯,對不育大為不利。靈慧的攪和惹惱了三姨太,三姨太暗中把靈慧用門板撞暈,使正清格外心疼。正清受傷,靈慧惦念。而靈慧受委屈,也讓正清感到一絲掛念,他們終于真心相愛。

四姨太得知湯葯的真相後,借題發揮好好地大鬧了一場。殊不知,四姨太根本就不想為顏家生下後代,她從來就不喝下那所謂的治療不育的葯,因為,她從沒忘記顏家是韋家的仇人。三姨太表面上吃了虧,但心裏還想著要得金片。

平靜的顏府總有不太平的時候,貪婪的三姨太悄悄鑽進了老爺的書房,不料被老爺撞見,老爺一怒之下要休了胡作非為的三姨太。為了能救下三姨太,二姨太和四姨太同時都給老爺跪下了,但是老爺絲毫不為所動。

第11集

就在眾人都認為無望之時,離家很久的正明突然一身軍裝回到了府裏,令三姨太看到一線希望。老爺感到左右為難,遂把處置三姨太的權利交由長子正清處置,善良的正清原諒了三姨太,使回家的三少爺感到了久違的親情。

正清帶著弟弟正明走進了藏書樓,但正明和正清都沒有想到,不久他們都和神秘的藏書樓結下不解之緣。正清要求著弟弟正明能夠為自己弄把槍來,因為他已經深刻地感受到藏書樓所帶給他看不見的危險,這使正明很疑惑,但還是給哥哥弄了一把長槍。

南潯的顏府,四姨太和玄兒上香歸來,不料卻在後門遇到了一個敲詐的男人。

第12集

來敲詐的人叫韓哥,他使四姨太如坐針氈。原來,當初正是韓哥幫助四姨太把假死的雲兒帶出南潯,而以後又設計綁架了艾重遠。四姨太怕韓哥最終會暴露自己,而府裏鬧鬼之事沸沸揚揚,正清也早已懷疑到玄兒,于是四姨太決定殺掉韓哥來化解這些危機。果然,來拿錢的韓哥被巡夜的正清和水生誤殺,所有人都認為這個人就是一直光顧藏書樓的賊,隻有正清知道他不是。

遠在上海的正明已經無可救葯地愛上了談若雲,使簡思蓉無比痛苦。但思蓉還是真心希望他們能夠相愛成功,于是告訴正明若雲將被父親威逼要嫁給自己不喜歡的男人,正明趕去追上準備離家出走的若雲,並向若雲表達了愛情。

藏書樓裏,正清無意中讀到了一本書,卻在其中發現了父親精心藏好的一片金片。父親把藏書樓傳承的大任交付給了自己,勝過世間所有的金錢和財寶,正清覺得自己和父親之間冰冷的情感開始融化了。父親終于告訴了他,自己精心安排的道理。而將來顏家所有重任都將由正清來挑,同時也告慰靈慧要好好輔佐丈夫正清擔當起顏家的大任。

顏書鴻在上海公司的張經理匆忙來報,三少爺正明在與一個不熟悉的姑娘交往,使得顏書鴻心裏七上八下。很快,正明就帶著若雲上門了。若雲的到來,讓平靜似水的顏府泛起波瀾,因為這個名叫談若雲的姑娘太像當年那個死去的雲兒了。

戰事爆發了,正明就要趕赴前線,他終于鼓足勇氣向若雲求婚,也許是正明的勇敢和正直感動了若雲,若雲答應了正明。大家沒想到正明這麽快就娶了談若雲,老爺簡直氣憤之極,正明已經把他如願套進簡家金片的計畫給徹底打破了。

第13集

到底是否有韋家人在顏府,這個秘密多少年來纏繞著顏家人,隻要被懷疑就會被顏家人秘密處決掉,正清的母親就因當年受到懷疑無法說明白還含冤自盡,這個痛楚一直捆擾著正清,而正明的新婚妻子就太像當年被處死的韋家後人雲兒。正清擔心著他們,不想新婚的正明帶著妻子若雲很快就回來了。誰都以為老爺顏書鴻會大發雷霆趕走他們,但是老爺卻平靜地接納下了談若雲,但卻給她規定了嚴格的家規,迫使談若雲答應不得靠近藏書樓,也不能隨意出府。

