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之戰

合肥之戰

合肥之戰是東漢末年至三國時期,孫軍與曹軍以合肥為目標的爭奪戰。合肥是曹操命劉馥建設的一座東南方重要、繁榮的城市(後再增築,命為合肥新城),而其主要作用是抵抗敵人的寨壘,所以守備能力對曹軍極為重要;而東吳若要北伐,合肥是其中一個障礙點及補給點,所以雙方于208年至253年在此地爆發過五次較大型的沖突,不過數次也未有勝負。

  • 名稱
    合肥之戰
  • 地點
    徐州、淮南一帶
  • 時間
    208年-253年
  • 參戰方
    曹魏(曹軍)、東吳(孫軍)
  • 結果
    曹孫兩家的城壘爭奪戰,未有勝負

基本資料

日期:

(第一次)208年十二月-209年

(第二次)215年八月

(第三次)233年十二月

(第四次)234年六月至七月

(第五次)253年四月至八月

地點:合肥

結果:曹孫兩家的城壘爭奪戰,未有勝負

參戰方:曹魏(曹軍)、東吳(孫軍)

指揮官:

孫權(第一至四次)

諸葛恪(第五次)

(第一次)蔣濟

(第二次)張遼、李典、樂進

(第三次)滿寵

(第四次)張穎、滿寵

(第五次)張特、司馬孚

兵力:

(第二次)約100,000人

(第四次)號稱100,000人

(第五次)約200,000人

(第二次)>7,000人

(第五次)約3,000人

第一次

簡介

208年十一月,曹操于赤壁之戰大敗,但大軍仍駐扎于荊州北部。十二月,孫軍將領周瑜正攻打江陵的曹仁,而孫權則親自進攻合肥,想開拓西、北兩邊戰線。當時合肥太守為揚州(與今日之揚州市無關)刺史劉馥,孫權將軍隊圍住合肥,另派張昭進攻九江的當塗,但不成功。

曹操接到訊息後,派將軍張喜帶兵解圍。至209年,合肥城久攻不下。孫權想率輕騎親自突擊敵人,不過張紘進諫道:"夫兵者凶器,戰者危事也。今麾下恃盛壯之氣,忽強暴之虜,三軍之眾,莫不寒心。雖斬將搴旗,威震敵場,此乃偏將之任,非主將之宜也。願抑賁、育之勇,懷霸王之計。(用兵是一件凶器的事,戰爭是一件危險的事。現今我軍麾下恃著盛壯的氣勢,忽然以強暴般的戰鬥,三軍的士兵,莫不心寒。雖然可能斬殺敵將、奪取敵旗,威震敵場,但這是偏將的任務,不是主將宜做的事。希望你能抑止賁、育之勇,懷有霸王的計謀。)"孫權便不再想突擊。

而合肥城經過數月的攻擊,又連連下雨,城牆將崩,于是守軍 以草和棕櫚葉補上城牆,夜晚則點火照亮城外,觀察敵人行動以作防備。另一方面,張喜援軍仍未到達,別駕蔣濟便向刺史獻計,偽稱四萬援軍已到雩婁,派主簿假扮迎接張喜,並命三個守將帶信出城後裝作偷入城。當中,一個成功回城,兩個卻被孫軍擒獲。孫權得信後,相信曹軍會有四萬人來救,便燒陣撤退,合肥之圍得解。

參戰人物

孫軍 :孫權張昭張紘

曹軍:蔣濟張喜

第二次

簡介

214年,曹操南征孫權不成,班師前留張遼、李典、樂進與七千多人防守合肥。至215年,曹操出征張魯時,派護軍薛悌送函到合肥,寫到"賊至乃發(賊到時才開啟)"同時,孫權與劉備爭奪荊州中以平分荊州作條件,兩軍撤退。不過,孫權見曹操在漢中,未能及時回到東邊,在八月率十萬人北至陸口,出征合肥。

三國鼎立圖三國鼎立圖

張遼等便開啟曹操之函,寫到"若孫權至者,張、李將軍出戰,樂將軍守;護軍勿得與戰。(若孫權軍來到,張、李兩位將軍出城迎戰,樂將軍守城;護軍薛悌不要出戰。)"因敵我兵力懸殊,各將都對此指示感到疑惑。張遼說:"公遠征在外,比救至,彼破我必矣。是足以教指及其未合逆擊之,折其盛勢,以安眾心,然後可守也。成敗之機,在此一戰,諸君何疑?(曹公正率軍在外作戰,等他率領的援軍到達時,孫權軍必定已攻破我們。所以教函要我們在敵軍集結完畢前反過來攻擊他們,先挫折敵人的氣勢,以安定軍心,然後可以順利守城。成敗之機,就在此一戰,各位有何疑惑?)"

