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osexual

homosexual

同性戀,又稱同性愛,是性取向之一,是指隻對同性產生愛情和性欲的人,具有這種性取向的個體被稱之為同性戀者。在人類以外的其他動物中,也普遍存在同性性行為,但這與基于高級感情的人類同性戀不可同日而語,這也是人類多元化發展的一種具體表現。

  • 中文名稱
    同性戀
  • 外文名稱
    homosexual
  • 其他名稱
    同性愛
  • 定義
    隻對同性產生愛情和性欲

概念釋義

同性戀分別有兩種相關概念:

一、同性戀,又稱同性愛或同性吸引,男同性戀和女同性戀為同性戀的兩種種類,是指個體隻對同性產生愛情和性欲的現象。

二、同性性行為,是指非同性戀者和同性發生性行為的現象。

性取向和性愉悅有關,但不等同于性行為。一個異性戀者可能會發生同性性行為,一個同性戀者也可能會發生異性性行為,這一切的前提是:特殊境遇。例如:一個異性戀者在長期缺乏異性的環境中,有一定幾率會把性欲發泄到同性身上;一個同性戀者可能會因為各種外界壓力而和異性結婚,並被迫和異性發生性行為。但這並不代表他(她)們的性取向發生了轉變或對不符合性取向的對象產生了愛情,也不代表人們能在不符合性取向的對象身上獲得性愉悅。相反,當人們和不符合自身性取向的對象發生性行為時,會異常的痛苦、惡心或性愉悅不足。僅依靠性行為判斷性取向完全不可靠,區分性取向、性愉悅、性行為是很重要的。

產生原因

性取向是一個復雜的問題,各種性取向並無優劣之分。關于性取向的產生有很多種理論,當今大多數科學家、心理學家、醫學專家認為性取向是先天決定的,無法通過後天改變,不是一種選擇,也不是自己可以控製的。

從生物遺傳學來說,攜帶有同性戀基因的個體細胞,在適宜的條件下,易于發展成同性戀細胞。同性戀通常是由父親遺傳女兒,母親遺傳兒子,並且男同性戀者和女同性戀者都有家族化的傾向。異性戀者的性取向通常是由父親遺傳兒子,母親遺傳女兒,然而有時會發生父親的性取向遺傳給女兒,母親的性取向遺傳給兒子的現象,這就會導致子女是同性戀者。有研究發現,男同性戀者和女同性戀者出現在同一家庭的可能性較大。也就說,如果兄妹姐弟中有一個孩子是同性戀者,那麽其他孩子也有較大幾率是同性戀者。

部分同性戀者在12歲時,就已經清楚的意識到自己的性取向了。另一部分同性戀者要在12歲~16歲的階段繼續探索自己的性取向並逐步確定下來。絕大部分同性戀者在20歲的時候都能清晰的知道自己的性取向了。但是也有一些同性戀者可能在40~50歲時,才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性取向並深信不疑。

這些情況都是正常的,同性戀者意識到自己性取向的早晚,與個人經歷、所處的社會文化環境,有很大的關聯。這是因為異性戀在數量上佔據碾壓性的優勢,同性戀者很難在周圍充滿異性戀者的環境下,像異性戀者一樣從小認知自己的性取向。年幼的同性戀者充其量隻會疑惑自己為什麽不像周圍人一樣對異性感興趣,但不會發覺自己是同性戀。這就是“後天同性戀”的由來,實際上這些“後天同性戀”隻是過晚意識到自己性取向的同性戀者罷了。當然,前提是這些人從未對異性明確產生過愛情和性欲,否則就是過晚意識到自己性取向的雙性戀者了。

取向分析

一些人對同性戀進行了多方面的研究,這包括生理學理論、心理學理論、學習理論、互動理論、社會學理論等。傳統觀點認為:純粹的男同性戀者表現出明顯的女性化特點,純粹的女同性戀者則表現出明顯的男性化特點,這被證實為是錯誤的。

誤區

性別認同障礙、易性癖、雙性戀皆不屬于同性戀

同性戀中有的人很異性化,要是不說出他(她)的真實性別,甚至有可能看不出來。男性發型不定,喜歡偷偷在家化妝或穿女裝、嘟嘴賣萌,行為舉止和女性相同;女性理男式短發、裹胸、穿男裝,行為舉止和男性相同,這些人大多是跨性別者中的性同者(性別認同障礙),而不是同性戀。雖然同性戀者與這些性同者喜愛的對象皆為生理上的同性,但同性戀者沒有性別認同障礙,他(她)們認可自己的性別,不存在變性或將形象裝扮往異性靠攏的需求。

性別認同障礙是一個由心理學家和醫生所定義的精神醫學用語,是指一個人在心理上無法認同自己與生俱來的性別,相信自己應該屬于另一種性別。這是一種精神醫學上的分類定義,通常用來解釋與變性、跨性別或異性裝扮癖相關的情況。

世界精神病學會很明確的將性同者歸類到了LGBT中的Transgender(跨性別)行列,在DSM-IV的診斷判定中也詳細的介紹解釋了跨性別的定義。但社會民眾仍然會無意或故意的將性同者、異裝癖、異性化和同性戀劃上等號或扯上關系,生活在這種社會環境的性同者本身也很缺乏這方面的知識,自然會誤認為自己是同性戀者。

異裝癖和性別認同障礙

有一類人不是性同者,也不是戀物癖,隻是通過穿異性服裝,做異性打扮來獲得心理的平衡和滿足,這就是心理學上所說的異裝癖。異裝癖者和性同者是有差別的,性同者認為自己屬于另一種性別,異裝癖者隻是喜歡做異性打扮,但並不覺得自己是異性。另外,醫學界普遍認為異裝癖者幾乎都是異性戀,而調查統計也顯示90%的異裝癖者是異性戀。也就是說,同性戀群體中的異性化者大部分都是性同者。

異性化者很受同性戀歡迎?

