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相如 -西漢文學家

司馬相如

司馬相如(約公元前179年—前118年),字長卿,漢族,蜀郡成都人,西漢辭賦家,中國文化史文學史上傑出的代表。有明顯的道家思想與神仙色彩。

景帝時為武騎常侍,因病免。工辭賦,其代表作品為《子虛賦》。作品詞藻富麗,結構宏大,使他成為漢賦的代表作家,後人稱之為賦聖和"辭宗"。他與卓文君的愛情故事也廣為流傳。魯迅的《漢文學史綱要》中還把二人放在一個專節里加以評述,指出:"武帝時文人,賦莫若司馬相如,文莫若司馬遷。"

  • 本名
    司馬相如
  • 別稱
    司馬長卿
  • 所處時代
    西漢
  • 民族族群
    漢族
  • 出生地
    蜀郡成都
  • 出生日期
    約公元前179年
  • 逝世日期
    約公元前118年
  • 主要作品
    子虛賦》,《上林賦》,《大人賦》,《長門賦》,《美人賦》等
  • 主要成就
    漢賦四大家之一

人物生平

景帝時期

原名司馬長卿,因仰慕戰國時的名相藺相如而改名。《史記 司馬相如列傳》、《漢書 司馬相如傳》皆載明司馬相如出生於蜀郡成都(司馬相如字長卿,蜀郡成都人也),清代《四川通志》也記載:“漢司馬相如成都人,僑居蓬州。”少年時代喜歡讀書練劍,二十多歲時用錢換了個官職,做了漢景帝武騎常侍,但這些並非其所好,因而有不遇知音之嘆。

司馬相如司馬相如

武帝賞識

待梁孝王劉武來朝時,司馬相如才得以結交鄒陽枚乘莊忌辭賦家。後來因病退職,前往梁地與這些志趣相投的文士共事,就在此時相如為梁王寫了那篇著名的《子虛賦》。《子虛賦》作於司馬相如為梁孝王賓客時,時在漢景帝年間,其主題是以這一時期以虛靜為君的道家思想為指向的,但是並沒有得到景帝的賞識,景帝不好辭賦。景帝去世,漢武帝劉徹在位。劉徹看到《子虛賦》非常喜歡,以為是古人之作,嘆息不能與作者同時代。當時侍奉劉徹的狗監(主管皇帝的獵犬)楊得意是蜀人,對劉徹說:“此賦是我的同鄉司馬相如所作。”劉徹驚喜之餘馬上召司馬相如進京。司馬相如向武帝表示說,“《子虛賦》寫的只是諸侯王打獵的事,算不了什么,請允許我再作一篇天子打獵的賦”,這就是內容上與《子虛賦》相接的《上林賦》,不僅內容可以相銜接,且更有文采。此賦以“子虛”“烏有先生”“亡是公”為假託人物,設為問答,放手鋪寫,以維護國家統一、反對帝王奢侈為主旨,歌頌了統一大帝國無可比擬的形象,又對統治者有所諷諫,開創了漢代大賦的一個基本主題。此賦一出,司馬相如被劉徹封為郎。

司馬相如司馬相如

相如出使

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相如擔任郎官數年,正逢唐蒙受命掠取和開通夜郎及其西面的僰中,徵發巴、蜀二郡的官吏士卒上千人,西郡又為唐蒙徵調陸路及水上的運輸人員一萬多人。唐蒙又用戰時法規殺了大帥,巴、蜀百姓大為震驚恐懼。皇上聽到這種情況,就派相如去責備唐蒙,趁機告知巴、蜀百姓,唐蒙所為並非皇上的本意。司馬相如在那兒發布了一張《諭巴蜀檄》的公告,並採取恩威並施的手段,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司馬相如司馬相如

相如出使完畢,回京向漢武帝匯報。唐蒙已掠取並開通了夜郎,趁機要開通西南夷的道路,徵發巴、蜀、廣漢的士卒,參加築路的有數萬人。修路二年,沒有修成,士卒多死亡,耗費錢財。當權者多有反對者。這時,邛、笮的君長聽說南夷已與漢朝交往,請求漢朝委任他們以官職。皇上任命相如為中郎將,令持節出使。攏絡西南夷。相如等到達蜀郡,蜀人都以迎接相如為榮。司馬相如平定了西南夷。邛、笮、冉、駹、斯榆的君長都請求成為漢王朝的臣子。於是拆除了舊有的關隘,使邊關擴大,開通了靈關道,在孫水上建橋,直通邛、笮。相如還京報告皇上,皇上特別高興。他的一篇《難蜀父老》以解答問題的形式,成功地說服了眾人,使少數民族與漢廷合作,為開發西南邊疆作出了貢獻。可惜好景不長,被人告發接受賄賂,遂遭免官。歲余,被重新啟用,仍為郎官。