簡家終于迎來了風暴,思翰終于知道靈慧已嫁入顏府的事實,但是卻死活不肯接受,鬧著要去找靈慧,結果被父母關進閣樓,但簡洹章不知道兒子終究給自己闖下大禍。

正明上了前線,留學日本的二少爺正白西裝革履,提著皮箱回到了南潯。正白一副春風得意的樣子,令顏書鴻稍稍有些喜悅,不料正白的一席話又使顏府掀起巨大的波瀾。原來,本去日本學商的正白,卻改學了版本學,並在日本導師丸造先生那裏得知藏書樓裏可能有萬卷金書的秘密。

正白的言論給藏書樓帶來巨大的危機,這天忠于職守的水生在後花院遭遇了蒙面人,不小心被捅傷,令顏家上下十分恐慌。水生受傷後有一個人關起門來垂淚,這個人就是四姨太的丫鬟玄兒。原來就是玄兒想潛進藏書樓繼續尋找金片,卻被自己心愛的水生人追殺,不得已才出了殺手。四姨太警告玄兒要守住韋家人身份之秘密,更要堅定自己的復仇目標,使玄兒很痛苦。

二少爺歸來,萬卷金書秘密眾人皆知。四姨太萬分恐慌,卻又不敢暴露出來。而新入府的三少阿麼若雲的眉宇間總是那麽像雲兒,這似乎叫老爺顏書鴻的心裏產生一絲不安,而正白也對若雲有一絲疑慮。

第14集

每一個關心藏書樓的人都在關心著金片,根本原因就是因為都知道了藏書樓裏有萬卷金書的秘密。三房太太都坐不住了,都提出要進藏書樓查看,老爺把這難題又交給了正清,不料,正清還真就開啟了藏書樓。讓一直向往藏書樓的正白進去尋找,當然最後是什麽也沒有找到。

征戰在外的正明日夜思念著家鄉和親人,不斷寫家信回來,四姨太明顯地感到若雲對正明動了真情,警告若雲不要忘記自己姓韋,也不要忘記進入顏府的最終目的是復仇。

正白不斷在府裏弄出點花花事情來,四姨太決定教訓他。入夜,正白被人一悶棍打翻在地,從樓上滾下來。正白的母親二姨太就更家擔心正白,但是正白一心要把藏書樓的事情搞清楚,還是瞞著家人悄悄地給日本的導師丸造先生寫了一封密信。

自從思翰知道了靈慧已經嫁人的訊息,就瘋了似的要去見靈慧,被父親關在了家裏後,情痴已深的思翰下定決心要去找靈慧,在他看來靈慧嫁入顏府就是跳入火坑,自己必須救她出來。思蓉和母親的勸解使思翰的心思拐了彎,于是假意答應聽父親的話學做生意,從此不再隻彈鋼琴不聞家事。

正白一心要做藏書樓的樓主,不但得不到大哥的支持也得不到父親的支持,但心中依然沒有放棄。正白摸透了父親的心思,聯合潘伯綁架了若雲,欲搞明白若雲到底是什麽人,但是很快事情就暴露了,且若雲受此打擊後,受到驚嚇,不願再呆在府裏直接去上海尋找受傷的正明了。

第15集

誰也沒想到,思翰提著一箱子鈔票來到南潯顏家,聲言要贖了靈慧。這使顏書鴻十分惱火,把思翰趕出府去。正清和靈慧因為思翰的到來,引發了情感糾葛,但是正直的正清反而再次贏得了靈慧的真愛,靈慧終于告訴正清自己懷孕了。老爺十分高興,但四姨太惟恐靈慧誕下顏家長房孫子,延續顏家香火,將來的樓主還是正清的孩子,于是授意玄兒在樓梯上潑上豆油,使靈慧摔交小產了。老爺十分惱怒,準備懲罰所有下人,但正清和靈慧趕來還是求情,此事不了了之。

