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爾吉特

吉爾吉特

吉爾吉特 南亞次大陸西北部克什米爾西北部城市。位于吉爾吉特河南岸,海拔1,454米。人口5,000。曾為佛教中心,現為克什米爾北部經濟、交通中心。東北沿罕薩河谷經中、巴邊境的明鐵蓋山口可進入中國新疆。

  • 中文名稱
    吉爾吉特
  • 海    拔
    1,454米
  • 人    口
    5,000
  • 位    于
    吉爾吉特河南岸

概述

簡要介紹

吉爾吉特,南亞克什米爾西北部城市。位于吉爾吉特河南岸,海拔1,454米。人口5,000。曾為佛教中心,現為克什米爾北部經濟、交通中心。東北沿罕薩河谷經中、巴邊境的明鐵蓋山口可進入中國新疆。西南沿印度河谷,經齊拉斯可至塔科特。附近產小麥、玉米、大麥。

吉爾吉特(GILGIT)其實並不在喀喇昆侖公路上,而是在喀喇昆侖山和興都庫什山脈(HINDUKUSH)的分界河--吉爾吉特河邊上,離公路十多公裏。很久以前,絲綢之路就已蜿蜒山間。那連綿了十幾個世紀的商隊,載著不僅僅是絲綢香料瓷器,還載著思想哲學宗教--佛教和伊斯蘭教就是從這裏先後傳向中亞和中國的。不需要太多證據,其實從吉爾吉特的宗教史上,就能看出些端倪,世界上有多少地方的人,能在兩千年裏,先佛教,再印度教,最後伊斯蘭教,變換著信仰?隻有位于絲路要道上的吉爾吉特做得到。

吉爾吉特吉爾吉特

佛像

做為古印度貴霜帝國(KUSHAN)的一部分,佛教曾在吉爾吉特興盛一時,行腳僧們來往印度中國間,傳播著教義,法顯和玄奘是其中最知名的兩位。就是今天,在城外的絲路故道喀爾噶(KARGAH),還能看見石刻的佛像。到達喀爾噶峽谷正是早上,雖然背光,還是一下子就看見了那巨大的立佛,刻在懸崖的當中,有突出的岩石當雨檐。7世紀刻下的佛眼依然慈悲,而絲路卻早已堙沒在荒草和歷史中了。

相關河流

不同于罕薩河裏銀灰渾濁的冰川融水,吉爾吉特河,水色如綠松石,兩座鐵索橋橫跨河面,不同方向的車各行其橋,過了河再開二十分鍾,就到了俯瞰罕薩河的岱雍(DAINYOR)村,村子本身乏善可陳,但一裏地外的中國陵園,卻是每個走在喀喇昆侖公路上的中國人要去祭拜的。跟著熱心的村民來到陵園,守門人忙不迭地拉開大門,接待元首一般。陵園不大,數叢灌木拱衛著正中的白色紀念碑,樹枝上累累紅果,在十月的陽光下燦爛奪目。陵園裏種滿了松樹,每棵都長成臉盆粗,88座紅字墓碑下安息著為喀喇昆侖公路捐軀的88位中國人。

陵園

築路兵團的犧牲

中巴公路凝結著中國築路工人的鮮血和生命。在距新疆喀什市5公裏的"烈士陵園"和疏勒縣共安葬了66名,此外、在施工地點還安葬了137名。其中兵團施工人員共犧牲91人、致殘119人。

中國烈士墓

在巴基斯坦北部城鎮吉爾吉特,有一座中國烈士陵園,這是為修築公路而犧牲的88位中國建設者的墓地,也是每一個走在喀喇昆侖公路上的中國人都會去祭拜的地方。陵園按中國的方式修建,面積不大,處在一片開闊地帶之中,四周用圍牆圈了起來。陵園種滿了蒼松翠柏,使陵園顯得寧靜肅穆。陵園的中間,矗立著白色紀念碑,紅色的碑文寫著:"中國援助巴基斯坦建設公路光榮犧牲同志之墓",建碑日期為1978年6月。

