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湘雲

史湘雲

史湘雲,《紅樓夢》中金陵十二釵之一,四大家族史家的千金,賈母的內侄孫女,賈府通稱史大姑娘。她是作者按照《世說新語魏晉風度標準塑造的一位具有中性美的女子形象。她心直口快,開朗豪爽,愛淘氣,甚至敢于喝醉酒後在園子裏的大青石上睡大覺;身著男裝,大說大笑;風流倜儻,不拘小節;詩思敏銳,才情超逸;說話"咬舌",把"二哥哥"叫作"愛哥哥"。她是一個富有浪漫色彩、令人喜愛的豪放女性。但她畢竟是薄命司中的女兒,自幼父母雙亡,沒有過上貴族小姐嬌生慣養的生活;好不容易嫁個了才貌仙郎,卻暴病而亡,湘雲立誓守寡,也就很苦。

  • 中文名稱
    史湘雲
  • 別名
    枕霞舊友
  • 國籍
    中國
  • 民族
  • 出生地
    史家府邸
  • 代表作品
    《供菊》《菊影》
  • 故事
    湘雲醉臥
  • 身形
    蜂腰猿臂、鶴勢螂形
  • 人物原型
    明朝歷史
  • 性格
    活潑、豪爽、心直口快
  • 排位
    金陵十二釵正冊第五位
  • 花名簽
    海棠

人物生平

人物簡介

​史湘雲,金陵十二釵之一,在詩社中的雅號為"枕霞舊友",緣賈母提起幼時"枕霞閣"撞破鬢角而起。賈母娘家的侄孫女,寶玉的表妹。父母早亡,由叔叔嬸嬸撫養長大,但叔叔嬸嬸待她不好,差不多的針線活兒都要自己動手。生性豁達,得賈母喜歡,經常來賈府小住。她的經典事跡有:拾到金麒麟;海棠詩奪魁;烤鹿肉割腥啖膻;蘆雪亭聯詩奪魁;醉眠芍葯裀;中秋聯詩"寒塘渡鶴影"。最後"寒塘渡鶴影"成了史湘雲最後命運的定語,指她最後會獨守"寒塘"。

海棠美人

海棠有"睡美人"之譽。這一典故出自宋朝釋惠洪冷齋詩話》記載:唐玄宗登沉香亭,召楊貴妃,碰巧楊妃酒醉未醒,高力士使侍兒扶持而出,貴妃仍醉未醒,鬢亂殘妝。唐明皇見狀笑道:"豈妃子醉,直海棠春睡耳!"這一段有趣妙喻致使眾多文人墨客歌賦傳頌,宋代蘇軾據此寫了一首《海棠》詩:"東風裊裊泛崇光,香霧空朦月轉廊。隻恐夜深花睡去,故燒高燭照紅妝。"再次藝術地把海棠比作睡美人。再加上史湘雲生來豪爽,又成了獨特的風格。

而在《紅樓夢》的記載中,作者曹雪芹多次把這一典故加以套用、渲染,如第18回,賈寶玉《怡紅快綠》一詩中有句"紅妝夜未眠"也是把海棠比喻為睡美人,在第62回《憨湘雲醉臥芍葯裀》中有一番精彩的描述:"正說著,隻見一個小丫頭笑嘻嘻的走來,說:'姑娘們快瞧雲姑娘,吃醉了圖涼快,在山子石後頭一塊青石板磴上睡著了。'眾人聽說,都笑道:'快別吵嚷。'說著,都走來看時,果見湘雲臥于山石僻處一個石磴子上,業經香夢沈酣,四面芍葯花飛了一身,滿頭臉衣襟上皆是紅香散亂;手中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蜜蜂蝴蝶鬧嚷嚷的圍著;又用鮫帕包了一包芍葯花瓣枕著。眾人看了,又是愛,又是笑,忙上來推喚摻扶。湘雲口內猶作睡語說酒令,嘟嘟嚷嚷說:'泉香而酒冽,……醉扶歸,--宜會親友。'"

表面寫的是芍葯,實即是指"海棠春睡"。因而在第63回,湘雲抽到的又是海棠簽,題著"香夢沉酣",詩雲"隻恐夜深花睡去",黛玉即笑道:"夜深"兩個字,改為"石涼"兩個字。意指湘雲酒後臥石的事,實即說明了作者是把湘雲指喻為海棠的。