與此同時,離家出走去上海找正明的若雲回到了顏府,所有人都在擔心,這回老爺不會饒了不守規矩的若雲。

第16集

老爺原諒了若雲,卻故意把四姨太留下,要她把藏書樓的故事講給若雲聽,其實老爺就是要所有想打藏書樓主意的人知道,誰也不會輕易得手。若雲回來正白擔心,因為當初就是自己綁架了若雲,但奇怪的是若雲沒有向老爺告發他和潘伯,這令他很心經肉跳。

離家好多天的思翰回到上海簡家,令父親很奇怪,原本送款到蘇州的兒子,居然又帶著錢回來了。簡洹章哪裏知道思翰是趕回上海欲盜得家中的金柬,再趕去南潯救走靈慧的。

正清看到思翰因受情感受到如此打擊,其實心中也有些愧疚和同情。當四姨太告訴他,思翰就要瘋了,已經打算出家做和尚了時,正清的內心很是不安。這時,靈慧表示,此事因自己而起,自己受顏家之命,親自送思翰到步金寺,並在路上勸思翰回心轉意,將勝過救人一命。

河埠頭,正清忐忑不安地看著妻子走上了小船,隨著思翰而去。當小船離開的時候,正清突然感到一陣心痛,他知道,自己和妻子靈慧的心已經開始心心相連。

小船走遠了,顏書鴻也同樣揪著心,他的心裏惦念著長房媳婦靈慧能夠到時候擺脫思翰,按時回來。他的身後四姨太也是半喜半憂,三片金柬已經進府,如何盜得到手,還得冒險。

顏書鴻把第三片金片交給正清,正清突然明白父親可能拿靈慧換了簡家的金片,盛怒之下的正清拒絕父親的金片。

第17集

離開南潯的靈慧一路上勸解著思翰,而船到東塘鎮,船主說什麽也不肯走,而思翰聲言還是要去步金寺當和尚,除非靈慧能夠真的說服自己,倆人隻能留宿東塘。夜半,思翰情急之下說出已將金片交付顏書鴻來換靈慧,使靈慧大吃一驚,這時思翰已經顧不得許多,欲對靈慧強行非禮,靈慧表示自己忠貞于丈夫。被逼無奈中,靈慧隻得推開窗戶就跳進了河裏。

其實,此時的南潯,有好幾個人都夜不能寐。正清思念著靈慧,而正白更是被那封日本來信折磨得難以入睡,玄兒則藏在暗處隨時準備潛入藏書樓盜金片。

夜半已經入睡的潘伯,被敲門聲驚醒,原來二少爺正白來到了他的房外。令潘伯吃驚的是,老爺的所有棋局已經被正白所料。正白要潘伯明白,將來的一天自己才是顏府的新主子。

上海,簡夫人卻不敢說出兒子去南潯找靈慧,思蓉更是和父親一直對立。簡洹章總預感著要出事,思來想去,簡洹章準備在股市裏再撈一票就撤出上海,當他開啟自己家的保險櫃時,卻發現金柬已不翼而飛。

被救的靈慧不願意跟思翰私奔,想到自己出賣被父親視為生命的金片,思翰真不知道將如何面對家人。心急之下,思翰病倒,兩個年輕人就這樣滯留在了東塘鎮。

四姨太和顏書鴻發現正清對于靈慧的離開非常絕望,而一切似乎不在他們的掌握中了。

第18集

若雲非常同情失去靈慧的正清,但正清並沒有因為情感的糾葛忘卻自己的樓主的職責。當若雲嘗試說服正清忘卻仇恨,也能夠叫自己進藏書樓時,正清卻義正詞嚴地拒絕了她。若雲明白今天的正清已不是當年哪個懦弱的少年,而自己已經愛上正明,已經是顏家名正言順的少阿麼,他們的內心都經歷著一份不平靜。

大少阿麼離家幾日不歸,三少爺在前線沒有訊息,平靜的顏府裏翻動著浪潮,二少爺正白也沒消停過,而老爺發現靈慧似乎就是失去了訊息。

正清天天等著靈慧的歸來,正白的心被日本來信攪得一點也不平靜,而若雲也時刻思念著自己的丈夫正明。這時,風塵僕僕的簡渙章來到顏府,顏書鴻並不否認自己拿到簡家的金片,但卻告訴簡洹章,是他的兒子思翰拐了自己的兒媳婦靈慧。隻要簡洹章找到靈慧,並帶著靈慧回來,顏書鴻就還他金片,簡洹章咬牙答應了。其實,這時候顏書鴻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上,四姨太安慰著他,事情一定會有轉機,靈慧不會愚蠢到被思翰真拐走的地步。