李典亦認同張遼,于是在前夜募集勇士,得到八百人,殺牛犒賞軍士,準備明日大戰。天亮的時候,張遼披甲持戟,先登陷陣,殺死數十人,斬二員大將,張遼大呼自己的名字,沖入軍壘,到達孫權旗下陣營。宋謙、徐盛軍都不敵,士兵開始潰散,潘璋在後,馳馬追上,在馬上斬殺宋謙、徐盛軍中的二個逃兵,士兵見此,都回頭再戰。

孫權見如此情況大驚,無所適從之下隻好登上山頂,以長戟自守。張遼叱孫權下戰,孫權不敢動,看見張遼率軍甚少,便令軍士將張遼軍團團圍住。張遼突擊沖出,包圍被開啟缺口,張遼麾下的數十人得以逃出,其餘軍士呼喚道:"將軍棄我乎!(將軍拋棄我們了嗎?)"張遼因此再度沖進包圍網,再次突圍救出其他人。孫權軍望風披靡,無人能擋住張遼。戰鬥從日出到中午,吳軍士氣全失,回軍修整守備,曹軍眾人之心安定。

孫權圍合肥十多日,都不能攻下,又遇上疫疾,便命大軍班師,自己則和千多虎士與凌統、甘寧、呂蒙、蔣欽等為後。至逍遙津北,張遼觀察到孫軍撤退,乘機率軍追擊,孫軍頓時混亂,孫權被圍。甘寧嚴厲的要捶響戰鼓,增強士氣,凌統親率三百近兵沖入重圍,甘寧則引弓掩護,呂蒙、蔣欽死戰拒敵。

凌統救出孫權,便回頭再戰。但撤退路上的橋已被敵軍所毀,丈餘無板,當時孫權近監谷利在馬後,叫孫權抓著馬鞍、松開韁繩,谷利在後面加鞭,以助馬勢,孫權順利躍馬過河,與在津南率三千人防備的賀齊會合,孫權才成功逃脫。而凌統則與甘寧等繼續阻擋敵軍,左右人馬已死,自己也身受創傷,殺死數十人,知道孫權已安全,才披甲潛行逃走。

參戰人物

孫軍 :孫權潘璋宋謙徐盛陳武凌統甘寧呂蒙蔣欽賀齊谷利董襲 周泰 陸遜

孫權孫權

曹軍:曹操張遼李典樂進

第三四次

簡介

230年,魏國于合肥建築新城,防備吳國。于233年十二月第三次合肥之戰爆發,孫權出兵想圍攻合肥新城,因城遠水,二十餘日不敢下船。滿寵便遣六千步騎,在淝水隱處伏兵等待。後孫權上岸,滿寵伏軍突起襲擊,斬首數百,也有逃至河中溺死。吳主又使全綜攻六安,亦不勝。

234年二月,蜀漢丞相諸葛亮進行第五次北伐,遺使請東吳一起出兵。孫權答應。旋即引發第四次合肥之戰,于同年五月,孫權進駐巢湖口,自稱有十萬人,親自帶兵攻向合肥新城;另一方面,又派陸遜、諸葛瑾率萬餘人進駐江夏、沔口,攻向襄陽;將軍孫韶、張承進駐淮,向廣陵、淮陰進逼,形成三路兵馬北伐。

六月,滿寵想率眾軍援救新城守將張穎,但殄夷將軍田豫卻認為該新城自守有餘,如果有援軍至,怕孫權反過來吞並援軍。而當時吏士多請假,滿寵上表請召中軍兵及召回所有請假將士,集合抵擋。不過散騎常侍廣平劉邵認為滿寵該自守不攻,避其銳氣;而中軍則先派步兵五千、精騎三千出發,將隊伍排列疏散,多加旗、鼓,敵軍知道大軍到來,必定自走,可以不戰而破。魏明帝聽從其計,先派前隊出發。

