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縱

合縱

合縱hézòng[vertical integration] 又寫作"合從"。戰國時期,蘇秦遊說六國諸侯實行縱向聯合,一起對抗強大的秦國的政策。但後來被秦國範雎的遠交近攻所打斷。

提倡者為縱橫家公孫衍、蘇秦等人,最後被連橫計所破解。當時戰國七雄中以秦國實力最強,嚴重威脅山東六國的生存。一共有四次合縱攻秦戰爭,第一次為公孫衍倡導、楚懷王主盟的楚魏韓趙燕五國攻秦之戰(前318年),第二次為孟嘗君倡導、齊愍王主盟的齊魏韓三國攻秦之戰(前296年),第三次為信陵君倡導的魏趙楚韓燕五國攻秦之戰(前247年),第四次是趙國將軍龐暖倡導的趙楚燕魏四國攻秦之戰(前241年)。

合縱並不一定針對秦國:前288年,齊秦並稱東西帝,蘇秦勸齊愍王放棄帝號。前287年,趙國李兌、齊國蘇秦倡導齊趙韓魏楚五國合縱抗秦,結果齊愍王出兵滅了宋國,引起列國的不滿,將矛頭轉向齊國。前286年,燕韓趙魏秦五國合縱攻打齊國,齊國幾乎滅亡。

根據《史記·蘇秦列傳》,蘇秦在遊說秦惠王連橫不成後,轉而遊說六國聯合起來對抗秦國。合縱之勢形成,蘇秦掌六國宰相印,然而各國之間也存在大小矛盾,蘇秦因故被齊國人刺殺,合縱聯盟隨之瓦解。

  • 中文名稱
    合縱
  • 外文名稱
    vertical integration
  • 拼音
    hé zòng
  • 時期
    戰國
  • 代表人物
    蘇秦
  • 理念
    聯合許多弱國抵抗一個強國

基本介紹

“合縱”,即“合眾弱以攻一強”,就是許多弱國聯合起來抵抗一個強國,以防止強國的兼並。合縱的目的在于聯合許多弱國抵抗一個強國,以防止強國的兼並。合縱連橫的實質戰國時期的各大國為拉攏與國而進行的外交、軍事鬥爭。

理念

合縱連橫的實質是戰國時期的各大國為拉攏與國而進行的外交、軍事鬥爭。

合縱設計

合縱

合縱的目的在于聯合許多弱國抵抗一個強國,以防止強國的兼並。

連橫的目的在于事奉一個強國以為靠山從而進攻另外一些弱國,以達到兼並和擴展土地的目的。

秦在西方,六國土地南北相連,故稱合縱。與合縱政策針鋒相對的是連橫。張儀曾經遊說六國,讓六國共同事奉秦國。秦在西方,六國在東方,東西相連,故稱連橫。南北為縱,東西為橫。參見“連橫”條

合縱于楚。——《史記·平原君虞卿列傳》

與楚合縱。

合縱者為楚。

合縱締交,相與為一。——《史記·魏公子列傳》

“合縱”,即“合眾弱以攻一強”,就是許多弱國聯合起來抵抗一個強國,以防止強國的兼並。 “連橫”,即“事一強以攻眾弱”(《韓非子·五蠢篇》),就是由強國拉攏一些弱國來進攻另外一些弱國,以達到兼並土地的目的。這時各大國之間,圍繞著怎樣爭取盟國和對外擴展的策略問題,有縱和橫兩種不同的主張。所謂縱橫家,就是適應這種政治鬥爭的需要而產生的。他們鼓吹依靠合縱、連橫的活動來稱霸,或者建成“王業”。他們宣傳:“外事,大可以王,小可以安。”(《韓非子·五蠢篇》)還宣傳:“從(縱)成必霸,橫成必王。”(《韓非子·忠孝篇》)縱橫家的缺點是,他們重視依靠外力,不是像法家那樣從改革政治、經濟和謀求富國強兵入手;還過分誇大計謀策略的作用,把它看作國家強盛的關鍵。張儀在秦國推行連橫策略是獲得成功的,達到了對外兼並土地的目的,使得秦惠王能夠東“拔三川之地,西並巴蜀,北收上郡,南取漢中”,“散六國之從(縱),使之西面事秦”(《史記·李斯列傳》記載李斯語)。這是因為他用“外連衡而鬥諸侯”(賈誼《過秦論》)的策略,配合了當時秦國耕戰政策的推行。所謂合縱連橫,從地域上看,當時那些弱國是以三晉為主,北連燕,南連楚為縱;東連齊或西連秦為橫。合縱可以對秦,也可以對齊。從策略上說,是“合眾弱以攻一強”,是阻止強國兼並的策略。連橫是“事(從屬)一強以攻眾弱”,是強國迫使弱國幫助它進行兼並的策略。隨著兼並戰爭情勢的變化,合縱連橫的具體內容也跟著有了一些變化和發展。到長平之戰後,變成了合縱是六國並力抵抗強秦,連橫是六國分別投降秦國的意思。