誰也沒想到,一個神秘的人終于造訪了南潯,此人就是正白口中的高人,他的導師日本人丸造。殊不知丸造的到來引起了另一個人的註意,那就是政府某部門的唐先生。神秘的丸造確實叫人懷疑他的來到是為什麽目的。正白早就猜到父親和四姨太其實都已經黔驢技窮,他決定來替顏府擺平這件大事,同時逼迫父親和大哥交出藏書樓的大權。

入夜,二少爺正白派心腹下人阿英到府外去見一個神秘之人,這時候遠在東塘的靈慧萬萬沒想到,危險正在一步步降臨到身邊。

第19集

靈慧和思翰已經說服了對方,都願意重新開始自己的新的生活,便決定離開東塘鎮,但是一撥神秘的人已經趕到了東塘鎮。有殺手潛入小旅店,準備要殺靈慧。但殺手卻誤傷了老板娘,也驚動了鎮上警察,思翰、靈慧雖不知道到底什麽人要殺他們,但已感受到了危機。于是,倆人匆忙離開東塘鎮,各自回到家中。

靈慧回來,顏書鴻又驚又喜,但對于靈慧的質問卻無法回答,因為他也不知道是誰去追殺靈慧。此刻的正白是既驚又怕,原來那伙殺手正是他派去的,當初他真怕簡洹章找到靈慧帶她回來,簡家金片就得歸還簡家,那樣自己想通過金片來找的萬卷金書的想法就辦不到了。

簡洹章正要準備去警察局報案,兒子思翰一身疲憊回到家中。簡洹章無法忍受兒子的混帳行為,思翰被父親的的耳光煽醒了,提著行李轉身又回到了南潯。思翰這回直接跪在了顏府的大門口,要求顏伯父歸還金柬。

第20集

顏書鴻拒絕把簡家金片交還給思翰,令思翰心灰意冷中回到簡家老宅。思翰走後,一伙神秘之人卻潛入顏府,用槍威逼顏家男人交出金片,並當面打死了下人阿英。危機時刻玄兒逃出府去,叫來警察,才嚇走了那伙強盜。

阿英死去,使顏府人想了很多,正清勸解父親交還金片,不再惹是非。若雲以為這伙人是四姨太單卿叫來的,老爺發現可能這伙人另有人指派,當時阿英已經認出了來者,欲告訴老爺時便當場將被滅口。老爺感到自己似乎已經沒有那麽大的力量老保護這個家老保護藏書樓了,自己好象真的老了。正白力勸父親把藏書樓交給自己保護,但依然遭到拒絕。但他志在必得,認為隻是早晚的問題。這叫四姨太感到一絲威脅,二少爺不好對付。

玄兒救駕有功得到嘉獎,暗中勸水生不要那麽執著,但水生並沒有完全領會玄兒的意圖,兩個單純的年輕人憧憬著他們美好的未來,卻不知有一天他們將魂斷後花園。思翰住在老宅裏,絲毫不知道顏府發生的一切,而顏書鴻算定簡洹章即將登門來要金片。果然,簡洹章又登門了,簡洹章幾乎哀求顏書鴻,但是顏書鴻不為所動,簡洹章被氣得幾乎失去理智,丟下兒子在老宅,又回了上海。臨走告訴兒子不拿回金片,永遠不要回家。

思翰眼看著自己闖下大禍無法首場,去顏家要回金片已經無望,便決定懸梁自盡。就在這時,一個人來到簡家老宅救下了他。

第21集

誰都沒想到,正清手捧金片,來到了簡家老宅,親手把金片交還了思翰,思翰被正清的義舉再次感動,連夜帶金片趕回上海。顏書鴻費勁心思得來的金片,被兒子正清輕易交出,簡直氣急敗壞,于是動用家法懲罰正清。當板子一下下抽在正清的身上,卻同時疼在了愛他的靈慧心裏。而四姨太知道,這個當年懦弱的大少爺已經成長為一個堅強、有骨氣、有主見的男人了。顏書鴻雖然很痛心正清輕易還了金柬,把自己如意計畫打亂,但內心其實十分贊賞兒子的人品,藏書樓乃至整個顏家的傳承將可放心無憂了。