無論是從心理學的角度來講,還是根據各種調查統計來講,真正的同性戀者都對異性化者無感,甚至厭惡。因為同性戀者喜歡的是同性,讓他(她)們去喜歡一個異性化的同性,還不如去喜歡一個異性化的異性。有些同性戀者甚至比異性戀者更加厭惡異性化的同性,因為他(她)們認為異性化者不愛惜自己的性別魅力。

絕大多數的同性戀者認為:自身的性別特征越明顯,則越有魅力。為了吸引優秀的同性,他(她)們首先會努力讓自己變得優秀來吸引對方,但沒有同性戀者會喜歡往異性化發展。同性戀者不會對異性產生愛情和性欲,所以對異性的特征不會產生好感,沒有同性戀者會希望自己身上有太多的異性特征,更加不會去喜歡異性特征明顯的同性。

不僅僅是同性戀者,大部分異性戀者和雙性戀者也不喜歡異性化者。喜歡異性化者,恰恰證明他(她)對異性潛意識的喜愛。有相當多的心理學資料表明:無論是異性戀、雙性戀還是同性戀,女性都喜歡相貌漂亮、有女人味+性格中性化的同性;男性更是偏倒性的欣賞相貌和性格都具有男人味的同性。

雙性戀者和異性戀者不一定喜歡異性化者,但喜歡異性化者的人幾乎都是雙性戀者或跟風的異性戀者。他(她)們的潛意識是喜歡異性的,可由于是潛意識,所以他(她)們自身並不會發覺,但在喜好上卻已經暴露出潛意識裏喜歡異性的一面。通常,他(她)們喜歡上真正的異性隻是早晚的問題,一旦潛意識被觸發,變成表意識,他(她)們就會恢復成完整的雙性戀者或異性戀者。

男同性戀中的1、0、0.5和女同性戀中的T、P、H,原本指的是性愛關系中的位置,而不是指形象性格上的區別,大部分同性戀者也並不喜歡分這些。但這個概念逐漸被混在同性戀群體中的性同者、喜好異性化者的雙性戀者、跟風的異性戀者、媒體報道、娛樂影視作品所扭曲。

同性戀中性別特征明顯的人是雙性戀?

有許多人認為:很有男人味的男同性戀者和很有女人味的女同性戀者大多數是雙性戀,通常暗指男同性戀者中的1和女同性戀者中的P,他(她)們都很喜歡異性化者,並深信通過某種手段能讓他(她)們喜歡上異性,這個觀點其實很可笑。

先來算算異性化者有多少。根據統計,中國最多有500萬的跨性別者(甚至還包括了異裝癖),而同性戀者是7000萬。假設所有跨性別者都認為自己是同性戀,那麽混在同性戀群體中的異性化者就有500萬,異性化者也隻佔了同性戀總人數的7%。再除去變性人、跨性別者、異性戀和雙性戀的異裝癖者,同性戀中的異性化者最多也就50萬,異性化者僅佔同性戀總人數的0.7%。

再來看看喜歡異性化者的人有多少。多項心理學調查研究表明,無論性取向如何,絕大多數人都不喜歡異性化者,喜歡異性化者的人僅佔每國總人口比例的0.25%~0.3%(其中包括了異性戀、雙性戀、同性戀)。算中國喜歡異性化者的人有0.3%,那麽總共有420萬人喜歡異性化者。假設這420萬人都認為自己是同性戀,喜歡異性化者的人也隻佔了同性戀總人數的6%。再除去異性戀者、雙性戀者,喜歡異性化者的人最多隻佔了同性戀總人數的1%~2%。

綜上所述,異性化者和喜歡異性化者的人最多隻佔了同性戀總人數的3%,如果說同性戀中性別特征明顯的人大多是雙性戀,那麽真正的同性戀可謂寥寥無幾了。人們擁有這種想法主要是因為異性化者通常會在網路和圈子中十分活躍,所以這些人會更多的出現在公眾視野中,因此人們會認為同性戀中異性化者很多,從而產生了同性戀=異性化的刻板印象。簡單來說,覺得性別特征明顯的同性戀大多是雙性戀的觀點,也是基于同性戀=異性化的想法而生的。但絕大部分同性戀者是不混圈子,也不向公眾公開性取向的,無論1、0、T、P,同性戀者中異性化者和喜歡異性化者的人都是少數,同性戀者和異性戀者的區別僅限于同性戀者隻喜歡同性。

同性戀者都很異性化?

除上述多種因素外,還有一種重大原因曲解了同性戀者的形象,那就是影視作品。有相當多的同性戀題材或有同性戀者出場的影視作品都會犯一個顯而易見的錯誤,那就是刻意把同性戀者的形象性格描繪的很異性化。例如,男同性戀者手翹蘭花指、身姿扭捏、著裝花俏,女同性戀者身穿男裝、形象男性化、舉止粗魯,就算兩個同性戀主角都不是異性化者,其他同性戀配角都有相當大的幾率是異性化者。這種描繪手法讓人們對同性戀者產生了錯誤的印象,也間接或直接的擴大了上述的各種誤會和影響。

產生這種現象的原因也主要是在于導演、編劇、製片人對同性戀群體和性取向不夠深入了解,或者採取了錯誤的方式去了解同性戀者。例如,接觸到了偽同性戀者(誤以為自己是同性戀者的跨性別者、雙性戀者、跟風的異性戀者)、在同志圈裏尋找演員或了解同性戀者等等,這些都會導致他們對同性戀者產生錯誤的印象和理解。

在這個缺少對性取向正確科普的社會裏,連LGBT本身都有可能是性盲(不了解性取向的人),由此產生了大量錯誤定位自己的跨性別者、雙性戀者、異性戀者涌入同性戀群體或同志圈裏,雖然這些人的數量遠遠沒有真正的同性戀者多,但卻相當的集中、強勢且高調、活躍,大有鳩佔鵲巢的趨勢。如果導演、編劇、製片人本身就是個性盲又隨意接觸同志圈的話,一不小心就會跑偏,很容易拍出錯誤的作品。

偽同性戀者導致了錯誤的影視作品出產,錯誤的影視作品又導致了偽同性戀者的擴大,如若就這樣迴圈往復下去,對LGBT群體和異性戀者都會產生重大的負面影響。同性戀群體中的確存在著異性化者和喜歡異性化者的人,但如上述所示,這類人是相當少數的,最多隻佔了同性戀總人數的3%,更多的是錯誤定位自己的偽同性戀者。有時候,不經意間流露的喜好比深思熟慮過後的語言更加可信,學會正確的理解和分類LGBT是很重要的。