但是,我們不能把海棠與湘雲機械對應起來。例如:寶玉就說怡紅院海棠預老是晴雯將死之兆;探春、寶釵、寶玉、黛玉的海棠詩皆自喻為海棠;秦可卿臥房中也有唐伯虎畫的"海棠春睡圖"。再則,怡紅院的海棠是西府紅海棠,而湘雲海棠詩詠的是白海棠。

人物結局

根據《癸酉本石頭記》(舊時真本紅樓夢)後28回中史湘雲結局的描述,大致內容和部分紅學探佚結果一致的,主要內容是:嫁與衛若蘭後不久,衛家被抄,自己逃難出而流浪乞討。許多年後在乞討中巧遇賈寶玉,兩人共度暮年(因麒麟伏白首雙星),不久後因病無錢醫治而死去,寶玉把她就地埋葬在湘江邊上(湘江水逝楚雲飛)。此結局比較符合前80回中的判詞和伏筆。

人物關系

保齡侯史,生賈母(即史太君,長女)、史氏(長子);

保齡侯長子,生三子:史氏(史湘雲之,長子)、保齡侯史鼐(次子)、忠靖侯史鼎(三子)。

也就是說,賈母是史湘雲的姑阿麼。

正冊判詞

原文

畫幾縷飛雲,一灣逝水。其詞曰:

富貴又何為,襁褓之間父母違;

展眼吊斜暉,湘江水逝楚雲飛。

注解

1. "富貴"二句--說史湘雲從小失去了父母,由親戚撫養,因而"金陵世勛史侯家"的富貴多對她來說是沒有什麽用處的。違,喪失、失去。襁褓:為背負小兒的背帶或布兜,這裏指年幼。

史湘雲畫像史湘雲畫像

2."展眼"句--展眼:一瞬間。吊:對景傷感。斜暉:傍晚的太陽。這句即"夕陽無限好,隻是近黃昏"的意思。史湘雲可能是嫁給衛若蘭的。隻是好景不長,婚後不久,夫妻就離散了。

3."湘江"句--詩句中藏"湘雲"兩字,點其名。同時,湘江又是娥皇女英二妃哭舜之處;楚雲則由宋玉高唐賦》中楚王夢見能行雲作雨的巫山神女一事而來。所以,這一句和畫中"幾縷飛雲,一灣逝水"似乎都是喻夫妻生活的短暫。

譯文:生在富貴人家有什麽用?年幼時便父母雙亡。放眼望去,在夕陽的光輝下,湘江水逝,楚天雲飛。

紅樓夢曲

原文

【樂中悲】

襁褓中,父母嘆雙亡。

湘雲醉臥湘雲醉臥

縱居那綺羅叢,誰知嬌養?

幸生來,英豪闊大寬宏量,

從未將兒女私情,略縈心上。

好一似,霽月光風耀玉堂。

廝配得才貌仙郎,博得個地久天長,

準折得幼年時坎坷形狀。

終久是雲散高唐,水涸湘江:

這是塵寰中消長數應當,何必枉悲傷?

注解

1.綺羅叢--指富貴家庭的生活環境。綺羅,絲綢織物。

2.霽月光風--雨過天晴時的明凈景象,這裏是比喻史湘雲詠詩的才華。

3."廝配"句--據脂硯齋評註提到,史湘雲後與一個貴族公子衛若蘭(曾出現于第14回)結婚。

4."準折得"句--折得,抵銷得。坎坷,道路不平的樣子,引申為人生道路上曲折多難。這裏指史湘雲幼年喪失父母寄養于叔嬸的不幸。

5.雲散高唐,水涸湘江--兩句中藏有"湘雲"二字,又說"雲散"、"水涸",指湘雲早寡。

6."塵寰中"句--塵寰,塵世,人世間。消長,消失和成長,猶言盛衰。數,命數,氣數。

文本解密

間色法

史湘雲的不幸遭遇主要還在八十回以後。根據這個曲子和脂硯齋評註中提供的零星材料,史湘雲後來和一個頗有俠氣的貴族公子衛若蘭結婚,婚後生活還比較美滿。但好景不長,不久夫妻離散,她因而寂寞憔悴。