因病免官

元狩五年(公元前118年),相如已因病免官,家住茂陵。天子說:“司馬相如病得很厲害,可派人去把他的書全部取回來;如果不這樣做,以後就散失了。”派所忠前往茂陵,而相如已經死去,家中沒有書。詢問相如之妻,她回答說:“長卿本來不曾有書。他時時寫書,別人就時時取走,因而家中總是空空的。長卿還沒死的時候,寫過一卷書,他說如有使者來取書,就把它獻上。再沒有別的書了。”他留下來的書上寫的是有關封禪的事,進獻給所忠。所忠把書再進獻給天子,天子驚異其書。如《遺(wèi,魏)平陵侯書》、《與五公子相難》、《草木書》篇沒有收錄,收錄了他在公卿中的作品。

焦恩俊版司馬相如焦恩俊版司馬相如

主要成就

辭賦

漢代最重要的文學樣式是賦,而司馬相如是公認的漢賦代表作家和賦論大師,也是一位文學大師和美學大家。司馬相如的文學成就主要表現在辭賦上。《漢書·藝文志》著錄“司馬相如賦二十九篇”,現存《子虛賦》、 《天子遊獵賦》、《大人賦》、《長門賦》、《美人賦》、《哀秦二世賦》6篇,另有《梨賦》、《魚葅賦》、《梓山賦》3篇僅存篇名。《隋書·經籍志》有《司馬相如集》 1卷,已散佚。明人張溥輯有《司馬文園集》,收入《漢魏六朝百三家集》。

司馬相如還掌握了辭賦創作的審美規律,並通過自己的辭賦創作實踐和有關辭賦創作的論述,對辭賦創作的審美創作與表現過程進行了不少探索,看似隻言片語,但與其具體賦作中所表露出的美學思想相結合,仍可看出他對賦的不少見解。他已經比較完整地提出了自己的辭賦創作主張。從現代美學的領域,對其辭賦美學思想進行闡釋,是有益的和必要的。由於受到道家思想的深刻影響,司馬相如的辭賦呈現出了斑斕多姿的藝術風貌,從而獲得了經久不息的藝術魅力。兩漢賦作家中,以司馬相如成就最高,其大賦甚至成為漢大賦創作的範式,故研究司馬相如辭賦創作的特點,對研究漢賦乃至整個漢代文學,都有著深遠的意義。

散文

司馬相如還是漢代很有成就的散文名家,其散文流傳至今的有《諭巴蜀檄》、《難蜀父老》、《諫獵疏》、《封禪文》等。雖然有部分著作在歷史上起了一些消極作用。儘管如此,從整體上看,在語言的運用和形式的發展等方面,司馬相如對漢代散文作出了重要的貢獻。

兩千多年來,司馬相如在文學史上一直享有的聲望,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兩漢作家,絕大多數對他十分佩服,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歷史學家司馬遷。在整個《史記》中,專為文學家立的傳只有兩篇:一篇是《屈原賈生列傳》,另一篇就是《司馬相如列傳》,僅此即可看出相如在太史公心目中的重要地位。並且在《司馬相如列傳》中,司馬遷全文收錄了他的三篇賦、四篇散文,以致《司馬相如列傳》的篇幅大約相當於《屈原賈生列傳》的六倍。這就表明,司馬遷認為司馬相如的文學成就是超過賈誼的。

文學影響

子虛賦》,《上林賦》,《司馬相如上書諫獵》,《長門賦》,《鳳求凰》是漢代文學家司馬相如的古琴曲,演義了司馬相如與卓文君的愛情故事。以“鳳求凰”為通體比興,不僅包含了熱烈的求偶,而且也象徵著男女主人公理想的非凡,旨趣的高尚,知音的默契等豐富的意蘊。全詩言淺意深,音節流亮,感情熱烈奔放而又深摯纏綿,融楚辭騷體的旖旎綿邈和漢代民歌的清新明快於一爐。

歷史評價

司馬相如是中國文化史文學史上傑出的代表,是西漢盛世漢武帝時期的文學家、傑出的政治家。他被班固劉勰稱為“辭宗”,被林文軒、王應麟王世貞等學者稱為“賦聖”。同時,司馬相如出使西南夷,將西南夷民族團結統一於大漢疆域,被稱之為“安邊功臣”,名垂青史。司馬相如與卓文君不拘封建禮教的束縛,追求自由、幸福的愛情婚姻的果敢行為,遠在公元前就演繹了自由戀愛的愛情經典,被譽為“世界十大經典愛情之首”,聞名中外。後人則根據他二人的愛情故事,譜得琴曲《鳳求凰》流傳至今。唐代詩人張祜則有《司馬相如琴歌》一首,曰:“鳳兮鳳兮非無凰,山重水闊不可量。梧桐結陰在朝陽,濯羽弱水鳴高翔。”

他是漢賦的奠基人,揚雄欣賞他的賦作,讚嘆說:“長卿賦不似從人間來,其神化所至邪!”被班固劉勰稱為“辭宗”,被林文軒、王應麟王世貞等學者稱為“賦聖”。魯迅的《漢文學史綱要》:中把司馬相如和司馬遷二人放在一個專節里加以評述,指出:“武帝時文人,賦莫若司馬相如,文莫若司馬遷。”

