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睿

司馬睿

晉元帝司馬睿(276年-323年),字景文,東晉的開國皇帝(318年-323年在位)。司馬懿的曾孫,琅邪武王司馬伷之孫,琅邪恭王司馬覲之子,晉武帝司馬炎從子。

司馬睿于290年襲封琅邪王,曾經參與討伐成都王司馬穎的戰役;但是由于作戰失利,司馬睿便離開洛陽,回到封國。晉懷帝即位後,司馬睿被封為安東將軍、都督揚州諸軍事。後來在王導的建議之下前往建康,並且極力結交江東大族。311年晉愍帝封司馬睿為丞相、大都督中外軍事。晉愍帝被俘後,司馬睿在晉朝貴族與江東大族的支持下于317年稱晉王,318年即帝位,為晉元帝。323年去世,謚號元皇帝,廟號中宗。

"牛繼馬後"之說稱司馬睿是牛金之子。

  • 中文名稱
    司馬睿
  • 出生地
    洛陽
  • 民族
    漢族
  • 逝世日期
    323年1月3日
  • 在位
    318年-323年
  • 陵墓
    建平陵(江蘇江寧)
  • 別名
    司馬景文
  • 享年
    47歲
  • 國籍
    中國(東晉)
  • 出生日期
    276年
  • 謚號
    元皇帝
  • 職業
    皇帝
  • 廟號
    中宗
  • 主要成就
    建立東晉

人物簡介

司馬睿,晉元帝(276~322),中國東晉開國皇帝,字景文 。河內溫縣( 今河南溫縣西)人。司馬懿曾孫,司馬覲之子。15歲嗣琅邪王位。八王之亂後期依附于東海王司馬越,越以其為平東將軍、監徐州諸軍事,留守下邳。漢主劉淵舉兵後,中原局勢惡化,司馬睿用王導之謀,請移鎮建鄴(今江蘇南京)。朝廷遂于永嘉元年(307)命為安東將軍、都督揚州諸軍事 ,九月南下。他在王導王敦輔助下,優禮當地士族,壓平叛亂,慘淡經營,始得在江南立足。建興四年(316)漢劉曜陷長安,俘愍帝。西晉亡。次年三月,司馬睿即晉王位,始建國,改元建武。司馬睿于318 年即皇帝位,改元太興 ,據有長江中下遊以及淮河、珠江流域地區,史稱東晉。東晉初年政治上由王導主持 ,軍事上依靠王敦,時人謂之“王與馬,共天下”。晉元帝對大權旁落不滿,引用劉隗、刁協、戴淵等為心腹,企圖排斥王氏權勢。王敦于永昌元年(322)以誅劉隗為名,在武昌起兵,直撲石頭城(即建康)。王導為保全王氏家族利益,暗助王敦。王敦攻入建康,殺戴淵等,劉隗投奔石勒。同年閏十一月,晉元帝憂憤病逝。

司馬睿司馬睿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司馬睿,公元276年(鹹寧二年)生于洛陽,祖父琅琊王司馬伷是司馬懿的庶子,魏帝曹芳正始年間,始受封為南安亭侯。公元249年(嘉平元年),司馬懿發動高平陵政變,從而控製了曹魏政府的實權。之後,司馬懿分別派諸子出任境內幾個重要地區的都督。司馬伷以寧朔將軍之職坐鎮鄴城。鄴城是曹操封魏時的都城,曹魏王公的聚居之地,素為屯兵屯糧的重鎮。司馬伷被委鎮此地,反映了司馬懿對他的重視。

司馬睿司馬睿

西晉開國後,司馬伷又歷任尚書右僕射、撫軍將軍鎮東大將軍、假節、都督徐州諸軍事等職,初封東莞郡王,後改封琅邪王。平吳之役,司馬伷率軍出塗中,立有大功,遂進拜侍中、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並督青州諸軍事等職。司馬睿父司馬覲為司馬伷長子,初拜冗從僕射,後襲爵琅邪王。平生碌碌,地位顯赫。

公元290年(太熙元年),司馬覲去世,年僅十五歲的司馬睿依例襲琅邪王爵。同年四月,晉武帝司馬炎去世。繼立的司馬衷魯愚遲鈍,無力駕馭政局。在動蕩險惡的政治環境中,處于帝室疏族地位的司馬睿無兵無權,為避殺身之禍,他採取恭儉退讓的方針,盡量避免卷入鬥爭的旋渦。但在當時也獲得名士嵇康之子、侍中嵇紹的高度評價。在洛陽,司馬睿交結密切的朋友隻有王導。王導,字茂弘,出身于北方頭等士族的琅邪王氏,公認的名士領袖王衍是其族兄。王氏家園所在的琅邪國,是司馬睿的封國。司馬睿的琅邪國在西晉算是大國,並與司馬越的東海國相鄰,都在徐州。