史湘雲畫像史湘雲畫像

傳說有的續寫本中寶釵早卒,寶玉淪為擊柝的役卒,史湘雲淪為乞丐,最後與寶玉結為夫妻,看來這並不合乎曹雪芹的寫作計畫。

其實"白首雙星"就是指衛若蘭、史湘雲兩人到老都過著分離的生活。第31回寫寶玉失落之金麒麟恰巧被湘雲拾到,而湘雲的丫鬟正與小姐談論著"雌雄""陰陽"之理,說:"可分出陰陽來了!"借這些細節暗示此物將來與湘雲的婚姻有關。這初看起來倒也確是很像"伏"湘雲與寶玉有"緣",黛玉也曾為此而起過疑。其實,寶玉隻是無意中充當了中間人的角色,就象襲人與蔣玉菡之"緣"是通過他的傳帶交換了彼此的汗巾子差不多。這一點,脂批說得非常清楚:"金玉姻緣已定,又寫一個金麒麟,是間色法也。何顰兒為其所惑?"繪畫為使主色鮮明,另用一色襯托叫"間色法"。

湘雲的婚姻是寶釵婚姻的陪襯:一個因金鎖結緣,一個因金麒麟結緣;一個當寶二阿麼仿佛幸運,但丈夫出家,自己守寡;一個"廝配得才貌仙郎",誰料"雲散高唐,水涸湘江",最後也是空房獨守。"雙星"是牽牛、織女星的別稱(見《焦林大關記》),故七夕又稱雙星節(後來改為雙蓮節)。

總之,"白首雙星"是說湘雲和衛若蘭結成夫妻後,由于某種尚不知道的原因很快離異了(也可以說是陰陽永隔),成了牛郎織女。這正好作寶釵"金玉良緣"的襯托。可見,因回目而猜測湘雲將來要嫁給寶玉的人們,也與黛玉當時因寶玉收了金麒麟而"為其所惑"一樣,同是出于誤會。

金麒麟

周汝昌等學者將金玉緣定為寶玉、湘雲姻緣,有誤。

金麒麟非神話仙界之物,不能與通靈寶玉相配;金玉良緣明指一金一玉,金麒麟卻是一陰一陽的二金配;與寶玉發生婚戀關系的正冊女兒有釵、黛、妙,她們的名字分別佔了"寶""玉"二字,湘雲的名字卻不具備這個特點;湘雲曲子點明她一生隻有一段姻緣,不會再嫁寶玉;寶玉出家乃是回歸青埂峰,不會再還俗娶湘雲。

程連歐畫:湘雲醉臥程連歐畫:湘雲醉臥

金玉緣天生與木石情對立鬥爭,金克木還是全書三大主線之一。然而,湘黛沒有形成金克木的格局,沒有產生婚姻之爭;湘黛關系沒有越過釵黛之爭,沒有上升為全書主線。第32回湘雲勸寶玉讀書仕進,也隻是學舌寶釵,不但沒有拆散寶黛,反倒促成了訴肺腑一段佳話。

以黛玉的靈敏,倘若金麒麟危及木石姻緣,她決不會袖手旁觀。可是,第29回寶玉收下金麒麟時,黛玉"似有贊嘆之意";她話中帶刺,嘲諷的對象是寶釵,而不是湘雲;回家來一場大鬧,焦點也隻在張道士提親的那位十五歲的姑娘(寶釵)身上,而放過了金麒麟。足見金麒麟與寶玉婚配無關。

人物評價

張愛玲說

欣賞紅樓夢,最基本最普及的方式是偏愛書中某一個少女。像選美大會一樣,湘雲的呼聲可與黛玉寶釵比肩。賢妻良母型的寶釵與才情過人的黛玉再加上活潑可愛的湘雲,大觀園中確是百花齊放。

奇怪的是主角中獨湘雲沒有面貌的描寫,除了"醉眠芍葯蔭"的"慢起秋波"四字,與被窩外的"一彎雪白的膀子"(第21回),似乎除了一雙眼睛與皮膚白,並不美。身材"蜂腰猿背,鶴勢螂形",極言其細高個子,長腿,國人也不大對胃口。她的吸引力,前人有兩句詩說得最清楚:"眾中最小最輕盈,真率天成詎解情?"(董康書舶庸譚》卷四,題玉壺山人繪寶釵黛玉湘雲《瓊樓三艷圖》,見周汝昌著《紅樓夢新證》第929頁。)她稚氣,帶幾分憨,因此更天真無邪。相形之下,"任是無情也動人"的寶釵,寶玉打傷了的時候去探望,就脈脈含情起來,可見平時不過不露出來。