中性化和異性化

很多人把異性化者當成中性化者,但兩者是有很大區別的。中性化指的是具有異性特質,但同時也保留了本身性別特質的人,並且中性化者本身的性別特質要明顯大于異性特質。異性化指的是那些外貌形象或性格舉止明顯偏向異性的人。

歷史沿革

中國

中國的傳統文化並不反對同性戀,在古代甚至比西方更為寬容,同性戀與婚育也沒有矛盾。

孔子說:“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思無邪。”同性戀能入詩,可見在孔子眼中,同性戀是很正常的感情。《左傳·哀公十一年》記載,魯昭公之子公叔務人有一個寵愛的孌童(嬖僮),叫做汪錡。當齊國攻打魯國的時候,公叔務人和汪錡同乘一輛戰車奮勇拼殺,一同戰死,一同停殯。魯國人因汪錡年幼,就打算以殤禮葬之,禮儀上來說自然比成年人的葬禮低一些。孔子當時掌禮儀司法、施教化,他發表意見:“能執幹戈以衛社稷,可無殤也。”意思是說:汪錡能拿著武器因保衛國家而戰死,沒什麽成年不成年的區分,可見當時同性戀並不被視為異常。

《詩經·山有扶蘇》有雲:“山有扶蘇,隰有荷華。不見子都,乃見狂且。”子都就是因為貌美而受到鄭庄公寵愛的。孟子不可能不知道子都暗箭傷人的事情,但是當他提到子都時,卻忍不住贊嘆道:“至于子都,天下莫不知其姣也。不知子都之姣者,無目者也。”不知道子都長得漂亮的人,是不生眼睛的。孟夫子整天養浩然之氣,對國君都舍不得說幾句好話,可是一提起子都,完全是悠然神往的表情,可見孟夫子也很欣賞男色

晉朝的男風盛行,人們不僅崇尚女色,還崇尚男色,但男子必須貌若女子才算俊美。張翰就曾作過一首《周小史》,如此贊美一個美麗少年:“翩翩周生,婉孌幼童。年十有五,如日在東。香膚柔澤,貭素參紅。團輔圓頤,菡萏芙蓉。爾形既淑,爾服亦鮮。輕車隨風,飛霧流煙。轉側綺靡,顧盼便妍。和顏善笑,美口善言。”

同樣,女同性戀在中國古代是相當普遍的,並被當時的人們所容忍,人們甚至認為女子的同性戀關系是閨閣中必然存在的習俗,當它導致為了愛情的自我犧牲或獻身行為時,還會受到人們的贊揚。明代著名才子李漁曾就此題材創作過一部名叫《憐香伴》的戲劇,講述了佳人愛慕佳人的愛情故事,曹語花美貌與體香異于常人,而崔箋雲詩才與謀略並重,二人以詩會友漸生情愫,種下情根,誓作來世夫妻。

清代的女同性戀情形可謂至為激烈,《粵遊小志》記載:“廣州女子多以拜盟結姊妹,名金蘭會,女出嫁後,歸家恆不返夫家,若促之過甚,則眾姊妹相約自盡。盡十餘年風氣又復一變,則竟以姊妹花為連理枝矣,且二女同居,必有一女儼若藁砧者。”金蘭會的女子又稱自梳女,凡是締結金蘭契的女子,一切婚約均屬無效,男家不得強娶,她們誓不肯和男子婚嫁,即使被迫嫁人也不會住在夫家和丈夫同寢。而結盟的二女則會同居,隨後成雙結對、情如夫妻、誓不相負,臨終前還會選擇嗣女繼承雙方財產,死後也會被埋在一起。

古代的道德觀念中男子把女子失貞、失節的淫行當做大罪,禮教竭力鼓吹妻妾之間和睦相處,讓家庭中妻與妾、妾與妾和睦如姐妹,有些人因之而產生了愛情,不過這種關系比之于偷情通奸顯得溫和而隱秘,隻要不對宗族構成威脅,男子不唯默許甚至鼓勵。然而當女子之間有真正的愛情產生,便會激發巨變。兩個女子相愛較之異性戀更為激烈,往往因嫉妒而其紛爭,這種事情常常發生,甚至到了性命相搏的地步,以至于儒家知識分子大為震恐,動用政權和族權的力量來加以懲罰。

日本

菊花與刀》是美國本尼迪克特的著作,也是研究日本文化的著作中比較有代表性的一本。他用菊與刀來闡述日本文化中崇美與尚武這兩種文化類型。其實,菊花還代表著男性之愛。出于形似的緣故,菊花在物象方面可指代男性之愛,而感情上最著名也最源遠流長的故事,應該是《雨月物語》中的《菊花之約》一篇。因為這個故事,菊花在日本又稱為契草。

在日本,異性間的戀愛稱為女色,男男間的戀愛稱為男色。而且男色在當時既非禁忌,更非敗德。最突出的男色現象即眾道。那些將軍、大名乃至武士身邊的大部分小姓,其實質地位即是男寵

據說這種現象的發生,日本僧侶來大唐取經時學去的。鐮倉幕府樹立起了武士中央集權製,當時孌童還隻是山門、貴族公卿的上流時髦玩意,可說是某種身份象征;普通武士是玩不起的,上層階級享有實際上的專利權。由于當時的男人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戰場上度過的,金戈鐵馬之際,性欲的解決很大程度上轉嫁到了孌童的身上。

同時,為了構建一個牢不可破的武士集團,武士之間、主僕之間的禮義忠貞觀念被空前強調。孌童已經成為了主將身邊最親近的侍衛,也可以說是最後一道防線。倘若兩軍對壘、白刃加身之時,能誓死護衛主將的,隻有身邊的孌童了,這就要求孌童們必有視死忽如歸的勇邁與決絕,而平時的寵幸之恩情、魚水之歡愉,怕都要在這一刻得到最激烈的體現。所以戰國時代的孌童和早期流行于公卿山門身邊的孌童不同,還要求有高超的武藝。孌童之風甚至普遍到了大名身邊有1、20個孌童也不希奇。德川四天王中的井伊直政和本多忠勝就嗜好此調。江戶幕府的三代將軍家光和五代將軍綱吉都是眾道的道友