而魏明帝亦不接納滿寵援軍的意見,認為合肥、襄陽、祁山是曹魏東、南、西三個重要防點,守城有餘,魏明帝便于七月壬寅日,親率率水師東行。滿寵便募集數十壯士,折斷松枝為火炬,灌上麻油,在順風放火,燒毀敵軍攻城器具,射殺孫權之侄孫泰。加上吳軍中士卒都多有病患,又聽到魏明帝大軍將至,于是孫權撤退。孫韶軍亦同時回師,隻有陸遜軍繼續戰鬥,但不久亦撤退。

參戰人物

吳軍 :孫權孫泰(戰死)全琮

歷史遺跡歷史遺跡

魏軍:魏明帝滿寵田豫張穎

第五次

簡介

253年,吳太傅諸葛恪由東興回來後不久,不顧眾臣勸阻,于三月親率二十萬人再次出兵北征。四月,至淮南。五月,圍攻合肥新城,諸葛恪建起土山急攻,魏將張特與三千人守新城一個多月,死傷甚多,城池將破。

張特對吳人說:"今我無心復戰也。然魏法,被攻過百日而救不至者,雖降,家不坐;自受敵以來,已九十餘日矣,此城中本有四千餘人,戰死者已過半,城雖陷,尚有半人不欲降,我當還為相語,條別善惡,明日早送名,且以我印綬去為信。(現在我已無心再戰了。但依魏國法規,被攻超過一百日而援救不來的話,雖然投降,家人可以免去刑責;自抵抗敵人以來,已經九十多日了,這城中本來有四千多人,戰死者已經過半,城池雖陷,如有半個人不想投降,我便與他說話,陳明善惡,明日早上送名,你們先以我的印綬拿去作信托吧。)"

張特便將印綬拋給他們,而諸葛恪相信他,便不取印綬。于夜中,張特卻拆去屋舍的木材、圍欄,將城牆崩潰的地方補上二重。到明日,張特對吳人說:"我但有鬥死耳!(我隻有戰鬥而死了!)"堅守不降,吳軍大怒,進攻但已不能攻克了。當時天氣又炎熱酷暑,吳兵疲勞,疫病橫行,得病的人有大半,死傷嚴重。諸葛恪攻城不下,遷怒于各部將,士卒怨聲不斷。後魏太尉司馬孚率援軍二十萬人趕至新城,知遁吳兵已疲乏,便進兵大敗吳軍。七月,諸葛恪無奈引軍歸還。

參戰人物

吳軍 :諸葛恪

魏軍 :司馬師張特司馬孚

記載

太祖既征孫權還,使遼與樂進、李典等將七千餘人屯合肥(曹操派遣三將守衛合肥)。太祖征張魯,教(注解:教:諸侯王公的文書,這裏可以理解為錦囊)與護軍薛悌(給護軍薛悌一個密封的文書),署函邊曰"賊至乃發"(在邊緣寫著:敵人到了才開啟)。俄而(孫)權率十萬眾圍合肥,乃共發教(看曹操的錦囊),教曰:"若孫權至者,張、李將軍出戰;樂將軍守,護軍匆得與戰。"諸將皆疑(兵力懸殊,出戰的話怎麽能贏呢?)。遼曰:"公遠征在外,比救至(等到救兵趕到),彼(孫權軍)破我必矣。是以教指及其未合逆擊之(這是叫我們在他們還來不及合流之前襲擊他們),折其盛勢,以安眾心,然後可守也。成敗之機,在此一戰,諸君何疑?"李典亦與遼同(英雄所見略同)。于是遼夜募敢從之士,得八百人(八百壯士),椎牛饗將士(大吃大喝一番),明日大戰。平旦(清晨),張遼被甲持朝(全副武裝),先登陷陳,殺數十人,斬二將,大呼自名,沖壘入,至孫權麾下(身先士卒,直闖本陣)。孫權大驚,眾不知所為,走登高冢,以長戟自守(孫權被這仿佛神兵天降的突襲嚇得夠嗆,大家連忙保護孫權撤退到一個土山之上,用長戟守衛)。遼叱權下戰(張遼:豎子孫仲謀,下來應戰!),權不敢動(孫權暗忖:如此猛將,如何可奈何!),望見遼所將眾少(突然發現張遼的人數不多),乃聚圍遼數重(包圍戰法)。遼左右麾圍,直前急擊,圍開(雖有重重包圍,奈何張遼當世之猛將,硬是殺出一條血路),遼將麾下數十人得出,餘眾號呼曰:"將軍棄我乎!"(然而還是有一部分人馬被圍困。)遼復還突圍(好一個張遼,回馬又殺了進去),拔出餘眾(全員脫出!)。權人馬皆披靡,無敢當者(孫權雖然人多勢眾,卻無人能阻擋張遼之鋒芒)。自旦戰至日中(從白天大戰到中午),吳人奪(奪:喪失)氣(吳軍喪氣),還修守備(張遼領軍回城修築守備工事),眾心乃安,諸將鹹服(全軍上下心悅誠服!)。權守合肥十餘日,城不可拔,乃引退(孫權攻不下合肥,撤退了)。遼率諸軍追擊,幾復獲權(張遼不愧亂世之青龍,竟然還敢引兵追擊,甚至幾度差點擒獲孫權)。太祖大壯遼(曹操這才意識到,張遼不是普通的猛將啊!),拜征東將軍。建安二十一年,太祖復征孫權,到合肥,循行遼戰處,嘆息者良久(對當日的戰鬥依然感慨不已)。乃增遼兵,多留諸軍,徙屯居巢。