史湘雲史湘雲

……湘雲倒是寶玉確實對她有感情的。但是湘雲對黛玉有時候酸溜溜的,仿佛是因為從前是她與寶玉跟著賈母住,有一種兒童妒忌新生弟妹奪寵的心理。她與寶黛的早熟剛好相反。

第57回湘雲要替邢岫煙打抱不平,黛玉笑她:"你又充什麽荊軻聶政?"這些人裏面是湘雲最接近俠女的典型,而俠女必須無情,至少情竇未開,不然隻身闖蕩江湖,要是多情起來那還得了?如果戀愛,也是被動的,使男子處于主動的地位,也更滿足。俠女不是不解風情就是"婊子無情",所以"由來俠女出風塵"。

註:上述文字引自《紅樓夢魘》五詳紅樓夢

霽月光風

史湘雲身為女子卻有男兒的疏朗與開闊胸懷,她不為女兒的皮囊所累。在第31回的陰陽之辨中,翠縷的喋喋不休、史湘雲的循循解答,使主僕間彌漫著一片宛如姐妹師生的平等氣息。而史湘雲如此深入淺出的思辨, 卻不像那些見風落淚對月傷懷的深閨怨女。當她如春風般掠過我們的視野時,人們都陶醉于她的風度而渾然忘卻她的廬山面目。

心意明媚

史湘雲的曠達不是一種出世孤傲,而是一種入世的情趣。趁興時大塊吃肉,忘形時揮拳拇戰,偶爾男兒裝扮, 白日裏佻達灑脫, 顧盼間神採飛揚,須眉也須自拙。在大觀園中,史湘雲的身世既富且貴,雖因家道中落、不復為富,卻也不端著貴族的空架子。她既無視高低貴賤,又不拘于男女之別,與人相交,一片本色,無功利之心。這和寶釵、黛玉大為不同。寶釵雖識大體又善施小惠,但人事的輕重在她的行事中是層次清晰的;黛玉為封建社會的叛逆者,一身才情,孤芳自傲是黛玉的本性。

美玉微疵

曹雪芹在塑造美女形象時,從不把人物寫得完美無缺,盡善盡美,而往往是寫成美玉微疵。如黛玉的弱症、寶釵的熱症、鴛鴦的雀斑等。這些"微疵"不僅未影響人物形象之美,反而增加了特色,使人物形象更加鮮明。在塑造史湘雲這一形象時,也運用了這一美學上的辯證法,使這一美麗的少女有"咬舌"小疵。

性情直爽

她是一個極愛說話的人,是"話口袋子",對人對事都表現出熱情。香菱要學詩,不敢啰唆寶釵,向湘雲請教,她"越發高興了,沒晝沒夜,高談闊論起來。"為此,寶釵批評她"不守本分","不像個女孩兒家"。她表裏如一,心直口快,說話不防頭兒。一次看戲,鳳姐兒指著戲台上的一個小旦說:"這孩子打扮起來活像一個人。"眾人都知道,鳳姐指的是黛玉,就怕得罪她,便不肯說出來,湘雲卻直言不諱地說:"我知道,像林姐姐。"為此她不僅得罪了黛玉,而且還與寶玉發生了矛盾。有一次,她勸寶玉走"仕途經濟之道",讓寶玉下了"逐客令",他說:請姑娘到別處坐吧,仔細我這裏髒了你和你的仕途經濟學問" 恰恰說明她的天真爛漫。後來她到賈府,總與寶釵同住,受其影響是有的,但勸寶玉的那些話,絕對不是湘雲自己的思想,隻不過是鸚鵡學舌罷了。

《黛玉傳》史湘雲《黛玉傳》史湘雲

體健貌端

史湘雲不是《紅樓夢》中最美麗的女子,《紅樓夢》中最美麗的女子當數黛玉、晴雯。史湘雲的美貌比不了她們,但黛玉太尖刻,晴雯太野辣。史湘雲的確是美女無疑,而且是一個健康的美女。紅樓女兒,生得美麗的多,但生命旺盛的不多,一大半病病怏怏的。黛玉從會吃飯起就吃葯,寶釵有"熱症",王熙鳳表面剛強,最親近的平兒也知她是死撐。湘雲卻體健貌端,割腥啖膻,燒烤鹿肉,全不當一回事。喝醉了酒,枕著芍葯花在石頭上露宿,香夢沉酣,也沒見她感冒,身體貭素自然是一級棒。在醫療費高昂的今天,每年要節省一大筆開支。