西方

在希臘,每個男人都得吸引住一個年輕男子,並在親密的日常生活中充當他的輔導老師及朋友,並激勵他學習一切高尚的品德。哪個男人若沒有男性情人,會被認為是不履行男人的責任。在體育運動中,青年男子都是赤身裸體的,這讓男人們大飽眼福。文學藝術作品中有大量贊頌男性美的內容,智者梭倫把少年之美比作春天的鮮花,盧奇安的《卡裏德莫斯》整篇都在談論美的本質,波塞冬拜倒在漂亮的珀羅普斯腳下,阿波羅為雅辛托斯的美麗所俘虜,而赫爾墨斯則對卡德莫斯情有獨鍾。在古希臘還有專門的同性戀軍隊,由互相愛戀的男子組成,古希臘哲學家認為,彼此相愛的人才能得到最緊密的結合,提高戰鬥力。

古希臘滅亡之後,羅馬共和國和羅馬帝國繼承了古希臘的男風文化,羅馬很多皇帝都擁有自己的男寵。

在古希臘,不僅男同性戀,當時女同性戀的風氣亦很盛行,有些女同性戀者參加打仗和狩獵活動,同另一個女人結婚,兩人像夫妻一樣相處。

據說女詩人薩福在萊斯波斯島上建立了一個女子學校,她的詩名極盛,被柏拉圖譽為第十繆斯。她雖有丈夫和女兒,但是沒過多久,她就選擇了離開丈夫和家庭。薩福的婚姻是不幸的,身為才女的她無法忍受婚姻中沒有交流、沒有靈魂的結合。

二十多歲的薩福在萊斯波斯島上創辦了一個女子學校,教授詩歌、音樂、儀態,甚至美容和服飾,貴族們紛紛把自己的女兒送往該校。薩福喜歡這些年輕美麗的女孩,不僅教授她們詩歌與音樂,閒暇之餘熱情教授她們戀愛藝術,心中的詩情在朝夕相處中轉化為深深的愛戀,她一個接一個地和女學生們相愛。古希臘盛行師生間的同性戀情,師者授業解惑,學生以情相報,所以這些帶有強烈同性戀色彩的詩歌在當時不但沒有遭禁,而且還廣為傳頌,甚至連萊斯波斯島上用的貨幣都以薩福的頭像為圖案。但最後薩福因遭到一位女戀人的拒絕,而跳海自殺,英年早逝。另外,據說女同性戀的風氣在羅馬時代比古希臘時更為盛行。

反同沿革

基督教得勢以後,開始殘酷迫害同性戀者,而他們卻對教會內的戀童行為不管不問乃至包庇縱容。

基督教會迫害同性戀不僅因為教會推行禁欲主義,而且認為,同性戀反自然就是反上帝,所以它比異性戀更為邪惡,同時,基督教認為在獨身、禁欲的條件下,修士和修士、修女和修女很容易發生同性戀,如果不對同性戀嚴厲鎮壓,就危及教會自身的生存。在《聖經》裏曾提到過一個罪惡之城,那就是位于死海邊的索多瑪城。該城的居民罪孽深重,令上帝忍無可忍而降下大火和硫磺予以毀滅。但是索多瑪的居民究竟犯了什麽罪,後人一直不清楚,有人說是傲慢、通奸、過分好客、沒有宗教信仰,有人說是通奸與不潔,但正統教會接受了公元1世紀亞歷山大城的斐諾的看法,斐諾認為索多瑪城的居民犯的罪是同性戀,他指責說:“索多瑪城的居民不顧自然法則,狂飲烈酒,暴食美味,進行不自然的性交,他們不僅縱欲于女人而使別人的婚姻破裂,而且違反自然,男性間相奸。結果,當他們想要小孩時,卻發現自己已無法生育。”

教會對同性戀者的迫害是有一個過程的。

在公元3世紀時,盡管基督教在羅馬帝國已有舉足輕重的勢力,但他們仍不敢禁止同性戀。因為當時同性戀在軍隊中很盛行,如果禁止同性戀,勢必會激起軍隊的不滿和反抗,從而影響政權的鞏固。

到了公元6世紀,情況有所變化。當時的拜佔庭帝國(東羅馬帝國)獨身與修道製開始得較早,懲罰同性戀也早。公元538年,皇帝查士丁尼在把羅馬法和教會法綜合的基礎上頒布法律,說同性戀“引起飢荒、地震和瘟疫”,對個人則“喪失靈魂”,因此,為防止國家和城市的毀滅,必須嚴禁。到了公元541年至544年,拜佔庭發生大鼠疫,教會歸罪于同性戀者。

這種迫害同性戀的做法在歐洲中世紀的中後期更趨嚴重。在16世紀,歐洲的一些殖民主義者甚至把他們鎮壓同性戀的魔爪伸到國外去了。西班牙殖民者登上美洲大陸後,首先遇到墨西哥的阿茲特克人,並首先被他們之中盛行的同性戀所震驚。從1519年起,最初的殖民者就不斷地報告這些同性戀現象,並記入殖民者的編年史。最初,殖民者隻發現墨西哥灣一帶有同性戀,但到1552年時發現,他們所涉足的中美洲地區內所有的印第安人都有這種習俗。直到1952年,現代民族學家仍然發現,在三分之二的印第安部落中,人們認為青少年的同性戀是合乎道德的,是可取的;他們認為,男女之間的婚姻和性交,涉及財產分配,不應隨便處理;而同性戀隻關系到性滿足,所以可以更自由。

殖民者帶著基督教文化的長期熏陶,帶著“統治者”的優越與偏見,對這些土著民族大肆鎮壓,殘酷迫害。從16世紀中期開始,西班牙殖民者對印第安人開始了有組織有計畫的全面的種族滅絕,其中的一個十分主要的“理由”和“依據”,就是說印第安人的性風俗表明他們是“非人類”。

納粹德國的阿道夫·希特勒當權之後,更是對猶太人、同性戀者、共產黨員等群體進行了慘無人道的屠殺,犯下了令人發指的反人類罪行。

標識

隨著同性戀權利運動及同志(LGBT)權益運動在全世界範圍內的興起,各種身份標識被創造出來。

彩虹旗

作為代表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和跨性別者驕傲和同志社會運動的彩虹旗,有時候又稱為驕傲旗或同性戀驕傲旗,在20世紀70年代起開始使用。彩虹旗的多種顏色代表了同志群體的多元性,在同志權利運動中也被用于作為同志驕傲的標志。誕生于加利福尼亞的它在世界廣為使用。它由舊金山的藝術家吉爾伯特·貝克(Gilbert Baker)在1978年紀設計。最初的版本因為要適合廣泛可用的面料而幾經顏色的增減。到2008年,最為普遍的版本有六個不同顏色的條紋——紅,橙,黃,綠,藍和紫。彩虹旗水準飛揚時一般是紅色條紋在最頂端,就像自然的彩虹一樣。

