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 -同性戀者

同志

同性戀者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同志本指志同道合的人,由于語言的發展和人類認知開放加深,演變出的新意。

此處同志又叫同人,是LGBT(GLBT)的別稱,同志一詞不僅限于同性戀,現已擴大到國際上通稱的LGBT四大族群,即男同性戀者(Gay)、女同性戀者(Lesbian)、雙性戀者(Bisexuality)與跨性別者(Transgender)。

同志指代LGBT群體的起源為1989年隨香港人林奕華的同性戀電影節--《香港同志電影節》的出現,漸漸演變為社會對"LGBT"群體的代稱及該社群之間的正式稱呼。

  • 中文名稱
    同志
  • 外文名稱
    LGBT
  • 讀音
    Tóngzhì
  • 釋義
    同性戀者

起源

香港作家邁克最先使用。以下為《同志簡史》節錄:

同志同志

"做研究的學者不嫌山長水遠寫信來問"同志"的起源,已經不是第一次--這回這一位是認識的,所以答得額外詳盡。但我漸漸覺得,這麽樣做私鍾似的,久不久兜載伸出大拇指的乘客在回憶裏搭一程順風車,長遠來說實在不是辦法,九曲十三彎保不定幾時在三岔口轉錯方向,迷了路累人累己。還是花點時間寫下來,一勞永逸,以後誰再打爛砂盆掏古井,請他自己找來看。

同志向當然,名詞不是我發明的,是吃了老虎膽向共產黨借的--改裝原本隻為貪玩,勢想不到走上劉備的老路,有借沒還。七十年代末住在三藩市,交往的朋友有好幾位來自香港的女同性戀者,大家同聲同氣,玩得非常熟絡。其中一位姓朱,也喜歡看電影,周末時常約了一齊作戲院座上客。不知道怎的,有一天我忽然嬉皮笑臉稱她"朱同志"。勾肩搭背的共產黨員親切的招呼,自此慘遭強奸,被長不出象牙的狗口不停吞吐著。取"相同志向"的意思,"同"當然是"同性戀"的簡寫。

朱小姐名下的"同志"專用權並不長久,很快它已經成為小圈子的暗語,廣泛被擲向早已定案的角色頭上,和可疑人物無辜的懷裏。譬如,路上看見秀色可餐的陌生人,我會向同行的朋友查詢:"你猜那邊穿紅毛衣的是不是同志?"或者,在酒吧裏有求于人而被托手踭,哀求的聲音帶點威脅討價還價:"大家都是同志,幫幫忙也不可以?"用暗語在大庭廣眾進行神不知鬼不覺的交談,在這個個案簡直是多餘的脫了褲子放屁。三藩市的風氣開放得很,當著街坊同事高談闊論同性戀司空見慣,而且我們說的是廣東話,周圍的當地人根本聽不懂。除非在唐人街--同性戀平權運動的確很遲才操進唐人街,但我們同志長同志短的談話很多時候由一個電話筒傳到另一個電話筒,根本不是在公共場所,遑論耳目眾多的中國人地頭。沒有實際作用的再創造,說得好聽點是"藝術"吧?

白紙黑字首次亮相

襟前釘上粉紅三角的"同志"首次在文字出現,應該是八四、八五年間。那時我在香港失業,窮極無聊常在《號外》和《電影雙周刊》寫稿--名副其實的窮,低得那麽可恥的稿費也歡天喜地的寫。還化了幾個不同的筆名寫,其中專走偏鋒路線的"玉賢右子"愛挑電影裏撲朔迷離的同性戀骨頭,"基"用得太繁復,開始把"同志"派上用場。我記得有一篇評早期美國愛滋片《早霜》登在《號外》,題目《人間有早霜》是當時的編輯陳輝揚代取的。手頭沒有剪報,多次想上雜志社找,拖著迄今沒有成事。…"

林奕華點石成金

市面流傳"同志"始于"同志電影節"的說法,當然是誤會。真實情況是"同志電影節"把"同志"這個名詞發揚光大,不但在短短三兩年間于香港無孔不入,而且以旋風姿態登入台灣,繼而更吹返原產地大陸。林奕華在這方面的確是位點石成金的達人,經他提攜的字句都像長了翅膀,說時遲那時快一飛沖天。從《教我如何不想他》抽出幾個字演變成《教我如何愛四個不愛我的男人》,一夜間催生了無數的'教我如何'。把羅維明辛苦經營的《非常》雜志輕輕松松戴在自己頭上,《非常林奕華》不脛而走,這原本尋常的"非常"像把野火,燒得遍地火紅火綠。藏身于括弧內的"同志",當然也因為他勇往直前的解放,才在流行詞群裏找到安身立命的位置。