巴基斯坦中國烈士陵園巴基斯坦中國烈士陵園

紀念碑的後面,是88位犧牲在他鄉的中國建設者的墓地,每一個墓碑上都寫著他們的名字。其中靠左第一位是武治業同志,他是在一次塌方中為保護巴方人員而犧牲的,也是犧牲人員中級別最高的中國人。此外這裏還有20座未立墓碑的空墓,是為20位尚未找到遺骨的烈士留下的。烈士雖然已經犧牲,可他們的英靈卻隨時註視著他們曾經傾灑過熱血的土地。據說,直到現在還有很多當地的巴基斯坦人把中國犧牲者墓碑的照片掛在家中,以紀念那些長眠在他們國土上的中國朋友。進入21世紀的85歲的阿裏·馬達德和52歲的阿裏·艾哈邁德,始終義務看守著陵園。

槍殺案

巴基斯坦警方2013年6月23日說,至少9名外國遊客和1名巴基斯坦向導在北部吉爾吉特地區遭武裝人員襲擊身亡。兩名中國公民遇難,1名中國公民獲救。遇難的兩名中國人為登山愛好者楊春風和饒劍鋒,兩人均是中國民間第一次成功登頂喬戈裏峰的攀登者。巴基斯坦塔利班宣稱發動這次襲擊。

襲擊者叫醒熟睡遊客後冷血開槍

據了解,此次襲擊事件中,除中國遊客外,其他遇害者包括1名俄羅斯人、5名烏克蘭人和1名巴基斯坦當地的導遊。

巴基斯坦警方說,死者大多是登山客,所住酒店位于吉爾吉特地區南伽峰山下的營地。有目擊者說,約有10到12名武裝分子參與這次襲擊,襲擊者身穿當地安全部隊的服裝進入酒店,他們叫醒熟睡的遊客,命令他們走出酒店並向他們開槍。

當地警方最初將遇害者定為11人,後又改為10人,分析稱可能是其中有1人幸運地逃脫了。

吉爾吉特地區靠近喜馬拉雅山脈,不少山峰是登山者的攀爬勝地,以自然美景著稱。南伽峰是喜馬拉雅山脈西端的一座山峰,海拔8125米,為世界第九高峰,當地地勢險峻,居民很少,是登山愛好者和探險者經常前往的聖地。不過由于巴基斯坦安全局勢的影響,赴巴基斯坦當地的外國遊客也在急劇減少,旅遊業受到很大影響。但吉爾吉特地區的安全局勢相對較好,此前還沒有發生過類似事件。

中國駐巴使館啓動應急機製

據了解,事發地位于深山之中,比較偏遠,因此交通不便,甚至當地連公路都不通,遺體隻能通過直升機運出。事件發生後,當地政府召開緊急會議,討論這一地區的安全事態,當地警方也派出了大量警力對疑犯進行搜捕。當地邊防部隊也已對這一地區管控,封鎖所有出口。

中國駐巴基斯坦大使館表示,已經開始聯系遇害者家屬,並且啓動應急機製,要求巴方妥善處理中國人遇襲事件,保護在巴中國人生命安全,並且嚴懲凶手。事發後,在事發現場附近施工的中國路橋公司建設營地已經加強了安保措施。

巴基斯坦總統扎爾達裏和總理謝裏夫均譴責此次襲擊。

"真主旅"和塔利班都聲稱負責

2013年6月24日,活躍在當地的遜尼派武裝組織"真主旅"和巴基斯坦塔利班都宣稱對襲擊事件負責。"真主旅"的發言人對媒體表示,他們將這一地區的外國人視為敵人,還表示將在未來持續發動類似的襲擊。"真主旅"長期活躍在巴基斯坦北部地區,與基地組織和塔利班關系密切,曾經製造了多起針對什葉派穆斯林的襲擊。

塔利班稱此次襲擊是由該組織的一個不為外界知曉的分支所為,旨在報復2013年5月塔利班頭目大毛拉瓦利·拉赫曼遭美軍無人機襲擊身亡。

有國際問題專家指出,從掌握的情況來看,它不是專門針對中國人的。像這種登山散客,如果巴基斯坦不掌握他們行蹤,很難提供安保。從這個角度來講,希望在當前巴基斯坦安全情勢比較嚴峻的情況下,個人最好不要到巴基斯坦旅遊。