正清歸還金片後,顏書鴻開始心力交瘁。這時有一個人回到府裏,他就是僥幸從戰場上活下來的三少爺正明。望著滿是傷病的三兒子,老爺百感交集,顏府又暫時回到了親情的快樂中。若雲看到久違的丈夫,心中十分感動,她知道自己真的愛著正明。

與此同時,正白加緊了與日本來的導師丸造的接觸,因為他確信,丸造一定會幫他保護藏書樓,也會幫他找到萬卷金書,但是,他不知道自己正在走一條危險的路。

正明希望大哥能夠相信自己,把藏書樓的一切告訴自己,自己也來保護藏書樓,但是遭到正清的拒絕。不想,隨著正明的歸來,國民政府要員也突然來拜訪顏府,他們要顏家開啟藏書樓,為政府查詢有關邊界事宜提供資料。但按照祖訓,顏家藏書樓絕對不能對外人開放。

第22集

顏家父子四人經過表決,決定為國家開啟藏書樓。但為了正祖訓和家法,顏書鴻舉起銅板斧剁下小拇指,這舉動令三個兒子極為震驚,也使正清感到父親內心的偉大。

政府要員查詢到資料,終于滿意地走了,誰都以為老爺該安心了,但顏書鴻並沒有放棄對簡家金片的追奪。真叫是天註定,簡洹章一心要在股市上翻本,于是打算將金片抵押出去,籌備更多的資金來翻本,但是恰就將金片抵押到了顏書鴻的門下。當張經理來報時,顏書鴻知道金片即將失而復得,心中大喜。

丸造告訴正白,中日大戰即將開始,力勸正白趕快想好對策。正白擔憂著藏書樓的未來,可是家裏無論是父親還是大哥三弟,不會相信他,也不會叫他近藏書樓半步。

簡洹章在股市上沉浮著,心中還想著自己的金片,決定贖回抵押出去的金片,但是卻發現拿走金片的張經理卻人去樓空。他感到了一絲後怕,突然意識到自己可能又掉進了顏書鴻設下的陷阱中。

張經理夜半來府被玄兒看到,四姨太知道可能老爺用辦法又得到了金片,同時她們也感到正白也在加緊著步伐,于是她們決定鋌而走險,想不到,忠于職守的水生按照老爺的吩咐,早就準備好了,這天玄兒潛入老爺房間,欲盜得老爺藏在身上的金片,不想被藏在床下的水生一把抓住了腳,玄兒和水生最終死在了對方的劍下。

玄兒一死,大家都猜到她可能就是韋家之後人,所有人的眼光都看向了四姨太,毫無疑問,四姨太可能就是韋家後人,平靜的顏府又掀起新的波瀾,正白跳起來指責四姨太,妄圖叫四姨太自己承認她就是韋家的後人,但是四姨太鐵了心不承認。

第23集

單卿知道自己終將一死,想不到靈慧來告訴她,正清要在祠堂見她。祠堂裏,正清的話感化了單卿,單卿終于承認自己是韋家後人,卻也感念8年來在顏府已經將自己感化成了一個顏家的女人,想不到正白早就拉著父親隱蔽在此,現在他逼著父親處決四姨太。

其實,老爺決定不殺四姨太,要她自己離開顏家,但還是給臨走的四姨太送一碗酒,四姨太喝下酒,離開顏府去了準提庵,原來準提庵裏的慈雲師太也是韋家人,她不明白已經出府的四姨太為什麽突然萌生了要再回顏府的想法,她哪裏知道,四姨太已經被不殺她的顏書鴻感動,四姨太已經忘卻復仇目的,隻想當個真的顏家女人。