平權標識

平權標志(Equality Symbol),平等權益標志頻繁出現在美國人的汽車、服飾和窗花上,它由人權戰線(Human Rights Campaign)組織提出。

跨性別驕傲旗幟

跨性別驕傲旗幟跨性別驕傲旗幟(Transgender Pride Flag)于1999年首次出現,由、由一位跨性別女性莫妮卡·赫姆絲(Monica Helms)設計。赫姆絲描述了旗幟的含義:“頂部和底部的條紋是男孩子的傳統顏色——淺藍色。緊鄰淺藍色條紋的是女孩子的傳統顏色——粉色。中間的條紋是白色,代表了兩性人、跨性別或者認為自己擁有中立或不明確性別的人。這個旗幟的特別之處在于,無論如何懸掛,圖案都無順序錯亂之虞,這意味著,我們應該自信于自己人生中的正確性。”

壓迫根源

基督教歷來是壓迫同性戀的重要勢力。《聖經舊約·利未記·第十八章禁淫亂》第二段中曾提到“不可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這點成為基督徒反對同性戀的標志之一。索多瑪城之所以被上帝毀滅,是因為索多瑪人的罪惡上沖于天,其中有一條便是耽溺男色,這明顯與中國傳統不合。明清之際來華傳教的耶穌會、多明我會的教士們看到同性戀盛行時頗為震駭,大加指責。近代以來,西方反同思想也深刻影響了世界其他地區。由于基督教在西方世界的地位,西方仍有很大一部分人排斥同志。

相關運動

由于基督教文化的影響,舊時西方精神病學將同性戀視為“性倒錯”、“性變態”、“性錯亂”,將其歸為一種人格障礙與行為障礙,並相應地創造出了一系列治療同性戀的方法——厭惡刺激、大腦手術、激素註射等。

前奏

1950 年,美國參議院調查同性戀和其他“性變態”者在政府部門的受僱情況,由精神病醫生為主的調查委員會認為同性戀“缺乏正常人的感情穩定性”,並指出他們倒錯的性格和薄弱的道德力量不僅使他們沒有責任感,而且容易被人敲詐勒索,同性戀被認為是對國家安全的威脅,會逐漸從內部破壞美國社會。結果,哈裏·S·杜魯門總統簽署行政令禁止同性戀者在政府部門中工作,隱蔽在街頭的同性戀酒吧也經常遭到警方突擊搜查。1950年代,美國心理學家艾弗倫·胡克做了第一個關于同性戀是不是精神疾病的經驗研究,研究結果表明同性戀者並不一定有心理障礙。

發聲

1971年,當美國精神病學家會在華盛頓召開年會時,曾一向主張以平和姿態與社會展開對話的弗蘭克·卡梅尼在會場強行奪過麥克風,高聲抗議將同性戀列為精神變態。“同性戀者拒絕承認自己有病”的呼吁終于見諸主流媒體,也迫使精神學界不得不加以面對。在次年的精神病學會上,會員約翰·弗萊頭戴面具出場,向與會者宣告:我是一名精神病專家,也是一名同性戀。”此言震驚四座,因為當時絕大多數精神病專家仍然將同性戀者視為精神病患者,屬診治對象。他們萬萬沒有想到,自己身邊的同行裏就有同性戀。同性戀非病理化議題被正式提上日程,不僅早先艾弗倫·胡克博士有關同性戀正常性研究受到更大範圍的正視,精神病學界也展開了進一步的科研調查。

石牆

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初,,紐約的石牆酒吧為黑手黨所開,屬無照經營,隻為賺同性戀的錢。由于酒吧環境差,酒水價位也低,因此吸引了不少低收入同性戀顧客,其中包括不少易裝者。1969年6月28日凌晨,當警方再次突檢酒吧時,同性戀顧客忍無可忍,發起暴力對抗。此事受到媒體的廣泛報導後,在警力增加的同時,美國各地同性戀也紛紛前往支援,雙方整整持續對峙三天三夜。

石牆暴動發生得相當突然,事件當晚是朱迪·嘉蘭的葬禮,正當大家情緒高昂之際,一些聚集在石牆的跨性別者和女同性戀者,終于再也忍受不了警察持續了好幾個禮拜對格林威治村的臨檢,對警察大打出手。情況急劇惡化,警察開始用警棍毆打拒絕逮捕的人,很多人被打傷,一個十幾歲的少年被警方在車門上碾斷兩根手指,警方也毆打了一名異性戀鄉村音樂歌手戴維·範·洛克,一些懦弱的男同性戀者都被抓出來挨個毆打。

大家聚集起來,開始向警方拋擲石塊和酒瓶,在巨大的石頭雨和玻璃酒瓶的猛烈攻擊下,警方被迫退入酒吧內部。一些同性戀者開始嘗試點燃噴向門裏面的可燃液體,他們把一個停車計時器當作攻城器來用。隨即其他得到音訊的同性戀者趕來增援,人群開始擴大。他們開始唱著“同性戀的力量”的歌曲。

高潮

警方開始緊急派遣增援力量,其中一個鎮壓隊伍曾是處理反越戰示威的受訓的“戰術巡邏隊”(Tactical Patrol Force)。但是他們沒能成功分散人群,大家緊緊地團結在一起,繼續向他們拋擲石塊。他們大聲歌唱:

We are the Stonewall girls,

We wear our hair in curls,

We wear no underwear,

We show our pubic hair,

We wear our dungarees,

Above our nelly knees!