軼事典故

琴挑文君

​劉武去世後,因不得志,稱病辭職,司馬相如離開梁地回到四川臨邛(今邛崍市,屬四川省直轄成都市代管),生活清貧。臨邛令王吉與相如交好,對他說:“長卿,你長期離鄉在外,求官任職,不太順心,可以來我這裡看看。”於是相如在臨邛都亭住下,王吉天天拜訪相如,相如託病不見,王吉更顯恭敬。

司馬相如和卓文君司馬相如和卓文君

臨邛富人卓王孫得知“(縣)令有貴客”,便設宴請客結交,相如故意稱病不能前往,王吉親自相迎,相如只得前去赴宴。卓王孫有位離婚女兒,名文後,又名文君。因久仰相如文采,遂從屏風外窺視相如,司馬相如佯作不知,而當受邀撫琴時,便趁機彈了一曲《鳳求凰》,以傳愛慕之情,因司馬相如亦早聞卓文君芳名。文君聽出了司馬相如的琴聲,偷偷地從門縫中看他,不由得為他的氣派、風度和才情所吸引,也產生了敬慕之情。宴畢,相如又通過文君的侍婢向她轉達心意。於是文君深夜逃出家門,與相如私奔到了成都。卓王孫大怒,聲稱女兒違反禮教,自己卻不忍心傷害她,但連一個銅板都不會給女兒。

司馬相如的家境窮困不堪,除了四面牆壁之外,簡直一無所有。卓文君在成都住了一些時候,對司馬相如說:“其實你只要跟我到臨邛去,向我的同族兄弟們借些錢,我們就可以設法維持生活了。”司馬相如聽了她的話,便跟她一起到了臨邛。他們把車馬賣掉做本錢,開了一家酒店。卓文君當壚賣酒,掌管店務;司馬相如繫著圍裙,夾雜在夥計們中間洗滌杯盤瓦器。

卓王孫聞訊後,深以為恥,覺得沒臉見人,就整天大門不出。他的弟兄和長輩都勸他說:“你只有一子二女,又並不缺少錢財。如今文君已經委身於司馬相如,司馬相如一時不願到外面去求官,雖然家境清寒,但畢竟是個人材;文君的終身總算有了依託。而且,他還是我們縣令的貴客,你怎么可以叫他如此難堪呢?”卓王孫無可奈何,只得分給文君奴僕百人,銅錢百萬,又把她出嫁時候的衣被財物一併送去。於是,卓文君和司馬相如雙雙回到成都,購買田地住宅,過著富足的生活。

犬子的由來

據太史公《史記》的記載,司馬相如“少時好讀書,學擊劍,故其親名之曰“犬子”。也就是說“犬子”其實是他的乳名,或者名字。就像“二毛”、“小胖”之類,難登大雅之堂。他長大後,也覺得名字不好聽,加上又仰慕藺相如的為人,自己便更名為相如。

最開始,“犬子”之稱,其實並無小名之意,只是司馬相如的父母為了小兒好養活,便特意選一個低賤的字詞為之命名,以遠離鬼魅,但因為司馬相如長大後自己改了名字,“犬子”才成了小名。

名琴綠綺

梁王慕名請司馬相如作賦,相如寫了一篇《如玉賦》相贈。此賦詞藻瑰麗,氣韻非凡。梁王極為高興,就以自己收藏的“綠綺”琴回贈。“綠綺”是一張傳世名琴,琴內有銘文曰:“桐梓合精”。

相如得“綠綺”,如獲珍寶。他精湛的琴藝配上“綠綺”絕妙的音色,使“綠綺”琴名噪一時。後來,“綠綺”就成了古琴的別稱。

成語紅拂綠綺中的綠綺指司馬相如以綠綺琴挑文君的典故,成語指能於流俗中識名士、敢於追求自己幸福的古代奇女子。

藝術形象

後世紀念

琴台故徑

琴台故徑位於成都市通惠門,相傳為司馬相如彈琴處,並在此處與卓文君相遇。其時司馬相如彈琴,卓文君賣酒。詩聖杜甫曾有《琴台》一詩記載。此後成都市將琴台故徑延伸成為琴台路

駟馬橋

位於成都北門高筍塘外百米的沙河上橫臥著一座小橋,它就是古今聞名的駟馬橋。往北過橋是個三岔路口,直行便是駟馬橋街,右拐則叫駟馬橋路。

駟馬橋原名升仙橋(位於成都北,現存升仙湖),因橋下的河水名升仙水,即今日之沙河。《華陽國志》說:“城北十里有升仙橋,有送客橋,漢代司馬相如初入長安,題其門曰:‘不乘高車駟馬,不過汝下’也。”意思是不乘四匹高頭大馬拉的官車,就不再從此橋過,表示一定要功成名就、志在必得。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