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晨碑

史晨碑

史晨碑是中國東漢重要碑刻。在今山東曲阜孔廟內。東漢建寧二年 (169)立。高約1.83米,寬0.80米。無碑額。碑陽刻文17行,滿行36字。碑陰刻文14行,滿行36字。

  • 中文名稱
    史晨碑
  • 類型
    墓碑
  • 建立時間
    東漢建寧二年
  • 1.83米

介紹

《漢史晨碑奏銘》,又稱《史晨碑》或《史晨前碑》、《漢史晨謁孔嚴後碑》、又稱《史晨後碑》,兩碑同刻一石兩面。〈史晨前碑〉奏銘建寧二年碑刻後,又追述建寧元年到官,刻在背面。有謂先刻元年,轉後面。前碑,隸書,無額,十七行,行三十六字,後碑,隸書,十四行,行三十六字山東曲阜孔廟。〈史晨前後碑〉為著名漢碑之一,碑字結體方整,端庄典雅。筆勢中斂,波挑左右開張,疏密有致,行筆圓渾淳厚,有端庄肅穆的意度,其挑腳雖已流入漢末方棱的風氣,但仍有姿致而不板滯。清方朔以為〈晨史碑〉"書法則肅 括宏深,沈古遒厚,結構與意度皆備,洵為廟堂之品,八分正宗也"(見〈枕經堂題跋〉)。何紹基說:"東京分書碑尚不乏,

史晨碑史晨碑

八凡遇一碑刻,則意度各別,可想古人變化之妙。要知東京各碑結構,方整中藏,變化無窮,魏、吳各刻便形板滯矣"(〈史晨碑〉跋)。此本"秋"字完好,為明拓精本

史晨碑史晨碑

現代書家費聲騫評《史晨碑》:"此碑筆姿古厚樸實,端庄遒美,歷來評定為漢碑之逸品。磨滅處較少,是漢碑中比較清晰的一種。《前碑》結字似略拘謹,《後碑》的運筆及結字比較放縱拓展。整體而言,《史晨前後碑》的字型規正,屬漢隸中普通平正的書法,是當時官文書體的典型,宜于初學入門。"

出東曲阜孔廟,建于孔子逝世的第二年, 即公元前478年。隨著孔子的地位不斷提高,孔廟的規模也不斷擴大,現在已經是佔地21.8萬平方米,包括三座大殿、一閣、一壇、三祠、兩廡、兩堂、兩齋、五十四座門坊的建築群。它收藏歷代碑刻二千多塊,成為僅次于西安碑林的全國第二大碑林,是全國四大碑林之一。

史晨碑史晨碑

史晨碑》是孔廟珍品,與《禮器碑》《乙瑛碑》一起,並稱為孔廟三大名碑。

史晨碑史晨碑

歷史

前碑全稱《漢魯相史晨奏祀孔子廟碑》。隸書,兩面刻,前碑刻于東漢建寧二年(166年)三月。17行,行36字。後碑刻于建寧元年(165年)四月。14行,行36字。現存山東曲阜孔廟。碑文記載魯相史晨祭祀孔子的情況。後碑全稱《漢魯相史晨饗孔廟碑》,記載孔廟祀孔之事。文後有武周正書題記四行。

《史晨碑》為著名的漢碑之一。前後碑字型如出一人之手,傳為蔡邕書。結字工整精細,中斂而四面拓張,波挑分明,呈方棱形,筆致古樸,神韻超絕,為漢隸成熟期方整平正一路書法的典型,對後世有深遠的影響。明郭宗昌謂其"分法復爾雅超逸,可為百代模楷,亦非後世可及"。清萬經《分隸偶存》評雲:"修飭緊密,矩度森然,如程不識之師,步伍整齊,凜不可犯,其品格當在《卒史》(《乙瑛》)、《韓勑》(《禮器》)之右。"方朔《枕經金石跋》雲:'書法則肅括宏深,沉古遒厚,結構與意度皆備,洵為廟堂之品,八分正宗也。"楊守敬《平碑記》雲:"昔人謂漢隸不皆佳,而一種古厚之氣自不可及,此種是也。"

史晨碑史晨碑

史晨簡介

史 晨:字伯時,東漢建寧元年時擔任魯相,曾為祀孔而以隸書作碑,立于孔廟,史稱"史晨碑"。該碑建于東漢靈帝的建寧二年,也就是公元169年的時候,距今已有1800多年之久。碑上所刻的文字,就是東漢時魯相史晨、長史李謙祭祀孔子的文章,分為前後兩碑,前碑載奏章,後碑敘饗禮之事,迄今全文完整可誦,隸書神碑超逸,端正謹嚴,為後世書法研習之宗。

相關圖書

作 者: 王義驊 主編

出 版 社: 浙江古籍出版社

出版時間: 2008-2-1

字 數:

版 次: 1

頁 數: 67

印刷時間: 2008-2-1

開 本: 16開

印 次: 1

紙 張: 膠版紙

包 裝: 平裝

所屬分類: 圖書>> 藝術>> 書法 篆刻>> 碑帖

碑文

碑陽

建寧二年三月癸卯朔七日己酉,魯相臣晨,長史臣謙頓首死罪。上尚書:臣晨頓首頓首,死罪死罪。臣蒙厚恩,受任符守,得在奎婁,周孔舊寓,不能闡弘德政,恢崇壹變,夙夜憂怖,累息屏營。臣晨頓首頓首,死罪死罪。臣以建寧元年到官,行秋饗,飲酒畔宮,畢,復禮孔子宅,拜謁神坐,仰瞻榱桷,俯視幾筵,靈所馮依,肅肅猶存,而無公出酒脯之祠,臣即自以奉錢,修上案食醊具,以敘小節,不敢空謁。臣伏念孔子,乾坤所挺,西狩獲麟,為漢製作,故《孝經援神挈》曰:玄丘製命帝卯行。又《尚書·考靈耀》曰:丘生倉際,觸期稽度為赤製。故作《春秋》,以明文命。綴紀撰書,修定禮義。臣以為素王稽古,德亞皇代。雖有褒成世享之封,四時來祭,畢即歸國。臣伏見臨璧雍日,祠孔子以大牢,長吏備爵,所以尊先師重教化也。夫封土為社,立稷而祀,皆為百姓興利除害,以祈豐穰,《月令》祀百闢卿士有益于民。矧乃孔子,玄德煥炳,光于上下。而本國舊居,復禮之日,闕而不祀,誠朝廷聖恩所宜特加,臣寢息耿耿,情所思惟。臣輒依社稷出王家谷春秋行禮,以共煙祀。餘胙賜先生執事。臣晨頓首頓首,死罪死罪。臣盡力思惟庶政,報稱為效,增異輒上。臣晨誠惶誠恐,頓首頓首,死罪死罪。上尚書。

時副言大傅、大尉、司徒、司空、大司農府治所部從事。

昔在仲尼,汁光之精,大帝所挺,顏母毓靈,承敝遭衰,黑不代倉,周流應聘,嘆鳳不臻。自衛反魯,養徒三千。獲麟趣作,端門見征,血書著紀,黃玉回響。主為漢製,道審可行。乃作《春秋》,復演《孝經》。刪定《六藝》,象與天談。鉤《河》擿《雒》,卻揆未然。魏魏蕩蕩,與幹比崇。

碑陰

相河南史君諱晨字伯時,從越騎校尉拜,建寧元年四月十一日戊子到官,乃以令日拜謁孔子,望見闕觀,式路虔跽,既至升堂,屏氣拜手。祗肅屑僾,仿佛若在。依依舊宅,神之所安。春秋復禮,稽度玄靈;而無公出享獻之薦,欽因春饗,導物嘉會,述修璧雍,社稯品製。即上尚書,參以符驗。乃敢承祀,餘胙賦賜。刊石勒銘,並列本奏。大漢延期,彌歷億萬。時長史廬江舒李謙敬讓,五官掾魯孔暢,功曹史孔淮,戶曹掾薛東門榮,史文陽馬琮,守廟百石孔讃,副掾孔綱,故尚書孔立(當為"翊"字)元世,河東太守孔彪元上,處士孔褒文禮,皆會廟堂,國縣員冗,吏無大小,空府竭寺,鹹俾來觀。並畔官文學先生、執事諸弟子,合九百七人,雅歌吹笙,考之六律,八音克諧,蕩邪反正,奉爵稱壽,相樂終日。于穆肅雍,上下蒙福,長享利貞,與天無極。

史君饗後,部史仇誧,縣吏劉耽等,補完裏中道之周左牆垣壞決,作屋塗色,修通大溝,西流裏外,南註城池。恐縣吏斂民,侵擾百姓,自以城池道濡麥給令,還所斂民錢材。

史君念孔瀆顏母井去市遼遠,百姓酤買,不能得香酒美肉,于昌平亭下立會市,因彼左右,鹹所願樂。

又敕:瀆井,復民飭治,桐車馬于瀆上,東行道,表南北,各種一行梓。

假夫子冢顏母開舍及魯公冢守吏凡四人,月與佐除。

評價

明 郭宗昌:分法復爾雅超逸,可為百代模楷,亦非後世可及。(《金石史》)

清 萬 經:修飭緊密,矩度森然,如程不識之師,步伍整齊,凜不可犯,其品格當在《卒史》、《韓勑》之右。(《分隸偶存》)

清 方 朔:書法則肅括宏深,沉古遒厚,結構與意度皆備,洵為廟堂之品,八分正宗也。(《枕經金石跋》)

清 楊守敬:昔人謂漢隸不皆佳,而一種古厚之氣自不可及,此種是也。(《平碑記》)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