人群在第二天晚上又聚集起來,在警方惡劣對待和慘無人道地壓迫同性戀者幾十年後的1969年6月27日,星期五這一天開始爆發了。同性戀者向人們派發傳單,寫著“讓黑手黨和警察滾出同性戀酒吧!”示威持續了五個夜晚。

曙光

石牆運動被視為西方現代同性戀權利運動的開始,同性戀解放陣線形成了。

終于在1973年,美國精神醫學學會董事會決定將同性戀剔除出疾病分類。最終,學會決定以會員公投的方式來決定。一共有一萬多名精神病學家參加了投票,其中58%的人贊成董事會的決定,37%的人表示反對。到1992年,世界衛生組織也以同樣的方式將同性戀剔除出了精神疾病的行列,同性戀被以投票的方式結束了它作為一種精神疾病的歷史。歷史是戲劇性的,在同性戀去病化之後,雖然仍有很多精神病醫生將同性戀視為一疾病,但精神病學卻從同性戀者的敵人變成了同性戀權利運動的重要盟友。例如美國精神醫學學會不但責難政府對同性戀的歧視政策,呼吁社會消除對同性戀的歧視,還發表公開聲明支持同性婚姻的合法化。用于描述對同性戀毫無原因的憎恨和恐懼的名詞“同性戀恐懼症”,也被歸為精神病學。“恐同症”將成為一種臨床意義上的精神病,“恐同者”們會在精神病院接受大夫們的治療。

人口比例

大部分心理學專家相信女性比男性更有可能是同性戀,但也更為隱秘低調。各個國家都做過同性戀人數的調查統計,但男女同性戀人數的差距每次都在發生變化。隨著不同國家社會對待男女平等和同性戀態度的不同,調查結果中同性戀人數的增減和男女同性戀人數的差距也在產生劇烈的變化。美國就曾出現過這樣的案例:在對男同性戀者嚴苛的環境下,調查結果中男同性戀者的人數比起前年急劇下降;調查結果中女同性戀者的人數會比男同性戀者少1~2倍。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無論紙面上的人數比例怎麽變化,現實生活中同性戀者的人數都不會產生較大的變化。

中國在2004年首次公布了同性戀的人數:根據衛生部統計,男同性戀的人數約為500~1000萬。同年,中國研究同性戀問題的著名專家張北川教授估計,女同性戀的人數也在1000萬左右。2006年,中國疾病預防控製中心再次公布了男同性戀的人數統計,中國大約有2000萬左右的男同性戀者。2014年,根據科學研究院的平均統計,中國的同性戀人數可達7000萬,其中男同性戀者的人數在3000萬以上,女同性戀者的人數在3500萬左右。

在全球頂級智庫蘭德公司的最新同性戀人口比例調查報告中,美國有3.2%的男性和4.2%的女性是同(雙)性戀,也就是說,美國有1028萬左右的男同性戀者和1349萬左右的女同(雙)性戀者。而英國研究所調查表明,英國大約有5%~7%的居民是同性戀者。

權威機構

同性戀經歷了去罪化後,在人們的共同努力下被去病化。

美國精神醫學學會

美國精神醫學學會于1973年把同性戀從精神疾病診斷標準第三版的修訂版(DSM-III-R)中去除。當時該學會聲明:“同性戀本身並不意味著判斷力、穩定性、可信賴性、或一般社會或職業能力的損害”。但是,修訂後的手冊依然包括了“自我不和諧的同性戀”這一可以治療的疾病單位。1987年,“自我不和諧的同性戀”這一疾病單位又被去除。在美國精神醫學學會在1998及2000年的對性向治療的公開表態宣言中提到,1973年精神病學協會審核相關資料後判定,同性戀無法定義為心理疾病,因為根據DSM-III-R,精神疾病的定義是:“臨床上明確的發生在某個人身上的行為或心理上的綜合征或模式,其伴有現時的苦惱(痛苦的症狀)或無能(一項或多項重要方面功能的損害)或有著明顯的導致死亡、疼痛、傷殘或嚴重失去自由的的巨大危險”。所以,精神疾病的標準既不適用于同性戀,也不適用于自我不和諧的同性戀。而“自我不和諧型同性戀”亦以同樣原則,不包含在精神疾病的診斷列表(DSM-III-R)之中。該學會還指出:尚沒有足夠的科學研究證實改變性傾向的治療安全或有效。有一些經歷過改變性傾向療法的人表示,嘗試改變性傾向有潛在性的危害。此後的DSM-IV和DSM-V,在其中也不包括這兩個名稱。

美國心理學會

1997年,美國心理學會表示,人類不能選擇作為同性戀或異性戀,而人類的性取向不是能夠由意志改變的有意識的選擇。協會更進一步表示:事實上,有很多同性戀者生活得很成功很幸福,但是一些同性戀者或雙性戀者可能會嘗試通過療法改變自己的性取向,有時這是受到家庭成員或宗教團體施加的壓力所致。但事實是,同性戀不是一種疾病,因此也沒有必要進行治療。美國心理學會亦表示:臨床經驗表明,那些嘗試尋找轉變療法的人通常是因為社會的偏見所造成的內在同性戀恐懼症所致。而那些能夠正面接受自己性傾向的男女同性戀者能比那些不能接受自己性傾向的人獲得更好的自我適應能力。

2009年8月,關于性傾向治療參與者的研究,並未把“性傾向”和“性傾向身份認同”這兩個概念進行足夠的的區分。我們的結論是,這些區分的不足導致這些研究掩蓋了一個事實,即治療改變的是當事人的性傾向還是性傾向身份認同?而從研究得出的證據表明,性傾向是不可能改變的,但有些人改變了自己的性傾向身份認同(即個人或組成員身份和隸屬關系,自我標簽)和其他性特征的方面(例如價值觀和行為)。

美國心理學會于2012年發表的一份立場檔案中聲明:“在基于性傾向和性傾向身份認同的研究中,在一些個體的人生中轉變的是他/她的性傾向身份認同,而非性傾向。”

世界衛生組織

1990年5月17日,世界衛生組織在修改後的“ 國際疾病分類手冊(ICD-10)之精神與行為障礙分類”中將同性戀從原有的“成人人格與行為障礙”的名單上移除。這一分類方案的前言中指出:一種分類也是一個時代看待世界的方式。無疑,科學的進步和運用這些指導手冊的經驗,最終將會要求修改這些指導手冊,跟上時代。這一方案列入的性心理障礙,都特別排除了“與性傾向有關的問題”。在新設立的“與性的發展和性傾向有關的心理與行為障礙”條目下,還特別注解道:“性傾向本身並不能被認為是障礙”這些障礙包括性成熟障礙,自我不和諧的性傾向,以及性關系障礙;每一分類還可以根據問題是異性戀,同性戀或雙性戀而做進一步分類。