簡洹章第三次來顏家苦要金片,並說出有人曾出高價要購買,使得顏書鴻更下定決心不能將金片交給他。簡洹章失望地走了,但正白卻猜到可能簡家金片真的已經回到家中。

上海簡洹章得知南潯顏書鴻已經死去,卻感到一絲無奈和悲涼,因為,也許他再也無法和對手顏書鴻較量了。這時,戰爭終于大規模爆發了。簡洹章知道自己已經掉入無底的深淵了,金片不知去向,而上海已不是久留之地。

第24集

顏書鴻和四姨太走了,正白對四姨太的靈位進了顏家祠堂耿耿與懷,警戒大哥正清擦亮眼睛,顏家肯定還有韋家後人在,但沒有明說到底是誰是韋家暗藏之人。但似乎大哥對他的話無所謂,這使他耿耿與懷。

上海被日軍佔領了,簡洹章一家欲舉家遷回南潯,可是簡夫人卻病死在家中,臨終也希望簡家父子能夠要回屬于簡家的金片,簡洹章和兒子女兒十分難過,簡洹章明知要回金片並無大用,但心中一口惡氣難下,決定和顏家鬥到底。

顏家老小終于進入了藏書樓,作為韋家的後人,若雲看到藏書樓禁不住失態了,她實在抑製不住自己內心的感受,正白猜到若雲可能就是韋家的後人。靈慧深知自己的丈夫正清一片苦心為藏書樓,為顏氏家族的和睦,但是卻深深地感受到來自各方面的壓力,隻能在心中為正清默默地祝福。其實正明早就感覺到若雲可能的韋家的後人,但是他卻深愛著若雲,而若雲的一席話也使他感到痛苦和悲哀,如此關鍵時刻自己真不該再懷疑心愛之人若雲,不管她到底是什麽人,首先她是自己的妻子。正明通過上級弄來了幾輛軍用大卡車,希望在戰火燒到之前,把藏書樓的書都搶運走,但是他沒有想到自己的行為招來大哥正清二哥正白的堅決反對。

第25集

三兄弟為藏書樓的命運發生了激烈爭執,正明和正白為此拔槍相向。兄弟情分似乎蠶食已盡,使正清剩感悲哀。正明逼迫大哥同意自己運書,但是公路上的卡車最終還是被炸毀了,唯一的希望失去了,正明隻能選擇留下來,再找機會運書,無論如何也決不把書留給日本人。但正明沒有說破正白老師的真正意圖,還是給二哥留下了一份親情。

正清不知道自己到底該相信誰,突然間覺得為了藏書樓兄弟間似乎很淡漠,而自己似乎很迷茫。這時,一群難民涌入南潯,三兄弟在照顧難民的行動中暫時忘卻了不快,都在積極地幫助著受難的人。簡洹章帶著一雙兒女也回到了南潯,正白勸大哥去簡家慰問,實際上也想探一探,簡家金片之後是否又回到顏家手中,正清推不過,于是三兄弟上門去慰問,自然是不快而歸,思蓉向正明說破了簡家金片被顏書鴻手下騙走的經過,使正明大為吃驚。

日本人悄無聲息的進駐南潯,正白為保家人安全拿出一面日本國旗欲掛在府門口。此舉遭到正清和正明的堅決反對,正明申斥正白想當漢奸,但正白實際上想保藏書樓的安全,隻是他太過相信了自己的的老師和日本人丸造的一切說辭。

若雲終于在顏家祠堂,當著大哥大嫂的面承認自己就是韋家後人,但正清靈慧卻還是把她納入顏家人的懷抱,使正明也分外感動,但正白並不知道此事。

丸造的手下木村找到簡洹章,證實簡家金片已經到了顏家,便決定要動手。但正白還蒙在鼓裏,天真地相信丸造和木村一定會幫助自己。

維新政府派人來遊說正清出任南潯鎮的鎮長,遭到了正清的拒絕,沒想到簡洹章卻接下了這肥差,其實他真正的目的還是要通過當鎮長來要回自己的體面,要回簡家的金片。

第26集

簡洹章時刻想著要回自己的金片,但顏家一直拒絕承認金片已經又回到他們手中,簡洹章知道隻要找到那個張經理,一切就會有答案,于是加快了尋找張經理的步伐,而秘書似乎是十分賣力。