合肥之戰

概述

合肥之戰,張遼戰鬥生涯中的巔峰之戰,此一戰張遼可謂威震魏吳,令孫權心有餘悸,即便是在許多年以後,張遼已經年老體病,孫權仍稱:"張遼雖病,不可當也,慎之!"[①]

《三國志·張遼傳》載"太祖既征孫權還,使遼與樂進、李典等將七千于人屯合肥"。據《三國志·武帝紀》記載,合肥之戰發生于公元215年(建安二十年)八月,"孫權圍合肥,張遼、李典擊破之"。而在此之前曹操分別在公元212年(建安十七年)冬十月、214年秋七月、進攻過孫權,那麽曹操是在哪一次進攻孫權之後留張遼鎮守合肥的呢?

《三國志·樂進傳》記載樂進曾"從征孫權",之後曹操回師才"留進與張遼、李典屯合肥";而據《三國志·先主傳》記載,公元212年曹操征孫權時,孫權曾向已入川的劉備求救,劉備在向劉璋告急時又提到"樂進在青泥與關羽相拒"。由此可知,張遼、樂進、李典等應當是在公元214年冬十月曹操離開合肥時一同被留在合肥防守東吳的。除此之外,曹操還命溫恢為揚州刺史,協助三人防守東吳。

公元214年五月,孫權進攻皖城,張遼率軍求援不及,又馬上返回合肥守備,並馬上向遣使向曹操報告。曹操這時正率大軍征討漢中張魯,來不及救援合肥,于是寫了一封密函派護軍薛悌帶至合肥,而且在這封密函上署上"賊至乃發"四字,要求張遼等人要等到東吳進犯時才能拆開來看。

這一年八月,也就在這封密函送到不久後,孫權就來了,"率十萬眾圍合肥"。按照曹操的要求,眾人一起拆封,閱讀了這封密函。密函的內容,是曹操對此次抵御東吳進犯的人事部署,"若孫權至者,張、李將軍出戰;樂將軍守,護軍勿得與戰"。曹操要求張遼、李典出戰,樂進負責守城,薛悌不參與戰事。諸將皆不明白曹操為什麽這樣的安排,張遼大膽的說出了他對曹操這樣安排的理解:"公遠征在外,比救至,彼破我必矣。是以教指及其未合逆擊之,折其盛勢,以安眾心,然後可守也。成敗之機,在此一戰,諸君何疑?"素與張遼關系不和諧的李典也支持了這一看法,于是作戰方案最終敲定,先戰後守。當晚,張遼便從軍中挑選了八百名志願者組成敢死隊,並殺豬宰牛大宴了一場,準備天一亮就動身大戰東吳。