2012年5月17日,世界衛生組織駐美洲的辦事處泛美衛生組織,就性向治療和嘗試改變個人性傾向的方法,發表一份用詞強烈的英文聲明《"Cures" for an Illness that Does Not Exist(為一種不存在的疾病“治療”)》。聲明強調,同性戀性傾向仍人類性向的其中一種正常類別,而且對當時人和其親近的人士都不會構成健康上的傷害,所以同性戀本身並不是一種疾病或不正常,並且無需要接受治療。世衛在聲明中再三指出,改變個人性傾向的方法,不單沒有科學證據支持其效果,而且沒有醫學意義之餘,並會對身體及精神健康甚至生命造成嚴重的威脅,同時亦是對受影響人士的個人尊嚴和基本人權的一種侵犯。世衛亦借發表該聲明提醒公眾,雖然有少數人士可以能夠在表面行為上限製表現出自身的性傾向,但個人性傾向本身一般都被視為個人整體特征的一部分和不能改變。

中華精神科學會

1996年9月,中華精神科學會設立CCMD-3工作組,重新製定中國精神疾病分類與診斷標準,計畫在隨後的幾年中,製定出“符合中國國情並盡可能與國際標準接軌的”中國標準。2001年4月,CCMD-3出版,取消了CCMD-2的“性變態”條目,將同性戀歸于新設立的“性心理障礙“條目中的”性指向障礙“的次條目下。

對此,時任中華精神科學會《中國精神疾病分類與診斷標準》(CCMD-3)工作組組長陳彥方教授解釋:“我們認為同性戀性行為是正常的。但是考慮到一些個體在成長過程中出現的焦慮和苦惱,保留‘自我不和諧的同性戀’,從而和世界衛生組織第十版國際疾病分類(ICD-10)保持一致。” 他還指出,CCMD-3裏的“同性戀”和社會上普遍指的同性戀有些不同,因為CCMD-3的診斷對象隻包括那些自我感覺不好並希望尋求治療的同性戀者。在新的標準中,隻有那些為自己的性傾向感到不安並要求改變的人才被列入診斷。”

中華精神科學會在2001年對CCMD的修訂,被認為是中國同性戀非病理化的重要標志。

同性婚姻

1989年10月1日,丹麥成為第一個認可同性結合,允許同性伴侶進行登記的國家。

1996年,夏威夷一法院推翻了州禁止同性婚姻,將婚姻限定于異性之間的州憲法條文,這一判決引發就這一問題的全國討論。

1996年,威廉·傑斐遜·柯林頓簽署“婚姻保護法案”,聯邦政府不承認同性婚姻的合法性,授權各州可以拒絕認可其他州的同性結婚證書的合法性,共有38州頒布了相類似的州立法。

2000年,美國佛蒙特州州長霍華德·迪安簽署法律,允許同性伙伴之間的“公民結合”,佛蒙特成為美國第一個認可同性結合的州。“civil union”是由佛蒙特州創造出的新法律關系,自此後被廣泛使用。

2001年1月1日,荷蘭成為第一個法律認可同性婚姻的國家,同性婚姻家庭享有傳統家庭所享有的一切待遇。

2002年,挪威、瑞典、冰島、德國、法國和瑞士認可同性結合登記註冊,賦予其大部分傳統家庭所享受的權利,其中瑞典允許同性家庭收養孩子。

2003年1月30日,比利時繼荷蘭之後,成為世界上第二個承認同性婚姻合法的國家。但這部法律禁止同性家庭收養孩子。

2003年6月,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作出對“勞倫斯訴得克薩斯”一案的判決,這個判決為同性伴侶爭取法律權利(包括結婚)鋪平了道路。

2003年6-7月,加拿大的安大略湖省和哥倫比亞省允許同性結婚。

2003年11月18日,馬薩諸塞最高法院在Goodridge et al. v. Department of Public Health一案中判定:禁止同性結婚違反馬薩諸塞州憲法,並給立法機關180天的時間變更法律。

2004年2月4日,馬薩諸塞州最高法院重申兩種婚姻間的平等地位和表達是“必須”的,這就意味著要麽婚姻適用于同性間的結合,要麽不認可各種婚姻形式,隻承認所有伴侶間的“公民結合”,這個判決在2004年5月18日生效。按照相關法律,如果嘗試推翻法院判決的州憲法修正案至少需要經過州立法機關和公投後才可能通過,即使通過了,也須到2006年才可執行。

2004年2月12日–3月11日,加利福尼亞州舊金山市新當選的市長Gavin Newsom和其他官員開始于舊金山市發 布“婚姻證書”。戴爾·馬丁和菲利斯.萊昂是第一對“結婚”的同性伴侶。在加州最高法院3月11日,要求舊金山暫停簽發同性婚姻證書以作進一步決定前,共有4161對同性伴侶領取了結婚證件。

2004年3月29日,馬薩諸塞州通過立法禁止同性婚姻,但承認“公民結合”,賦予同性伴侶部分權利。

2004年5月18日,馬薩諸塞州最高法院就Goodridge et al. v. Department of Public Health一案的判決產生法律效力。

2004年12月9日,紐西蘭國會多位本來反對議案的議員轉為支持態度,以過半數通過同性戀者及同居人士的公民結合可以享有與合法夫婦等同的法律地位。有關法律將于2005年4月26日正式生效。

2005年6月28日,加拿大國會下議院通過同性婚姻法案,仍然有待參議院通過和英國君主的批準。

2005年6月30日,西班牙下議院第二次通過同性婚姻法案,推翻參議院一周之前否決此法案的決議。通過後需要一些時日在政府檔案中記錄公布。7月2日頒布,7月3日起正式成為第三個全國性認可同性婚姻的國家。

2005年7月19日,加拿大參議院通過了“同性婚姻合法”的提案。幾小時後,加拿大最高法院負責人在提案上簽字,使其成為該國一項正式法律,也使加拿大成為繼荷蘭,比利時與西班牙後世界上第四個承認“同性婚姻”合法的國家。