象征同性戀的彩虹旗(Rainbow Flag)象征同性戀的彩虹旗(Rainbow Flag)

1989年,香港人林奕華將自己籌劃的首屆同性戀電影節命名為《香港同志電影節》,這可能是這層意義的開端。(最晚是)從此開始,在中國大陸之外的中文地區,如台灣、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同志"一詞逐漸演變成對同性戀者的另一個稱呼,用的時候並不是如"某某同志"這樣作稱謂用,而是"某某是一個同志"、"某某參加了一個同志團體"這樣。這種用法起先在同性戀群體中使用,後來影響逐漸擴大,上述地區的社會各界都採納了這個用法,例如台北市政府民政局就在《認識同志手冊2001年版》中寫道:"市長愛同志"。

林奕華本人曾表示:自己希望用來取代同性戀的同志一詞,是由孫中山名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聯想而來。另一方面希望指出仍然需要繼續努力,另一方面則希望將討論的焦點從性取向轉移到性別議題。此後許多關註各種不同性別議題的人士都希望能用同志一詞聯結、包含、代表更多人,同志一詞不僅限于同性戀者,已擴大到國際上通稱的LGBT四大族群,也就是男同性戀者(Gay)、女同性戀者(Lesbian)、雙性戀者(Bisexual)與跨性別者(Transgender),例如2004年台灣出版的小說《彩虹陰陽蝶》,副標題就是"跨性別同志的心路歷程"。並且在這層意義之後出現如"直男"這個辭彙。

進入大陸後,由于絕大多數年輕人已經不再使用"同志"這個辭彙,使得這層含義反而後來居上。盡管這一層新的含義在大陸地區也被越來越多的人所知曉並使用,不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官方媒體和檔案對這一外延含義基本不予採納。

認識

1973年,美國心理協會、美國精神醫學會,將同性戀行為自疾病分類系統去除。對于同性戀的定義更正為:「同性戀是指一個人無論在性愛、心理、情感及社交上的興趣,主要對象均為同性別的人,這樣的興趣並未從外顯行為中表露出來」。

1980年,《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三版(DSM-Ⅲ)不再視同性戀為精神疾病,但是自我認同困難同性戀 (ego-dystonic homosexuality),是指對自己同性戀取向不滿意、且感到持續且明顯的困擾者,仍歸屬于心理性疾病(psychosexual disorder)的一種。另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出版之《國際疾病分類》(ICD-9),亦特別註明「同性戀」已被取消,但是「自我認同困難同性戀」仍列入疾病項目中。

一般而言,無論是男同性戀或是女同性戀,除非是他自己親口告訴你他的性取向,否則一個人的性取向是一種心理活動,無法從個人的行為表現加以判斷。其實同性戀與異性戀一樣,擁有正常的智商、工作能力與表現,隻是愛戀的對象是與其性別相同的人罷了!換句話說,隻要對自己同性性取向能認同者,皆如一般正常人一樣,同性戀不再被認為是精神異常的行為。

1950年代,金賽博士的性學報告中將人類性行為取向從0至6分為七個等級,因此大多數人對于同性戀的認識常僅以性行為來做界定,但是同性性行為與同性戀之間仍有相當的差異,因為有些同性性行為的發生會是偶發性及情境式的,例如某些個案是在軍中與袍澤發生性行為用以發泄性欲,或是過去曾在非自願的情況下被強迫與同性發生性關系,諸如此類的同性性行為並不等同于同性戀


鑒定

性取向可以隨時間的變換有所不同。評估應慎重,標準有以下幾個方面:

(1)性吸引力 sexual attraction

(2)性行為 sexual behavior

(3)性幻想 sexual fantasies

(4)情感的喜好 emotional preference

(5)社會的喜好 social preference

(6)自我認定 self-idenification

(7)同性異性的生活形態 homo╱hetero life-style等之性取向

(8)愛情突變、失戀後均加大同性戀的產生。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