善良細心

史湘雲有一種傳統俠義、古道熱腸的善良。在群芳射覆的遊戲中,香菱慌亂得毫無頭緒,旁人都笑觀其敗,幸災樂禍。唯有史湘雲,急得抓耳撓腮、不惜私傳謎底,結果作弊被當場拿獲。邢岫煙,一個處身于貴族中的平民女子,和寶玉、寶琴、平兒是一天生日,別人誰也不記得,獨史湘雲道出了岫煙的生日,讓貧寒的女子順勢過了個華誕。這些或許是小事,但閨中又有多少大事,且又有誰肯為香菱、岫煙這類女子留上半分心呢?她的善良與明智,使她超脫了身份的羈絆,從而兩袖清風、一身輕快地行走于天地之間,呈現出一種瀟酒飄逸的風度。

樂觀豁達

史湘雲自幼父母雙亡,由叔父撫養,寄人籬下。盡管她身世比林黛玉還苦三分,但她從沒象林黛玉那樣整日悲戚戚的,在賈府隨時可以聽到她的笑聲,笑卻是真摯無邪的笑,發自樂觀的天性,更皆出語諧趣。如行酒令:"這鴨頭不是那丫頭,這頭上哪有桂花油?"說不盡的俏皮,一時令人傾倒。她對生活永遠興味盎然,屬于她的色彩明快、溫暖,一如雪地裏戴著的大紅猩猩昭君套,那是湘雲最配的顏色啊。和樂觀的女人在一起生活,男人此生不會倦怠。

才思敏捷

大觀園裏,才女雲集,但才思可堪與釵、黛一拼的,僅湘雲一人而已。蘆雪庵、凹晶館以及歷次賽詩聯句,湘雲都來得快且多,蘆雪庵一役,湘雲有鹿肉助興,詩思敏捷,獨戰寶琴、寶釵、黛玉。不僅如此,就這麽一個大家閨秀,女紅刺綉,湘雲樣樣拿得出手,在依嬸母而居時,身在豪門,針線女工都須自己動手,常常做針線活兒到三更。可謂是出得廳堂,入得廚房。在今天看來,屬于那種可以精神交流,可以同甘共苦,讓人有疼她寵她的願望。

然而那樣好看的花最終還是謝了,醉情溢言、酡紅沉夢的日子最終還是在落花飄搖著的影子中遠去了。湘雲的出現始終像幾縷飛雲一像悄然,她的離去隱約著許多溫暖卻沒有痕跡。王勃的"落霞與孤鶩齊飛, 秋水共長天一色"大約最適合用在湘雲身上,那種清朗的悠遠、飛動的飄逸,那種漫不經心的和諧,應該是史湘雲永遠的形象。

名士風流

紅樓夢的女兒中,人們會因為黛玉的孤高自許拈酸吃醋而不喜歡這個"病西施",因寶釵的裝愚守拙而不喜歡這個"冷美人",卻很少有人不喜歡簡簡單單英豪闊大的史湘雲,她的現代氣息最濃。

史湘雲史湘雲

湘雲的家境

她自幼父母雙亡,和叔叔嬸嬸住在一起,雖說有小姐身份,但還要做女工一類的針線活,我們很少看到史湘雲和別人提及過和哭過。林黛玉也是父母雙亡,但多少也感受到了一點父愛母愛,況且到了賈府有賈母罩著,王夫人還能怠慢她不成?難得寶玉也為她撐腰,所以境遇要比史湘雲強的多,卻動不動就抹眼淚。林妹妹愛哭的根源大致有兩點,一點是她家是書香門第比賈家靠武力的,氣質上多了一層高貴;另一點她又極通詩文,沾染了文人清高的壞毛病,不大善于和人溝通,所以就落落寡歡,感嘆"風霜刀劍嚴相逼"。史湘雲家境雖如此,但每次來賈府時也不忘帶點小禮物給丫頭小姐們,上上下下的關系顯得很融洽,處處洋溢著"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的暢快,一不留神她就要做東,幸好有寶釵雪中送炭,並這樣說她:"說你有心卻沒心,雖然有心,到底是太直了。"