晨報記者 韓娜

■中方反應

中方深感震驚強烈譴責

新華社北京2013年6月23日電 關于中國登山者在巴控克什米爾地區南伽峰營地遇襲一事,外交部發言人辦公室23日表示,中方對此次暴力襲擊事件深感震驚,表示強烈譴責。

巴基斯坦警方2013年6月23日稱,巴控克什米爾地區南伽峰營地當天凌晨發生一起槍擊事件,已造成11人死亡,其中包括來自烏克蘭、中國和俄羅斯的遊客。

外交部和中國駐巴基斯坦使館對此高度重視,已啓動應急機製處置,駐巴使館緊急聯系巴外交部、內政部及軍方進一步核實情況,並要求巴方全力營救幸存人員,配合做好遇難者善後工作,盡快緝拿並嚴懲凶手,採取措施維護在巴中國公民安全與合法權益。

據了解,中方登山隊有1名幸存人員,駐巴使館已同他取得聯系,並緊急協調巴軍方派員為其提供了安全保護和救助。中國外交部及駐巴使館將繼續妥善處理此事並為幸存者回國和遇難者善後提供全力協助。

■晨報連線

民間登峰第一人倒在槍口下

遇難者楊春風有一家高山探險服務有限公司。記者根據公司網頁提供的電話找到公司聯系人麥子。昨天下午,麥子在電話裏告訴記者,他也是凌晨得知楊春風在此次襲擊中身亡,麥子隻把這一噩耗告訴了楊春風的妹妹,而他的父母和兒子尚不知情。

楊春風對登山的酷愛在其公司網頁的照片上一一呈現。從2000年開始,楊春風和他的隊友們先後征服了位于中國的博格達峰、慕士塔格峰、喬戈裏峰、卓奧友峰、珠穆朗瑪峰,位于尼泊爾境內的馬納斯魯峰、道拉吉裏峰、幹城章嘉峰。2011年,楊春風和隊友登頂位于巴基斯坦的迦舒布魯姆Ⅰ峰和Ⅱ峰。在他的登山計畫中,還將于2013年九十月份,登頂位于尼泊爾境內的馬納斯魯峰。

2012年8月,楊春風與其他隊友登頂萬山之王的喬戈裏峰,楊春風也成為國內民間登山者中攀登8000米以上高峰最多的一個。

楊春風遭遇不幸的訊息也引發登山愛好者的極大悲痛,他的一位隊友留言說:"記得老楊去年跟我喝酒時說過:要麽完成14座,要麽永遠躺在雪山上。"

一名登山隊員

僥幸逃出報警

2013年6月23日傍晚,國家登山協會會長王勇峰告訴記者,除了不幸遇難的楊春風之外,此次登山團隊中還有三名隊員,分別是登山愛好者饒劍鋒、張京川和一名美籍華人,饒劍鋒和美籍華人不幸遇難,張京川僥幸脫險。王勇峰介紹,登山隊是在2013年6月20日左右到達的巴基斯坦,但沒想到會遭遇此次襲擊事件。"槍擊發生在午夜,當時大家都處于熟睡中。隊員張京川僥幸逃脫,隨後便通過海事衛星電話與位于中國的同事聯系尋求報警。"

登山協會示警

海外登山隊員

王勇峰介紹說,楊春風、饒劍鋒、張京川均為業餘登山隊員。像他們這樣的業餘登山愛好者越來越多地把目標放在海外,中國隊員的海外登山人數日益增加,巴基斯坦、尼泊爾等國家均受到登山愛好者歡迎。王勇峰說,海外登山隻要隊員們獲得當地的登山許可就可以進行,楊春風等人的此次登山活動也獲得了這樣的許可,"但是我們建議,除了獲得許可外,登山隊員到達當地後應主動與大使館取得聯系。"

記者查詢楊春風等人的信息發現,楊春風、饒劍鋒、張京川等多次相伴登頂,他們曾共同征服了喬戈裏峰,成為了中國民間第一次成功登頂喬戈裏峰的攀登者。據報道,饒劍鋒已經登頂10座8000米級別山峰。2012年4月至8月間,他用了五個月的時間,攀登了五座8000米級山峰,並登頂了其中的四座。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