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面條

吃面條

1984年央視春晚陳佩斯和朱時茂的代表作《吃面條》,標志著小品誕生,《考演員》被拆卸零件改為《吃面條》,轟動一時,春晚成為觀眾最喜愛的小品培養基地。

  • 中文名稱
    吃面條
  • 類型
    喜劇
  • 主演
    陳佩斯,朱時茂
  • 上映時間
    1984年春晚
  • 對白語言
    國語
  • 色彩
    彩色

簡介

1984年央視春晚陳佩斯朱時茂的《吃面條》,標志著小品誕生,《考演員》被拆卸零件改為《吃面條》,“低俗”成為某些領導們對小品的另類看法,但這並不影響春晚成為觀眾最喜愛的小品培養基地。

時間

1984年春晚

演員

陳佩斯,朱時茂

演員介紹

陳佩斯,1954年2月1日出生于長春,著名的喜劇表演藝術家和小品表演藝術家,其作品曾多次登上中央電視台的春節聯歡晚會。1998年,陳佩斯遭央視封殺,此後到延慶縣井庄鎮種植石榴。2001年,陳佩斯出演第一部舞台喜劇《托兒》,演出收入近4000萬元,獲得了巨大成功。陳佩斯堅持自己獨特的個性風格和特有的銀幕魅力,在銀幕上塑造了一系列滑稽,笨拙但本性不失善良的小人物,觀眾對這位光頭影星給予了莫大的支持,愛護。

小品台詞

陳:導演。你要找演員?導演、導演,您看我行嗎?你看……

朱:好了好了,就讓你試試。

陳:哎!

朱:這個——就是吃面。

陳:(略帶驚訝)吃面!

朱:你看,這是一碗面。

陳:嘿!我今天正好沒吃飯。

朱:你說什麽?

陳:啊——我說我今天——一定好好幹,呵呵,我一定好好幹。

朱:來來來,先準備準備。好啦,我們各部門都註意了啊。化妝、服裝、道具都準備。

陳:(看著碗欣喜地自言自語)打鹵面!

朱:哎。攝影機的位置啊,咱們給它稍微近一點兒。哎,好了。

陳:(偷吃面條發出聲音)

朱:哎哎哎!什麽聲音!(停頓一會兒)安靜!啊!

陳:噓——安靜。

朱:哎。照明所,咱們這個演員的表演區在這兒,光往這兒打。(後台:好嘞好嘞)

陳:(繼續偷吃面條)

朱:什麽聲!安靜!

陳:噓——[台下有笑聲](小聲說)別笑!

朱:咱各部門都加緊準備啊。(向陳走去)啊這段演員的戲是(發現他在吃面條)——哎!你怎麽給吃上了?

陳:不瞞您說,我今兒早飯就沒吃。我先墊個底兒。

朱:這還沒開拍呢!

陳:(指著那桶面說)沒關系,我看那兒還有一桶呢!

朱:(無奈)呃這段戲是這個樣子。

陳:啊。

朱:你和你的女朋友已經約好了今晚8點一起去看電影……

陳:啊!戀愛戲。(興奮的樣子)哎喲~~這————

朱:(看表)呃——現在是……

陳:哎導演,我從小就喜歡看戀愛的電影兒。

朱:你別啰嗦,現在已經8點鍾了。

陳:哎哎,8點了

朱:你正在吃面,你的女朋友來叫你,你吃完了面放下碗就跑出去。

陳:喔……放下碗就跑出去。就這點兒戲啊。

朱:一共兩句詞兒。

陳:兩句詞兒。

朱:哎你著什麽急嘛!

陳:我不著急。

朱:我說一共兩句台詞兒,你著什麽急……

陳:(搶話)是啊一共兩句台詞兒,我不著急。

朱:不是,我說的是一共兩句台詞兒,你著什麽急嘛!

陳:對啊,我真的不著急導演。

朱:(不耐煩)我說一共兩句台詞兒你著什麽……

陳:(搶話,露出無奈的神情)是兩句台詞兒,我——我著什麽急你……

朱:(大聲)好啦!你別說話啦!

陳:哎。是。

朱:你別說啊!