湘雲的直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說唱戲的女子像林妹妹,別人尚且避之三分,她偏捅破這層紙,至黛玉遷怒于寶玉,一片好心竟弄的兩面不是人,不過後來也沒見黛玉和史湘雲有什麽不愉快,倒是凹晶館兩人說出了"寒塘渡鶴影,冷月葬花魂"的絕唱。人們稱史湘雲是詩仙,所以蘆雪庵聯詩時,她的詩句最多,像她的性格一樣鬥酒詩百篇。湘雲在大觀園眾兒女中後來居上,黛釵湘都奪過詩魁,到不如說是彼此性格的反映吧。

史湘雲史湘雲

迎春雖然說話不多,但還有幾分貴小姐的倦懶之氣,反觀史湘雲暴炭似的人,愛打抱不平,聽說邢蚰煙受婆子欺負時,她直接說:"等我問問二姐姐去,我罵那婆子一頓,給你們出出氣。"不知不覺讓人想到嘴利的村婦。她顯然是太魯莽了,還得探春一番精密的籌劃。

生活中的史湘雲看不出是個貴小姐,和丫鬟翠縷談論陰陽,不厭其煩,主動幫香菱學詩,不怕啰嗦。史湘雲就像一個小孩兒,不會將不愉快的事放在心上,隻要睡一覺就像什麽也沒發生過似的。

文中通過兩人睡態的描寫,將黛玉的處事精密與湘雲的大而化之作了鮮明的對比。黛玉是裹著一幅杏子紅陵被,安穩合目的睡著,湘雲卻是一把青絲,托于枕畔一幅桃綢被,隻齊胸蓋著,一彎雪白的膀子,撂在外面,寶玉看到後說她連睡覺都不老實,是啊,如果老實了就不是有魏晉風度的史湘雲了。

10版紅樓夢中的史湘雲10版紅樓夢中的史湘雲

湘雲的中性美

林妹妹說她像個"小騷達子",就是假小子。人說湘雲是"巾幗而須眉",寶玉是"須眉而巾幗",看似矛盾,不過是率真性情的外露。寶玉不喜歡的是世俗的禮,並非不通人情,不然女兒們也不會和他廝混在一起。湘雲的詩"蕭疏林畔科頭坐,清冷香中抱膝吟"純魏晉風度,自然生活中少不得詩酒了,所以她半醉半醒地說:"你們知道什麽,是真名士自風流,你們都是假清高,最可厭,我這會子腥的膳的大口大嚼,回來卻是錦心綉口。"

湘雲于嫵媚中沾染了一些風流倜儻的男兒氣概。她在穿著上總是喜歡男裝。一次下大雪,她的打扮就與眾不同:身穿裏外燒的大褂子,頭上戴著大紅猩猩昭君套,又圍著大韶鼠風領。黛玉笑她道:"你瞧,孫行者來了。他一般的拿著雪褂子,故意妝出個小騷達子的樣兒來。"眾人也笑道:"偏他隻愛打扮成個小子的樣兒,原比他打扮女兒更俏麗了些。"她與寶玉、平兒等燒鹿肉吃。黛玉譏笑他們,湘雲回擊道:"你知道什麽:'是真名士自風流',……我們這會子腥的膻的大吃大嚼,回來卻是錦心綉口。"就算是作詩,她也能吟出"蕭疏籬畔科頭坐,清冷香中抱膝吟"的詩句,儼然以隱女自居。俏麗撫媚雜染些風流偶儻,使史湘雲這一形像更富有魅力了。

最後再整體感受一下英豪闊大的史湘雲,青絲托于枕畔,白臂撂于床沿,夢態決裂,豪睡可人。至鹿肉大嚼,茵葯酣眠,尤有千仞振衣,萬裏濯足之概,更覺豪爽也,不可以千古與。

詩詞鑒賞

詠白海棠

其一

神仙昨日降都門,種得藍田玉一盆。

自是霜娥偏愛冷,非關倩女欲離魂。

秋陰捧出何方雪?雨漬添來隔宿痕。

卻喜詩人吟不倦,肯令寂寞度朝昏?