代表人物

蘇秦,字季子,東周洛陽乘軒裏人,是戰國時期縱橫家的代表人物之一。《史記·蘇秦列傳》和《戰國縱橫家書》對他的事跡做了專門的記載。

合縱

相傳蘇秦曾跟鬼谷子學習,後來出外遊說了幾年,連連受挫,走投無路。回家後,遭到家人的嘲諷和冷遇。蘇秦深感羞愧,便“頭懸梁”、“錐刺股”,發奮讀書,獲得了真才實學。于是他開始周遊列國。用三年時間,“訪求山川地形,風土人情,盡得天下利害之詳”,終于有了施展才華的機會。一天,蘇秦周遊到燕國,馬上得到了燕國的支持,燕文侯供給他車馬和金銀布帛,讓他去趙國遊說趙肅侯,聯合韓、魏、齊、楚以抗秦。在燕、趙的全力支持下,蘇秦往來于六國之間,極力主張從燕到楚,合成南北一線,變連橫為合縱,共同反對秦國。經蘇秦的反復勸說,六國終于採納了他合縱的建議,定下了合縱盟約。他被任命為縱約長,佩六國相印,趙肅侯還封他為武安君。元代詩人楊果在《洛陽懷古》一詩中有“五噫擬逐梁鴻去,六印休驚季子來”句,說的就是此時春風得意的蘇秦。蘇秦回趙國時,中途經過洛邑,車輛馬匹輜重以及護送他的諸侯國隨從隊伍浩浩蕩蕩、威風凜凜。周顯王聽說後,連忙派人清掃道路,並到洛邑城外迎接慰勞。蘇秦的兄弟、妻子和嫂子,斜著眼不敢抬頭看蘇秦,俯伏在地。蘇秦笑著問他嫂子:為什麽先前那麽傲慢而現在卻如此恭敬呢?嫂子把臉貼在地面,謝罪說:因為我看到季子地位尊貴、財物很多啊。嫂子等人的“前倨後恭”令蘇秦感慨道:同樣是一個人,富貴了,親戚們就這麽敬畏;貧賤的時候,卻輕視鄙薄,何況其他一般的人呢?假如當初我在洛邑有良田兩頃,現在又怎麽能佩上六國相印呢?隨之蘇秦拿出千金賜給了他的同族和親友。

在蘇秦的一手策劃下,六國決定在趙國的洹水“飲血為盟”,舉行誓師大會,共同對抗秦國,這就使秦處于非常不利的情勢。後人有詩曰:“相要洹水誓明神,唇齒相依骨肉親;假使合縱終不解,何難協力滅孤秦?”但是,六國互相間也存在著矛盾,各有各的利益,同盟極不穩固。

蘇秦回到趙國,送縱約書給秦,秦兵不敢東“窺函谷關十五年”。後來,秦欺騙齊、魏,要聯合進攻趙國,趙國責備蘇秦,蘇秦害怕,請求出使燕國,說一定要報復齊國。蘇秦離開趙國以後,加上秦國的反間活動,六國合縱的盟約很快就瓦解了。

古人站在各自的立場對蘇秦有著不同的看法。《孫子·用間》說:“燕之興也,蘇秦在齊。”把他與商的伊尹、周的姜子牙並提。《說苑·君道》又把他跟鄒衍、樂毅、屈原並稱為“四子”;漢初的鄒陽,則把他稱為“燕之尾生”。眾人給蘇秦以很高的評價,說明蘇秦在燕國由敗轉勝、由弱變強的過程中,起了極為重要的作用。但是《荀子》和《呂氏春秋》站在齊國的立場,對蘇秦採取否定的態度。

蘇秦的弟弟蘇代、蘇厲,以哥哥為榜樣,發奮讀書,遊說各國諸侯之間,也都很有名氣。

相關介紹

合縱

hézòng

【vertical integration】 又寫作“合從”。戰國時蘇秦遊說六國諸侯實行縱向聯合與秦國對抗的政策。南北為縱,東西為橫。參見“連橫”條

合縱于楚。——《史記·平原君虞卿列傳》

與楚合縱。

合縱者為楚。

合縱締交,相與為一。——《史記·魏公子列傳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