第二天一大清早,張遼便與李典一起率領著八百人的敢死隊,殺向了東吳陣營。張遼身披盔甲,手持長戟,一如既往的發揮其勇猛向前的作戰風格,率先攻進了東吳軍營中,不僅殺了數十名兵士,還斬了兩名將領級的人物。面對措手不及的東吳軍,張遼是越戰越勇,不僅奮力拼殺,還大呼自己的名字,不知不覺中沖殺到了孫權所在的中央大營。孫權對張遼突如其來的進攻毫無防備,大驚失色,周圍眾人一時間也不知如何是好,隻好退到高處防御,"以長戟自守"。張遼見孫權依托高處及長戟防備,便挑撥孫權軍,"叱權下戰",孫權沒有輕舉妄動,而是先觀察清楚情勢。由于孫權居于高處,很快便發現張遼所帶領的部隊人數並不多,于是便利用自身兵力上的優勢,"聚圍遼數重"。張遼的左右見狀馬上突擊,開啟一個缺口,張遼得以帶領數十名親兵突圍出去。這時還有一部分敢死隊隊員被東吳軍圍困著,他們向張遼呼救:"將軍棄我乎!"張遼聞聲又反沖殺進包圍圈中,並帶領剩下的人員突出重圍。

這一戰,張遼與李典率領敢死隊從清晨沖殺到中午,作為領軍人物的張遼,表現是最突出的一個。面對張遼如此神勇的表現,《三國志·張遼傳》用了九個字來形容東吳軍隊,"人馬皆披靡,無敢當者",也因此,東吳軍隊士氣大跌。反過來,合肥的守軍則因此士氣大振,對張遼更是佩服不已,全軍上下一心一意修築工事,堅守城池。值得一講的是,張遼此次帶出的八百人,不是曹魏擅長的騎兵,而是步兵,曹丕在後來追念張遼、李典的詔文裏就清楚地寫到,"合肥之役,遼、典以步卒八百,破賊十萬"。

意義

合肥之戰,可謂張遼巔峰之戰。這一戰,張遼不僅功勞重大,他的才能也得到淋漓盡致的發揮,他的勇猛,他的果敢都無一不得到充分展現。

首先,對曹操戰略意圖的領會顯示了張遼的軍事才能。大戰前曹操派人帶來了合肥的防守方案,許多人對曹操要求張遼、李典出擊這一方針疑惑不解,是張遼首先理解了曹操的戰略意圖:曹操遠征在外,救援不及,所以必須"及其(吳軍)未合逆擊之,折其盛勢,以安眾心,然後可守也"。張遼正確的理解了曹操的戰略意圖,為後來合肥之戰的取勝奠定基礎,可見,張遼在戰前已經先立一功。同時也可以看出,此時的張遼,已經具有很高的軍事才能了。

其次,執行曹操出擊戰略顯示了張遼的果斷勇敢。先出擊後守備雖然是曹操的戰略方針,但要執行起來也是有相當難度的。第一點是兵力懸殊,當時合肥守備僅七千多人,而吳軍則是十萬之眾氣盛而來,守城尚且有相當難度,更別說出擊。第二點是諸將疑惑,在兵力懸殊的情勢下還要出擊,難怪守城諸將會對出擊的方針存有疑惑,雖然張遼有解釋過原因,但僅憑紙上談兵式的解釋是難以完全讓疑惑武將信服的。在這種情況下,張遼要執行這一戰略不僅要果斷,更需要十分大的勇氣。

再次,兩次出戰過程都顯示了張遼一貫的勇猛戰風。第一次出戰,張遼與李典僅帶領八百人就對孫權十萬之眾發動了突擊,而且在戰鬥之中張遼是沖鋒在前,戰鬥持續了一個上午,殺得東吳人馬披靡。觀《三國志》,有幾處會對某人某戰有如此詳細的描述,可見陳壽也為當時張遼的勇猛表現所折服。而第二次出戰,雖然本傳沒有記載得像第一次那樣詳細,但從"幾復獲權"的記載字樣也可以想象得出張遼作戰時的勇猛。

合肥之戰的勝利對曹魏來說意義十分重大,這是因為合肥是曹魏在江淮一帶極其重要的戰略要地,"自大江而北出,得合肥,則可以西問申、蔡,北向徐、壽,而爭勝于中原;中原得合肥,則扼江南之吭而拊其背矣"。也因此,曹操對此戰中立下重大功勞的張遼倍加看重,史載"太祖大壯遼","大壯"兩字陳壽在《三國志》裏僅用了兩次,分別在《三國志·張遼傳》及《徐盛傳》,可見其分量之重。曹操又加封了張遼為征東將軍,公元216年(建安二十一年)曹操進攻東吳路過合肥時,還專門到沿著張遼奮戰過的地方走了一遍,每到一處"嘆息者良久"。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