2005年12月5日,英國正式允許同性伴侶登記。在公民伴侶關系法案下,希望建立伙伴關系的伴侶必須在當地政府登記,以享受和異性夫婦同等的待遇。

2006年11月,在南非憲法法院判決同性婚姻合憲的一年後,南非議會通過了民事結合法令,南非成為世界第5個、非洲第1個允許同性結婚的國家。

2008年5月,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最高法院判決支持同性婚姻,加州正式對同性伴侶開放註冊,該州一度成為美國第2個允許同性結婚的地區,但半年後旨在顛覆同性婚姻的8號提案被通過。

2008年11月,在美國康涅狄格州高等法院于2007年作出同性婚姻合憲的判決一年後,康涅狄格州開始為同性伴侶發放結婚證,該州成為美國第2個允許同性結婚的地區。

2009年1月,在頒布同性民事結合法案後的16年後,挪威上議院通過了同性婚姻法案,挪威成為世界上第6個允許同性結婚的國家。

2009年4月,瑞典議會通過同性婚姻法令,給予同性情侶包括收養、宗教儀式、人工授精在內的全部民事權利,瑞典成為世界上第7個允許同性結婚的國家。

2009年4月,美國愛荷華州最高法院究”Varnum v. Brien“一案做出判決,禁止同性結婚的法令違反該州憲法精神,該判決將于4月24日正式生效,該州成為美國第3個允許同性結婚的地區。

2010年3月3日美國首都華盛頓承認同性婚姻。

2010年3月4日起墨西哥首都法律承認同性婚姻合法。

2010年6月27日,冰島頒布相關法律,正式承認同性婚姻合法。同一天,冰島女總理約翰娜和她的長期女伴侶正式走入婚姻殿堂。

2010年7月15日,阿根廷參議院經過激烈辯論通過了允許同性婚姻的法案,阿根廷總統克裏斯蒂娜隨後頒布這部法案,標志著拉美地區首部承認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法律正式實施。

2010年8月1日,德國正式承認同性婚姻,今後,德國同性戀者將享有與異性婚姻同樣的權利。

2013年2月12日,法國國民議會投票通過了允許同性婚姻及收養子女的法案。

2013年3月13日,當地時間12日,美國科羅拉多州議會批準一項允許同性戀者結婚的法案。至此,科羅拉多州與美國另外八個州一道,成為允許同性婚姻的州。科羅拉多州眾議院12日以39票比26票通過這項允許同性結婚的法案。該法案拓寬了科州法律以前對婚姻的界定範圍,也允許同性婚姻。

據悉,科羅拉多州議會此前就同性婚姻法案進行過幾次表決,但由于之前是共和黨人主宰多數議席,此問題屢屢受阻。2011年11月換屆選舉,民主黨人奪下該州眾議院多數席位,確保了如今法案得以通過。

2013年7月,英國下院已經通過了婚姻平權法案,女王伊麗莎白二世次日簽字生效。根據新法,英格蘭和威爾士地區的同性婚禮將可于2014年3月29日起舉行,新法還允許變性後繼續保持婚姻關系。英國成為世界上第16個承認同性婚姻的國家。

2014年2月5日,蘇格蘭議會以105票贊成、18票反對,壓倒性通過了同性婚姻合法化法案。如果蘇格蘭在全民公投之後宣布獨立,將成為第17個同性婚姻合法化國家。

2014年3月25日據美國新聞網“yourjewishnews.com”訊息,法國北部交通部門為保護同性戀者的權益,開除了一名公車司機,因其對一對公開親熱的少女噴水以示羞辱。

2014年9月8日,美國愛荷華州達文波特一對9旬老人同性戀情侶在共同生活72年之後,在一家教堂共結連理。締結連理的維維安·博亞克和愛麗絲·杜比是一對女同性戀情侶,其中博亞克91歲,杜比90歲。她們最初在愛荷華州的耶魯相識,到2014年已經共同生活了72年。

2015年5月,盧森堡首相貝特爾與建築師男友結婚。

2015年6月28日,在美國紐約曼哈頓,帝國大廈點亮彩虹燈慶祝同性婚姻合法。當日,紐約舉行一年一度的同性戀大遊行。美國最高法院26日以5比4的投票結果裁定,同性婚姻合乎憲法。這一裁決結果意味著同性婚姻在全美50個州全部合法

文學藝術

詩經》中的一些詩歌或隱或現可以看出當時存在的同性戀現象。如《鄭風·山有扶蘇》:山有扶蘇,隰有荷華。不見子都,乃見狂且。山有橋松,隰有遊龍。不見子充,乃見狡童。《鄭風·狡童》:彼狡童兮,不與我言兮。維子之故,使我不能餐兮。彼狡童兮,不與我食兮。維子之故,使我不能息兮。《鄭風·子衿》: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縱我不往,子寧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縱我不往,子寧不來?挑兮達兮,在城闕兮。一日不見,如三月兮。

在遺留下來的眾多明清小說《紅樓夢》、《金瓶梅》、《品花寶鑒》、《宜春香質》、《十二樓》、《聊齋志異》、《情史》、《閱微草堂筆記》、《弁而釵》等中都有大量同性戀的描寫,甚至以同性戀故事作為主題,從側面證明當年同性戀之盛。

陳維崧是清初詩詞大家,他與優伶徐紫雲的深厚情誼在清代四處傳揚,成為了一段風流佳話。他的《賀新郎·雲郎合巹為賦此詞》乃紫雲成親時所作,堪稱同性戀文學史上最具文彩的一首詞,內中寫道:“六年孤館相偎傍。最難忘,紅蕤枕畔,淚花輕颺。了爾一生花燭事,宛轉婦隨夫唱。隻我羅衾寒似鐵,擁桃笙難得紗窗亮。休為我,再惆悵。”

古希臘女詩人薩福的詩歌對後來的愛情文學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她對戀愛綜合症狀最簡練的敘述出現在她的一首抒情詩中。這首詩是寫給她最喜愛的一位女孩的,因為她就要同薩福分手出嫁了:”在我眼裏她好像一位神祇,正美滋滋地痴望著你,靜靜地坐在你身旁,聆聽你娓娓細語。低弱的笑聲中流露著愛的愜意,喔,這一切使我那憂鬱的心在胸中顫傈。隻要凝望你片刻,周身便被滋滋鳴響的靈火燃遍,唇舌焦裂,不能言語;悲鳴在耳中轟響,我四肢顫抖,汗流如雨;面如秋草,形同枯槁,蹣跚踉蹌墮入愛的迷離。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