若雲懷孕了,她決定生下這個孩子,但慈雲師太要她想明白這個孩子的身份,同時拒絕了若雲關于要求告訴金片上內容的秘密。但她沒想到,正白跟蹤了她的行蹤,警告她不打藏書樓的主意,但是正白也知道,要找到萬卷金書必須翻出三片金片上的內容,而這個隻有韋家人能夠看得懂,正白威逼利誘若雲,但若雲絲毫不為所動,使正白氣急敗壞。正白欲揭穿若雲的真實身份,可是正清、正明、靈慧早已經知道,而且正清代表家族原諒了若雲的一切,正白傻了眼。

簡洹章決定再做最後的努力,便對思翰和思蓉做了安排,和一雙兒女們吃下最後一頓晚飯後,他已經是淚留滿面了,但是他做夢也沒有想到最終一切還是變了樣。

第27集

簡洹章的秘書帶人綁架了張經理,而簡洹章突然發現自己可能被人利用。但是已經來不及了,秘書告訴他,金片維新政府裏也有人想要,簡洹章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76號的人逼進顏家,並帶來張經理對質,並當著顏家人的面殺了張經理。妄圖搶到金片,但是正白、正明兩兄弟聯手趕走了他們。

中秋節到了,誰也不知道這天會發生什麽。正清在藏書樓邀請家人在藏書樓的院子裏賞月,卻也拿出了大家都在惦記的那三片金片,並當眾熔化了金片,並決心要燒了藏書樓。若雲敬佩大哥為保藏書樓所做的一切,但是不能眼看著正清燒了藏書樓,決心阻止這行動,于是在正清的酒中下了毒葯,果然正清中毒而亡。

第28集

正清喝下若雲敬的酒就中毒而亡了,正白憤怒之極,一定要將若雲給大哥陪葬,正明見此景無話可說,即使三姨太求情也無用。祠堂裏等死的若雲與靈慧終于開啟心扉,若雲終于說出自己給正清下毒是被逼無奈,為保藏書樓她必須這麽做。若雲的身上還帶著解葯,雖然正白不相信,但也隻好將計就計,但依然警告若雲不要再動藏書樓的心思。

眾人忙帶解葯趕去靈堂救正清,不想,簡洹章卻突然趕來吊唁。原來他也被逼而來。,維新政府某人也又得藏書樓,但是簡洹章已經不想再被利用。他真誠感言藏書樓應被顏家所得,但簡洹章還沒來得及走,丸造的手下木村就趕到了。木村的手下把簡洹章拖了出去,並威逼正白交出金片和藏書樓,正白很奇怪木村為什麽不堅守當初的承諾?但木村告訴他其實從來什麽諾言都沒有,他們隻要藏書樓。

正白終于明白丸造和木村一直在利用欺騙著自己,憤怒中與木村發生爭執,而木村強行要帶走看懂金片的韋家後人若雲和擁有金片拓印的大少阿麼靈慧,正明為保護她們,倒在木村槍下,正白憤怒中也朝天開槍予以阻止,但是他也倒在日本人的槍下。與此同時,服下解葯的正清終于醒來,面對此景,正請悲憤之極。而這時,丸造搖身一變,一身軍裝走進顏府,丸造微笑著逼正清交出整個藏書樓。

正清知道自己已經走到絕路上,但是若雲請求他相信自己能夠救下藏書樓,于是若雲帶著靈慧從暗道出府,去了準提庵。慈雲師太感念顏家人把藏書樓的繼承勸交于若雲腹中的胎兒,這就等于把藏書樓的繼承交給了流著兩家血脈的孩子,便把翻譯金片的內容的書和暗道地圖都交給了她們。

丸造夢想著盡快把藏書樓搬走,可他不知道,顏家人已經用暗道轉運出了所有的書。正清囑托靈慧必須替自己照顧好家人,面對若雲,正清親手把用三片金片打成的長命鎖交給她,要她戴在未來那個流著顏家和韋家血脈的孩子的脖子之上。

正清坐在空空如也的藏書樓內,等著丸造,丸造按照約定的時間來了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