陳:啊,我不說。

朱:一共兩句台詞兒,是你說的。

陳:(有點兒明白了)我說的。

朱:你著什麽急嘛,你等我一會兒。

陳:喔,我好像明白了,是我說的。

朱:哎,你說的,你說一遍我聽聽。

陳:呃(還沒回過神)。

朱:你說。

陳:(看一眼導演)呃。就這麽說?

朱:咋這麽說,當然要帶點兒情緒啦。

陳:喔,帶點情緒。(不耐煩)嗨!你著什麽急你,等我一會兒!

朱:哎這個,你已經晚了,要表現一種歉意。

陳:喔,歉意。

朱:哎對!

陳:歉意感~~~~~哎!著什麽急呀我說,等我一會兒。

朱:停停……你要邊吃邊說!

陳:還要邊吃邊說。這還不容易啊(邊吃邊說)你著什麽急啊……

朱:停停停停!你真的盛碗面去,找點兒這個吃面的感覺。

陳:(欣喜,有點不敢相信)真的,還讓我吃一碗——————哎,盛滿。

朱:我們各部門都註意了啊,看一下演員的戲,馬上就開拍。好,來。預備。

陳:(把碗遞過去)要不您先吃。

朱:(無奈。用手示意他自己吃)

陳:那我就我就不客氣了啊。

朱:預備。開始。——————說。哎停停停,吃得要忙啊!

陳:喔,要忙啊。行!沒問題。(大口吃起來)

朱:哎對對對對,說,說你著什麽急。

陳:(不理他繼續吃)

朱:台詞兒說!你著什麽急!

陳:(邊吃邊說)你著什麽急呀,等我一會兒。

朱:對對,要忙,別停下!這個越猛越能表現人物性格……哎,把碗翻過來!翻過來!好好好。把碗給我放下來!

陳:(舍不得)

朱:放下來!放下!跑出去!跑跑跑。

陳:(有點兒撐了,跑出去)

朱:好!回來回來。

陳:(邊走邊摸嘴)

朱:哎~~你感覺怎麽樣?

陳:哎~~味道不錯!

朱:什麽味道不錯?

陳:面條。鹹淡正好!

朱:我沒問你這個。(手扶在他肩膀上)我問你這個——感覺怎麽樣?

陳:(摸著肚皮)飽了!

朱:(無奈)這全擰了,你看。

陳:不擰!

朱:我問你剛才這段戲的感覺怎麽樣。戲的感覺。

陳:戲——沒什麽感覺。

朱:怎麽能沒感覺呢,這個戲——

陳:哎不是,我就是感覺味兒還不錯,別的沒有。

朱:唉好了,對你要求嘛也不能太高。來來來……

陳:哎導演。咱們這麽說吧。您一定要嚴格要求我。啊。您看著我哪不合適——您、您批評我,您罵我,您、您打我都行。隻要能出名,我這……呃對—— 我、我又說走口了。隻要咱們都是為工作嘛,是不是。你說這……

朱:好了好了,來吧,你盛面吧。

陳:盛面。

朱:盛面。(重復幾次)

陳:哎。就這一碗了吧。

朱:這,你快盛面。

陳:哎!

朱:好了我們各部門都註意了啊,正式開拍。

陳:(蹲不下去的感覺。自言自語)吃不下了。

朱:盛滿。對。好好。 蹲下,蹲下。蹲一點兒,好。正式拍!

陳:(蹲不下去。半蹲。邊說邊站起來)正,正式拍啦。

朱:預備!

陳:(不得已,蹲下去)

朱:好。高興點兒。高興點兒。好。自然一點兒。

陳:哎,您看這個自然嗎?

朱:這,這——哎,你放松點兒。放松放松放松。

陳:(順勢慢慢倒下去)

朱:你這怎麽——

陳:我松過度了。

朱:你主要是啊,是感覺上要放松,找那個放松的感覺,放松的感覺。

陳:(又要倒)

朱:(大聲)好了沒! 就這麽拍。

陳:就這麽拍了?

朱:你就記著,不要有故意演戲的感覺就行了。

陳:就是要——沒感覺?

朱:(無話可說)好,沒感覺。來吧!

陳:(嘴裏不斷念叨“沒感覺”)

朱:預備!吃面!吃得要忙! 說!說說!說說!

陳:呃——沒感覺!

朱:停!

陳:(還在吃)

朱:停!什麽沒感覺啊!