受命討逆

當東海王司馬越起兵下邳,準備西迎惠帝時,起用琅邪王司馬睿為平東(後遷安東)將軍兼徐州諸軍事,留守下邳,為他看管後方。司馬睿受命後,請王衍從弟、參東海王越軍事的王導為司馬,委以重任。

公元304年(永興元年)七月,“八王之亂”進入高潮。東海王司馬越挾待晉惠帝司馬衷親征鄴城。當時,坐鎮鄴城的將軍是皇太弟成都王司馬穎(前不久,司馬穎擊殺了執政的長沙王司馬乂,強迫惠帝封他為皇位繼承人)。在取得了都督中外諸軍事、丞相等職務之後,司馬穎將皇帝的乘輿服御盡數劫入老巢,並以鄴城遙製洛陽。司馬穎的橫暴和專權,引起了另外一些實力派人物的不滿。尚書令司馬越乘機以惠帝的名義發布檄書,征召四方軍隊討伐司馬穎。時任左將軍的司馬睿奉命參加了討鄴戰爭,年二十九歲。

兩軍在蕩陰(今河南湯陰)展開激戰。結果司馬越兵敗,遁回封國東海。惠帝及隨軍大臣被司馬穎劫掠入鄴,司馬睿也在其中。不久司馬睿的叔父東安王司馬繇因得罪司馬穎而遭殺害。司馬睿害怕禍事殃及自己,潛逃出鄴。在出奔洛陽的途中,他行至黃河岸邊曾被津吏捕獲,險遭不幸。司馬睿到達洛陽,馬上將家眷接出赴往琅邪(今山東膠南縣)去了。

移鎮建業

公元307年(永嘉元年)九月,司馬睿偕王導渡江至建鄴。晉室政治中心,自此逐漸南移江東永嘉南渡後,王導始終居機樞之地,王敦則總征討于上遊,王氏家族近屬居內外之任,布列顯要者人數甚多。以王導、王敦為代表所構成的王氏家族勢力在當時是非常牢固的,這使“王與馬共天下”的局面在江左維持了二十餘年,直到庾氏家族興起,抑製王氏並凌駕于王氏為止。

司馬睿司馬睿

公元316年(建興四年),劉曜長圍長安,12月11日,晉愍帝無奈出降,西晉亡。

公元317年4月6日(建興五年,建武元年),司馬睿承製改元,即晉王位(尚未稱帝),改元建武,東晉建立,史稱東晉。他廣闢掾屬以為輔佐,有“百六掾”之稱。農歷六月,孤懸在北方的晉地方長官劉琨段匹磾劉翰等一百八十人上書勸進。

登基稱帝

公元318年(建武二年)4年23日,晉愍帝死于漢國的訃告傳到江東,司馬睿才于4月26日即皇位(“上尊號”),改元太興。東晉據長江中下遊以及淮河、珠江流域地區。

司馬睿即位後,因為在皇族中聲望不夠,勢力單薄,所以得不到南北士族的支持,皇位不穩。但是,他重用了王導。王導運用策略,使南方士族支持司馬睿,使北方南遷的士族也決意擁護司馬睿,穩定了東晉政權,維持了偏安局面。司馬睿十分感激王導,任他為宰相,執掌朝政。時人謂之“王與馬,共天下”。

大權旁落

司馬睿完全信任王導,叫他“仲父”,把他比作自己的“蕭何”。王導也經常勸諫司馬睿克己勤儉,優待南方,與人為善。司馬睿和王導在草創期上演了一場君臣相敬相愛的佳話。琅琊王家也達到了權勢的高峰,除了王導擔任丞相,王敦控製著長江中遊,兵強馬壯;四分之三的朝野官員是王家人的或者與王家相關的人。另外,王家在南朝時期出了八位皇後。

大權旁落引起司馬睿極大的不滿,他引用劉隗刁協戴淵等為心腹,嘗試壓製王氏權勢。

公元322年(永昌元年),素有野心的王敦以誅劉隗為名,在武昌起兵,直撲石頭城(即建康)。王導為保全王氏家族利益,暗助王敦。王敦攻入建康,殺戴淵等,劉隗投奔石勒

司馬睿一敗塗地,無奈之下,司馬睿“脫戎衣,著朝服”對王敦說:“你如果想當皇帝,早和我說啊,我把皇位讓給你,還當我的琅邪王去。何苦讓百姓跟著受苦呢?”司馬睿近似哀求的話,並沒有撫平王敦的野心。不久,王敦便自己為自己加官進爵,自封為丞相、都督中外諸軍、錄尚書事。司馬睿征討王敦時,曾下令“有殺敦者,封五千戶侯”,而王敦卻把自己“封武昌郡公,邑萬戶”,無疑又將司馬睿嘲弄了一番。司馬睿皇帝徒具虛名而已,朝中任何事情都由王敦做主。王敦看到太子司馬紹有勇有謀,便想以不孝而廢之,後因百官皆不從而作罷。四月,王敦還師武昌,遙控朝政。此後,王敦更加猖狂,以至于司馬睿和他的朝廷成了擺設。