其二蘅芷階通蘿薜門,也宜牆角也宜盆。

花因喜潔難尋偶,人為悲秋易斷魂。

玉燭滴幹風裏淚,晶簾隔破月中痕。

幽情欲向嫦娥訴,無那虛廊月色昏。

[注解]

87版漂泊江上的史湘雲87版漂泊江上的史湘雲

1.都門--本指都城中的裏門,後通稱京都為都門。這裏即是通稱,因小說中大觀園在"帝城西"。

2.藍田--縣名,古時以產美玉著名,在今陝西省渭河平原南緣,秦嶺北麓,渭河支流灞河上遊。

3.自是--本是。霜娥--青霄玉女,主管霜雪的女神,亦稱青女。這一句出唐代李商隱《霜月》詩:"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裏鬥嬋娟。"

4."非關"句--事出唐代陳玄佑《離魂記》傳奇。故事說:張鎰的幼女倩娘與王宙相愛,張鎰將她另許他家,王宙憤恨而訣別遠行,途中倩娘忽然追至,兩人就一起遁去。他們在外地共居五年,回家看父母,家人都驚訝不已。這時,從房中跑出倩娘,與回家的倩娘相抱,合成一體。原來當時倩娘怨忿成病,臥床數年不起,跟王宙外逃的隻不過是她的魂魄。這是一個不滿包辦婚姻的幻想故事。

5.秋陰--秋天的陰雲。南朝顏延之《陶征士誄》:"晨煙暮藹,春煦秋陰。"雲陰與雨雪相連,但秋天無雪,所以要用"何方"二字。"捧出",將秋陰擬人化,也寫出了花的形狀。

6.肯--豈肯。

7.蘅芷--蘅蕪、清芷,都是香花芳草。蘿薜,藤蘿、薜荔,都是蔓生植物(皆見之于第十七回)。為下句寫海棠種植隨處適宜而先寫環境。

8.斷魂--形容極度悲愁。

9."玉燭"句--白玉色的蠟燭,燭芯燒完、蠟淚滴幹時剩下的是一堆凝脂,以喻花。

10."晶簾"句--晶簾即水精簾,從簾內可見簾外景物,唯白色的東西不明顯。所以唐代韋庄《白櫻桃》詩說:"王母階前種幾株,水精簾外看如無。"這裏說月中花的姿影被"晶簾隔破",即韋庄詩意,亦從顏色來寫。

11.幽情--隱藏在心中的怨恨。嫦娥,神話人物,本是羿之妻,羿從西王母處帶回不死之葯,嫦娥偷服後飛向月宮。後在詩詞中多以嫦娥寫女子的寂寞孤單。這裏花向嫦娥所訴的"幽情"亦與"難尋偶"等語有關。

12.無那--無奈。

供菊

彈琴酌酒喜堪儔,幾案婷婷點綴幽。

隔坐香分三徑露,拋書人對一枝秋。

霜清紙帳來新夢,圃冷斜陽憶舊遊。

傲世也因同氣味,春風桃李未淹留。

[注解]

1.供菊--將菊花插在瓶中,放在房間裏供觀賞。

2.喜堪儔--高興菊花能作伴。

3."幾案"句--即 "婷婷點綴幾案幽"。婷婷,指菊枝樣子好看。幽,說因菊而環境顯得幽雅。

4."隔坐"句--即一座之隔而聞到菊花的香氣。三徑露,指菊,修辭說法(與下句"一枝秋"相對),用陶潛《歸去來辭》"三徑就荒,松菊猶存"意。"三徑"原出處參見前清客《蘭風蕙露》對聯註。"香分三徑露", 是說菊之香氣從三徑分得,與下句"一枝"一樣,正寫出"供"字。

5.霜清--仍是修辭說法,指菊花清雅。紙帳來新夢--房內新供菊枝,使睡夢也增香。因紙帳上多畫花卉,而真的菊自然大大超過所畫的花,所以及之。《遵生八箋》:"紙帳,用藤皮繭紙纏于木上,以索纏緊,勒作皺紋,不用糊,以線拆縫之,頂不用紙,以稀布為頂,取其透氣;或畫以梅花,或畫以蝴蝶自是分外清致。"

6."圃冷"句--書中黛玉說:"據我看來,頭一句好的是'圃冷斜陽憶舊遊',這句背面傅粉;'拋書人對一枝秋',已經妙絕,將供菊說完,沒處再說,故翻回來想到未折末供之先,意思深遠"圃冷,菊圃冷落。斜陽,衰颯之景。舊遊,舊時的同遊者、老朋友。

7."傲世"二句--說自己也與菊一樣傲世,並不迷戀世上的榮華富貴。春風桃李,喻世俗榮華。淹留,這裏是久留忘返的意思。

菊影

秋光疊疊復重重,潛度偷移三徑中。

窗隔疏燈描遠近,籬篩破月鎖玲瓏。

湘雲醉臥湘雲醉臥

寒芳留照魂應駐,霜印傳神夢也空。

珍重暗香休踏碎,憑誰醉眼認朦朧。

[注解]