陳:是沒感覺啊。

朱:什麽沒感覺啊?

陳:您說的沒感覺啊。

朱:台詞兒是什麽?

陳:台詞兒是你著什麽急你……

朱:你……

陳:哎導演,你也別批評我了,我再吃一碗就是了(盛面的困難樣兒)。

朱:好。來。準備好。

陳:哎(回答得有氣無力)。

朱:好。吃!正式拍!預備!高興一點兒,自然一點兒。 開拍!

陳:(趕忙吃面)

朱:說!說詞兒!

陳:詞兒!

朱:說台詞兒!

陳:台詞兒!

朱:錯!停啊!

陳:(吃完把碗放下)

朱:你……(預言又止)

陳:我——我怎麽了我。

朱:(無奈)——盛面吧!

陳:還。還吃啊!

朱:盛面盛面盛面!

陳:我感覺不錯呀(地上的碗都拿不到。面沒盛滿)。

朱:盛滿。盛滿!你這個人吃面要吃滿碗的。

陳:行了——

朱:(朱拿起桶就往碗裏倒)

陳:哎導演我我我吃我……

朱:好,很好。

陳:這——這怎麽能吃得了。

朱:別慌別慌。蹲下蹲下。

陳:(蹲下又起來)

朱:蹲下呀!

陳:我這,我蹲不下去了。

朱:哎呀——道具,拿個凳子過來。來,坐、坐。

陳:哎喲,謝謝,謝謝。

朱:好了,攝影機準備。正式拍。預備。開始。

陳:(把面挑到嘴邊又放下,吃不下)

朱:吃面呀,吃得要忙啊!吃得要忙吃得要忙!——說詞兒啊!

陳:你著什麽急啊(打嗝兒)。

朱:停!你能不能……

陳:(打嗝兒)

朱:行吧?

陳:(打嗝兒)

朱:好好,堅持一會兒,堅持一分鍾好吧。好,一分鍾,一分鍾。就一分鍾啊。各部門註意!正式拍。預備——

陳:(打嗝兒)

朱:我說你……

陳:導演,我實在(打嗝兒)實在是不行了,你愛找誰拍找誰拍(打嗝兒)我還是幹我的老本行去吧。

朱:回來!回來!

陳:導演。我現在,我現在不大想出名兒了。

朱:你不想出名兒也不行。…………

吃面條 吃面條 吃面條

編導過程

談起朱時茂和陳佩斯的《吃面條》,1984年春晚導演黃一鶴回憶說:“《吃面條》是我們國家晚會裏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個小品。他們在創作中也是摸著石頭過河,遇到了不少困難。”

當時,劇組請陳佩斯和朱時茂住在賓館裏寫《吃面條》,因為那之前就沒有小品這一類節目,所以二人在賓館裏寫了一個禮拜,好不容易寫出來的東西,跟劇組一說,都沒通過。“結果他倆覺得太難了,而且在賓館吃飯還要交糧票,劇組當時也挺困難的,他們很不好意思再這麽住下去,就跑掉了。之後就發動全劇組到處去找他倆,當時也沒有手機,好在這倆都是八一廠的,就給廠領導打電話派人去找。找回來說好了要繼續寫,寫完了又通不過就又跑了,跑了再找回來接著寫。”就這樣,陳佩斯和朱時茂為寫《吃面條》,前後從賓館一共跑掉了三回。黃一鶴說,也正因為這麽折騰,最後出來的東西也確實有質量。在試演中就贏得了掌聲無數。

因為這個小品是純逗樂的,沒有什麽政治意義,這在當時能不能站住腳心裏沒底,所以劇組就在天壇體育賓館進行了一次試演,演給很多體育界的名流看。“朱時茂當時說,演了一半好像笑聲也沒了,人好像也沒幾個了,感覺這個節目是不是效果不好啊。後來定睛再看,大家一個一個從地上爬起來,原來都已經笑得滿地打滾說不出話來了。接著才是熱烈的鼓掌。”

盡管很受歡迎,但像這樣沒內容的笑,當時還並不能完全被人接受。在開會中,就分成了同意和不同意兩派,而黃一鶴的邏輯是,“港台演員都能上了,這個小品也應該沒問題。”

結果這一年首上春晚的朱時茂和陳佩斯因《吃面條》,火了。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