憂憤去世

司馬睿見無法動搖王導勢力,自己名為天子,號令卻不出宮門,漸漸憂憤成病,臥床不起。他想到大臣中隻有司徒荀組對自己比較忠順,就任命他為太尉兼領太子太保,打算讓他參與朝政,鉗製王導。不料司徒荀組受任不久就病死,司馬睿更加憂傷,病勢加重。

公元323年1月3日(永昌元年閏十一月初十日),晉元帝憂憤病逝。終年47歲,在位6年。謚號元皇帝,廟號中宗,葬于建平陵(江蘇江寧)。​

遺詔由太子司馬紹繼位。

軼事典故

曹魏時期,有一本流傳很廣的讖書叫《玄石圖》,上面記有“牛繼馬後”的預言,司馬懿又請星象家管輅佔卜子孫運勢,管輅佔卜的結果與《玄石圖》不差毫釐。司馬懿不解何意。後來他位居太傅之職,權傾天下。他手下有個將領叫牛金的,為他出生入死,立下殊勛。

司馬懿忽有所觸,想起“牛繼馬後”的預言,心裏十分忌諱,怕牛金將來會對子孫不利,就派人請他赴宴,酒中下毒,牛金為人坦蕩,沒有提防之心,“飲之即斃”,就這樣稀裏糊塗地送了命。

司馬懿自此以為,牛金已死,子孫便可高枕無憂坐享福貴了,殊不知世事難以預料。司馬懿的孫子司馬覲襲封琅琊王後,其妻夏侯氏被封為妃子。夏侯氏人很風流,沒多久就與王府也叫牛金的一個小吏勾搭成奸,後生下了司馬睿。

此即史書所言,司馬睿並非皇族血脈,而是琅琊王府小吏牛金的兒子。隻是因為有“牛繼馬後”的傳言,導致了戰將牛金被冤殺。後人遂戲謔地稱司馬睿為牛睿,比如明朝思想家李贄,就直稱東晉為“南朝晉牛氏”,而不稱司馬氏。

“牛繼馬後”,即是指司馬睿為牛氏之子,牛姓代司馬氏繼承帝位。歷史文獻有多記載,除了《晉書》和《魏書》,《鶴林玉露》《容齋隨筆》《賓退錄》等書也有相關描述。

家族成員

家世

曾祖父:晉宣帝司馬懿

曾祖母:伏夫人

祖父:琅琊武王司馬伷

父親:琅邪恭王司馬覲

母親:琅邪王妃夏侯光姬(司馬睿繼承琅邪王之時封王太妃)

叔父:武陵王司馬澹、東安王司馬繇、淮陵王司馬漼

後妃

虞孟母,元配,琅邪王妃,追封元敬皇後。

荀氏,鮮卑人,王府宮人,晉明帝母,譴出改嫁馬某。明帝時,封建安君。成帝時,追贈豫章郡君。

鄭阿春,夫人,晉簡文帝母。明帝時,稱建平園夫人,追號會稽太妃。晉孝武帝時,追封簡文宣太後。

石婕妤

王才人

子女

兒子

司馬紹,長子,元帝太子、晉明帝,母荀宮人

司馬裒,次子,琅邪孝王,母荀宮人

司馬沖,三子,東海哀王,母石婕妤

司馬晞,四子,武陵威王,母王才人

司馬煥,五子,琅邪悼王,母鄭阿春

司馬昱,六子,琅邪王、會稽王、晉簡文帝,母鄭阿春

女兒

尋陽公主,驃騎將軍荀羨妻,母鄭阿春

歷史評價

司馬睿是中國封建皇朝中最少權威的一位開國之君。他之所以能夠稱帝于江南一隅,不是憑借他本人的權威或者實力,而是因為他出身的西晉皇室在當時已成為漢族政權的象征。隻有在這一旗號之下,北方的大族才能在江南立足,南方的大族才能來自北方的各種勢力。在擁立司馬睿的大族中,琅邪王氏的勢力最強,影響最大,在司馬睿建立東晉朝的過程中,他的所有政治活動和各項政策都與王氏家族的關系極大。後來司馬睿嘗試擺脫扶植者對他的控製,但是由于雙方力量對比懸殊,這種努力不但沒有成功,還終于引發了王敦之亂,導致他的受辱身亡。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