1.秋光--指菊影。潛度偷移--說菊花隨著日光西斜而影子在不知不覺地移動。

2."窗隔"句--意思是隔著窗子透出稀疏的燈光,在地上描下了濃淡不同的遠近菊影。

3."籬篩"句--竹籬好比篩子,透過月光的碎片,就像把明凈精巧的菊花姿影封鎖在裏面。玲瓏,空明的樣子,又常形容雕鏤精巧。

4.寒芳--指菊。留照--留下肖像,即留下影子。魂應駐--花魂應該也留在菊影之中,說菊影能傳神。

5.霜印--指菊影。夢也空--影雖能傳花之神,但畢竟是虛像,"夢也空"就是虛像的修辭說法。上句從花到影,這句從影到花,說法相反相成。

6.暗香--指菊,因寫月夜花影,所以用"暗"。休踏碎--正點出"菊影",影在地上,因珍惜,所以不願踩它。程高本這三個字作"踏碎處",句不可通,既已"踏碎"(影豈能踏碎?),怎麽還說"珍重"呢?今從脂本。

7."憑誰"句--賞菊與飲酒相關,已見前詩註。影子本來朦朧,加之醉眼迷離,看去就更模糊難以辨認了。

對菊

別圃移來貴比金,一叢淺淡一叢深。

海棠---史湘雲海棠---史湘雲

蕭疏籬畔科頭坐,清冷香中抱膝吟。

數去更無君傲世,看來惟有我知音。

秋光荏苒休辜負,相對原宜惜寸陰。

[注解]

1.科頭--不戴帽子叫科頭。這裏借用來說不拘禮法的樣子,與下聯"傲世"關合,取意于唐代詩人王維《與盧員外象過崔處士興宗林亭》詩:"科頭箕踞(抱膝而坐)長松下,白眼看他世上人。"

2.傲世--菊不畏風霜,冒寒開放,有"傲霜枝"之稱。

3.知音--知己朋友。典出鍾子期聽伯牙彈琴能知其心意的故事。見《列子·湯問》。

4.荏苒--參見林黛玉燈謎詩註。

柳絮詞

豈是綉絨殘吐?卷起半簾香霧。纖手自拈來,空使鵑啼燕妒。且住,且住!莫放春光別去!

[注解]

1.綉絨--喻柳花。殘吐--因殘而離。詞寫春光尚在,柳花乃手自拈來,所以說"豈是殘吐"。後人不曉詞意,妄改"殘吐"為"才吐"(程高本),變新枝為衰柳,與全首境界不合。明代楊基《春綉絕句》:"笑嚼紅絨唾碧窗"。

2.香霧--喻飛絮蒙蒙。

3.拈--用手指頭拿東西。鵑鳴燕妒--以拈柳絮代表佔得了春光,所以說使春鳥產生妒忌。

87版《紅樓夢》中郭霄珍飾演的史湘雲劇照87版《紅樓夢》中郭霄珍飾演的史湘雲劇照

4.莫放--庚辰本作"莫使",與前句"空使"用字重復,且拈絮是想留住春天,以"莫放"為好。從戚序本。南宋詞人辛棄疾《摸魚兒》詞:"春且住!見說道天涯芳草無歸路。怨春不語,算隻有殷勤畫檐蛛網,盡日惹飛絮。"寫蛛網沾住飛絮,希望留住春光,為這幾句所取意。

[鑒賞]

《柳絮詞》又都是每個人未來的自況。我們知道,湘雲後來與衛若蘭結合,新婚是美滿的,所以詞中不承認用以寄情的柳絮是衰殘景象。對于她的幸福,有人可能會觸痛傷感,有人可能會羨慕妒忌,這也是很自然的。她父母雙亡,寄居賈府,關心她終身大事的人可能少些,她自詡"纖手自拈來",總是憑某種見面機會以"金麒麟"為信物而湊成的。第14回寫官客為秦氏送殯時曾介紹衛若蘭是"諸王孫公子",可見所謂"才貌仙郎"也必須以爵祿門第為先決條件,不能想象如史湘雲那樣的公侯千金會單憑才貌選擇一個地位卑賤的人作為自己的丈夫。詞中從佔春一轉而為惜春、留春,而且情緒上是那樣地無可奈何,這正預示著她的所謂美滿婚姻也是好景不長的。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